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與銅
作者:李大釗 1917年

1917年2月14日

  俾士麥有言,今日之事惟黑鐵與赤血耳。由今茲之大戰觀之,則黑鐵與赤血之外,黃金與銅之勢力,亦且??乎與鐵血同其價值矣。金力為用之廣,世所共認,無待言說。至於銅,則以一切武器大小炮彈等無不需之。尤以近世武器發明之進步發射之速度甚急,因之於戰場所消費之銅,益增其分量,至日以數千噸算。戰初預計一年用於炮彈者約二十五萬噸,而由前年冬以迄去冬,實需之數,僅協商國一方已達於約六十萬噸之巨額,此可知從戰局之擴大,武器之發達,銅之為用益宏矣。戰爭需銅之量既如茲其巨,而全世界產銅之總額究為若干,此亦所當知者。依戰前之計算,精制銅之總量,不過百萬噸左右,而美利堅一國約居其什五強。歐戰勃發后,美國各地制銅廠又各出其全力以事銅之生產。去年以還,美之產銅,已達世界產額之什七以上,日本雖居產銅國之第二位,年約八、九萬噸,而以視美國現時之生產力,不過當其什一。由是以談,美以世界最大產銅國之資格,其乘此次戰爭之風雲,以躋於世界銅市之中心,而任意左右之者,殆為不可爭之事實。

  今美有約六十萬噸之對外供給力,以美國式之托辣斯(Trust)之企業組織,臨歐洲交戰國。俄德奧雖少產銅,而為數甚微,英法又夙以乏銅稱。然則協商國苟欲繼續其戰爭,此項重要之戰斗品,必不可不仰給其大部於美。即戰爭一旦終結,戰后之工場恢復,電氣業之諸般設備,以及武器之補充等,均需銅甚巨。此美國業產銅者所以挾其獨佔之威力以高提其值,固不問初期去今之遐邇也。

  近頃世界各國,銅價概呈騰貴之象。俄國商工部近以政府之力制限銅價,為定一標准,逾者科以監禁或罰金。吾國青銅制錢之日見消毀,亦受戰爭之影響。而以最近美國紐約之銅價暴騰,尤大可注目。美以銅產豪於世界,今以需要增加故,而價值騰貴,毫無足奇。所可異者,英國倫敦之銅價,則適與美呈相反之象。入春以來,校為平穩,漲落不驟,如電氣銅,則視去年最高之價,約有三十鎊左右之低落。平時美國銅價雖或稍昂,而未有如今之與英騰落相懸若茲其甚者。論者求其故而不得,乃歸於倫敦紐約間之商人,對於和戰之揣測有所不同。即倫敦間之商人預測戰局終結之期近,紐約間之商人其預測則與之相反也。果其真因在此,則英為直接交戰國,且為協商國之盟主,其以軍需品供給協商國,尤以倫敦為中心。則戰歟、和歟之預斷,當以表現於英之倫敦者較為近似。然此現象非可以經濟常理衡之,蓋倫敦銅價之落,非基於單純之需給關系也。其故殆由於英國政府以極端之干涉,加於商人。是則倫敦市場之銅價,非由經濟原理自然表現之價,乃有人為之力隱制於其間,非商人造出之價,乃政府之所左右者也。果爾則倫敦紐約間之一昂一低,亦絕非二處商人推測戰爭繼否之反映,實英國為便於購制武器彈藥及軍需品,加壓迫之力於倫敦市場,以牽制供給國之美國,使英之銅價不隨美國之銅價日即昂騰,其政策殆與俄國之限制銅價同一用意。然則不惟不當以此斷為息戰之期將近,且足以証戰局之前途,尚復遼遠無期也。

  銅與戰爭之關系,既如茲其切要,我政府應於收毀之制錢,特加貯蓄,以歸於適當之用途,慎勿任其源源不絕輸運海外以去,是不獨金融界之重品,亦將來戰場上之利器也。

  余草此稿甫竟,閱報載紐約電,美德絕交之前一日,銅價又復暴落,其原因雖未確知,而得此愈足証銅價之騰,非商人預測戰局尚復繼續之反映,其落亦非商人預測戰局將告終結之確征也。

  1917年2月14日

  《甲寅》日刊

  署名:守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