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部四 太平御覽
卷六百六十三.道部五
道部六 

地仙编辑

史記》曰:蓬萊、方丈、瀛州,在渤海中,去人不遠,蓋常有至者,諸仙及靈藥宰繕。其物禽獸盡白,未至,望之如雲。

《秘要經》曰:立三百善功,可得存爲地仙,居五岳洞府之中。

抱朴子》曰:彭祖言天上多尊官大神,新仙者位卑,所奉事者非一,但更益勞苦耳。故不切于升騰,而止乎人間者八百年。

述異記》曰:廬山上有三石梁,長數十丈,廣不盈尺,俯眄而杳不見底。晋咸康中,江州刺史庾亮迎吳猛,將弟子登山游覽,因過此梁,見一翁坐桂樹下,以玉杯承甘露,與猛,猛分賜弟子。又進至一處,見崇台廣厦,金玉房宇,器物不可識。與猛言若舊,設玉膏終日。

《斐君傳》曰:西玄三山,洞周千里,西山有相連各一宮,金城九重,潜通洞道,距玄洲昆侖,非人迹所及。斐君、周君分處其內。

《五岳圖》曰:青城山,洞周二千里,蜀郡界黃帝拜五爲岳丈人。

又《名山記》曰:北接れ冢,南接峨嵋,東至成都,山形似城。其山有赤壁,張天師所治處,今遺迹猶存。

魏夫人傳》曰:赤城丹山,洞周三百里,有日月伏根,三辰之光照洞中。《五岳圖》云︰此山在會稽羅江,其西北有赤城。按《茅君傳》云︰霍林司命治赤城丹山玉洞之府。齊永明中,忽有大群鵠從西北來,下集霍門溪,溪穀填塞,彌漫數里,多所蹋藉。狀如爲物所驚,一夕還飛向西北,計是赤城上都泉湖中物也。羅浮山,山洞周五百里,《真誥》呼爲層城。葛洪交州遠停此解化。

《茅君傳》曰:句曲山,洞周一百五十里,秦時名爲句全之壇。漢時三茅君得道,來治此山。

《五符》曰:林屋山,周四百里,一名包山,在太湖中。下有洞,潜通五岳,號天后別宮。夏禹治水,平後藏五符於此。吳王闔閭使龍威文人入山所得是也。

真誥》云︰包山下有石室倚蘅,方圓百里。又有白芝隱泉,泉水紫色。

又曰:城玉山,洞周三千里,周司命先在恒山中。太玄玉女語令往西城師王君,於是往焉,即此山也。

又曰:厚載之中,有洞天三十六所。又八海中諸山亦有洞宮。或方千里、五百里,非三十六洞天之例也。五岳名山皆有洞宮,或三十里、二十里,幷舍神仙,又非小天之數也。

《名山記》曰:岳洞方百里,在終南太一間。或名桂陽宮,多諸靈异。王屋山洞周回萬里,名曰小有清虛天。按《王君內傳》云︰在河內沁水縣界,濟水所出之源也。北有太行,東南有北邙嵩山,內洞天□,日月星辰,雲氣草木,萬類尾矣。宮闕相映,金玉鏤飾,皆地仙所處,即清虛王君所居也。

真誥》云︰此諸天所謂陽臺也。諸得道者皆詣焉。委羽山在海中。司馬季主所處也。

又曰:括蒼山,洞周三百里,東岳佐命也,在會稽東南,群帝之所游。山多神异,又有縉堂,孤峰直聳,岩嶺秀杰,特冠群山。山中茅玄嶺獨高處,有司命埋丹砂六千斤,深二丈,磐石填上。其山左右泉皆小赤色,人飲之壽。茅山天市壇石正當洞天之中央,玄窗之上也。昔東海青童君乘風飈飛輪車,按行洞天,曾來于此。

劉向《列仙傳》曰:赤松子,神龍時雨師,服水玉。至昆侖山上,常止西王母石室,隨風雨上下,仙去。

又曰:佺,槐山彩藥野父也。好食松實,體生毛,目方瞳,能飛行。

又曰:廣成子,古仙也,居崆峒山石室中。黃帝聞而造焉,問其道要。廣成子曰:「自治天下不待族而飛,草木不待黃而落,何足語至道?」黃帝退居三日,順風再拜。廣成子曰:「至道之精。杳杳冥冥;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靖必清。吾將去無窮之門,游無極之野。」

又曰:白石先生者,中黃道人弟子也。常煮白石爲糧,因就白石山居,亦食脯飲酒食。日行三四百里,容貌不衰。

又曰:黃山君者,修彭祖之術,百餘歲,有少容。彭祖去,乃追論其言爲經。

又曰:《上清六甲經》曰:宋玄德,周宣時人也。服六甲靈飛符,得真靈之道,上嵩高山。

又曰:李意期,蜀人也,世常見之。衍道行於人,於蜀城角穴上居之。當劉備欲東伐吳,報關羽之怨,使迎意期到,甚重之。問其伐吳,不答,而求紙畫兵馬器仗萬數,乃一一裂壞之。又畫一尊官,掘地埋之,乃徑去。備不悅。後果爲吳所破,大敗,十餘萬衆才數百人還,器甲軍資略盡。備恚怒病,終于永安宮。意期少言,人有所問,都不對。蜀中人有憂患,往問之,曰:「吉凶自有常候,但占其顔色慘悅耳。」後入琅琊山,不復出。

又曰:封君達,隴西人,服黃連五十年餘。入鳥鼠山中,服練百餘歲,往來故里。常騎青牛施藥愈病人,惟呼青牛道士。居人間積年,後入虎丘山,仙去。

又曰:王仲都,西漢人也,少修道德。孝文以積寒之日,令仲都單衣載四馬于上林昆明,環水而馳。禦者厚衣狐裘而寒忄栗垂死,仲都色曾不變,體和氣溢如焰。及盛暑,圍以烈火,體亦不汗。後不知所之。

又曰:有稷丘公者,太山下道士也。漢武帝東巡狩,至泰山,稷丘公乃冠章甫衣黃,擁琴來迎上,曰:「陛下勿上也,恐傷足。」帝必欲上,及數里,果如言,但諱之。故但祠而還,爲稷丘公立祠,復百戶使奉承之也。

又曰:戴孟本姓燕,名濟,字仲微,漢明帝時人。入華山及武當山,授斐君玉珮金經及授石精金光符,復有太微黃書,能周旅名山。

又曰:左慈字元放,廬江人也,明五經,通星氣。見漢祚衰微,乃學道,精思,于天柱山得石室中《九丹金液經》,是太清中經法也。師李仲甫。又葛玄師于慈,曹操聞而召之,問學道之由。慈不答,操怒,欲規煞之。乃爲置酒,俄失慈。建安末渡江,尋山入洞,在小括山,顔色甚好。

又曰:王遙字伯遼,鄱陽人也。頗行治病,皆愈。遙有篋長數寸,一弟子姓錢,隨遙十數年,未嘗見開之。一夕,天雨晦冥,遙使錢以九節杖負此篋,錢將出行,所道非所曾經度。行十數里,登一小山,入石室中。先有二人,遙見,旣至,取篋發之,中有五舌竹簧三枚。三人各鼓一簧,良久,復內篋中,辭石室中人。及還家,著奮葛單衣及自負竹篋而去,遂不復還。後三十年,弟子見遙在馬蹄山下,顔更少,蓋地仙也。

又曰:陳子皇,濟陰人也,得餌術方,服之絕。初,年七十餘,衰老。及服餌,反少。在民間積年,入霍山去。

又曰:葛洪字稚川,琅琊人。不好榮爵,閉門却掃。尚神仙道術,未嘗交游。于餘杭山見何多道、郭文舉,目擊而己,各無所言。從祖玄,吳時學道得成,以其練丹術授弟子鄭隱,字思遠,洪就隱學,悉得其法。

《道學傳》曰:鮑靚字太玄,以太興元年八月二十日步道上京。行達龍山,見前有一少年,姿容整茂,徒行甚徐,而去殊疾。靚垂名馬,密逐數里,終不能及,意甚异之。及,問曰:「視君似有道者。」少年答曰:「我中山陰長生也。」

又曰:介象字元則,會稽人也。學通五經,能屬文。後學道,聞有《還丹經》,周疑天下求之,不得其師。乃入山精思,遇一人,授以《還丹經》,告曰:「得此便仙,勿復他爲也。」乃辭歸。象嘗往弟子駱延雅舍,帷下平床中,有諸生論左氏義不平,象旁聞爲辯正。諸生知非常人,密表薦于吳主。象欲去,吳主詔至武昌,甚尊异之,稱爲介君。爲賜弟供帳,黃金千斤。象後告病,須臾便死。詔葬之,爲立廟。先生時躬祭,常有白鶴集座上,徘徊而去。

又曰:李根,字子側,許昌人也。昔往壽春吳太文家,弟子知根有道術,竊窮視其器,見《素書》一卷,自記學道、服藥時日。又太文說根目瞳子方,根乃地仙耳。

又曰:伯山甫者,雍州人也。入華山中二百年,不到人家,即言人先世以來善惡功過,有如臨見。又知方來吉凶。

又曰:劉政,沛人也,高才博物,尋考异聞。荀勝己,雖隸奴。必師事之。求養生之術。餌丹。年四百餘歲。

又曰:王烈。字長休。邯鄲人也。常黃精及鉛。二百餘歲。行步若飛。博極群書。嵇甚重之。數數就學。共入太行山。見山裂。有青石髓流出。烈取髓。丸之成石。氣如米飯。嚼之亦然。烈因携少歸。欲遺康。康取而視之。己成青石,擊之錚錚。康即與往視斷山,山己如故。烈入河東抱犢山,見一石室,室中有石架,架上有素書二卷,莫識其字。暗記數十字以示康,康盡識之。烈喜,乃與康共往讀之。至其所,失其石室。烈私語弟子曰:「叔夜來,合得道故也。」按《神仙經》云︰神仙五百年,山輒一開,其中石髓出,得而服之壽老。烈後莫知所之。

又曰:步正者,字玄真,巴東人也。說秦始皇時事,了如目前。漢末,將數十弟子入吳,授以服氣及石髓方小丹法,年四百歲。

又曰:焦光字孝然,河東人也。常食白石,煮如芋。每入山伐薪,負之與人。魏授禪,與人別去,不知所

又曰:孫登,不知何許人,常止山門,穴地而坐,彈琴讀《易》。冬單衣,天大寒,人視之,被髮丈餘,自覆薯。曆世見之,顔色如故。更無餘資,亦不食。時楊駿爲太傅,使迎,問之不答,駿遺布袍,登出門借刀斷袍,上下异處,置駿門下,知駿當服誅。時曾稽、嵇康曾詣登,登不與語。康乃扣難之,登彈琴自若。久之,康退。登曰:「康才高識寡,劣于保身。」

又曰:帛和字仲理,遼東人也。入地肺山,事董奉。奉以行菩撖術法授之,告和曰:「吾道盡此,不能得神丹金砂,周游天下,無山不往。汝今少壯,廣求索之。」和乃到西城山事王君。君語和《大道訣》曰:「此山石室中,當熟視北壁。當見壁有文字,則得道矣。」視壁三年,方見文字,乃古人之所刻,刻《太清中經神丹方》及三皇天文大字《五岳真形圖》,皆著石壁。和諷誦其萬言,義有所不解,王君乃授之訣曰:「作地仙在林慮山。」

又曰:宮嵩,琅邪人也,能文,著道書二百卷,服雲母爲地仙。

又曰:李常在,蜀郡人也,少治道術,世常見之在虎壽山下。

陶潜桃源記》曰:晋太康中,武陵人捕魚,從溪而行,忘路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芳華鮮美,落英繽紛。林盡得山,山下有一小口,初極狹,行四五步,豁然開朗。屋宇連接,鶏犬相聞,男女衣著,悉如外人。見漁父驚,爲設酒食。雲先世避秦難,率妻子來此,遂與外隔。問今是何代,不知有漢、魏、晋。旣出,白太守,遣人隨往尋之,迷不復得。

《真誥》曰:劉憑,沛人也,學道于稷丘子,常服石英,年三百餘歲,有少容。嘗到長安,諸貴人聞憑有道,乃往拜見之。又有百餘人隨憑,語賊曰:「汝輩作人,何豺狼其心。相教繼道,危人利己,此是伏尸都市,肉饗烏鳶之法。」賊忽頓伏駭去。憑後入太白山,數十年歸鄉里,顔色更少。

又曰:尹思字少龍,安定人。晋元康五年正月十五日夜,坐屋中,遣兒視月中有异物否。兒曰:「今當有大水,月中有一人披蓑帶劍。」思自視之,曰:「月中人乃帶劍伏矛,當大亂,三十年,復當小清。」思後不知所之。

又曰:皇初平者,丹溪人,年十五,家使牧羊。有道士見其良謹,便將至金華山石室中,四十餘年不復念家。其兄初起尋索歷年,後見市中一道士言其處,初起即隨去,得見。語畢,問羊何在,曰:「近在東耳。」初起往視之,但見白石。初平乃往叱石,爲羊數萬頭。初起知得仙道,便弃家,共服松脂伏苓,至五百歲。初平改字爲赤松子,初起改字爲赤魯班。

又曰:呂恭,字文敬,于太行山彩藥,忽逢人授以仙方。得道,因遣恭去,曰:「可視卿里。」及孫呂習者作道士,民多奉視之。恭傳言到習家,扣門問訊。奴出,問公從何來。拐椿:「此是家。」習聞,驚喜出拜。恭乃以神方授習而去。時己年八十,服之還少。至二百歲,乃入山中,子孫世不復老。

又曰:沈建,丹陽人,世爲長吏。建好道不仕,學服餌之術,能治病飛行,或去還。如此三百餘年,乃絕迹不知所之。

又曰:許遠游弟三男名,字道翔,小名王斧。糠秕世務,居雷平山下,脅精勤。常願早游洞室,不欲久停人世。遂詣北洞,以梁太和六年于茅山舊宅,年三十而告終,即居方遇山洞方園館中,常去來四平方台。後爲上清仙去。

又曰:馬明生,臨淄人,爲縣吏,逐賊被傷,遇太真以靈丸得差。後師安期生,授服太清丹,在世五百年,漢靈帝光和中去世。

集仙錄》曰:楊平,不知名姓,宰嬸平山居,多變化之術。或問之,乃曰:「渭侯平洞中仙人耳。稱每歲三元大節,諸天各有上真下游洞天,以觀其善惡,人世死生興廢,水旱風雨,預關報洞中。其龍神祠廟血食之司,皆爲洞府所統。洞中仙曹,如人間郡縣聚落耳,不可一一詳記也。」言訖而去。

 道部四 ↑返回頂部 道部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