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廬山西林寺修佛殿文

廬山西林寺修佛殿文
作者:譚文夏 明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9

廬山有雙林,惟東林遠公甚著。或曰道力較弘,或曰賢交有功焉,二者未足測神僧之淺深。然永公香穀西林,乍隱乍顯,即其顯也,只如士龍西頭屋耳,終不敵東頭大陸。而右永者則曰:「清散過遠。」當時何無忌已有此論。或永自逃於喧盛之外,願生生劫劫,將此香穀,遠車馬以幽梵磬,謝金碧以淡戒衲,未可知也。

以予論之:二公雖為法門塤篪,或如俗家王無功、馬少遊之於兄弟,不妨各行其意耳。故有領結社一派,為東林兒孫;有領清散一派,為西林眷屬,無所不可。南宗傳能,北宗傳秀,正洗卻世間雷同面目為佳。故千七百年間,東得常興,西廑廑得不廢,想二公精神,俱有以自致也。

至天啟、崇禎之間,香穀則幾廢矣,即所謂磚浮圖者、甃者凷如,級者犁如也,惡木穴其中,怪鳥乳其巔,朋比相家,凶鳴遠怖,深可慨畏。崇禎辛未,給事王子鳴玉左官赴幕,感於讖驗,思復舊觀,倩律僧照真因戒聚眾,因眾聚檀,不四年塔成。其明年,元春拜塔下,塔真矗矗然翔雲表矣,獨殿且圮,勢將及佛。佛,唐像也,風雨支之,何忍焉?元春拈香再拜永公曰:「僧力竭矣,某動念於斯,欲往而告同志落落清散者領此一宗,如成都先生其首也,永助我哉!」成都先生聞而笑之曰:「遠公止結十八賢,甚隘;世謂遠清散不如永,亦隘;子欲率同志領此一宗,亦復隘。蓮花根中,豈真有紅白林?豈真有東西念?豈真有雜不雜哉?待土木工罷,僧休心,粥飯滿盂,足以給客,吾邀君輩坐溪聲,望爐峰,畢十年而究之。」予因促律師真公曰:「事急矣,曷往募乎?」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