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物部二 太平御覽
卷七百六十八.舟部一
舟部二 

敘舟上编辑

《釋名》曰:船,循水而行。

又曰:舟,言周流也。船上屋曰廬,象舍也。其上重屋曰飛廬,在上,故曰飛也。又在其上曰雀室,於中候望,若鳥雀之警視也。

又曰:舟名青翰、千翼、赤馬,亦名首。

《說文》曰:船,從舟,從鉛省聲。艘,船總名也。艘,音騷。

《易》曰:刳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

《詩》曰:汎彼柏舟,在彼中河。舟在河中,猶婦人在夫家,是其常處。

又曰:二子乘舟,二子,、壽。泛泛其景。願言思子,中心養養。

又曰:泛泛楊舟,載沉載浮。楊,木也。舟之泛浮隨所載。既見君子,我心則休。

《書》曰:予乘四載,隨山刊木。所載者四,其一曰水乘舟。

又曰:若乘舟,汝弗濟,臭厥載。

《禮》曰:季春之月,舟牧覆舟。五覆五反,乃告舟備,具於天子。鄭玄曰:舟官覆反舟者,備傾漏也。蔡邕《章句》曰:備謂戢棹紼綆維引之具。

《左傳》曰:齊侯與蔡姬乘舟於囿,蕩公。公懼,變色,禁之不可。公怒,歸之,未之絕也。蔡人嫁之,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

又曰:冬,晉荐飢,使乞糴於秦。秦輸於晉,自雍及絳相繼,命之曰泛舟之役。泛謂水運入河汾也。

又曰:秦伯伐晉,孟明濟河焚舟,示必死也。取王宮及郊。王宮、郊,皆晉地。晉人不出,遂自茅津濟,封崤尸而還。茅津,在河東大陽縣西。封,埋藏。

又曰:楚敗吳師,獲其舟余皇。余皇,舟名。

又曰:晉、楚將戰,趙嬰齊使其徒先具舟於河,故敗而先濟也。

《春秋潛潭巴》曰:澤浮舟,天子以亡為憂。宋均注曰:潭,無底之澤,今浮舟,言陰盛之耳。

《論語》曰:南宮適問於孔子曰:「羿善射,蕩舟,俱不得其死然。」

《爾雅》曰:舫,舟也。天子造舟,諸侯維舟,大夫方舟,士特舟,庶人乘付。郭璞注曰:造,比船為橋也。維,連四船也。方,并兩船也。特,單船也。付,編木以渡也。

《廣雅》曰:監,大船也。舫、旁,船也。蒙沖、艑、步典切。䑦、音鈎𦪇音鹿舸,古可切。舼、音洪艇、音挺艋,音猛舟也。

《家語》曰:舟非水不行,水入舟則沒;君非民不治,民犯上則君危。

《戰國策》曰:或謂公叔曰:「乘舟,舟漏而不塞,則舟沉矣;塞漏舟而輕陽侯之波,則舟覆矣。今公自以辯於薛公而輕秦,是漏舟而輕陽侯之波也。願公察之。」

《帝王世紀》曰:昭王濟漢,船人惡之,以膠船進王,中流膠船解,王沒於水。

史記》曰:項羽欲東渡烏江,瓚曰:牛渚。烏江亭長艤船待,徐廣曰:羲音儀。駰案,應劭曰:羲,正也。孟康曰:羲,音蟻,附也,附船著岸也。如淳曰:南方人謂整船向岸曰羲也。謂項王曰:「江東雖小,地方千里,眾數十萬人,亦足王也,願大王急渡。今獨臣有船,漢軍至,無以渡。」項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為?且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於心乎?」及為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吾不忍殺之,以賜公。」

又曰:韓信擊魏,魏王盛兵蒲阪,塞臨晉。信乃益為疑兵,陳船欲渡臨晉。而伏兵從夏陽,以木罌缻渡軍,襲安邑,虜魏王豹。

又曰:陳平逃楚歸漢,渡河,船人疑有金,陰欲害之。平脫衣刺船,遂免害。

漢書》曰:鄧通,蜀郡南安人,以棹船為黃頭郎。師古曰:棹船,能持棹行船也。土勝水,其色黃,故刺船之郎皆著黃帽,因號曰黃頭郎也。

又曰:景帝三年,吳大船自覆。吳地以船為家,國將亡也。

又曰:武帝《汾歌》曰:「泛樓船兮濟汾河,橫中流兮楊素波。」

又曰:武帝浮江射蛟,舳艫千里。李斐曰:舳,船後持拖處。艫,船頭刺棹處也。

又曰:武帝時,越欲用船戰逐,水戰相逐。乃大修昆明池,列館環之,治樓船高十餘丈,旗幟枷其上。

又曰:伍被曰:「吳王伐江陵木以為船。」

又曰:薛廣德為御史大夫。秋上酎祭宗廟,出便門,欲御樓船。廣德當乘輿,免冠頓首,曰:「宜從橋!」詔曰:「大夫冠。」廣德曰:「陛下不聽臣,臣自刎,以血污車輪,陛下不得入廟矣。」上不悅。光祿大夫張猛進曰:「臣聞主聖臣直,乘船危,就橋安。聖主不乘危,御史大夫言可聽。」上曰:「曉人不當如是耶!」乃從橋。

又曰:江都易王子建不道,使宮女乘小船,建以足踏覆,宮女溺,乍沉乍浮,建觀而大笑。

《後漢書》曰:馬援平南越,將樓船大小三千餘艘,士二萬餘人,進擊九真賊徵側余黨都羊等。自無功至居風,無功、居風,二縣,并屬九真郡。斬獲五千餘人。嶠南悉平。嶠,嶺嶠也。《廣州記》曰:援到交址,立銅柱,為漢之極界。

又曰:第五倫為會稽太守。永平五年,坐法,徵。老小攀車叩馬,啼呼相隨,日裁行數里,不得前。倫乃偽止亭舍,陰乘船去。眾知,復追之。及詣廷尉,吏人上書守闕者千餘人。是時,顯宗方按梁松事,亦多為松訟者。帝患之,詔公車諸為梁氏及會稽太守上書者,勿復受。會帝幸廷尉,錄囚徒,得免歸田里。身自耕種,不交通人物。數年,拜宕渠令。

又曰:任文公,巴郡人,為從事。天大旱,白刺史曰:「五月一日,當有大水。其變已至,不可防救,宜令吏人預為其備。」刺史不聽,文公獨儲大船。百姓或聞,頗有為防者。到其日,旱烈,文公急命促載,使白刺史,刺史笑之。日將中天,北方雲起,須臾大雨至。晡時,湔水涌起十餘丈,酈元《水經注》云:湔水出綿道王疊山,在今益州。湔,子建反。突壞廬舍,所害數千餘人。文公遂以占朮馳名。

又曰:郭林宗游洛陽,始見河南尹李膺,大奇之,遂相友善,於是名震京師。後歸鄉里,衣冠諸儒送至河上,車數千兩。林宗惟與李膺同舟而濟,眾賓望之,以為神仙焉。

又曰:趙炳嘗臨海求船,人不和之。和,許也。俗本作知者,誤也。炳乃張蓋坐其中,長嘯呼風,亂流而濟。於是百姓神服,從者如歸。

《魏志》曰:尚書僕射杜畿,受詔作御樓船。於陶河試船,遇風,沒。文帝為之流涕,詔曰:「昔冥勤其官而水死,稷勤百穀而山死。杜畿,忠之至也!」

又曰:徐宣遷司隸校尉,從至廣陵。六軍乘舟,風浪暴起,帝船洄倒。宣疾在後,陵波而前,郡寮無至者。帝壯之。

又曰:郭嘉死。太祖徵荊州還,於巴丘遇疾燒船,嘆曰:「郭奉孝若在,不使孤至此!」奉孝,嘉字。

又曰:鄧哀王沖,字蒼舒。五六歲,智若成人。孫權曾致巨象,太祖欲知其輕重,訪之群下,咸莫能出其理。仲曰:「量象大船之上,而刻其所至,稱物以載之,則交可知矣。」太祖大悅,即施行焉。

《魏略》曰:孫權乘大船來觀軍,公使弓弩亂發。箭著其船,船偏重將覆。權因回船,復以一面受箭。箭均船平,乃還。

《吳志》曰:諸葛恪出徵東興,有虹見其船。

又曰:吳人以舟楫為輿馬,以巨海為夷庚也。

《晉書》曰:陸機初詣張華,華問雲何在,機曰:「雲有笑疾,未敢自見。」俄而雲至。華為人多髭,制好帛繩纏髭,雲見而大笑,不能自已。先是,常著絰,上船,於水中顧見其影,因大笑,落水,人救獲免。

又曰:張憑,字長宗。祖鎮,蒼梧太守。浦歲數歲,鎮謂其父曰:「我不如汝有佳兒!」凭曰:「阿翁詎宜以子戲父耶?」及長,有志氣,為鄉閭所稱,舉孝廉。負其才,自謂必參時彥。初欲詣劉惔,鄉里及舉者共笑之。既至,惔處之下座,神意不接,憑欲自發而無端。會王就惔清言,有所不通,憑於末座判制之,言旨深遠,足暢彼我之懷,一座皆驚。惔延之上座,清言彌日,留宿至旦,遣之。憑既還船,須臾,遣傅教覓張孝廉船,便召與同載,遂言之於簡文帝。帝召與語,嘆曰:「張憑勃為理窟!」官至吏部郎、御史中丞。

又曰:王浚徵拜右衛將軍,除大司農車騎將軍。羊祜雅知有奇略,乃密表留浚,於是重拜益州刺史。武帝謀伐吳,詔修舟艦。浚乃作大艦連船,方百二十步,受二千餘人,以木為城,起樓櫓,開四門,其上皆得馳馬來往。又畫首怪獸於船首,以懼江神。舟楫之盛,自古未有。太康元年正月,浚自成都,率巴東監軍廣武將軍唐彬,攻吳丹陽,克之,擒其丹陽監盛紀。吳人於江險磧要害之處,并以鐵鎖橫截之;又作鐵錐,長丈餘,暗置江中,以逆拒船。先是,羊祐獲吳間諜,具知情狀。浚乃作大筏數十,亦方百餘步,縛草為人,被甲持仗。令善水者,以筏先行。筏既行,遇鐵錐,輒著筏去。又作炬,長十餘丈,大數十圍,灌以麻油,在船前,遇鎖然炬燒之,須臾融液斷絕,於是船無所礙。

王隱《晉書》曰:陶侃擊蜀賊王真,真拘得侃有雀船,侃欲投水。都督王榱蘇扶侃入小船,得脫。

《晉中興書》曰:蘇峻作逆,與祖渙、許柳等將萬餘人,出橫江,連船東渡。時遇西風,既濟船江中,忽更東風,吹船還西岸。峻書善憙,憙曰:「是天助我,固將志也!」

又曰:郭翻,武昌人。安西將軍庾翼,以帝舅之重,躬往逼翻,欲強起。翻曰:「人性各有所短,豈可強逼!」翼以翻船俠小,欲引就大船。翻曰:「使君不以民鄙賤,而辱臨之,此固野人之舟也。」翼俯屈入其船中。

《太公六韜》曰:武王伐殷,先出於河。呂尚為將,以四十七艘船濟於河。

又曰:天船,一名天橫,以濟大水。

又曰:殷君為酒池,可游船。

《莊子》曰:顏回問於仲尼曰:「回嘗濟於觴深之淵,津人操舟若神。吾問焉:『操舟可學也?』曰:『游善者數能。若乃夫沒人,未嘗見舟而便操之。』吾問焉,不吾告,敢問何謂也?」仲尼曰:「善游者之數能,忘水故也。彼視眾淵若陵,視舟之覆猶車之卻退也。」視淵若陵,故視舟之覆於淵,猶車卻退於陵也。

又曰:藏舟於壑,藏山於澤,謂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負之而走,昧者不知也。

又曰: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於坳於交切。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

又曰:孔子游乎緇維之林,坐杏壇之上。有漁父者,下船而來。孔子乃下求之,至於澤畔,方將杖而引其船,顧見孔子,再拜而起,乃刺船而去,延緣葦間。顏淵還車,孔子不顧,待水波定,不聞音,而後敢乘。

又曰:方舟而濟河,有虛船來觸舟,雖有忄扁心之人,終不怒也。忽有一人在其上,則惡聲隨之。向不怒,向虛而今實也。

又曰:巧者勞而智者憂,無能者無所求也。食而遨泛,若不系之舟也。

又曰:散木以為舟則沉,是不材之木。

《鄧析子》曰:同舟涉海,中流遇風,救患若一,所憂同也。

《孔叢子》曰:順謂韓王曰:「吳、越之人,同舟濟江,中流遇風波,其相救如左右手。不慎所同之患,是不如吳、越之舟人也。」

《尸子》曰:六馬登糟丘,方舟泛酒池。

《劉析書》曰:舟行於水,車轉於陸,此勢自然者也。

《文子》曰:舟浮江海,不為莫乘而沉;君子行道,不為莫知而止。

《孫卿子》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則載舟,水則覆舟。

《墨子》曰:工亻垂作舟。

《慎子》曰:燕鼎之重乎千鈞,乘於吳舟則可以濟。所托者,浮道也。

又曰:行海者坐而至越,有舟也;行陸者立而至秦,有車也。秦、越,遠塗也,安坐而至者,械也。

《韓子》曰:千鈞得船則浮,錙銖失船則沉。非千鈞輕而錙銖重也,有勢之與無勢也。

又曰:奔車之上無仲尼,覆舟之下無伯夷。號令者,國之舟、車。安則知廉,危則爭越也。

 雜物部二 ↑返回頂部 舟部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