道部三 太平御覽
卷六百六十二.道部四
道部五 

天仙编辑

《天仙品》曰:飛行雲中,神化輕舉,以爲天仙,亦云飛仙。

《神仙衆真戒經》曰:大方諸山,對會稽之東,上有天仙宮室,金玉雜爲棟宇。

《金根經》曰:天闕上有層樓玉台,主衆仙出入之所也。

《玉清刻石隱銘》曰:珮玉帝隱文者得,爲上仙。

《戒文經》曰:天西北有仙堂。差次職署則度名。著九宮五斗仙府。中天上有東西南北及中央也。皆有石城。應其方位。百官曹局。皆紀在中列紀。

《後聖列紀》曰:若鬥中有玄玉錄籍者,皆爲上仙。

《登真隱訣》曰:三清九宮,幷有僚屬,例左勝于右。其高總稱曰道君,次真人、真公、真卿。其中有御史玉郎諸小號,官位甚多也。女真則稱元君夫人,其名仙夫人之秩比仙公也。夫人亦隨仙之大小,男女皆取所治處,以爲署號,幷有左右。凡稱太上者,皆一宮之所尊。又有太清右仙公,蓬萊左仙公,太極仙侯,真伯仙監、仙郎、仙扶。

《皇民譜錄》曰:自三象明曜己來,至于累億劫會,天地成敗,非可勝載。數極唐堯,是爲小劫。丁亥之後,甲申之年,陽九百六之氣離合,壬辰之始,數有九周。至庚子之年,赤星見于東方,白彗見于月窟。唐堯之後四十六丁亥,是小劫之周;又五十五丁亥,至壬辰癸巳,是大劫之周也。六合冥一,二道盈虧,時運周劫,始轉一仙階。

《金根下經》曰:有學仙品日進叙退降簿錄,侍仙玉晨之典祀。

《集仙錄》曰:後漢南陽公主降駙馬都尉王咸。公主素尚至道,屬漢末亂離,謂咸曰:「但當自保,必可延生。若碌碌隨時,與世進退,恐不免乖離之苦,奔迫之患也。」咸黽勉世利,未從其言。公主遂入華陰山長往。咸入山追之,無見。忽于嶺上見朱履一雙,前取之,化爲石,謂其山爲公主峰。

又曰:張正禮,漢末在衡山學道,服黃精,授西城君虹景丹。患藥之難得,至廣州爲道士,遂得內外洞徹砂,兼修守一之法。仙去。

《真誥》曰:章震,南郡人,少學經晝,周幽王時人,而常嘆曰:「人生世間,日失一日,去生轉遠。」乃著道書百餘篇。精于五行,演其微妙,以養性治病爲旨。後入崆峒山仙去。

又曰:王遠字方平,東海人。舉孝廉,除郎中,累遷至中散大夫,博學,尤明天文圖讖河洛之要,逆知天下盛衰之期。漢桓帝詞位,聞之,連詔不出,使郡國逼載以至京師,但低頭閉口不答詔。乃題宮門板四百餘字,皆說方來。帝惡之,歸鄉里。同郡故太尉公陳耽爲方平駕道室,旦夕事之。方平在耽家四十餘年,後語耽云︰「吾當去,明日日中發。」至明日,果卒。耽知仙去,曰:「先生舍我矣。」

又曰:嚴青,會稽人,家貧,常于山中作炭。忽有一人與青語,不知其异人也。臨別,以一卷書與青,曰:「汝得長生,故以相授,當以潔器盛之,置于高處。」青授之。後得其術,入霍山仙去。

又曰:張陵字輔漢,沛國豐人也。本大儒,晚學長生之道,得九鼎丹經。聞蜀中多名山,乃入鳴鵠山,著道書二十餘篇。仙去。

又曰:趙廣信,陽城人。魏末來渡江,入剡小白山中學道,授左慈玄中之道,幷徹視法。如此積年,周行郡國,或賣藥,人莫知也。多來都下市丹砂,作九華丹。仙去。

又曰:郭景世,晋初學道于廬江𤄵山中,授孟德然口訣,兼服胡麻玄丹,仙去矣。

又曰:趙伯威,東郡人也,少學于邯鄲張先生。晚在中岳,授玉珮金璫經。道成,仙去。主仙籍,幷記學道者。

又曰:李方回,晋武帝時人也。學道在華山,授管成子蒸丹餌術法。又授蘇門周壽陵丹霞之法。五十年精心內視,仙去。

又曰:李修著書四十篇,名曰《道源》。其書曰:「弱能制强,陰能蔽陽。常若臨深履危,禦奔乘朽,長生之道也。」年四百歲,顔色不衰。後仙去。

劉向《列仙傳》曰:馬師皇者,黃帝馬師。後數有病,龍出于水治之。一旦仙去。

又曰:王子喬,周靈王太子晋也,好吹笙作鳳鳴。浮丘公接上嵩山,三十餘年仙去。

葛洪《神仙傳》曰:蘇仙公名林,字子玄,周武王時人也,家濮陽曲水。林少孤,以仁孝聞。貧,常自牧牛得道。母食思,仙公以匕著置器中,携錢去即以至。母曰:「便縣有魚,去此百餘里,汝欺我哉!」仙公跪曰:「不妄。」明日舅至,雲昨見仙公便縣市。母方駭其神异。後仙去。有白鶴來上郡城東北樓,以爪畫樓板,似漆書,雲城郭是,却蜀非。于今仙公故弟猶在。丁令威亦如此。

又曰:沈文泰者,九疑人,得紅泉神丹法,去土符還年之道,服之甚效。欲之昆侖,留息積年,以傳李文淵曰:「土符不去,服藥行道尾嫳也。」文淵遂授其秘要,後亦仙去。令以竹根汁煮丹及黃神去三尸法。

又曰:沈羲,吳郡人,學道于蜀,能治病救人,甚有恩德。後遇羽衣侍節人,以白玉版青玉丹書授羲,羲不能讀。須臾大霧,霧解,失其人。羲還,後仙去。

又曰:陳安世,京兆人,爲灌叔本傭,禀性慈仁。叔本好道,有二道人托爲書生,從叔本游,以觀試之。叔本不知其异人也,久而益怠。書生乃問安世曰:「爾好道否?」曰:「無緣知之。」曰:「審好道,明日早會道北大樹下。」安世承言,早往,無所見。曰:「書生詐我哉?」三期,安世輒早至,乃以藥授安世,後仙去。

又曰:吳睦,長安人,少爲縣吏,堂局枉克人。民訟之,睦逃去,入山林。饑累日,行至石室,遇孫先生,令學種黍及胡麻,掃除驅使。經四年,先生遂授其道,後服丹仙去。

又曰:董威輦,不知何許人,晋武帝末,在洛陽白社中,寢息土上。衣服藍縷,常吞一石子,經日不食。或市乞傭作,人或往觀之,亦不與言。時或著詩,莫知所終。

又曰:蕭史,秦繆公時人,善吹簫,能致孔雀白鵠。公女字弄玉,好之,以妻焉。遂教弄玉作鳳鳴,居十數年,鳳凰來止,公爲作鳳台,夫婦止其上,數年仙去。故秦人爲作鳳女祠雍宮,世有簫聲。

又曰:河上公,莫知姓名也。漢孝景時,結草於河上。帝讀老子經,莖㧐好其言,有所不解,聞公以問之。以素書二卷與帝曰:「讀此析疑,勿示于非人。」公後仙去。

又曰:黃子陽少知長生之道,隱博落山中九十餘年,但食桃,飲石泉。後逢司馬季主。季主以導仙八方與之,遂度世仙去。

又曰:王生,陽城人,居壺穀中,不知時。漢武帝登嵩山,東方朔等從,忽見一神人,長丈餘。帝禮而問之,曰:「其九疑山人也,聞中岳有石菖蒲,一寸九節,食可長生,故來彩之。」忽失神人。帝遂彩服之。帝性熱煩悶不快,從官皆服,皆能遲久。惟王生聞神人教服,遂彩食之,仙去。

又曰:劉根字君安,京兆長安人。少明五經,漢武帝時人也。入嵩山石室峻絕之處。嘗曰:「上藥有九轉還丹,太一金液,次有雲母雄黃之屬,亦可長生。次乃草木之藥,能治病益氣。上可數百歲,下即全其所禀而己。必欲長生,即先定心志,除嗜欲,乃可授神方五色篇。」根後入鶏頭山,仙去。

又曰:陰長生,新野人,後漢陰皇后之屬籍也。少居富貴,不好榮利。知馬明生得度世之術,乃求尋之,遂相見,執禦者之禮事之,十餘年不懈。明生曰:「子真得道矣。」乃入青城山,授以太清神丹經,告別,後于平都山仙去。

《風俗通》曰:漢明帝時,尚書郎王喬爲葉令。月朔,常詣朝堂。明帝知其來而無車騎,密令太史候望。言其臨至時,常有雙鳧從東南飛來。使因見鳧,舉羅得一舄,使尚方識之,乃四年所賜尚書官履也。每朝,葉門下鼓不擊自鳴,聞于京師。後天上乃下一玉棺于廳前,喬曰:「天帝召我。」沐浴寢其中,蓋便上覆,葬于城東,土自成墳。百姓爲立祠,號葉君祠。

《三洞珠囊》曰:壺公謝元,曆陽人,賣藥于市,不二價,治病皆愈。語人曰:「服此藥,必吐某物,某日當愈。」事無不效。日收錢數萬,施市內貧乏饑凍者。費長房爲市令,知其人。後詣公,公携長房去,授以治病之術,令還。壺公後仙去。戴公柏有太微黃書十餘卷,即壺公之師也。

又曰:樂子長,齊人也,少好道,到霍林山,服巨勝赤松散,方去仙。

又曰:衛叔卿,中山人,服雲母。子度世入山見父,叔卿語曰:「吾齊書室西北墉大柱下,有玉函,中有書,取而按合服之。」度世歸,果如言。餌五色雲母,仙去。

又曰:魏伯陽者,吳人也。好道不仕,封己養高,後入山,餌神丹,仙去。撰《參同契》,其說以周易爻象論作丹之意,而世不知神丹之事,多作陰陽注之,殊失其旨。

又曰:尹軌,字公度,太原人。博極群書,晚乃學道,常服黃精,年百餘歲,言天下盛衰安危吉凶,未嘗不效。入太和山,仙去。

又曰:東郭延年者,山陽人也。服靈飛散,能在暗室中夜書。又身生光,遠照小物,見其彩色。一旦,數十人乘虎豹來迎之,延年遂詣昆侖山,仙去。

又曰:王真,上黨人,七十九乃學道,徐行若飛,有兼人之力。壅椽節事真十餘年,真以蒸丹小餌法授之,容常不衰。鄉人計真之年,以四百餘歲。後登女幾山,仙去。

又曰:平中節,河東人,晋真羯胡亂華,遂隱蒼梧山,授宋君存心之道。積四十五年,精思不懈,體有真氣,後仙去。

又曰:葛玄善於奕幻,拙於用身。初在長山,近入蓋竹,亦能乘虎使鬼,但未得授職耳。常與謝稚堅、黃子陽、郭聲子相隨也。葛玄是抱朴子從祖,即鄭思遠之師也。時人莫測所處,傳言東海中仙人寄書,呼爲仙公。

又曰:魯妙典者,九疑山女道士也。生而好道,忽謂母曰:「人之上壽,所傳得者稀。喜樂悲哀,日以相害,况埋沒真性,混于流俗乎?」有道士過其門,授以《大洞黃庭經》謂曰:「所患人不能知,知不能修,修不能精,精不能久。不惟有玄科之責,亦將苦報無窮也。」妙典奉其言,入九疑山,累有魔試,介特不撓。山上一石盆中有泉,用之不竭。又有大鐵臼,不知何處來。今幷在山中石壇上,宛然有仙履迹,及古鏡一,廣三尺,古鐘一,形如偃月,在無爲觀中。妙典後仙去。

又曰:謝自然,女道士也,果州人。詞氣高异,其家在大方山下,頂有古象老君,其形自然。因拜禮,不願下山。母從之,乃遷居山頂。自此常誦《道德經》、《黃庭內篇》,于開元觀授紫虛寶錄,于金泉山居之。山有石壇,烟籮修竹。一十三年,晝夜不寐,兩膝上忽有印,似小于人間官印,四ヂ若朱,有古篆六字,粲如白玉。忽于金泉道場有雲氣遮匝,一川散漫彌久。仙去。其《金泉碑略》曰:天上有白玉堂,壁上列高仙、真仙之名,如人間壁記。時有朱書注其字下曰:降世爲某官某職。又自然所居堂東壁上書數字,皆道德之意,真迹有焉。

又曰:王奉仙,宣州當塗縣民家女也。得其道,嘗以忠孝正直之道,清淨儉約之言,修身密行之要訓于人,故遠近瞻仰,金玉委前,弃而不顧。後入洞庭山,無疾而化。有鶴異香之瑞,仙去。

 道部三 ↑返回頂部 道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