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866

 飲食部二十三 太平御覽
卷八百六十六.飲食部二十四
飲食部二十五 

编辑

《釋名》曰:苦酒,淳毒甚者酢且苦也。

《周禮》曰:醯人,掌共五齊、七菹,凡醯物;以共祭祀之齊菹,凡醯醬之物。賓客,亦如之。齊菹,醬屬。醯人者,皆須醯成味。王舉,則共齊菹,醯物六十甕;共后及世子之醬、齊菹。賓客之禮,共醯五十甕。凡事共醯。

《儀禮》曰:醯、醢百甕夾碑,十以為列。

《禮》曰:宋襄公葬其夫人,醯醢百甕。

又曰:大功之喪,不食醯醬。父母之喪,又期而大祥,有醯醬。

《論語》曰:子曰:「孰謂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諸其鄰而與之。」

史記》曰:通邑大都,酤一歲千釀,醯醬千缸。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仙上藥,有鳳林鳴酢。

《魏中臣奏》曰:劉放奏云:「今官販苦酒,與百姓爭錐刀之末,宜其息絕。」

《吳錄·地理志》曰:吳王筑城以貯醯醢,今俗人呼苦酒城。

《晏子春秋》曰:蘭本三年而成,湛之苦酒,則君子不近,庶人不佩。

《風俗通》曰:酢如莢。按,味酸,工者取以調味。

《博物志》曰:酒暴熟者易酢,醢酸者易臭。

又曰:龍肉以醯漬則文章生。

葛洪《肘後方》曰:治齒痛,用三年僉酢。

《唐書》曰:初,薛仁果拔秦州,召富人,磔於猛火之上,或以醯灌鼻,求其金寶。

又曰:任迪簡,萬年人,舉進士,初為天德軍使李景略判官,性重厚。常有宴,行酒誤以醯進。迪簡知誤,以景略性嚴,慮坐主酒者,乃勉強飲盡之,而為容其過。以酒薄白景略,請換之。於是軍中感悅。

编辑

《周禮》曰:醢人,掌四豆之實。朝事之豆,其實韭菹、醢,昌菹、麋,菁菹、鹿;饋食之豆,其實葵菹、蠃醢,脾析、蜱醢,蜃、氐醢,豚拍、魚醢;加豆之實,芹菹、兔醢,深蒲、醢,{治}菹,雁醢,筍菹、魚醢。

又曰:醢人,為王及后、世子共其內羞。王舉,則共醢六十甕,以五齊、七醢、七菹、三實之。齊當為齏,五齏:昌本、脾析、蜃、豚拍、深蒲也。七醢:、蠃、[C231]、氐、魚、兔、雁醢。七菹:韭、菁、茆、葵、芹、{治}、┺、菹。三、麋、鹿、麋也。凡醯醬所和,細切為齏,全物若為菹也。賓客之禮,共醢五十甕。致饔餼時。凡事共醢。

《禮》曰:孔子哭子路於中庭。寢中庭也。與哭師同,親之。有人弔者,夫子拜之。為之主也。既哭,進使者而問故,使者,自衛來訃者。故,謂死之意狀。使者曰:「醢之矣。」時衛世子蒯聵纂輒而立,子路死之。醢之者,示欲啖食,以怖眾。遂命覆醢。覆棄之,不忍食。

《禮記外傳》曰:祭祀賓客菹醢之用。醢,肉醬之通名。醢,汁也,氵音,亦汁也。此等皆在豆,以其溼故也。籩,竹器。何盛也。豆,木器,皆跌足。取其去地高潔。醢有陸產,畜之所生,在陸者。有水物,天地陰陽之氣所生。水草之品,非人力所種,自然潔。者,骨肉相雜為之,有麋鹿麇之麇,大獐也。字或作の。兔醢,氐醢,皆陸產也。氐,蟻卵也。有魚雁蠃蜱之醢。蜃蛤之類也。蜃似蚌而長也。五者水物。

《四民月令》曰:五月一日可作醢。

弘《君舉食檄》曰:東里獨姥之醢。

 飲食部二十三 ↑返回頂部 飲食部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