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部十八 太平御覽
卷六百七十七.道部十九
道部二十 

几案编辑

《十洲記》曰:瀛州金巒觀中,有青離玉几,覆以紈之素,刻水碧爲倒龍之床。

《玉光八景經》曰:衆真宴禮大帝,屈節于幾前。

《太一洞真玄經》曰:太微紫房中有一童子,名于景精,字會元。當帝君之前,捧赤玉案,上有所主命籍。

又曰:太一、公子、白元、司命、桃君五人皆著朱衣絳巾,各捧一白玉案,上有所主簡。

《玉清隱書》曰:太微天帝君進拜于帝皇之几。

又曰:上皇帝君乃推几偃咏,虛眺太空,吟玉清之隱書,歌元景之靈章,揚音霞際,清微玉振。

《太洞經》曰:太微小童五符命籍捧持玉案,帝君所臨,主通諸神。

《變化經》曰:有金光立空之案。

又曰:元始拊几高咏,嘯郎太空。

《玉珮金上經》曰:九老仙都捧金精之案,上請寶文,以授衆真也。

《洞神經》曰:拂拭試几案,置經于前也。

《象名經》曰:東方上尊憑粕寶鳳文之曲幾,敷說道要真經。

《法輪經》曰:三真立空之案,以粕寶懸覆經上。

《衆篇經》曰:元始上尊凝真遐想,撫幾高抗,命召五帝,論定陰陽,推數劫會,移校河源,檢錄天度。

《洞神經》曰:有局脚案,以置經符也。

《太上黃素經》曰:凡修授大洞真經雌一奇文者,恒置經于几格潔淨之處。

《九幽經》曰:帝尊在九清妙境三元宮中,御三氣之華,寶玉座,總校圖錄,拔濟諸苦。

《二十四生圖》曰:披九光玉蘊,出金書紫字玉文丹章三部八景二十四生圖,盛以白玉立空之按,九色之中,飛文錦蓋懸覆經上。

《龍飛尺素隱訣》曰:太微天帝君命羽仙侍郎捧金案,以請飛行羽章也。

《上清真文王經朝文》曰:有流明大靈侍言玉案十二枚。

《文始內傳》曰:諸天各奉蓮華座,以寶蓋覆之。

《神仙傳》曰:黃老遣仙官玉女持金案,玉杯盛藥以賜沈羲。

又曰:淮南王爲八公進金玉之幾,執門弟子之禮。

《四極科》曰:凡寶經之具,几案巾秩,不可妄借于人。

《太玄經》曰:老子傳授經戒錄儀注訣曰:「以局脚小案置經,彩巾覆氏。」

《洞真玄經》曰:太一洞真玄經者,別爲囊笈,封以寶器,盛之几上。

《無量經》曰:太上座高二丈,又于紫台之宮,布一高座六尺。

《金真玉光經》曰:九天之帝,施玉几金床。

《山海經》曰:西母悌幾戴勝,悌,憑也,戴者,戴其玉勝也。他說西母頭類戴勝,甚失之。

《本際經》曰:元始上尊在長樂舍寶飾高座,雖有座形,不障于物,人所往來,亦無隔礙。復有小琉璃座,行列兩邊,悉高五尺。

《茅君內傳》曰:白玉龜山連玉床帳,西母處之。

《太上黃素方》曰:青精執在紫巫之山,化王之室,內有玉案也。

《洞真七聖玄記》曰:左仙上疏九天帝王七聖几下。

《飛行羽經》曰:修三一道法,坐金床玉几,金爐玉匕。

《太真人詩》曰:太微啓玉案。

《列仙傳》曰:太室山中,有地仙邛疏臥床几案。

《真誥》曰:鹿迹山中有絕洞,洞中自有石床、石榻、曲夾。

與輦编辑

《太上飛行羽書》曰:玉清則上清之高真,上清則太清之高神,太清則飛仙之高靈。凡行玉清之道,出則諸天侍衛,建七色之節,駕紫雲軒,十二玉輪,六師啓路,飛龍翼轅,行上清之道,出則五帝侍衛,建紫毛之節,駕飛雲丹車,位准上清,左右仙卿,行太清之道,出則五帝侍衛,建五色之節,駕龍與,白虬啓道,太極參軒。

又曰:王總真爲茅盈召朱冠使者二人,乘流景之與。蒼蛇把綠節,仗瓊竿,羽旄橫日,朱雲翳景。使者幷綉衣,芙蓉冠,持紫素之書各百字,以付茅盈二弟固、衷。是以固有地真上仙定錄神君之號,衷有司三官保命仙君之位,各依紫素之命,封莅所任神宮,上府亦隨事而資給二咀萇。漢平帝元壽二年八月己酉,南岳真人、西域王君、龜山王母、方諸青童君幷乘綠景之與,駕神虎之軿,同造茅盈于句曲之山,金壇之陰。

又曰:飛仙秘道,招五辰之晨,常能行之。十五年則南極老人丹陵上真迎以綠之輦,西極老人素靈子期迎以黃飈之車,北極老人玄上仙皇迎以玄景之龍,東極老人扶陽公子迎以青軿之輦,中元老人上玄子迎以曲晨之蓋。五老會合,俱紫虛,此五老蓋五星之真人也。非如斐君星中五帝之公,又异乎牙五方之老,上學之法,順之者飛仙也。

又曰:八道秘言者,道有八條。其言高妙,閑心靜室,寥朗虛真,亦將得見丹景之氣,三素飛雲,八與朱輦,紫霞瓊輪,上清靜眄,回轡三元,高皇秉節,靈童攀轅,太素擁蓋,南極臨軒。于是溟光外映,象燭太虛,子能見之,不煩凝霜濯華,玄腴金丹也。一道秘言曰:以八節日清朝北望,清朝小早于清旦也。有紫綠白雲者,是爲三元君三素飛雲也。其時三元君乘八與,上詣天帝玉清君也。子候見當再拜自陳,乞侍輪轂。二道秘言曰:以八節日夜半東北望,有玄青黃者,是爲太極天帝君乘八景之與,上詣高上玉皇。三道秘言曰:以甲子上旬戊辰,己巳之日清旦西北望,有紫青黃者,是爲太極真君三素也。其時太極真君及上真人乘玄景綠與上詣紫微宮。四道秘言曰:以甲戌上旬戊寅、己卯之日清旦東南望,有赤白青雲者,是爲扶桑太帝君三素也。其時扶桑太帝君乘光明八道之輦,上詣紫微宮。五道秘言曰:以甲申上旬戊子,己丑之日清旦正西望,見白赤紫雲者,是爲太素上真白帝君三素也。其時太素上真人白帝君乘修條玉輦,上詣玉天玄皇高真也。六道秘言曰:甲午上旬戊戌己亥之日清旦正南望,有青赤黃者,是爲南極上真赤帝君,其時乘絳琳碧輦上詣閬風台。七道秘言曰:以甲辰上旬戊申己酉之日清旦西南望,見綠紫青雲者,是爲上清真人。時乘玄景八光丹輦,上詣高上天帝。八道秘言曰:以甲寅上旬戊午己未之日清旦正東望,有朱碧黃者,是太虛上真人。其時乘徘徊玉與上詣太帝君。八節日見三素者,紫雲在上,綠次之,白雲在下,共相沓也。子謹視之。

《移度經》曰:真皇參駕黃霞,周行四方,飛蓋綠軿,上造金闕。

《靈寶赤書》曰:詣天真人乘碧霞玉與。

《太洞真經》曰:太上乘一景之與,授九輝太晨隱符。

《上清隱書龍文經》曰:王母乘九蓋華與,衆真侍衛。

《紫文經》曰:方諸東玄東海青童大君,齋戒于丹闕黃房之內,三年乘碧與。

《太元真人傳》曰:有班龍之與。

《金真玉光經》曰:有玉輦,又《上清三天列紀》有紫輦。

《太洞玉經》曰:青童君乘雕玉之軿,司禁真伯乘日月之軿。

又曰:太極元君乘陵羽之車。

《太上經》曰:有白鸞之車。

《茅君內傳》曰:東海青童君乘飈車。

《葛玄傳》曰:鶴鳴山石室中設自然座,有金華蓋。

又曰:五帝真人幷乘八景玉與。

《二十四生圖經》曰:後聖李君游西河,曆觀八方。值元始乘八景玉與,駕玄龍而來,李君問天書玉字,未究妙章。元始俾極道真,于是吐洞玄內觀玉符以授之。

《變化經》曰:景與丹軿紫軒,九天帝王所乘也。

《上清訣》曰:玄母乘三素之與。

又曰:元父所控赤羽飛車,左禦絳鸞,右駕紫鳳。

《尺素訣》曰:太微天帝君登白鸞之車,駕黑羽之鳳,游碧水之境。

《太洞玉經》曰:皇上帝炒樹玉之輪,轉宴于日中矣。

《茅君內傳》曰:無上道君咸給八景瓊與,鳳璽金真,曲晨飛蓋。

又曰:青華小童道君乘碧霞之與。

又曰:上真君赤帝乘絳琳碧輦。

又曰:太清真君乘青龍紫羽蓋。

又曰:太元真人杖紫雲之節,乘班龍之與,白虎之軿,曲晨寶蓋。

又曰:太素真君乘虎旗虎輦,金蓋玉輪,仗九色之節,出入太清。

《金真上光經》曰:太上大道君乘瓊由碧輦,和太君乘白雲之車。

又云:玄和道君驂駕玄龍。

《太洞玉經》曰:八皇老君乘黃琅之車,把紫鳳之節,入太老之室。萬華先生乘三素之景羽明之軿,宴寢萬乘之室。

《八素章》曰:四老回錦軿,萬仙朝帝房。

《茅君內傳》曰:朱官使者駕蒼虬,把綠杖。

《真誥》曰:紫元夫人乘羽寶雲車,駕九龍,女騎九千,披錦服,青羽裙。

《自然經》曰:龍轡昂昂蓋巍巍;仙童玉女,與我雲龍。

《太上真經》曰:東方青帝,九龍升與。

《空洞經》曰:元始天尊從諸天人幷乘玉輦瓊輪。

《元始五老赤書玉篇真文序》曰:太上道君十方至真,乘五色玉輪,九色龍;妙行真人乘象玉輦,上詣玉都;中極真人常乘象輪車;上飛真人常乘九色龍,游玉清雲中;飛天之神乘碧霞之輦,游于玉隆之天;黑帝君乘四景之與。

《三元布經》曰:元始上尊乘紫輦。

《茅君內傳》曰:玉君乘九蓋之輦。

《洞天經》曰:靈景道君乘赤雲車。

《太上飛行羽經》曰:中和之真駕錦與。

《茅君內傳》曰:王母乘綠景與。

《玉光八景經》曰:東方始景道君乘青雲之車,駕蒼龍。

又曰:南方玄景道君乘五色雲車,駕鳳皇。

又曰:南方靈景道君乘赤雲車;西南方元景道君乘紫雲車,駕六龍;西方明景道君乘白雲車,駕白虎;北方玄和道君乘珠玉之車。

《金根經》曰:玉帝君乘碧霞九鳳飛行之與。

《玉清隱書》曰:太微君登八瓊之輦,傾蓋霞城。

又曰:東北方道君葛獻乘八與飛龜車。下治人泥丸宮。

《登真隱訣》曰:太元真人乘白虎與,有八色軿。

《真誥》曰:仙人許玉斧乘一新青犢車。

又曰:玉眉壽小妹中候夫人乘白牛車。

《上清九真中經內訣》曰:南極老人丹陵上真迎以綠之與蓋,西極老人素靈于期迎以黃飈車,人元老人中央上玄迎以曲晨之蓋,五老一合,俱升紫靈。

《王君傳》曰:王君乘虎輦,金蓋玉輪,出入上清,授事太素。

《南岳魏夫人傳》曰:夫人乘虎輦玉與隱輪之車。

《真誥》曰:南岳夫人駕九蓋之軿。

《搜神記》曰:玉女成智瓊駕輜軿車,從八婢。

编辑

《五符經》曰:鍾止上有金台粕寶,紫闕元氣之所舍,天帝君所治處也。

殿编辑

《太洞玉經》曰:大輝者,玉清天中殿名也,上皇王真之所游處也。

《太平經》曰:大空瓊台洞真之殿,金華之內,侍女衆真之所處。

《靈書紫文上經》曰:有太空瓊台丹之殿。

《靈寶赤書》曰:妙行真人詣元始,授赤書五篇真文。于是元始命衆真入太定金台,玉寶之殿,九光華房。

《紫書金根經》曰:有黃金殿。

《玄妙內篇》曰:有粕寶殿。

编辑

《太洞玉經》曰:有羽景之堂,在太無之庭。玉容者,太上之明堂也。

《洞景金玄經》曰:玉帝命太微天帝君坐萬靈于房軒,散華香于玉宇,留連八瓊之室,曲宴九琳之堂。

《外國放品經》曰:有光碧之堂。

编辑

《太洞玉經訣》曰:西田之瑤台,大帝所處,有玉清台也。又有散花台。

《太上玉京經》曰:玉京有粕寶宮,宮有粕寶玄台,即太上治所,又有天寶台。

《上清經》曰:有紫碧玄台。

《太洞真經》曰:上清真人總仙大司馬長生法師,登太常滄浪山洞台中雙玉穴,酣飲紫明芝液。

《真誥》曰:有玉華室,有刻石真人。

《五勝文》曰:駕飛龍于西華之台,謁拜帝真赤書。

《玉訣經》曰:太玄上宮太素真人,常以春分之日,會諸仙官于昆侖瑤台,校定靈寶真經。

又曰:陽臺真人,常以立冬之日,會諸仙官玉女于靈寶陽臺之上,校定學道簿錄。《本行經》曰:有尋真玉台。

《衆篇經》曰:帝尊引衆真人集太空金台內音。

《玉字經》曰:九層之台,處乎玉京之山,煥乎玄都之上,有太真玉印。

又曰:馥朗天中玉京,玄台之別號,西靈真人常誦無量洞章,游行其上。

《太洞玉經》曰:九天之上有明真台。

《茅君內傳》曰:辰中真人帶廷生符于滄浪之台。

《導引三光經》曰:定光真人在皇曾大絕觀台中,導引元氣。

又曰:九變真人在玉完大誥陽無台中。

又曰:導仙真人在何童天華林蔭雲台中。

又曰:華真人在平育天玄唱寶蓋台中。

又曰:陽王真人在太真台中。

又曰:法氣真人在飛台中。

又曰:澤嬰真人在越衡天無極觀台中。

《真誥》曰:白玉龜台,九靈太真元君封此。

编辑

《三皇經》曰:人皇所授皇文帝書,赤玉爲簡,黃玉爲文,安之青宮,閉之紫閣。

《大洞真經》曰:凡天縱仙才,名刊金閤。

《金玄羽章》曰:紫閣之下,授事于玉清九有玉閣、黃閣、青閣。

编辑

《曆藏中經》曰:昆侖山有金城九重,玉樓十二神仙所治也。

《龜山元錄》曰:龜山上有十二玉樓,峨峨曜景。太清有金華樓,諸真仙玉錄皆在金樓之中。

编辑

《靈書經》曰:有洞靈之觀,金字題觀四面。又有九靈之觀、紫陽之觀。又紫微上宮有通陽之觀,主得度之人功德輕重。

编辑

《三元品戒經》曰:九氣始凝,三光發明,結青黃白之氣,置上元三宮。

《太洞玉經》曰:太初有華陽之宮、會方之宮。小有真天中,有萬華之宮,玉君之治所。玉晨宮中有玉映之宮,又有元君六淵之宮、黃老圓華之宮、上青真陽之宮、太極上宮,主衆仙誦咏。

编辑

《太洞玉經》曰:太霞之中有白雲之室,太虛元君所處。

《三皇經》曰:蜀郡西峨嵋山石室,舊有三皇文。此文不與天下衆文同,百萬人中未有一人得者。

《龜山元錄》曰:有瓊瑤之室。

《外國放品經》云:有瓊華之室。

《洞景金玄經》曰:八瓊之室。

又《三華寶曜內真上經》曰:玉室上清經有碧室。

编辑

《太洞玉經》曰:三華城者,玉清之房名也,在玉城之中,陽安元君所處。

《無上真人內傳》曰:有流九色之房。

《仙公內傳》曰:昆侖山上有積石瑤房。

《太上紫書錄》曰:白玉母入于龜山玉闕,處于青玉宮中朱紫之房。

《靈寶赤書》曰:有九光華房。

《外國放品經》曰:紫翠丹房。

编辑

《道典》曰:道之清淨者,吾舍也。道因天清而清之,因地靜而靜之,因日月之光而明之,因星辰之行而正之,因萬物之性而消息之。萬物中人爲貴,能使形無事,神無體,以清淨致無爲之意,即道爲舍也。

编辑

《諸天內音經》曰:天真皇人開寒靈之窗。

又曰:南極玄窗,主諸得道人授煉品目。

编辑

《諸天內音經》曰:九玄丈人封于玉京紫戶之內。

《洞景金玄經》有玉戶。

编辑

《大洞玉經》曰:太素在幽玄之上,九宮列金門于太素之天。瓊羽之門,蘭室上清宮中門戶名也。太上有瓊羽之門。四明門者,上清玉帝之南門也。

《紫書金根經》曰:東華方諸青童宮有六門,門內周回三千里,東有青華門,西有玉洞門,北有瓊門,東北有寒水門,東南有天關門。

编辑

《二道順行經》曰:洞陽之宮,下有流火之庭。

《大洞玉經》曰:廣寒宮中有寒庭,太一之所處。又有珠之庭。

《太上真文》曰:上帝朝真金童,楊烟流熏紫庭。

编辑

《二十四生圖》曰:元始敷五色金爲壇。

《玉皇譜錄》曰:元始丈人登玉虛之壇,授九天譜錄、上皇寶經、玉符秘章。

编辑

《龜山元錄》曰:元始丈人在上清瓊天府、太清府、開清府、玉寶洞元府、金融府、丹明府、重冥府、鳳生府。

 道部十八 ↑返回頂部 道部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