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產部二 太平御覽
卷八百二十三.資產部三
資產部四 

编辑

《釋名》曰:耒,耜也。

《古史考》曰:神農作耒耜。

《世本》曰:咎繇作耒耜。

《周禮·冬官·考工下》曰:車人為耒,庇長尺有一寸,中直者三尺有三寸,上句者二尺有二寸。鄭司農云:耒謂耜耒。<廣此>,讀為其顙有庇之,<廣此>謂耒下歧。玄謂:<廣此>,讀為棘刺之刺。刺,耒下前曲,接耜。自其<廣此>緣其外以至於首以弦其內六尺有六寸,與步相中也。緣外六尺有六寸,內弦六尺,應一步之尺數。耕者以田器為度。宜耜異材,不在數中。堅地欲直庇,柔地欲句庇。直庇則利推,句庇則利發。倨句磬折,謂之中地。中地之耒,其<廣此>與直者如磬折則調矣。調則弦六尺。

《禮記·月令·季冬》曰:冰已入,令告人出五種,命農計耦耕事,修耒耜,具田器。冰既入,而令有司告人出五谷之種,明大寒氣過,農將興修田器。

《韓詩》曰:三月之時,可預取耒、耜修繕之。至於四月,始可以舉足而耕也。

《魏志》曰:段灼上疏理鄧艾曰:「昔姜維有斷隴之志,艾修治備守,積谷強兵。值歲凶旱,又為區種,身被鳥衣,手執耒、耜,以率將士。上下相感,莫不盡力。」

《梁書》曰:賀革,字文明。少以家貧,躬耕供養。年二十,始輟耒,就父受業,精力不怠。

《唐書》曰:永徽三年,高宗親享先農,躬御耒耜。

《淮南子》曰:清英之美,始於耒、耜。清英,酒也。

编辑

《釋名》曰:耜,齒也,如齒之斷物也。

《周禮·地官下·山虞》曰:凡服耜,斬季材,以時入之。季猶稚也。服與耜宜用稚材,尚柔刃也。服,牝服,車之材。

又《秋官下》曰:氏掌殺草,春始生而萌之,夏日至而夷之,秋繩而芟之,冬日至而耜之。鄭玄謂:萌之者,以玆其斫其生者;夷之,以鈎鐮迫地芟之也,若今取茭矣;含實曰繩,芟其繩則實不成熟;耜之,以耜測氵柬土鏟之。

《禮記·禮運》曰:治國不以禮,猶無耜而耕也。無以入也。

《毛詩·國風》曰:三之日於耜,四之日舉趾。同我婦子,飠盍彼南畝,田至喜。三之日,夏正月也,豳士晚寒。於耜,始修耒耜也。四之日,周四月也,民無不舉足而耕矣。

又《小雅·大田》曰:以我覃耜,ㄈ載南畝。覃,利也。時至,民以其利耜熾菑發所之地,趨農已急也。

又《周頌》曰:《良耜》,秋報社稷也。良耜,ㄈ載南畝。播厥百谷,實函斯活。,猶測測也。《箋》云:良,善也。農人測測以利善之耜,熾菑是南畝也。種此百谷,其種皆成好含生氣,言得其時。

王隱《晉書》曰:徐苗少孤家貧,好學書,晝執耒耜,夜不廢讀誦。

《後魏書》曰:趙琰遣人買耜刃,得剩利六百,即命送還刃主。刃主高之,義而不受,琰命委之而去。

《唐書》曰:高宗行籍田之禮,躬執耒耜而九推焉。禮官奏:「陛下合三推。」上曰:「朕以身率下,自當過之,恨不終於千畝耳。」初,將籍田,先止於先農之壇,因閱耒耜,有雕刻文飾者,謂左右曰:「田器,農人執之,在於朴素,心豈貴文飾乎?」乃命徹之。

《國語》曰:周制有曰:「民無懸耜,言常用。入士曰耜,耜柄曰耒。野無奧草。」皆墾辟與深也。

《呂氏春秋》曰:六尺之耜,所以成畝;其博八寸,所以成畎。高誘注曰:六尺為畝,三尺為畎。

编辑

《釋名》曰:犁,利也,利則發土,絕草根也。

《魏略》曰:皇甫隆為惇煌太守,民不曉作樓犁,用工甚費。隆乃教作樓犁,省力過半。

又曰:弘農太守劉類,多市犁轄,載所部貿絲。

《管子》曰:距國門以外,窮四竟之內,丈夫二犁,童子五尺一犁,以為三日之功,令農始作服於公田。

《鹽鐵論》曰:庶人乘馬者,足以代勞而已。故行則服軛,止則就犁,下種軛樓,皆取備焉,日種一頃,至今三輔猶賴其利。遼東耕犁,轅長四尺,回轉相妨。即用兩牛,兩人牽之,一人耕,一人種,二人挽樓,凡用兩牛六人,一日則種二十五畝,其懸絕如此。

《陳留耆舊傳》曰:蕭令陳,字叔明。躬自握犁,種五谷。有黃雀隨犁翔上。

《政論》曰:武帝以趙過為搜粟都尉,教民耕植。其法:三犁共一牛,一人將之。

《唐書》曰:天寶初,開砥柱之險以通流,石中得古鐵犁鏵,有「平陸縣」字,因改河北縣名為平陸縣。

《後唐史·明宗紀》曰:上顧謂侍臣曰:「朕昨日出城觀稼,見百姓父子三人同曳犁耒者。力農如是,深軫予懷。可賜耕牛二頭」。

编辑

《說文》曰:耦,耕廣五寸為伐,二伐為耦。

《周禮·地官下》曰:里宰,以歲時合耦於鋤,以治稼穡,趨其耕耨,行其秩敘,以待有司之政令,而徵斂其財賦。《考工記》曰:耜廣五寸,二<耒呂>為耦。此言兩人相助耦而耕也。鄭司農云:鋤,讀為籍。杜子春云:鋤,讀為助,謂相佐助。

又《冬官》曰:匠人為溝洫,主通利田間之水道。耜廣五寸,二耜為耦。一耦之伐,廣尺深尺謂之畎。田首倍之,廣二尺,深二尺,謂之遂。古者耜一金,兩人并發之。其壟中曰畎,畎上曰伐。伐之言發也。畎,畝也。今之耜歧頭兩金,像古之耦也。

《毛詩·周頌》曰:駿發爾私,終三十里。亦服爾耕,十千維耦。私,民田也。言上欲富其民,而讓於下,欲民之大發其私田耳。終三十里,言各極其望也。於是民大事耕其私田,萬耦同時舉也。

《國語》曰:吳王還自伐齊,乃誶申胥誶,告讓也。曰:「昔吾先王體德聖明,達於上帝。先王,闔廬。上帝,天也。譬如農夫作耦,以刈殺四方之蓬蒿。」為言子胥佐先王,猶耕者之有耦,以成其事。

董仲舒云:禹見耕者五耦而軾,過十室之邑而下;見山仰之,見谷俯之。

種殖编辑

《周禮·地官》大司徒之職曰:辨十有二壤之物,而知其種,以教稼穡樹藝。

《禮記·月令》曰:孟春行冬令,則水潦為敗,首種不入。舊說云:首種謂稷也。

又《仲秋》曰:是月也,勸人種麥,無或失時。

又《禮運》曰:為禮不本於義,猶耕而弗種也。嘉谷無由生也。

《尚書·洪范》曰:五行:土爰稼穡。種曰稼,斂曰穡。土可以耕,可以斂。稼穡作甘。甘味生於百谷。

《尚書·酒誥》曰:妹土,嗣爾股肱,純其藝黍稷,奔走事厥考厥長。今往當使妹土之人繼汝股肱之教,為純一之行,其當勤種黍稷,奔走事其父兄也。

《尚書考靈耀》曰:春,鳥星昏中以種稷;鳥,朱鳥,謂鶉火。夏,火星昏中以種黍菽。火,大火也。

《孝經援神契》曰:土黃白宜種禾,黑墳宜黍麥,蒼赤宜菽,泉宜稻。

《說文》曰:禾之秀寶曰稼,莖節為禾,從「禾」「家」聲。一曰稼,家事也;一曰在野曰稼。

史記》曰:棄為兒時,其游戲好種樹麻菽。

漢書》曰:景帝三年春正月,詔曰:「農,天下之本也。黃金珠玉,飢不可食,寒不可衣,以為幣用,不識其終始間,歲或不登,意為末者眾,農民寡也。其令郡國務勸農桑,益種樹,可得衣食物。吏發民,若取庸釆黃金珠玉者,坐贓為盜;二千石聽者與同罪。」

又曰:王莽篡位二年,興神仙事。以方士蘇樂言,起八風台於宮中。台成萬金,作樂其上,順風作液湯。如淳言:《藝文志》有《液湯經》,其義未聞。又種五梁禾於殿中,或曰五色禾也。先鬻鶴髓、鬻音煮也。玳瑁、犀玉二十餘物,漬種,計粟斛成一金,言此黃帝谷仙之朮。以樂為黃門郎,令主之。

《東觀漢記》曰:范充為桂陽太守。俗不種桑,無蠶織絲麻之利,類皆以麻著衣。民墮窳,少粗履,盛冬皆以火燎。充令屬縣教民益種桑柘,養蠶桑,織履;復令種紵麻。數年之間,人賴其利,衣履溫暖。

《吳會分地記》曰:卞山者,勾踐於此山鑄銅。銅不鑠,埋之,生馬。勾踐遣使者取徙於南社種之,飾治以為馬,獻於吳。

《陳書》曰:陳靈洗為重安公,性好播植,躬勤耕稼,至於水陸所宜,刈獲早晚,雖老農不能及也。

《淮南子》曰:夫樹林者,灌以梁水,疇以肥壤,疇,壟也。梁,或作潦也。一人養之,十人拔之,林必無餘

又曰:昏弧中,則務種谷;二月昏時,弧星中於南方,朱鳥之宿也。太火中,則種黍菽;大火,東方蒼龍之宿,四月建巳中南方也。菽,豆也。虛中,則種粟麥。北方玄武之宿也,八月建酉中於南方也。

又曰:古者民茹草飲水,食樹木之實、蠃蚌之肉,多疹毒傷之患。患,害。於是神農乃始教民播五谷,相土地原隰燥溼肥堯高下,百草之滋味,水泉甘苦,令民知避就。當此之時,一日而七十毒。

又曰:文公種米。 《呂氏春秋》曰:冰凍方固,后稷不種;后稷之種,必待春。

《論衡》曰:后稷為兒,種藝為戲。

勝之書》曰:稗,水旱無不熟之時,又特滋盛,易得蕪穢,良田畝得二三十斛,宜種之以備凶年。又,稗中有米,熟時,一可搗取炊之,不減粢米,又可釀作酒。武帝時,令典農種之,一頃收二千斛,斛得米三斗。大儉,可得磨食之。

又曰:三月,榆莢雨時,高地強土可種禾;薄田不能糞者,以原蠶矢雜禾種之,則禾不蟲。又取馬骨,之,一石以水三石煮之,三沸,漉去滓,以汁漬附子五枚,漬三四日,去附子,以汁和蠶矢,撓如粥。先種二十日以溲種,曝勿令溼,至種時,以餘汁溲而種之,則不蝗蟲。無馬骨汁,亦可用雪。雪者,五谷之積也,常以冬藏雪汁器盛埋地中。治種如此,則收萬倍。

又曰:種傷溼郁熱,則生蟲。取麥種,候熟可獲,擇穗大強者,稈束,立場之高燥處,無令有白魚,取艾雜藏之。欲知歲所宜,以布囊盛粟諸物種,平量,埋陰垣之下。冬至後五十日,發取量之,息最多者歲所宜。

又曰:凡田,種麥為首。傷於太稠者,鋤而稀之。秋以鋤,以棘柴曳之,以壟麥根,故曰:「子將欲富,黃金覆士。」至春凍解,棘柴曳之,絕其乾葉。到榆莢雨時,候土白,復鋤。如此收必倍。冬雨雪止,掩雪,勿令從風飛去,後雪復如此,麥能旱多實。春凍解,耕和土種游麥,麥生成茂大,鋤如宿麥也。

又曰:黍者,暑也。禾生心,天雨灌其心,必傷無實。初種時,天霧,令兩人對持長索,戛去其露,日出乃止。種黍,覆土、鋤治如禾法,欲稀於禾。

又曰:大豆保歲易為,宜古之所備凶年也。大豆生,載甲而出。種土不可厚,厚則折項,不能上達,屈於土中而死。

又曰:種稻,春凍解,地氣和時耕。冬至後百三十日,種大稻時也。

又曰:種麻,預軟和田,二月下旬,三月上旬,傍雨種其秕。

又曰:種,春凍解,耕治其土。春草生,布糞田,復耕平摩之。

又曰:種小豆忌卯,稻忌辰,禾忌丙,黍忌丑,麻忌辰,秫忌未、寅,小麥忌戍,大麥忌子,大豆忌甲。凡九谷,忌日不種之。避其忌,不可敗傷諸事忌禁日,此非空言也。其道自然,若燒黍穰,則害瓠也。

《四民月令》曰:正月可種葵,四月可收冬葵子。六月六日可種葵,中伏之後可種冬葵,八九月可種葵。

《物理論》曰:稼,借種也。古今之言,云余夫稼,農之本也。

编辑

《說文》曰:耘,除田間穢也。

《左傳·昭元年》曰:晉趙文子曰:「譬如農夫,是キ是{艸袞}。」キ,耘也。壅苗為{艸袞}。

《毛詩·甫田》曰:或耘或耔,黍稷嶷嶷。又《周頌》曰:載芟載旅,其耕澤澤。千耦其耘,徂隰徂畛。

《論語》曰:子路從而後,遇丈人,以杖荷包曰:丈人,老人也。,竹器。子路問曰:「子見夫子乎?」丈人曰:「四體不勤,五谷不分,孰為夫子?」包曰:夫丈人云:「不勤勞四體,不分殖五谷,誰為夫子而索之邪?」植其杖而芸。孔曰:植,倚也。除草曰芸。

《宋書》曰:柳元景、顏師伯嘗詣沈慶之,會其游田。元景等鳴笳列卒滿道,慶之獨與左右一人在田,見之悄然改容曰:「夫貧賤不可畢,富貴亦難守。吾與諸公并出貧賤,因時際會,榮貴至此,惟當共思損挹之事。老子八十之年,目見成敗者已多,諸君炫此車服,欲何為?」於是插杖而耘,不為之顧。元景等徹侍,褰裳從之。

《管子》曰:萬室之都,必有萬鍾之藏,藏鏹千萬;千室之都,必有千鍾之藏,藏鏹百萬。春以奉耕,夏以奉耘。

《孟子》曰:人病,舍其田而芸人之田,所求於人者重,而所以自任者輕。

賈誼《書》曰:鄒穆公有令,食鳧雁必以秕。吏請以粟,公曰:「夫百姓牛而耕,曝背而芸,勤而不敢惰者,豈為鳥獸哉?粟,養人也,何以其養鳥也?」

编辑

《說文》曰:耔,壅禾本也。

《晉書》曰:陶潛《歸去來》曰:「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

编辑

《釋名》曰:耨,似鋤,以耨禾也。

《左傳·僖公下》曰:初,臼季使過冀,見冀缺耨,其妻飠盍之,臼季,胥臣也。冀,晉邑。耨,助也。野饋曰飠盍。敬相待如賓。與之歸,言諸文公曰:「敬,德之聚也。能敬,必有德,德以治民。君請用之。」

《爾雅》曰:<句斤>謂之定。郭璞曰:鋤屬也。犍為舍人曰:拘扌屬,一名定。《廣雅》曰:定,耨。《纂文》曰:養苗之道,鋤。耨如釒至,柄長三尺,刃廣二寸,以封地除草也。

《魏書》曰:公孫淵官屬上書曰:「七營虎士,五部蠻夷,各懷素飽,不謀同心,奮臂大呼,排門遁出。近郊農民,釋其耨。」

《淮南子》曰:古者剡耜而耕,摩蜃而耨。蜃,大蚌也。摩,令利,用耨除草也。

又曰:茢先稻熟,農夫耨之者,不以小利害大獲。茢,稗。

又曰:聖人之用兵,若櫛發耨苗,所去者少,所利者多。

《呂氏春秋》曰:先生者為米,後生者為秕。是故其耨也,長其兄而去其弟。養大殺小。不知稼者,其耨也,去其兄而養其弟,不收其粟而收其秕。

编辑

《釋名》曰:钃,誅,也主以誅除物根株也。

《說文》曰:钃,斫也。齊謂玆基,一曰斤柄,性自曲者也。

《管子》曰:美金以鑄戈劍矛戟,試諸狗馬;惡金以鑄斤斧鉏夷屬钃,試諸木士。夷,鋤類也。屬钃,類。

又曰:匠人有感斤钃,故繩可得斷也。

《孟子》曰:齊人有言曰:「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基,不如待時」。玆基,田器。

编辑

《說文》曰:耰,摩田器也。

《論語》曰: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輟。

《賈誼書》曰:秦民借父耰鋤,猶有德色。

编辑

《廣雅》曰:銍謂之刈。《纂文》曰:江湖以 銍 為刈也。

《尚書·禹貢》曰:二百里納銍。銍,刈,謂禾穗也。

《說文》曰:銍,獲禾短鐮。

《釋名》曰:銍,獲禾鐵也。銍銍,斷禾穗聲也。

编辑

《說文》曰:錢,銚也,古田器也。

《世本》曰:倕作銚。

《管子》曰:一農之事,必有一銚,然後成農。

编辑

《釋名》曰:鏄,亦鋤類。迫也,迫地去草也。

《毛詩·周頌·良耜》曰:其饟伊黍,其笠伊糾,其鏄斯趙,以薅荼蓼。

又《周頌·臣工》曰:命我眾人,庤乃錢鏄,奄觀銍艾。庤其錢銚鏄,銍。獲也。《箋》云:奄,久。觀,多也。教我庶民,具女田器,終久必多銍艾。勸之也。

 資產部二 ↑返回頂部 資產部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