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五

卷第九十四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九十五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九十六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九十五

 序

  王隐君六學九書

近世丹家如鄒子益曾景建黄天谷皆余所善惟白

玉蟾不及識然知其為閩清葛氏子鄒不曾七十黄

曾僅六十蟾尤夭死時皆無它異反不及常人余益

不信世之有仙而丹之果可以不死也晚使江左始

識丹池王君示余所著書余讀而異之因記𭧽與諸

人與鄒專任佛黄渉獵道家書不能精蟾學與黄𩔖

惟景建浩博可畏扣之不窮三人者不足以渉其藩

甚矣丹池之書似吾景建也丹家所知有所限止君

于析理本洙泗接𨵿洛于周子太極圖之外爲新圖

焉未知與譙天授表道潔何如也于談禪離句義今

儒釋爲天覺牟尼圖焉覺範如壁軰不及也于道家

本易老參同契其說精詣殆麻衣崆峒道士所未發

也乎兵法起風后至武侯上下数千年圖其分合抉

其微妙有薛季宣蔡季通所未觧也論世事皆中窠

臼鑿鑿可行則种放常秩之儔匹也爲文章散語老

辣韻語高勝亦曼卿子美之彷彿也嗟夫景建已矣

痛亡友之不作喜斯人之猶存乃序其書而歸之君

交㳺皆大貴人持論不少貶屈如勸史丞相早退與

鄭丞相論邊事皆可傳亦坐此落泊𡻕不我與栖栖

道涂方求所謂大藥貲者余扣君曰仙家所謂三千

功行者何也君曰活人為第一義余有志無力今以

書幣招我者實位将相臨方面南北生靈所賴以體

息者有福徳有資力吾事其遂濟乎余始悟安期生

畫策梅福上書始未嘗不冀其有遇不遇乃遁去耳

又扣君曰吾聞仙者曰純陽曰無漏鄒晚置妾曽在

道州生子黄葛不能無婦人君亦然何也君曰若所

言内丹也可以延年爾大丹成則飛騰變化去矣余

欲留君共究其論春江渺然風怒帆駛極目久之君

許它日訪余商搉而君㳺無期余歸有日未知尊酒

相屬於何處也君名𠃔恭字元肅㑹稽人

   季父易藳

易學有二數也理也漢儒如京房費直諸人皆含章

句而談隂陽灾異往往揆之前聖而不合推之當世

而少驗至王輔嗣出始研尋經旨一掃漢學然其弊

流而為𤣥虚矣本朝數學有華山陳氏河南邵氏今

邵氏之書雖存通者極少理學有伊川程氏新安朱

氏舉世誦習衆説幾廢余嘗恨程邵同時不相折衷

曰傳曰皇極經世圖譜遂判爲二書而不可合天下

豈有難通之書亦豈有理外之數哉噫易更三聖說

易者非一家程氏排臨川之學者及教人讀易必輔

嗣介甫朱氏尊伊川之言者也至本義則多程之所

未發議論以難疑問答而詳義理以講貫切蹉而精

此季父易藁之所爲作也初余爲建陽令季父訪余

縣齋因質易疑於蔡隐伯静後二十余年而書成大

旨由朱程以求周孔由周孔以求羲文其篤守師說

雖譙天授表道潔無以加視世之髙談先天徑造微

妙者彼虚而此實矣季父名彌邵字壽翁中𡻕弃科

舉閉門著書動必由禮行義為鄉先生家貧食於學

晚舍去併學俸郤之太守眉山楊侯棟郡博士括蒼

俞君來即學為堂示舍盖之意季父僅一至焉後楊

侯使本道又論荐於朝不報卒年八十二俞君乃取

昔所郤俸為刋易藳而授簡其猶子堯荘序之

   張昭州集

淳祐丁未予自少蓬免歸後村衰眊廢退巷無行迹

一日有奉函書剥啄柴荆者則辰州糾曹張樇之使

也亟發書累繭無它辤而槖其先大夫遺文四十卷

以請曰惟先友序之余因記𭧽游桂幕臺閫森立賔

佐人人務蠭銳出新奇中上官意大夫君方監郡獨

夷澹自守專以寛靜禆大尹綏逺人遇休沐或風日

佳時必命客聫騎縱覧嵒壑徜徉永日既而詔以

君牧昭州同志餞之於湘南樓時予知君持身如古

君子愛民如漢循吏餘事見翰墨而已未深叩而細

論也至是盡讀所謂四十卷者喟然歎曰前日之量

君者不亦淺哉盖君詩師石湖誠齋然出入衆體與

某太守云未能子字民但欲兄事錢嚴瀨云䇿勛簑

笠上自是一雲臺答二禽云SKchar兄行不得勸客不如

歸酷𩔖其師秋雨云獨木乘虚渉勞薪帶濕吹暮夜

云蝙蝠迴旋舞蚊蟲䟦扈飛𩔖唐子西雜詩云阮孚

幾蠟SKchar晏子一SKchar裘又云移封初悶悶通道忽陶陶

𩔖陸放翁咏牡丹云紫垂戸外瞻天近緑墜樓前到

地香𩔖二宋南樓晚望云江漢西來天地白咄咄逼

蘇子美石曼卿四六師平園帖妥精確雖猝遽應酧

之作皆有義理之脉它文亦多可傳誦君之所藴如

此而余初不能知甚矣余之淺陋可愧君之深厚可

敬也當寳紹間仕有㨗徑挾他繆巧立致顯融者君

掩鼻權利白頭斗壘在時輩中最為滯留端平

奨擢亷退而君不少需以死矣昔與君别SKchar不勝衣

今遂能㑹粹手澤来求余文囬道舊逰邈焉二紀撫

卷 --卷(⿵龹⿱一龴)感愴既以君之才不及於用為君恨又以君之子

能傳其業為SKchar喜也君吉之永新人名潞字東之

   網山集

學必有師師必有傳人楊雄之徒以侯芭為傳人授

業河汾之門者衆矣以董常為傳人侯董皆穷鄉匹

士功業不著於世之師道傳世焉隆乾間南方學者

皆師艾軒先生席下生常數百人去而貴顯者相望

然自先生在時髙言髙弟必曰網山後先生卒六年

載學者論次先生嫡傳亦必曰網山夫未遇一布衣

死則死矣而能有其名與當世大儒並行非孟子所

謂豪傑之士乎余嘗評艾軒文髙䖏逼檀弓穀梁平

䖏猶與韓並驅它人極力摹擬不見其峻㓗而古奥

者惟見其寂寥而稀短者縱使逼真或可亂真然虎

賁之似蔡邕也優孟之似叔孫也有若之似夫子形

也至於網山論著句句字字足以明周公之志得

少林之髓矣其詩律髙妙者絶𩔖唐人疑老師當避

其鋒它文稱是然甫五十死子名簡子字綺伯客死

其後遂絶余童子時師事綺伯又與網山之嫡孫竹

林侯肅翁交友肅翁既序其遺文矣某復識其後網

山林氏名亦之字學可福清人一號月魚先生

   樂軒集

𥘉網山既得師傳嗣講席戸外之屨幾半艾軒樂軒

網山之徒又推樂軒爲髙弟一日侍網山謁老艾艾

受其拜接之如孫然網山僅得中壽使其髙年必不

終窮也樂軒七十五廼死年出于其師而窮尤甚於

其師城中無片瓦僑居福清縣之横塘閉門授徒僅

𠯁自給至浮㳺江湖﨑嶇嶺海積繦得百年歸買数

畝輙爲人奪去士之窮無𬨨於此矣今讀其文闡學

明理浩乎自得不汲汲于希世求合螢𥦗雪案猶宗

廟百官也菜羹脱粟猶堂食萬錢也入則課妻子耕

織勤生務本有拾穂之歌焉出則與生絃誦登山臨

水有舞雩之詠焉自昔遺佚阨窮之士功名頓挫時

命齟齬徃徃有感時觸事之作以洩其無憀不平之

(⿱艹石)虞卿之愁韓非之憤墨翟之悲梁鴻之噫唐衢

之哭是已樂軒生平可愁可憤可悲可噫可哭之時

多矣而以樂自扁樂之爲義在孔門惟許顔子先儒

教人必令求顔子之所樂嗚呼此固樂軒之所聞於

二師歟樂軒没於二十餘年余従竹溪林侯肅翁傳

抄余藁姑叙其平生大致如此肅翁又樂軒高弟也

他日居魏文貞之地秉陳叔逹之筆當為河汾先生

立傳無使天下後世有遺恨云樂軒陳氏名藻字元

   江西詩派

   總序

吕紫㣲作江西總派自山谷而下凡二十六人内何

人表顒潘仲逹大觀有姓名而無詩詩存者凡二十

四家王直方詩絶少無可采餘二十三家部秩稍多

今取其全篇佳者或一聫一句可諷詠者或對偶工

者各著于編以便観覽派中如陳後山彭城人韓子

蒼陵陽人潘 老黄州人夏均父二林蘄人 叔用

江子之開封人李商老南康人祖可京口人髙勉京

西人非皆江西人也同時如曾文靖乃贑人又與紫

㣲公以詩徃還而不入派不知紫㣲去取之意云何

當日無人以此叩之後来誠齋出真得秀所謂活潑

所謂流轉完美如弹丸者恨紫微公不及見耳派中

以東莱居後山上非也今以⿰糹⿱𢆶匹宗派庶幾不失紫微

公𥘉意

   黄山谷

山谷豫章人如潘閬魏規規晚唐格調寸歩不敢走

也作楊劉則又專為崑體故SKchar人有撏扯義山之謔

蘇梅二子稍變以平淡豪俊而和之者尚寡至六一

坡公巍然為大家数學者宗焉然二公亦各極其天

才筆力之所至而已非必鍜錬勤苦而成也豫章稍

後出㑹粹百家句律之長究極厯代體製之變蒐

筆穿穴異聞作為古律自成一家雖隻字半句不

出遂為本朝詩家宗祖在禅學中比得達摩不易之

論也其内集詩尤善信乎其自編者頃見趙履常

宗師之近時詩人惟趙得豫章之意有絶似者

   後山

後山樹立甚高其議論不以一字假借人然自言其

詩師豫章公或曰黄陳齊名何師之有余曰射較一

鏃弈角一著惟詩亦然後山地位去豫章不逺故䏻

(⿱艹石)師同時人晁諸人則不能爲此言矣此惟深於

詩者知之文師南豐詩師豫章二師皆極天下之本

色故后山詩文髙妙一世然題太白畫像云江西勝

士與長吟後來不SKchar身陸況勝士謂饒徳操也按徳

操此詩云手汚吾足之作太争地位太白非徳操

陸沉耶似非篤論

   韓子蒼

子蒼蜀人學出蘓氏與豫章不相接吕公強之入派

子蒼殊不樂其詩有磨淬剪裁之功終身改竄不已

有巳寫𭔃人数年而追取更易一两字者故所作少

而善

   徐師川

豫章之甥然自為一家不似渭陽髙自標藐視一世

人多推下之然集中不能皆善舊得豫章見師川雙

廟詩勉諸洪進歩今𩀱廟詩不存則其詩零落亦多

矣師川在靖康中朝列有改名避偽楚諱者師川名

婢曰昌奴朝士至則呼之以名莭自任故其詩云直

道庶幾師栁下不應四海獨詩名可謂實録諸人所

以推下之者盖不獨以其詩也

   潘邠老

東坡文潛先後謫黄州皆與邠老游其詩自云詩老

杜然有空意無實力余舊讀之病其深蕪後見夏均

父讀邠老詩亦有𭰹蕪之病評

   三洪

三洪與徐師川皆豫章之甥龜父警句徃徃前人所

未道然早卒惜不多見駒父詩亦工初與龜父逰梅

仙𮗚龜父有詩卒章云原為龍鱗嬰勿學蝉骨蜕是

以直節期乃弟矣餉父後居上坡晚節不終不特有

愧於舅氏亦有愧於長君也玉父南渡後為少篷聞

師川召有懐駒父詩云欣逢白鶴歸華表更想黄熊

出羽淵然師川卒不能返駒父於鯨波之外玉父愛

兄之道至矣余讀而悲之

   夏均父

均父集中如擬陶韋五言亹亹逼真律詩用事琢句

趋出䋲墨言近旨逺可以諷咏盖用功於詩而非所

謂無意於文之文也然䜹之諸孫故其詩云堂堂文

荘公事業何峥嶸孟子曰孝子慈孫百世不能改均

父欲改之乎其志亦可悲也

   二謝

吕紫㣲評無逸詩似康樂槃詩似元暉按康樂一字

百鍊乃時出冶元暉尤麗宻無逸輕快有余而欠

工緻幼槃羞苦思其合元暉者亦少然弟兄在政宣

間科舉之外有岐路可進身韓子蒼諸人或自鬻其

技至貴顯二謝乃老死布衣其髙節亦不可及

   二林

二林詩極少曽端伯作高隐小傳云有詩文百二十

卷 --卷(⿵龹⿱一龴)今所存十無一二兄弟皆隐君子不但以詩重

   晃叔用

喻汝礪作具茨集序云余𭧽游都城與晁用道為同

門生後三十六年識公武于涪陵不知為用道子也

一日来謁曰先公平生論著自丙午之亂存者特歌

詩二百許篇敢匀先生一言以發之又出其家譜牒

乃知其先公名冲之字叔用世所謂具茨先生者也

予聳然曰是吾用道耶苐今自叔用為小異耳方紹

聖初天下偉異豪爽特絶之士離讒放逐晁氏羣從

多在黨中叔用於是飄然遺形迹而去之宅幽阜廕

茂林於具茨之下世之網羅不得而攖也暨朝廷諸

公謀欲起之迺復仕心獨往高挹而不顧世之榮利

不得而覊也至於疾革乃取平生𠩄著書聚而焚之

曰是不𠯁以成吾名世之言語文章不得而汚也然

則吾叔用所以傳於後世者果于詩乎顧其胷中

必有含章内奥而深于道者矣宋興至咸平景徳中

儒學文章之盛不歸之平棘宋氏則属之清豐晁氏

二氏者天下甲門也文元公事 章聖皇帝二十年

當是時甄明舊儀緒正禮樂一時詔令皆出其手於

是朝廷典章法度之事非六籍之英則三代之器也

迨其子文荘公⿰糹⿱𢆶匹踐西省時文元公方請老家居也

宋宣獻謂世掌書命者惟唐新昌楊氏及見其子而

晁氏⿰糹⿱𢆶匹之叔用以文章荘為曾大父以文元公為高

祖家藏至二萬卷 --卷(⿵龹⿱一龴)故其子孫焠掌勵志錯綜藻繢之

皆以文學顯名余嘗從叔用商近朝人物嘉文章善

行朝章國典禮文損益靡不貫洽以詩鳴者豈叔用

之志也哉雖然叔用既已油然棲志于林澗曠逺之

中寓事冩物形於興屬淵雅踈亮未嘗為悽怨危憤

激烈愁苦之音其於晦明消長用舍得失之際未嘗

不安而樂之也嗚呼所謂含章内奥而深於道者非

耶秦漢以來士有抱奇懐能流落不遇往往燥心汗

筆有怨悱悱悷悷沉抑之思氣喉急刻不能閑退古

之詞人皆是也太史公作賈𧨏傳盖以屈原配之乂

裁録其二賦焉至𧨏論三代之陶世振俗固結天下

之具與夫秦之所以𭧂興𣗥亡斬艾天下之術則遷

有所不録豈謂𧨏一不平于中遂哀怨抑鬰泣涕以

死借使文帝盡用其論𧨏又安能有所建立于天下

乎惟深于道者遁于世而不怨發于詞而不怒君子

是以知其必能有為於世者也吾于叔用豈直以詩

人命之哉此序筆力浩大與叔用之詩相稱余讀叔

用詩見其意度沉濶氣力寛餘一洗詩人窮餓酸辛

之態其律詩云不擬伊SKchar陪殿下相随于爲過楼前

亂離後追叙承平事未有悲哀警策於此句者晁氏

家世貴顯而叔用不肯于此時陪伊SKchar之列而甘随

于爲之後可謂賢矣它作皆⿲氵身攵烈慷慨南渡後放翁

可以⿰糹⿱𢆶匹

   汪信民

吕榮陽居符離信民爲教官從榮陽學故紫微公尤

推尊信民其詩曰富貴空中葉文章木上癭要知真

實地惟有華嚴境盖吕氏家世夲喜談禪而紫微與

信民皆尚禪學

   李商老

公擇尚書家子弟也東坡山谷文潛諸公皆與往還

頗博覧强記然詩體拘狹少變化

   三僧

三僧中如壁封輕快似謝無逸亦欠工祖可黙讀書

詩料多無蔬筍氣僧中一角麟也善權與可相上下

   髙子勉

親見山谷經指授記覧多如麥城詩押險韻畧無窘

態集中健語層出紫微公乃以殿諸人何也可升之

   江子之

子我弟也子我詩多而上舍兄而取弟亦不可曉豈

子我自為家不肯入杜如韓子蒼耶

   李希聲

與徐師川潘邠老諸人同時

   楊信祖

吏道官官惡田家事事賢唐人語也

   吕紫微

紫徽公作夏均父集序云學詩當識活法所謂活法

者規矩備具而能出于規矩之外變化不測而亦不

背於規矩也是道也盖有定法而無定法無定法

而有定法知是者則可以與語活法矣謝元暉有言

好詩轉圓美如弹丸此真活法也近世惟豫章黄公

首變前作之𡚁而後學者知所趣向必精盡知左規

右矩庶幾至於變化不測然余區區淺末之論皆漢

魏以来有意於文者之法而非無意于文者之法也

子曰興于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羣可以怨邇之

事父逺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今之為詩者

讀之果可使人興起其為善之心乎果可使人興𮗚

羣怨乎果可使人知事父事君而能識鳥獸草木之

名之理乎為之而不能使人如是則如勿作吾友夏

均父賢而有文章其於詩盖得所謂規矩備具而出

於規矩之外變化不測者後果多従先生長者游聞

人之所以言詩者而得其要妙所謂無意於文之文

而非有意於文之文也余嘗以為此序天下之至言

也然均父所作似未能徃徃紫微公自道耳所引謝

宣城好詩流轉圓如弹丸之語余以宣城詩巧之如

錦工機錦玉人琢玉極天下之巧妙窮極巧妙然後能

流轉圓美近時 學者往徃誤認弹丸之論而趋於

易故放翁詩云彈丸之論方誤人又朱文公公紫㣲

論詩字字欲響其晚年詩多啞了然則𣣔知紫㣲詩

者以均父集序𮗚之則知弹丸之語非主於易又以

文公之語騐之則所謂字字響者果不可以退道矣

   鐵庵遺藳

寳章閣直學士方公既没余於其家得公諫垣奏疏

四又二疏藳而末上右螭直前疏二西掖⿰糹𨈡疏三進

故事八雜表章二十五如良醫以单方起危疾不雜

試也如善奕以𦂳着救壊局不泛應也外制三十六

如湯盤孔𪔂单辭隻字𠯁矣不在多言也如廟瑟一

倡𠯁矣不待九奏也君遺補僅數十日而千古之名

節係焉通所作僅八十篇而一代之文獻在焉自

端平以來天下推賢諫臣曰平齋曰實齋公稍後出

幾與齊名初公被 上親擢第一義大戅矣人為公

懼公不以為悔毎對必申之又於駁論李子道鄒雲

從極言之中坐此留落而孤忠自信素論不改猶待

於表章致其惓惓焉余嘗謂言之非難容而受之為

難凡公所言皆人所難堪然自始至終無歐余之擯

斥而有歐余之福有鄒陳之遭遇而無鄒陳之禍行

簡嵩之雖無至誠樂與之意而不能害峴雖加以非

所宜言大不敬之罪而卒莫中傷者誰之力歟漢人

有言主聖則臣直然則非公之直也 陛下之聖也

公他言皆典嚴精䴡與人尺牘蝉聫績宻語妙天下

可以寳翫尤勤民事決訟或数千言皆切於世教民

彛異乎所謂龍筋鳳髓者公之子演孫方彚次為别

集云公諱大琮字徳潤

   劉尚書集

吾鄉諸老惟蔡公遺文最詳備陳諫議當時朱給事

黨籍忠賢也王察院景深道鄉輩人也集皆不

傳渡江以來如陳龔二公僅有詩奏議刋行龔言語

妙天下四六尤髙世遂不得而見至於葉陳鄭两宰

輔薛陳二柱史鄭漁仲山林特起黄伯耆臺閣勝流

今家集存否不可知其言議風旨日逺日亡更數十

年将恐後學晚生不復見前軰之大全矣盖其始也

或失於因循而未暇論次或有所避就而不欲流布

其乆也遂至於散𨓜而不可收拾此豈非象賢⿰糹⿱𢆶匹

者之責乎故詹事尚書文肅劉公集三十卷 --卷(⿵龹⿱一龴)自奉大

對至厯館殿給諌方面凡所建白多者萬言少者数

語皆條達懇切自古律詩至駢儷記序誌狀之屬皆

典實嚴重自朝廷大議至交親小徃復出告吏民入

語子弟者皆忠信誠慤訂公之文命意主乎厚非資

鍥博薄者所能道措語極其平雖尚奇崛者無以加

其在言路方誅權臣召故老朝無大姦慝故公無大

擊搏爲國家扶公道合善𩔗而已其宰嵊縣大蝗因

䛇蠲越諸邑丁税既而止及㑹稽山陰蕭山公投

匭固争請如初詔後厯䑓院乞增糴夲賑飢疫埋𢧐

骼掩道殣罷四川魚水錢母鬻不濟寺産秤提法行

觸罪者衆公累疏諫止因宰掾白事峻責之以此𫉬

怒其論天下事大指如此素有至性敬伯兄如父愛

二季如子築第西郭即虚山絶頂爲友于堂俄而伯

先逝公⿰糹⿱𢆶匹薨角巾之志未酬對床之約不遂悲夫求

已齋者公自號也初公以邑最薦與四轄時學禁方

嚴諸賢皆逐力乞漳猝而去留滯七年始見進用及

由樞掾出漕湖外舟至蘭溪中司以臺法辟去而復

留考公本末未嘗求合於世而世於公自不能捨所

謂求諸已而不求諸人者歟劉氏舊通譜余王父與

公先大夫先君與公再丗同年於是討院兄以集序

見屬余幼受教於公今老矣惜諸家述作之罕傳幸

吾宗文獻之有考序之所以美後人纂述之勤且以

勉里中之象賢⿰糹⿱𢆶匹志者也 慶元初朱文公與余叔

父麟臺書字公曰仲則 仲除而就外補不可及也

潔齋𡊮公誌公墓𨓜此一事因附見之公諱榘子煒

叔倉部郎中附叔太府寺丞皆前卒燧叔討院兄也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九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