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部四 太平御覽
卷八百八十九.獸部一
獸部二 

叙獸编辑

《國語》曰:獸三爲群。

《爾雅》曰:四足而毛謂之獸。

《說文》曰:獸,守備者也。獸足謂之番。毳,獸細毛也。翰,獸豪也。薦,獸所食草也。

《周禮·天官上》曰:獸人掌𦊙田獸,辨其名物。𦊙,網也。以網摶所當田之獸。冬獻狼,夏獻麋,春秋獻獸物。狼膏聚,麋膏散。聚則温,散則凉,以救時之苦也。獸物,凡獸皆可獻也,及狐狸。時田,則守𦊙,備獸觸攫。及弊田,令禽注于虞中。鄭司農云:弊田,謂春火弊,夏車弊,秋羅弊,冬徒弊。虞中,謂虞人𨤲所田之野,及弊田植虞旗於其中,致禽而珥焉。獸人,主令曰衆得禽者置虞人所立虞旗之中,當以給四時社廟之𫞴。珥焉者,取左耳以致攻,若斬首折馘。凡𫞴祀、喪紀、賔客,共其死獸生獸。共其完者。凡獸入于腊人,當乾之皮。皮毛䈥角入于玉府給作器物。。凡田獸者掌其政令。

又《天官下》曰:獸醫,掌療獸病、療獸瘍。畜獸之疾病及瘍。療同醫。凡療獸病,灌而行之,以節之,以動其氣,觀其所發而飬之。療畜獸必灌行之者,爲其病狀難知,灌以緩之,且強其氣也。節,趨聚之節也。氣謂脉氣。旣行之,乃以脉視之,以知所病。凢療獸瘍,灌而劀之,以發其惡,然後藥之、飬之、食之。亦先攻之,而後飬之。凢獸之有病者、有瘍者,使療之,死則計其數,以進退之。

又《天官上》曰:内饔,辨腥臊羶香之不可食者。牛夜鳴則庮。羊泠毛而毳,羶。犬赤股而躁,臊。鳥皫色而沙鳴、貍豕盲眡而交睫,腥。馬黒脊而般臂,螻。腥、臊、羶、香,可食者,是别其不可食者,則所謂者皆臭味也。冷毛,毛長緫結也。皫,失色不澤美也。沙,斯也。交睫,腥。腥,當爲星,聲之誤也。肉有如米者,似星,般臂,臂毛有文。鄭司農云:庮,朽木臭也。螻,螻蛄臭也。杜子春云:盲眡,當爲望視。

又《夏官上》曰:服不氏,掌飬猛獸而教擾之,猛獸,虎豹熊羆之屬。擾,馴也。教習使之馴服。王者之教,無不服。凡𫞴祀共猛獸。謂中膳羞者。獸人冬獻狼。《春秋傳》曰:熊蹯不熟。

又《秋官下》曰:穴氏。掌攻蟄獸,各以其物火之。蟄獸,熊羆之屬,冬藏者也。將攻之,必先燒其所食之物於穴,以誘出之,乃可得之者也。以時獻其珎異皮革。

又曰:囿人,掌囿㳺之獸禁,囿游,囿之離宫,小𫟍觀處也。牧百獸。備飬衆物也。今掖庭有鳥獸,自熊虎孔雀至於狐狸鳬鶴備。、𫞴祀喪紀、賔客,共其生獸死獸之物。

又《司馬職》曰:中軍以鼙令皷,皷人皆三皷,群司馬振鐸。車徒皆作,遂皷行。徒衘枚而進。大獸公之,小獸私之。大獸公之,輸於公也。小獸私之,以自卑也。

又曰:東北曰幽州,畜冝四擾。四擾,馬牛羊豕。西北曰并州,畜冝五擾。五擾,馬牛羊犬豕也。

《孟子》曰:當堯之時,天下猶未平,洪水横流,汎濫於天下;草木暢茂,禽獸繁殖;五榖不登,禽獸偪人,獸蹄鳥迹之道交於中國。

《列子》曰:東方有國,人數解六畜語,盖偏智之所得。

《吕氏春秋》曰:堯以天下讓舜,鯀爲諸侯,怒於堯曰:「得天之道者爲帝,得地之道者爲三公。我得地之道,而不以我爲三公!」乃使猛獸,欲以爲亂。比獸之角,能以爲城,舉其尾,能以爲旌。召之不來,彷徉於野。以患,帝舜於是殛之於羽山。

又曰:故享獸不足以盡獸,嗜其脯則幾矣。幾近然則王者有嗜乎理義也。

又曰:季秋之月,菊有黄華,犲𫞴獸,戮禽。戮,殺也。

《淮南子》曰:猛獸不群,鷙鳥不𩀱。

又曰:毛犢生應龍,應龍生建馬,建馬生騏驎,騏驎生庶獸。凡毛者生於庶獸。食草者善走而愚,食肉者勇敢而悍。

又曰:鳥排虚而飛,獸蹠實而走也。

《抱朴子》曰:稱虞吏者,虎也;稱當路君者,狼也;稱令長者,老狸;稱丈人者,兎也;稱東王父者,麋也;稱西王母者,鹿也;稱三公者,馬也;稱主人者,羊也;稱吏者,麞也;稱人君者,猴也;稱九卿者,猿也;稱將軍者,老馬也;稱姓字者,犬也;稱陽城公者,狐也。

齊卞彬《禽獸决録》曰:羊性滛而很,猪性卑而率,狗性險而出,皆指斥當時貴勢。羊滛很謂吕文顯,猪卑率謂朱隆之,狗險岀謂吕文庶也。

《異苑》曰:永康舒夀夫與同里獵於逺山,群犬吠深茂。異而㸔之,見樹下有一老公,長可三尺,頭鬚蒙然,面縐齒落,通身黃衣,裁能動揺。因問爲是何人而來在此?直云:「我有三女,姿容羙,兼多伎藝,彈琴賦詩,閑究五典。」舒夫等共縛束,令出女。公曰:「我女仍居深房洞庭之中,非自徃喚不可得也。請解我繩,當呼女也。」獵人猶不置。俄而變成一獸,黃色,四足,其形似臯,又復如狐,頸長三尺,頭生一角,耳髙於頂,面故𩔖人。舒夫等大懼,狼狽放解,倐忽失處。

又曰:東陽西寺七佛屋,太元中,龕下有一物,岀頭如鹿。有法獻道人迫而觀之,於是吐沬噴洒,氣雲霧。至元嘉十四年四月七日,此頭復出。尋覔其處,亦無孔穴。年年有聲,殷若小雷。

猛獸编辑

《十洲記》曰:漢武帝時,月支國獻猛獸一頭,形如犬子,似狸而色黃。帝恠其羸細秃悴,問使者何謂猛獸。使者對曰:「猛獸生崑崙,食氣飮露。」帝使使者令猛發聲,忽叫如天雷霹靂之聲,諸牛羊馬豕犬之屬皆驚駭。以付上林苑,徑上虎頭,溺虎口,去十許歩,虎輙閉目。明日,失使者及猛獸所在。

《慱物志》曰:魏武伐蹹頓,經白狼山,逢師子。使格之,殺傷甚衆。忽見一物從林中出,如狸,上帝車軛上。師子將至,便跳上其頭,師子伏不敢起,遂殺之,得師子兒還。未至四十里,鷄犬皆無鳴吠也。

《後周書》曰:楊忠甞從太祖狩於龍門,忠獨當一猛獸,左挾其腰,右抜其舌。太祖壯之。北臺謂猛獸爲揜于,因以字之。

師子编辑

《說文》曰:虓,師子也。

《爾雅》曰:狻猊,如虥猫,食虎豹。郭璞注曰:即師子也。狻音酸,猊音倪。虥,音姧,文淺毛也。

《穆天子傳》曰:狻猊,日走五百里。郭璞注曰:師子也,食虎豹。

《東觀漢記》曰:陽嘉中,䟽勒國獻師子、封牛。師子形似虎,正黃,有髯耏音而,尾端茸毛大如斗。

司馬彪《續漢書》曰:章和元年,安息國遣使獻師子,符枝,形似麟而無角。

《魏略》曰:大𥘿國無盗賊,但有師子爲害。行道不群則不得過也。

《宋書》曰:宗慤討林邑王,范陽邁傾國來逆,以具裝被象,前後無際。慤以爲外國有師子,威服百獸,乃製其形,與象相禦。象果驚奔,衆因此潰亂,遂剋林邑。

蕭子顯《齊書》曰:王敬則,𣈆陵南沙人也。母爲巫,生敬則而胞紫色,謂人曰:「此兒有皷角相。」敬則年長,兩腋下生乳,各長數寸。夢騎五色師子。後位至太尉、㝷陽公。

《唐書》曰:隋大業中,有波斯胡人牧駞於俱紛摩地郍之山。忽有師子從地踊出,人語,謂之曰:「此山西今有三穴,穴中大有兵器,汝可取之。」穴中有刀及槊刄甚多,石上有文,教反叛,於是糺合亡命,渡恒昌水,刼奪商旅。其衆漸盛,遂割據波斯西境,自立爲王。波斯、拂菻各遣兵討之,反爲所敗。其王姓大倉,名{}𥕵宻模末膩,自云有國巳三十四年,歴三王矣。

又曰:中宗朝,大石國使請獻師子。姚璹上䟽陳曰:「師子猛獸,唯止食肉。逺從碎葉以至神都,肉旣難得,極爲勞費。陛下以百姓爲心,慮一物有失,鷹犬不蓄,漁獵惣停,不殺以闡大慈,好生以敷至德,凡在翾飛蠢動,莫不感荷仁恩。豈容自菲薄於身而厚資給於獸?求之至理,必不然矣。」䟽奏,遽停此使。

《十洲記》曰:聚窟洲,在西海中申未地,靣各方三千里,北接崑崙二十六里,有師子、辟邪、鑿齒、天鹿、長牙、銅頭、鐡額之獸。

宋炳《師子擊象圗序》曰:梁伯玉說沙門釋僧𠮷云:甞從天笁欲向大𥘿,其間忽聞數十里外哮噉之聲,驚天怖地。頃之,但見百獸率走,蹌地至絶。而四巨象虓焉而至,以鼻卷泥自厚塗數尺,數噴鼻偶立。俄有師子三頭見於山下,直摶四象,崩血濫泉,巨樹草偃。

《法顯記》曰:阿育王精舎後立石柱,作師子,柱内四邊有佛像,内外映徹,淨琉璃。有外道論師子與沙門爭此住處。時沙門理屈,於是共誓此處是沙門住處者,當有靈驗。作是言巳,柱頭師子乃大鳴吼,見證。外道懼怖,心服而還。

《國史𥙷》曰:開元末,西域獻師子。至安西道中,繫於驛樹,近井。師子哮吼,若不自安。俄頃,風雷大至,有龍岀井而去。

虞丗南《師子賦》曰:有絶域之神獸,因重譯而來擾。其爲狀也,䈥骨糺,殊姿異制。闊臆脩尾,勁毫柔毳;鈎瓜踞牙,藏鋒畜銳;弭耳宛足,伺間借勢。曁乎奮鬣䑛脣倐,來忽徃;瞋目電曜,發聲雷響。拉虎吞貔,裂犀分象;碎隨兕於齦齶,屈巴虵於指掌。踐籍則林麓摧殘,哮呼則江河振蕩。服猜心與猛氣,遂感德以依仁。

麒麟编辑

《說文》曰:麒麟,仁獸也,馬身,牛尾,肉角。

《春秋運斗樞》曰:機星得則麟生。

《春秋保乹圗》曰:歲星散爲麟。

《爾雅》曰:麟,麕身,牛尾,一角。麕,居筠切。

《禮記·禮運》曰:天不愛其道,地不愛其寳,人不愛其情,故麒麟在郊藪。

《詩·國風·麟之趾》曰: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

《左傳》曰:魯哀公十四年春,西狩於大野。叔孫氏之車子鉏商獲麟,以爲不祥,以賜虞人。仲尼觀之,曰:「麟也。」然後取之。時所末甞見。故恠之爲不祥。麟,仁獸,聖王嘉瑞。時無明王,出而遇獲。仲尼悲周道之不興,感嘉瑞無應,故因魯《春秋》而修中興之教,絶筆於獲麟一句。所感而作,故所以爲終。

《家語》曰:叔孫氏之車士曰子鉏商,車士,將車者也。子,姓也。鉏商,名也。薪於大野,《春秋經》:哀公十四年,西狩獲麟。《傳》曰:西狩於大野。今此日採薪於大野時,實自狩鉏商,非狩者。採薪也而獲麟,瑞物時見,狩獲,故經書西狩。獲麟焉。折前左足,載以歸。叔孫以爲不祥,棄之于郭外,《傳》曰:以賜虞人。棄之郭外,將以賜虞人。使人告孔子曰:「有麏而角者,何也?」孔子徃而觀之,曰:「麟也,孰爲來哉?孰爲來哉!」反拭靣,涕泗沾衿。叔孫聞之,然後取之。子貢問曰:「夫子何泣矣?」孔子曰:「麟之至也,爲明王也,出非其時而見害,是以傷焉。」

《孔叢子》曰:叔孫氏子鉏商獲麟,以爲不祥,棄之。冉有告夫子,夫子將觀之。泣曰:「子之於人,猶麟之於獸,出而死,其道窮矣。」乃歌曰:「唐虞丗兮麟鳯遊,今非其時來何求?麟兮麟兮我心憂。」因此幽憤,作《春秋》焉。

《孝經右契》曰:孔子夜夢豐沛邦有赤煙氣起,顔回、子夏侣徃觀之。驅車到楚,西北范氏之廟,見芻兒捶麟,傷其前左足,束薪而覆之。孔子曰:「兒,汝來,姓爲誰?」兒曰:「吾姓爲赤松子。」孔子曰:「汝豈有所見乎?」:「吾所見一禽,如麏,羊頭,頭上有角,其末有肉,方以是西走。」孔子發薪下,麟視孔子而蒙其耳,吐三卷書。孔子精而讀之。

《春秋演孔圖》曰:蒼之滅也,麟不榮也。麟,木精也。麒麟𨶜,日無光。宋均注曰:麟,木精。木生於水,故曰隂。木氣好土,土黄木青,故麟色青黄。不榮,謂見絏也。麟龍少陽精,𨶜作於地,則日月亦將爭於上也。

《尚書中𠉀》曰:黄帝時,麒麟在囿。

《毛詩義䟽》:白麟,馬足,黄色,圎蹄,角端有肉,音中黄鍾。王者至仁則岀。

《大戴禮》曰:毛蟲三百六十,而麟爲之長。

《禮記》曰:麟鳯⻱龍謂之四靈。麟以爲畜則獸不狘呼厥反

漢書》曰:終軍從上幸雍。獲白麟,一角五蹄。又得木,枝旁出輙復合。上異之,終軍對曰:「野獸并角,明同本也;衆支内附,示無外也。此之應,殆將有解編髪、削左袵、襲冠帶、要衣裳而蒙至化者焉。」

《東觀漢記》曰:章帝時,麟五十一見。

《𣈆書》曰:王濬平吳被謗,上表曰:「夫猛獸當塗,麒麟恐懼;况臣脆弱,敢不悚慄?」

何法盛《𣈆中興徵祥說》曰:麟,麕身,牛尾,狼頭,一角,黄色,馬足也。

《𣈆書·載記》曰:石虎時,郡國前後送蒼麟十六,白鹿七。季龍命司虞張昌徃調之,以駕芝盖,列乎充庭之乗。

又曰:吕光入姑臧,時麟見金澤縣,百獸從之。光以爲己瑞,以孝武太元十四年僣即三河王位。

《三國典略》曰:徐陵,東海郯人,梁石右衛率摛之子。母甞夢五色雲化而爲鳯,集左肩上,巳而誕陵。年數歳,家人携之以𠉀寳誌。寳誌摩其頂曰:「天上石麒麟也。」

《春秋感精符》曰:麟一角,明海内共一主也。王者不刳胎,不破𡖉,則岀於郊。

又曰:王者德化旁流四表,則麒麟臻其囿。

蔡邕《月令章句》曰:凡麟,生於火,遊於土,故循其母致其子。五行之精也,視明禮脩則麟臻。

《孫卿子》曰:古之王者好生惡殺,故麒麟遊其郊野。

《牟子》曰:昔人不識麟,問人,荅曰:「麟如麟。」問者惡之。曽見者曰:「麟,麕身牛尾,鹿蹄馬背。」問者霍然而解。

何法盛《徵祥記》曰:麒麟者,毛虫之長,仁獸也。牡曰騏,牝曰麟。牡鳴曰遊聖,牝鳴曰歸和。夏鳴曰扶㓜,秋鳴曰飬綏。

《說苑》曰:麒麟,麕身,牛尾,圓頂,一角。含仁懷義,音中律吕。行歩中䂓,折旋中矩。擇土而後踐,位平然後處。不群居,不旅行。紛兮其質文也,幽間則循循如也。

《西京雜記》曰:五柞宫前有梧桐樓,樓下皆有石騏驎二枚。刋其爲文字,是秦始皇驪山墓上物也。頭髙一丈三尺。東邊者前脚折,折處赤如血。父老謂其神,皆含血屬䈥焉。

《抱朴子》曰:麒麟壽千歳。

《論衡》曰:蝗虫飛至萬里,麒麟湏獻乃逹闕,而蝗爲災,麟爲瑞。麟四足不能自致,人兩足安能自逹?是以吕望白首而逹也。

又曰:儒者說麟爲聖王來,此言妄也。章帝之時,騏驎五十一至,章帝豈聖人也?

《楚辭》曰:使騏驎可得羈而繫兮,又何以異乎犬羊?

班固《兩都賦》曰:乃有九真之麟、大宛之馬。

西凉武昭王《麒麟頌》曰:一角圎蹄,行中規矩。游必擇地,翔而後處。不入䧟穽,不罹網𦊙。無德而至,爲之折股。

 妖異部四 ↑返回頂部 獸部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