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部十三 太平御覽
卷六百七十二.道部十四
道部十五 

仙經上编辑

《仙經》曰:九轉丹、金液經、守一訣,皆在昆侖五城內。藏以玉函,書以金札,封以紫泥,印以中章。

《抱朴子》曰:余聞鄭咀茉道書之重者,莫過于三皇內文五岳真形圖。古者仙官志人尊秘此道,非有仙名者不授也。授之四十年一傳,傳之訣朱而盟,委信爲約。諸名山五岳,皆以此書,但藏于石室幽隱之地。應得道者入山,精誠思之,則山神自開山,令人見之,如帛仲理者于山中得之是也。有此書者,當須清潔。每有所爲,必先白之,如奉君父。其經曰:「有三皇文者,辟邪惡鬼,瘟疫橫禍。」又次有玉女隱微一卷,可化形爲飛龍、雜獸、金玉、木石,興致雲雨之類,亦大術也。其淮南鴻寶萬畢之書不能過也。鄭君博極五經,知道者也。兼綜九宮三棋,推步天下河雒與洛同讖緯。太和元年,知季辰之亂,江南將鼎沸,負笈將仙藥東入霍山,莫所知之。

又曰:家有五岳真形圖辟惡,人不能害。

又曰:黃老玄聖深識獨見,開秘文于名山,授仙經于神人,蹶埃塵以遣累,淩太遐以高躋,金石龜鶴與之等壽。念有志于將來,湣信者之無聞,垂以方法,炳然著明。淺見之徒,區區所守,甘于蓼而酣于ㄤ,知飲食過度而速病而不能節,知極情恣欲而致損,而不能割。神仙可得,安能信乎?按仙經以爲諸得仙者,皆其授命,偶值神仙之氣,自然所禀。故胎育之中,己含道性,及其有識,心好其事,必遇明師而得其法,不然則不信不求,求亦不得。夫百年之壽三萬餘日,幼弱則未有所知,衰邁則歡樂幷廢。童蒙昏老,除數十年,而險厄憂病,又相尋焉。居世之年,略銷其半,人凡得壽,不過五六十,咄丁骨切。嗟咸盡,除哀憂昏耄,六七千日耳。顧眄己盡,况于全百年者萬尾焉。諦而念之,亦無笑夏蟲朝菌也。蓋知道者所至悲也。

《太上太霄琅書》曰:道本無形,應感生象。大象無象,象妙難明。故見真文,結空成字。

又曰:太上真人靈寶秘文內符者,九天真王、三天真皇以授帝嚳,藏于鍾山北阿。夏禹治水畢,詣鍾山。鍾山真人以授之。禹還會稽,更撰定爲二通。一通藏苗山山敢,須萬年劫會乃出。一通絹寫付水洞室,須甲申期至,令與理水傳伯長等。

又曰:吳王闔閭十二年正月,使龍威丈人入包山洞庭取之以出,有符而無說。又齊人樂子長授之于霍林山人韓衆,乃敷演服禦之方,藏于東海北陰之室。太一金液經者,按《劍經序》云︰高丘子服金液水,長史書云︰欲合金液,意皆是此方,今有葛洪注,是郗愔黃素書。又有別訣一卷,此亦太清上丹法也。

《登真隱訣》曰:楊君、許長史其書《洞房經》于小碧箋紙。又云篆書白麻紙。

又曰:八素之經,是聖君以白素之繒、八色之彩筆自書也。

《靈書經》曰:昔龍漢之年,高上大聖以紫筆書空青之林撰出妙經靈寶真文,出法度人也。

《金根經》曰:太陽金童、太陰玉女傳紫書上法。

又曰:西華玉女在仙都守衛藏天隱月之經,《龍飛尺素隱訣》云︰天帝君命羽仙侍郎執金案以請經。

《真誥》曰:上清九真中經內訣,是太極真人赤松子撰。

又曰:華陽中玉碣文云︰養存三元洞,我玉文領理八老二十四真,不眠內視,此仙之要言也。

又曰:《寶神經》,裴清虛,裴真君也。錦囊中書也,侍者常所帶者。斐昔從紫微夫人授此書也。

又曰:玄圃北壇西瑤之上臺也,天真秘文盡在其內。

又曰:九華真妃與紫微王夫人、南岳魏夫人同降,真妃坐良久,拇庶侍女發檢囊中,出二卷書付楊君,一上清玉霞紫映內觀隱書,一上清還晨歸童日輝中玄書。此是三元八會之書。楊君旣究識真字,令作隸字顯之耳。道有八素真經,太上之隱書也。又有九真中經,老君之秘言也。黃書亦要長生之訣也。青要紫書,金根衆文,玉清真訣,三九素言,丹景道精,隱地八術,白簡青錄,紫度炎老,此皆道之經也。又有飛步七元天綱之經,粕變神法七轉之經。又大洞真經三十九篇,太丹隱書,八禀十訣,天關三圖,七星移度,九丹變化,胎精中記,九赤班符,封山隧海,金液神丹,太極隱芝,五行秘符,曲素辭訣,黃水月華,徊水玉精,水陽青英,絳樹青實,琅玕華丹,天皇象符以合元氣,白羽紫蓋以游五岳,三皇內文以召天地神靈,玉珮金以登天極,素奏丹符以召六甲,金真玉光以映天下,八景之與游行太清,飛行之羽以超虛空。

劉向《列仙傳序》曰:《列仙傳》,漢光祿大夫劉向所撰也。初,武帝好方士,淮南王安亦招賓客,有枕中鴻寶之書。先是安謀叛伏誅,向父德爲武帝治淮南獄,得其書。向幼而讀之,以爲奇。及宣帝即位,修武帝故事,向與王褒等以通博有俊才,進侍左右。向又見淮南鑄金之術,上言黃金可成。上使向與典尚方鑄金,費多不驗,下吏當死。兄安陽成侯安民乞入國戶半贖向罪,上亦奇其材,得减死論,詔爲黃門侍郎,講五經于石渠。至成帝時,向旣司典籍,見上頗修神仙事,遂修上古以來及三代秦漢博彩諸技涸神仙事。

《穆天子傳》曰:升昆侖之墟,以觀黃帝之宮,具齋戒以祀,登舂山,即玄圃也。昆侖之山,地方二千里,有曾城九重,是謂閬風玄圃。

《山海經》云︰明明昆侖,玄圃其上。穆天子勒銘于玄圃,以昭後世。天子于王母觴于瑤池之上,王母爲謠白雲在天,于是天子升于崦嵫,日入處山也。乃紀迹于崦山。

《茅盈傳》曰:王母謂茅盈曰:「玉珮金之道,太極玄真之經,能之者皆飛行大墟。」王母命西域王總真一一解釋玄真之經。又自敷演金之經,口授于盈曰:「金者,上清之華蓋,陰景之內真。玉珮者,太上之隱玄,洞飛之寶章。得其道者,上陟漢,宴寢太極,元始太常之言,是太宵二景隱書玉珮金之文章也。」又有陰陽二景內真符,與本文相隨。太上法惟令授諸司命,子玉札玄挺,綠字刊金,黃蠑內曜,素書上清,與當爲上卿之君,司命之任矣。然不先聞明堂玄真之道,亦未由得太宵隱書也。玄真之道,是食日月之法,煉五神之術耳。其經曰:『太上玄玄,雙神四明。玄真內映,明堂外清。吞息二輝,長生神精。上補司命,監禦萬靈。六華充溢,徹視黃寧。』凡四十字,太上刻于鳳台南闕也。非總真弟子而不教,非司命之挺而不傳也。太上真官用日霞之道,挹二景之法,使通靈致真,體生玉映,役命萬神,上帝房。昔鍾山真公用此玄真法耳。」王君乃將盈歸西域,依承真訣,按而行之,三年之中,面生玉澤。後王君又賜盈九轉還丹及方一道,立壇結盟,約不得傳泄。乃遣令歸,告曰:「復百年求我于南岳,將授汝仙官于吳越。」盈後得仙,居句曲山,邦人因改句曲之名爲茅君之山。時茅君二弟聞盈,方信有仙矣,弃官而去,渡江求兄。相見,告二弟真訣。一十八年,道成。因使更齋戒三年,授以上道,使存明堂玄真之氣。盈乃啓王君,自說二弟得爲地仙之法,要當授錄珮帶真極之符。王君賜玄水玉液,絳日丹芝,可授齇弟齋戒三月而服之。盈命飈車與二弟詣青州,請書名金簡,又詣西城洞宮,朝見總真上宰,次南詣衡山之朱台,謁太虛赤真人,歸方諸請地仙二真之策,造赤城授真變神符。又之羅霍,求華旌綉幡,又上登九宮,詣金闕之下,授聖君之書,頓首于闕下三月。于是聖君命九微太真上相王大司命高晨師青童君,使上詣太上,請朱冠使者下拜二弟于金闕下,授二弟真簡而還。

又曰:神仙經黃白方二十五卷,千有餘首。然率多深微難知,其可解分明者少許耳。世人多疑此事爲虛誕,與不信神仙者正同耳。余昔從鄭君授九丹及金液經,因復求授黃白中經五卷。鄭咀茉曾與左慈于廬江銅山中試作,皆成也。然齋潔禁忌之勤苦,與合九丹神仙藥尾也。俗人多譏餘好攻异端,謂余欲强通天下之不通,若方諸所得水火,豈與常水火別哉?自然之所感致,非窮理盡性,不能究其指歸;非原始要終,不能得其情狀。成都內史吳太文,博達多知,亦自說昔事道士李根,見根術有所成,不得其術,令百日齋戒。太史又連在官,終不能得,恒嘆息,言人間不足處也。

《太真科》曰:清虛小有天王,撰三天一正法經。

《金液經》曰:太初混元皇經以陳上真絳晨,封之玉篋。至道之大,合符天圖,三丹要言,太皇所紀,之秘玉堂,勿傳其旨。太真玄丹經刻于清虛之堂,太皇君之寶章也。命曰紫蕊明珠之丹。開元回化,混爾而分。陰陽屢變,其道自然。玄圖七轉,至九而還。大黃首篇,是曰玉虛。上真保之,命曰元經。上清洞真玉經曰,太上八景章皆刻于東華仙台,不宣于世。其授帝君九陰訣,盟用素絲絳幣,此日輝之誓也。其授太上結鄰章,盟用碧幣,此月華之誓也。

《太一帝君洞真玄經》曰:有玉女在太上六合紫房之內,侍衛太丹隱書。

《馬明生內傳》曰:靈寶天書,封于九天之上大有之宮,西華玉女金晨紫童典衛之。

《玉光八景經》曰:金華之玉晨晨童侍衛玉光八景之經。

《太上黃素經》曰:凡讀太丹隱書金華洞房及雌一寶章者,是能餐味玄真,觸類無滯,感召太素,陟降九真,得稱爲三元丹法師,總領上真。

《九真中經》曰:西玄仙洞台中有《鬱儀》《鄰結》二經,玉簡金字玉檢曰青筆書三元玉檢上元檢。

《後大洞經》曰:西靈玉童在當寒台,侍衛《八景玉錄經》。

《後聖君列紀》曰:龜母按筆,玉童結編,名曰《靈書紫文上經》。

三皇經內音曰:凡書此內音之符,以黃筆爲文,成篆隸科鬥之字,記造化人倫之始。

《豐都六宮下制北帝文》曰:人之死生,玉帝刻石隱銘,以書六宮北壁,制檢群凶。

又云︰刻石隱文以朱書青繒三尺珮之,萬神朝己,此玄古之道也。

又云︰酆都山洞中,玉帝隱銘凡九十一言,刻石書豐都山洞天六宮北壁。六宮,萬神之靈也。

又云︰玉清隱書洞景金玄之章,刻石隱銘,此音發于自然之篇。九天玉章,其詞幽奧,非始學凡夫所可竟通,非大帝下降,不得演究創竪也。

又《金根經》云︰凡修金玄當珮隱銘。

《玉帝七聖玄記》曰:列名上清者,皆刻注于玄圃,得爲太平之真也。故太上誥命記乎玉文,非以簡札翰墨所能宣也。

《玉清隱書》曰:玄羽玉郎以《玄羽玉經》授太素三元高上玉賢之賓。

又曰:景玉童在靈景之闕,瓊霞之房,侍衛上皇玉惠玉清之隱書。

 道部十三 ↑返回頂部 道部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