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部一 太平御覽
卷九百八十五.藥部二
藥部三 

编辑

《易參同契》曰:丹沙木精,得金乃并。

《書》曰:荊及衡陽惟荊州,杶、榦、栝、栢、礪、砥、砮、丹。砥細於礪,皆磨石也。砮,石,中矢鏃。丹,朱類。

《汲冢周書·王會》曰:成王時,濮人獻丹沙。濮人,西南角之蠻,丹沙所出。

《禮儀》曰:君乘木而王,地生丹。

《孝經援神契》曰:德至山陵,則陵出黑丹。宋均注曰:丹應五典,備五色也。

《春秋運斗樞》曰:搖光得陵出黑芝,亦令人長生。以金投中,則名為金漿;以玉投中,則名為玉澧。服之皆長生。又有取伏丹法云:天下諸水,有石丹者,其水中皆有丹魚。先夏至十日,夜伺之,丹魚必浮於岸側,赤光上照,赫然如火。網而取之,雖多,勿盡取之也。割取血,以塗足下,則可步行水上,長居水中。

史記》曰:寡婦清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清寡婦能守其業,始皇為女築懷清臺。

《梁書》曰:陶弘景既得神符秘訣,以為神丹可成,而苦無藥物。帝給黃金、朱沙、曾青、雄黃等,後合飛丹,色如霜雪,服之體輕。及帝服飛丹,有驗,益敬重之。

《唐書》曰:道士劉道合者,宛丘人。高宗令合還丹,丹成而上之。咸亨中卒,唯有空皮,而背上開拆,有似蟬蛻。高宗聞之,曰:「劉師為我合丹,自服仙去。」其所進者,亦無異。

《典略》曰:白丹者,山陵之精也。

《淮南子》曰:赤水宜丹,黃水宜金,清水宜龜。

《抱朴子》曰:余考覽養生之書,究集久視之方,曾所披涉,篇以千計矣,莫不以還丹金液為大要焉。然則二事盖仙道之極也,服此而不仙,則古無仙矣!昔左玄放於天注山中精思,神人授以丹經,仙公從元放受之,凡受《太清丹經》三卷,及《九鼎丹經》一卷,《金液經》一卷。予師鄭君者,予從祖仙公之弟子,乃於馬迹山中立墠盟受之,并具諸口訣之不書者。

又曰:太清神丹,其法出元君。元君者,老子之師也。《太清觀天經》有十四篇,云其上七篇,不可以教授;其中四篇,無足傳,甞沉之三泉;下篇者,正是《丹經》上中下三卷。其經曰:「上下得道,長生世間。」

又曰:漢末,新野陰君合此太清丹得仙。其人本儒生,有才思,著詩及《丹經讚》并序,述初學道凌師本末,引己所知,識之得仙者四十餘人,甚分明也。

又曰:有九光丹,與九轉異法,大都相似耳。作之之法,當先以諸藥合水火,以轉五石。五石者,丹砂,雄黃、礜石、曾青、磁石也。一石轉五轉,而各成五色。五石合為二十五色,色各一兩,而異器盛之。欲起死人,未滿三日,取清丹一刀圭,和以水,浴死人之身;又以一刀圭發其口,內之,死人立生。欲致行廚,取黑丹,和以塗左手,所求如所道,皆自致,可致天下萬物也。欲隱形,及先知未然方來之事,及住年不老,服黃丹一刀圭,即便長生,不復老,坐見千里之外,吉凶皆如在目前也,人生相命,盛衰壽夭,貴賤貧富,皆知之矣。其法具在《太清》中卷。

又曰:《五帝雲丹方》一卷,其法五也。用丹砂、雄黃、石流黃、曾青、礜石、磁石、礬石、戎鹽、太一禹餘粮,亦同用太一泥,及神室祭醮之,三十六日成。

又曰:以金液為威喜巨勝之法;取金液,及水銀合煑之,三十日出,以黃土甌盛,封以太一泥,置之猛火上炊之,卒時皆化為丹。服如小豆便仙。以此丹一刀圭粉,和水銀一斤,即成銀。又取此丹一斤,置猛火上扇之,化為赤金而流,名曰丹金。以塗刀劒,兵去萬里。以此丹金為盤椀,食其中,令長生。以承日月,得神液,如方諸之得水也,飲之令人不死。

又曰:九丹,誠為仙藥之上。然合作之所用雜藥甚多。若四方清通者,市之可得取。若九域分攝,則其物或不可得也。

又曰葛稚川云余祖::「鴻臚少時,曾為臨沅令。云此縣有廖氏,家世壽考,或出百,或八九十。後徙去,子孫多夭折。他人居其故宅者,復累世壽。由此乃覺是宅所為,而不知其何故。疑其井水殊赤,乃試掘井左右,得古人埋丹沙數十斛。」

《山海經》曰:拒山,英水出焉,其中多丹粟。

又曰:始州國有丹山。

《論衡》曰:《太公陰謀書》:「武王伐紂,食小兒以丹金,身純赤。長大,教云:『殷王亡。』民見兒身赤,以為天神。」

《說文》曰:丹,越之赤石也。雘,善丹也。

《神仙傳》曰:采女請問彭祖延年之法,彭祖曰:「欲舉形登天,上補仙官者,當用金丹,此九君太一戍以白日昇天。」

又曰:馬明生從道人受《太清神丹經》三卷,入山合藥服之,不樂昇天,但服半劑,為地仙。展轉九州百餘年,乃白日昇天也。

又曰:淮南王安從八公受《丹經》及三十六水方。

又曰:李少君從安期先生受神丹爐火之方,家貧,不得藥,乃以方干漢武帝云。

又曰:葛玄,字孝先,從左元放受《九丹金液仙經》。

又曰:劉元鳳,南陽人,服芙蓉丹及雞子丹。

《魯女生別傳》曰:李少君,字雲翼,齊國臨淄人也。少好道,入山採藥,修全身之術。道未成而病,困於山林中。遇安期先生經過,見少君,少君叩頭求乞生活。安期愍其有志,乃以神樓散方與服之,即起。少君求隨安期,奉給奴役。

《廣志》曰:丹,朱沙之朴也,大者如米。生山中,出{牜羊}牁與古僂國。

裴淵《廣州記》曰:鄣平縣有朱沙塘,水如絳。

又曰:鄣平縣有石膏山,望之若霜雪。又一嶺,東為銀石,南是鐵石,西則丹砂,北乃銅石。

《本草》曰:丹砂,味甘微寒,生山谷,養精神,益氣明目。鈆丹,味辛,微寒,生平澤,治吐逆胃反,久服成仙。生蜀都。

《吳氏本草》曰:丹砂,神農甘;黃帝、歧伯苦,有毒;扁鵲苦;李氏大寒。或生武陵,採無時,能化朱成水銀,畏磁石,惡鹹水。武陵太守謝承表曰:「新宮成,上丹砂五百斤,上億萬歲壽。」

芝上编辑

《春秋運斗樞》曰:搖光得陵出黑芝。

《孝經援神契》曰:德至草木,則芝草生。

《爾雅》曰:苬似由反,芝也。郭璞曰:芝,一歲三華,瑞草。

漢書》曰:武帝時,芝生殿內房中,九莖。詔赦天下。作《芝房歌》。

又曰:宣帝神爵元年三月,詔曰:「金芝草九莖,服虔曰:色象金。產于函德殿銅池中。如淳曰:函亦含也。銅池,承霤也。晉灼曰:以銅作池。韋昭曰:以銅飾池邊也。

《東觀漢記》曰:明帝永平七年,公卿以芝生前殿,奉觴上壽。

(又曰:)桓帝建和元年,芝生中黃藏府。

又曰:光和四年,郡國上芝草英。

《續漢書》曰:建初五年,零陵女子傅寧宅內生紫芝五株,長者尺四寸,短者七八寸。太守沈豐使功曹齎芝以聞帝,告示天下。

《宋書》曰:順帝升明二年,臨城縣生紫盖黃裏芝。芝歷時,質色不變。

《唐書》曰:貞觀中,皇太子寢室中產素芝十四莖,並為龍興鳳翥之刑。

又曰:天寶中,有玉芝產于大同殿之柱礎,一本兩莖,神光照於殿。

又曰:上元中,延英殿御坐生玉芝,一莖三花。御製《玉靈芝詩》。

《淮南子》曰:巫山之上,從風縱火,紫芝與蕭艾俱死。

又曰:稻生於水,而不能生於湍瀨之流;芝生於山,而不能生盤石之上。

《抱朴子》曰:芝者,有石芝,有木芝,有草芝,有肉芝,有菌芝,名有百許種也。石芝者,石象,生於海隅石山,及島嶼之涯。肉芝者,狀如肉,頭尾四足,良似生物也。附於大石,蓋在高岫嶮峻之地,或卻着仰綴也。赤者如珊瑚,白者如截肪,黑者如澤漆,青者如翠羽,黃者如紫金,而皆光明洞徹,如堅氷也。晦夜,去之一二百步,便望見其光矣。大者十餘斤,小者三四斤。非久齋至精,及佩老子入山靈寶五符,亦不能得見此。凡見諸芝,且先以開山却害符置其上,則不得復隱蔽化去矣。徐徐擇王相之日,設醮,然後取之。皆從日下禹步閉氣而徃也。又得石象,擣之三萬六千杵,服方寸匕,日盡一斤,則得千歲;十斤,則萬歲。亦可分人服之。玉脂芝,生於有玉之山,常居懸危之處。玉膏流出,萬年已上,則凝而成芝。有如鳥獸之形,色無常采,率多似山水蒼玉也。亦鮮明如水精。得而采之,以無心草汁和之,須臾成水。服一升,得一千歲也。

又曰:七明九光芝,皆石也,生臨水之高山石崖之間。狀如盤椀,不過徑尺以還。有莖葉連綴之,起三四寸,有七孔者,名七明;九孔者,名九光。光皆如星,百餘步內,夜可望見其光,其光自別。常以秋分伺之。得之,擣服方寸匕。人服則{口翕}然身熱,五味甘美。盡一斤,則得千歲,令人身有光,所居暗地如月,可以夜視書也。

又曰:石蜜芝,生少室石戶中。戶中便有深谷,不可得過。以石投谷中,半日猶聞其聲也。去戶外十餘丈,有石柱,柱上有偃盖石南,度徑可一丈許。蜜芝生石上,墮入偃蓋中,良久,輙有一滴,有似雨後屋之餘漏,時時一落耳。然蜜芝墮不息,而偃蓋亦終不溢也。戶上刻石為科斗字,曰:「得服石蜜芝一斗者,壽萬歲。」諸道士共思,推其處不可得往,唯當以椀器着勁竹木端,以承取之,然竟未有能為之者。按此戶上刻題如此,前世必已有得之者也。

又曰:石桂芝,生山巖穴中,似桂樹而實石也。高尺許,光明而味辛,有枝條,擣服之一斤,得千歲也。石中黃子,所在有之,沁水山為尤多,在其在大石中,則其石常潤溼不燥。打其石,石有數十重,乃得之,在大石中,赤黃溶溶,如雞子之在殼中也。即當飲之,不飲則漸堅凝成石,不復中服也。法正當及未堅時歠之,既凝,則不得服也。破一石中,多者有一升,少者有數合,不可頓服,雖不得多,相繼服之。其計前後所服,合成三斗則千歲。但欲多服,唯患難得耳。

又曰:石脛芝,生滑石中,亦如石中黃子狀,但不皆有耳。打破大滑石千許,乃可得一斤。初破之,其在石中,五色光明而自動。服一升,得千歲矣。

又曰:木芝者,松栢脂,淪地千歲,化為伏芝,萬歲,其上生小木,狀如蓮花,名曰木威喜芝。夜視有光,持之甚滑,燒之不燋,帶之辟兵。以帶鷄,而雜他鷄十二頭,共籠之,去十二步,射十二箭,他雞皆傷,帶威喜芝者終不傷也。從生門上採之,六甲陰中乾之百日,末服方寸匕,日三,盡一枝,則三千歲也。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八十五

 藥部一 ↑返回頂部 藥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