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穀部一 太平御覽
卷八百三十八.百穀部二
百穀部三 

编辑

《後漢書》曰:帝因西徵隗囂至漆。漆縣,屬右扶風。諸將多以王師之重,不宜遠入險阻,計猶豫未決。會召馬援夜至,帝大喜,引入,具以群議質之。援因說隗囂將帥有土崩之勢,兵進有必破之狀。又於帝前聚米為山谷,指畫形勢,開示眾軍所從道徑往來,分析昭然可曉。帝曰:「虜在吾目中矣!」明旦遂進軍,囂眾大潰。

又曰:獻帝時,三輔大旱,帝避正殿請雨,遣使者洗囚徒,原輕系。洗謂蕩滌也。是時,穀一斛五十萬、豆麥一斛二十萬,人相食啖,白骨委積。帝使御史侯汶出太倉米、豆,為飢人作麋粥,經日而死者無數。帝疑賑卹有虛,乃親於御坐前量試作麋,乃知非實。袁宏《漢記》曰:時敕侍中劉艾取米豆五升,於御前作糜,得滿三孟。於是謂尚書曰:「米豆五升,得麋三孟,兩人委頓,何也?」使侍中劉艾出讓有司。於是尚書令以下皆詣省閣謝,奏收侯汶考實。詔曰:「未忍致汶於理,可杖五十。」自是之後,多得全濟。

《宋書》曰:晉平王休祐,素無才能,強梁自用。大明之世,年尚少,未得自專,至是貪淫好財色。在荊州裒刻所在,多營財貨。以短錢一百賦民,田登就求白米一斛,米粒皆令徹白,若有破折者,悉刪簡不受。民間糴此米一升一百,至時又不受米,評米責錢。凡諸求利,皆悉如此。

又曰:徐齊耕,晉陵人也。元嘉二十一年,大旱人飢。耕詣縣陳辤,以米千斛助官振貸。縣為言上,當時議以耕比漢卜式。詔書褒美,酬以縣令。大明八年東土飢,東海嚴成、東莞王道益,各以私穀五百餘斛助官振卹。

《梁書》曰:任昉為新安太守,為政清省,吏民便之。卒於官,惟有桃花米二十斛,無以為斂。遺言:「不許將新安一物還都。」

《南史》曰:孔覬後為司徒左長史,弟道存,代覬為後軍長史、江夏內史。時東土大旱,都邑米貴,一升將百錢。道存慮覬甚乏,遣使載五百斛米餉之。覬呼使謂之曰:「我在彼三載,去官之日,不辦有路糧。卿至彼未几,那能便得此米?即可載還彼。」吏曰:「自古已來,無有載米上水者。都下米貴,乞於此貨之。」不聽,吏乃載米而去。

《梁書》曰:庾詵嘗乘舟從氵昱中山舍還,載米一百五十石,有人寄載四十石。及至宅,寄載者曰:「君四十斛,我百五十斛。」詵嘿然不言,恣其取足。鄰人有被執為盜見劾,妄疑詵。詵矜之,乃以書質錢二萬,令門生詐為其親,代之酬備。鄰人獲免,謝詵,曰:「矜天下無辜,豈期謝也!」

又曰:張率嗜酒不事,於家務尤忘懷。在新安,遣家僮載米三千石還吳宅。及至,耗太多。率問其故,答曰:「雀鼠耗。」率笑而言曰:「壯哉,雀鼠!」竟不研問。

《南史·隱逸傳》曰:陶潛為彭澤令。郡遣督郵至縣,吏白應束帶見之,潛嘆曰:「我不能為五斗米,折腰向鄉里小人。」即日解印綬去職,賦《歸去來》,以遂其志。

《後魏書》曰:崔浩自饌《食經》序,曰:「餘備位台鉉,與參大謀,賞獲豐厚,牛羊蓋澤,貨累巨萬,衣則重錦,食必粱肉。遠惟平生,思季路負米之時,可復得乎?故序遣文,垂示來世。」

《北史》曰:齊文宣帝崩,當朝文士各作輓歌十首,擇其善者而用之。魏收、陽休之、祖孝徵等不過得一二首,惟盧思道獨有八篇,故時人稱為「八美盧郎」。

《唐書》曰:李峴為京兆尹,所在皆著聲績。天寶十三載,連雨六十餘日。宰臣楊國忠惡其不附己,以雨災歸咎京兆尹,乃為長沙郡太守。時京師米麥踴貴,百姓謠言曰:「欲得米粟賤,無過追李峴。」為其政得人心如此。

又曰:張萬福為泗州刺史。魏州飢,父子相賣,餓死者接道。萬福曰:「魏州,吾鄉里也,安可不救?」令其兄子將米百車往飠委之。又使人於汴口,求魏人自賣者,給車牛贖而遣之。

又曰:陽城嘗約其二弟云:「吾所得月俸,汝可度吾家有幾口,月食米當幾何,買薪菜鹽米凡用幾錢,先具之,其餘悉以付酒媼,無留也!」未嘗有所蓄積。

《說苑》曰:子路曰:「負重道遠者,不擇地而休;家貧親老者,不擇祿而仕。昔者由事二親之時,常食藜藿之實,而為親負米百里之外。親沒之後,南游於楚,從車百乘,積粟萬鍾,累茵而坐,列鼎而食。願食藜藿、為親負米之時,不可復得也!枯魚銜索,幾何不蠹?二親之壽,忽如過隙!草木欲長,霜露不停;賢者欲養,二親不待。故曰家貧親老,不擇祿而仕也!」

《呂氏春秋》曰:孔子窮於陳、蔡之間,藜羹不糝,七日不甞粒。晝寢,顏回索米得而來,爨之幾熟,孔子望見顏回攫其甑中而飯之。選間食熟,謁孔子而進食。孔子起曰:「今者夢見先君,食潔欲饋。」回曰:「可。嚮者{火矣}煤入甑中,回以為弃之則不可,置之則不潔,因攫而食之。」孔子嘆曰:「人所信者目也,而目猶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猶不足恃。弟子記之:知人固不易。」

《水經》曰:會稽有射的山,遠望狀若射侯,故謂射的。的之西有石室,名之為射堂。年登否,常占射的,以為貴賤之准。的明則米賤,的暗則米貴。故諺云:射的白,斛米百;射的玄,斛米千。

编辑

《毛詩·鄘·柏舟·桑中》曰:爰釆麥矣,沫之北矣。

又《載馳》曰:我行其野,芃芃其麥。

又《思文》曰: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蒸民,莫匪爾極,貽我來牟。牟,麥也。

《禮記·月令》曰:孟夏之月,天子以彘嘗麥。孟春行冬令,則首種不入。蔡邕《章句》曰:首種為宿麥也。

《左傳·桓公》曰:夏四月,鄭祭足師師取溫之麥。溫,周蘇氏之地。

又《文下》曰:魯襄仲如鄭,拜穀之盟。復曰:「臣聞齊人將食魯之麥。」

又《成上》曰:晉侯夢大厲,公召桑田巫,巫曰:「不食新麥矣!」六月丙午,晉侯欲麥,使甸人獻麥,召桑田巫,示而殺之。將食,張,如廁,陷而卒。

《春秋佐助期》曰:麥神,名含福,姓習。

《春秋說題辭》曰:麥之為言殖也。寢生,觸凍而不息,精射刺直。故麥含芒,生且立也。

《尚書大傳》曰:秋昏,虛星中,可以種麥。

《孝經援神契》曰:黑墳宜黍、麥。

《周書》曰:四月孟夏,王初祈禱於岱宗,乃嘗麥於廟。

史記》曰:箕子朝周,過故殷墟,咸生禾黍。箕子傷之,欲哭則不可,欲泣為其近婦人。乃作《麥秀》之詩,以歌詠之。其詩曰:「麥秀漸漸兮,禾黍油油。」

漢書》曰:武帝外事四夷,而民去本。董仲舒說上曰:「《春秋》他穀不書,至於麥禾不成則書之。以此見聖人於五穀,最重宿麥。今關中俗不好種麥,願陛下幸詔大司農,使關中民益種宿麥,無令後時。」

《東觀漢記》曰:高鳳,字文通,南陽苑人。誦讀晝夜不絕。妻嘗之田,暴麥於地,以竿授鳳,令護鳥雀。鳳受竿,誦經如故。天大雷暴雨流潦,鳳留意在經,忽不視麥,麥隨水漂去。

又曰:第五倫免歸田,躬與奴共發株棘田種麥。

又曰:董宣為洛陽令,卒官。詔遣使視,惟見布被覆尸,妻子對哭,有大麥數斛。

又曰:鄧禹平三輔,糧乏,王丹上麥二千斛。禹高其節義,表丹領左馮翊。

又曰:張堪為漁陽太守,勸民耕種,以致殷富。百姓歌曰:「桑無附枝,麥穗兩歧。張君為政,樂不可支。」

《續漢書》曰:羊續為南陽太守。妻與子秘往郡舍,續閉門不納。妻自將秘行其資藏,惟布衾、弊,鹽麥數斛。

又曰:桓帝時,童謠曰:「小麥青青大麥枯,誰當獲者?婦與姑。丈夫何在?西擊胡。」後西羌大至,抽丁以徵之。

袁山松《後漢書》曰:范丹,字史云,外黃人。使兒捃麥,得五斛。鄉人尹台遺之一斛,屬兒莫道。丹後知,即令并送六斛。言麥已雜,遂誓不取。

王隱《晉書》曰:王褒,字偉元。諸生有密為褒刈麥者,褒遂棄之。於是莫敢復佐。

《晉書·載記》曰:京兆杜洪竊據長安,自稱晉徵北將軍,雍州刺史,戎夏多歸之。符健密圖關中,懼洪知之,乃偽愛石祗宮室,於枋頭課所部種麥,示無西意。有知而不耕種者,健殺之以徇。

《晉起居注》曰:咸康三年,河北謠曰:「麥入土,殺石虎。」

又曰:太康十年,嘉麥生扶風,一莖四穗,收實三倍。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涼錄》曰:張駿九年,雨五稼穀於武威、惇煌,種之皆生,因名天麥。

又《前秦錄》曰:初,符健聞桓溫之來伐也,芟麥以待之。故溫掠無所得,軍人大飢。

又曰:新羅王遣使貢其方物,在百濟東,去長安九千八百里,其人食麥。

又《前涼錄》曰:永嘉元年,嘉麥一莖九穗,生姑臧。

《三國典略》曰:李岳,字祖仁,官至中散大夫。嘗為門客所說,舉錢營生,廣收大麥,載赴晉陽,候其寒食,以求高價。清明之日,其車方達。又從晉陽載化生向鄴城,路逢大雨,并化為泥。息利既少,乃至貧迫。當世人士莫不笑之。

《陳書》曰:侯景亂時,吳明徹有粟麥三千餘斛,而鄰里飢餒,乃白諸兄曰:「今人不圖久,奈何不與鄉里共此?」於是計口平分,同其豐儉。群盜聞而避焉,賴以存者甚眾。

《後周書》曰:大象末,有強練師以無底囊曆長安市告乞。市人以米麥遺之,隨即漏地。人或問其故,強練曰:「但令諸人見盛空耳!」及隋初,遷都龍首山,長安遂空矣。

《隋書》曰:張文詡隱居,嘗有人夜中竊刈其麥者,見而避之。盜因感悟,棄麥而謝。慰諭之,自誓不言,固令持去。經數年,盜者向鄉人論之,始為遠近所悉。鄰家筑牆,心有不直,文詡因毀舊堵以應之。

《唐書》曰:開元十三年,河南府壽安縣人劉懷家有大麥六畝先熟,與眾麥殊色,其中有兩歧、三歧、四歧、六歧者。

又曰:元和九年六月三日,宰臣武元衡為盜所害。先是,長安謠曰:「打麥麥打,三三三。」既而旋其袖,曰:「舞了也。」解者謂:打麥者,打麥時也;麥打者,蓋謂暗中突擊也;三三三,謂六月三日也。舞了者,謂元衡之卒也。

又曰:西安國,每十月,令巫者齎肴詣山中,散糟麥於空,犬咒呼鳥,俄而鳥如雞飛入巫者之懷。因割腹而視之,每有一穀,來歲必登;若有霜雪,必有災異。其俗信之,名為鳥卜。

又曰:吐谷渾,地氣大寒,不生秔稻,有青{麥稞}麥,音勞豆、小麥,麥。

《莊子》曰:大儒以《詩》、《禮》發冢,小儒曰:「口中有珠。《詩》曰:青青之麥,生於陵陂。生不布施,死何含珠為?」

《淮南子》曰:濟水通和而宜麥。

又曰:三春之月,天子衣青衣,乘青龍,食麥與羊。

《秦子》曰:孔文舉為北海相,有人母病差,思食新麥,家無,乃盜鄰熟麥而進之。文舉聞,特償之。

《家語》曰:宓子賤為單父宰,百姓化之。齊人攻魯,道由單父。父老謂曰:「麥已熟矣,今齊寇至,不及人人自收其麥,請放民,皆使出獲傅郭之麥,可以益糧,且不資寇。」三请而宓子不聽。俄而寇逮於麥。季孫聞之怒,使人讓之,密於{就足}然曰:「今玆無麥,明年可樹。若使不耕者得獲,是民樂有寇也。且單父一歲之麥,於魯不加強,喪之不加弱。使民有自取之心,其瘡必數世不愈。」季孫聞之,赧然愧曰:「地若可入,吾豈忍見宓子哉!」

《廣雅》曰:大麥,麰也;小麥,麳也。

《呂氏春秋》曰:得時之麥,長{禾向}而頸墨,二七以為行,西服薄穗而赤色,稱之重,食之致香以息,使人肥且有力。

《范子計然》曰:東方多麥,南方多稷,西方多麻,北方多菽,中央多禾,五土之所宜也。

《說文》曰:麥,芒穀,秋種厚埋,故謂之麥。麥,金也。金王而生,火王而死。從「來」,有穗者,從「夊」;思惟切。來,周所受來牟也。一麥二縫,象其芒剌之形,天所來也;麧,音紇堅麥也;<麥貞>,音瑣小麥屑核也;<麥差>,磨麥也;<麥>,麥核屑也,十三斤為三斗,從「麥」,「」聲;,煮麥也;麮,麥白煮也;稍,麥莖也。

《廣志》曰:虜小麥,其實大,似大麥形,有二縫,{禾宛}麥,似大麥,出涼州;旋麥,三月種,八月熟,出西方;赤麥,赤而肥,出鄭縣。有半夏小麥,有秀芒大麥,有黑{禾廣}麥。

《吳氏本草》曰:大麥,一名{禾廣}麥,五穀之盛。無毒,治消渴,除熱益氣,食蜜為使。麥種,一名小麥,無毒,治利而不中。

《氾勝之書》曰:凡田六道,種麥為首。「子欲富,黃金覆」,謂曳柴壅麥根也。夏至後七十日,寒地可種宿麥。

又曰:麥早種穗強而有節,晚種穗小而少實。漬麥種以酢漿,無蟲。冬雪止,掩其雪,勿從風飛去,則麥耐旱。

崔寔《四民月令》曰:六月初伏,荐麥、瓜於祖禰。

《陳留耆舊傳》曰:高順,字孝父,惇厚少華。子式,至孝。彖蝗為災,不食式麥。

《英雄記》曰:呂布令韓暹、楊奉取劉備地麥,以為軍資。

《曹瞞傳》曰:太祖曾行麥中,令士卒無敗麥,犯者死。騎士皆下馬,持麥以相付。太祖馬騰入麥中。太祖曰:「孤為軍帥,不可殺,請自刑。」因援劍割發以置地。

《諸葛恪別傳》曰:孫權嘗饗蜀使費禕,禕停食<麥并>,索筆作《麥賦》,恪亦請筆作《磨賦》咸稱善。

《西域諸國志》曰:天竺以十一月六日為冬至,則麥秀;十二月十六日為臘,則麥熟。

《博物志》曰:啖麥令人多力。

又曰:近世有田夫至巧,削木為麥,入市糶之。糴者無疑,歸磨乃覺非麥。

《搜神記》曰:麥之為蛺蝶,由干溼也,爾則萬物之變皆有也。農夫止麥之化者,區之以灰;聖人理萬物之化者,濟之以道。

孔融《教高密令》曰:高密侯國箋言:鄭國增門之崇,令容高車結駟之路;出麥五斛,以酬執事者之勞。

 百穀部一 ↑返回頂部 百穀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