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族部一 太平御覽
卷九百一十五.羽族部二
羽族部三 

编辑

《春秋孔演圖》曰:鳳,火精。

《春秋玄命苞》曰:火離為鳳。

《禮運》曰:鳳以為畜,故鳥不獝。況必切。

又曰:升中於天,而鳳皇降,龜龍假。

又曰:四靈為畜。何謂四靈?麟、鳳、龜、龍之謂。

又曰:無水旱、昆蟲之災,凶飢妖孽之疾,故天不愛其道,地不愛蒲唉,人不愛其情,則鳳皇在郊藪,其餘鳥獸卵胎皆可俯而窺也。

《左傳》曰:陳大夫卜妻敬仲。妻占之曰:「吉。鳳皇於飛,和鳴鏘鏘。有椋之後,將育於姜。」

又曰:我高祖少皥摯之立也,鳳皇適至,故紀於鳥,為鳥師而鳥名。鳳鳥氏,司曆者也。

《詩》曰:鳳皇於飛,翽翽其羽,亦傅於天。鳳皇鳴矣,於彼高崗。梧桐生矣,於彼朝陽。

又《疏》曰:鳳皇,一名鸑鷟,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

《書》曰:《簫韶》九成,鳳皇來儀。

《論語》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

又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

《爾雅》曰:鶠,鳳;其雌,皇。郭璞注:瑞應鳥,雞頭,蛇頸,燕頷,龜背,魚彩也,高六尺。

《大戴禮》曰:羽蟲三百六十,而鳳皇為之長。

《禮斗威儀》曰: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則鳳集於林苑。

《春秋感精符》曰:王者,上感皇天,則鸞鳳至。

《春秋繁露》曰:恩及羽蟲,則鳳皇翔。

《春秋運斗樞》曰:天樞得,鳳皇翔。

《春秋合成圖》曰:黃帝游玄扈雒上,與大司馬容光等臨觀,鳳皇銜圖置帝前,再拜受圖。

又曰:堯坐舟中,與太尉舜臨觀。鳳皇負圖授堯。圖以赤玉為柙,長三尺,廣八寸,厚五寸。黃玉檢,白玉檢,白玉繩封兩端,其章曰:「天赤帝符璽」五字。

《呂氏春秋》曰:帝嚳有聖德,作樂《六英》,乃令人奏之,鳳皇鼓翼而舞。

又曰:黃帝聽鳳皇之鳴,以別十二律。

又曰:燕雀為鴻鵠、鳳皇慮,則必弗得矣。其所求者,瓦孔之間隙、屋之翳蔚也。

《韓詩外傳》曰:黃帝即位,施聖仁恩,承天明命,一道修德,惟仁是行,宇內和平。未見鳳皇,乃召天老而問之曰:「鳳皇何如?」天老對曰:「夫鳳之像,鴻前而麟後,蛇頸而魚尾,龍文而龜身,燕頷而雞啄;首戴德,頸揭義,背負仁,心入信,翼挾義,足履正,尾系武;小音金,大音鼓;延頸奮翼。五光備舉;食有質,飲有儀;往即文,來則喜,游必擇所,飢不妄下。其鳴也,雄曰『節節』,雌曰『足足』;昏鳴曰固常,晨鳴曰發明,晝鳴曰保章,舉鳴曰上翔,集鳴曰歸昌。夫惟鳳為能究萬物,通天地,像百物,達乎道,律五音,成九德,覽九州,觀八極。則有福,備文武,正王國,嚴照四方,人聖皆服。故得鳳像之一,則鳳過之;得鳳像之二,則鳳翔之;得鳳像之三,則鳳集之;得鳳像之四,則鳳春秋下就之;得鳳像之五,則鳳沒身居之。」黃帝曰:「於戲允哉!朕何敢與焉!」於是黃帝乃服黃衣,帶黃紳,戴黃冠,齊於中宮,鳳乃蔽日而至。皇帝降於東階,西面再拜稽首:皇天降祉,不敢不承命。鳳乃止帝東園,集梧桐,食竹實,沒身不去。

《尚書考靈曜》曰:通天文者明,明於天道也。審地理者昌。昌猶盛也。盛於萬物。明者,天之時也;昌者,地之財也。明王治,鳳皇下之。

《尚書中候》曰:黃帝時,天氣休通,五行期化。鳳皇巢阿閣,歡於樹。注曰:阿,榮名,宮中之御門曰閣。鳳皇於榮屋徙而出,歡鳴於朝廷之樹。

又曰:堯即政七十年,鳳皇止於庭。伯禹拜曰:「黃帝軒提像,鳳皇巢阿閣。」

又曰:帝舜云:「朕惟不乂,百獸鳳晨。」百獸率舞,鳳皇司晨鳴也。

又曰:周文王作丰,一朝扶老至八十萬戶,草居陋然,歌即曰《鳳皇下丰》也。

《尚書帝命驗》曰:舜授終,赤鳳來儀。

《尚書大傳》曰:舜好生惡殺,鳳皇巢其樹。

《論語摘襄聖》曰:鳳有六像九苞。一曰頭像天,二曰目像日,三曰背像月,四曰翼像風,五曰足像地,六曰尾像緯。九苞:一曰頭符命,二曰眼合度,三曰耳聰達,四曰舌詘伸,五曰色彩光,六曰冠矩周,七曰距銳鈎,八曰音激揚,九曰腹文戶。行鳴曰:「歸嬉」,上鳴曰:「提扶」,夜鳴曰:「善哉」,晨鳴曰:「賀世」,飛鳴曰:「即都」,知我者惟黃,持竹實來,故子欲居九夷,從鳳嬉。宋均注曰:緯,五緯也。度,天度數也。周,當主朱。米色好也。戶,所由出入。陰陽出、入亦閉戶。善哉,應天下興平也。賀世,慶賀於時也。黃,黃中通理者也。鳳遇亂則潛居夷狄也。

《孝經援神契》曰:王者,德至鳥獸,則鳳皇翔。

《孝經鈎命訣》曰:孝悌擲炅,通於神明,則鳳皇巢。

《樂動聲儀》曰:鎮星不逆行,則鳳皇至。

《樂計圖》曰:五音克諧,各得其倫,則鳳皇至。冠類雞頭,燕喙,蛇頸,龍形,麟翼,魚尾,五彩,不啄生蟲。

《帝王世紀》曰:黃帝服齊於中宮,坐於玄扈洛上。乃有大鳥,雞頭、燕喙、龜頸、龍形、麟翼魚尾,其狀如鶴,體備五色,三文成字:首文曰「順德」,背文曰「信義」,膺文曰「仁智」。不食生蟲,不履生草。或止帝之東園,或巢阿閣。其飲食也,必自歌舞,音如簫笙。

又曰:國安,其主好文,則鳳皇翔。

史記》曰:四海之內咸戴舜功,興《九韶》之樂,而鳳皇翔。天下明德,自虞帝始。

漢書》曰:昭帝始三年,鳳皇集東海,遣使祠其處。

又曰:宣帝幸河東之明年春,鳳皇集祋礻羽。於所集處,得玉寶,乃下詔赦天下。

又曰:鳳皇集上林,乃作鳳皇殿,以答嘉瑞。

又曰:幸甘泉郊泰畤,改玄曰五鳳。《論衡》云:宣帝時,鳳皇五至。

又曰:本始玄年,鳳皇集膠東。十四年,鳳皇集魯,群鳥從之。詔曰:「威鳳為寶。」鳳皇有威儀也。神爵四年,鳳皇十一集杜陵。

又曰:帝祠后土,鸞鳳翱翔。

又曰:五鳳三年,鸞鳳又集長樂宮東園樹上,飛下至地,文章五色。留十餘刻,吏民并觀之。

《東觀漢記》曰:光武生於濟陽。先是,鳳皇集濟陽,故宮皆畫鳳皇,聖瑞始於此。

又曰:建武十七年,鳳皇五,高八九尺,毛羽五群彩,集潁川郡。群鳥從之,蓋地數頃。留十七日,乃去。章帝時,鳳皇三十九見。

又曰:安帝延光三年,鳳皇集濟南台丞霍穆舍樹上,賜帛各有差。

《魏略》曰:文帝欲受禪,郡國奏:鳳皇十三見。明帝鑄銅鳳皇,高三丈餘,置殿前。

《吳曆》曰:太玄玄年,有鳥集苑中,似雁,高足長尾,毛羽五色。咸以為鳳皇,改年為鳳皇玄年。

《晉書》云:荀勗自中書監遷守尚書令。勗久在中書,專管機事,及失之,甚罔罔悵悵。或有賀之者,勗曰:「奪我鳳皇池,諸君何賀我耶?」

《晉陽春秋》曰:昇平四年,鳳皇將九子見鄖鄉之丰城。冬,復見,眾鳥從焉。

《宋書》曰:王曇首與兄弟集會,子孫任其戲。適僧達跳下地作彪子,僧虔累十二博,棋既墜落,亦不重作;僧綽彩蠟燭珠為鳳皇,僧達奪取於懷,亦復不惜。伯父弘稱其長者。

又曰:王僧虔子慈少,與從弟儉共書。謝鳳子吃葳常候僧虔,及往東齊詣慈,正學書,未即放筆。吃葳曰:「卿書何如?」虔乃答曰:「溉書比大人,猶雞之比鳳。」

又曰:謝鳳子吃葳有文辭,盛得名譽,選補新安王子鸞國常侍。王母殷淑儀卒,吃葳作誄,奏之,帝大嗟賞,謂謝莊曰:「吃葳殊有鳳毛!」時右衛將軍劉道隆在御坐,出,候吃葳曰:「聞君有異物,可見乎?」吃葳曰:「懸罄之室,復何異物耶?」道隆武人,無識,正觸其父名,曰:「旦侍宴,至尊說君有鳳毛。」吃葳徒跣還內,道隆謂檢覓毛,至暗,待不得,乃去。

又曰:玄嘉十四年春,鳳皇二見於都下,眾鳥隨之。改其地曰鳳皇里。

又曰:何承天為著作佐郎,年已老,而諸佐郎并名家年少。穎川荀伯子嘲之,常呼為「奶母」,承天曰:「卿當云鳳皇生九子,奶母何言耶?」

《齊書》曰:江夏王鋒年五歲,性方整,好學書。高帝使學鳳皇詔,一學即工。高帝大悅,以玉麒麟賜之曰:「以麒麟賞鳳毛矣。」

《梁書》曰:武帝初平東昏,入於閱武堂,是日鳳皇見。

又曰:天監初,鳳皇見建康縣同夏里,又集南蘭陵。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秦錄》曰:永興三年九月,鳳皇集翔於東闕,民因歌之曰:「鳳皇於飛,其羽翼翼。淵哉聖后,其齡萬億!」

陸翽《鄴中記》曰:石季龍與皇后在觀上為詔,書五色紙,著鳳口中。鳳既銜詔,侍人放數百丈緋繩,轆轤回轉,鳳皇飛下。鳳以木作之,五色漆畫,腳皆用金。

又曰:鳳陽門,五層樓,去地三十丈,安金鳳皇二頭。石虎將衰,一頭飛入漳河,會晴日,見於死晷;一頭以鐵釘釘足,今存。

《二石偽事》曰:石昆降,說鄴中有鳳皇,將九雛,在延明門外道西。

《後魏書》曰:彭城王勰與帝昇金墉,顧見堂後桐竹,曰:「鳳皇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今桐竹并茂,詎能降鳳乎?」勰曰:「鳳皇穎月而來,豈桐竹能降?」帝曰:「朕亦望降之。」

《唐書》曰:薛收從子玄敬,選部郎邁之子也,亦有文學,為收之亞。初,大業末,馴月音及收、玄敬俱有才名,時人謂之「河東三鳳」。

又曰:武德九年,海州言鳳見於城上,群鳥數百隨之,東北飛向蒼梧山。

又曰:太宗時,莒州鳳皇二見,群鳥隨之。其聲若八音之奏。

又曰:太宗嘗追思王業艱難、佐命之臣,乃作《威鳳賦》以賜長孫無忌。其辭曰:「有一威鳳,憩翮朝陽。晨游紫霧,夕飲玄霜。資長風以舉翰,旆覦衢而遠翔。」

徐整《正曆》曰:黃帝之時,以鳳為雞。

《莊子》曰:老子見孔子,從弟子五人。問曰:「前為誰?」對曰:「子路,勇且多力。其次子貢,為智,曾子為孝,顏回為仁,子張為式。老子嘆曰:「吾聞南方有鳥,名為鳳,所居積石千里,天為生食。其樹名瓊枝,高百仞,以璆琳、琅玕為寶。天又為生離朱,一人三頭遞起,以伺琅玕。鳳鳥之文,戴『聖』嬰『仁』,右±暱』左『賢』。」

《文子》曰:主有積道德,天與之,地助之,神鬼輔之,則鳳皇翔其庭也。

《孫卿子》曰:古之王者,其政好生惡殺,鳳在列樹。

又曰:鳳皇啾啾,其翼若竽,其聲若簫。有皇有鳳,樂帝之心,此聖不蔽福也。

《韓子》曰:昔者黃帝合鬼神於西大山,鳳皇復氏作為清角。

《淮南子》曰:鳳皇之翔,至德必也。過昆侖之疏圃,欽砥柱之涔瀨,邅回濛汜之渚。當此之時,鴻鵠蒼鶴,莫不憚驚伏竄,注喙江介,又況燕雀之類乎?昔者二皇鳳至於庭,三代鳳至於門,三代,堯、舜、禹。周室鳳至於澤。德彌確,所至彌遠;德彌精,所至彌近。

《抱朴子》曰:夫木行為仁,為青,鳳頭上青,故曰:「各仁」也;金行為義,為白,鳳纓白,故曰:「纓義」也;火行為禮,為赤,鳳赤,故曰「負禮」也;十行為智,為黑,鳳胸黑,故曰「向智」也;土行為信,為黃,鳳足下黃,故曰「蹈信」也。古者,太平之世,鳳皇常居其國,而生乳焉。

又曰:夫麟、鳳以形為別。夏后始食鳳卵而鳳去,則鳳有種明矣。

又曰:鸞鳳競粒於庭,則受辱於雞鶩也。

《鶡冠子》曰:鳳,火鳥,鶉火之禽,陽之精也。德能致之,其精畢至。

《任子》曰:鳳為羽族之美,麟為盟汔之俊,龜龍為介蟲之長,楩楠為眾材之最,是物之貴也。

《山海經》曰:軒轅之丘,燕鳥自歌,鳳鳥自舞,皇卵,民食之。

又曰:丹穴之山有鳥焉,其狀如鶴,五彩而文,名曰鳳鳥。首文曰「德」,翼文曰「順」,背文曰「義」,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鳥也,飲食自歌自舞,見則天下大安。

《楚辭》曰:鳧雁皆唼夫粱藻兮,鳳逾翱而高舉;眾某蒼有所登棲兮,鳳獨皇皇而無所集。欲銜枝而亡言兮,常被君之渥洽。驥不驟進而求服兮,鳳亦不貪喂而妄食。

又曰:為鳳皇作鶉籠,雖翕翼而不容。

又曰:獨不見,鸞鳳之高翔大皇之野,循四極而周回,見盛德而後下。宋玉對曰:「聞鳳鳥上九千里,絕雲霓,負蒼天,呼竊冥擲晷;藩籬之鷃,豈能與之料天地之高哉!」

《說文》曰:鳳,神鳥也。天老曰:「鳳像:麟前,鹿後,蛇頸,魚尾,龍文,龜背,燕頷,雞喙,五色備舉。出東方君子之國,翱翔四海之外,過昆侖砥柱,濯羽弱水,暮宿丹穴。見則天下安寧。字從『凡』,『鳥』聲也。飛則群鳥從以萬數,故古『鳳』作鵬字。鷗,鳥也,其雌皇。一曰即鳳皇也。鳳者,羽蟲之長也。」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曰:「仙之上藥,有九色鳳腦,次藥有蒙山白鳳之脯。」

《白虎通》曰:鳳皇,禽之長。上有明王,太平乃來。

《西京雜記》曰:揚雄讀書,有語之曰「無為自若苦,心奘難傳」,忽不見。雄著《太玄經》,夢吐白鳳皇,集其項上而滅。

《法言》曰:鳳皇蹌蹌,匪堯之庭。或問:「君子在治?」曰:「若鳳,治則見,亂則隱。」

《太玄經》曰:鸞鳳不迂,甘於竹實;騶虞不移於生物。醜婦以明鏡為害,無所逃其陋。

《論衡·瑞指篇》曰:鳳皇、麒麟為聖人來,即是聖人之禽也。案:聖人游於人間,麟、鳳亦應與眾鳥同,何故遠去中國,處於邊外?

焦贛《易林》曰:神鳥五色,鳳皇為主。集於王谷,使君得所。

又曰:鳳有十子,同巢共母,歡以相保。

又曰:鳳生五雛,長於南郭,君子康寧,悅樂身榮悅樂。

《括地圖》曰:孟虧人首鳥身,其先為虞氏,馴百禽。夏后之末世,民始食卵,孟虧去之,鳳皇隨焉。止於此山,多竹,長千仞,鳳皇食竹實,孟虧食木實,去九疑萬八千里。

《世贄記》曰:鳳麟洲在西海擲晷,四面有弱水繞之,鴻毛不浮不越也。上多鳳、麟,數萬餘群。仙家煮鳳喙及麟角,合煎作膠,名之為「集弦膠」,或名「連金泥」,能連弓弩斷弦,連刀劍斷斫。

蔡邕《琴操》曰:周成王時,天下大治,鳳皇來舞於庭。成王乃援琴而歌曰:「鳳皇翔兮於紫庭,余何德兮以感靈。」

《列仙傳》曰:蕭史教弄玉作鳳鳴,居數十年,吹簫作鳳聲,鳳皇來至其屋。為作鳳台,夫婦止其上。一日一夜,皆隨鳳皇飛去。

《王子年拾遺記》曰:周昭王以青鳳之毛為二裘,一曰燠質,二曰暄肌,常以御寒。至厲王末,猶寶此物。及厲王流於彘,人得而珍之。人罪有陷大辟者,以青鳳毛贖罪,免死。片毛則准千金。

《異苑》曰:東莞劉穆之,字道民,素居京口。晉隆安中,鳳皇集其庭。相人韋藪調之曰:「子必協贊大猷。」

李彤《四部》曰:弔鳥山,俗傳曰:鳳死於上。歲七月至九月,群鳥常來集其上。

鸑鷟编辑

《國語》曰:周之興,鸑鷟鳴於歧山。

《說文》曰:鸑鷟,鳳屬,神鳥也。

《三輔決錄》注曰:太史令蔡衡云:「毛色多紫者為鸑鷟。」

《後漢書》曰:永平中,有神雀集宮殿官府,冠羽有五彩色。帝異之,以問臨邑侯劉復。劉復不能對,薦賈逵,博物多識。帝乃召見逵,問之,對曰:「昔武王終父之業,鸑鷟在歧。鸑鷟,鳳之別名也。周大夫內史過對周宣王曰:周之興也,鸑鷟鳴歧山,事見《國語》。宣帝威懷戎狄,神雀仍集,此胡降之徵也。」

《唐書》曰:張鷟,字文成,聰警絕倫,無書不覽。為兒童時,夢紫色大鳥,五色成文,降於家庭。其祖謂之曰:「五色赤文,鳳也;紫文,鸑鷟也,為鳳之佐。兒當以文章瑞於明廷。」因以為名字。

鵷鶵编辑

《山海經》曰:南禺之山,其鳥鵷鶵。

《莊子》曰:惠子相梁,莊子往見之。惠子恐代其相,搜國中三日三夜,莊子伏主人馬棧下。往見之,曰:「南方有鳥名鵷鶵,南海而飛之北海,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於是鴟得腐鼠,鵷鶵過,仰而視之曰:『嚇!』子欲以梁國嚇我耶?」

鵕䴊编辑

《倉頡解詁》曰:鵕䴊,神鳥,飛竟天漢。以為侍中冠。

《雜字解詁》曰:鵕䴊似鳳皇。

史記》曰:孝惠郎中皆冠鵕䴊。

《南越志》曰:曾城縣多鵕䴊,鵕䴊山雞也。利距,善闘。光色鮮明,五色炫耀。

《楚辭》曰:曳彗星之皓旰兮,撫朱雀與鵕䴊。朱雀、鵕䴊,神俊之鳥也。動以神物自喻,當差鵕䴊、飛能沖天。

司馬相如《子虛賦》曰:掩翡翠,射鵕䴊。

 羽族部一 ↑返回頂部 羽族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