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970

 果部六 太平御覽
卷九百七十.果部七
果部八 

编辑

《爾雅》曰:梅,柟。似杏,實酢。

《尚書·說命》曰:若作和羹,爾為塩梅。

《毛詩·鵲巢·標有梅》曰:《標有梅》,男女及時也。標有梅,其實七兮。標,落也。盛極則墮落者,梅也。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詩義疏》曰:梅,杏類也。樹及葉,皆如杏而黑。煑而乾為蘇,置羹臛齏中。又可含以香口。

又《谷風·四月》曰:山有嘉卉,侯栗侯梅。

又《墓門》曰:墓門有梅,有鴞萃止。

《大戴禮·夏小正》曰:正月,煑梅為豆實。

《吳曆》曰:孫亮出西苑,方食生梅,使黃門至中藏取蜜以漬。蜜中有鼠矢,侍中請付獄推。亮曰:「此易知耳!」令破鼠矢,矢裏燥,亮大笑曰:「久在蜜中,中當溼;今外溼裏燥,必黃門為!」構黃門,首服。左右莫不驚悚。

《宋書》曰:武帝女壽陽公主,人日臥於含章檐下,梅花落公主額上,成五出之華,拂之不去,皇后留之。自後有梅花妝,後人多効之。

《南史》曰:柳惲甞與琅瑘王瞻慱射,嫌其皮闊,乃摘梅帖烏珠之上,發必命中,觀者驚駭。

《梁書》曰:任眆為新安太守,郡有蜜嶺,及楊梅,舊為太守所採。眆以冒險,多毒物,故即時停之。

《唐書》曰:蕭倣為嶺南節度使。倣性公廉,南海雖富珍奇,月俸之外,不入其門。家人疾病,醫工治藥須烏梅,左右於公廚取之。仿知而令還之,促買於市。

《淮南子》曰:百梅足以為百人酸,一梅不足以為百人酸。喻眾能濟少,少不能有所成也。

《抱朴子》曰:綺里丹法:以鉛百斤,合五石煑之,皆成銀;以雄黃煑之,皆成黃金。金太剛,以豬膏煑之;太柔,以梅煑之。

《山海經》曰:靈山,其木多梅。郭璞注曰:似杏而酢。

《說苑》曰:越使諸發執一枝梅遺梁王,梁王之臣韓子顧謂左右曰:「惡有一枝梅遺列國之君乎?」

《論衡·實知》篇曰:使聖人空坐獨思,則不知百世後有馬生牛,牛生驢,桃生李,李生梅也。

《世說》曰:魏武帝行失道,三軍皆渴。帝令曰:「前有大梅林,饒子,甘酸可以解渴!」士卒聞之,口皆水出。

《地理志》曰:南陵有梅根治。

《風俗通》曰:夏禹廟中,有梅梁,忽一春生枝葉。

又曰:五月,有落梅風,江淮以為信風。又其霖霪,號為梅雨,沾衣服皆敗黦。

《桂陽先賢傳》曰:有人謂蘇統:「後園梅樹下種藥,可治百病。」

《吳氏本草》曰:梅核,明目益氣,不飢。

《東方朔別傳》曰:朔與三門生俱行,見一鳩,占皆不同。一生曰:「今日當得酒。」一生曰:「其酒必酸。」一生曰:「雖得酒,不得飲也。」三生皆到主人,須臾,主人出酒樽中,即安於地,羸而覆之,訖不得酒。出門,問其故,曰:「見鳩飲水,故知得酒。鳩飛集梅樹上,故知酒酸。鳩飛去,所集枝折墮地,折者,傷覆之像,故知不得飲也。」

《西京雜記》曰:上林苑有朱梅、同心梅、紫蔕梅、燕支梅、麗枝梅、紫花梅、侯梅。

周處《風土記》曰:夏至之雨,名為黃梅雨。

《廣志》曰:蜀名梅為{艹獠},大如雁子。梅{艹獠}皆可以為油脯,黃梅以熟{艹獠}作之。{艹獠}音老

伍瑞休《江陵記》曰:洪亭村下有白藉洲,東南得邴洲,上頭有枚廻村。舊云是梅槐合生成樹,是以名之,音訛,謂之「梅廻」。

《荊州記》曰:陸凱與范曄相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詣長安與曄,并《贈花詩》曰:「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神異經》曰:北方荒外有石胡焉,方千里。中有橫公魚,夜化為人,刺之不入,煑之不死。以烏梅二七煮之,即熟,可已邪病。

《述異記》曰:嘉興縣睪陶村朱休之,有弟朱元。元嘉二十五年十月清旦,兄弟對坐家中,有一犬來,向休蹲,遍視二人而笑,遂搖頭歌曰:「言我不能歌,聽我歌梅花。今年故復可,柰汝明年何!」其家驚懼,斬犬,榜音滂首路側。至歲末梅花時,兄弟相忿,奮戟傷兄。官收治,并被囚繫,經歲得免。至夏,舉家時疾,母及兄弟皆卒。

任昉《述異記》曰:邯鄲,有故邯鄲宮基存焉,中有趙王果園,梅李至冬而花,春得食。

《嶺南異物志》曰:南方梅,繁如北杏,十二月開。

《語林》曰:范汪至能啖梅,人甞致一斛奩,須臾啖盡。

潘岳《閑居賦》曰:梅杏郁棣之属。

左思《蜀都賦》曰:梅杏羅生。

《栢梁臺太官令》曰:柤梨橘栗李桃梅。

張恊《七命》曰:燀音闡以秋橙,酢以春梅,接以商王之箸,承以帝辛之盃。

石榴编辑

《廣雅》曰:若榴,石榴也。

《晉隆安起居注》曰:武陵臨沅縣,安石榴子大如椀,其味不酸,一蔕六實。

《宋書》曰:元嘉末,魏太武征彭城,遣使求甘蔗、安石榴。張暢曰:「石榴出自鄴下,亦當非彼所乏。」

《北史》曰:齊安德王延宗納趙郡李祖收女為妃,後帝幸李宅宴,而妃母宋氏薦二石榴於帝前。問諸人,莫知其意。帝投之,問魏收曰:「此竟何意?」收曰:「石榴,房中多子。王新婚,妃母欲子孫眾多。」帝大喜,詔:「收卿還將來,仍賜美錦二疋。」

《唐書》曰:孔紹安,大業末為監察御史。時高祖為隋討賊於河東,詔紹安監高祖之軍,深見接遇。及高祖受禪,紹安自洛陽間行奔高祖,見之甚悅,拜內史舍人。時夏侯端亦甞為御史監高祖軍,先紹安歸朝,授秘書監。紹安因侍宴,應詔詠石榴詩曰:「只為來朝晚,開花不及春。」時人稱之。

《神仙傳》曰:劉馮者,沛人也,封桑鄉侯。學道於樓丘子。常服石桂英,及中岳石榴。垂四百年,如十五幼童。

《瀨鄉記》曰:老子祠堂北,有石榴二株。

《鄴中記》曰:石虎苑中有安石榴,子大如椀盞,其味不酸。

《廬山記》曰:香爐峯頭有大盤石,可坐數百人。石垂生山石榴,三月中作花,色似石榴而小淡,紅敷紫蕚,輝曄可愛。

《襄國記》曰:龍崗縣有好石榴。

《慱物志》曰:張騫使西域還,得安石榴。

《廣志》曰:安石榴,有甜酢二種。

陸機《與弟雲書》曰:張騫為漢使外國十八年,得塗林安石榴也。

李尤《德陽殿賦》曰:蒲桃安若,曼延蒙籠。

應吉甫《安石榴賦》曰:余徃日為中書,直廬上有安石榴,枝葉甚茂,故為之賦。

傅玄《安石榴賦》曰:虎宿中而纖條結,龍辰升而丹華繁。其在晨也,灼若九日栖扶桑;其在夕也,爽若燭龍吐潛光。

庾儵若《石榴賦》曰:遠而望之,粲若摛績被山阿;迫而察之,赫若龍輝耀淥波。

夏侯孝若《石榴賦》曰:接翠蕚於綠蔕,冒紅牙於丹鬚。赩然含蕤,璀爾散珠。雪酲解䬼,怡神實氣。

潘岳《閑居賦》曰:若榴蒲陶之珍,磊落蔓延於其側。

又《安石榴賦》曰:實有嘉木,名安石榴。採條外暢,縈幹內樛。丹輝綴於朱房,緗的點於紅鬚。煌煌煒煒,熠燿入蘃。似長離之栖鄧林,若珊瑚之暎流水。光明燐爛,含丹耀紫。味滋芳神,色麗瓊蘂。

潘岳《安石榴賦》曰:若榴者,天下之奇樹,九州之明菓也。是以屬文之士,或敍而賦之。遙而望之,煥若隨珠耀重淵;詳而察之,灼若列宿出雲間。千房同模,十子如一。御飢療渴,解酲止醉。

左思《吳都賦》曰:蒲桃亂潰,若榴竟裂。

張載《重作石榴賦》曰:於是天回節移,龍火西夕,流風晨激,行露朝白。紫房獨熟,頳膚自坼,剖之則珠散,含之則冰釋。充嘉味於庖籠,極酸甜之滋液,上薦清廟之靈,下羞玉堂之客。

張恊《安石榴賦》曰:乃剖乃折,金房緗隔。

范堅《安石榴賦》曰:紅鬚肉艷,頳牙外標。似華燈之映翠幕,若丹瓊之廁碧瑤。

殷元《安石榴賦》曰:余以暇日,散愁翰林。睹潘、張若榴二賦,雖有其美,猶不盡善。容復措辝,故聊為之賦曰:「或珠離於琁琬,或玉碎於雕觴。璘彬洒暎,曄紫嬰緗。璀若瑤英之攢鍾,粲若靈蚌之含珠璫。」

徐藻妻陳氏《石榴賦》曰:惟木之珍,莫美石榴。擢鮮葩於青春,結芳實於素秋。

王倫妻羊氏《安石榴賦》曰:振綠葉於柔柯,垂彤子之累衰。

張載詩曰:大谷石榴,木滋之冣。膚如凝脂,汁如清瀨。渴者所思,銘之裳帶。

曹植《弃妻詩》曰:石榴植前庭,綠葉搖縹青。翠烏飛來集,拊翼以悲鳴。

糜元詩曰:蒼蒼陵上栢,參差列成行。童童安石榴,列生神道傍。

编辑

《晉書》曰:成帝杜皇后崩。先是,三吳女子相與簪白花,望之如素㮏,傳言天公織女,死為之著服。至是而后崩。

《三國典略》曰:楊愔一門四世同居,家甚隆盛,昆弟就學三十餘人。庭有㮏樹,實落于地,羣兒咸爭,愔獨坐不顧。季父暐見之,謂賓客曰:「此兒恬裕有我風!」

蕭廣濟《孝子傳》曰:王祥後母,庭有㮏,始着子,使守視。祥晝{馬丘}鳥雀,夜則驚鼠。時雨忽至,祥抱樹至曙,母見惻然。

《紫{虍丘}南岳夫人傳》曰:夫人姓魏,名華存,性樂神仙。季冬夜半,有四真人,並年可二十,降夫人靖室。因設酒饌,陳玄雲紫㮏。夫人還王屋山,王子喬等並降。時夫人與真人為賓主,設三玄紫㮏。

《玄晏春秋》曰:衛倫過予,論及於時味。倫因命僕取糗進予,予曰:「麥也,有杏李㮏味。」具杏部。

杜恕《篤論》曰:日給之華,與㮏相似也,㮏結實而日給零落;虛偽之然,與真實相似也,虛敗改而真實成。

《西京雜記》曰:上林苑有白㮏、紫㮏花紫、綠㮏花綠

《廣志》曰:㮏有白、赤、青三種。張掖有白㮏,酒泉有赤㮏。西方例多㮏,家以為脯,數十百斛,以為蓄積,如收藏棗栗。若㮏汁黑,其方作羹,以為豉用也。

《漢武故事》曰:上握蘭園之金精,摘圓丘之紫㮏。

《釋名》曰:㮏油,擣㮏實也,和以塗繒上,燥而發之,形似油也。㮏脯,切㮏曝乾之,如脯也。

盧諶《祭法》曰:夏祠,法用白柰,秋祠用赤柰。

《晉太始起居注》曰:太始二年六月,嘉㮏一蔕十五實,或七實,生於酒泉。

王子年《拾遺記》曰:崑崙山上有㮏,冬生子,碧色,須玉井之水洗,方可食。

郭子橫《洞冥記》曰:有紫㮏,大如升,甜如蜜,核紫花青。

《虎丘山疏》曰:山下三面有春秋二㮏。

《本草經》曰:㮏味苦,令人臆脹,病人不可多食。

《晉宮閣名》曰:華林園有白㮏四百株。

左太沖《蜀都賦》曰:朱櫻春就,素㮏夏成。

潘安仁《閑居賦》曰:二㮏燿丹白之色。

潘尼《東武觀賦》曰:飛甘瓜於浚水,投素㮏於清渠。

曹植《求祭先王表文帝》曰:乞請白㮏二十枚。

又《謝賜㮏表》曰:即夕殿中,虎賁宣詔,賜臣等冬㮏一奩,詔使溫啖,夜非食時,而賜見及。㮏以夏熟,今則冬至,物以非時為珍。甘以絕口為厚,實非臣等所宜。蒙荷詔曰:「此㮏乃從梁州來,道里既遠來轉暖,故㮏變色。」

張載詩曰:江南都蔗,釀液豊霈,三巴黃甘,瓜州素㮏。凡此數品,殊美絕快,渴者所思,銘之裳帶。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七十


 果部六 ↑返回頂部 果部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