咎徵部六 太平御覽
卷八百八十.咎徵部七
神鬼部一 

地震编辑

京房《易占》曰:地動,陰有餘。

《左傳》曰:南宮極震。南宮極,王子朝之卿士也。萇弘謂劉文公曰:「君其勉之,先君之力可濟也。先君,謂劉獻公,文夠願也。獻公亦欲立子猛,不欲令子朝得國。今南宮極震死,為天所棄,先君之功棄可成也。周之亡也,其三川震;今西王之大臣亦震,天棄之也。西王,謂子朝也。子朝居王城,故為之西王也。東王必大克。」敬王居狄泉,狄泉在王城之東,故曰東王也。

史記》曰:周幽王二年,三川震。太史伯陽甫曰:「周將亡矣。天地之氣不過其序,若過其序,亂人之兆。陽伏而不能出,陰迫而不能升,於是也震。陽失而在陰,陰原必塞,原塞必國亡。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今周如二代之季,其川原又塞,塞必川竭山崩。夫國必依山川,山崩川竭,國亡之徵也。」

《漢書·五行志》曰:魯文公九年,地震。劉向以為周襄王失道,楚穆王商臣殺父成王,諸侯皆不肖,權傾於下,臣下強盛,將動為害。

京房曰:臣事雖正,專必震。於水,水則波;於木,木則搖;於屋則瓦落;於山則出水涌。嗣子無德,臣專祿不食,動丘陵,水涌出。

又曰:魯襄公十六年,地震。其後崔氏專齊,欒盈專晉,良宵傾鄭,閽殺吳子,燕逐其君,楚滅陳蔡。

又曰:魯昭公十九年,地震。劉向以為是時季氏將有逐君植典。

又曰:昭公二十三年,地震。劉向以為是時周景王崩,劉子、單子立王子猛,尹氏立王子朝,季氏逐昭公,黑肱叛邾,吳殺其君僚,宋五大夫、晉二大夫皆以地叛。

又曰:哀公三年,地震。仲尼見棄而季氏強。

又曰:趙幽王五年,代地大動,自樂徐以西,北至平陰,台屋牆垣太半壞,地坼東西百三十步。六年,大飢,秦滅之。

漢書》曰:惠帝時,地震隴西,壓四百餘家。時諸呂用事。

又曰:武帝時,地震壓殺人,明年皇后陳氏廢。宣帝時,地震河南以東四十九郡,北海、琅琊,壞祖宗廟、城郭,殺人千餘。後又京時載震,至北邊郡國三十餘,壞城郭,殺四百餘人。後霍顯、禹反,誅清河王,遷房陵,皇后霍氏廢。

又曰:玄帝建昭四年,藍田地震,沙石流擁灞水,安陵岸崩擁水,水逆流。時石顯用事。

《後漢書》曰:光武時,地震裂。至后年,南郡蠻、武陵蠻叛。后詔捕王侯,賓客坐死者數千人。陰氣盛之應也。

又曰:和帝時,郡國十三地震。時將軍竇憲謀逆伏誅。後又地裂及震,其年北海王威有罪自殺。

又曰:安帝時,郡國十六地震。明年,郡國十二地震,京師人相食。帝沖幼,鄧氏執政。後又郡國九地震。明年,海賊張伯路與平原劉文何、周文光等攻戰厭次,殺令長。後三年,郡國十八地震,淮南人飢。明年,鄧太后崩,帝失政。

又曰:順帝時,京師頻地震、岸崩及地陷。其年,吳郡丞羊珍反郡府。後二年,涼州地百八十震,山谷坼裂。是日,徐、楊賊攻燒邑城,殺掠民吏。

又曰:沖帝時,京時載震,三郡沙涌土裂。時帝年二歲,母后臨朝,群盜大起,發掘憲陵,攻燒城邑。

又曰:桓帝時,京時載震,荊揚人多飢死。後又震憲陵,寢屋瓦、宮廟瓦落盡。時梁冀專政。

又曰:靈帝時,地震,海水溢,又震鴻都府門。時閹豎專政。

又曰:初平二年,并州牧董卓焚燒洛陽,挾天子遷長安,自為太師,號尚父。京時載震,卓問著作郎蔡邕,邕對曰:「地動,陰盛,大臣逾制。」又太史上言當有大臣戮死。卓遣人言太尉張溫與袁紹交通,遂殺溫。二年,司徒王允、僕射士孫瑞及卓將呂布謀誅卓,殺之。

又曰:獻帝時,雍州地頻震,三輔大旱,粟一石五十萬,人相食。

《續漢書》曰:建康元年九月丙午,京都地震。時順帝崩,太后攝政,為順帝作陵,制度奢廣,多壞吏民冢槨。尚書欒巴諫,太后怒,癸卯,收巴下獄,欲殺之。丙午地震,太后乃出巴,免為庶人。

《漢獻帝春秋》曰:初平二年,地震。董卓問蔡邕,邕曰:「天為陽,故運轉於上;地為陰,故安靜於下。而震,是失其性,以陰而陽也。明公車不當青蓋,宜改之以應變。」摯改為綠蓋。

《晉書》曰:魏明帝時,京都地震,隱隱有聲,搖動屋瓦。明年,公孫文懿叛,自立魏。高糖蕖曰:「地震,臣下強盛,地故睜獰,冀所以警悟人主,不可不深思是災。」及少帝繼,廢,竟禪晉。

又曰:齊王芳時,頻年地震。時曹嗽莰政,遷太后於永壽寧,太后與帝相泣而別,故頻震。

又曰:蜀劉禪時,地震。時黃皓專政。閹官無陽施,猶婦人也,此皓見任之應。是年冬,蜀亡。

又曰:吳孫權時,頻年地震。時呂壹專政,又權信讒廢太子和,步騭上書曰:「伏見案事,吹毛求瑕,欲陷人成其威福,故地連震。」

又曰:晉武帝時,頻年地震。是時賈充、楊駿,遞弄朝權。

又曰:惠帝玄康四年,郡國地震,淮南洪水出,或山崩地陷,壞城府,殺百餘人。此賈后使楚王瑋殺汝南王亮及太僕衛瓘,陰道盛,陽道衰微之應。

又曰:愍懷帝時,頻年地震。時司馬越專政,石勒寇汲郡。

又曰:玄帝大興玄年,頻地震,或水涌山崩,殺人。時江南淮北有大兵,劉曜、石勒僭位。

又曰:成帝時,咸和四年,頻年地震,時蘇峻作亂。

又曰:穆帝永和九年、十年,頻地震,或有聲如雷,雞雉皆鳴。時帝幼,母后專政,石季龍僭號,王師頻敗。

又曰:十一年四月、五月,又頻地震。是時姚襄入許昌,百姓愁苦之應。哀帝及海西公、簡文、孝武時,皆頻地震。是時人主幼弱,群小弄權,兵役連年,海西見廢。

又曰:孝武太玄五年夏,震含章殿四柱,并殺侍者二人。後年,符堅略襄陽。

又曰:安帝義熙年,頻地震,或有聲如雷。時太尉劉裕謀逆。

《宋書》曰:孝武大明玄年,地震,有聲自河北來,魯郡山搖地動,彭城女牆四百八十丈墜,屋傾。袞州地裂泉涌,二年不已。其後兗州刺史夏侯祖歡卒。

《齊書》曰:廢帝東昏侯時,地震,一年不止。其年,護軍撮螺景反,兵圍城,帝閉門以拒之。

《隋書》曰:梁武太清二年八月,侯景舉斃藪於豫州,登壇歃盟,地震。及圍城,死者太半。

又曰:太清三年,建康地再震。時侯景自為大丞相。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前趙劉聰建玄玄年三月,平陽城震,崇明觀陷為池水。赤氣至天,有赤龍奮迅而去。十一月,地震。二年八月,平陽地震,汾水大溢,流漂數百家。聰死,子粲立,為劉曜所殺。曜自立。

又曰:前秦符堅時,秦、雍二州地震裂,泉涌。長安大風震電,壞屋殺人。堅懼而愈修德召可。俄而符雙等伐長安,尋為戰敗。

又曰:後秦姚泓時,秦州地震三十二,殷殷有聲,山崩舍壞。識者以為:秦州,泓之故鄉,將滅之徵。後宋高祖入長安,執於建康斬之。

又曰:姚興四年,所在地震,前後一百五十六。公卿百司抗表請罪,興曰:「災遣之來,咎在元首,近代或歸罪三公,甚非也。朕當考躬省己,思宋景之義。公等何愆?宜悉冠履復位。」

《後魏書》曰:太祖道武天賜六年夏,地震。其年,帝愛姬萬美人與清河王紹通,作亂,帝被紹及萬美人殺之。

又曰:宣武延昌玄年,沁州地震陷,殺人甚眾。又累年沁州秀容敷城雁門山鳴,地震不止。其年,幽州沙門胡僧紹反。明年,胡太后臨朝。後天下大兵,太后、少帝為爾朱榮投於河。

《隋書》曰:北齊武成清河年,并州地震。是時和士開專恣之應。

又曰:隋文帝開皇二十年,廢太子勇,以晉王廣為皇太子。將冊之夜,烈風大雪,地震山崩,人舍多壞,殺人。太子卒與僕射楊素弒帝。

《呂氏春秋》曰:周文王寢病五日,而地動東西南北,不出國郊。百吏皆請曰:「臣聞地之動為主也。」群臣皆悲曰:「請移之,興事動眾,以增國城。」

文王曰:「我必有罪,故天示此以罰我;今動眾以增國城,是重吾罪,不可。」無幾,疾瘳也。

地裂编辑

《尚書說》曰:黃帝將亡則地裂。

《春秋考異郵》曰:臣恣盛,地裂坼。

《戰國策》曰:齊閔王奔莒,淖齒數之曰:「羸博之間,地坼至泉,地以告也,而王不知戒,何得無誅!」乃殺之。

《竹書紀年》曰:夏桀末年,社坼裂,其年為湯所放。

《後漢書》曰:安帝時,緱氏地裂,後郡國地坼,或泉涌。越夷殺長吏,燒城邑。

又曰:南地坼,長百八十二里,廣五十量蕊。又洛陽新城地裂。又緱氏地陷裂,京時載陷。時帝幼沖,宦者用事。

又曰:建康玄年,隴西、漢陽、張掖、北地、武威地百八十震,山谷坼裂,壞城。

又曰:沖帝初即位,葬順帝。是日,雁門、京師、太原三郡地震,沙涌土裂。

又曰:桓帝時,河兌裂。明年,京師、雲陽地震。時閹豎用事,皇后梁氏崩。後八年,緱氏地裂。是時頻年兵革,又李膺等二百餘人受誣下獄。又上黨地裂,是時寇賊彌盛。

又曰:靈帝時,河兌裂二十處,長十里。是時閹豎用事,政在私門。

《續漢書》曰:和帝永和七年,趙國易陽地裂。

京房《易傳》曰:「地坼襲者,臣下分離,不肯相從也。」是時南單于眾乖離,相從也是時南單于眾乖離漢軍追討。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西秦乞伏乾歸太初十九年,齋川地裂。後四年,乾歸為兄子夠援所殺。

《抱朴子》曰:軍中地裂,急徙居,不則軍敗。地震,必大戰,或有謀反。

《墨子》曰:三苗欲滅時,地震泉涌。

地陷编辑

《古今五行記》曰:夏桀末年,瞿山地陷,一夕為大澤,深九丈。其年為湯所放。

《晉書》曰:武帝太康八年,宣帝廟地陷。其年七月,殿前地陷,方丈,深數丈,中有破舡。是時,帝不用和嶠之言,而信賈充之佞。至十一年,惠帝立,王室大亂。

又曰:惠帝時,五月,城中地陷,方三十丈,殺人。六月,又地坼,人家陷死。八月,地裂,廣三十六丈,長八十四丈,人大飢。又上庸四處山崩地陷,廣三十丈,長百三十丈,大水出,殺人。時賈后亂政。又夜暴雷雨,賈謐齋屋柱陷入地,壓床帳。明年謐誅,天下兵亂,帝室從此微矣。

又曰:懷帝時,洛陽地步廣里地陷,出鵝三。又當陽地裂三所,廣三丈,長三百步。時司馬越專政,王室離敗,死者萬計。

又曰:安帝時,山陰地陷,方四尺,有聲如雷。後二年,西明門地穿,涌水毀門。太尉劉裕矯詔殺害朝士,俄而禪宋。

《隋書》曰:梁武帝普通二年,始興郡石鼓村地自開成井,方六尺,深三十丈。侯景篡梁,昇御床,床腳陷入地。後景被殺。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前涼張天錫三年四月,延興地震陷,水出。

又曰:前趙劉聰末年,武庫地陷,深一丈五尺。時中常侍王沉、中宮僕射郭猗皆寵幸用事。聰游宴後宮,或百日不出。沉等奢僭貪殘,賊害良善。御史大夫陳玄達諫,聰不從,玄達自殺。

又曰:後秦姚泓永和元年,秦州地陷裂,岩嶺崩墜,人舍壞。是年為宋高祖所擒,斬於建康市。

又曰:前秦符堅末年,洛陽地陷。堅後伐晉敗焉。

又曰:安帝末年,桓玄篡晉,昇太極殿,殿無故陷。旬月,宋高祖殺之。

又曰:北涼沮渠茂乾永和七年,太廟階陷。六月,城門崩。其年九月,茂乾面縛降於魏。

又曰:西涼李歆嘉興玄年三月,惇煌且門陷。至四年,歆為沮渠蒙遜所敗。

又曰:夏赫連勃勃鳳翔七年六月,太廟基陷。其年八月,勃勃死。

《隋書》曰:北齊後主末年,穆后如晉陽向北宮辭胡太后,所乘七寶車無故陷入地,半沒誓足。是年齊滅,后與帝俱入長安。

又曰:隋煬帝大業十三年十二月,洛州乾陽門內地陷,周闊丈餘。至十四年,帝遇殺,天下大亂。

《異苑》曰:晉武帝太康五年,宣帝廟地忽陷,梁無故自折。凡宗廟,所以承祖先嗣永世,不刊安居;摧陷,是煙絕之祥也。

地凶编辑

漢書》曰:光武時,岑彭伐蜀。去成都數十里,軍營北有地名彭亡。彭聞之欲移,會日暮。是夜,彭為公孫述刺客詐為逃奴刺殺之。

《魏志》曰:太祖圍呂布,大司馬楊固救布,為其將楊丑所殺。楊將眭固又殺丑,屯兵射犬。巫誡之曰:「將軍字白兔,而邑名射犬,兔見必驚,宜急移去。」固不從,明日遂戰死。

《晉書》曰:建業太社西宮地,吳時右司馬丁奉宅,吳後主孫皓殺之,流徙其家。晉玄帝初為僕射周顗宅,顗為王敦所害。後為冠軍將軍蘇峻宅,峻反被誅殺。後為索悅宅,為會稽王道子所親暱,緣道子見殺。又為章武王司馬秀宅,秀亦凶。至宋孝武時,為雍州刺史臧質宅,質反見殺。故代稱為凶地。宋吏部尚書王僧綽常謂宅無吉凶,請以為第,始造未居,為玄凶所害。

王隱《晉書》曰:祖約為豫州刺史,咐晷地忽赤如丹,約竟敗見殺。

土踊编辑

《紀年》曰:梁惠成王七年,地忽長十丈有餘,高尺半。周隱王二年,齊地暴長,長丈餘,高一尺。

漢書》曰:成帝河平四年,臨淮縣土踊起,高二丈。時王莽專政。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前涼張寔五年,祁山地震,從中陶原阪三里冒復,下川忽如見掩,阪上草木存焉。

地生毛编辑

《晉書》曰:武帝太始中,皇甫晏為益州刺史,西討,屯兵,人咸死之,地生白毛。俄被牙門將所殺。

又曰:成帝時,地生毛。時天下大兵而中原擾亂,百姓疲怨。

又曰:孝武時,京都地生毛,而氐賊圍繞襄陽、彭城,徵戍連年不解。又京都地生毛,符堅滅後,人役勞,后又江陵交戰不解。

又曰:安帝義熙十年,地生白毛,連年徵討勞擾之應。京房以為人勞之異,金失其性地生毛。

常璩《華陽國志》曰:晉武帝太始八年,蜀地生毛,長七八寸,生數里。李勢欲亡,地又生毛。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後秦姚興時,乞伏乾歸鎮州,地震生毛。而乾歸太初十九年七月為兄子夠援所殺。

又曰:北燕馮跋太平十五年,龍城地生白毛,長一尺二寸,月餘乃滅。後遼西太守高潛謀反伏誅。

《隋書》曰:梁武帝大同年,地生白毛,長二尺。時筑浮山堰,功垂就而潰,百姓苦之。

又曰:陳後主末年,地生白毛。時功役不息,卒為隋滅。

又曰:北齊武成清河年初,滄州及長安地生毛。時北筑長城,內興三台,人苦役焉。

《唐書》曰:則天天授初,淮南地生毛,或白蒼,長者尺餘,或遍居人床下。揚州尤甚,大如馬尾,焚之如毛氣。著作郎韓琬寓於揚州,親掇之。其年稱制。

 咎徵部六 ↑返回頂部 神鬼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