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部四 太平御覽
卷九百六十八.果部五
果部六 

编辑

《典術》曰:杏木者,東方歲星之精。

《師曠占》曰:杏多實不蟲者,來年秋善。

《書紀年》曰:昭公六年十二月,桃杏花。幽王十年九月,桃杏實。

《山海經》曰:靈山之下,其木多杏。

盧諶《祭法》曰:夏祠用杏。

崔寔《四民月令》曰:三月杏花盛,可播白沙輕土之田。

《後周書》曰:張元,芮城人,性廉潔。南隣有杏二樹,杏熟,多落元園中。諸小兒競取食之,元所得者,悉以還主。

《唐史》曰:馬燧之子暢,以第中大杏饋竇文塲,文塲以進德宗。德宗未甞見,頗怪暢,令中使就封杏樹。暢懼,進宅,廢為奉誠園。

《管子》曰:五沃之土,其木宜杏。

《莊子》曰:孔子遊緇帷之林,休坐杏壇之上。弟子讀書,孔子弦歌鼓琴。

《玄晏春秋》曰:衛倫過予,言及於味,稱魏故侍中劉子楊食餅知鹽生,精味之至也。予曰:「師曠識勞薪,易牙別緇澠,子楊,今之妙也,定之何難!」倫因命仆取粮糗以進,予甞之,曰:「麥也,有杏李柰味。三果之熟也不同,予焉得兼之?」倫笑而不言,退告人曰:「士安之識過劉氏!」吾將來家實多故,杏時將發,故揉以杏汁;李時將發,又揉以李汁;柰時將發,又揉以柰汁,故兼三味。

《汜勝之書》曰:杏始華,趣耕輕土;杏華落,趣耕闌。

又曰:杏花如何,可耕白沙。

盧毓《冀州論》曰:魏郡好杏,地產不為無珍。

《神仙傳》曰:董奉,字君異。居廬山,為人治病。重病得愈者,令種杏五株;輕病得愈者,為栽一株。數年之中,杏有十數萬株,鬱然成林。杏子熟,奉於林中所在,作簞食一器,宣語:「買杏者不復須來報,但自取之,一器穀,便得一器杏。」有人少穀徃而取杏多,即有三四頭虎逐之,奉悉以杏所得穀賑救貧窮。《尋陽記》曰:杏在北嶺上,有樹百株,今猶稱董先生杏株。

《南岳夫人傳》曰:仙人有三玄紫杏。

《西京雜記》曰:上林有文杏材有文彩、蓬萊杏東海都尉于台獻一株,花雜五色,六出,云是仙人所食者。

《廣志》曰:滎陽有白杏,鄴中有赤杏、有柰杏。

《嵩高山記》曰:嵩高山,東北有牛山,其山多杏,至五月爛然黃茂。自中國喪亂,百姓飢饉,皆資此為命。人人充飽,而杏不盡。

《洛陽宮殿簿》曰:明光殿前杏一株,顯陽殿前杏六株,含章殿前杏四株。

《晉宮閣名》曰:暉章殿前杏一株。

楊銜之《洛陽伽藍記》曰:西方于闐王不信佛法。有商胡將一比丘毗盧旃,在城南杏樹下白王:「伏罪今輙將異國沙門來。在城南杏樹下。」王聞忿怒,即徃看。毗盧旃語王言:「如來遣我來,令王造覆盆浮圖一軀,使王祚永隆。」王言:「使我見佛,我當從命。」毗盧旃鳴鍾告佛,佛即遣羅{日侯}羅變為佛形,從空而見真容。王五體投地,即於杏樹下置立寺舍焉。

任昉《述異記》曰:杏園洲南海中多杏。海上人云:仙人種杏處。漢時,常有人舟行遇風泊此洲五六月,日食杏,故免死。云洲中有冬杏。

王充《果賦》云:冬實之杏,春熟之甘。

晉郭太機《果賦》云:杏或冬而實。

又曰:范蠡宅在湖中,有海杏,大如拳。

又曰:賴鄉老子祠有縹杏。

司馬相如《長門賦》曰:飾文杏以為梁。

王逸《荔支賦》曰:魏土送西山之杏。

王廙《洛都賦》曰:豹柌赤杏。

胡安道《黃甘賦》曰:越魏都之赤杏。

朱超石《與兄書》曰:光武墳邊杏甚美,今奉送其核。

潘岳《閑居賦》曰:梅杏郁棣之屬,華實照爛,言所不能極也。

编辑

《爾雅》曰:休,無實李一名趙李。。座,接慮李今之麥李也。。駮,赤李子赤也。。桃、李醜,核子中有核人。。棗、李曰疐之。

《毛詩·鵲巢》曰:何彼穠矣,華如桃李!平王之孫,齊侯之子。

又《淇澳·木瓜》曰: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

《韓詩外傳》曰:子質仕魏文侯,獲罪而北遊,謂簡主曰:「從今已去,不復樹德於人矣。」簡主曰:「春樹桃李,夏得蔭其下,秋得食其實;春樹蒺{艹梨},夏不採其葉,秋得刺焉。今子所樹,非其人也!」

《春秋運斗樞》曰:玉衡星散為李。

又曰:遠《雅》《頌》,著倡優,則李生瓜。

史記》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晉書》曰:王戎年七歲,常與諸小兒遊,看道邊李樹子多折枝,諸小兒競走取之,惟戎不動。人問之,荅曰:「樹在道邊而子多,必苦李也。」取之信然。

又曰:王安豊有好李,常賣,恐人得種,恒鑽其核。

又曰:和嶠性至儉,家有好李,帝求之,不過數十。王武子因其直率,將少年能食之人,將斧詣園,飽啖畢,伐之,送與嶠,問:「何如君李?」

《齊書》曰:王僧孺少時,有餽其父冬李,先以一與之,不受,曰:「大人未見,不容先甞。」

《三國典略》曰:齊武成寵任東平王儼,而儼器服翫飾同於齊主。甞於南宮見典御進新氷鈎盾,獻早李,還而怒曰:「尊兄已有,我何意無!」

《唐書》曰:武德中,有獻李樹連理,盤屈如龍。

又曰:貞觀中,玉華宮李樹連理,隔澗合枝。

又曰:神龍中,陳州官舍有李樹,黃落將盡,忽更鮮茂,而生花焉。

《管子》曰:五沃之土,其木宜李。

《晏子》曰:景公病疽在背,欲見不得。公問國子,國子曰:「熱如火,色如日,大小如未熟李。」公問晏子曰:「色如蒼玉,大如璧也。」公曰:「不見君子,不知野人拙也。」

《孟子》匡章曰:「陳仲子,豈不誠廉士哉?居於陵,三日不食,耳目無聞見也。井上有李,螬食實者半,匍匐徃食之,三咽而後聞見也。」趙歧注曰:李實虫食之過半也。

《呂氏春秋》曰:子產相鄭,桃李之垂於街者,莫之援也。

《抱朴子》曰:五原蔡誕,入山而還,欺其家人云:「到崑崙山,崑崙山有玉李,光明洞徹而堅,須以玉井水澆之,便軟可食。」

又曰:南頓人張助者,耕於白田,有一李栽應在耕次,助意惜之,欲持歸,乃掘取之。未得即去,以溼土封其根,以置空桑中,遂忘取之。助後作遠職,不在。后其里中人見桑中忽生李,謂之神,有病目痛者,蔭息此桑下,因祝之,言李君能令我目愈者,謝一㹠。其目偶愈,便殺㹠祭之。傳者過差,便言此樹能令盲者得視,遠近{口翕}然,牙來請福。

《山海經》曰:邊春之山多李,里人常採之。

《漢武內傳》曰:李少君謂武帝:「溟海之棗大如瓜,鍾山之李大如瓶。臣以食之,遂生奇光。」

又曰:仙之上藥,有圓丘紅李。

《晉宮閣名》曰:暉章殿前李一株。

《鄴中記》曰:華林園有春李,冬華春熟。

周處《風土記》曰:南居細李,四月先熟。

《列仙傳》曰:師門者,嘯父弟子也,食桃李葩。

又曰:老子之母,適到李樹之下而生老子。生而能語,指李樹曰:「此以為姓。」

《真人王褒內傳》曰:五靈丹山上,有玄雲之李,食之得仙。

嵇康《高士傳》曰:長靈安丘生病篤,弟子公沙都來省之。與安共於庭樹下,聞李香,開目見雙赤李著枯枝,自墮掌中。安食之,所苦除盡。

《笑林》曰:趙伯翁醉眠,數歲孫兒緣其腹戲,因以李子內其肶音毗臍中,累七八枚。既醒,了不覺。數日後,乃知痛,李爛汁出,以為臍穴,懼死,乃命妻子處分家事。李核出,尋問,乃知是孫兒所為。

《夢書》曰:李為獄官,夢見李者,憂獄官。

《西京雜記》曰:上林苑有紫李、青綺李、黃李、青房李、綠李、顏淵李出《魯志》、合枝李五株、羗李、朱李、車下李、燕李、猴李、蠻李。

《廣志》曰:鼠李、朱李,可以染。

又曰:車下李、車上李。亦春熟,可染也。

又曰:麥李細小。有溝道李,有黃建李、青皮李、馬肝李、赤李、房林李。有{飠睪}余石切。李,肌黏茹似{飠睪}。有{木柰}李、離核李,李似{木柰}。有璧李,熟必先劈裂。有經李,一名老李,其樹數年則枯。有杏李,味小酢似杏。有黃扁李,有夏李,有冬李十一月熟,此三李種鄴園。有春李,冬華冬熟。

郭子橫《洞冥記》曰:琳國去長安九千里,多生玉葉李,色如碧,五千歲一熟,味酸苦。韓終常食之,亦名韓終李也。

《唐新語》曰:安金藏喪母,廬於墓側,有湧泉自出。又有李樹,盛冬開花,犬鹿相狎。採訪使廬慎以聞,詔旌其門閭。

《列異傳》曰:袁本初時,有神出河東,號度索君,民共立廟。兖州蘇氏母病,徃禱,見一人著白布單衣,高冠似魚頭,語度索君曰:「昔廬山共食白李未久,已三千年,日月易得,使人悵然!」去后,度索君曰:「南海君也。」

任昉《述異記》曰:魏文帝安陽殿前,天降朱李八枚。啖一,數日不食。今李種有安陽李,大而甘者,即其種也。

又曰:杜陵有金李。李之大者為之夏李,尤小者呼為鼠李。

又曰:防陵定山有朱仲李,園三十六所。

潘岳《閑居賦》云:「房陵朱仲之李。」

又曰《果賦》云:「三十六之朱李,又仙李縹而神李紅。」

陸士衡《果賦》云:中山之縹李。

又曰:武陵原在吳中山中,無他木,盡生桃李,俗呼為桃李原。原上有石洞,洞中有乳水。世傳:秦亂,吳人於此避難者,食桃李實者,皆得仙。

《吳氏本草》曰:李核治仆僵,花令人好色。

《東方朔占》曰:朔與弟子俱行,朔渴,命弟子叩道邊人家門,不知室主姓名,關門,呼不應。朔復徃之門住,須臾,慱勞飛集所呼門中李樹上。朔見之,語弟子曰:「此室人當姓李,名慱,汝呼言李慱,慱自當應汝。」室中人果姓李名博,出門應,與朔相見,入取飲與朔。

《鹽鐵論》曰:桃李實多者,來歲為之穰。

左思《齊都賦》曰:露桃霜李。

王逸《荔支賦》曰:房陵縹李。

王廙《洛都賦》曰:銅馬朱櫻,房陵緗李。

庾玄默《水井賦》曰:接朱李於玄泉,來甘瓜於清濤。

傅玄《李賦》曰:河沂黃建,房陵縹青,一樹三色,異味殊名。

張載《瓜賦》曰:朱李零於桂圃,蒲陶潰於椒林。

《古歌詩》曰:桃生露井上,李樹生桃傍。

曹植詩曰:南園有佳人,容華若桃李。

阮籍詩曰:嘉樹下成蹊,東園桃與李。

《古樂府歌》曰:君子防未然,不處嫌疑間。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正冠。

魏文帝《與吳質書》曰:浮甘瓜於清泉,沉朱李於寒水。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六十八


 果部四 ↑返回頂部 果部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