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抱經堂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九

卷第二十八 抱經堂文集 卷第二十九
清 盧文弨 撰 景閩縣李氏觀槿齋藏嘉慶丁巳刊本
卷第三十

抱經堂文集卷第二十九

         東里 盧文弨 紹弓

 傳

   四川安邉軍民府知府季章閻公家傳甲辰

公諱文熛字孕華一字季章姓閻氏太原文水人先世

自陜西延安來徒家至公十二傳矣曾祖慧中明工部

員外郞祖雨霑父太和皆以公貴贈中憲大夫公少穎

異爲世大父中丞公所器與講聖賢實踐之學一言動

莫不有規法爲仇人所誣繫獄讀書不輟事白卽以是

年應順治十一年鄕試中式越十餘歲當揀𨕖爲縣令

以母夫人楊年高辭不赴旣十上春官不第母楊夫人

已前卒公亦年逾五十矣乃謁𨕖得四川敘州之珙縣

蜀當流寇殘破之餘珙又處萬山之中戶僅百餘賦之

以錢計者𦆵十二三千親知咸爲公憂之公恬然就道

旣抵成都値滇藩吳三桂作亂川西多爲逆黨所據不

能履任奉檄署江安 王師之進勦者道必由此時秋

水方盛江流浩溔當爲橋以濟橋成爲大雨所敗公自

劾求罷大府知非人力所及畱之旣而赴本任邑未有

城郭榛莽塞塗猿虎縱横有公廨而無內宅公治事三

年招徠安輯戸口漸增𮎰土漸闢民力有餘乃使之築

城浚隍開通道路民未知學爲遠購經書以敎之而秀

民漸知向學矣民不習爲吏示之律令格式而愿民漸

解行文書矣猶有頑民未靖者爲多方以誘之不聽然

後加以鋤翦乃皆畏法唯命之從大府廉其能更試以

富順隆昌南溪又再署江安一歲中歷四縣所至輒辦

於是舉治行尢異擢敘州府分防建武同知所轄二州

十縣緜亙五百餘里SKchar賦之民止千餘戸此外皆屯兵

公輯營伍卹驛站常騎一瘦馬隨兩三傔從往來巡閱

治東南岡嶺重互姦民多嘯聚其中公直入其巢諭以

禍福賊感其至誠投戈効順悉岀歸農是時 親王統

大兵征川西餘孽又大帥之養馬於邉者經過駱驛守

令皆儒吏常懼獲譴公從容應副民亦不苦征調大吏

剡章入 吿授安邉軍民府知府舊制軍民府以土司

爲長官經張獻忠之亂土司殱焉以流官爲之實自公

始適奉令督採枏木入深履險與役人同其作息而役

人皆㤀其病有以蜀賦輕議增者公持不可乃止復開

𮎰地成良田千餘頃茍有利於軍民者竭精力爲之卒

以此病康熙二十九年請吿歸以四十六年六月三日

終于家年七十有九凡三晉階至中憲大夫妻侯氏繼

妻張氏姜氏咸以次受封子三直埜殤直直郵皆附

貢生孫九曾孫二十有七具著於譜云

舊史氏曰士必安竆約習勞苦異日乃無不可處之境

爲能專壹精神出其材智以稱上所任使而不曠厥職

如其委質方始卽計校缺之美惡有所畏忌惴惴然唯

恐或得之不幸而竟得之神氣沮喪蹙然幾無以爲生

烏乎世豈少若人哉公所居官皆常人之所不能堪而

治行乃彰彰若此彼但知求美官善地以逸其四支肥

其身家者得不聞風而顏汗乎

   拔貢生注𨕖直隷州判張公佩家傳甲辰

今山東膠州知州張君玉樹始成進士時先府君卽棄

養進士唯恐懿媺之不克聞於後也汲汲求所以發揚

之旣得當代賢士大夫之文若表若誌若傳若記皆僃

矣而意猶未巳雖以走之不文跧伏里閭亦介以爲請

余久解史職立傳乃史官之任也意者傳諸家諜或可

乎按狀君諱書紳字公佩乾州武功興城里人遠祖自

光州固始再遷至今縣在前朝多以甲第顯考諱錫爵

處士君幼卽開敏受書若素習家貧不能具十艇幾欲

廢業塾師愛而畱之乃益自奮厲廩冬單襦布屨取筥

盛稻稭歃兩足其中以禦寒或復繞屋蹀足行且行且

誦經皆通更請師授詩文義法弱冠受知學使者爲諸

生試輒高等名譽日起君志在經世不欲但以文名與

里中孫君景烈同學相切劘仿藍田呂氏鄕約行之多

有應和者於後孫君入詞館而君顧久躓場屋乾隆十

四年

詔書令封疆大吏舉才品優長者制府尹文端公撫軍

陳文恭公欲以君名上旣復不果僅一主本邑講席多

所成就學者卽所自號稱誠齋先生嘗在楡林就見行

二十四事復推廣善政十餘條時大學士高公方爲榆

林副使見而善之悉取施行三十年歲在乙酉當舉拔

萃之典君於時年巳逾艾泊然無用世志矣學使海寧

鍾公蘭枝擇諸士無出君右者乃特拔君充貢

廷試注籍直隷州州判以歸子玉樹先巳登第買田鳳

泉山荘以娯君君徜徉其閒自號㢲岡居士鄕人欽其

行誼雖婦孺亦翕然丕變無有詬誶冶遊者君又時時

以敕災分憂爲己事三十五年春歲薦饑創率助米煮

粥以食餓者所活無算事方竣而君病矣遺言訓玉樹

以臨民之道曰爲民父母當如吾之弗薄汝汝能使民

亦弗薄汝始見汝之弗薄吾也以是年三月十日卒年

五十有九君之事處士君也玉樹幼不能詳但見君事


母耿孺人孝耿孺人一旦欲𣃔肉食君捧豆以進勸過

苦致拂意君長跪竟日得釋乃起初娶楊繼娶喬又繼


娶楊皆前卒子二長玉樹乾隆二十六年進士初知東

昌淸平縣


覃恩贈君文林郎前楊氏繼喬氏皆孺人調繁兗之嶧

縣今任萊之膠州知州次寳樹拔貢生充四庫館謄錄


出爲叔父後


舊史氏曰余往來京師取道於嶧者數矣歲在庚子復


由臺莊驛登陸過陰平見新樹豐碑五六皆在嶧之境

漢之名臣若袁司徒蕭丞相輩皆大書深刻令過者伏

軾發懷古之思焉時爲令者卽君之子也觀於此卽知

爲政之綽有餘裕而能使民用命矣君懷藴經濟不一

試而發抒於其子飮流溯源蔭枝尋本子之賢父之敎

也治命數言尢𢡆切深至居官者孰不有父母茍不忍

人之怨詈詛祝其親也其其當服膺斯言

   周君坦之家傳丙午

昔人常言出一傷元氣之達官不如出一培元氣之處

士如吾表弟周君者能以孝友之德上承下啓雖未嘗

以文學致身而迹其所爲正足以愧彼祿利是營者今

孤子載棻等來乞余爲之傳傳者史官之職非余所敢

任也若以載於家乗則凡門人故舊皆可以爲之余又

奚辭君諱世道字坦之又字復誠先世自會稽遷杭居

仁和之東靑里至豹先公以仁惠周於宗黨至今猶嘖

嘖人口君曾祖也父金門公諱兆鑭自金門公而上志

行悉具於家乘君少英敏好學年十七因金門公以勞

得疾所遺鹺業幾折閱又無可委託者不得巳以身肩

之節嗇諸無名費於後始稍稍復振弟敬之殁時孤載

章始周歲君撫愛敎篤甚至年十九舉於鄕他若營先

人窀穸修祠宇家乘等事罔不竭力以爲諸子姓兄弟

倡其訓子則曰居家以孝友爲本處世以和平爲先嗚

呼君實允蹈斯言憶余弱冠時嘗得君家乗讀之大率

以孝友著今君可無愧其先人矣二子載棻載崧皆恂

恂謹飭載崧縣學生君以乾隆五十一年閏七月十三

日卒年六十有五娶沈孺人

論曰俗之衰也有以同氣而爭財鬩訟者卽其所得業

SKchar千累萬足稱富翁乃以小有贏絀之故不憚匍匐

公庭行賕於長吏致賂於要人市歡於羽黨要以蘄一

勝而後快財一日不盡則訟一日不止彼貪吏之後更

以此取禍者未嘗無也吾聞君臨財也廉故能不失其

孝友之緒君之後必有達者苟能行君之行守君之詶

又何傷元氣之爲慮也哉

   瞰江山人傳丁未

瞰江山人者常之江陰人也邑之東南有瞰江山距山

人家二里而近故以爲號焉父死三月山人廼生母劉

孺人辛勤鞠養釁起家庭閒幾有破卵毀室之患母內

藏其明而外以柔道行之故屢瀕於危而卒獲免山人

始就外傅便知好古學少長就老儒車質齋學其家多

藏書縱山人博覽習舉子業者羣相與非笑之語聞於

母母召而詰之則以如築室者必厚其基爲對母日誠

然任汝爲之山人益得沈酣其中抵臘猶戀戀不肎歸

一生學殖之厚實基於此補郡諸生其伯兄先入縣庠

有文名常謂日吾異日終不如弟弟之文有根源故也

山人素守母敎律身以正待人以誠値窘乏益刻苦自

厲雖通曉世事絕不肎爲人居閒排難唯忍饑閉户讀

書曰吾懼此處一移足便終身落坑宑也同門友貢息

甫令建平邀之往邑多地訟歲久不決一案之牘高幾

盈尺山人不憚煩爲之一一爬梳要領旣得先以曲直

之大判明示之而期日與質兩造往往各自輸服請無

對簿而願寢息者過半矣諸欲爲姦鬻獄者咸不便山

人所爲䜛言繁興而終不得閒於是建平之政聲爲羣

有司最經再期辭歸先是山人以故明殉難典史閻陳

二公請於縣立專祠後令劉君復捐俸爲之新廟貌贖

祭田有年數矣無賴子乗山人之出逐守祠者奪其田

而有之山人歸吿於縣乞復其舊時兇燄張甚縣官頗

右之山人以一身搘拄其閒幾爲所窘賴同里楊主事

蒼毓邢秀才象三咸相與維持之事乃得直還祠田召

道士守之又邑之名宦鄉賢故有專祠敎諭某私以其

地𢌿學胥而遷其主於大成門左右更衣之所山人與

敎諭爭數四縣置若不聞終身以爲恨事山人性剛直

其所不可者終身不能強顏與之歡亦不樂與顯達交

曩文弨之主講曁陽書院也山人居邑中不自表襮故

名莫得聞逾年邢君袖其所作詩古文辭幷要與俱來

余一見傾倒遂爲莫逆交余官罷主江寧之鍾山講席

身自請山人佐余所不逮山人欣然許之余有所述作

必取正於山人能貢直言無所隱凡余所蓄書數千卷

山人校讎幾徧有求文幷質疑者驩然應之無少靳余

門下士咸知敬愛山人閒有以私干者率峻拒之先後

共朝夕凡九年SKchar給至菲薄而山人不嫌也山人詩文

集外著有讀書一得六十卷其體例與黃東發日抄相

近注陶徵士集凡數易稿又注徐庾溫李羅昭諫等集

幷近代陸拒石四六各若干卷著桑梓見聞錄八卷八

十外復注顏氏家訓甫脫稿而疾作始辭余歸里中余

今年寓書求其副本欲爲傳之山人欣然許諾而力已

不能自鈔矣以乾隆五十二年八月二日考終於家年

八十有三山人姓趙氏初名大潤後易名肅字敬夫意

欲自警其頽墮也晚復更名㬢明考雨若處士余嘗爲

著家傳矣娶於吳生子二貴中庠生守中出爲從兄後

妻與子竝前卒孫一人同華庠生

贊曰先生有用才也雖不得位一施其利濟之具然巳

爲眾人之母多士之師有餘矣成人之美而不尸其功

實浮乎名究有不可得而掩者先生之嫉惡若過於嚴

然孔子稱惡不仁者之爲仁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身

旣潔矣寧肎受物之汶汶乎所爲詩若文沖瀜演迤不

爲震盪險怪之音此又其養之足微者顧今而後誰相

知定吾文乎我有不可誰余規乎分首無何頓失良友

此所以涕泗漣洏不能巳於質亾之歎也

   族子天保縣知縣孚尹小傳丁未

孚尹名鳳起一字翥堂仁和人族系詳譜中考諱夀朋

字備三晩字息溟邑庠生贈文林郞贈公受學於吾祖

書蒼公與先考敬甫公曁吾外舅桑弢甫先生同讀書

三益堂交相得也性介潔寡所諧一館於淮上未半歲

卽辭歸終其身授徒里中先娶汪孺人生一女早夭繼

娶李孺人有賢德能安貧贈公意有不可常婉順以承

無少迕生四子一女孚尹行第二幼穎悟贈公自敎之

年十六試補縣學博士弟子員未幾丁母憂時贈公年

將耆矣孚尹侍左右聚二三童子敎之束脩所入苦無

幾贈公有僚壻朱君右璜任山西澤州府同知有書招

之戀其父不欲行父強之及往郡之英俊咸樂訂交與

今河東河道總督蘭公尢相契也鳳臺王明府聘爲子

師盧歸浙鄕試道遠不能復來爲援例入太學就順天

試再舉而後獲雋時乾隆二十四年也明年春闈不利

卽丁贈公憂回里服闋考授 咸安宮官學敎習三十

三年

欽取內閣中書未上以敎習期滿𨕖授廣西遷江縣知

縣其地民SKchar2雜處俗獷悍憙訟夙號難治下車察蠧吏

去苛令視民所疾苦便安而興革之民用大和上林有

逆匪滋事大府命往竆治兼攝其縣事僅三月悉厎定

又令攝歸順州事復聘爲鄉試同考官疾作不果入闈

四十二年調天保邉地要區也治之一如遷江嘗有盜

未獲伍伯執一人幷贓物以獻其人至卽自承察其色

疑有冤更慮贓物失主閒有妄認也因以已物雜廁之

示失主失主皆曰非也乃研究得畏𠛬誣服狀立釋之

退語人曰盜不獲去官是吾分也敢輕人命以規免考

成乎吏議失盜降二級調用有級抵得不去官四十六

年秩滿大府方將剡薦疾又作竟以是年六月一日卒

於官年五十有一娶北通州金氏子一學敬國學生女

一適國學生山西太平史克綱孫一纘武葬錢塘北四

十里橫山

系日五行之相生也各一其性以吾兄之介也而孚尹

以和承其後和故入世無齟齬友于兄弟信于友獲于

上仕駸駸顯矣顧僅以百里之效見於時而不獲大展

其用豈非命乎乃其母李孺人之賢行吾稔知之亦將

爲之傳以繫於家乘焉

   姚君廣之家傳戊申

君諱家勤字廣之姓姚氏國學生先世由休寧蓀溪遷

杭州著籍錢塘本生曾祖首源公諱際恆䆳經學富著

述所交遊皆一時賢達與同里吳徵士慶百蕭山毛檢

討大可尢相契弟公射公無子公篤於友愛命次子房

仲公後焉君之祖也生二子仲爲邑文學王言公君之

考也沒時君年方十有一上有兄醇之母戴孺人在堂

兄常客遊以爲養旣冠而憂家計之不支且不忍兄之

獨任勞也乃輟讀書佐治生常廢著往來四明東甌閒

家幸漸饒而伯兄遽沒繼卽居母喪伯兄兩子長子與

其婦相次偕殁次子又蚤世數年之中㬪遭大故君獨

身仔肩僃極憂瘁一切殯葬咸如禮兄遺一女爲擇對

厚其匳贈而遣之一再省祖墓於新安漸夷者培葺而

謹護之與族人敘輩行恤弱周貧極盡敦睦之誼姚先

世多名人家藏法書名畫甚富中經世變遂致散逸君

多方購求一日於肆中見蓀溪草堂圖爲遠祖琴泉公

物唐六如所贈者大喜亟予多金𢹂歸寶藏之所居扁

署率用先世舊題其不㤀祖澤𩔖如此娶汪孺人曉園

少宗伯之女弟也君自奉儉而樂施予孺人實有同德

焉三子皆同生中淇國學生珄邑庠生中淮國學生孫

四人成增祥森君體素強歲在丁未之季秋忽感疾他

事無所繫懷惟悼伯兄之無後亟命以中淇子森爲兄

長子德喻嗣寢疾浹旬而卒是惟乾隆五十二年九月

十一日也年六十有七一女適同邑桑弢甫先生之孫

廪膳生桑庭橒

舊史氏曰昔夫子見禾之穗垂而向根也滔滔然曰我

其首禾乎至若范喬之泣硯鮑德之治笥魏謩之藏笏

張湛守其先人避寇過江所攜之列子而爲之注惟聖

與賢其重本也咸若是迹君之行事與若人何多讓焉

子聞之於桑文學者如此乃亟爲之傳而發揚之世有

聞其風者孝弟之思亦可以油然而動矣

   承文學應韶小傳己酉

承姓之見於史者後漢時有承宮少孤八歲爲人牧豕

過經師舍因願畱門下執苦勤學數年經明當明章朝

拜侍中祭酒此古人所云經茍明取靑紫如拾地芥者

其言誠可信也乃有孜孜好學而天不與之以年其姓

氏與侍中同而不能同其遇相知者不能無深惜之江

陰趙瞰江先生嚴氣正性人也嘗主於東鄕之承氏承

氏有子日寶鏞字應韶生而恬靜嗜讀書其師王秉政

亦端慤士也誨之學咸領解閒習爲詩賦亦苕發穎露

趙先生美其才許其進而未已也聞書賈船至亟求佳

本蓄之毎一書必依次讀終卷不徒爲插架美觀也書

賈毎載書來必先就承氏且爲之語曰澄江江水澄揮

錢買書誰著稱西鄕殷東鄕承入縣學爲弟子員不一

年病鼓脹不治歾於乾隆五十二年九月年僅二十有

五遺一女以姪某爲之後其師王秉政深慟之收拾其

遺文請余審擇之且吿余云是子有遠識而用情恕嘗

讌某公家坐客甚盛有無賴子突入橫索錢主人固不

與無賴子怒視而去歸而道其事謂某公今日眞幸也

設無賴子眾辱之將若何縱經官懲治所喪巳多且獨

不慮後患乎有陰陽家勸於屋後樹一表以懸燈云可

邀福祥勿爲也其不惑於雜術小數𩔖如此嗚呼是亦

足以見其爲人已趙先生後就余鍾山講舍毎稱承氏

主人之賢待我厚且言承氏有令子趙先生先應韶一

月亾如及見其天也不知更若何爲之痛惜已余案閒

叢雜尙無暇次比其文而先爲是傳以表之毋使其𣳚

𣳚焉以其所師友皆端人其言宐可信固非漫徇其請

也使斯人而有年也安知不可踵侍中之美乎而胡爲

乎僅若是也不能不爲承氏惜矣

   國子監生丁君體曾家傳己酉

嗚呼今當登明𨕖公之日而士猶有力學不遇者天又

不與之年使成一家言以發聞於時茲豈非命也耶吾

於丁君有慨焉因其孤之請而爲之次其行誼知其克

上承遺緒而將貽休於後人也君姓丁氏先世自潭之

醴陵遷常之武進在宋與歐蘇同時者名寶臣弟兄同

登第邑人榮之雙桂坊所由建也代有聞人詳於譜諜

考通議公諱廷讓由進士起家歴官至江西按察使妣

沈淑人生三子君其季也名汝驊字體曾自始生迄壯

歲常隨通議公宦游無須臾廢學爲文振筆數千言立

就先達昭文邵太史齊燾海陽胡方伯文伯咸深器之

曁隨秋賦佹得之輒復失之年五十一乾隆五十三年

十月二日以疾卒於所親之甌寧官舍君銳精學業每

夜漏未盡卽披衣起雖旅次猶然常以是訓其子曰讀

書欲得淸氣吾於平旦時𮗜有領會耳事大母父母色

養僃至族叔祖母張早寡無子聞有奪其志者𢹂一女

踉蹌來因養之終身爲禮嫁其女伯兄將之官湖南適

前喪其二子顏色甚戚君不忍遽離遂與偕行爲佐治

內外事迨以試事歸所親令閩中者又強邀之往値海

寇鴟張羽書㫄午督軍需甚急君勾稽擘畫悉中程迨

事平而君竟以積勞促其生悲夫君從宦久深達治體

初不欲以之自試也而事會所値亦顯利器材然文學

致身之念未嘗一刻㤀而竟不獲遂友朋知君者咸唶

惜之君娶於瞿其家中微遺孤方七歲君撫之至成立

且葬其三世又贖田以給之他義舉率𩔖此子四人履

泰拔貢生履益國學生履晉縣學生履恆亦好學從余

游孫一人延季

論曰余主講常郡之龍城與君家鄰見君諸子咸雍容

儒雅能文章君負才鬰鬱不得志以殁將收其報於後

人昔管寧渡海遭風以一朝晏起爲己過君一生常蚤

起其乗白下舟過黃天蕩也値風濤大作舟人咸色駭

而君執卷長哦神氣自若殆亦自信者有素也淸氣之

訓吾將銘君言於坐右以警後生之不能蚤起者

   盧君靜夫家傳辛亥

余宗人靜夫君寧波鄞之小江里人考溫州府學訓導

敬亭府君諱垣祖考明村府君諱兆晨敬亭以父年高

早辭官歸養余先贈公嘗館於鄞與敬亭敘宗誼甚相

得也後余至鄞亦主君家君時年方壯耳與其兄皆待

余甚謹暇卽就余談諧無勌容別後久不見見君之子

雲路於吳中亟問眠食無恙意甚慰後不能數數見旣

而雲路作縣鎭江之丹陽今秋調任蘇州之昭文過毗

陵相見岀其所𢰅尊人行述見示始知君已長逝不可

作矣噫余將何以寄余情哉因揭其行事之媺而爲之

傳君名登秩字武成靜夫其別號也母周安人家世習

儒叔父與其兄皆遊膠庠不能以家事紛其業君祖念

門戸所寄以君有幹理才家政一以委之鉤稽擘畫悉

中程度內外無閒言迨司訓君乞終養歸君奉事重闈

僃極誠孝弟兄羣處融融怡怡如也其訓子也嚴雲路

始服官誨之曰官無小當一以濟人利物爲念家幸有

薄田足SKchar饘粥勿爲甘旨憂也雲路任上海日値府君

周甲之辰迎養在署聞僚友欲製錦屛召樂人佐觴上

壽者堅辭謝之未幾卽歸里中時上海許穆堂侍御喬

公子樸園皆在鄞素重君相與遊從無虛日盧氏在甬

上族派繁衍君有志修譜牒建家廟以明敬宗收族之

誼汲汲焉殫精力而爲之靡顧其他迨次第蕆事而巳

勞瘁不支矣其卜葬考妣與兄耐軒也猶自力相度督

率眾工位置旣定將遷匶値天大雨府君徒步不避泥

潦眾皆以病體冒風雨非宐固請乗肩輿府君必不肎

匍匐哀號感動行路及窀穸甫畢而病愈深矣彌畱之

際神氣湛然念諸子俱巳成立遺命析産且以書吿雲

路令服闋必弩力爲好官方不虛吾生平敎誨之意常

日與雲路言汝在外遣信歸於諸弟宐各致一書亦友

愛之一節蓋府君事無小大俱計周慮密如是是則可

法也巳以乾隆五十年三月十一日卒距生之辰爲雍

正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年六十有一候𨕖州同知例封

儒林郞兩娶皆范氏早卒又娶吳氏贈封咸如例子七

人長卽雲路次雲程雲龍雲林雲剛雲中雲逵女一適

太學生黃定基孫五孫女七曾孫二名俱具譜牒中

論曰以君之才不及施於國然觀其居鄕所施設唯以

根本爲先務君子以爲得要道矣禮言五十不致毀六

十不毁君之葬其親也不肎以權道拂禮經不肎借偏

辭以自解免旣老而猶爲孺子之慕斯不亦古今所希

覯者乎君懿行雖多卽此一節業足以傳矣

   陳祇園先生家傳乙卯

先生杭州錢塘人也名兆瑜字發奇晚自號祇園與文

弨居相近也而未相識乾隆三年先生舉於鄕而文弨

亦以是年舉順天鄕試爲同歲生情親矣而事境齟齬

亦不獲常會聚迨先生解組歸來僅得一二面文弨亦

常年客授於外歲杪歸里叩先生之廬庶幾從容談讌

一補從前之𡙇陷而先生巳躋大耋雙目失明閉關謝

客久矣然文弨於先生蹤跡雖疏而於鄕里朋好之閒

頗深悉先生之爲人蓋粹然篤行君子也乃今以乾隆

六十年九月二十三日考終里舍享年八十有九先生

初官湖州之歸安訓導勤於誘迪識拔丁杰於諸生中

丁後成進士官寧波府學敎授其人亦端人也頃在杭

州於先生之沒也哀悼甚至思有以不朽先生者爲具

事實以來求文焉噫近世禮敎衰學博士之於弟子員

非能講師生之誼也諸生當其在庠序中且有因小忤

而致喧競者一旦得志以去視學師如路人更有抗衡

若平交者士習之敝甚矣然亦由爲師者不能以師道

自重故遂陵夷至此今丁君誠能行古道苟非先生克

盡爲師之職亦必不能入人之深如此以丁君所親被

之敎澤其言自無不可信也在歸安六年以本班當𨕖

知縣初得湖北之應山引 見特調廣東之大埔慈祥

化物從不輕責人甲午分校得士陳文耀等八人士論

允服繼因目疾力辭歸里先生仕雖不顯而居其官卽

能舉其職大槪可見矣庚子年 南巡接

駕蒙 恩賜大緞一端先生內行修篤手足之誼甚摯

里人稱焉

勅授文林郞初娶畢繼娶施 贈封咸如例子三人長

元鑑次元鐘江西撫州府東鄕縣縣丞三元炳杭州府

學生員孫四人汴肄業國子監生萬淸文瀚基皆業儒

曾孫二人福齡昌齡

          弟子武進顧 明子述校




抱經堂文集卷第二十九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