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969

 果部五 太平御覽
卷九百六十九.果部六
果部七 

编辑

《爾雅》曰:梨,山摛。即金梨樹,摛音離。梨曰鑽之。啖食治擇之名。

漢書》曰:淮北滎南河濟之間千樹梨,其人皆與千戶侯等。

《晉書·載記》曰:符雙據上邽,符抑據蒲坂,叛于堅。符武據安定,並應之,將共伐長安。堅遣使諭之,各齧梨以為信,皆不受堅命。

《宋書》曰:王玄謨征滑臺,一疋布責民八百大梨。

又曰:張敷,小名查;父邵,小名梨。文帝甞戲謂之曰:「查如何梨?荅曰:『梨』,萬果之宗,查何敢比也!」

《齊書》曰:扶桑國有赤梨,經年不壞。兼多蒲桃。

《唐書》曰:貞觀中,杭州言:木連理二十四株;有樝梨,二木合為一體。

又曰:玄宗至馬嵬驛,令高力士縊貴妃於佛堂前之梨樹。

又曰:崔遠,文才清麗,風神峻整,人皆慕其為人。當時目為釘座梨,言席上之珍。

《韓子》曰:夫樹柦梨橘柚者,食之則甘,嗅之則香。

《莊子》曰:樗沔橘柚,其味搜梆,各適其口。

《淮南子》曰:佳人不同體,美人不同面,而皆說於目佳,美也。;梨橘棗栗不同味,而皆調於口。調,適也。

應劭《漢官儀》曰:光武封太山上壇,見酢梨酸棗,主者云:「百官上者所置。」具棗門。

《晉令》曰:諸宮有梨,守護者置吏一人。

《晉宮閣名》曰:明光殿前梨一株。

《世說》曰:桓南郡,每見人不快,輙嗔云:「君得哀家梨,復蒸食否?」舊說秣陵有哀仲家梨,甚大如升,入口消釋。言愚人不別,得好梨蒸食之。

又曰:安公講僧常數百。習鑿齒常餉十梨,正值講,安公便於座中手自剖分梨,盡人遍,都無偏頗。

《山海經》曰:洞庭之中,其木多梨。

盧毓《冀州論》曰:常山好梨,地產不為無珍。

《關令尹喜內傳》曰:老子西遊,省太真王母,共食紫梨。

《漢武內傳》曰:太上之藥,有玄光梨。

《曹瞞別傳》曰:王自漢中至洛陽起建始殿,使工蘇黃越徙美梨,掘之,根盡血出。越以狀聞王,王躬自視之,以為不祥,還遂寢疾。

《神仙傳》曰:介象言病,帝使左右以美梨一奩賜象。象死,帝殯而埋之。以日中時死,其日晡時到建業,以所賜梨付苑吏,種之。後吏以狀聞,即發象棺,棺中有一奏符。

《文士傳》曰:孔融年四歲,與諸兄食梨,輙取其小者。人問其故,荅曰:「我小兒,法當取小者。」由此宗族奇之。

《西京雜記》曰:上林有紫梨、芳梨實小、青梨、大谷梨、金柯梨、出瑯琊王野家,太守王唐所献。縹蔕梨、紫條梨、瀚海梨出瀚海,耐寒,不枯。、青玉梨。

《廣志》曰:洛陽北芒張公夏梨,海內唯有一樹。常山真定梨,山陽鉅野梨,梁園睢陽梨、齊郡臨淄梨,鉅野稾梨,上黨楟音亭梨,小而甘。新豐箭谷梨。関以西,弘農、京兆、右扶風界,谷中梨多供御。廣都梨,重六斤,可數人分食之。

《嵩高山記》曰:東嶽腳上有梨樹,云是武帝菓園,山中諸生皆取食之。

辛氏《三秦記》曰:漢武帝園,一名樊川,一名禦宿。有大梨,如五升,落地則破。其主取者,以布囊盛之,名含消梨。

《三晉山險記》曰:山陽縣北有谷,通得驢馬。石勒十八騎昔在此啖梨生樹,今有梨園。

段龜龍《涼州記》曰:呂光時,燉煌太守宋歆獻同心梨。

《永嘉記》曰:青田村民家多種梨樹,名曰官梨。子大一圍五寸。樹老,今不復作子。此中梨子佳,甘美少比,實大出一圍,恒以供獻,名為御梨。吏司守視,土人有未知味者。梨實落至地,即融釋。

郭子橫《洞冥記》曰:塗山之北有梨,大如斗,色紫,千年一花,冬月乃實。煎之有膏,食者身輕。亦曰紫輕梨。

《慱物志》曰:梨類甚多,樝杜樸音卜皆是,有大小甜酢之異耳。

《神異經》曰:東方有樹焉,高百丈,敷張自輔,葉長一丈,廣六七尺,名曰梨。其子徑三尺,剖之白如素。食之為地仙。張華注曰:是故今梨樹大耳。

《幽明錄》曰:成彪兄喪,晝夜哭泣。兄提二升酒、一槃梨就之,引酌相勸。

《廣五行記》曰:宋廢帝大始年,江南盛傳種蕭梨。先無此樹,百姓爭欲植之。識者曰:「當有姓蕭人王者!」後齊受禪。

楊衒之《洛陽伽藍記》曰:歡農里報德寺有園,珍菓出焉。有含消梨,重六斤,禁苑所無也。從樹投地,盡散為水焉。世人云:「報德之梨,承光之柰。」承光寺亦多菓木,柰味甚美,冠於京師。

《李鄴侯傳》曰:唐肅宗甞夜坐,召潁王等三弟同於地爐{罒剡}毯上。時李泌多絕粒,上每為自燒二梨以賜之。潁王恃恩,固求上與,曰:「汝恒飽肉食,先生絕粒,何乃爭之?」潁王曰:「臣等試大家心,何乃偏耶?不然,三弟共乞一顆,可乎?」上亦不許,賜以他菓。潁王等又曰:「臣等以大家自燒,故乞。他菓何用?」因曰:「先生恩渥如此,臣等請聯句,以為他年故事。」潁王曰:「先生年幾許,顏色似童兒。」信王曰:「夜抱九仙骨,朝披一品衣。」一王曰:「不食千鍾粟,惟餐兩顆梨。」既而三王請上成之,上曰:「天生此間氣,助我化無為。」

王讚《梨頌》曰:太康十年,梨樹四枝,其條與中枝合生於玄圃園。皇太子令侍臣作頌。

《魏文帝詔》曰:真定御梨,大若拳,甘若蜜,脆若凌,可以解煩釋渴。

傅選《七證》曰:恒陽黃梨,巫山朱橘。

何晏《九州論》曰:安平好棗,真定好梨。

左思《蜀都賦》曰:紫梨津潤。

又《齊都賦》曰:菓則昫山之梨。

潘岳《閑居賦》曰:張公大谷之梨。

孫楚《秋賦》曰:朱橘甘美,紫梨甜脆,膚不隱於斷牙,融液易於含雪。

王廙《洛都賦》曰:梨則大谷冬紫,張公秋黃。

潘岳《金谷園》:靈圃繁若榴,茂林列芳梨。

宋武帝《戲馬臺梨花讚》曰:嘉樹之生,于彼山基,開榮布綵,不離塵緇。

王弘《謝賜河上梨表》曰:奉賜河上梨一千,遠方味甘,每垂降及,仰佩恩逮,俯增祗愧。

魏武帝《為兖州牧上書》曰:山陽郡有美梨,謹上甘梨二箱。

编辑

《爾雅》曰:樝梨曰鑽之。樝以梨而酢澁,見《禮記》。

《禮記·內則》曰:樝梨薑桂。鄭玄曰:樝梨之不臧者。皆人君羞。

《呂氏春秋》曰:箕山之東,有甘樝。

《山海經》曰:平丘有楊柳甘樝。

又曰:洞庭之上,其木多樝。

《說文》曰:樝,似梨。

《神異經》曰:南方大荒有樹焉,名曰柦。三千歲作華,九千歲作實。其花紫色,中高百丈,敷張自輔。葉長七尺,五色。實長九尺,無核,割之如凝蜜。張茂先注曰:柦,梨。

《述異記》曰:江淮南人至北,見榲勃香,以為柦子,蓋實異耳。

傅玄《瓜賦》曰:龍眼生於南極,甘樝引於崑山。

櫻桃编辑

《禮記·月令》曰:仲夏之月,天子羞以含桃,先薦寢廟。鄭玄注曰:含桃,今之櫻桃也。

《爾雅》曰:楔音革黠反,荊桃郭璞注曰:今櫻桃。

《廣雅》曰:含桃,櫻桃。

漢書》曰:惠帝出離宮,叔孫通曰:「今櫻桃熟,可獻,陛下宜以櫻桃獻宗廟。」上許之。諸菓獻由此興。

《唐書》曰:太宗將致櫻桃於酅公,稱『奉』則是尊,言『賜』又以卑,問之虞監,曰:「昔梁帝遺齊巴陵王稱『餉』。」遂從之。

又曰:玄宗紫宸殿櫻桃熟,命百官口摘之。

又曰:蕭潁士,李林甫採其名,欲拔用之,乃召見。時潁士寓居母喪,即縗麻而詣京師,徑謁林甫於政事省。林甫素不識,遽見縗麻,大惡之,即令斥去。潁士大忿,乃為《伐櫻桃賦》,以刺林甫,云:「擢無庸之瑣質,因本枝而自庇。洎枝榦而非據,專階廷之右地。雖先寢而或薦,豈和羹之正味!」其狂率不遜,皆此類也。

又曰:文宗始即位,甞因內園進新櫻桃,將以賜三宮太后。上曰:「送太后,焉可以為賜?」因援筆易其文簿,曰:「奉太后。」自是以為常。

《拾遺錄》曰:漢明帝於月夜讌賜群臣櫻桃,盛以赤瑛盤。群臣視之月下,以為空槃,帝笑之。

《呂氏春秋》曰:仲夏之月,羞含桃。高誘注曰:含桃,櫻桃。為鳥所含,故曰含桃。

范汪《祠制》曰:孟夏祭用櫻桃。

《洛陽宮殿簿》曰:顯陽殿前,櫻桃六株。明光殿前,櫻桃四株。徽音殿前,櫻桃二株。

《廣志》曰:櫻桃,大者如彈丸。有長八分者,白色多肌者,凡二種。

《虎丘山疏》曰:山下有櫻桃三株。

《唐景龍文館記》曰:四年夏四月,上與侍臣於樹下摘櫻桃,恣其食。末後於蒲萄園大陳宴席,奏宮樂,至瞑,每人賜朱櫻兩籠。

又曰:四年夏四月,上幸兩儀殿,命侍臣昇殿食櫻桃。其櫻桃並盛以琉璃,和以杏酪,飲塗麋酒。

《慱物志》曰:櫻桃或如手指,春秋冬夏,華實竟歲。

《呂氏本草》曰:櫻桃味甘,主調中,益脾氣,令人好顏色,美志氣,一名朱桃,一名麥英也。

傅咸《粘蟬賦序》曰:櫻桃,為樹則多蔭,為菓則先熟。故種之於廳事前,以盛暑逍遙其下。

左思《蜀都賦》曰:朱櫻春就,素柰夏成。

魏文帝《與鍾繇書》,報曰:臣繇言:「賜甘酪及櫻桃,惠厚意綢,非言所申。」

夏侯孝若《春可樂》曰:進櫻桃於玉盤。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六十九

 果部五 ↑返回頂部 果部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