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夷部十 太平御覽
卷七百九十.四夷部十一
四夷部十二 

南蠻六编辑

結胸國编辑

《山海經》曰:結胸國,其人結匈。郭璞曰:臆前出,如人結喉也。

羽民國编辑

《山海經》曰:羽民國,其人長頭,身生羽。一曰其人長頰。

《外國圖》曰:羽民,羽飛不能遠。其人卵產。去九疑四萬里。

歡兜國编辑

《山海經》曰:歡兜國,其人人面,有翼,鳥啄。歡兜,堯臣,有罪自放南海而死。帝矜之,使其子居南而祠也。一曰歡朱國。

《神異經》曰:南方荒中有人,人手鳥足,杖翼而行,但食海中魚。雖有翼,不足以飛,倚為徑行勢也。一名歡兜。為人狠惡奸疏,不畏風雨,不忌禽獸。有所觸犯,死乃休耳。

厭火國编辑

《山海經》曰:厭火國,其人獸身黑色,火出其口中。似彌候黑色也。

三苗國编辑

《書》曰:堯竄三苗於三危。

《山海經》曰:三苗國,在赤水東。

《神異經》曰:西北荒中有人焉,皆人形,而腋下有翼,不能飛,名曰苗民。為人饕餮,淫逸無禮。

《外國圖》曰:昔唐以天下授虞,有苗之君非之。苗之民浮黑水,入南海,是為三苗民。去九疑三萬三千里。

[C122]國编辑

《山海經》曰:[C122]國,其為人黃,能操弓射蛇。《大荒經》曰:此國自然有五谷衣服。一曰盛國。

《括地圖》曰:禹誅防風氏,夏德,二龍降之。禹使范氏御之以行,經南方。防風神見禹,怒,使射之。有迅雨,二龍升去。臣懼,以刃自貫其心死。禹哀之,療以不死草,皆生,是名穿匈民。去會稽萬五千里。

交脛國编辑

《山海經》曰:交脛國,在貫匈東。其人交脛。言腳脛曲失相交,所謂雕題交趾者。

《外國圖》曰:交脛民,長四尺。

不死國编辑

《山海經》曰:不死國,在交脛東。其人黑色,壽考。有員丘山不死樹,食之不死;有赤泉,飲之不老。

支舌國编辑

《山海經》曰:支舌國,在不死東。其人舌皆歧,或云支舌也。

三首國编辑

《山海經》曰:三首國,一身三首。

僬僥國编辑

《後漢書》曰:安帝永初中,永昌徼外僬僥種夷陸類等三千餘口舉種內附,獻象牙、{封牛}牛。其人長三尺,穴居,善游,鳥獸懼焉。

《列子》曰:中洲以東三十萬里,得僬僥國,人長一尺五寸。

《山海經》曰:周饒國,為人短小,冠帶。其人長三尺,穴居,能為機巧,有五谷。一曰僬國,在三首東。

《家語》曰:吳之客問孔子曰:「人之長極几何?」對曰:「僬僥民長三尺,短之極也。長者不過十,是數之極也。」長者十,短者三,皆數之極也。

《外國圖》曰:僬僥民善沒游,善捕鷙鳥。其草木夏死而冬生。去九疑三萬里。

又曰:從啖水南曰僬僥,其人長尺六寸。一曰迎風則偃,背風則伏。不衣而野宿。

長臂國编辑

《山海經》曰:長臂國,人長一尺五,捕魚水中,兩手各操一魚。長人手下垂至地。海東有人,嘗在海中得布褐習衣,如中國衣,而兩袖長三丈,即此長臂民衣也。

三身國编辑

《山海經》曰:三身國,一首而三身。

一臂國编辑

《山海經》曰:一臂國在三身北,一臂一目一鼻孔。

奇肱國编辑

《山海經》曰:奇肱國,其人一臂。

丈夫國编辑

《括地圖》曰:殷帝大戊使王孟釆藥於西王母,至此絕糧,食木實,衣木皮。終身無妻,而生二子,從背間出,是為丈夫民,去玉門二萬里。

巫咸國编辑

《山海經》曰:巫咸國在女刃北,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在登葆山,群巫所從上下也。操藥往來。

《外國圖》曰:昔殷帝大戊使巫咸禱於山河,巫咸居於此,是為巫咸民。去南海萬千里。

女子國编辑

《山海經》曰:女子國在巫咸北,兩女子居,水外周之。有黃池,婦人入浴,出即人孕矣。生男,三歲即死。周猶繞也。

軒轅國编辑

《山海經》曰:軒轅國在窮山之際,其不壽者八百歲。其國在山南邊也,荒中日山之南也。南女子,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不敢西射,畏軒轅之丘。言敬畏黃帝威靈,故不敢向之射也。

白民國编辑

《山海經》曰:白民之國在龍魚北,白身,被髮。其人體洞白也。

又曰:白民之國,室後帝鴟生白民。

《博物志》曰:日南有野女,群行不見夫。其體胡了切。白,裸袒無衣。

長股國编辑

《山海經》曰:長股之國,在雄常北,被髮。國在赤水東。長臂人,身如人,臂長三丈。以類推之,則此腳過三丈矣。黃帝時至,或曰長腳人,常負長腳入海中捕魚。

音啟编辑

《山海經》曰:海水自東北陬至無國,在長股東,為人無,肥腸也。其人穴居,食土,無男女,死即埋之,其心不朽,百二十歲乃復更生也。

一目國编辑

《山海經》曰:一目國,一目,中其面也。

和利國编辑

《山海經》曰:和利國在一目東,為人一手、足,反膝,曲足居上。反,卷曲也。一曰留利之國,人手反折。

深目國编辑

《山海經》曰:深目國,為人舉一手一目。

無腸國编辑

《山海經》曰:無腸之國,在深目東,為人長而無腸。

聶耳國编辑

《山海經》曰:聶耳國,在無腸國東,為人兩手聶其耳。言耳長,行則以手攝持之。縣居海水中。縣,居邑也。

跂踵國编辑

《山海經》曰:跂踵國在拘纓東,其人兩足皆大,其人行,踵不著地也。一曰踵國。

奢比之尸编辑

《山海經》曰:奢比之尸,為人獸身,人面,大耳,珥兩青蛇。以蛇貫兩耳也。

君子國编辑

《山海經》曰:君子國,人冠衣帶劍。其人好不爭也。

青丘國编辑

《山海經》曰:青丘國,其人食五谷,衣絲帛。其狐九尾。

黑齒國编辑

《山海經》曰:黑齒國,為人黑齒。《東夷傳》曰:倭國東四千餘里有裸國,東南有黑齒國,船行一年始可至也。《異物志》云:西屠染齒,亦以放此也。

玄股國编辑

《山海經》曰:玄股之國,髀皆似畫青黑。其人衣魚,以魚皮為衣。食鷗。鷗,水鳥也。

毛民國编辑

《山海經》曰:毛民國,為人身生毛。今去臨海郡東二千餘里,毛人在大海中州島上,為人短小,面體有毛,如豬熊,穴居,無衣服。晉永嘉四年,吳郡司鹽都尉戴建云在海邊得一船,上有男女四人,狀皆如此,言語不通。送詣承相府,未至,道路死,有一人在。上賜婦,生子,出入市井,漸曉人語,自說其所是此毛民。

《神異經》曰:八荒之中有毛人焉,長七八尺,皆人形,身軀頭上皆毛,毛如獼猴,毛長尺,見人則瞑目開口吐舌,上唇覆面,下辱覆匈,臨海水。

《土物志》曰:毛人之洲乃在漲嶼,身無衣服,鑿地穴處。雖云象人,不知言語,齊長五尺,毛如熊豕,眾輩相隨,逐捕鳥鼠。無五谷,惟捕鳥鼠魚肉以為糧耳。

勞民國编辑

《山海經》曰:勞民國,為人黑。或曰教民。為人面目手足盡黑。食果草實也。有一鳥兩頭也。

氐人國编辑

《山海經》曰:氐音觸抵之抵。人國,在建木西,人面而魚身,無足。自身以上人,以下魚也。

姑射國编辑

《山海經》曰:姑射國,在海中。

蜮國编辑

《山海經》曰:有蜮山者,有蜮民之國。食桑,射蜮是食。蜮,短狐也,似鱉,含沙射人,中則病死,此山出之也。

沃國编辑

《山海經》曰:有沃之國,言其土饒沃也。沃民是處。鳳凰鳥之卵是食,甘露是飲,故其欲,其味皆存也。

反風國编辑

《道書》曰:反風之國,香逆風聞千里也。

林那國编辑

竺芝《扶南記》曰:林那國蠻,其延國未多曰,黎與毗騫同,大洲放二萬里,法俗是同。

無論國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無論國有大道,左右種桃、枇杷及諸花果。白曰行其下,陰涼蔽熱,十餘里一亭,皆有井水。食麥飯,飲葡萄酒,如膠,若欲飲,以水和之,其味甘美。

句稚國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句稚,去典游八百里,有江口,西南向,東北行,極大崎頭出漲海中,淺而多磁石。

歌營國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歌營國在句稚南,可一月行到,其南文灣中有洲名蒲類,上有居人,皆黑如漆,齒正白,眼赤,男女皆裸形。康泰《扶南》土俗記云:大載而去,常望海過則遮船,將雞豬山果易鐵器。

加陳國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加陳在歌營西南。

師漢國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師漢國在句稚西,從稚去行可十四、五日乃到其國。亦稱王,上有神人及明月珠。但仁善,不忍殺生。土地平博,民有萬餘家。

扈利國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扈利國在奴調洲,西南邊海。

姑奴國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姑奴國去歌營可八千里,民人萬餘戶,皆乘四轅車,駕二馬或四馬,四會所集也。舶船常有百餘艘,市會萬餘人,晝夜作市,船皆鳴鼓吹角。人民衣被同中國。

察牢固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察牢,在安息中間,大國也,去天竺五千里。民國勇健,舉國人皆稱王種。國無常王,國人常選耆老有德者立為王,三歲一更舉。土地所與天竺同。慕其土地,不出國遠行。

類人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扶南海隅有人如獸,此人,扶南之東,緣海邊,略如禽獸,人無道也。身黑若漆,齒白如素。扶南以外,民皆漆齒使黑,而此人身體惟獨不漆齒,故正白也。隨時流移,居無常處。此民不知安立屋宅,乃隨寒暑素飲。身體雖小,夏則入水捕魚螺,冬則登山射麋鹿也。食惟魚肉,不識禾稼。寒無衣服,以沙自覆。此人無衣服,若小遇寒涼,輒以沙自覆,惟以出面目耳。時或屯聚,豬、犬、雞雜糅。此人無衣服,若遇寒涼,以沙自覆,惟以出面目耳。時或雖忝人形,無逾六畜。此人或時權有可得停,猶知立一小屋,以自藉。家中男女大小并止,豬犬共息其中,無復分別也。

雕題國编辑

《異物志》曰:雕題國,畫其面及身,刻其肌而青之,或若錦衣,或若魚鱗。

狼咽國编辑

《異物志》曰:狼咽國,男無衣服,女橫布帷。出與漢人交易,不以晝市,暮夜會。俱以鼻嗅金,則知好惡。

甕人编辑

《異物志》曰:甕人,齒及目甚鮮白,面體異黑若漆,皆光澤。為奴婢,強勤力。

黃頭人编辑

《異物志》曰:黃頭人,群相隨行,無常居處。其類與禽獸同,或依大樹,以草被其枝上,而庇陰其下。發正黃,如掃帚。見漢人,散入草,終不可得近。

儋耳國编辑

《異物志》曰:儋耳夷,生則鏤其頭,皮尾相連。并鏤其耳匡,為數行與頰相連,狀如雞腹,下垂肩上。食薯。紡績為業。

穿胸國编辑

《異物志》曰:穿胸人,其衣則縫布二幅,合兩頭,開中央,以頭貫穿,胸身不突穿。

西屠國编辑

《異物志》曰:西屠國在海外,以草漆齒,用白作黑,一染則曆年不復變。一號黑齒。

《交州以南外國傳》曰:有銅柱表,為漢之南極界,左右十餘小國,悉屬西屠。有夷民,所在二千餘家。

金鄰國编辑

《異物志》曰:金鄰,一名金陳,去扶南可二千餘里。地出銀,人民多好獵大象,生得乘騎,死則取其牙齒。

《外國傳》曰:從扶南西去金陳,二千餘里到金陳。

波遼國编辑

《外國傳》曰:從西圖南去百餘里到波遼,十餘國皆在海邊。

屈都乾國编辑

《外國傳》曰:從波遼國南去,乘船可三千里,到屈都乾國地。有人民可二千餘家,皆曰朱吾縣民,叛居其中。

波延州编辑

《外國傳》曰:從屈都乾國東去,船行可千餘里,到波延洲。有民人二百餘家,專釆金,賣與屈都乾國。

究原國民编辑

《外國傳》曰:究原有獠民,出錫、鐵、雞舌香及赤白五色鸚鵡鳥。究原達永昌一歲。

奴後國编辑

《外國傳》曰:從林陽西去二千里,奴後國,可二萬餘戶,與永昌接界。

炎人國编辑

《博物志》曰:楚之南,炎人之國。其親戚死,刳肉,死棄之,然後埋其骨,乃成孝子。

黃孫编辑

《博物志》曰:黃孫,天毒君之孫也,名貴,負躁而好自飲汁,父母笑之, 愧而去,居此。黃孫國去九嶷二萬一千里。

落頭民编辑

《博物志》曰:南方有落頭民,其頭能飛。其種人常有所祭,號曰「蟲落」,故因取名焉。以其頭飛,因眼便去,以耳為翼,將曉還復著體。吳時往往得之。

鮫人编辑

《博物志》曰:南海水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織績,其眼能泣珠。

松外諸蠻编辑

《唐書》曰:松外諸蠻,貞觀末為寇,遣兵從西洱河討之。其西洱河,從州西千五百里。其地有數十、百部落,大者五、六百戶,小者二、三百戶。無大君長,有數十姓,以楊、李、趙、董為名家,各擅山川,不相役屬,自云其先本漢人。有城郭村邑,弓矢鋋,言語雖小訛舛,大略與中夏同。有文字,頗解陰陽曆數。自夜郎、滇池以西,皆云莊ハ之余種也。其土有稻、麥、粟、豆,種獲亦與中夏同,而以十二月為歲首。菜則蔥、韭、蒜、菁,果則桃、梅、李、柰。有絲麻、女工蠶織之事,出糹它絹絲布,廣七寸以下。早蠶以正月生,二月熟。畜有馬、牛、豬、羊、雞、犬。飯用竹筲,搏之而取,羹用象杯,若雞彞。有船無車。男女氈皮為帔,女子糹布為裙,外仍披氈皮之帔。頭髻一槃,而成形如ヮ。阻瓜切。男女皆跣。至於死喪、哭泣、棺槨、襲斂,無不畢備。三年之內,穿地為坎,殯於舍側,上作小屋。三年之外,出而葬之。蠡封半棺,令其耐溼。父母死,皆斬衰布衣,遠者至四五年,近者三、二年,然後即吉。其被人殺者,喪主以麻結髮,而黑其面,衣裳不緝,惟服內不廢婚,妻不避同姓。其俗,有盜竊、殺人、淫穢之事,酋長即立一長木,為擊鼓警眾,共會其下,強盜者,眾共殺之;若賊家富強,但燒其屋宅,奪其田業而已。

 四夷部十 ↑返回頂部 四夷部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