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茹部三 太平御覽
卷九百七十九.菜茹部四
菜茹部五 

编辑

《詩·碩人》曰:齒如瓠犀。犀,瓠中瓣也。

又曰:八月斷壺。壺,瓠也。

又曰:匏有苦葉,濟有深涉。匏謂之瓠。瓠葉苦,不可食。

陸機《毛詩疏義》曰:匏有苦葉,匏,瓠也。葉小,可為羹,楊州人恒食。至八月,葉即苦,故云苦葉。

《論語》曰: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

《爾雅》曰:瓠犀,瓣。瓠中瓣也。《詩》曰:齒如瓠犀。

《魏略》曰:高辛氏有老婦人,居王宮,得耳疾。醫為挑之,得物,大如蠒。盛以瓠,覆以盤,化為犬,五色,因名盤瓠。

《晉書》曰:杜預病癭,吳人憚其智計,以瓠繫狗之頸,每大樹似癭,斬使白,乃題曰「杜預頸」。及城平,盡捕殺之。

又曰:祖逖在河南,百姓感悅。甞置酒大會耆老,坐中流涕,曰:「吾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將何恨!」乃歌曰:「幸哉遺黎免俘虜,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勞甘瓠脯,何以詠思歌且舞!」其得人心如此。

《宋書》曰:徐文伯曾祖熙好黃老,隱於秦望山。有過求飲,留一瓠瓢與之,曰:「君子孫宜以道術救世,當得二千石。」熙開之,乃《扁鵲醫經》一卷。

《齊書》曰:卞彬性好飲酒,瓠壺瓢勺,杭皮為肴。著皂冠,十二年不改易。以大瓠為籠,什物多諸詭異。自號卞田居。

《後周書》曰:強練師,不知何許人。所至之處,人皆敬而信之。晉公護未誅之前,曾手持一大瓠,到護第門外,抵而破之,乃大言曰:「瓠破子苦!」未幾,而護誅,諸子並伏法。

《管子》曰:一年之計,莫若樹榖;十年之計,莫若樹木;終身之計,莫若樹人。瓜瓠葷菜不俻,國之貧也。

《莊子》曰:惠子曰:「魏王貽我大瓠之種,我樹之而成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剖之以為瓢,則廓落無所容。非不大也,吾為其無用,剖之!」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也。」

《國語》曰:諸侯伐秦,及涇莫濟。叔向見叔孫穆子,穆子曰:「豹之業,業乃『匏有苦葉』矣,不知其他。」叔向退,召舟虞與司馬曰:「夫苦匏不材於人,共濟而已。」是行,魯人與莒人先濟。

《新序》曰:魏文侯見箕季,牆壞不治,問其故,曰:「不時也!」又進瓠羹。文侯曰:「牆壞不築。教我無奪民農功;飴我瓠羹,教我無多歛百姓。」

王充《論衡》曰:干將之刃未磨,瓜瓠不能傷。

又曰:婦人踈孕者子活,乳數者子死。譬若瓠,華多實少也。

《風俗通》曰:燒穰殺瓠。俗說家人燒黍穰,則使田中瓠枯死也。

《水經》曰:今豫州汝南郡城西北,汝水左出,西北流,又屈而東轉,又西南會汝,形若垂瓠,耆老云:「城取名焉。」

《太康地志》曰:朱崖儋耳無水,唯種大瓠,藤斷,其汁用之亦足。

《嶺南異物志》曰:儋崖種瓠,成實,率皆石餘。

壺盧编辑

《蜀志》曰:張裔,字君嗣,如瓠壺,外澤而內麤。

《三國典略》曰:齊武成帝皇后胡氏,安定人,魏中書令、兗州刺史延之女也。母盧氏,懷孕延之初,有胡僧來,詣門曰:「此宅瓠盧中有月!」

崔豹《古今注》曰:匏,壺盧也。壺盧,瓠之無柄者。匏有柄者,懸匏。可作笙,曲沃者尤善。秋乃可用,則漆其裏。

又曰:瓢,瓠也。其揔曰匏,瓠其別名。

《世說》曰:陸士衡初入洛,諮張公所宜,曰:「詣劉道貞,是其一。」既往,劉尚哀制中,性嗜酒,禮畢,初無他言,唯問:「東吳有長柄壺盧,卿得種來否?」陸兄弟殊失望,乃云悔去。

《廣五行記》曰:西域夷國有石駱駞,腹下出水。以金鐵器取,便即漏下;唯匏盧盛之則不漏。飲之,令人體滑香淨。其國神秘,不可數遇。

《嶺表錄異》曰:胡盧笙:交趾人多取無柄之瓠,割而為笙,上安十三簧。吹之音韻清響,雅合律呂。

编辑

《爾雅》曰:薔,虞蓼。虞蓼,澤蓼也。薔音即,卸力切。

《詩》曰:閔予小子,未堪家多難,予又集于蓼。言辛苦也。

《禮》曰:膾,秋用蓼。鶉羹、雞羹、鴽釀之蓼。釀謂切雜之也。

《吳越春秋》曰:越王欲復怨,非一旦也。苦思勤心,夜以接日,卧則以蓼。

《劉向別傳》曰:尹都尉書有《種蓼》篇。

《魏子》曰:君以臣為本,以民為根。猶室與柱梁相持也,梁不強則上下俱亡。故蓼虫,在蓼則生,在芥則死,非蓼仁而芥賊也,本不可失也。

任昉《述異記》曰:長沙定王故宮,有蓼園,云定王故園也。菜之辛者,謂之蓼。

《吳氏本草》曰:蓼實一名野蓼,一名澤蓼。

编辑

《廣雅》曰:蘬丘軌切,葵也。

《詩》曰:七月烹葵及菽。

《爾雅》曰:莃音希,菟葵。似葵而小葉,狀如藜,有毛,汋啖之,滑。音肩,戎葵。今蜀葵也,似葵,華如木槿華。音翹,蚍音毗房尤切,今荊葵也,似葵,紫色也。

《韓詩外傳》曰:魯監門女,相從績,中夜而泣。其偶問其故,曰:「宋司馬得罪於宋,出於魯,馬佚,食吾園葵,是歲,吾園亡一半。越攻吳,諸侯畏其威,魯徃獻女,吾姉預焉。兄徃視之,道畏而死。」由此觀之,禍福相及也!

陸機《毛詩疏義》曰:荍音翹,一名比不,一名楚葵,似蕪菁,英華紫綠色,可食,微苦也。

《左傳》曰:齊慶克通于聲孟子,鮑牽見之,告國武子。武子召慶克,謂之夫人,訴之,乃刖鮑牽。仲尼曰:「鮑莊子之智,不如葵,葵猶能衛其足。」葵葉葉向日,以蔽其根也。

史記》曰:公儀休為魯相,食茹而美,拔去園葵也。

《晉書》曰:江統上太子書曰:「今西園賣葵菜、藍子、雞麪之属,虧敗國體,貶損政令。」

《北齊書》曰:王攸,字子深,少孤獨。種葵三畝,數被人盜之。王攸密令人書葵葉下,明旦市中看之,遂得偷者。

《管子》曰:桓公北伐山戎,出冬葵,布之天下。桓公憂北郭民貧,管子請禁,去市三百步者,不得樹葵菜。此則空有以相給。

《淮南子》曰:聖人之於道,猶葵之與日,雖不能與終始,其鄉之誠也。鄉,仰;誠,實也。

繆襲《祭儀》曰:夏祀,和羹芼以葵。

《列仙傳》曰:丁次都,不知何許人也,為遼東丁氏作人。丁氏甞使買葵,冬得生葵。問:「冬何得有葵?」云:「從日南買來。」

《列女傳》曰:魯漆室有女,過時未適人,倚柱而嘆。鄰婦謂曰:「何悲也?欲嫁乎?」女曰:「吾憂魯君老,而太子少也。」婦曰:「此魯大夫憂焉。」女曰:「昔有晉客,舍吾家,繫馬於園。馬佚,踐吾園葵,使吾終歲不猒葵味。鄰女奔亡,借吾兄追,霧出以求,溺流而死,使吾終身無兄。吾聞河潤九里,漸洳三百步。今魯國微弱,亂將及人!」三年,魯果亂。

《師曠占》曰:黃帝問師曠,曰:「欲知牛馬貴賤,秋葵下,小葵生,牛馬貴;大葵不虫,牛馬賤。」

《慱物志》曰:陳葵子,微火炒,令爆咤,散著熟地中,遍踏,朝種暮生,遠不過宿。陳葵子,秋種覆蓋,令經冬不死,至春有子,是也。

潘岳《閑居賦》曰:綠葵含露,白薤負霜。

鮑明遠《葵賦》曰:別有鴨腳、肫耳。言葵似之。

《古歌辭》曰:採葵莫傷根,傷根葵不生。結交莫羞貧,羞貧交不成。

蕪菁编辑

《爾雅》曰:須,葑蓯音揔也。須,未聞。江東呼蕪菁為菘,菘、須音相近故也。須即蕪菁也。

《尚書》曰:荊州,厥貢苞,匭菁茅。菁以為葅也。

《詩》曰:採葑採菲,無以下體。葑,蕦也。菲,芴也。下體,根莖也。《箋》云:葑,蔓菁,與葍之類,皆上下可食。然其根有美時、有惡時。

又曰:爰采葑矣,沫之東矣。《箋》云:葑,蔓菁也。

又曰:《采苓》,好聽讒也。采葑采葑,首陽之東。人之為言,苟亦無從!葑,菜也。

陸機《毛詩疏義》曰:菜葑,蕪菁也,郭云今崧菜也。可食,少味。

《東觀漢記》曰:桓帝永興二年,詔司隸:蝗水為灾,五穀不登,令所傷郡國,皆種蕪菁,以助民食。

《吳曆》曰:劉備歸曹公,曹公使親近覘視,諸將有賓客酒食者,輙因事害之。俻時閉門,將人種蕪菁。公使人窺門即去,俻謂張飛曰:「吾豈種菜者乎?曹公必有疑意,不可復留!」其夜輕馬而去。

《吳錄》曰:陸遜、諸葛瑾攻襄陽,遜遣親人韓扁抄掠。瑾聞之,欲急去。遜方催人種豆崧,與諸將圍碁,以示閑暇。

《齊書》曰:武陵王曄,性清簡。尚書令王儉詣曄,留儉設食,盤中崧菜鮑魚而已。儉重其真率,為飽食盡歡而去。

又曰:周顒,清貧寡欲,終日蔬食。雖有妻子,獨處山舍。甚機辨。文惠太子問顒:「菜食何味冣勝?」顒曰:「春初早韭,秋末晚菘。」

《梁書》曰:范元琰家貧,唯以園蔬為業。甞出行,見人盜其菘,元琰遽退走。母問其故,乃以實荅。問盜者為誰,荅曰:「」向所以退,畏其愧耻。今啟其名,願不泄也。於是母子秘之。或有涉溝盜其筍者,元琰因伐木為橋以渡之。自是盜大慙,一鄉無復草竊。

《北史》曰:孟信為趙郡太守,政尚寬和,權豪無犯。山中老人曾以㹠酒饋之,信和顏接引,殷勤勞問,乃自出酒,以鐵鐺溫之,素木盤盛蕪菁葅而已。

《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具區之菁,浸淵之草,名曰土英。

《荊楚歲時記》曰:仲冬,是月也,菜結霜。蕪菁、葵等雜菜乾之,並為醎葅。有得其和者,並作金釵色。今南人作醎葅,以糯米熬搗為末,并研胡麻汁和釀之,石笮音責令熟。葅既甜脆,汁亦酸美。呼其莖為金釵股,醒酒所宜也。

《急就篇》曰:老菁蘘荷冬日藏。並藏蓄之以禦冬也。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七十九

 菜茹部三 ↑返回頂部 菜茹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