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部二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九百十.獸部二十二
獸部二十三 

编辑

《說文》曰:猿,善援,狒屬也。

《山海經》曰:堂庭之山,其上多白猿。

《淮南子》曰:五九四十五,五生音,音主猿,猿故五月而生。

《列子》曰:老韭為莧,老羭為猿。

《莊子》曰:王獨不見夫騰猿乎?其得楠音南梓豫章,攬蔓枝而王長其間;及得柘棘枳枸之間,危行仄視,處勢不便,未足騁其能也。

又曰:人木處,則惴栗恂懼,猿猱然乎哉?

又曰:今取猿狙且余切。而衣以周公之服,彼必齕齧挽裂,盡去而後慊。觀古今之異,猶猿狙之異乎周公也。

又曰:猿,猵音編。狙以為雌。司馬彪曰:扁狚,似猿而狗頭,食獼猴,好與雄狙接。

《淮南子》曰:虎豹之文來射,以虎豹有文章,使人射取之。猿豽女滑切。之捷來乍。豽,猿屬。乍,暫疾。以其捷,故使人疾擊之。

又曰:楚王亡其猿於林,木為之殘;飾王亡其珠於池中,魚為之殫。

又曰:置猿檻中,則與豚同。非不巧捷也,無所肆其能也。

《吳越春秋》曰:趙王問范蠡手戰之朮,范蠡答曰:「臣聞趙有處女,國人稱之,願王請問之手戰之道也。」於是王乃請女。女將北見王,道逢老人,自稱袁公。袁公問女曰:「聞子善為劍,願得一觀之。」處女曰:「妾不敢有所隱也。惟公所試。」公即挽林杪擲犟似桔槔末折墮地,女接取其末。袁公操蒲熬而刺處女,應節入之,三入,女因舉杖擊之,袁公則飛上樹,化為白猿。

《呂氏春秋》曰:荊王有白猿,王射之,則搏樹而熙。使養由基射之,始調弓矯矢,未發,猿擁木而號。

漢書》曰:李廣猿臂善射。

《春秋繁露》曰:猿似猴,大而黑,長前臂。所以壽者,好引其氣也。

《抱朴子》曰:《王策記》稱猿壽五百歲則變而為玃,居縛切。千歲則變為老人。

又曰:周穆王南徵,一軍盡化,君子為猿為鵠,小人為沙為泥。

張載《論》曰:白猿玄豹藏於櫺檻,何以知其接垂條於千仞?

《孝子傳》曰:猿,狒屬也,或黃或黑,通胂音申。輕剿,子小切。善緣妙吟。雌為人所得,終不徒生。

《華陽國志》曰:鄧芝見猿抱子在樹上,引弩射之,中猿母。其子為拔箭,以葉塞瘡。芝乃嘆息,投弩死晷。

《宜都山川記》曰:峽中猿鳴至清,山谷傳其響,泠泠不絕。行者歌之曰:「巴東三峽猿鳴悲,猿鳴三煽柔沾衣。」

《荊州圖經》曰:宜都夷道縣西山頂上有古墓,名曰女王冢,不詳其人。林則女貞,獸則白猿。

范汪《荊州記》曰:夷陵縣峽口山,非日夜半不見日月,多猿鳴,至清遠。

《山海經圖贊》曰:白猿肆巧,由基撫弓。數如循環,其妙無窮。

编辑

漢書》曰:韓生勸項羽都關中,羽曰:「吾聞富貴不還故鄉,如衣錦夜行。」乃燒宮室,都彭城。韓生曰:「人言楚人沐猴而冠,果然。」

又曰:張信少府檀長卿為沐猴與狗斗,蓋寬饒奏免之。張晏曰:沐猴,獼猴也。

王隱《晉書》曰:護軍張邵母病,淳于智筮之,使西出市獼猴,系母臂,令旁人抱之,拍猴恆使作聲。三日三夜,放去。猴出門,即為犬所殺。母於此漸差。

郭頒《魏晉世語》曰:司馬宣王辟周泰為新城太守,尚書鍾毓謂泰曰:「君釋褐登宰府,乞兒乘小車,一何駃!」泰曰:「君名公之子,少有文彩,故守吏職,彌猴乘土牛,一何遲!」眾賓悅服。

《莊子》曰:吳王浮於江,登於狙之山。眾狙見之,恂然棄而走。有一狙焉,委蛇攫搔,見巧乎王。王射之,敏給搏矢。矢徃雖速,而狙猶能將也。王命相者趨射之,狙死。王顧謂其友顏不疑曰:「狙之伐巧,恃其便以傲予,以至此。」

《列子》曰:宋有狙公者,養之成群。誑狙曰:「與若芋,朝三而暮四。」眾狙皆怒。曰:「朝四而暮三。」眾狙皆喜。

《韓子》曰:燕王徵巧術,人請以棘刺之端為母猴。母猴成,巧人曰:「人主欲觀之,必半歲不入宮,不飲酒食肉,雨霽日出,視之晏陰之間,而棘刺之母猴乃可見也。」燕王恩養之,不能觀也。

譙子《法訓》曰:人之所以貴者,以其禮節也。人而無禮者,獼猴乎!雖人象而蟲質也。

《淮南子》曰:楚有烹猴者,而紿其邦人,邦人以為狗羹而甘之。後聞其猴也,據地而吐之,盡寫其所食。此未為知味者也。

《抱朴子》曰:余友人騰永叔,嘗養一大獼猴,鎖著床間。犬忽齧殺之,永叔使合鎖埋之。後百許日,有見鬼者往,見獼猴走於永叔承塵上,不悟見鬼,驚指之曰:「獼猴何以被傷流血?」永叔曰:「始乃知皆有鬼也。」

又曰:山中申日稱人君者,猴也。猴壽八百歲。

王充《論衡》曰:鹿之角足以觸犬,猴之手足以搏鼠;然而鹿制於犬,猴服於鼠,氣不利也。

《神仙傳》曰:有人種黍山中,正患獼猴食之,聞介象有道,聊從之乞辟猴之法。象曰:「無他法也,汝明往黍所,望見群猴,便大喚,語之,云已白介君,教莫復侵食黍」。此人明日視黍,遇群猴適欲下樹,承象語,獼猴各自還山,遂絕跡。

《述異記》曰:南康營民伍考之伐舡材,忽見太社樹上有一猴懷孕,考之便登木逐猴,騰赴如飛。樹既孤迥,下又有人,猴知不脫,因以左手抱樹枝,右手撫腹。考之禽得,遙擺地殺之。割其腹,有一子,形狀垂產。爾夜,夢見一人稱神,以殺猴責讓之。後考之病經旬,初如狂,因漸化為虎,毛鬢爪牙悉生,音聲亦變。遂逸走入山,永失蹤跡。

周景式《孝子傳》曰:余嘗至綏安縣,逢徒逐猴,猴母負子沒水。水雖深而清,乃以戟刺之,自脅以下中斷,脊尚連。抄著舡中,子隨其旁,以手捫子而死。

陸機《與弟雲書》曰:監徒武庫,建始殿諸房中見有兩足猴,真怪物也。

《異物志》曰:南方人以彌猴頭為鮓。

袁淑《俳諧集·常山王九命文》曰:及至圖身失所,羈束人間。馴纓服制,惟意所牽。登楹而遨,抱梁而眠。拾摭遺余,恣口所便。

後漢王延壽《王孫賦》曰:原夫天地之造化,實神偉之屈奇。道玄微以密妙,信無初而弗為。有王孫之狡獸,形陋觀而醜儀。顏狀類乎老公,軀體似乎小兒。眼睚五皆切𥈬五構切以𥄴音血卹,視𥊬音戢側夾切以䀗乎悅切睳。䆕烏決切高匡而曲頞,䁵音儇<目昊>呼號切曆而隳離。鼻𪖢許解切許侯切以䶋音吸𪖨許夾切,耳聿役以𥊔音商知。口嗛呼忝切音冉以䶨則咸切音鄒,唇喋㗩以𤿐匹里切𮍩。齒崖崖以齴齴,爵任<口染>而唲。儲糧食於兩頰,稍委輸於胃脾。踡兔蹲而狗踞,聲歷鹿而啒咿。或嗝嗝苦革切而𠳗𠳗音的,又嘀嗅其若啼。姿僭傔呼店切。而總贛音貢,豁盱鬩以頊𨢘。生深山之茂林,處嶃岩之嶔崎。性猗𤡑之㺕音煩疾,熊峰出而橫施。

编辑

《說文》曰:猱,貪獸也。一曰:母猴,似人。

《毛詩草木蟲魚疏》曰:猱,獼猴也,楚人謂之沐猴。老者為獑猢,駿捷也。其鳴噭噭而悲。

《詩》曰:無教猱升木。毛萇注曰:「猱,猿屬也。」

《爾雅》曰:猱猿善援。孫炎注曰:猱,母猴也。

江乘《地記》曰:攝山有山猱,赤足。

居縛切编辑

《說文》曰:玃,母猴也。

《爾雅》曰:玃父善顧。郭璞曰:似猴而大,倉黑色。能攫持人,好顧盼。

《抱朴子》曰:獼猴及猿八百歲化為玃。

《古今注》曰:猴五百歲化為玃。

《呂氏春秋》曰:肉之美者,玃飫昀晁。

又曰:聞言不可不察,數傳,白為黑。故狗似玃,玃似母猴,母猴似人,人與狗則遠矣。

《毛詩草木蟲魚疏》曰:猱,獼猴也,楚人謂之沐猴。老者為玃,大而黑,長前辟。玃之白腰者為獑猢。

《慱物志》曰:蜀中南高山上有物似獼猴,長七尺,能行健走,名曰猴玃,一名馬化,或曰犭段玃。伺行道,婦人有好者,輒盜之以去,人不得知。行者每經過其旁,皆以其長繩相引,然故不免,此能別男女氣自,故取女不取男。取去而為家室,其無子者,終身不得還,十年之後,形類之,意亦或迷,不復思歸。有子者,歿ㄐ送還其家。產子皆如人,有不食養者,母輒死,故無敢不養也。及長,與人不異,皆以楊為姓。故今蜀中西界多謂楊,率皆犭段玃、馬化之子孫,時時有玃爪者。

果然编辑

《山海經》曰:果然獸似獼猴,以名自呼。色蒼黑。群行,老者在前,少者在後。得果食輒與老者,似有義焉。交趾諸山有之。獠人射之,以其毛為裘蓐,甚溫暖。

《蜀地志》曰:涪陵南界榛峽中有果然獸,形如狗子,頭似虎,其尾柔滑,白黑色。皮可為裘,輕暖可珍。

《南中八郡志》曰:交趾有果然,白面黑身,毛彩班爛。

《吳錄·地理志》曰:九真胥浦縣有獸明妍然,猿狖類也。色青赤有文,居樹上。北郡及日南皆有之。

《南方草物狀》曰:果然獸生在山林上,民人以毒箭射之,剝取皮。皮文青赤白色,縫相獵蕷席。出九真、日南郡。

《南州異物志》曰:交州以南有果然獸,以名自呼。身如猿大,面通有白色。其體不過三尺,而尾長四尺餘。反尾度身,過其頭。視蒲扒,乃見兩孔仰向。其毛長,柔細滑澤。色以白為質,黑文,視如蒼頭鴨,脅邊班文。集十餘皮,可得一蓐,繁文麗好,細厚溫暖。

魏鍾毓《果然賦》曰:果然,似猴象猿,黑頰青身。肉非嘉肴,惟皮為珍。

 獸部二十一 ↑返回頂部 獸部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