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部十二 太平御覽
卷六百七十一.道部十三
道部十四 

服餌下编辑

《登真隱訣》曰:太極真人昔以神方一首傳長里先生。先生姓薛,自號長里,周武王時人也。先生以傳西域總真王君,即金闕聖君之上宰也。按ㄒ飯方授西梁真人所傳,時在大宛北穀。今長里傳九轉,乃周初間,是爲授服ㄒ飯,三四百年後乃合此丹。蓋司命劍經序也。總真王君傳太元真人,即東卿司命茅大君也。以漢武帝天漢三年授之,時年四十八。後又以付二弟,幷各賜成丹一劑。司命旣傳二弟而不載于此,當以王命君使付,非正次傳授也。自二君以後,惟定錄與楊君使示許長史幷掾,乃至于今。故漢晋之世,諸學道人各六合服金液仙,無言九轉,則此真人方下授以來,未有營之者。授經皆登壇盟誓,割帛跪金,爲敢宣之約。敢,不敢也。前盟則金龍玉魚,後代止布帛而己。違盟負信,三祖獲考于水官,謂妄傳非人也。傳授須齋盟,用金玉偃,以代剪歃血之誓也。欲合九轉,先作神釜,當用榮陽長沙豫章土釜,謂瓦釜也。昔黃帝火九鼎于荊山,太清中經亦有九鼎丹法即是。丹釜從來咸呼爲鼎,用糠燒之,當在名山深僻處,臨水上作灶屋,屋長四丈,廣二丈,開南東西三戶。先齋戒百日,乃泥作神釜,釜成搗藥。令計至九月九日,平旦發火。按合諸丹,無用年歲好惡,惟日月中有期限及吉凶。琅玕以四月七月十二月中旬間發火,曲晨以五月中起火,太清九丹起火雖無定月,而雲作六一五月七月九月爲佳。自齋以始,便斷絕人事,令待丹成也。合丹可將同志及有心者四五人耳,皆當同齋。戒齋起日,先投玄酒五斛于所止之流水中。若地無流水,當作好井,亦投酒于井中,以鎮地氣。令齋者皆飲食此水也。合丹法,又令以青石函盛好龍骨十斤,沉于東流水中,名曰青龍液。飲食之,以通水靈也,取東海左顧牡曆,吳郡白石滯秀母屑,蚯蚓土滑石礬,凡六物等分,太極真人以太上天帝君鎮生五藏上經,刻于太極紫微玄琳殿東殿墉上。此乃上清八龍大書,非世之學者可得悟了也。南岳赤松子授而服之,求其注釋于太極真人。又青童君云︰五公之腴,鎮生五藏,煉白易軀,可以少顔色。須齋戒泥灶修煉也。腴之味香甘味美,强血補骨,守氣凝液,鎮生五藏,長養魂魄,真上藥也。真人云︰此愈于煉八石餌雲母也。真人煉形于太陽,易貌于三官者,此之謂也。

又曰:太極真人青精ㄒ飯方。按《彭祖傳》云︰大宛有青精先生,能一日九食,亦能終歲不饑,即是此矣。真上仙之妙方,斷穀之奇靈也。清虛真人說,霍山中有學道者鄧伯元、王玄甫,授服青精石飯、吞日景之法,能夜中書。又仙人龍伯高授服青ㄒ方,醉亡隱處方台。又定錄君命告掾云︰次服飯,兼勿違,益髓除患,肌膚充肥。又掾書告長史覓彩藥來山染作飯,恐草燥。又長史與大掾書,令餉小掾白米,是染作飯。凡此六事,有書者也。太極真人青精十石ㄒ飯,上仙靈方,王君注解。其後大書者是太素本經及西梁口訣,墨注者是清虛王君所釋,南岳魏夫人敷撰而使司命楊君書之。五真共成一法,足稱靈妙矣。

《上元寶經》曰:子食草木之王氣,與神通子食青燭之津,此之謂也。此太素所傳,太極所撰,上真靈仙之至要,不同餘術也。服ㄒ飯,百害不能傷,疾疫不能幹,去諸思念,絕滅三尸,耳目聰明,行步輕捷,能隱化遁變,長服益壽。茅司命大君語二弟云︰「宜服四扇散。昔黃帝授風後却老還少之道也。我昔授之於高邱先生,今以相付耳。」又語小弟保命君曰:「卿宜服王母四童散,此反嬰之秘道也。體中少損,宜服此方,以補腦耳。」按小茅君服時已一百二十歲也。夫此二方,皆妙法也,當齋戒修制。

又曰:斐君授支子元服食伏苓之法,焦山蔣山人所傳,能長生久視,修合之際,須謹密齋戒。斐君又授支子元胡麻之法,蔣先生惟服此二方,位爲仙真。此二方書與世少异,斐君所秘用者,驗而有實。凡服伏苓胡麻之方甚衆,此法旣真人所經用,真人手所書記,必當最神,勝于諸法。若能常服,仙道可期。但患人服未覺甚益,便不服之,故少有克終之效。若體先不虛損,及年少之時,當服伏苓。若年三十歲,當服胡麻。蔣先生曰:「此二方是大有之要法,長生神仙之秘寶也。大有者,謂委羽山洞天大有宮中之書法,彼人當有服之者。《寶玄經》云︰伏苓治少,胡麻治老,合以齋戒,服以朝早,卉醴華腴,蜜也。百卉之花以成腴醴。五公謂爲卉醴華英。火精水寶,火精,伏苓也。性熱而合火,伏苓則其精矣。水寶,胡麻也。性冷色黑而津含澤,故謂之水寶。和以爲一,還精歸寶。此之謂也。斐君以年少時所用,故服伏苓也。清虛真人年十二便授此方,于時未必虧損,所以雲服伏苓,夜視有光也。二方同耳,皆長年之奇方也。若合二物倍用蜜共煎搗爲丸乃佳。按青精方伏苓禁食酸,此專用伏苓,不必禁酸味。」

又曰:清虛王真人授南岳魏夫人仙甘草丸方。魏夫人少多病疾,王君于修武縣中告夫人曰:「學道者當去病,先令五藏充盈,耳目聰明,乃可存思服禦耳。」按王君初降真之時,是晋元康九年冬于汲郡修武縣廨內。夫人時應年四十八也。夫人按而服之,及隱影去世之時,年八十三歲也。此晋成帝咸和八年甲午歲,則夫人從服藥己來三十五年矣。其間或不必常相續也,了無復他患,先疹都愈不白,齒不落,耳目聰明,常月中書道家章符。夫人旣爲女官祭酒,故猶以章符示迹耳。存思入室,動百日數十日,了不覺勞。旣在俗世,家事相亂,欲修齋研誦,便托以入室也。食飲通快,四體充盈,即甘草丸之驗也,謂之仙方。脾胃旣和,則能食而不害,膚充而精察,起居調節,無澀利之患矣。食而得仙,故謂之仙也。此本九宮右真公郭少金撰集,此方諸宮久己有之。至郭氏更撰集,次弟序說所治耳,猶如青精及太素之法,而今謂太極真人也。學仙道者,宜先服之。昔少金以此方授介象,又授劉根、張陵等數十人,亦稱此丸爲少金丸。宜齋戒修合,幷無毒無所禁食,一年大益,無責旦夕之效也。俗人亦皆可服之。

又曰:芝英不擇日而修合,治三尸伏疾,服食一劑,則蟲死,則三尸枯。若道士固食者,乃宜服也。蟲旣滅,使人食而無病,過飽而不傷。去尸蟲之藥甚多,莫出于此。昔修羊公、稷丘子、東方朔、崔文子、商丘子,以協而皆得仙也。漢莖㧐及武帝求索東方朔、修羊公秘方,終不傳。

又曰:北海公涓子,名姓不顯,青童君弟子蘇林之師也。少餌木黃精,授守一玄丹之道,在世二千八百年。玄洲上卿蘇林字子玄,涓子弟子也。同紫陽之師,濮陽曲水人,年二十餘,辭技駭道,後授三元真一,游變人間。

又曰:太清正一真人張道陵,沛國人,本大儒。漢延光四年始學道。至漢末,于鳥鵠山,仙官來降,授以正一盟威之教,施化領民法,號天師。即《真誥》雲奉張道陵正一平氣者是也。天師靈寶伍符序及太清金液丹序幷佳筆,別有傳,己行于世。

又曰:服五石者亦能一日九食,百關流淳,亦能終歲不饑,還老反嬰。遇食則食,不食亦平,真上仙之妙方,斷穀之奇靈也。陶隱君注云︰雖一日九食,而吸饗流變,不爲滓,終歲不飯,而容色更鮮。又云︰吸引之易感,無貴于七曜;修行之早成,不過于九道;保守之堅固,莫逾于鎮生;衛用之急防,無起于渾神;藥石之速效,豈勝于青精;祈拜之感,孰賢于朝謝也。

又曰:服五石鎮,五藏不壞。

又曰:九苞鳳腦,太極隱芝,丹爐金液,紫華虹英,太清九轉,五穀之漿,東瀛白香,滄浪青錢,高丘餘精,積石飛田,能使人壽考。琴高先生授鎮氣益命之道,又行補腦反丹之法。

《寶劍上經》曰:太極曲晨八景丸服之,能飛行太虛。

又曰:太虛真人服四極牙也。

又曰:飛龍升腴方,煉五石之華膏,身有玉光,能夜書。此藥愈于八石之餌。

又曰:服日月之華者。欲得恒食竹笋。竹笋者,日華之胎也,一名太明。又欲恒食松葉。松者木之秀也,欲服日月,當食此物,氣以感運也。

太虛真人云︰松柏者,木之秀。

又曰:真人挹五方元辰之輝。食九霞之精。注曰:謂清晨之元氣始輝之霞精,曰陽數九,謂之九霞。本文云︰神光內耀,朱華外陳。

《太上黃素經》曰:凡道士臨食,常上饗太和。

《太平經》曰:青童君彩飛根,吞日景。《空洞靈章》云︰朝餐五雲氣,夕吸三晨光。又云︰食黃琬紫真之飴。

《真誥》曰:昆侖有絳山石髓玉樹之實。

又曰:上清金闕靈書紫文彩服陰華吞月精之法,昔授之于大微天帝君,一名黃氣陽精藏天隱月之經也。

又曰:諸爲道者,酒肉最爲大忌。酒之爲物,能使人識慮昏迷,性懷亂僻。案諸藥中,惟□□四童丸雲用酒,亦可以水。又術丸以酒和煎之,其餘不雲酒服餌。

又曰:後漢左慈就司命乞丹砂,得十二斤,以合九華丹。

又曰:治明期與後漢末人張正禮,在衡山中授服王君虹莖Δ,積三十餘年。

又曰:趙廣信,陽城人也。魏末來剡山,授服氣法,守玄中之道。後服九華丹。

又曰:朱孺子,吳末人,入赤水山,服菊花餌術,又授西歸子入室存泥丸法三十三章。

又曰:鄭景世與張重華,俱晋初人也,在山授行守五藏含日法,服胡麻及玄丹。

又曰:馬明生,臨淄人。爲縣吏,逐賊被傷。太真夫人以靈元救得差,後師安期生,授服太清丹。

又曰:王玄甫,沛人,與鄧伯元俱在霍山,授服青精石飯吞日丹景之法。

又曰:《黃山訣》云︰養性服食藥物,不欲食蒜及石榴子。道士自不可食。

《列仙傳》曰:赤將子{興車}者,黃帝時人。不食五穀而食百草華。

又曰:天仙佺者,槐山彩藥人也。好食松實,體生毛,目方,能飛行及走馬。

又曰:務光,夏時人,耳長七寸,好琴,服蒲韭根。

又曰:涓子,齊人,好餌術,著天地人經三十八篇。後釣于澤,得符鯉中,隱宕山,能致風雨。吉伯陽九仙法,淮南王少得其文,不能解也。其《琴心》三篇有旨焉。

又曰:劉景,前漢時人也,從邯鄲張君授餌雲母,知其吉凶。

《抱朴子》曰:修道餌藥及隱居入山,不得入小法者多遇害,萬物之老者悉能爲怪,常試人耳。惟不能于鏡中易其真形耳。是以古之入山道士,皆以明鏡,徑九寸已上,懸于背後,則老魅不敢近人。或有來試人者,則當顧視鏡中,是列仙山神者如人形,是鳥獸邪鬼亦見。昔人有于蜀雲臺山石室中,忽有一人,著黃練單衣葛巾至其前。于是人顧鏡中,乃鹿也。因叱而成鹿徑去。又林慮山下有一亭,每宿者或死或病。常夜有十數人,衣或白或黑,或婦人男子。後郅伯夷過宿,明燭而坐。夜半果見,密以鏡照之,乃群犬也。伯夷乃執燭起,詐誤以燭燼落其衣,聞燎毛,遂以刀刺煞一犬,餘駭去。每入山,須擇吉日。

《抱朴子》曰:天地之情狀,陰陽之吉凶,茫茫乎其亦難詳也。吾亦不必謂之有,又亦不敢保其無。然黃帝呂望皆所信伏,近代嚴君平司馬遷皆所據用,而經傳有曆,剛曰吉日,有自來矣。王者立太史官封拜置立,有事宗廟社稷,郊祀天地,皆擇其一曰也。

按《玉鈐》云︰欲入山,不可不知遁甲之秘術而不爲人委曲說其事也。

 道部十二 ↑返回頂部 道部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