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茹部五 太平御覽
卷九百八十一.香部一
香部二 

编辑

《書》曰:至治馨香,感于神明。

《左傳》曰:黍稷非馨馨者,香之遠聞。,明德惟馨。

《說文》曰:香,芳也。

《吳志》曰:士燮兄弟并為列郡,雄長一州,車騎滿道,胡人夾轂焚香者,常有數千。

《世說》曰:桓車騎時,有陳莊者,入武當山學道,所居恒有白煙,香氣聞徹。

《續晉安帝紀》曰:王鎮惡亡經日,魏興太守郭宣之晝坐,忽見陳莊來,因敘舊事,相對悲泣,勸營功德。去後,郡內悉聞香,狀如芳煙流散。

《晉書·杜太后傳》曰:海西公之世,太后復臨朝稱制。桓溫之廢海西公也,太后方在佛屋燒香。內侍啟云:「外有急奏。」太后乃出,尚倚戶前視奏。

《宋書》曰:范曄撰《和香方》,其序之曰:「麝本多忌,過分必害。沉實易和,盈斤無傷。零藿虛燥,詹唐黏溼,甘松蘇合,安息欝金,奈多和羅之属,並被珍於外國,無取於中道。又棗膏昏鈍,甲煎淺俗,非唯無助於馨烈,乃當彌增於尤疾也。」所言悉以比類朝士。「麝本多忌」,比庾仲文;「零藿虛燥」,比何尚之;「詹唐黏溼」,比沈演之;「棗膏昏鈍」,比羊玄保;「甲煎淺俗」,比徐湛之;「甘松蘇合」,比慧琳道人;「沉實易和」,以自比也。

《齊書》曰:韓懷明,上黨人也,客居荊州。十歲,母患尸疰,每發輙危殆。懷明夜於星下,稽顙祈禱。時寒甚切,忽聞香氣,空中有人曰:「童子母須臾永差,無勞自苦!」未曉,而母平復。

《梁書》曰:庾詵尤遵釋教,宅內立道場環繞,禮懺六時不息。誦《法華經》,每日一遍。後夜中,忽有一道人,自稱願公,容止甚異,呼詵為上行先生,授香而去。

又曰:梁武帝祀南郊,先是一日,景夜南郊令解除之,等到郊所履行,忽聞異香隨風而至。及將行事,奏樂迎神,有異光圓滿壇上,朱紫黃白雜沓,食頃乃滅。

又曰:王琛本無令問,為太子中舍人,諂事何敬容。為其階前種植香草,脫履躡其草根,敬容意以為善。

《郭子》曰:陳騫以韓壽為掾,每會,聞壽有異香氣,是外國所貢,一著衣,歷日不歇。騫計武帝唯賜己及賈充,他家理無此香,嫌壽與己女通,考問左右婢,具以實對。騫以女妻壽,壽時未婚。《晉書》云:賈充女竊香與韓壽。

《金樓子》曰:齊東婚以錦石為殿,內開千門萬戶。又有和香,香氣紛馥,聞之使人歡悅,生諸雅態,兼令睡眠。

又曰:昔玉池國有民,壻面奇醜,婦國色,鼻齆,壻乃求媚此婦,終不肯回顧。遂徃西,市無價名香而燻之,還入其室。婦既齆矣,豈分香臭哉?

《呂氏春秋》曰:懷腐而欲香,入水而惡濡。

《漢武故事》曰:上作栢梁臺,悉以香栢,香聞數十里也。

《漢官典職》曰:尚書郎,懷香握蘭。

《神仙傳》曰:淮南王為八公張錦綺之帳,燔百和之香。

《佛圖澄傳》曰:澄以缽盛水,燒香咒之,須臾生青蓮花。

《林邑記》曰:朱吾以南,有文狼。野人居無室宅,依樹止宿。食生肉,採香為業,與人交市,若上皇之民矣。

《鄴中記》曰:石虎作流蘇帳,頂安金蓮花,花中懸金簿織成綩音苑囊,囊受三升以盛香,注帳之四面。上十二香囊,采色亦同。

竺法《登真羅山疏》曰:越王搗薰陸香。

《扶南傳》曰:頓遜國,人恒以香花事天神。香有多種:區撥葉逆花、途致各遂花、摩夷花,冬夏不衰,日載數十車於市賣之,燥乃益香。亦可為粉,以傅身體。

《述征記》曰:北芒有張母墓,舊說是王氏妻,塟有年載,後開墓而香火猶燃。

《十洲記》曰:漢武時,長安大疫,人死日以百數。帝乃試取月氏國神香,燒之於城內,死未滿三日者活,芳氣經三月不歇。帝始信神物也,乃秘錄餘香。

郭子橫《洞冥記》曰:漢武帝於招仙閣燒靡離之香,屑如粟,一粒香氣,三月不歇。

又曰:跋塗闍者,胡人也,剪髮裸形,不食糓,唯飲清水,食都夷香,如棗核。食一斤,則歷月不飢。以一粒如粟大,投清水中,俄而滿大盂也。

《慱物志》曰:西域使獻香。漢制:獻香不滿斤,不得受。西使臨去,又發香器如大豆者,試著宮門,香氣聞長安四面數十里中,經月乃歇。

《搜神記》曰:渤海史良,好一女子,許嫁而未果。良怒殺之。後夢見曰:「還君物。」覺而得昔所與香纓、金釵之属。

又曰:初,鈎弋夫人有罪以譴死,殯尸不臰而香。

又曰:合肥有一大白舡,覆在水中。漁人夜宿其傍,聞箏笛之音,又有香氣非常。相傳云:曹公載妓,舡覆於此。

任昉《述異記》曰:魏武帝陵中有泉,謂之香水。古詩云:安得香水泉,濯郎衣上塵。一說香水在并州香山,其水潔香,浴之去病。吳故宮有香水溪,俗云西施浴處。又呼為脂粉塘,吳王宮人濯莊於此。溪上源至今馨香。

又曰:南海出百步香,佩之聞於千步也。今海隅有千步香,是其種也。葉似杜若,而紅碧間雜。《貢藉》云:「日南郡貢千步香。」漢雍仲子進南海香物,拜為涪陽尉,時人謂之香尉。日南郡有香市,商人交易諸香處。南海郡有香戶。日南郡有千畝香林,名香出其中。香洲,在朱崖郡洲中,出諸異香,徃徃不知其名。千年松香,聞十里,亦謂之十里香也。

《夢書》曰:夢得香物,婦女歸也。

曹植《洛神賦》曰:踐椒塗之郁烈,步蘅音衡薄而流芳。

《魏武令》曰:昔天下初定,吾便禁家內不得香薰。後諸女配國家,為其香,因此得燒香。吾不好燒香,恨不遂所禁。今復禁,不得燒香!其以香藏衣着身,亦不得!

秦嘉《荅婦徐淑書》曰:令種好香四種各一斤,可以去穢。淑荅書曰:未得侍帷帳,則芬芳不設。

陸機《吊魏武文》曰:余為著作郎,遊秘閣,見《魏武令》曰:「餘香可分與諸夫人。諸舍中無所為學,作履組賣也。」吊曰:「紆家人於履組,塵清慮於餘香。」

编辑

《爾雅》曰:麝父,麇足。郭璞注曰:腳似麕,臍有香。

許慎《說文》曰:麝,如小麋,臍有香,從鹿,射聲。黑色麞也。

《義熙起居注》曰:倭國獻貂皮、人參等,詔賜細笙、麝香。

《齊書》曰:東昏侯鑿金蓮花帖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蓮花也」。塗地皆以麝香。

《唐書》曰:波斯國人,皆以麝香如蘇塗鬚點額,及於耳鼻,用以為敬。

《抱朴子》曰:辟虵法:入山以麝香丸著足爪中,皆有効。又,麝香及野豬皆啖蛇,故以壓之也。又作筆墨法曰:作墨用雞子白、真珠、麝香,合以和墨,宜用九月二日。

《南夷志》曰:南詔有婆羅門、波斯闍、婆渤泥、崑崙數種外道交易之處,多珠珍寶,以黃金麝香為貴貨。

《嵩高山記》曰:有人在嶺上聞異聲,清和雅妙,尋不復聞。唯見一麝香,在嶺上側足{霍又}跳,忽失所在。

《荊州圖記》曰:臨澧縣南有龍寄山,有獸多麝。

《西京雜記》曰:趙飛鷰為皇后,女弟在昭陽殿遺飛鷰書曰:「」今日嘉辰。貴姉懋膺洪冊。上襚三十五條。以陳暐曜之志焉。榔葉扇、同心梅、合枝李、青木香、香螺卮出南海,一曰丹螺甲。,九真雄黃、麝香、沉水香。

《續搜神記》曰:桓哲,字明期。居豫章時,梅玄龍為太守,已病,哲徃省之。語梅曰:「吾昨夜忽夢作卒,迎卿來作太山府君。」梅聞之愕然曰:「吾亦夢見卿為卒,著衣來迎我。」數日,復同夢如先,云二十八日當拜。至二十七日晡後,桓忽中惡,腹脹滿,遣人就梅索麝香丸。梅聞,便令作凶具。桓便亡,八日而梅卒。

《本草經》曰:麝香味辛,辟惡,殺鬼精,生中臺山也。

秦嘉《與婦書》曰:今奉麝香一斤,可以辟惡氣。

嵇康《養生論》曰:麝食柏而香。

葳香编辑

《孫氏瑞應圖》曰:葳蕤者,禮備至則生。一曰:王者愛人命則生。一名葳香也。

欝香编辑

《說文》曰:欝,芳草也。十葉為貫,築以煑之,為鬯一合而釀之,以降神也。

《周禮·春官上》曰:鬱人掌祼器。祼器,謂彞及舟與瓚。凡祭祀,賓客之祼事,和鬱鬯以實彞而陳之。築鬱金煑之,以和鬯酒。鄭司農云:鬱金,草名,十葉為貫,百二十貫為築。以煑之鑊中,停於祭前。鬱為草,若蘭。

《後周書》曰:秦國出鬱金。

《後周書》曰:波斯國,大月氏之別種也。地出氍毹瞿俞二音、、玄麞皮,及薰陸、欝金、蘇合、青木香等,胡椒、畢撥、石蜜、千年棗、香附子、訶黎勒、無食子塩、綠雌黃等物。

《唐書》曰:天竺國卑溼暑熱,稻歲四熟。有金剛,似紫石英,百鍊不銷,可以切玉。又有旃檀、欝金諸香。通於大秦。

又曰:太宗時,伽毗國獻欝金香,似麥門冬,九月花開,狀似芙蓉,其色紫碧,香聞數十步。花而不實,欲種者取根。

《文士傳》曰:朱穆,字公叔,作《欝金賦》曰:「英熠爍以焜煌,似九日之普照。遠而望之,粲若星羅出雲嶠;近而觀之,曄若丹桂耀湘涯。」

應劭《地理風俗記》曰:《周禮》「欝人掌祼器,凡祭醊、賓客之祼事,和欝鬯,以實樽彞。」欝,芳草也。謂用百草之華,煑以合釀黑黍,以降神也。或說,今欝金香是也。

《南州異物志》曰:欝金者,出罽賓國。國人種之,先取上佛,積日萎熇,乃載去之。然後取欝金,色正黃,細,與芙蓉華裏披蓮者相似。可以香酒。

雞舌编辑

應劭《漢官儀》曰:桓帝侍中廼存,年老口臰,上出雞舌香與含之。雞舌頗小,辛螫,不敢咀咽,嫌有過,賜毒藥,歸舍,辭決就便宜,家人哀泣,不知其故。僚友求視其藥,出在口香,咸嗤笑之。

《吳時外國傳》曰:五馬洲,出雞舌香。

《抱朴子》曰:或以雞舌、黃連、乳汁煎之,注之諸有百疹之在,目愈而更加精明倍常。

俞益期《牋》曰:外國老胡說:「眾香共是一木,木花為雞舌香。」

《南州異物志》曰:雞舌出在蘇州,云是草花,可含,香口。

《廣志》曰:雞舌出南海中,及剽國,蔓生,實熟貫之。

《續搜神記》曰:王廣,豫章人,年少未昏。至田舍,見一女,云:「我是何參軍女,年十四而夭,為西王母養,使與下土人交。」廣與之纏綿,其日於席上得手巾裹雞舌香。其母取巾燒之,乃是火浣布。

龍腦编辑

《唐書》曰:正觀中,烏萇國遣使獻龍腦香。

《本草》曰:龍腦香,味苦,微寒,主心腹邪氣、風溼積聚。出婆律國,形似白松脂,作杉木氣,明淨者善。云:合粳米灰、相思子貯之,則不耗。樹似杉。言婆律膏是樹根下清脂,龍腦是樹中乾脂。子似豆寇。

雀頭编辑

《江表傳》曰:魏文帝遣使於吳,求雀頭香。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八十一

 菜茹部五 ↑返回頂部 香部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