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用部五 太平御覽
卷七百四.服用部六
服用部七 

编辑

《說文》曰:囊謂橐也。橐,車上大囊也。

《方言》曰:自關而西,食囊謂之掩囊。

《周易·坤卦》六四曰:括囊無咎。《象》曰:括囊無咎,慎不害也。

焦贛《易林·歸妹之損》曰:爭雞失羊,亡其金囊,利得不長。

《毛詩·公劉》曰:乃裹飠侯糧,於橐於囊。

《公羊傳·哀公》曰:齊景公死,舍立。陳乞酉卹生,使力士舉巨囊而至,開之,則公子陽生也。乞曰:「此君也。」諸大夫皆再拜稽首,自是往煞舍。

史記》曰:韓信己定臨淄,楚使龍且救齊,夾雎水陣。韓信乃夜令人為萬餘囊,盛沙以壅水上流。引軍半渡擊龍且,佯不勝,遂走。龍且追信。信渡水,使人決壅。水大至,急擊煞龍且。

《戰國策》曰:荊軻逐秦王,時侍醫夏無且以藥囊提軻。提,抵擊也。

漢書》曰:陸賈使尉他,他賜賈囊,中裝直百金。

又曰:東方朔曰:「侏儒長三尺,奉一囊粟、錢二百四十。朔長九尺餘,亦一囊粟、錢二百四十。侏儒飽欲死,臣朔飢欲死。」

又曰:楊王孫病且終,先令其子曰:「吾欲裸葬,以反吾貞。」死則為布囊盛,入地七尺。既下,從兄脫其囊,以身親土。

又《東方朔傳》曰:文帝集上書囊以為殿帷。

又曰:張安世持囊簪筆,事孝武數十年,見謂忠謹。囊,挈橐也,近臣負也。

又曰:邴吉馭吏嘗知邊塞。吏出,適見驛持赤白囊,邊郡發奔命書馳來至,虜入雲中、代郡。遽歸府見吉白狀。

又曰:成帝許美人乳,詔使婢嚴持乳醫及藥篋至美人所。後詔使嚴持綠囊書與許美人,告嚴曰:「美人當有以予,女授來置飾室中。」美人葦篋一合,盛所生兒死緘封及綠囊報書予嚴。

又曰:王陽好車馬,衣服鮮明,而遷徙轉移,所載不過囊橐。時人怪其奢,伏其儉,故俗傳王陽能作黃金。

《東觀漢記》曰:岑彭與吳漢圍隗囂,壅谷水,以縑囊盛土為堤灌西城。

《後漢書·張堪傳》曰:光武嘗召見諸郡計吏,問前後守令能否。蜀郡計掾樊顯曰:「漁陽太守張湛昔在蜀,仁以惠下,威能討奸。前公孫述破時,珍寶山積,卷握之物,足富十世。而湛去職之日,乘折轅車,布被囊而己。」

范曄《後漢書》曰:楊璇為零陵太守,以緋囊盛石灰於車上,系布索於馬尾。會戰,從風鼓灰,賊不得視,因以火燒布,布燒馬驚,奔突賊陣。

又曰:和熹鄧后臨朝,杜根以安帝長,宜親政事,乃上書直諫。太后怒,收根,盛以縑囊,撲煞之。執法者以根知名,私語行事人,使不加力,而載出城外,根得蘇。

《典略》曰:馬超為司隸督軍從事,討郭援,為飛矢所中,乃以囊裹其足而戰,斬援首。詔拜徐州刺史。

《魏略》曰:大秦國王有五宮,相去各十里。王一旦至一宮,聽事止宿,明旦復至一宮,遍而還。出行常以一韋囊自隨,有上言者,收辭囊中,還宮乃省之。

《吳錄》曰:步騭《表》言:「北降王潛等說北箱部伍圖以東向,多作布囊,欲以盛沙塞江。」孫權見呂范、諸葛恪云:「每讀騭《表》,輒獨失笑。此江與開辟俱生,寧有可囊塞理乎?」

王隱《晉書》曰:棗嵩用事於王浚,時謠曰:「十囊五囊入棗郎。」

《晉中興書》曰:孫恩敗,以囊簏盛嬰兒,投之於外,而告之曰:「賀汝先登仙堂,渭喊而后就汝。」

《晉書》曰:郭公居河東,精卜筮。郭璞從而授業,公以青囊中書九卷與之,璞由是洞曉其朮。

《宋書》曰:吳郡人陳遺少為郡吏,母好食鐺底飯。遺在役,恆帶一囊,每煮食,輒錄其焦以貽母。

《陳書》曰:後主怠於政事。每啟奏,後主依隱囊,置張貴妃於膝上,共決之。

《隋書》曰:張虔威嘗在塗見一遺囊,恐其主求失,因令左右負之而行。後數日,物主求認,悉以付之。

《莊子》曰:人而不學,命之曰視皮;學而不行,命之曰輒囊。

又曰:將為去篋探囊發匱之盜而為守備,則必攝緘縢,固扃,此世俗所謂智也。然巨盜至,則負匱揭篋擔囊而趨,惟恐緘縢之不固也。

《淮南萬畢朮》曰:鴻毛囊之,可以渡江。

《東宮舊事》曰:太子納妃,有絳石綺絹裹被囊一、丹羅長命綺絹裹宛囊一、紫綦文綺絳絹裹宛囊二。

《晉中經簿》曰:盛書皂縹囊書函中皆有香囊二。

《世說》曰:謝玄年少時,好著紫羅香囊,垂覆手。太傅患之而不欲傷其意,乃與戲賭,得即燒之。

《語林》曰:劉承胤少有淹雅之度。王庾、溫公皆素與周旋。聞其至,共載看之。劉倚被囊,了不與王公言,神味亦不相酬。俄頃賓退,王庾甚怪此意,未能解。溫曰:「承胤好賄,被下必有珍寶。當有市井事。」令人視之,果見向囊皆珍玩焉。與胡父論賈。諧賈鬻。 又曰:石崇廁內兩婢持錦囊,是籌也。

《俗說》曰:何承天、顏延年俱為郎。何問顏曰:「藿囊是何物?」顏答曰:「此當復何解耶?藿囊將是卿。」言腹中無所有,純是藿。此是世俗相調之辭也。

《西京雜記》曰:惠帝起與趙王同寢處,后煞之不得。後帝早獵,后命力士於被中扼煞之,乃死。呂后不信,以綠囊盛之,載以小軿車,入見。厚賜之。力士,東都門外官奴,帝後知,腰斬之。

《拾遺錄》曰:蘇秦、張儀二人假食於路,剝樹皮為囊,以盛天下良書。又曰:燕昭王夢西方羽人從雲中來,曰:「大王精智未開,求恆生久視之觀不可得也。」以指畫王心,應手而裂。王乃驚悟,血溼於襟。王復見所夢人曰:「本欲易王之心。」乃出方寸綠囊,囊中有續脈石名丸,補血精散,摩王之臆,俄而即愈。

又曰:石虎為浴台,皆用夫為堤岸,或以琥珀車渠為瓶杓。夏則自渠水以內池,池中皆紗縠為囊,盛百雜香,漬於水里。

王肅《喪服要記》曰:昔魯哀公祖載其父,孔子問曰:「寧設五穀乎?」哀公曰:「五穀囊者,起伯夷叔齊讓國,不食周粟而餓首陽之山,恐魂之飢,故作五穀囊。吾父食味含哺而死,何以此為?」

《國語》曰:吳王煞申胥,盛以而投之於江。,革襄。

《春秋後語》曰:趙王使平原君入楚,求其從約,其客有文武者二十人偕,得十九人,未有可以備二十者,毛遂請行。平原君曰:「賢士處世,譬如錐之處囊,其鋒立見。今先生處勝門下,三年無所聞,是先生無所能也。」遂曰:「臣乃今日請處囊中耳。若早處囊中,乃穎脫而出,非特末見也。」平原君乃許與偕。

《江表傳》曰:魏太祖與馬超單馬會語。超負其多力,嘗置六斛米囊東西走馬,輒制米囊以量太祖輕重。太祖尋知之,曰:「几為狡虜所欺。」

《漢武內傳》曰:帝見王母,有一卷書置以紫錦之囊。母曰:此五貞形圖也。

《曹瞞傳》曰:操性佻易,自珮小鞶囊,盛手巾細物。

《益部耆舊傳》曰:閻憲字孟度,為綿竹令。男子杜成行於路,得遺裝囊,開視,有錦帛二十五匹。明送詣吏。

《汝南先賢傳》曰:范滂被詰授几許贓賕,滂曰:「曾為北部督郵、汝陽令,有記囊表里六尺。若以此為贓,贓直六十耳。」

《郭文舉別傳》曰:文舉,河內人也,懷帝未濟江至余杭,市賣箭篛易鹽米。以樹皮作囊,得米鹽以內囊中。

斐淵《廣州記》曰:州廳事梁上畫五羊象,又作五穀囊,隨象懸之,云昔高固為楚相五年,銜穀萃於楚庭,因是圖其象。

《荊楚歲時記》:八月,民俗以錦糹釆為眼明囊,記曰,赤松子。此日以囊承柏樹下露,以為相貽。或以金薄為之,遞相餉遺。

《幽明錄》曰:習鑿齒為荊州主簿,從桓宣武出獵,見黃物,射之,即死。是老雄狐,臂帶絳綾香囊。

又曰:廣陵韓略將下馬,覺鞭重,見有綠錦囊,中有短卷書著鞭鞘。皆不知所從來,開視之,放穀紙祝經,乃世之常聞也。

《異苑》曰:信安鄭微,年少時見人遺一囊,云:「中有物,欲碎便為凶兆。」微密開看,乃是一梃炭,意甚秘之。年八十,病篤,語子弟云:「吾齒老矣。可試啟此囊。」見炭悉碎折,於是遂死。

趙一《秦客詩》曰:文籍雖滿腹,不如一囊錢。

宋劉義恭《啟》曰:垂賜金虎魄茱萸囊、粕寶校裝玉眼明囊。

巴幞编辑

《通俗文》曰:帛三幅曰巴,巴衣曰幞。

《職官》曰:尚書郎入直中宮,供青縑,白綾幞。

《晉中興書》曰:陸納為吳興太守,徵拜左右尚書。臨發,止留被幞,余悉還官。

《梁書》曰:張譏幼喪母。有錯彩絲經帕,即母之遺制,及有所識,家人具以告之。每歲時輒對帕哽咽,不能自勝。

《南史》曰:關康之寓居南平昌,特進顏延之等當時名士十許人入山候之,見其散發被黃巾巴而臥,了不相眄。延之等咨嗟而退,不敢干也。

《北史》曰:後魏元文既專政,於禁中自作別庫,掌握之珍寶充刃其中,又曾臥婦人於食與,以巴覆之,令人與入禁內。出亦如之。直衛雖知,無訃涸者。

《東宮舊事》曰:皇太子納妃,有絳綾裹幞巴五具、絹裹巴五。

 服用部五 ↑返回頂部 服用部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