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夷部九 太平御覽
卷七百八十九.四夷部十
四夷部十一 

南蠻五编辑

南詔蠻编辑

《唐書》曰:南詔蠻,本烏蠻之別種也,姓蒙氏。蠻謂王為詔,自言哀牢之後,代居蒙舍州,為渠帥,在漢永昌故郡東姚州之西。其先,渠帥有六,自號六詔,兵力相埒,各有君長,無統帥。蜀時,為諸葛亮所徵,皆臣服之。

又曰:南詔蠻,國初時,有蒙舍龍生迦獨,迦獨生細奴邏,高宗時來朝。細奴邏生邏盛,武后時來朝。其妻方娠邏盛,次姚州,聞妻生子,曰:「吾且有子,死於唐地足矣!」子名盛邏皮。邏盛至京師,賜錦袍金帶還國。開元初,邏盛死,子盛邏皮立。盛邏皮死,子皮邏ト立。

又曰:南詔蠻,皮邏ト嗣立。二十六年,詔授特進封越國公,賜名曰歸義。其後破洱阿蠻,洱,音而志切。以功策授云南王。歸義漸強盛,余五詔浸弱。先是,劍南節度王昱受歸義賂,奏六詔合為一詔。歸義既并五詔,服群蠻,破吐蕃之眾,兵日以驕大,遂徙居大和城。天寶四載,歸義遣孫鳳迦異來朝,授鴻臚卿,歸國,恩賜甚厚。

又曰:ト羅鳳襲封王,無何,鮮於仲通為劍南節度使,張虔陀為云南太守。仲通褊急寡謀,虔陀矯詐,遇下不以禮。舊事:南詔嘗與其妻子謁見都督虔陀,皆私之,又有所徵求,ト羅鳳多不應。虔陁遣人罵辱之,仍密奏其罪惡,ト羅鳳忿怨,因發兵反,圍虔陁,殺之。後遣使謝罪,仍與云南錄事參軍姜如芝俱來,請還其所虜掠,且言吐蕃大兵壓境,若不許,當歸命吐蕃,云南之地非唐有也。仲通不許,因其使進軍,逼大和城,為南詔所敗。自是ト羅鳳北臣吐蕃。

又曰:ト羅鳳死,其孫異牟尋為王。牟尋頗知書,有才智,善撫其眾。吐蕃役賦南蠻重數,又奪諸蠻險地城,立城堡,歲徵兵,以助鎮防,牟尋益厭苦之。有鄭回者,本相州人,天寶中授州西瀘縣令。州陷,為所虜。ト羅鳳以回有儒學,更名曰蠻利,甚愛重之,命教鳳迦異。及異牟尋立,以回為清平官,事皆咨之。回嘗言於牟尋曰:「自昔南詔嘗款附中國,中國尚禮義,以惠養為務,無所求取。今棄蕃歸唐,無遠戍之勞,利莫大焉。」牟尋善其言,謀內附者十餘年矣。會劍南西川節度使韋皋招撫諸蠻,苴烏、星虜望等歸化,聞牟尋之意,因諸蠻寓書於牟尋,且招懷之。牟尋乃斬吐蕃使,去其所立帝號,以歸我,仍請復南詔舊名。初,吐蕃因爭北庭,與回鶻大戰,死傷頗眾,乃徵兵於牟尋,須萬人。牟尋欲因以襲之,乃示寡弱,謂吐蕃曰:「蠻軍素少,僅可發三千人。」吐蕃少之請益至五千,乃許。牟尋遽遣兵五千人戍吐蕃,乃將數萬踵其後,晝夜兼行,乘其無備,大破吐蕃於神川鐵橋。遣使告捷,帝乃命兼御史中丞袁滋持節冊南詔王,仍賜金印,曰:「貞元冊南詔印」。

又曰:貞元十年,南詔王遣使蒙湊羅棟來獻鐸槊、浪人劍。

驃國编辑

《唐書》曰:驃國在永昌故郡南二千餘里。其國境東鄰真臘,西接東天竺,南盡溟海,北通南詔些樂城界,東北距陽苴咩城六千八百里。往來通聘迦羅婆提等二十國,役屬者道林王等九城,食境土者羅君潛等二百九十八部落。其王姓困沒長,名摩羅惹。其國相名摩訶思那。其王近適則輿以金繩床,遠適則乘象。嬪妃甚眾,常數百人。其羅城搆以磚甃,周一百六十里,壕岸亦搆磚。相傳本是舍利佛城,城內有居人數萬家,佛寺百餘區。其堂宇皆錯以金銀,塗以丹彩,施以紫纊,覆以錦罽。其俗好生惡殺。其土宜菽、粟、稻、梁,無麻、麥。其理無刑名桎梏之具,犯罪者以竹五十本У之,復犯者撻其背,數止五,經者止三,殺人者戮之。男女十歲則落發,止寺舍,依桑門。至二十不悟佛理,乃復發為居人。其衣服悉以白ふ為朝霞,繞腰而已,不衣繒帛,云出於蠶,為其傷生故也。君臣、父子、長幼有序。華言謂之驃,自謂突羅成,闍婆人謂之徒里拙古。未嘗通中國。貞元中,其王聞南詔異牟尋歸附,心慕之。八年,乃遣其弟悉利移因南詔重譯來朝,又獻其國樂凡十曲,與樂工三十五人俱。樂曲皆演釋氏經論之詞意。以悉利移為試大仆卿。

《南夷志》曰:驃國在永昌南七十五日程,ト羅鳳所通也。其國用銀錢。以青磚為圓城,周行一日程。百姓盡在城內,有十二所堂。當國王所居,門前有大象露坐,高百餘尺,白如霜雪。俗尚廉恥,人壯和善,少言,重佛法。城中并無宰殺,又多推步天文。若有訴訟者,王即令焚香,向大象思惟是非,便各引退。或有災役,王亦焚香對象,悔過自責。男子多衣白疊,婦人當頂為高髻,以金銀貝珠為飾,余著青婆裙,又披羅段。行必持扇,貴家婦女皆三人、五人在傍共扇。與波斯及婆羅門接界,西去舍利城六十日程,疑此是東天竺也。

暴蠻等部落编辑

《南夷志》曰:竹子嶺東有暴蠻部落,嶺西有盧鹿蠻部落,又有生蠻磨彌殿部落。此等部落,皆東爨烏蠻也。男則髻,女則散發,見人無禮節拜跪。三譯,乃與華通。大部落則有大鬼主,百姓二百家,小部落亦有小鬼主。一切信使鬼巫,用相服制。土多牛馬,無布帛,男女悉被牛羊皮。

勿鄧编辑

《南夷志》曰:勿鄧部落,大鬼主夢沖,地方千里,功部一姓白蠻,五姓烏蠻。烏蠻婦人以白黑繒為衣,白蠻婦人白繒為衣,下不過膝。

大賧编辑

《南夷志》曰:大賧,周回百餘里,悉是野蠻,無君長。地有瘴毒河,賧人至中瘴者,十死八九。ト羅鳳嘗遣使筑城於彼,管制野蠻,不逾歲,死者過半,歲遂罷棄。其土肥沃,種瓠長丈餘。冬瓜亦然,皆三尺圍。又多薏苡,無農桑,收此充糧。三面皆是雪山,其高造天。

南瀘编辑

《南夷志》曰:瀘水,蜀諸葛亮伐南蠻,五月渡瀘處。大如臂,川中氣候常熱,雖方冬,行過者皆袒衣流汗。

量水川编辑

《南夷志》曰:量水川,在滇池南兩日行,漢舊黎州地。川中有天池,其水東南流,出一石竇中,水流甚廣,石竇甚狹。蠻云:此竇忽室空,則百姓憂溺。

彌諾國、彌臣國编辑

《南夷志》曰:彌諾國、彌臣國,皆邊海國也。呼其君長為壽。彌諾,面赤而長;彌臣,面黑而短。性恭謹,每與人語,向前一步一拜。國無城郭,彌諾王所居屋之中,有一大柱,雕刻為文,飾以金銀;彌臣王以木柵為居海際水中,以石師子為屋,四足仍以板蓋,悉用香木。主出即乘象。百姓皆樓居,披婆羅籠,男少女多。俗好音樂,樓兩頭置鼓,飲酒即擊鼓,男女攜手樓中,踏舞為樂,在永昌城西南六十日程。

昆侖國编辑

《南夷志》曰:昆侖國王北去西洱河八十一程,出象及青木、香旃檀、檳榔、琉璃、水精、犀角等物。蠻寇嘗攻之,為其決水淹浸,進退無計,餓死萬餘,不死者去其右腕後放回。

小婆羅門國编辑

《南夷志》曰:小婆羅門國,在永昌北七十四日程。俗不食牛肉,預知身後事。出貝齒、白蠟、越諾。共大耳國來往,蠻夷善之,信通其國。

夜半國编辑

《南夷志》曰:夜半國,在蒼望城東北,隔麗水城川原。其婦人惟與鬼通,能知吉凶禍福。本土君長崇信之,蠻夷往往以金購之,要知善惡。

女王國编辑

《南夷志》曰:安王國,去州十月程,往往與州人交易。蠻嘗伐之,中其藥箭,百不存一。

獨錦蠻编辑

《南夷志》曰:獨錦蠻者,烏蠻之苗裔也。在秦臧川,去安寧兩日程。其族多姓李。異牟尋母,即獨錦蠻女也。有季負藍,貞元中為大將軍,在勃弄揀川為城使等。

弄揀蠻编辑

《南夷志》曰:弄揀蠻,則白蠻苗裔也,本姚州弄揀縣部落,其地舊為褒州。嘗有首領誤殺司戶,懼罪,率眾北奔,在摩磨些江側。貞元中,異牟尋破吐蕃城邑,獲弄揀城,遷於永昌之地。

清蛉蠻编辑

《南夷志》曰:清蛉蠻,亦白蠻苗裔也,本清蛉縣部落。天寶中,州初陷,有首領尹氏父子,相率南奔河賧,閣羅鳳厚待之。貞元中,南詔清平官尹輔酋,皆其人也。衣服、言語與蒙舍略同。

長禈蠻编辑

《南夷志》曰:長禈蠻,本烏蠻之後。部落在劍川,屬浪詔。其俗皆衣長禈曳地,更無衣服,惟披牛羊皮。

施蠻编辑

《南夷志》曰:施蠻,本烏蠻種族也。鐵橋西北大施賧、小施賧、劍尋賧,皆其所居之地,男以繒布為縵襠禈。婦人從頂橫分其發,當額及頂後各為髻。男女終身跣足,披牛、羊皮。

磨些蠻编辑

《南夷志》曰:磨些蠻,烏種也。鐵橋上下及大婆、小婆、三婆釆覽、昆池等川,皆其所居之地。土多牛羊,一家即有羊群。終身不洗手面。男女皆披羊皮。俗好飲酒、歌舞。

撲子蠻编辑

《南夷志》曰:撲子蠻,勇悍矯捷。以青婆羅段為通身禈。善用泊箕、竹弓,深林間射飛鼠,發無不中。部落首領謂之酋。其土無食器,以芭蕉葉藉之。

尋傳蠻编辑

《南夷志》曰:尋傳蠻,俗無絲綿布帛,披婆羅籠,跣足,可以踐履捺棘。持弓挾矢,射豪豬,生食其肉,取其兩牙雙插頂傍為飾,又條其皮以系腰。每戰斗,即以籠子籠頭,如兜鍪狀。

裸形蠻编辑

《南夷志》曰:裸形蠻,在尋傳城西三百里,為巢穴,謂之野蠻。ト羅鳳既定尋傳,而野蠻散居山谷,集戰即召之。亦無君長,女多男少。無田農,衣服惟有木皮以蔽形。或十妻、五妻共養一丈夫。盡日持弓,下曷欄,有外來侵害者,則射之。

𦬹望子蠻编辑

《南夷志》曰:𦬹望子蠻,在蘭蒼江以西。其人勇捷,善於馬上用槍,所乘馬不用鞍。跣足,衣短甲,才蔽胸腹而已。

望蠻编辑

《南夷志》曰:望蠻外喻部落,在永昌北。其人長大,負排持槊,前無強敵。又能用木弓短箭,傅毒藥,中人立斃。婦人跣足,以青布為衣,聯珂貝、巴齒、真珠,斜絡其身。有夫,豎分發,為兩髻;無夫者,頂後為一髻垂之。地宜沙牛,角長四尺以來。婦人嗜乳酪。

黑齒諸蠻金齒、銀齒、繡腳附编辑

《南夷志》曰:黑齒、金齒、銀齒、繡腳四蠻,并在永昌關南,雜種類也。黑齒,以漆漆其齒。金齒,以金鏤片裹其齒。銀齒,以銀。有事見人,則以此為飾,寢食則去之。皆當頂上為一髻,以青布為通身褲,又斜披青布條。繡腳蠻,則於踝上、腓下周匝刻為文彩,衣以緋布。

繡面蠻编辑

《南夷志》曰:繡面蠻,生一月,則以針刺面,青黛塗之,如繡狀。

穿鼻蠻编辑

《南夷志》曰:穿鼻蠻,在柘東。以徑尺金環穿鼻中隔,下垂過頤。君長即以絲繩系,使人牽起乃行。其次者,花頭金釘兩枚,從鼻兩邊穿,令透下。

長鬃、揀鋒编辑

《南夷志》曰:長鬃、揀鋒二蠻部落,鬃黑而長,當額前為一長鬃髻,下過臍,每行即以物撐起。君長使兩女在前,各持一物撐之。今為南詔所總。

茫蠻编辑

《南夷志》曰:茫蠻部落,并開南雜種也。茫是其君之號,亦呼范詔。從永昌城南,先過唐封,次鳳藍苴,次茫天連,次茫吐薅。又有火賧茫昌盛,恐他茫、茫施,皆其類也。樓居,無城郭。或漆齒,衣青布衫,藤篾纏腰,紅繒布纏髻,出其餘,垂後為飾。婦人披五色娑羅籠。孔雀巢人家樹上,像如水牛,俗養以耕田。

棠魔蠻编辑

《南夷志》曰:棠魔蠻,去安南林西原十二程。俗養牛、馬,長與漢人博易。大中八年,經略使苛暴,人將鹽一斗,博牛或馬一匹,因玆隔絕不來。

 四夷部九 ↑返回頂部 四夷部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