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六

卷第九十五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九十六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九十七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九十六

 序

  王與義詩

天台王君公矩示余古律詩四十首長短句十首其

輕虚如飛燕之舞於掌上其縮歛如沐猴之戯於𣗥

端晉人評山濤用少少許勝人多多許殆為𤼵也前

軰有學詩如學仙之論竊意仙者必極天下之輕清

而後易於觧脱未有重濁而䏻仙也君之作庶乎輕

清矣然余聞之丹家冲漠自守專固不怠一旦嬰兒

門開足以不死矣此養内丹者之事癯於山澤

之仙也若夫大丹則異於是𫝊方訣必有師安爐竈

必有地致乆永必有貲又必脩三千功行以俟之及

其成也笙鶴幢節本不期而至王喬驂乘韓衆執轡

翺翔大清而朝於帝所此天仙也異乎前之癯於山

澤者矣余以其說推之於詩凡夫家數擅名今古大

丹之成者也小家數各鳴𠩄長内丹之成者也君之

學不至於大家數不肯因序與勉之君名與義

   韓隐君詩

古人不及見後世之偶然比興風刺之作至列於經

後人盡誦讀古人書而下語終不能髣髴風人之萬

一余竊惑焉或古詩出於情性𤼵必善今詩出於記

愽而已自杜子美未免此病于是張籍王建軰稍

束起書帒剗去繁縟趍於切近世喜其簡便競起效

顰遂為晚唐體益下去古益逺豈非資書以為詩失

之腐捐書以為詩失之野歟懐安韓君斗袖其乃翁

詩一編越邑示余凡舂容者寂寥者皆合節奏如地

震日蝕詰鼠厭蝨諸篇其辞出入貫穿百家雖襲旧

体各有新意愽而不腐質而不野以今人詩較之盆

盎中罍洗也翁至死不下山亦未嘗出其藁余得之

驚喜坐客有曰趙章泉詩踰萬首韓仲止鞏仲至幾

半之至少者亦千首翁盡平生𠩄作纔五十章無乃

太簡乎余曰諸薌千斤皆浮惟況雖葉薄銖輕者亦

沉以其重也烏乎翁詩不翅足矣奚以多為聞翁窮

經攷古𠩄著非一書余将求而觀焉斗亦苦學筆力

與翁上下必能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翁者翁名永字昭文

   林同孝詩

寒齋力辭聘召死於隐約子同合以表其阡旌其閭

為未足也行其書焉嗣其學焉同文摭載籍以來孝

於父母者事為一書詩具一意各二韻二十字積至

三百首起䆳古迄叔季亷恥明天理未嘗冺也自聖

賢至夷狄異𩔖並録見天性未嘗異也事陳而意新

辤約而義愽賢於煙雲月露之作逺矣始寒齋之事

寳章也視調胹禓襲之節以康其體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圃井臼之

勞以裕其力人知寳章之勇於退而不知其退之有

以自樂也合同之事寒齋也亦然昔曾元養參巳不

如參之養晢石奮諸子恬淡稍不逮至孫而孝謹遂

衰今石塘之林奕世家法嗣守之不遂有古人𠩄難

能者惜其兄弟具未脫白修於家浮沉於閭里而巳

余常恨世儒率華過其實惟同華實相副其操行盖

漢孝亷之盛舉也詞藝亦唐進士之髙選也頃艮齋

謝公嘗彚孝史五十卷上之阜陵同此詩它日必與

謝公之史並行

   迂齋標註古文

彚衆家文為一編蕭統以前無是也統合先秦二漢

三國六朝之作為三十卷姚鉉專録唐文爾乃至百

卷卷帙益多文字益漓選粹之SKchar劣即統鉉SKchar

也 本朝文治雖盛諸老先生率崇性理卑藝文朱

主程而抑蘇吕氏文鑑去取多朱氏意水心葉氏又

謂洛學興而文字壊二論相反後學殆不知所適從

矣迂齋標注者一百六十有八篇千變萬態不主一

体有簡質者有葩麗者有高虚者有切實者有峻厲者

有㣲婉者也夫大匠誨䂓矩而不誨巧老将傳兵法

而不傳妙自昔學者病焉至迂齋則逐章逐句原其

意脉𤼵其秘藏與天下後世共之惟其學之愽心之

之平故𠩄采掇尊先秦而不陋漢唐尚歐曽而並取

伊洛矯諸儒相友之論萃歴代䏻言之作可以掃去

粹選而與文鑑並行矣迂齋樓氏名昉字暘叔以古

文倡莆東經指授成進士名者甚衆其高苐為帝者

師天下𫳐而迂齋已不及見今大漕寳謨匠監鄭公

次時亦當時升堂室者也旣刋標注十首卷貽書余

曰子莆人也非迂齋昔𠩄下榻設醴者乎其為我序

此書余曰謹受教

  德興義田

一鄉一里之事合一鄉一里之力以任之古也使一

户任之非古也今夫一閧之市三家之聚必有詭扶

逃亡之賦縣大夫不䏻考覈無𠩄追呼必於户長乎

責役户有蕩産灾身之患而餘家無動容変色之撓

豈守望相𦔳之義乎中下户畏是𭛠以無産為幸或

飛寄使之盡然後已惟愿而弱智與力不䏻飛寄者

抑首受役江鄉諸邑皆然德興明卓君始按民産高

下各使出穀名曰義庄募人充户長三十七都之人

賢者相勸勉富者先倡率奉明府令莫敢有違其美

秀而文者争奮筆以紀録焉初 淳熈間蜀人李文

昭爲宰實教民爲義役邑人徳之廟食至今卓君又

佐代𭛠之意創立是庄異時家家飛寄是𭛠也中下

户各自實其産一利也革一差之𡚁募樂充之人二

利也合衆力爲之惠而不費三利也自李至卓甲子

踰一周矣治辨之材多循良之迹少盖先後得二賢

令而後害始去書之以待傳循吏者君名得慶莆田

   送卓漁之羅浮

國家憂顧在西北功名機㑹在西北天下士不㳺廣

陵謁陳登適荆依劉表則入蜀客嚴武是二三公有

事權𫝑力呼吸間䏻使人不貧不賤杖策而往贏糧

従冝也(⿱艹石)嶺嶠偏逺無進取蹊徑世以爲霧潦炎

𤍠之地士或南轅親友諫止不可止則握手鄭重以

尊生爲足不相知者至有息隂止渇之疑余弟處和

作牧于惠謀同載之士余曰愛弟者莫若兄余既老

病不能偕卓君怡甫余友也學醇行潔忠信直諒客

(⿱艹石)人於郡齋日接談論主人者可以寡過矣弟以兄

言為然具書幣以請怡甫往反辞甚力余曰恵在廣

左未為深入蘇唐二公遺績在焉羅浮山豐湖之勝

甲東南余𭧽使奥更再寒暑幸免黄茆之沴亦無薏

苡之謗是在人而已元城公有止酒之戒田承君有

在京師病傷寒之喻苟伐天和雖在中州而病不必

南州能病人也前人有夷齊不易心之論苟萌得心

雖飲廉泉而濁不必貪泉能汚人也怡甫昔與故閩

清鄭明府周旋尤乆今明府之子將參余弟軍事竊

意明甫之念其子無以異於余之念弟也怡甫既善

其父兄於其子(⿱艹石)弟安能恝然乎怡甫乃束書問余

余家人與里人皆賀余弟䏻致此士它日賔主來歸

余固衰憊尚䏻携斗酒SKchar肩出里門一相勞苦

   山名别集

始余請南塘選仲白詩南塘更以屬余苦辤不𫉬南

塘詩評素嚴而余尤縛律每去取一篇常三往返然

後定有全篇皆善而為一字半句𠩄累者皆不録故

集止百篇後年餘見南塘持論速山林枯槁者之言

必極文章之用而後己未幾竹溪果被遇明主給尚

方筆札遂入翰林侍緝熈傍無寸援直提一筆大則

鼓雷風扵天上小亦随物賦形膏馥𠩄沾華采𠩄被

士争傳冩家藏而人誦之子泳彚其藳以示余自昔

文人鮮不以壯老為銳惰江文通晚有景純索筆景

陽取錦之夢余謂非二景果有靈也乃文通氣索才

盡之兆尔竹溪所編視前二編且数倍老氣盛於壮

近製髙于舊其筆錦乃天授豈資扵人㢤夫學以積

勤而成文以精思而工有五十而學易九十而𫝊書

者有十年成一賦者有懸千金募人増損一字者猶

貿然居之多者貨良猶染然漬之乆者色深彼束書

閣上棄檠牆角尚忘故讀安有新意惟竹溪已顯融

尢刻厲聚古今菁英窮翰墨変態書不虞禇吟不韋

柳文不昌黎艾軒不止也故其旃厦之文精粹典冊

之文華潤金石之文古雅義理之文確訒達生則蒙

言談空則無盡藏妙巧于質素寓髙逺于切冝乎

備衆体而為作者之宗殿諸老而提斯文之印者也

昔與竹溪相斯此事余老耗亡遂盡竹溪願力不退

轉筆力益怒長余仰視之如凍蛩之和韶鈞跛鼈之

追驥騄矣初鄭丞相以 御槧徴竹溪文終不肯獻

一字玉音嘉㢡及與史宅之同掾公府史方以括田

媒大物用情趨附竹溪獨靣折不少恕遂拂衣去余

亡友黄元輔諫疏云編修官林某以忤宅之謫守嗚

呼元輔端人也其論竹溪出䖏稍寛惟余縛律如故

又二十年余益衰老從時願求伸白遺藁熟復喟然

而嘆曰天乎余之有罪也盖國風騷選不主一體至

沈謝始拘平仄詩之変詩之衰也仲白之志常𣣔歸

齊梁而返建安黄初蛻晚唐而追開元大歴於古体

寓其髙逺於大篇𤼵其精愽於短韋穷其要𦕈雪夜

感興等作咄咄逼子昻太白顧專取律体而使仲白

之高逺者精愽者皆不行於世𠩄謂要𦕈者又多以

小疵遺落天乎余之有罪也廼雜取百篇爲别集以

志余過凡仲白集外之棄余皆它人卷中之警䇿也

𥘉選余年三十三再選六十八矣時願字志仁以甲

科郎教胄子出倅福泉云

   慶元縣鄉飲酒

宝祐癸丑日南至慶元縣尹羅君澄源行鄉飲酒于

縣齋鄉大夫士庻會者三百餘人九十者二人八十

者六人七十六十者二十人餘序長幼有差主賓僎

介酬獻如儀工歌笙磬作止叶雅𮗚者興起咸曰剏

邑一甲子矣是禮也惟舊尹趙尚書汝述一本行今

將五十年始再見則曰尹以賓友遇我有一善得不

往苦之乎民則曰尹以礼遜廸我有一不善得無梗

其化乎盖武城單父逺矣善乎宻令之言曰以禮教

汝必無怨𢙣以律治汝小者可論大者可殺也君亦

欲先教其民而後施政刑焉賢矣哉或曰今之吏其

不合於古者多矣古之禮其僅存於今者少矣上之

賦役下之冠婚䘮𥙊不能皆古獨鄉飲往往行於郡

國毋乃近於迂者余曰古人於礼之不幸而巳失者

猶能求之於野今人扵禮之幸而僅存者乃不能求

之扵書充君之志冠婚䘮祭皆可以稍復古豈惟鄉

飲㢤君温陵人頃余與其先大君子諱知古同受學

西山同宰邑建溪老矣聞君䏻似其父喜而筆之

   送葉大明日者

余晚擯於時負謗甚醜狥名矜衒者見其衰颯𩔖踈

之時嚮背者知其不復用或訕侮而蹈籍焉晨起門

有剥啄出迎則建安葉君大明也袖一卷書為余談

命曰君知𠩄以退閑乎孛為之也將以十月出矣孛

出而木星入且為君福敢賀余愀然曰𭧽余去國其

罪嘗著於時賢清議之𠩄云云謂余𫉬戾於時賢則

有之未嘗獲戾於孛也古之君子遭謗則自修聞過

則内訟余且不敢以時賢之用舍為忻戚安敢以孛

木之出入受吊賀乎况人之嗜好各有不同衆慕進

為余慕退閑休不耐劳性復喜佚得於天者然也憶

在列時身兼數職朔𥙊則以亞卿初献跪拜無数𧺫

夜分行事盡五鼓受胙退明禋則傴僂却歩導

上行黄道雖甚親近亦甚兢懼侍立則𥠖明夾香案

二府奏事諌官御史上殿輪對朝辞班絶又升殿立

俟駕興廼趍出余時已六十五頭目眩暈腰脚頑痺常

恐顚仆於宗廟朝廷之上而尤窘者衰暮荒落旃厦

顧問奉對空踈遇院吏以詞頭至含毫搔首思索一

字如汲眢井當此之際念𣣔掛冠還笏為一不識字

老農而不可得今𫎇寛㤙放歸田里睡至日高天五

坐茂樹臨釣磯或抵暮忘返而又束書不𮗚焚筆硯

不為文度人間至閑至佚無出余者視回之且拜且

立且俻顧門而費思索其得失乘除何如㦲夫前之

使余進為者木之屬也君𠩄謂福余𠩄謂災也後之

使余退閑者孛之屬也君𠩄為災余𠩄謂福也昔韓

子推日辰歎斗牛之不神惟箕𥳽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而不巳韓子之

尤箕猶葉君之尤孛也余謂箕雖䏻起韓子之謗亦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韓子之善斗牛有神不过為韓子服車箱挹酒

漿而已二者将安擇乎孛乎孛乎徐行無疾相余退

閑舍勞就佚願言挩留共保終𠮷詎敢淺心幸君之

出葉君名應祥將游桐城書以為贈

   呉歸父詩

頃余為大蓬玉山呉君垚携先君與其先大君子書

稱其詩律清新求余着語余見先君之書矣未見君

家集也就求之君行李無夲後四年余屏居田舍君

槖一卷示余讀之累日古体淡泊簡逺有陶阮遺意

律体切近帖妥唐家數中名作也其書髙者造極深

者入微一洗詩人寒飢呻吟之態然盡卷 --卷(⿵龹⿱一龴)惟二十七

首壵泣曰先人名周字歸父擢乙丑第為松陽主簿

卒官下年三十有六遺藁散亡垚長而訪求止尔余

頃見唐任藩集纔十詩然字字精鍊歸父二十七首

少乎哉歸父與章泉趙公澗泉韓公同里閒接議論

人物髙勝無詩猶傳况其詩之可傳歟

   林同詩

余嘗患近人之作多俗間淺近之言少事外高逺之

趣達者酣豢寵利窮者梦想功名情見乎詞千人一

律惟寒齋父子不然子真㓜于程文尤工然性純孝

寒齋嘗病左右侍湯液至不忍入州應舉嘗赴胄試

自里抵京得詩一卷十之九皆思親之言年未四十

慨然罷舉志尤潔非躬耕不食植梅百株日哦其下

鈔新舊藳示余一字一句墮落世綱獨于古今所謂

仁人志士忠臣孝子每致其惓惓昔韓子評歐陽詹

讀其書知其于慈孝最隆答李翊云仁義之人其言

藹如也以子真所作攷之信然子真素多病宝章公

𦵏福勝距石塘十五里余嘗偕往涉溪陟巘野風栗

烈余時已六十一坐涼輿無繖扇往還皆然子真暖

簥垂帷不敢出也今又九年聞子真尚怯寒惡風終

𡻕不越戸限余垂七十亦卧非復前日之後村翁矣

嗟夫造物之所甚靳者富貴也功名也余與子真既

已割棄此念至于筆以老而嚴吟以窮而工是區區

者忍不予𢌿㢤春益暖病益愈當招子真過我共究

其論子真林氏名同或問子真可方何人余曰先朝

魏野與其子閑俱入隐逸傳俱有詩名甚矣哉寒齋

之似野子真之似閑也

   刻楮集

吾家季子刻楮集僅二百首然皆超詣短章稀句賢

於他人鉅篇累韻其尤髙者如岐山鳳曠代一鳴不

常聞也SKchar鉢曇花浩刼一開不數見也可謂有雅人

之高致極詩家之能事矣初余由放翁入後喜誠齋

又兼取東都南渡江西諸老上及于唐人大小家数

手鈔口誦季嗜好與余同小囱殘烛講之二十餘年

余坐馳騖妨書課應酬奪(⿱艹石)思𠩄作徒十倍於季往

往多而不能精駁而不能醇豈非余之力分季之功

 專優劣所由判歟愛季者皆惜其未脱白夫士以

不降志辱身為难馬文淵白首逺征病卧壷頭願為

少逰乘欵叚下澤出入郷里而不可得何次道旣貴

勸幼道仕荅曰吾弟五之名何减驃𮪍余之仕功名

未及文淵官職未及次道萬一而一生蹈患难叢謗

毁愧初心而辱先訓多矣季雖家遯其植力髙氣宇

全有徳有言自傳於後漢人𠩄謂家之𤤽寳囯之英

俊也惜其不生於興廉㪯孝之世羔雁靡至猿寉與

㳺尔訂其人品則少㳺幼道之流也豈以外物動其

浩然㢤余𠩄存者止余宝祐甲寅他日新集出當為

後序季名克永字子修

   竹溪集

始余見竹溪詩而爱之既而又見其未第時𠩄論著

二巨編煆煉攻苦而音莭諧鬯還幅寛余而經緯麗

宻歎曰此非場屋 荒如此此又世𠩄未知者因附見

於集序焉竹溪林氏名某字肅翁

   徐先軰集

世謂推故事參駢語起於唐不知自西京鄒揚軰已

然至唐尤甚爾及韓栁出而後天下知有古文然韓

柳䏻変文字之体製而不䏻変科舉之程度上以此

取下以此應雖賢豪之士不䏻自㧞呉子華韓致光

之倫是也友人徐君端衡出其十一世祖唐正字光

夤文集又纂輯公遺事及年譜以示余按刘山甫誌

墓詩賦外有著書二十卷 𨹧集十卷南渡𥘉公族

孫著作左郎師仁作集序有雅道機要一卷得於蔡

君謨家者今皆不傳所傳者律賦及探龍集各五卷

詩八卷而已夫士不幸而不遇于當時𠩄賴以自見

於後世者書爾而公所著他書皆羽化惟詩賦與儷

語僅存豈不重可歎歟然其僅存者已足與子華致

光並驅矣唐人尤重公賦目爲錦銹堆日本諸國至

以金書人生幾阿御溝水斬蛇劒等篇于屏障初策

名過汴朱温𣣔辟公諷使改秦皇漢武不死何歸之

語公不改而去或者乃謂公再試于汴以此賦魁多

士按公元年乾寕登第越四年歸閩又十年温始篡

唐未SKchar汴無放榜之事旣歸公無至汴之理或者之

言謬矣張丞相齊賢記公醉犯温諱憂不測作㳺大

梁賦以献温大喜字酬一縑使軍士皆誦之當時卿

相多由汴以進公獨舍汴而歸蕭然於草堂之下釣

磯之上以終其身始不改賦者不樂客兎園也去而

献賦者詭辞也脫虎口也否則斃温手矣集中惟一

眼胡奴之作削而不取其𢙣梁如此方唐之亡也士

大夫貴顯而全莭者惟司空表聖韓致光二公阨窮

而自守者惟公與羅隱隱依錢氏公依王氏猶子羙

客劍南之意也公昔交長安貴人甚多晚惟與二公

及隠有倡酬致光後避地入閩隠近在浙表聖逺居

西華而公惓惓不忘其忠唐如此鳴呼亡唐者豈朱

三之罪哉盖崔氏柳氏楊氏皆唐大族累世卿相而

緇𭅺挾温刼天子遷洛璨為賣國牙𭅺渉手根傳國

寳援温表聖致光皆疎逺乃高蹈而去不踐二姓之

廷難也公與羅生一前進士一布衣朝不坐宴不與

而老死不在受禅碑中又難也前軰止呼公為徐先

軰徐正字而王氏辟奏官職並不稱得其實矣端衡

以詞藝薦於郷庻幾無忝爾祖者

   送謝旿

余少嗜章句格卑調下故不能高既老遂廢不為然

江湖社友猶以疇昔虗名相推譲雖屏居田里載贄

而來者常堆案盈几不䏻遍門一日建士謝君䄂二

編過其間有韻者切近而簡逺可企任藩項斯無韻

者幽深而峻㓗𣣔與孫樵陸亀䝉相上下因嘆君以

如此之才而世乃未有知者余獨知之頋閑退無氣

力不足為人軒䡖盖詩至唐尢盛人主以此㧞士得

戴叔倫韓翃之流焉主司以此取士得錢起徐凝之

流焉藩鎮以此取士得李商隱羊士諤之流焉迨至

唐衰錢鏐王審知父子猶能𭣣羅𨼆徐寅於幕府本

朝文治過唐逺甚經義詞賦之士悉尊寵用事

詩人遇合者少卿外而強大諸侯窮貴極冨致士滿

門𩔖多抵掌談功名飛筆作牋記者朱嘗容一詩人

也君為一世𠩄不好之學挾背時難售之貨僕飢驢

瘦道之云逺夜闌酒盡相對太息夫窮達有命特未

可料君志氣甚壮歲年未暮安知異日不和薫風之

琴而絃清廟之瑟乎君名旿字照鄰

   送葉童子

古人三年通一經是九經㡬費三十年也(⿱艹石)是其難乎

非誦其詞之難通其義之難通義而又䏻托之辭者

尤難潮士葉龍瑞之子南六歲應童科果中之不但

一遇目即成誦其下筆屬文若老于場屋然𠩄謂難

而又難者也童子皆退下風矣自昔蚤慧而有終譽

者黄香李泌不一二数終軍刘晏皆有可恨 本朝

惟晏元献楊文光巋然為名臣如蔡伯晞周孟陽軰

碌碌無傳豈耄而荒者聦明不及前乎童而習者口

耳不足恃乎抑事業志莭有在於記誦文藝之外乎

潮雖南州自趙德呉子野已䏻自附於韓蘇姓名在

文字之籙耆舊之傳今文風㡬侔於江浙閩蜀而君

父子出焉道莆訪余田舎余曰君將何之父曰兒挑

試後省寘之上等者紫薇主人訥齋也子曰生我教

我者父也成我者訥齋也訥齋相矣吾將光範門而

候謁焉余曰繇下土而觀上國之光譽髦之選也起

匹夫而見知天子之宰曠世之遇也吾子行矣









後村先生集大全卷之九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