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術部九 太平御覽
卷七百二十九.方術部十
方術部十一 

相上编辑

《左傳·文上》曰:王使內史叔服來會葬,公孫敖聞其能相人也,見其二子焉。叔服曰:「穀也;食子;難也收子。谷,文伯;難,惠叔也。食子,奉祭祀供養者也。收子,葬子身也。穀也丰下,必有後於魯國。丰下,蓋方而也。

又曰:初,楚子將以商臣為太子,訪諸令尹子上。子上曰:「君之齒未也,而又多愛,黜乃亂也。楚國之舉,恆在少者。且是人也,蜂目而豺聲,忍人也。可不立也。」弗聽。

又《宣上》曰:楚司馬子良生子越椒,子文曰:「必煞之!是子也,熊虎之狀而豺狼之聲。不煞,必滅若敖氏矣。諺曰:『狼子野心。』是乃狼也,其可畜乎?」子良不可。子文以為大戚。及將死,聚其族曰:「椒也知政,乃速行矣,無及於難。」且泣曰:「鬼猶求食。若敖氏之鬼,不其餒而!」

《周書》曰:師曠見太子晉曰:「汝聲清浮,汝色赤火,色不壽。」王子曰:「後三年上賓於帝,汝慎毋言,殃將及汝。」師曠歸,未及三年,告死者至。

史記》曰:秦王見尉繚元禮,衣服食飲與繚同。繚曰:「秦王為人,糹准、徐廣曰:蜂一作隆。長目、鷙啄、鳥鷹、豺聲,少恩而虎狼心,居約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人。我布衣也,然見我常身自下我,誠使秦王得志於天下,天下皆為虜矣。不可與久游。」乃亡去。王覺,固止之,以為秦國尉。

又曰:呂公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無如季相,願季自愛。臣有息女,願為箕帚妾。」呂公女乃呂后也。季,漢高祖字也。

又曰:呂后與兩子居田中耨,有一老父過請飲,呂后因之。老父相后曰:「夫人天下貴人。」令相兩子,見孝惠曰:「夫人所以貴,乃由此男。」相魯元,亦皆貴。

又曰:薄姬母媼之許負相薄姬,當生天子。薄姬少時,與管夫人、趙子兒相約曰:「先貴無相忘。」而管、趙先幸漢王;漢王坐河南成皋台,兩美人相與笑薄姬初約。漢王問其故,以實告漢王。心憐薄姬,召一幸,生代王。即文帝也。

又曰:姑布子卿見趙簡子,簡子遍召其子使相之。子卿曰:「無為將軍者。」簡子曰:「趙氏其滅乎?」子卿曰:「吾嘗見一子於路,殆君之子也。」簡子召子母卹。母卹至,則子卿起曰:「此貞將軍矣!」簡子曰:「其母賤翟婢也,奚道貴哉?」子卿曰:「天所授也,雖賤必貴。」自是之後,簡子盡召諸子與語,母卹最賢。簡子乃告諸子曰:「吾藏寶符於常山之上,先得者賞。」諸子馳之恆山,求,無所得。母卹還,曰:「己得符矣。」簡子曰:「奏之。」母卹曰:「從常山臨代,代可取也。」簡子於是知母卹果賢,乃廢太子伯魯,而以母卹為太子。

又曰:平原君對趙王曰:「澠池之會,臣察武安君之為人,小頭銳上,瞳子白黑分明,氐瞻不轉。小頭銳上,斷敢行也。瞳子白黑分明者,見事明也。氐瞻不轉者,執志強也。氐讀如視,古文通用。可與持久,難與爭鋒。廉頗為人勇摯而愛士,知難而忍恥,與之野戰則恐不如,守,足以當之。」王從其計。

又曰:蔡澤者,燕人也。游學干諸侯,大小甚眾,而不遇。因從唐舉相,曰:「聞子相李克,百日之內持國秉政,有之乎?」曰:「有之。」曰:「若臣者如何?」唐舉熟視而笑曰:「先生曷鼻,曷鼻如謂蠍蟲也。巨肩,巨肩謂頂低而肩豎。顏,蹙齃,謂蹙鼻於眉。膝攣。兩腳曲也。吾聞聖人不相,殆先生乎?」蔡澤知唐舉戲之,乃曰:「富貴吾所自有,吾所不知者,壽也,願聞之。」舉曰:「先生之壽,從今已往,四十三歲矣。」蔡澤笑謝而去,謂其御者曰:「吾將梁齧肥,躍馬疾驅,懷黃金之印,結紫綬於腰,揖讓人主之前,肉食富貴,四十三歲亦足矣。」

又曰:英布少時遇相者,曰:「當黥而後王。」后布被刑欣然,果為王。

又曰:上使善相者相鄧通,曰:「當貧餓死。」文帝曰:「能富通者在我。」於是,賜通蜀道嚴銅山,得自鑄錢。莖㧐立,有告通盜出徼外鑄錢。下吏驗問,頗有,遂竟案,盡沒其家,一簪不得著身。遂寄死人家。

又曰:條侯周亞夫為河內太守時,許負相之曰:「君三歲而候,侯八歲為將相,貴重於人臣無兩。其後九歲而餓死。」負指其口:「有從理入口,此餓死法也。」

又曰:韋賢為吏,至大鴻臚,有工相之,至丞相。有男四人,使相之。至弟二子玄成,相工曰:「此子貴,當封侯。」竟為丞相。

又曰:衛青為侯家人,少時歸其父,使牧牛。母子皆奴畜之,不以為兄弟數。青嘗從上至甘泉居室,有一鉗徒相青曰:「貴人也,官至封侯。」青笑曰:「人之奴,得無笞罵即足矣,安得封侯!」

漢書》曰:上立劉濞於沛,為吳王,王郡五十三城。己拜授印,高帝召濞相之曰:「若狀有反相。」因拊其背曰:「漢後五十年東南有亂者,豈汝耶?然天下同姓一家,慎無反。」濞頓首曰:「不敢。」

又曰:李陵為匈奴所圍,上意陵戰死。召陵母及婦使相者視之,無死喪色,後聞降,上甚怒。

又曰:翟方進,字子威,汝南上蔡人,家世微賤。方進年十二三失父,孤學,給事大守府為小史,號遲鈍不及事,數為掾吏所詈辱。方進自傷,乃從汝南蔡父相問己能所宜。蔡父大奇其形貌,謂曰:「小史有封侯骨,當以經朮進。」方進聞蔡父言,心喜,因病歸家。辭其後母,欲西至京師授經。後母憐其幼,隨之長安,織履以感藿進。

又曰:黃霸與善相者共載出,見一婦人。相者言:「此婦人當貴。不然,相書不可用矣。」霸推問之,乃其鄉里巫家女也。霸即娶為妻,與之終身。後為丞相。

《後漢書》曰:世祖以朱佑為護軍,常見親幸,舍止於中。佑侍宴從容曰:「長安亂,公有日角之相,此天命也。」

又曰:龍淵善相。劉弘造淵,淵聞弘聲,乃起迎曰:「公當極位也。」弘曰:「家貧負債,可得貴乎?」淵曰:「公相然也。」張濟就淵相,淵曰:「事劉弘,可至三公。」濟事弘,弘復為解瀆侯,既去南陽。桓帝崩,迎解瀆侯為天子,是為靈帝。濟為司空也。

又曰:明德馬皇后,伏波將軍援女。其母嘗使善相者看后,曰「此女必將大貴」,遂為帝王妃。然而少子,養他子得力,乃當逾於所生耳。

又曰:章德竇皇后,扶風平陵人,大司徒融之曾孫也。父勛尚東海恭王疆女Г陽公主,后其長女也。家既廢壞,數呼相工問息耗,薛氏《韓詩章句》曰:耗,惡也。息耗猶言善惡也。見后者皆言當大尊貴,非臣妾容貌。

又曰:《和熹鄧后傳》曰:幼時嘗有相者蘇大,見后大驚曰:「此成湯之骨法也,貴不可言。」家人竊喜,而不敢宣。

又曰:漢法常因八月算人。《漢儀》注曰:八月初為算賦,故曰算人。遣中大夫與掖庭丞及相工,於洛陽鄉中閱視良家童女,十三歲以上二十已下,姿色端麗合法相者,載還後宮。擇視可否,乃用登御,所以慎聘納詳求淑哲。

《東觀漢記》曰:班超行詣相者,相者曰:「祭酒布衣諸生耳,而當封侯萬里之外。」超問其狀,相者指曰:「生燕頷虎頸,飛而食肉,此萬里侯相也。」

又曰:李固,字子堅,漢中南鄭人也,司徒郃之子。固貌狀有奇表,鼎角匿犀,足履龜文。少好學,常步行隨師,不遠千里。

《魏志》曰:管輅族兄孝國居在斥丘,輅往從之,與二客會。客去後,輅謂國曰:「此二人天廷及耳口之間同有凶氣,黑變俱起,雙魂無宅,《輅別傳》曰:厚味臘毒,天精幽夕,坎為棺槨,兌為喪本。流魄於海,骨歸於家,少許時當并死。」後數十日,二人飲酒醉,夜共載車,牛渴下道,入漳河中,皆即溺死矣。

又曰:鍾繇嘗與族父瑜俱至洛陽,道遇相者,曰:「此童有貴相,然當厄於水,努力慎之。」行未十里,度橋馬驚,墮水几死。瑜以相者言中益貴,繇而供給資費,使得專學,舉孝廉。

又曰:朱建平,沛國人,善相朮。穎川荀修、鍾繇相與親善。修先亡,子幼,繇經紀其門戶,欲嫁其女,與人書曰:「吾與公達曾共使朱建平相,建平曰:『荀君雖少,然當以後世付鍾君。』吾時嘲之曰:『惟當嫁卿阿騖耳。』何意此子竟早殞歿,戲言遂驗乎?今欲嫁阿騖,使得善處為。追思建平之妙,雖唐舉、許負,何以復加耶?」

又曰:文帝為五官將,坐上會客三十餘人,文帝問朱建平巳年壽,又命遍相眾賓。建平曰:「將軍當壽八十。至四十時當小有厄,願謹護之。」謂夏侯威曰:「君四十九,位為州牧,而當有厄。厄若得過,年可至七十,致位公輔。」謂應璩曰:「君六十二,位為常伯,而當有厄,先此一年獨見白狗,而旁人不見也。」謂曹彪曰:「君據藩國,至五十七當厄於兵,宜善防之。」後文帝皇初七年,年四十病因,謂左右曰:「建平所言八十,謂晝夜也,吾其決矣。」顷之,果崩。夏侯威為兗州刺史,年四十九,十二月上旬得疾,念建平之言,自分必死,至三十日夜半卒。應璩六十一為侍中,直省內,見白狗,問之眾人,悉無見者。於是數聚會,并急游田里飲晏自娛,過期一年而卒。曹彪封王,五十七坐與王凌通謀,賜死。凡說此輩,無不如言。

《魏書》曰:文帝甄皇后,漢光和五年十二月丁酉生。每寢寐,家中仿佛見如人持玉衣覆其上,常共怪之。後相者劉良相后及諸娣,指后曰:「此貴乃不可言。」

《蜀志》曰:先主穆皇后,陳留人也。兄吳壹少孤。壹父素與劉焉有舊。焉有異志,聞善相者相后當大貴,遂為子瑁納后。瑁死,后寡居。先主既定益州而孫夫人還吳,群下勸先致鈎后,先主疑與瑁同族,法正進曰:「論其親疏,何與晉文之於子圉乎?」於是納后為夫人。

又曰:張裕曉相朮,每舉鏡視面,自知刑死,未嘗不撲之於地也。

又曰:鄧芝,字伯苗,義陽新野人也。漢末入蜀,知益州從事張裕善相,芝往從之,裕謂曰:「君年過七十,位至大將軍封侯。」

《吳志》曰:漢以孫策遠修職貢,遣使者劉琬加錫命。琬語人曰:「吾觀孫氏兄弟才秀明遠,然皆祿祚不終,惟中弟孝廉形貌奇偉,骨體不恆,有大貴之表,年又最壽,爾其識之。」

《晉書·斐秀傳》曰:文帝未定詞,而屬意舞陽侯攸。武帝懼不得立,問秀曰:「人有相否?」因以奇表示之。秀後言於文帝曰:「中撫軍人望既茂,文表如此,固非人臣之相也。」由是世子乃定。

又曰:孝武李太后諱陵容,本出微賤。始簡文帝為會稽王,有三子繼夭,自道生廢黜。獻王早世,其後諸姬絕孕將十年,帝乃令善相者召諸愛妾而示之,皆云非其人。又悉以諸婢媵示焉。時后為宮人,在織坊中,形長而色黑,宮人皆謂之昆侖。既至,相者驚云:「此其人也。」帝以大計,召之侍寢,后數夢兩龍枕膝,日月入懷。意以為吉祥,向儕類說之,帝聞而異焉。遂生孝武帝及會稽文孝王、鄱陽長公主。

《晉書》曰:王覽。祥之弟也。初,呂覽有珮刀,工相之以為必登三公,可服此刀。虔謂祥曰:「荀非其人,刀或為害。卿有公輔之量,故以相與。」祥始固辭,強之乃授。祥臨薨,以刀授覽曰:「汝後必興,足稱此刀。」覽後奕世多賢才,興於江左矣。

又曰:羊祜少喪父,游汶水之濱,父老謂之曰:「子有好相,年未滿六十,必建大功於天下。」既而去,莫知所在。

又《羊祜傳》曰:祜幼時,有善相墓者言祜祖墓有帝王氣,若鑿之則無。後祜遂鑿之。相者見曰:「猶出折臂三公。」而祜拒鏖馬折臂,位至三公而無子。

又曰:豫章人雷煥妙達緯象,張華乃要煥宿。屏人曰:「可共尋天文,知將來吉凶。」因登樓仰觀。煥曰:「仆察之久矣,惟牛斗之間頗有異氣。」華曰:「是何祥也?」煥曰:「寶劍之精上徹於天耳。」華曰:「咀茉得之。吾少時有相者,言吾六十位登三事,當得寶劍珮之。斯言豈效歟?」

又曰:檀梁憑之。嘗有善相者晉陵華叟見憑之,大驚曰:「卿有急兵之厄,其候不過三四日耳。宜深藏以避之,不可輕出。」及桓玄將皇甫敷之至羅落橋也,憑之與劉裕各領一隊而戰,軍敗,為敷軍所害。

又曰:魏詠之字長道,任城人。家素貧而躬耕為事,好學不倦。生而兔缺,有善相者謂之曰:「卿當富貴。」後果如言。

又曰:王彌少游俠京師,隱者董仲道見而謂之曰:「君豺聲豹視,好亂樂禍。若天下騷擾,不作士大夫矣。」

《晉中興書》曰:陶侃少漁雷澤,夢生八翼,飛至天門而不入。相者師珪曰:「君位當上公,為八州都督。」

 方術部九 ↑返回頂部 方術部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