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夷部十九 太平御覽
卷七百九十九.四夷部二十
四夷部二十一 

北狄一编辑

總敘北狄上编辑

《說文》曰:狄,犬種,字從「犬」。狄之言淫僻也。

《白虎通》曰:狄者,易也,言僻易無別。

《風俗通》曰:胡者,謹按《漢書》,山戎之別種也。貊者,略也,云無禮法。又胡者,互也,其被髮左衽,言語贄幣,事殊互也。

《晉中興書》曰:胡者,北狄之總名也。

《詩》曰:《釆薇》,遣戍役也。文王之時,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玁狁之難,以天子之命,命將帥遣戍役,以守衛中國,故歌《釆薇》以遣之,《出車》以勞還,《枤杜》以勤歸也。釆薇釆薇,薇亦作止。薇,菜。作生也。西伯將遣戍役,先與之期以釆薇之時。今薇生矣,可以行矣。重言「釆薇」,丁寧行期也。曰歸曰歸,歲亦暮止。又丁寧歸期,定其心也。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啟居,玁狁之故。玁狁,北狄也。古者師出不逾時,今薇生而行,歲晚乃歸,使汝無室家夫婦之道,不暇跪居者,有玁狁之難也。

又曰:我戍未定,靡使歸聘。聘,問也。定,止也。我方守於北狄,未得止息,無所使歸問言,所以憂也。

又曰:戎車既駕,四牡業業。豈敢定居?一月三捷。一月之中,三有勝功,謂侵也、伐也、戰也。

又曰:豈不日戒?玁狁孔棘。戒,警敕軍事也。孔,甚。棘,急也。言君子小人,豈不日相警戒乎?獫狁之難甚急,預述其苦以勸之。

又曰:王命南仲,往城於方。出車彭彭,旂旐央央。王,殷王也。南仲,文王之屬方,朔方近獫狁之國也。彭彭,駟馬貌。王使南仲為將,率往筑城於朔方,為軍壘以御北狄之難。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於襄。襄,除也。

又曰:昔我往矣,黍稷方華。今我來思,雨雪載塗。王事多難,不遑啟居。途凍釋也。黍稷方華,朔方之地六月時也,以此出徵,至春凍始釋而來反。

又曰:執訊獲丑,薄言還歸。訊,言。丑,眾也。執其可言問所獲之眾以歸者當獻之。赫赫南仲,玁狁於夷。夷,平也。

又曰:《六月》,宣王北伐也。《六月》,言周室微而復興,美宣王之北伐也。六月棲棲,戎車既飭。四牡騤騤,載是常服。棲棲,簡閱貌。飭,正也。日月為常,服,戎服也。記六月者,盛夏出兵,明其急也。玁狁孔熾,我是用急。熾,盛也。此序吉甫之意也。北狄來侵甚熾,故王以急遣我。

又曰:玁狁匪茹,整居焦獲。侵鎬及方,至於涇陽。焦獲,周地名也,接於獫狁者也。匪,非也。茹,度也。鎬與方,皆北方地名。言獫狁之來侵,非其所當度為也,乃自整齊而處周之焦獲,來侵至涇水之北,言其太恣也。

又曰:薄伐玁狁,至於太原。言遂出之而已。

又曰:文武吉甫,萬邦為憲。吉甫,尹吉甫也,有文有武。憲,法也。吉甫此時大將也。吉甫燕喜,既多受祉。祉,福也。吉甫既伐獫狁而歸,天子以燕禮樂之,則歡喜矣,又多受享賜也。

又曰:顯允方叔,徵伐玁狁。方叔先與吉甫徵伐獫狁。

又曰:《車攻》,宣王復古也。宣王能內修政事,外攘夷狄,復文武之境土。

又曰:《漸漸之石》,下國刺幽王也,戎狄叛之。山石漸漸然高峻,不可登而上,喻戎狄眾強而無禮,不可得而復也。

又曰:《何草不黃》,下國刺幽王也。四夷交侵,中國背叛,用兵不息,視民如禽獸。用兵不息,自歲始至歲晚,何草不黃?

《禮》曰: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

《周禮》曰:職方氏,掌天下之圖,以掌天下之地,辨其幫國、都鄙、四夷、八蠻、七閩、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與其財用、九谷、六畜之數要,周知其利害。北方曰貉、狄。四、八、七、九、五、六,周之所服國數也。利,金錫竹箭之屬;害,神奸鑄鼎所象百物也。

又曰:司隸,掌五隸之法,辨其物而掌其政令。五隸,謂罪隸四狄之屬也。物,衣服兵器之屬。夷隸,掌養牛馬與鳥言。鄭司農云:夷、狄之人,或曉鳥獸之言,故《春秋傳》曰:「介葛廬聞牛鳴,曰:『是生二犧,皆用矣。』」是以夷隸職掌與獸言。

《左傳》曰:北戎侵鄭,鄭伯御之,公子突曰:「戎輕而不整,貪而無親,勝不相讓,敗不相救。」

又曰:晉里克帥師,梁由靡御,以敗狄於釆桑。平陽北屈縣西南有釆桑津。梁由靡曰:「狄無恥,從之必大克。」不恥走也。里克曰:「懼之而已,無速眾狄。」

又曰:晉侯敗狄於箕,卻缺獲白狄子。白狄,狄之別種也。故西河郡有白部胡。

又曰:叟阝瞞侵齊,叟阝瞞,狄國名。遂伐魯。魯使叔孫得臣敗狄於咸,獲長狄僑如,富父終甥扌春其喉,以戈殺之,埋其首於子駒之門。

又曰:赤狄侵齊,又侵晉,取向陰之禾。晉滅赤狄潞氏,以潞子嬰兒歸。潞,赤狄之別種也。

又《成下》曰:潞子嬰兒之夫人,晉景公之姊也。酆舒為政而殺之,又傷潞子之目。晉侯將伐之,諸大夫皆曰:「不可。酆舒有三俊才。」伯宗曰:「狄有五罪:不祀一也;嗜酒二也;弃仲章而奪黎氏地,三也;虐我伯姬,四也;傷其君目,五也。天反時為災,地反物為妖,民反德為亂,亂則妖災生,故文,反『正』為『乏』。盡在狄矣。」晉侯從之,晉荀林父敗赤狄於曲梁,晉侯賞桓子狄臣千室。

又曰:無終子嘉父使孟樂如晉,無終,山戎國名。孟樂,其使臣。因魏莊子納虎豹之皮,以請和諸戎。晉侯曰:「戎狄無親而貪,不如伐之。」魏絳曰:「勞師於戎,諸華必叛。戎,禽獸也。獲戎失華,無乃不可乎?」公曰:「然則莫如和戎乎?」對曰:「和戎有五利焉:戎狄荐居,貴貨易土,土可賈焉,一也;邊鄙不聳,民狎其野,穡人成功,二也;戎狄事晉,四鄰振動,諸侯威懷,三也;以德綏戎,師徒不勤,甲兵不頓,四也;鑒於后羿而用德度,遠至邇安,五也。」

又曰:鄭人賂晉侯歌鍾二肆,肆,列也。縣鍾十六為一肆。及其鍾磬,女樂二八。晉侯以樂之半賜魏絳,曰:「子教寡人和諸戎狄,以正諸華。八年之中,九合諸侯。如樂之和,無所不諧。請與子樂之。」辭曰:「夫和戎狄,國之福也。臣何力之有焉?」公曰:「微子無以待戎。夫賞,國之典也,子其受之。」魏絳於是乎始有金石之樂,禮也。

又曰:魯襄公十八年,白狄始來。白狄,狄之別名,未嘗與魯掠,故曰始來也。

又曰:晉荀吳帥師敗狄於大鹵。大鹵,太原晉陽縣也。

又曰:晉中行穆子敗無終及群狄於太原,即大鹵也。無終,山戎也。將戰,魏舒曰:「彼徒我車,所遇又厄,地險不便車。以什共車,不克。」更增十一,以當一車之用。乃毀車以為行,毀車為步陣。為五陣以相離,兩於前,五於後,專為右角,參為左角,偏為前拒以誘之。狄人笑之,笑其失常。未陣而薄之。大敗之。《傳》言荀吳能用善謀。

又曰:晉梁丙率陰戎伐潁,潁,周邑。王使詹桓伯辭於晉曰:「我在伯父,猶衣服之有冠冕,木水之有本原,民人之有謀主也。民人謀主,宗族之師長。伯父若裂冠毀冕,拔本塞源,專棄謀主,雖戎狄,其何有餘一人?伯父猶然,則難戎狄無所可責。」

又曰:晉荀吳偽會齊師者,假道於鮮虞,遂入晉陽,鮮虞,白狄別種。晉陽,肥國。滅肥,以肥子綿皋歸。肥,白狄也。縣皋,其君名。鉅鹿下曲陽西南有肥累城。

又曰:晉荀吳帥師伐鮮虞,圍鼓三日,鼓人告食竭力盡,而后取之。克鼓而反,不戮一人,以鼓子鳶鞮歸。鳶鞮,鼓君名。

又曰:晉荀躒如周葬穆后,籍談為介。王求彞器,籍談曰:「晉居深山,戎狄之與鄰,而遠於王室,王靈不及,拜戎不暇,其何以獻器?」王曰:「叔父,唐叔成王之母弟也;密須之鼓與其大路,文所以蒐也;密須,姞姓國也。文王伐之,得其路鼓以蒐。闕鞏之甲,武所以克商也。闕鞏國所出鎧。唐叔受之,處參虛,撫有戎狄。參,實沈之次,晉之分野。」

又曰:晉侯訓兵於稷,以略狄土。

《谷梁傳》曰:中國,夷狄曰大鹵。

《爾雅》曰:北至於祝栗。左極遠之國。

又曰:觚竹、北戶、西王母、日下,謂之四荒。觚竹在北,北戶在南,西王母在西,日下在東,四方昏荒之國。

又曰:九夷、八狄、七戎、六蠻,謂之西海。八狄在北。

又曰:北載斗極為空桐,載,值也。空桐之人武。地氣使之然也。

《論語》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微管仲,則君不君,臣不臣,皆為夷狄。

又曰: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國語》曰:鄭人伐滑,王使游孫伯請滑,鄭人執之。王怒,將以狄伐鄭。狄,隗姓之國也。富辰諫曰:「不可!夫狄,無列於王室,列,位次也。豺狼之德也。王不忍小忿而棄鄭,又登叔隗以階狄,階狄禍。狄封豕豺狼,不可厭也。厭,足也。」王弗聽。十八年,王黜狄后,黜廢也。狄后既立,而通於王子帶,王故廢之也。狄人來誅殺譚伯。狄人奉子帶,攻王而殺譚伯。初,惠后欲立王子帶,故以其黨啟狄人,狄人遂入周,王乃出居於鄭。

又曰:晉侯使隨會聘於周,王饗之肴蒸,原公相禮,范子私於原公曰:「吾聞王室之禮無毀折,今此何禮也?」原公以告於王,王召士季范子字也。曰:「親戚宴饗則有肴蒸,蒸,升也,升折俎之肴也。惟戎狄則有體荐。夫戎狄冒沒輕儳,貪百不讓,冒,抵觸也。沒,入也。儳,進退無列。其血氣不治,若禽獸焉。其適來班貢,不俟馨香嘉味,適,往也。班,賦也。故坐諸門外,而使舌人體委與之。舌人,能達四方之志,象胥之官。汝今我王室之一二兄弟,以時相見,於是乎有折俎加豆,加豆,謂既食之後,所加之豆也。其實芹俎兔醢之屬。以示容合好,胡有效戎狄也?」

又曰:驪姬曰:「以皋落狄之朝夕苛我邊鄙,皋落,東山狄。苛,擾也。君盍使申生伐狄?若不勝狄,雖濟其罪可也。且夫勝狄,諸侯驚懼,吾邊鄙不警。」公說,使申生伐東山。至稷桑,稷桑,皋落狄地。狄人出逆。申生欲戰,狐突諫曰:「不可。」果戰敗狄於稷桑。

又曰:公令閹楚刺重耳,重耳逃於狄。狄,北狄,隗姓。

又曰:襄王避叔帶之難,居於鄭地。子犯曰:「君盍納王?」公乃行賂於草中之戎、驪土之狄,以啟東道。二邑戎狄,在晉之東也。

《尚書大傳》曰:狄人將攻大王亶父,亶父召耆老而問曰:「狄人何欲?」耆老對曰:「欲得菽粟、財貨。」太王曰:「與之。」每與而狄人之至不止。太王問耆老曰:「狄人又何欲?」耆老曰:「又欲土地。」太王曰:「與之。」耆老曰:「君不為社稷乎?」太王曰:「社稷所以為民也,不可以所為亡民也。」耆老曰:「君縱不為社稷,不為宗廟乎?」太王曰:「宗廟者,私也,不可以吾私害民也。」遂杖策而去,過梁山,止乎岐山。周氏之民,奔而從之者三千乘。

《詩含神霧》曰:四方蠻貊,制作器物多與中國反。書則橫行,食則合和,伏則交腳,鼓則細腰,如此之類甚眾。中國之所效者,貂蟬、胡床、胡飯。

《春秋考異郵》曰:北狄之氣,主生幽都。

 四夷部十九 ↑返回頂部 四夷部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