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部九 太平御覽
卷九百七十三.果部十
果部十一 

龍眼编辑

《廣雅》曰:益智,龍眼也。

謝承《後漢書》曰:交阯七郡獻龍眼。

《廣志》曰:龍眼樹,葉似荔支,蔓延緣木生,子大如酸棗,色異,純甜無酸。

《朱崖傳》曰:果有龍眼。

《交州記》曰:龍眼樹,高五六丈,似荔支而小。

《廣州記》曰:龍眼子,似荔支,七月熟。

《吳氏本草》曰:龍眼,一名比目。

《嶺表錄異》曰:龍眼子樹如荔支,葉小,殼青,黃色,形圓如彈丸,大核,如木槵子而不堅,肉白蔕漿,其甘如蜜。一朶恒三二十顆。荔支方過,龍眼即熟,南人謂之荔支奴以其常隨後也

左思《蜀都賦》曰:傍挺龍眼,側生荔支。

榠樝编辑

《齊書》曰:武帝幸丹陽郡,宴飲。郅撝恃舊,酒後狎侮同列。時王敬則執榠樝,以刀子削之,謂曰:「此非元徽頭,何事自喫之?」為左丞庾杲之所糾,以贖論。

《廣志》曰:榠樝,其子甚酢,出西方。

餘甘编辑

《吳錄·地理志》曰:高涼安寧縣有餘甘,初食之味苦,後口中更甘。

《臨海異物志》曰:餘甘子如梭形,出晉安侯官界中。餘甘、橄欖,同一果耳。

《雲南記》曰:瀘水南岸有餘甘子樹,子如彈丸許,色微黃,味酸苦,核有五稜。其樹枝如柘枝,葉如小夜合葉。

陳祈暢《異物志》曰:餘甘,大小如彈丸大,視之理如定陶瓜片。初入口如苦,忽咽口中,乃更甜美。塩而蒸之,尤美。可多食之。

《朱崖故事》曰:朱崖果有餘甘。

左思《吳都賦》曰:其果則丹橘、餘甘、荔支之林。

蒟子编辑

漢書》曰:番陽令唐蒙風曉南粵,南粵食蒙蜀枸醬。注曰:枸音矩,枸樹也。如桑,其椹長三二寸,酢,取其實以為醬。

《廣志》曰:蒟子蔓生依樹,子似桑椹,長數寸,色黑,辛如薑。以鹽淹之,下氣消食。出南安。

左思《蜀都賦》曰:筇杖傳節於大夏之邑,蒟醬流味於番禺之鄉。

木瓜编辑

《爾雅》曰:楙,木瓜。郭氏注曰:實如小瓜,酢,可食。楙,音茂。

《周禮·冬官下·弓人》職曰:取幹之道,木瓜次果桑。

《毛詩·衛·淇澳·木瓜》曰: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毛云:楙也。《詩義疏》曰:楙,葉似榛,實如小{扁瓜}瓜,上黃著中令蚡,香欲嘬者,蜜封藏百日食之也。

《三國典略》曰:齊孝昭北伐庫莫奚,至天池,以木瓜灰毒魚,魚皆死而浮出。庫莫奚竊相謂曰:「池有靈魚,犯之不祥!」乃出長城北道,齊主分兵追擊,獲牛羊七萬,振旅而還。

《水經》曰:魚復縣地多木瓜樹,有子大如甒,白黃,實甚苦,香。《爾雅》之所謂楙也。

盛弘之《荊州記》曰:魚腹縣有固陵村,地多木瓜樹,其子大者如甒。

《晉宮閣記》曰:華林園,有木瓜五株。

《廣志》曰:木瓜子可藏。枝為杖,一尺百二十節。

《吳氏本草》曰:木瓜生夷陵。

《虎丘山疏》曰:山三面悉有木瓜。

何承天《木瓜賦》曰:惟玆木之在林,亦超類而獨劭。方朝華而繁實,比沙棠而有曜。

编辑

《爾雅》曰:劉,劉杙也。劉子生山中,實如梨,酢甜,核堅。出交阯。杙音弋。

《吳錄·地理志》曰:交阯羸僂縣有劉子樹,出山中,實如梨,而味酸美。郡內皆有之。

《南方草物狀》曰:劉,三月華,七月、八月熟,其色黃,其味酢。出交阯、武平、興古、九真。

《吳都賦》曰:梌劉禦霜。

编辑

《周書》曰:夏食欎 棣也

《毛詩·豳·七月》曰:六月食欎 。毛注曰:欎,棣。

《詩義疏》曰:其樹高五六尺,其實大如李,正赤,食之甜。

《魏王花木志》曰:欎薁樹,高五六尺,實大如李,赤色,食之甘。

《廣雅》曰:一名雀李,又名車下李,又有郁李,亦名棣,亦名薁李子。《毛詩·七月》「食欎及薁」,即郁李也。一名棣也。

《呂氏本草》曰:郁李,一名雀李,一名車下李,一名棣。

《晉宮閣名》曰:華林園,薁李一株。

司馬相如《上林賦》曰:隱夫欎棣,合逯離支。

潘岳《閑居賦》曰:梅杏薁棣之屬。

曹毗《魏都賦》曰:若榴、郁棣。

杜梨编辑

《爾雅》曰:杜,甘棠。今之杜梨也。

《山海經》曰:岷山,其木多棠。

《韓詩外傳》曰:邵伯在朝,所司請召民。邵伯曰:「不勞一身,而勞百姓,此非文王之志也。」於是廬於棠樹之下,百姓大悅。詩人見而歌焉。

《毛詩·鵲巢·甘棠》曰: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毛云:甘棠,杜也。《詩義疏》曰:今棠梨也,一名杜梨。如梨而小,有甜、酢,可噉也。

《毛詩·蟋蟀·枤杜》有枤之杜,生于道周。

陸氏《毛詩疏義》曰:枤杜,杜,赤棠也。與白棠同,但有赤白美惡。子白色者為白棠。白棠,甘棠也,多酸美滑。赤棠,子澁而酢者也。俗語澀如杜是也。木理亦赤,可以作弓材。

孫楚《枤杜賦序》曰:家弟以虞氏《梨賦》見示,余謂:「豈以梨有用之為貴,杜無用之為賤?」故賦之。

㮕棗编辑

《晉宮閣名》曰:華林園,㮕音軟棗四株。

《廣志》曰:㮕棗,味如柿。晉陽楛㮕,肌細而厚,以供御。

《范子計然》曰:{木左而右上火右下}棗,出漢中郡。

崔豹《古今注》曰:{木左而右上火右下}棗,葉如柿,實似柿而小,味甘美。

司馬相如《子虛賦》曰:樝梨梬梬楟,棗也。栗橘柚芬芳。 左思《蜀都賦》曰:林檎、枇杷,橙、柿、梬楟。

编辑

《毛詩·邶·栢舟·簡兮》曰:山有榛,隰有苓。

陸機《毛詩疏義》曰:山有榛,枝葉似栗樹,子似橡子,味似栗。枝莖可以為燭。

《毛詩·鄘·栢舟·定之方中》曰:樹之榛栗、椅桐梓漆。

《詩義疏》曰:榛,栗屬,有兩種。其一種大小皮葉皆如栗,其子小,形似杼子,味亦如栗,所謂「樹之榛栗」者也;其一種枝莖如木蓼,生高丈餘,作胡桃味,遼代上黨皆饒。

《周禮·天官下·籩人》職曰:饋食之籩,其實榛。

《禮記·曲禮下》曰:婦人之贄,椇、榛、棗、栗。

《說文》曰:榛,似梓,實如小栗。

《山海經》曰:上申之山,下多榛、楛。郭氏注曰:榛,似栗而小。

任昉《述異記》曰:漢末,楊氏家園中產神榛二株。

張衡《七辯》曰:寒梨乾榛。

编辑

《爾雅音義》曰:或作櫾。

《爾雅》曰:柚,條也。郭氏注曰:似橙,實酢,出江南。

《尚書·禹貢》曰:揚州,厥苞橘柚。

《周書》曰:秋食橘柚。

《毛詩·秦·車轔》曰:終南何有?有條有梅。

《列子》曰:吳越之間有木焉,其名曰櫾,碧樹而冬青,實丹而味酸。度淮北而化為枳焉。

《莊子》曰:三王五帝之禮義法度,譬猶柤、梨、橘、柚,其味相反,而皆可於口。

《淮南子》曰:天之所處,地之所載,皆生於一父母。故槐榆與橘柚,合而為兄弟。

《呂氏春秋》曰:果之美者,雲夢之柚。

《山海經》曰:洞庭之山、綸山、銅山、賈超之山,其木多櫾。郭氏注曰:柚,似橘而大。

《塩鐵論》曰:御史曰:「孝武皇帝平百越,以為園圃,臣庶皆厭橘、柚。」

崔寔《政論》曰:橘、柚之貢,堯、舜所不常御。

裴淵《廣州記》曰:別有柚,號為雷柚,實如升大。

《廣志》曰:成都有柚,大如升。

《慱物志》曰:橘、柚類多,豫章郡出真者。

《風土記》曰:柚,大橘也,赤黃而酢也。

《神異記》曰:東方建春山外多柚。

《異苑》曰:南康歸美山石城內,有甘、橘、柚。

《楚辭》曰:斬伐橘、柚,列樹苦桃。

《楚辭》曰:雜橘柚以為圃兮,列辛夷與椒楨。

司馬相如《子虛賦》曰:橘柚芬芳。

《古詩》曰:橘柚垂華實,乃在深山側。聞君好我甘,竊獨自雕飾。

楊雄《楊州牧箴》曰:彭蠡既瀦,陽鳥攸居。橘柚羽貝,瑤琨篠簜。

崔琦《七蠲》曰:于斯江睪,寔產橘柚,紫葉玄實,綠裏朱莖。

郭璞《贊》曰:屈生嘉歎,以為美談。

编辑

《爾雅》曰:櫠,椴也。郭璞注曰:柚屬,子大如盂,皮厚二三分,中似枳,食之少味。

编辑

《毛詩·䮐頌·泮宮》曰:翩彼飛鴞,集於泮林。食我桑黮,懷我好音。黮,桑實。

《後漢書》曰:献帝時,三輔大飢。九月,桑復生椹,人得以食。

《魏略》曰:楊沛為新鄭長,課民益畜乾椹。會太祖西迎天子,無糧食,沛進乾椹。及太祖輔政,遷為鄴令,賜其生口十人,絹百匹,欲以勵之,報乾椹也。

《魏書》曰:袁紹在河北,軍人仰棗、椹。

車頻《秦書》曰:慕容垂圍鄴,百姓不得復田。民以桑椹為糧,相噉略盡。

《晉書·載記》曰:符登攻姚萇,萇據武都相持,累戰,互有勝負。登軍中大飢,收葚以供兵。

《後魏書》曰:崔逞自燕奔魏,尋除御史。太祖攻中山,乏糧,問群臣取食之方。逞曰:「取椹可以助糧。」太祖雖御侮慢,兵須食,乃聽人取椹。

《北史》曰:後周趙肅為齊州別駕,有能名。其東鄰有桑椹落其家,就遣人悉拾歸其主,戒諸子曰:「吾非以此求名。意者非機杼物,不願侵人,汝等宜以為誡。」

《金樓子》曰:秦皇遣徐福求一寸椹。碧海之中有扶桑樹,長數千丈,樹兩兩同根生,更相依倚,是名為扶桑。仙人食其椹,而體作金光,飛騰玄宮也。

《漢武內傳》曰:神仙上藥,有扶桑丹椹。

《汝南仙賢傳》曰:蔡君仲孝養老母。時赤眉亂,君仲取桑椹,赤黑異器。賊問之,荅曰:「黑者與母,赤者自食。」賊嘉之,與塩二升。

《世說》曰:張天錫為晉孝武所器,每入言話,無不竟日。頗有嫉之者,於坐問張:「北方何物可貴?」張荅曰:「桑椹香甘,鴟鴞革響,醇酪養性,人無嫉心。」

《世說》曰:有王甲從北方來詣謝公,問:「北方何果冣勝」?甲云:「桑椹最好。」謝公問:「可以比江東何果?」甲云:「是黃甘之流。」公曰:「君何乃爾妄語!」甲既受妄語之名,恐宰相所貴,乃買駿馬,候熟時,取數十枚,返以奉公。公食之以為美,乃謂甲:「此味乃江東所無,而君近比黃甘!」於是引甲為賓客。

《十洲記》曰:有椹樹,長數千丈,名為扶桑芝。仙人食其椹,而體作金色,飛翔玄宮。其樹雖大,其葉則小,故如中夏之桑椹也。但椹稀而赤,九千歲一生實耳。

楊銜之《洛陽伽藍記》曰:願會寺,中書侍郎王翊捨宅立也。佛堂前生桑樹一株,直上五尺,枝條橫遶,柯葉傍布,形如羽蓋。復高五尺,凡為五重,每一重葉椹各異。京時道俗謂之神桑,觀者成市,布施者甚眾。帝聞而惡之,以為惑眾,命給事黃門侍郎元紀伐殺之。其日雲霧晦冥,下斧之處,流血至地,見者莫不悲泣。

東方朔《神異記》曰:東方有樹,高八十丈,敷張自輔。葉長一丈,廣六七尺,名曰桑。上有椹,長三尺五寸,其圍如數。

《異苑》曰:漢興平元年九月,桑再椹。時劉玄德軍小沛,年荒榖貴,士眾皆飢,仰以為糧。

又曰:北方有白桑,椹長數寸,食之甘美。

《廣五行記》曰:晉武太元中,太原王戎為欝林太守,泊舡新亭眠,夢人以七枚椹與之,着衣襟中。既悟,得椹如夢中。

傅休奕《桑椹賦》曰:繁實離離,含甘吐液。翠采三變,或玄或白。嘉味殊滋,食之無斁。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七十三


 果部九 ↑返回頂部 果部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