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夷部十六 太平御覽
卷七百九十六.四夷部十七
四夷部十八 

西戎五编辑

莎車编辑

漢書》曰:莎車王治莎車城,去長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有鐵山出青玉。

又曰:宣帝時,烏孫公主小子萬年,莎車王愛之。莎車王無子,死時萬年在漢。莎車國人計欲自托於漢,又欲得烏孫心,即上書請萬年為莎車王。漢許之,遣使者奚充國送萬年。萬年初立,暴惡,國人不悅。莎車王弟呼屠徵殺萬年并漢使者,自立為王,約諸國背漢。會衛侯馮奉世使送大宛客,即以便宜發諸國兵擊殺之,更立他昆弟子為莎車王。

又曰:馮奉世至宛,宛聞其斬莎車王,禮之異於他使,得其名馬象龍而還。馬形如龍。帝甚悅,下議封奉世關內侯。少府蕭望之以奉世矯制發諸國兵,雖有功效,不可以為後代法;若即封奉世,則為使者利以奉世為比,爭逐發兵,要功萬里之外,為國家生事於夷狄,漸不可長,不宜授封。帝善其議,以奉世為光祿大夫。

波知编辑

《北史》曰:波知國在缽和西南,土狹人貧,依托山谷。其王不能總攝。有大池,傳曰大池有龍王,次者有龍婦,小者有龍子。行人經之,設祭乃得過;不祭,多值風雪之困。

栗弋编辑

《通典》曰:栗弋,後魏通焉。在蔥嶺西,大國,一名栗特,一名拘夢,出名馬、牛、羊、珍果、葡萄,其土地水美故也。有大禾,高丈餘,子如胡豆。在安息北五千里,附庸小國四百餘城。太武帝時,遣使朝貢。

悉居半编辑

《北史》曰:悉居半國,故西夜國也。一名子合,其王號子合,治呼扌建。在于闐西,去代萬二千九百七十里。後魏大延初,遣使來獻,自後不絕。

越底延编辑

《通典》曰:越底延國,隋時聞焉,治辛頭河北,西北去賒彌國千餘里,東北至瓜州五千四百里。其婆羅門種類,戶數萬餘。有弓矢刀槊皮甲。國法不殺人,重罪流,輕者杖。國無課稅。其俗事佛,王及庶人剪發,衣錦袍,不開縫,貧者白疊。婦人為髻,衣裙衫,帔長巾。俗清潔,氣候溫,多稻,有羊、馬、牛、石,訶梨勒,石蜜、鹿皮、細疊等。

波路编辑

《北史》曰:波路國,在阿鈎羌西北,去代一萬三千九百里。其地溼熱,有蜀馬,土平,物產、國俗與阿鈎羌同。

三童编辑

《通典》曰:三童國,在軒渠國西南千里。人皆眼有三精珠,或有四舌者,能為一種,亦能俱語。常貨多用犀象作金幣,率效國王之面,亦效王后之面;若丈夫交易,則用國王之面者。王死則更鑄。

蒲山编辑

《北史》曰:蒲山國,故皮山國也,居皮城。在于闐南,去代一萬二千里。其國西南三里有凍凌山,後役屬于闐。

劫國编辑

《通典》曰:劫國,隋時聞焉,在蔥領中,西與南俱與賒彌國界接,西北至悒怛國,去長安萬二千里。有戶數萬。氣候熱,有稻、麥、粟、豆、羊、馬,出洛沙、青黛。婚姻同突厥,死亡棄於山谷。

又曰:大唐武德二年,遣使貢寶帶,金鎖,頗梨、水精杯各一,頗梨四百九十枚,大小有差。

编辑

《魏書》曰:獠之初也,出自梁、益之間。種類甚多,散居山谷,略無氏族之別,依樹積木以居其上,名曰干蘭。干蘭大小,隨其家口之數。往往推一長者為王,父死則子繼,若中國之黨族也。僚王各有鼓角一雙,使其子弟自吹擊之。好相殺害,多仇怨,不敢遠行。性同禽獸,至於忿怒,父子不相避,惟手有兵刃者先殺之。若殺其父,走避於外,求得一狗以謝其母,然後敢歸。母得狗謝,不復嫌恨。若報怨相攻擊,必殺而食之,平常劫掠責取豬、狗而已。親戚比鄰,指授相賣。亡兒女,哭止,便不復追思。惟執楯持矛,不識弓矢。用竹為簧,群聚鼓之,以為音節。能為細布,色鮮淨。大狗一頭,買一生口。其俗畏鬼神,尤尚淫祀。所殺之人,美須髯者,剝其面皮,籠之於竹,及燥,號曰鬼,鼓舞祀之,以求福也。

《北史》曰:獠者,蓋南蠻之別種。自漢中達於邛笮川洞之間,所在皆有,種類甚多。所生男女無名字,惟以長幼次第呼之。其丈夫稱阿謨、阿段,婦人稱阿夷、阿等之類,皆語之次第稱謂也。鑄銅為器,大口寬腹,名曰銅爨,既薄且輕,易於熟食。建國中,李勢在蜀,諸獠始出巴西、渠川、廣漢、陽安、資中,攻破郡縣,為益州大患。自桓溫破蜀之後,蜀人東流,山險之地多空,獠遂挾山傍谷,與夏人參居者,頗輸租賦,在深山者不為編戶。梁、益二州,歲伐獠,以裨潤公私,頗藉為利。正始中,夏侯道遷舉漢中內附,宣武遣尚書邢巒為梁、益二州刺史以鎮之。近夏人者安堵樂業,在山谷者不敢為寇。其後朝廷以梁、益二州控攝險遠,乃立巴州以統諸獠。後以巴酋嚴始欣為刺史,又立隆城鎮,所綰獠二十萬戶。及周文平梁、益,令所在撫慰。然天性暴亂,旋致擾動。每歲命隨近州鎮出兵討之,獲其生口,以充賤隸,謂之為壓獠焉。

《永昌郡傳》曰:獠民喜食人,以為至珍美,不自食其種類也。怨仇,乃相害食耳。能水中潛行,行數十里。能水底持刀刺捕取魚。其人以口嚼食,并以鼻飲水。死人有棺,其葬,豎棺埋之。

丁令丁音顛,令音連编辑

《後魏書》曰:丁令在康居北,勝兵六萬人。隨畜牧依處,土出貂鼠皮、貚子皮。西南去康居界二千里。

又曰:丁令北有馬腦國。其人音聲似雁鶩。從膝以上至頭,人也;膝已下生毛,馬腦馬蹄,走疾於馬,勇健敢戰。

且彌编辑

《北史》曰:且彌國,都天山東,臨於大谷,在車師北,去代一萬五百七十里,本役屬車師。

陀羅伊羅编辑

《通典》曰:陀羅伊羅國,隋時聞焉,在烏蔡國北,大雪山坡上。緣梯登山,接七百梯,方到其國。

賒彌编辑

《北史》曰:賒彌國,在波知之南。山居,不信佛法,專事諸神。亦附嚈噠。東有缽盧勒國。路險,緣鐵鎖而度,下不見底。後魏熙平中,宋云等使終不能達。

澤散编辑

《通典》曰:澤散國,魏時聞焉,屬大秦。其治在海中央,最與安息城谷相近,西南詣大秦,不知里數。

女國编辑

《北史》曰:女國,在蔥嶺南。其國世以女為王,姓蘇毗,字末羯,在位二十年。女王夫號曰:「金聚」,不知政事。國內丈夫惟以徵伐為務。山上為城,方五六里,人有萬家。王居九層之樓,侍女數百人,五日一聽朝,復有小女王共知國政。其俗:婦人輕丈夫,而性不妒忌;男女皆以彩色塗面,一日中或數度變改之;皆披發,以皮為鞋。課稅無常。氣候多寒,以射獵為業。出石、朱砂、麝香、牛、驄馬、蜀馬。猶多鹽,恆將鹽向天竺興販,其利數倍。亦數與天竺、党項戰爭。其女王死,國中厚斂金錢,求死者族之中賢女二人,一為女王,次為小王。貴人死,剝皮,以金屑和骨肉置瓶中埋之;經一年,又以其皮內鐵器埋之。俗事阿修羅神。又有樹神。歲初,以人祭,或用獼猴祭。

呼得编辑

《通典》曰:呼得,魏時聞焉,在蔥嶺北,烏孫西北,康居東北,勝兵萬餘人,隨畜牧,出名馬,多貂鼠。

曹國编辑

《北史》曰:曹國,都那蜜水南數里,舊是康居之地也。國無主,康國王令子烏建領之。都城方三里,勝兵千餘人。國中有得悉神,自西海以東諸國并事之。其神有金人馬、金波羅,闊丈有五尺,高下相稱。每月以駝五頭、馬十匹、羊一百口祭之。南去康國百里。大業中,遣使貢方物。

漕國编辑

《北史》曰:漕國,在蔥嶺之北,漢時罽賓國也。其王姓昭武,字順達,康國王之宗族也。都城方四里,勝兵萬餘人。國法嚴峻。俗重淫祠。蔥嶺山順天神者,儀制極華,以金為屋,以銀為地,祠者日有千餘人。祠前一魚骨,其孔中通馬出入。國王戴金牛頭冠,坐金馬座。土多稻、粟、豆、麥,饒象、馬、封牛、金、銀、鑌鐵、氍、朱砂、青黛、安息青木等香、黑鹽、阿魏。東去劫國七百。里。大業中,遣使貢方物。

何國编辑

《隋書》曰:何國,都那密水南數里,舊是康居地也。其王姓昭武,亦康國王之族類。都城方二里,勝兵千人。其王坐金羊床,車去曹國百五十里,西去安國三百里。大業中,遣使貢方物。

短人编辑

《通典》曰:短人,魏時聞焉,在康居西北。男女皆長三尺,人眾甚多。去奄蔡諸國甚遠。康居長老傳聞:嘗有商旅行北方,迷惑失道,而到此國。國中甚多真珠、夜光明月珠。其國去康居可萬餘里。

《突厥敝拴記》云:自突厥北行一月,有短人國,長者不逾三尺,亦有二尺者。頭少毛發,若羊胞之狀,突厥呼為羊胞頭。其傍無它種類相侵,俗無寇盜。但有大鳥,高七八尺,恆伺短人啄而食之。短人皆持弓矢,以為之備。按,此亦在西北,即《魏略》之短之人國也。

小人编辑

《通典》曰:小人,在秦之南,軀才三尺。其耕稼之時,懼鵠所食。大秦之南,每衛助之,小人竭其珍貨以酬報。

軒渠编辑

《通典》曰:軒渠國,多九色鳥,青口、綠頸、紫翼、紅膺、紺頂、丹足、碧身、緗背、玄尾,亦名九尾鳥,亦名錦鳳,其青多紅少,謂之繡鸞。恆從弱水西來,或云是西王母之禽也。其國幣貨,同三童國。

溫宿编辑

《北史》曰:溫宿國,居溫宿城,在姑默西北,去代一萬五百五十里。

朱俱波编辑

《通典》曰:朱俱國,後魏時通焉,亦名朱居槃國,漢子合國也。今并有西夜、蒲犁、依耐、德若四國之地。在于闐國西千餘里,其西至蔥嶺二百里,東至涅槃國,南至女國三千里,北至疏勒九百里。其王本疏勒國人。後魏宣武永平中,朱居槃國遣使朝貢。其言音與于闐相似,其間小異。人貌多同華夏,亦類疏勒。大唐武德以後,頻遣使朝貢。

尉頭编辑

《北史》曰:尉頭國,居尉頭城,在溫宿北,去代一萬六百五十里。

滑國编辑

《通典》曰:滑國,車師之別種。後漢順帝永建初,八滑從班勇擊北虜有功,漢以八滑為後部親漢侯。自魏、晉以來,不通中國。至梁武帝普通初,其王厭帶夷粟陁始遣使獻黃師子、白貂裘、波斯錦物等。後魏之居桑乾也,滑猶小國,屬蠕蠕。後稍強大,徵其傍國波斯、渴槃、罽賓、龜玆、疏勒、姑墨、于闐等國焉。其獸有師子、兩腳駝。人皆善騎射。著小袖長身袍,用金王為帶。女人被裘,頭上刻木為角,長咫尺,以金銀飾之。兄弟共妻。無城,以氈屋為居,東向開戶。其王金床,隨太歲轉。無文字,以木為契,與旁國通用胡書,羊皮為紙。無職官。事天神、火神,每日出,祀神而後食,其跪一拜而止。死以木為槨,父母死,其子截一耳,葬訖即吉。其言語,待譯然後通。至後魏時,謂之嚈噠國。或云高車之別種,或云大月氏之種,其源出於塞北自金山。至後魏文帝時,已八九十年矣。在于闐之西,東去長安萬一千里。衣服類胡,加以纓絡。頭皆剪發。其語與蠕蠕、高車及諸胡不同。部眾可十萬,依隨水草。其國無車輿,多駝馬。用刑嚴急,盜無多少皆腰斬,盜一責十。死者富家累石為藏,貧窮者掘地而埋,隨身諸物皆置冢內。又兄弟共聚一妻。無兄弟者其妻戴一角帽,若有兄弟者,依其多少之數更加帽角焉。西域康居、于闐、沙勒、安息及諸小國三十許皆役屬之,號為大國。每遣使朝貢。孝明帝熙明中,遣使伏子統宋云使西域,所經諸國,不能知其敝拴及山川里數,今舉其略云。至隋時,又謂挹怛國,都烏滸水南二百餘里,大月氏之種類也。勝兵五六萬人,俗善戰。先時國亂,突厥遣通設字誥強領其國。俗同吐火羅。南去漕國千五百里,東去瓜州六千五百里。大業中,遣使來貢。按劉《梁典》,滑國姓嚈達,後裔以姓為國號轉訛,又謂之悒怛焉。

姑默编辑

《北史》曰:姑默國,居南城,在龜玆西,去代一萬五百里。

疊伏羅编辑

《通典》曰:疊伏羅,後魏時通焉,去代三萬一千里。國中有勿悉城,城北有奇水西流。有白象。土宜五谷。宣武時,遣使獻方物。

阿鈎羌编辑

《通典》曰:阿鈎羌,後魏時通焉,在莎車西南。國西有縣度山,其間四百里中,往往有棧道,下臨不測之深,人行以繩索相持而度山。有五谷、諸果,市用錢為貨,居止立宮室,有兵器。

蔥茈羌茈音紫编辑

《通典》曰:惇煌西、西域之南山中,從婼羌西至蔥嶺數千里,有月氐余種,曰蔥茈羌、白馬羌、黃牛羌,各有酋豪,北與諸國接,不知其道里廣狹。傳聞黃牛羌種類,孕身六月生。南與白馬羌鄰。并魏時聞焉。

 四夷部十六 ↑返回頂部 四夷部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