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部十七 太平御覽
卷八百六十.飲食部十八
飲食部十九 

编辑

《釋名》曰:餅,并也,溲麥使合并也。胡餅,作之大漫汗,亦言以胡麻著上也。蒸餅、湯餅、體餅之屬,皆隨形而名之也。

漢書》曰:宣帝微時,每買餅,所從買家輒大售,亦以自怪。

《續漢書》曰:靈帝好胡餅,京師皆食胡餅,後董卓擁胡兵破京師之應。

《東觀漢記》曰:光武問弟五倫曰:「聞卿為市掾,人有遺卿母一笥餅,卿從外來見之,奪母笥,探口中餅出,有之乎?」倫對曰:「實無此。眾人以臣愚蔽,故為出此言耳。」

《英雄記》曰:李叔節與弟進先共在乘氏城中,呂布詣乘氏城下。叔節從城中出詣布,進先不肯出。為叔節殺數頭肥牛,提數十石酒,作萬枚胡餅,先持勞客。

《魏志》曰:漢末,趙歧避難逃之河間,不知姓字。又轉詣北海,著絮巾褲,常於市中販胡餅。孫賓碩時年二十餘,乘犢車將騎入市,觀見歧,疑其非常人也,因問之:「自有餅耶?」歧曰:「販之。」賓碩曰:「買几錢?賣几錢?」歧曰:「買三十,賣亦三十。」賓碩曰:「視處士之望,非買餅者,殆有故。」乃開車後戶,顧所將兩騎,令下馬扶上之。時歧以為是唐氏耳目也,甚怖,面失色。賓碩閉後戶,下前檐,謂之曰:「視處士狀貌,既非販餅者,如今面色變動,即不有重怨,則當亡命。我,北海孫賓碩,闔門百口,又有百歲老母在堂,勢能相度者也,終不相負,必語我以實。」歧乃具告之。賓碩遂載歧以驅歸。

又曰:嚴翰,字公仲,學問特善《春秋公羊》。司隸锺繇不好《公羊》而好《左氏》,謂「左氏」為太官。而謂「公羊」為賣餅家。

又曰:盧毓為吏部尚書。時舉中書郎,詔曰:「得其人與不,在盧生耳。選舉莫取有名,名如畫地作餅,不可啖也。」

《魏略》曰:丁斐封列侯,坐免官。後太祖啁曰:「斐,文侯印綬何在?」斐對曰:「以易餅。」太祖大笑。

《晉書》曰:何曾性奢豪,務在華侈。幃帳車服,窮極綺麗;廚膳滋味,過於王者。每燕見,不食太官所設,帝輒命取。其食蒸餅,上不坼作十字不食。

王隱《晉書》曰:王長文,州辟別駕,陽狂不詣。舉州追求,乃於成都市,見蹲地齧胡餅。

又曰:王羲之幼有風操。郗虞卿聞王氏諸子皆俊,令使選婿。諸子皆飾容以待客,羲之獨坦腹東床,齧胡餅,神色自若。使具以告,虞卿曰:「此真吾子婿也。」問誰,果是逸少,乃妻之。

《晉陽秋》曰:惠帝崩,由食餅也。

又曰:王歡耽學貧窶,或人惠蒸餅一軸,以充一日。妻子常有菜色。

《宋書》曰:王悅之為吏部郎。鄰省有會同者,遺悅之餅一甌,辭不受,曰:「此費誠小,然少來,不願當之。」

肖子顯《齊書》曰:永明九年正月,詔太廟四時祭荐宣皇帝面起餅。

又曰:何戢為司徒左長史。太祖為領事,與戢來往,數置歡宴,上好水引餅。戢令婦女躬自執事,以設上焉。

《梁書》曰:武帝嘗設大臣餅,蔡樽在坐,帝頻呼其姓名,樽竟不答,食餅如故。帝覺其負氣,乃改喚蔡尚書,樽始放箸執笏曰:「惟。」帝曰:「卿向聾,今何聰?」對曰:「臣預為右武,且職在納言,陛下不應以名垂喚。」帝有慚色。

《趙錄》曰:石勒諱胡,胡物皆改名。胡餅曰搏爐,石虎改曰麻餅。

又曰:石虎好食蒸餅,常以棗、胡桃瓤為心,蒸之使坼裂方食。及為冉閔所篡幽廢,思不裂者不可得。

《後魏書》曰:胡叟不治產業,常苦飢貧,能不以為恥。養子字螟蛉,以自結。常作布囊,容三、四斛,飲啖醉飽,便盛肉餅以付螟蛉。見車馬榮華者,視之蔑如也。

《北齊書》曰:厙狄連,冬至日親表稱賀。其妻為設豆餅,連問:「此豆餅何處得來?」妻對曰:「於食中減。」連大怒。

《後周書》曰:樊深以父遇害,因避難,墜岩傷足,絕食再宿,後遇得一簞餅,飲食之。然念繼母年老患Φ,咸免虜掠,乃弗食。夜中,匍匐尋覓。母過,得相見,因以饋母。還,復遁去。改易姓名,游學於汾、晉之間。

《唐書》曰:僧萬回,閿鄉人也。恢諧以狂,發言屢中。其兄戍邊五載,母思之。萬回年幼,請詣兄所,策竹馬去。經歸而返,白母曰:「兄還,請辦餅,更往迎之。」數日,持補而至,母發補,乃戍子衣也。尋而子至,母大驚。

《范子》曰:餅出三輔。

《墨子》曰:魯陽文君云:「有人於此牧羊,芻豢不可勝食也。見人作餅,即還然竊之;楚四境之田,蕪廣不可勝辟,見宋、鄭之門邑,則還然竊之。與彼異乎?」

《抱朴子》曰:莽之世,賣餅小人皆得等級,斗筲之徒兼金累紫;楊子云確然忠貞之節形矣。

《三輔舊事》曰:太上皇不樂關中,高祖徙丰沛屠兒、沽酒、賣餅、商人,立為新丰縣。故一縣多小人。

《李固別傳》曰:質帝暴得疾,云食煮餅腹中悶,遂崩。

蔡質《漢官儀》曰:尚書郎直,太官供餅餌五熟。

《玄晏春秋》曰:衛倫過予而燕,論及於味。倫稱侍中劉子楊食餅知鹽生,精味之至也,予曰:「昔師曠識勞薪、易牙別淄澠,子楊之妙,抑末乎?」倫曰:「晉曠、齊牙,古之精也;魏之子楊,今之妙也。子何間焉?」

《語林》曰:何平叔面絕白,魏文帝疑其著粉。正夏月喚來,與熱湯餅,大汗出,隨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幽明錄》曰:姚泓叔父大將軍紹總司戎政,召胡僧,問以休咎。僧乃以面為大胡餅形,徑一丈,僧坐其上,先食正西,次食正北,次食正南,所余卷而吞之訖,便起去,了無所言。是歲五月,楊盛大破姚軍於清水。九月,晉師北討,掃定、洛。明年,遂席卷酆鎬,生禽泓焉。

葛洪《神仙傳》曰:壺公者,從遠方來賣藥,常懸一壺於坐上,每日入後,跳入壺中。市掾費長房於樓上見之,知非常人也,身為掃除,并進餅。公令長房共跳入壺,但見樓觀五色,重門閣道,侍者數十人。

《京兆舊事》曰:蕭彪為巴郡守。父老,歸供養。父嗜餅,從至市,立車,下自進之。

《廷尉決事》曰:廷尉上士張柱私賣餅,為蘭台令史所見。

《方言》曰:餅謂之飩,徒昆切。或謂之飠長,音張。或謂之餛。音混。

《說文》曰:餅,面也。

《雜五行書》曰:十月亥日食餅,令人無病。《食經》有髓餅法,以髓脂合和面。

《四民月令》曰:五月距立秋,無食煮餅及水溲餅。夏月飲水時,此二餅得水即冷堅不消,不幸便為食作傷寒矣。以餅置水中則滲;惟酒溲之,入則<門東>也。

王郎《上劉纂等樗蒲》曰:左中郎樂林得纂面肉,共啖湯餅。

繆襲《祭儀》曰:夏祀以蒸餅。

盧諶《祭法》曰:四時祠用曼頭、飠曷餅、體牢。凡夏祠別用乳餅。冬祠用白環餅。荀氏《四時列饌注》曰:夏祠以薄液代曼頭。

徐暢《祭記》曰:舊五月麥熟,荐新麥,作起漱白餅。

《明皇雜錄》曰:武惠妃生日,上與諸公主按舞於萬歲樓下。上乘步輦,從復道窺見衛士食畢以餅餌棄水竇中。上大怒,命高力士杖殺之。上方震怒,左右莫敢言者。寧王從容謂上曰:「從復道窺見獲衛士之過而殺之,恐人臣不能自安,又失大體。陛下志在勤儉愛物,惡物棄於地;奈何性命至重,重於殘飧者乎?」上蹶然大悟,遽命赦之。

《荊楚歲時記》曰:六月伏日,并作湯餅,名為辟惡。

《時鏡新書》曰:四月八日,長沙市肆之人無子者供寺閣下羊肉薄餅,結願以乞兒,往往有驗。

束皙《餅賦》曰:《禮》仲春之月,天子食麥,而朝事之籩,煮麥為面。

《內則》諸饌不說餅。然則雖云食麥,而未有餅。餅之作也,其來近矣。若夫安乾、ХЦ之倫,糾耳、狗后之屬,鈕帶、案成,飠飠主、髓燭,或名生於里巷,或法出乎殊俗。三春之初,陰陽交際,寒氣既消,溫不至熱。於時享宴,則曼頭宜設。吳回司方,純陽布暢,服飾飲冰,隨陰而涼,此時為餅,莫若薄壯。商風既厲,大火西移,鳥獸氄毛,樹木疏枝,肴饌尚溫,則起溲可施。玄冬猛寒,清晨之會,涕凍鼻中,霜成口外,充虛解戰,湯餅為最。爾乃重羅之<麥去>,丘與切。塵飛雪白,膠粘<黍刃>筋,膏氵羔柔澤。肉則羊膀豕脅,脂膚相半,臠若蜿首,珠連礫散,姜株蔥本,{艸}音封縷切判,銼末椒蘭,是灑是畔。和鹽漉鼓,攬合つ亂。於是火盛湯涌,猛氣蒸作,攘衣振服,握搦拊搏,面彌離於指端,手縈回而交錯,紛紛及,星分雹落。籠無逆肉,餅無流面,妹俞咧敕,薄而不綻。和和,襄色外見,柔如春綿,白若秋練,氣勃郁以揚布,香飛散而遠遍。行人失涎於下風,童仆空爵而斜盼,擎器者砥唇,立侍者千咽。爾乃換增,濯以玄醢,鈔以象著,曳要虎丈,叩膝遍據,槃案財投而輒盡,庖人參潭而促遽。手未及換,增禮復至,唇齒既調,口咽利,三籠之後,轉更有次。

庾闡《惡餅賦序》曰:范子常者造余宿,霍雞為餅,遲御之情甚虛,奇嘉之味不實,聊作《惡餅賦》以釋之。

弘君舉《食檄》曰:催廚人作茶餅,熬油煎蔥,例茶以絹,當用輕羽,拂取飛面,剛軟中適,然後水引。細如委糹延,白如秋練,羹杯半在,財得一咽,十杯之後,顏解體潤。

梁吳均《餅說》曰:宋公至長安,得姚泓時故太官承程季者,了了人也。公曰:「今日之食,何者最先?」季曰:「仲秋御景,離蟬欲靜,變變曉風,悽悽夜冷。臣當此時,惟能說餅。」公曰:「善。」賈慫稱曰:「安定噎鳩之麥,雒陽董德之磨,河東長若之蔥,隴西舐背之犢,χ音夫。罕赤恥之羊,張掖北門之鼓。燃以銀屑,煎以銀銚,洞庭負霜之橘,仇池車帶之椒,調以濟北之鹽,М以新丰之雞,細如華山玉屑,白如梁甫銀渥,既聞香而口悶,亦見色而心迷。」公曰:「善!」

糗糒编辑

《書》曰:峙乃糗糧,亡敢弗逐。峙,具。糗,熬稻也。

《儀禮》曰:四籩:棗、糗、粟、脯。

《左傳》曰:陳轅頗賦封田以嫁公女,以為己大器。公逐之,出奔鄭。道渴,其族轅亙進稻醴、粱糗、段脯焉。曰:「何其給也?」曰:「器成而具。」

《公羊》曰:公出奔齊,國子執壺漿曰:「敢致糗從者。」公稽首以衽受。

《說文》曰:糒,乾食也。糗,熬米麥也。去九切。

《釋名》曰:糗,齲也,飯而磨散之,使齲碎也。飠侯,候也,候人飢者以餐之。

漢書》曰:李陵擊匈奴,兵敗,令軍士人持二升糒、一片冰相待。

《東觀漢記》曰:嚴尤擊江賊,世祖奉糗一斛、脯三十朐。

又曰:隗囂且病,餓,出城餐糗糒,腹張,悉憤而死也。

又曰:張禹巡行守,舍止大樹下,食糒、飯屑,飲水而已。後年貧,人來歸者千餘戶。

又曰:賀玄,字文弘,為九江太守。行縣齎持糒,但就溫湯而已。

謝承《後漢書》曰:沈景為河間相,恆食糒。

《後漢書》曰:趙孝兄禮為餓賊所得。孝聞之,即自縛詣賊曰:「禮久餓羸瘦,不如孝肥飽。」賊大驚,并放之,謂曰:「可且歸,更持米糒來。」孝求不能得,復往報賊,願就烹。眾異之,遂不害。鄉黨服其義。

《魏略》曰:寒貧者本姓石。後還長安,車騎將軍郭淮以意氣呼之,問其所欲,亦不肯言。淮因與脯Я及衣,財取脯一朐、糒一升而止。

《唐書》曰:黃巢將逼三輔,僖宗出幸,途無供頓,衛軍不得食。張浚謂漢陰令李康曰:「公可為糗餌,以供行在。」康乃鳩集騾乘,分道進饔糗。

《列女傳》曰:勾踐伐吳,有獻一囊糒者。王以賜軍士,甘不逾嗌,而戰自十倍。

《孟子》:舜之飯糗茹草也,若將終身焉。

《玄晏春秋》曰:衛倫過予而燕,論及於味,命仆取糗以進予。予嘗之,曰:「吾知之矣。麥,其主者也;有李、柰、杏味。三果不同,予焉得兼之?」倫曰:「吾之將來,家實多果。杏時將發,故糅之以杏汁;李、柰時發,又糅之以李、柰汁。故有三果之味也。」

《物理論》曰:呂子義,清賢之士也。思之宜往存省,懷Я而往。主人盛為饌食,乃出懷中Я,求冷水一杯而食之。

《楚辭·九章》曰:播江離與滋菊兮,願春日以為糗芳。

《四民月令》曰:四月可作棗Я。

餌粢编辑

《周禮》曰:羞籩之實,糗餌、粉粢。鄭玄曰:二物皆粉稻米、黍米所為也。合蒸曰餌,餅之曰。糗者,搗粉,熬大豆為餌,之粘著以粉之也。餌言糗,言粉,互相明也。

《廣雅》曰:鐸、飠齊,餌也。

《方言》曰:餌謂之飠恙,音恙。或謂之粢,或謂之飠令,音鈴。或謂之飠奄,烏業切。或謂之飠元音原。

《說文》曰:餌,粉餅也。,稻餅也。

《釋名》曰:餌,而也,相黏則也。兗豫曰溏浹,或作Д。就形之名也。,漬也,蒸糝屑,使相潤漬餅之也。

《韻集》曰:飠唐、飠弟,餌也。

《東觀漢記》曰:樊畢,字仲華。世祖嘗於新野坐文書見拘,時畢為市吏,饋餌一笥,上德之。建武初,拜河東都尉,引見云台,上啁畢曰:「一笥餌,得都尉,何如?」

《風俗通》曰:汝陽彭氏墓近大道,有一石人。田家老母到市買數片餌以歸,過陰墓樹下,以餌著石人頭,忽去而忘之。行道人見餌,怪問之,或人調云:「此石人有神,能治病。病愈者以餌來謝之。」轉以相語云:「頭痛者,磨石人頭;腹痛者,磨石人腹。」遂千里來就,號曰賢君,如此數年。前餌母聞之,為人說之,乃無復往者。

《梁書》曰:朱異好飲食滋味聲色之娛,子鵝炮鰍不輟於口。雖朝謁,從車中必齎飴餌。

粔籹上巨下汝编辑

《通俗文》曰:於糹爭者謂之粔籹。

《雜字解詁》曰:粔籹,膏環也。

《異苑》曰:張驥,永初中於都喪亡。司馬茂往哭之,見驥憑几而坐,以箸刺粔籹食之。

《楚辭·招魂》曰:粔籹、蜜餌。言以蜜和米面,熬作粔籹,搗黍作餌。

寒具编辑

《周禮》曰:朝事之籩。鄭司農云:朝事,謂清朝未食,先進寒具口實之籩。

《通俗文》曰:寒具謂之飠曷。音曷。

桓譚《新論》曰:孔子,匹夫耳,而卓然名著。至其冢墓,高者牛羊雞豚而祭之,下及酒脯、寒具,致敬而去。

《張逸遺令》曰:閉口寒具不得入。

 飲食部十七 ↑返回頂部 飲食部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