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793

 四夷部十三 太平御覽
卷七百九十三.四夷部十四
四夷部十五 

西戎二编辑

罽賓编辑

漢書》曰:罽賓國,王治修鮮城,去長安萬二千二百里。地平溫和,有目蓿,雜草奇木,檀、槐、梓、竹、漆,種五谷、葡萄,有金、銀、銅、錫。以金銀為錢,文為騎馬,幕為人面。師古曰:幕即漫也。出封牛、水牛、象、大狗、沐猴、孔爵、珠璣、珊瑚、虎珀、璧、琉留。自武帝始通。

《唐書》曰:貞觀十六年,罽賓國遣使獻褥特鼠,喙尖而尾赤,能食蛇。有被蛇螫者,鼠輒嗅而尿之,其瘡即愈。

條支编辑

漢書》曰:條支國,臨西海,暑溼,田宜稻。有大鳥,卵如甕。

《後漢書》曰:條支國,城在山上,周回四十餘里。臨西海,水曲環其南及東北,三面路絕,惟西北隅通陸。出師子、犀牛。

安息编辑

漢書》曰:安息國,王治番兜城,去長安萬一千六百里。風氣物類,與罽賓同。亦以銀為錢,文獨為王面,幕為夫人面。王死,輒更鑄錢。有大馬、大爵。其屬小大數百城,方數千里。最大國邑臨媯水。商賈車船行旁國,書革,旁行為書記。師古曰:今西方胡國書皆橫行,不直下也。武帝始遣使至安息,王令將將二萬騎迎於東界。東界至王都數千里行,北過數十城,民人相屬。因發使隨漢使者來觀漢地,以大鳥及卵來獻,天子大悅。

《後漢書》曰:章帝章和元年,安息王遣使獻師子、符拔。符拔形似麟,無角也。

《北史》曰:周武天和二年,其王遣使朝獻。

大月氏编辑

漢書》曰:大月氏國,治監氏城,去長安萬一千六百里。物類民俗與安息同。出一封橐。駝師古曰:脊上出一封也。控弦十餘萬,故強輕匈奴。師古曰:恃其強盛而輕易匈奴也。至冒頓單于攻破月氏,以其王頭為飲器。月氏乃遠去,過大宛,西擊大夏而臣之。

《北史》曰:大月氏,北與蠕蠕接,數為所侵,遂西徙,都薄羅城。其王寄多羅勇武,遂興師越太山,南侵北天竺,自乾陀羅以北五國盡屬之。後魏太武時,其國人商販京師,自云能鑄石為五色琉璃。於是釆礦山中,於京師鑄之,既成,光澤美於西方來者。乃詔為行殿,容百人,光色映徹,自此中國琉璃遂賤。

《異物志》曰:月氏俗乘四輪車,或四牛,或八牛,可容二十人。王稱天子。

大宛编辑

漢書》曰:大宛國,王治貴山城,去長安萬二千五百五十里。以葡萄為酒,富人藏酒至萬餘石,久者至數十歲不敗。俗嗜酒,馬嗜目宿。宛別邑七十餘城。多善馬,馬汗血,言其先天馬子也。孟康曰:言大宛國有高山,其上有馬,不可得,因取五色母馬置其下,與集生駒,皆汗血,因號曰天馬子云。張騫始為武帝言之,上遣使持金馬以請,宛王不肯。於是天子遣貳師將軍李廣利將兵伐宛,連四年,宛人斬其王毋寡首,獻馬三千匹,漢軍乃還。

又曰:宛王蟬封與漢約,歲獻天馬二匹。漢使釆葡萄、苜蓿種歸。天子以天馬多,益種葡萄、目蓿,離宮館旁極望焉。

《異物志》曰:大宛馬有肉角數寸,或有解人語及知音,舞與鼓節相應。

《西域圖記》曰:其烏馬、騮馬多白耳,白馬、驄馬多赤耳,黃馬、赤馬多黑耳。

疏勒编辑

漢書》曰:疏勒國,王治疏勒城,去長安九千三百五十里。

《後漢書》曰:耿恭為戊巳校尉,引眾入疏勒城。城中乏水,穿井,十五丈不得水。恭整衣服向井拜,飛泉涌出。賊遂退之。

《後魏書》曰:疏勒國,高宗末,其王遣使送釋迦佛袈娑,長二丈餘,廣丈餘。高宗以審是佛衣,應有靈異,遂燒之以驗虛實。置於猛火之上,經日不燃,觀者莫不悚駭。後每使朝貢。

《隋書》曰:疏勒國,都白山南百餘里。其王字阿你厥,手足皆六指,產子非六指者不育。王戴金師子冠,多稻、粟、麻、麥、銅、鐵、銀、雌黃。

《唐書》曰:疏勒國王姓裴,俗事妖神,有胡書文字。貞觀九年,遣使獻名馬。

又曰:開元十六年,玄宗遣使冊立其王裴安定為疏勒王。

康國编辑

《隋書》曰:康國者,康居之後也。遷徙無常,不恆故地。然自漢以來,相承不絕。其本姓溫,月氏人也。舊居祁連山北昭武城,因被匈奴所破,西逾蔥嶺,遂有其國。支庶各分王,故康國左右諸國并以昭武為姓,示不忘本也。王字代失畢,為人寬厚,甚得眾心。其妻,突厥達可汗女也。都於薩寶水上阿祿連城,城多眾居,大臣三人共掌國事。其王索發,冠七寶金花,衣綾羅錦繡白疊。其妻有髻,以帛巾。丈夫剪發錦袍。名為強國,而西域諸國多歸之。

又曰:有胡律,置於妖祠,決罰則取而斷之,重罪者族,次重者死,賊盜截足。人皆深目、高鼻,多鬢髯。善於商賈,諸夷交易多湊其國。有大小鼓、琵琶、五弦箜篌、笛。婚姻喪制,與突厥同。國立祖廟,以六月祭之,諸國皆來助祭。俗奉佛。為胡書。氣候溫,宜五谷,勤修園蔬,樹木滋茂。出馬、駝、驢、騾、封牛、黃金、剛砂、甘香、阿薩那香、瑟瑟、皮、氍、錦疊。多葡萄酒,富家或致千石,連年不敗。大業中,始遣使貢方物,後遂絕焉。

《唐書》曰:康居人多嗜酒,好歌舞。於道路生子,必以石密內口中,以膠置掌內,欲其成長,口常甘言,掌持錢如膠之粘物。

又曰:以十二月為歲首。有婆羅門為之占星候氣,以定吉凶,頗有佛法。至十一月,鼓舞乞寒,以水相潑,盛為戲樂。

又曰:貞觀九年,遣使貢師子。太宗嘉其遠至,命秘書監虞世南為之賦,自此朝貢。至十一年,又獻金桃、銀桃,詔令植之於苑囿。

又曰:萬歲通天年中,則天封其大首領篤婆缽提為康國王,仍拜左驍衛將軍。

又曰:開元六年,遣使貢獻鎖子甲、水精杯、馬瑙瓶、駝鳥卵之類。

副貨编辑

《北史》曰:副貨國,去代一萬七千里,東至阿富使且國,西至沒誰國,中間相去一千里,南有連山,不知名,北至奇沙國,相去一千五百里。國中有副貨城,周匝七十里。宜五谷、葡萄,惟有馬、駝、騾。國王有黃金殿,殿下有金駝七頭,各高三尺。其王遣使朝貢。

安國编辑

《隋書》曰:安國,漢時安息國也。王姓昭武氏,與康國王同族,字設力登。妻,康國王女也。都在那密水南,城有五里,環以流水。宮殿皆為平頭,王坐金駝座,高七、八尺。每聽政,與妻相對,大臣三人評理國事。風俗同於康國,惟妻子、姊妹及母子逆相禽獸,此為異也。煬帝即位之後,遣司隸從事杜行滿使於西域,至其國,得五色鹽而返。國之西百餘里有畢國,可千餘家。其國無君長,安國統之。大業五年,遣使貢獻。後遂絕焉。

烏萇编辑

《北史》曰:烏萇國,在賒彌南,北有蔥嶺,南至天竺。婆羅門胡為其上族。婆羅門多解天文吉凶之數,其王動則訪決焉。土多林果,引水灌田,丰稻麥。事佛,多諸寺塔,寺極華麗。人有爭訴,服之以藥,曲者發狂,直者無恙。為法不殺,犯死罪,唯徙於靈山。西南有檀特山,山上立寺,以驢數頭運食山下,無人控御,自知往來。

烏那曷编辑

《隋書》曰:鳥那曷國,都鳥許水西,舊安息之地。王姓昭武,亦康國種類,字佛食。都城方二里,勝兵數百人。王坐金羊座。北去安國四百里,西北去穆國二百餘里,東去瓜州七千五百里。大業中,遣使貢方物。

渴槃陀编辑

《北史》曰:渴槃陀國,在蔥領東,朱駒波西。河經其國,東北流。有高山,夏積霜雪。亦事佛道,附於嚈噠。

《通典》曰:渴槃陀,後魏時通焉。亦名漢陀國,亦名渴槃羅陀國。理蔥嶺中,在朱俱波國西,西至護密國,北至疏勒國。其王本疏勒人,累代相承居此。國有戶二千餘。有懸度山,在國南四百里。懸度者,名山也,溪谷不通,以繩索相引而度,其間四百里,中往往有棧道,因以為名。今按,懸度、蔥嶺,邐迆相屬,郵置所絕,道阻且長,故行人由之,莫能分別。然法明、宋云所經,即懸度山也。又有頭痛山,在國西南,向罽賓,曆大頭痛、小頭痛之山,赤土身熱之阪。

朱膺《異物志》曰:大頭痛、小頭痛山,皆渠搜之東,疏勒之西。經之者,身熱頭痛。夏不可行,行則至死。唯冬可行,尚嘔吐。山有毒藥,氣之所為,冬乃枯歇,故可行也。

缽和编辑

《北史》曰:缽和國,在渴槃陀西。其土尤寒,人畜同居,穴地而處。又有大雪山,望若銀峰。其人惟食餅面,飲麥酒,服氈喪。有二道,一道西行向嚈噠,一道西南趣烏長,亦為嚈噠所屬。

大夏编辑

史記》曰:大夏,在大宛西南二千餘里,媯水南。其俗土著,有城屋,與大宛同。俗無大君長,往往城邑寡小。其兵弱畏戰。善賈。及大月氏西徙,皆臣畜大夏。大夏民多,可百餘萬。其都曰藍市城,有市販賣諸物。東南有身毒國。張騫曰:「臣在大夏時,見筇竹杖、蜀布,問曰:安得此?大夏國人曰:吾賈人往市之身毒國。身毒國在大夏東南可數千里。」

米國编辑

《隋書》曰:米國,都那蜜水西,舊康居之地也。無王,其城主姓昭武,康國王之支庶,字閉拙。都城方二百里,勝兵數百人。西北去康居百里。大業中,頻貢方物。

鄧至编辑

《通典》曰:鄧至,羌之別種也。後魏時興焉。有像舒者,代為白水酋帥,因地名為號,稱至王。其地,自千亭以東,平武以西,汶嶺以北,宕昌以南。風土習俗與宕昌同。自舒理至十代孫舒彭,附後魏孝文帝,封甘松縣子鄧為王。西魏恭帝初,其主檐朮因亂來奔,周文帝遣兵送還。自後無聞。

安息编辑

《北史》曰:安息國,在蔥嶺之西,都蔚搜城,西與波斯相接,東去長安一萬七百五十里。周武天和二年,其王遣使來獻。

乙弗獻编辑

《通典》曰:乙弗獻,後魏時聞焉,在吐谷渾北。國有屈海,周回千餘里。眾有萬落,風俗與吐谷渾同。然不識五谷,惟食魚與蘇子,狀若中國苟杞子,或赤或黑。西有契翰一部,風俗亦同,土特多狼。

伏盧尼编辑

《北史》曰:伏盧尼,都伏盧尼城,在波斯國北,去代二萬七千三百二十里。累石為城。東有大河南流。中有鳥,其形似人,亦有如橐駝鳥者,皆有翼,常居水中,出水便死。城北有云尼山,出銀、珊瑚、琥魄,多師子。

石國编辑

《隋書》曰:石國,居藥殺水,都城方十餘里。其王姓石,名泥國。城之東南立屋,置座於中。正月六日、七月十五日,以王父母燒余之骨,金甕盛之,置於床上,巡繞而行,散以花香雜果,王率臣下設祭焉。禮終,王與夫人出就別帳,臣下以次列坐,享宴而罷。有粟、麥,多良馬。其俗善戰。曾貳於突厥,射匱可汗興兵滅之,令特勒甸職攝其國事。大業五年,遣使朝貢。其後不復至。

宕昌编辑

《通典》曰:宕昌羌,後魏時興焉,亦三苗之嗣。與先零、燒當、罕開諸部姓別,自立師,皆有地分,不相統攝,宕昌即其一也。俗皆土著,居有棟宇。其屋織犛牛及羖羊毛覆之。無法令搖賦,惟徵伐之時乃相屯聚,不然則各事生業,不相來往。皆衣裘褐,牧養犛牛、羊、豕,以供其食。俗有蒸報,無文字,但取木榮落以記歲時。三年一相聚,殺牛、羊以祭天。俗重虎皮,以之送死。有梁勤者,代為酋帥,得羌毫心,乃自稱王。其界自仇池以西千里,席水以南北八百里。地多山阜,部眾二萬餘落。至其孫彌忽如,遣使於後魏,太武帝拜為宕昌王。七葉孫彌秦,皆授南北兩朝封爵。後見兩魏分隔,永熙末,種人企定乃引吐谷渾寇金城。後企定寇石門,后周武帝天和中,詔大將軍田恆討平之,以其地為宕州。

鏺汗鏺音普喝切编辑

《隋書》曰:鏺汗國,都蔥嶺之西五百餘里,古渠搜國也。王姓昭武,字阿漆。都城方四里,勝兵數千人。王坐金羊床,妻戴金花。俗多朱沙、金鐵。東去疏勒千里。大業中,遣使貢方物。

色知顯编辑

《北史》曰:色知顯國,都色知顯城,在悉萬斤西北,去代一萬二千九百四十里。土平,多五果。

伽色尼编辑

《北史》曰:伽色尼國,都伽色尼城,在悉萬斤南,去代一萬二千五百里。土出鹽,多五果。

白蘭编辑

《通典》曰:白蘭,羌之別種,後周時興焉。東北接吐谷渾。風俗物產與宕昌同。周武帝保定元年,朝獻使至。

乾陁编辑

《北史》曰:乾陁國,在烏萇西,本名業波,為嚈噠所破,因改焉。好徵戰,與罽賓斗,三年不罷,人怨苦之。有斗象七百頭,十人乘一象,皆執兵仗,象鼻縛刀以戰。所都城東南七里有佛塔,高七十丈,周三百步,即所謂雀離佛圖也。

史國编辑

《隋書》曰:史國,都獨莫水南十里,舊康居之地也。其王姓昭武,字逖遮,亦康國王之支庶也。都城方二里,勝兵千餘。俗同康國。北去康國二百四十里,南去吐火羅五百里。大業中,遣使朝貢。

獅子编辑

《通典》曰:獅子國,東晉時通焉,天竺旁國也,西海之中,延袤二千餘里。多出奇寶。其地和適,無冬夏之異,五谷隨人所種,不需時節。其國舊無人,止有鬼神,有龍居之。諸國商估來共市易,鬼不見其形,但出珍寶,明其所堪價,商人依價取之。諸國人聞其土樂,因此競至,或有停住者,遂成大國。能馴養獅子,遂以為名。風俗與婆羅門同,而尤事佛法。安帝義熙初,遣使獻玉佛像。像高四尺二寸,玉色潔潤,形制殊特,殆非人功,曆晉、宋代,在建康瓦官寺。

又曰:宋文帝元嘉五年,其王剎利摩訶南遣使貢獻。梁武帝大通元年,後王迦葉伽羅訶犁耶亦使使貢獻。

穆國编辑

《北史》曰:穆國,都烏滸河之西,亦安息之故地,與烏那曷為鄰。其王姓昭武,亦康國王之種類也,字阿濫密。都城方三里,勝兵二千人。東北去安國五百里,西去波斯國四千餘里。大業中,遣使貢方物。

奄蔡编辑

《通典》曰:奄蔡,漢時通焉。西接大秦,東南二千里與康居接,去陽關八千餘里。控弦十餘萬。與錄居同俗,而役屬康居。土氣溫和,臨大澤,無涯岸。多楨松、白草及貂,畜牧逐水草。蓋近北海,至漢改名阿蘭那國。後魏時白粟特國,一名溫那沙。

何國编辑

《北史》曰:何國,都那密水南數里,舊是康居地也。其王姓昭武,亦康國王之族類。都城方二里,勝兵者千人。其王坐金羊座。東去曹國百五十里,西去小安國三百里,東去瓜州六千七百五十里。大業中,遣使貢方物。

嚈噠编辑

《北史》曰:嚈噠國,大月氏之種類也,亦高車之別種,其原出於塞北,自金山而南,在于闐之西。都烏許水南二百餘里,去長安一萬一百里。其王都拔底延城,蓋王舍城也。其城方十里餘,多寺塔,皆飾以金寶。風俗與突厥略同。兄弟共一妻。無兄弟者,妻戴一角帽;若有兄弟,依其多少之數更加帽焉。衣服類胡,加以纓絡,頭皆剪發。其語與蠕蠕、高車及諸胡不同。眾可有十萬。無城邑,依隨水草,以氈為屋,夏遷涼土,冬逐暖處。其王分其諸妻,各在別所,相去或一、二里,巡曆而行,每月一處。冬寒之時,三月不徒。王位不必傳子弟,堪者死便受之。其國無車輿,多駝、馬。用刑嚴急,偷盜無多少皆腰斬,盜一責十。死者富家累石為藏,貧者掘地而埋,隨身諸物皆置冢內。人凶悍,能斗戰。西域康居、于闐、安息及諸小國三十許,皆役屬之,號為大國。

又曰:後魏明帝熙平中,遣宋云、沙門法力等使西域,訪求佛經。時有沙門慧生者,亦與俱行,正光中還。慧生所經諸國,不能知其敝拴及山川里數,蓋舉其略云。

 四夷部十三 ↑返回頂部 四夷部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