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702

 服用部三 太平御覽
卷七百二.服用部四
服用部五 

编辑

揚雄《方言》曰:扇,自關而東謂之扇,自關而西謂之箑,《世本》曰:「武王作箑。」

《帝王世紀》曰:武王自盟津還返於國,見暍人自左擁而以扇之。

《續漢書》曰:梁冀與服之制,作擁身扇。

《東觀漢記》曰:黃香至孝,夏則以扇侍於親側。

《魏略》曰:韓宣字景然,為丞相軍謀掾。步入宮門內,與臨淄侯相遇。時新雨,地有泥潦,宣礙不得去,以扇自障。

《晉書》曰:武帝太始中,博選良家以充後宮。先下書禁天下嫁娶,使宦者馳傳州縣召充選者,使楊后選所取。后妒不取端正好,惟取長白。時卞蕃女有美色,帝舉扇障面語后云:「卞蕃女好。」后曰:「蕃三世後族,不宜枉以卑位。」帝乃止。

又曰:何植字元幹,常以縛筆、織扇為業,以奉供養。

又曰:庾亮出鎮於外,以帝舅故執朝權。王導不能平,嘗遇西風起,輒舉扇自蔽,曰:「元規塵污人。」

又曰:王羲之字逸少,居蕺山。見一老姥,持六角扇賣之,羲之書其扇,各為五字。姥初嘆惋,因謂姥曰:「無苦,但言是王右軍書,以求百金價。」姥如言,人競買之。後姥復將數扇來請書,羲之不答。

又《顧榮傳》曰:廣陵相陳敏反,渡江攻揚州。刺史劉機阻兵據州郡,有鼎峙之意,遣顧榮斂舟於岸。敏率萬人出,不獲濟,榮自麾羽扇,敏眾大潰也。

《晉中興書》曰:安帝義熙元年,禁絹扇及樗蒲。

《續晉陽秋》曰:謝安釋袁弘機對辯速。弘為東陽郡,時賢祖道治亭,安起執弘手,顧左右,取一扇授云:「聊以贈行。」弘應聲曰:「輒當奉揚仁風,慰彼黎庶。」合坐稱其率要。

又曰:謝安鄉人有罷中宿縣者,還詣安。問其歸資,答曰:「嶺南凋弊,惟有五萬蒲葵扇。」謂「非時,為滯貨。」乃取其一中者捉之。於是京都士庶競而慕焉,增價數倍,旬日則無所賣。

《宋書》曰:明帝王皇后。上嘗宮內大集而祼婦人,觀之以為歡笑。后以扇障面,獨無所言。

又《明恭王后傳》曰:廢帝失德,太后每加勗譬,始猶見順,後狂慝稍甚。

太后嘗賜帝玉柄毛扇,帝嫌毛柄不華,因此欲加鴆害,令太醫煮藥。左右止之,乃止。

又曰:范曄謀逆被擊。上有白團扇甚佳,送曄令書詩賦美句。曄授旨,授筆而書曰:「去白日之炤炤,襲長夜之悠悠。」上循覽悽然。

《齊書》曰:竟陵王子良孫賁,字文奐,形不滿六尺,神識耿介。幼好學,有文才,能書善畫,於扇上圖山水,咫尺之內,便覺萬里為遙。

又曰:劉祥字顯徵,輕言肆行,不避高下。建元中為正員郎。司徒竇哄回入朝,以腰扇障日,祥從側過曰:「作如此舉止,羞面見人,扇障何益?」彥回曰:「寒士不遜。」祥曰:「不能煞袁劉,安得免寒士?」

又曰:蕭子顯頗負才氣,及掌選,見九流賓客,不與交言,但舉扇一撝而已,衣冠竊恨。

《梁書》曰:臨川王弘子正信幼不惠,常執白團扇。湘東王取題八字銘玩之,正表不知嗤之,終常搖握。

又曰:柳惲早有令名,少工篇什,為詩云:「亭皋木葉下,隴首秋雲飛。」琅琊王融見而嗟賞,因書齋壁及所執白團扇。

《南史》張敷字景胤,生而母亡。年數歲,問之,雖童蒙,便有感慕之色,至十歲許,求母遺物,而散施已盡,惟得一畫扇,乃緘錄之,每至感思,輒開笥流涕。

又曰:羊欣字敬元,會稽王世子元顯每使書扇,常不奉命。元顯怒,乃以為後軍府舍人。

又曰:何戢美容儀,動止與竇哄回相慕,時人呼為「小褚公」。家業富盛,性又華侈,衣被服飾極為奢麗。出為吳興太守,頗好畫扇。宋武賜戢蟬雀扇,善畫者顧景秀所畫。時吳郡陸探微、顧寶元皆能畫,嘆其巧絕。戢因王晏獻之。

《後魏書》曰:爾朱弼字輔伯,節閔帝時封河間郡公,尋為青州刺史。韓陵之敗,欲奔梁,數日,與左右割扇為約。弼帳下都督馮紹隆為弼信待。說弼曰:「今方同契闊,宜當心瀝血示眾以為信。」弼從之,大集部下,弼乃踞胡床,令紹隆持刀破心,紹隆因推刃煞之。

《唐書》曰:中宗為皇太子,太后以時熱,令皇太子外朝用扇障日。太子讓之,詔不許。

《太公六韜》云:將冬不衣裘,將夏不操扇,名禮將之也。

《管子》曰:夏行五政,三曰禁扇去笠。

《淮南子》曰:失火而鑿池,披裘而用扇,不能救也。

又曰:夫夏日不披裘,非愛之也,暖有餘於身也。冬日不用Ψ者,非簡之也,清有餘也。

《抱朴子》曰:風不輟則扇不用,日不出則燭不息。

《春秋繁露》曰:以龍致雨,以扇逐暑。

崔豹《古今注》曰:雉尾嗜起於殷,高宗有雊雉之祥,服章多用翟羽。周制以為皇后、夫人車服,輦車有翣,即緝雉羽為之,以障翳風塵也。漢朝乘與服之,後以賜梁孝王。魏晉以來以為常准,諸王皆得用之。

又曰:障扇,長柄扇也。漢世多豪俠,為雉尾而制長扇也。

又曰:五明扇,舜所作也。既授堯禪,廣開視聽,求賢人以自輔,故作五明扇。秦漢公卿大夫皆用之,魏晉非乘與不得用也。

《東宮舊事》曰:皇太子初拜,供漆要弱,青竹扇各一,太子納妃同心扇二十,單竹扇二十。

《修復山陵故事》曰:玄宮中用絹團扇六枚。

《西京雜記》曰:朱買臣為會稽太守,懷章綬還至金堂,而國人未知也。所知錢谷見其墨露,乃勞之曰:「得無罪乎?」遺以紈扇。買臣至郡,引為上客。

又曰:長安巧工丁緩作七輪扇,連七輪,大皆徑尺,相連續,一人運之,則滿堂寒戰。

又曰:趙飛燕為皇后,其弟上遺雲母扇、五明扇、七華扇、翟扇、蟬翼扇。

又曰:天子夏則設羽扇,冬則設繒扇。

《晉中興徵祥說》曰:舊為羽扇柄者,刻木以象骨,翮用十毛,取全數也。中興初,王惇始改用長柄,使其下出可捉,而減其羽用八,識者以為服妖也。柄使可執者,國柄之象,毛減用八,是羽翮損少而飛羽不終之應也。

《鄴中記》曰:石虎作雲母五明金薄莫難扇,此一扇之名也。薄打磋圇如蟬翼,二面彩漆畫列仙、奇鳥、異獸。其五明方中,辟方三寸,或五寸,隨扇大小。雲母貼其中,細縷縫為其際,惟畫而彩色明徹,看之如謂可取,故名莫難也。虎出時以此扇挾乘與,亦用象牙桃枝扇,其上竹或綠沉色、或木蘭色、或作紫紺色、或作郁金色。

《異物志》曰:扶南國昔但知作大扇,遣人持之,不知人各自用也。乃今,熱時各自用也。

《拾遺錄》曰:周昭王時,塗修國獻青鳳、丹鵠各一雌一雄。夏至取鵠翅為扇,一名施風,一名條翮,一名反影。時有南甌獻二美女,更搖此扇,待於王側。

《世說》曰:王大將軍在西朝時,見周侯轉扇障面而得住,後度江左,不能復爾。王嘆曰:「不知吾進、伯仁退。」惇性強梁,自少而長,季倫斬妓,曾無異色,如斯敖狠,憚於周顗斯不然之音。

又曰:溫嶠娶姑女,既婚,交禮,女以手披紗扇,撫掌大笑:「我嫌是老奴,果如所疑。」

又曰:羊孚作《雪贊》云:「資清以化,乘氣以霏。值象能鮮,即潔成暉。」桓胤遂以書扇。

《語林》曰:諸葛武侯與宣王在渭濱將戰,武侯乘素與、葛巾、白羽扇指麾三軍,三軍皆隨其進止。

又曰:胡母彥國至湘州,坐廳事斷官事,爾時三伏中,旁搖扇視事。其兒子光從容顧謂曰:「彥國復何為?自貽伊戚。」

又曰:庾翼為荊州都督,以毛扇上城。帝疑是故物,侍中劉劭曰:「柏梁雲搆,匠者先居其下;管弦繁奏,夔牙先聆其音。翼之止扇以好不以新。」季恭聞之曰:「此人宜在帝左右。」

《俗說》曰:顧虎頭為人畫扇,作嵇、阮而都不點眼精。主問之,顧答曰:「那可點精,點精便語。」

《列仙傳》曰:介之推隨晉重耳去國,后辭祿,與母入介山,從伯陽游。後世見在東海王治賣扇。

《搜神記》曰:魯少千,山陽人。漢文帝微服懷金,欲問其道,少千執象牙扇,出應門。

《續搜神記》曰:吳猛好道朮。嘗渡,以白羽扇畫水,橫流直過,不用舟楫也。

《異苑》曰:高平檀茂宗義熙中喪亡,其母劉氏夢見宗云:「方永違離,今以此扇奉別。」母流涕,覺,於屏風間得扇,上皆如蜘蛛網絡。

《婦人集》曰:沒太子妻季氏為夫所遣,婦與夫書,并致安眾扇兩雙。

古詩曰:綾扇如團月,出自機中素。畫作秦女形,乘鸞入煙露。

班婕妤《扇詩》曰:新裂齊紈素,鮮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

魏陳王曹植《九華扇賦》曰:昔吾先君常侍,得幸漢桓帝。帝得賜尚方竹扇,不方不員,其中結成文,名曰九華。其辭曰:形五離而九折,篾犛解而縷分。放虯龍之蜿蟬,法雲霓之煙カ。因形致好,不常厥儀。方不應矩,圓不中規。隨皓腕以徐轉,發惠風之微寒。時氣清以芳厲,紛飄動乎綺紈。

徐幹《團扇賦》曰:於惟合歡之奇扇,肇伊洛之縴素。仰明月以取象,規圓體之儀度。

傅咸《狗脊扇賦》曰:蓋卑以自居,君子之經。孤寡不穀,王侯修名。尚不愧狗脊之為號,亦焉顧九華之妙形?

编辑

《釋名》曰:蓋,在上覆蓋人也。

《通俗文》曰:張帛避雨,謂之傘蓋。

《禮·檀弓下》曰:弊蓋不棄,為埋狗也。

《左傳·定》曰:齊侯伐晉夷儀,敝無存死於ニ下。鬥死於門ニ下。齊侯謂夷儀人曰:「得敝無存者以五家免。」給其王家命常不供役事。乃得其尸,公三禭之。禭,衣也。殯三加禭,深禮厚之。與之犀軒直蓋。犀軒,輕本;直蓋,高蓋。

《家語》曰:孔子將行,命從者持蓋,既而果雨。聖人無所不通也。

又曰:孔子將行,雨,無蓋。門人曰:「商也有焉。」孔子曰:「商也之為人也,甚短於財。吾聞與人交者,推其長者,違其短者,故能以久也。」

史記》曰:五羖大夫相秦也,勞不坐乘,暑不張蓋。

漢書》曰:上官杰少時為羽林郎,從武帝上甘泉,天大風,車不得行,解蓋投之。杰奉蓋,雖風,常屬車,雨下,蓋輒御。上奇其材力焉。

又曰:黃霸為揚州刺史。三年,宣帝詔賜車蓋,特高一尺,以彰有德。

又《王莽傳》曰:或言黃帝時見華蓋登仙,莽乃造華蓋,高八丈一尺,皆金瑵羽蓋,載以秘機四輪車,駕六馬,挽者皆呼「登山」。

《續漢書》曰:靈帝時講武平樂觀,建十重五彩華蓋,高十丈,建九重華蓋,高九丈。

又曰:祠老子於濯龍,中設華蓋八座。

《東觀漢記》曰:隗囂破,上歸過汧,幸祭遵,勞之。時遵有疾,詔賜重茵,覆以御蓋。

《後漢書》曰:光武東巡,虞延從駕到魯,還經封丘城門,門小不容羽蓋。封丘,今東京縣也。帝怒,使撻御史,延救之,乃止。

《吳志》曰:曹休入皖城,陸遜破之。權令左右以御蓋覆遜。

又曰:周泰字幼平,數戰有功。孫權覆以御蓋。《江表傳》曰:青兼蓋也。

又曰:劉基,孫權愛敬之。嘗從御樓舡上,時雨甚,權以蓋自覆,又令覆基,余人不得也。

又曰:賀齊為將,騎飾所乘舡,青蓋絳襜。

《晉安帝記》曰:桓玄游於水南,飄風飛其輗蓋。後義兵起,遂敗。

《宋元嘉十年起居注》曰:御史中丞荀伯子奏左衛將軍何尚之,「公事每罩笠,有虧體制。建野笠於公門,棄華傘而不御。」

《宋元嘉二十九年起居注》曰:訶羅單國奉孔雀蓋一具。

《齊書》曰:始安王遙光傅江祏被誅。東昏召遙光入殿,告以祏罪。遙光懼,還省便陽狂號哭,自此稱疾,不復入臺。先是,遙光行還入,風飄儀傘出城外。遙光后敗。

《梁書》曰:王籍為中散大夫,彌日忽忽不樂,乃至徒行市道,不擇交游。有時途中見相識,輒以笠傘覆面。

《南史》曰:殷孝祖與賊合戰,每常以鼓蓋自隨。軍中人相謂曰:「殷統軍可謂死將至矣。今與賊交鋒,而以羽儀自標顯,若此,射者十手攢射,欲不斃得乎?」是日,中流矢死。

又曰:扶南,其俗罩古具傘。

《文子》曰:大丈夫恬然無思,淡然無慮。以天為蓋,以地為與。

又宋玉《大言賦》曰:圓天為蓋,方地為與。

《淮南子》曰:蓋非撩不能蔽日,輪非輻不能追疾。然而撩蓋未足恃也。撩,蓋骨也。

《孔叢子》曰:夫子適郯,郯子遇子於途,傾蓋而語,終日而別,命子路將束帛贈焉。

《尉繚子》曰:吳起與秦人戰,仆嗽之蓋,足以蔽霜露。

《說苑》曰:田子方遇瞿橫乘軒車,戴華蓋,疑以為人君也。

崔豹《古今注》曰:華蓋,黃帝所作也。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常有五色雲氣、金枝玉葉於帝上,有花蒍之象,故因而作華蓋。蒍,韋委切。

又曰:曲蓋,太公所作。武王伐紂,大風折蓋,太公因折蓋之形而制曲蓋焉。戰國常以賜將軍。自漢朝乘與用之,因謂睥睨蓋,有軍號者,賜其一焉。睥,匹詣切,睨,王計切。

《搜神記》曰:湖陂吏丁初忽見少婦人,姿容可愛,青衣戴傘,呼初。初疑而待,顧視婦自投波中,是大蒼獺,衣傘皆是蓮荷。

《異苑》曰:義熙中,巫嬸小吏見女子戴青傘,姿容甚麗,遂要之。女至多電光,乃是大狸,抽刀斫煞,其繖乃枯荷葉。

《真人周君傳》曰:紫陽真人周義山子通合會仙人,在金屋銅門之內,以紫雲為蓋。

《真人王君傳》曰:太上大道君授務成君繡羽蓋、雙明珠。

《俗說》曰:徐干木年少時,嘗夜夢見鳥從天上飛,銜傘樹其廷中,如此凡三過銜來,作惡聲而去。徐後果得傘,遂以惡終。

青烏子《葬書》曰:作墓發土,夕夢見罩傘入市者富貴。

《楚辭》曰:孔蓋兮翠旌,言以孔雀翅為軍蓋,翠羽為旌具也。登九天兮撫惠星。

又曰:乘水車兮荷蓋,駕雨龍兮驂螭。

宋玉《高唐賦》曰:霓為旌,翠為蓋,風起雨霽,千里而逝。

司馬相如《大人賦》曰:屯余車其萬乘兮,綷雲而樹華旗。綷,子對切。

阮籍《清思賦》曰:折丹木以蔽陽,竦芝蓋之三重。

劉植《魯都賦》曰:蓋如飛鵠,馬如游魚。

宋玉《大言賦》曰:圓天為蓋,方地為與。

 服用部三 ↑返回頂部 服用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