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始真經 (四部叢刊本)/上卷

文始真經 上卷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刊本
中卷

文始真經上卷

 一宇萹

  宇者道也    凡二十八章

𨵿尹子曰非有道不可言不可言即道非有

道不可思不可思即道天物怒流人事錯

錯然若若乎囬也戞戞乎闘也勿勿乎似

 而非也而争之而介之而哯之而嘖之而

去之而要之言之如吹影思之如鏤塵聖

智造迷鬼神不識惟不可為不可致不可

 測不可分故曰天曰命曰神曰玄合曰道

𨵿尹子曰無一物非天無一物非命無一物

 非神無一物非玄物既如此人豈不然人

 皆可曰天人皆可曰神人皆可致命通玄

 不可彼天此非天彼神此非神彼命此非

 命彼玄此非玄是以善吾道者即一物中

 知天盡神致命造玄學之狥異名析同實

 得之契同實忘異名

𨵿尹子曰觀道者如觀水以觀沼為未足則

 之河之江之海曰水至也殊不知我之津

液涎淚皆水

𨵿尹子曰道無人聖人不見甲是道乙非道

 道無我聖人不見已進道已退道以不有

 道故不無道以不得道故不失道

𨵿尹子曰不知道妄意卜者如射覆盂髙之

存金存玉中之存角存羽卑之存瓦存石

是乎非是乎惟置物者知之

𨵿尹子曰一陶能作萬器終無有一器能

陶者能害陶者一道能作萬物終無有一

物䏻作道者能害道者

𨵿尹子曰道茫茫而無知乎心儻儻而無羈

 乎物迭迭而無非乎電之逸乎沙之飛乎

 聖人以知心一物一道一三者又合為一

 不以一格不一不以不一害一

𨵿尹子曰以盆為沼以石為島魚環㳺之不

知其㡬千萬里而不窮也夫何故水無源

無歸聖人之道夲無首末無尾𠩄以應物

 不窮

𨵿尹子曰無愛道愛者水也無𮗚道觀者火

 也無逐道逐者木也無言道言者金也無

 思道思者土也惟聖人不離本情而登大

道心既未萌道亦假之

𨵿尹子曰重雲蔽天江湖黯然㳺魚茫然忽

望波眀食動𦍒賜于天即而𭕒之漁釣斃

 焉不知我無我而逐道者亦然

𨵿尹子曰方術之在天下多矣SKchar尚晦SKchar

 眀SKchar尚强SKchar尚弱執之皆事不執之皆道

𨵿尹子曰道終不可得彼可得者名徳不名

道道終不可行彼可行者名行不名道聖

 人以可得可行者𠩄以善吾生以不可得

 不可行者𠩄以善吾死

𨵿尹子曰聞道之後有𠩄為有𠩄執者𠩄以

 之人無𠩄為無𠩄執者𠩄以之天為者必

敗執者必失故聞道扵朝可死扵夕

𨵿尹子曰一情冥為聖人一情善為賢人一

情𢙣為小人一情冥者自有之無不可得

 而示一情善𢙣者自無起有不可得而秘

 一情善𢙣為有知惟動物有之一情冥者

 為無知溥天之下道無不在

𨵿尹子曰勿以聖人力行不怠則曰道以勤

成勿以聖人堅守不易則曰道以執得聖

 人力行猶之𤼵矢因彼而行我不自行聖

 人堅守猶之握矢因彼而守我不自守

𨵿尹子曰若以言行學識求道互相展轉無

有得時知言如泉鳴知行如禽飛知學如

擷影知識如計夢一息不存道将来契

𨵿尹子曰以事建物則難以道弃物則易天

 下之物無不成之難而壊之易也

𨵿尹子曰一灼之火能焼萬物物亡而火何

存一息之道能冥萬物物亡而道何在

𨵿尹子曰人生在丗有生一日死者有生十

 年死者有生百年死者一日死者如一息

 得道十年百年死者如歷乆得道彼未死

者雖動作昭智止名為生不名為死彼未

契道者雖動作昭智止名為事不名為道

𨵿尹子曰不知吾道無言無行而即有言有

 行者求道忽遇異物横執為道殊不知捨

 源求流無時得源捨夲就末無時得夲

𨵿尹子曰習射習御習琴習奕終無一事可

 以一息得者惟道無形無方故可得之于

 一息

𨵿尹子曰兩人射相遇則巧拙見兩人奕相

遇則勝負見兩人道相遇則無可示無可

 示者無巧無拙無勝無負

𨵿尹子曰吾道如海有億萬金𭠘之不見有

億萬石投之不見有億萬汙穢投之不見

能運小鰕小魚䏻運大鯤大鯨合衆水而

受之不為有餘散衆水而分之不為不足

𨵿尹子曰吾道如䖏暗夫䖏眀者不見暗中

 一物而䖏暗者䏻見眀中區事

𨵿尹子曰小人之權歸于𢙣君子之權歸于

善聖人之權歸于無𠩄得惟無𠩄得𠩄以

為道

𨵿尹子曰吾道如劔以刀割物即利以手握

 刅即傷

𨵿尹子曰籩不問豆豆不荅籩瓦不問石石

 不荅瓦道亦不失問歟荅歟一氣徃来道

何在

𨵿尹子曰仰道者䜴如道者駸皆知道之事

 不知道之道是以聖人不望道而歉不恃

 道而豐不借道扵聖不賈道于愚

 二柱萹

  柱者建天地也  凡十二章

𨵿尹子曰若椀若盂若瓶若壷若甕若盎皆

䏻建天地兆龜數蓍破瓦文石皆能告吉

 凶是知天地萬物成理一物包焉物物皆

包之各不相借以我之精合彼之精兩精

 相搏而神應之一雌一雄卵生一牡一牝

 胎生形者彼之精理者彼之神愛者我之

精𮗚者我之神愛為水𮗚為火愛執而𮗚

 因之為木𮗚存而愛攝之為金先想乎一

 元之氣具乎一物執愛之以合彼之形冥

 觀之以合彼之理則象存焉一運之象周

 乎太空自中而升為天自中而降為地無

 有升而不降無有降而不升升者為火降

 者為水欲升而不能升者為木欲降而不

 䏻降者為金木之為物鑚之得火絞之得

 水金之為物擊之得火鎔之得水金木者

 水火之交也水為精為天火為神為地木

 為䰟為人金為𩲸為物運而不已者為時

 包而有在者為方惟土終始之有觧之者

 有示之者

𨵿尹子曰天下之人盖不可以億兆計人人

 之夢各異夜夜之夢各異有天有地有人

 有物皆思成之盖不可以塵計安知今之

 天地非有思者乎

𨵿尹子曰心應𬃷肝應榆我通天地将隂夢

 水将晴夢火天地通我我與天地似契似

離純純各歸

𨵿尹子曰天地雖大有色有形有数有方吾

有非色非形非数非方而天天地地者存

𨵿尹子曰死胎中者死𫑗中者亦人亦物天

地雖大彼固不知計天地者皆我區識譬

 如手不觸刄刄不傷人

𨵿尹子曰夢中鑑中水中皆有天地存焉欲

去夢天地者𥨊(“爿”換為“丬”)不𥧌欲去鑑天地者神不

照欲去水天地者盎不汲彼之有無在此

 不在彼是以聖人不去天地去識

𨵿尹子曰天非自天有為天者地非自地有

為地者譬如屋宇舟車待人而成彼不自

成知彼有待知此無待上不見天下不見

地内不見我外不見人

𨵿尹子曰有時者氣彼非氣者未甞有晝夜

有方者形彼非形者未甞有南非何謂非

氣氣之𠩄自生者如揺箑得風彼未揺時

 非風之氣彼已摇時即名為氣何謂非形

形之𠩄自生者如鑚水得火彼未鑚時非

火之形彼已鑚時即名為形

𨵿尹子曰寒暑温凉之變如瓦石之𩔖置之

火即𤍠置之水即寒呵之即温吸之即凉

特因外物有去有来而彼瓦石實無去来

譬如水中之影有去有来𠩄謂水者實無

去来

𨵿尹子曰衣摇空得風氣呵物得水水注水

 即鳴石撃石即光知此説者風兩雷電皆

 可為之盖風雨雷電皆縁氣而生而氣縁

 心生猶如内想大火乆之覺𤍠内想火水

 乆之覺寒知此説者天地之徳皆可同之

𨵿尹子曰五雲之變可以卜當年之豐歉八

 風之朝可以卜當時之吉凶是知休咎災

祥一氣之運耳渾人我同天地而彼私智

認而已之

𨵿尹子曰天地寓萬物寓我寓道寓茍離干

寓道亦不立

 三極萹

  極者尊聖人也  凡二十七章

𨵿尹子曰聖人之治天下不我賢愚故因人

之賢而賢之因人之愚而愚之不我是非

故因事之是而是之因事之非而非之知

古今之大同故SKchar先古SKchar先今知内外之

大同故SKchar先内SKchar先外天下之物無得以

累之故夲之以謙天下之物無得以外之

故含之以虚天下之物無得以難之故行

 之以易天下之物無得以窒之故變之以

權以此中天下可以制禮以此和天下可

 以作樂以此公天下可以理財以此周天

 下可以禦侮以此因天下可以立法以此

𮗚天下可以制器聖人不以一已治天下

而以天下治天下天下歸功于聖人聖人

任功于天下𠩄以堯舜禹湯之治天下天

 下皆曰自然

𨵿尹子曰天無不覆有生有殺而天無愛𢙣

 日無不照有妍有醜而日無厚薄

𨵿尹子曰聖人之道天命非聖人能自道聖

 人之徳時苻非聖人能自徳聖人之事人

 為非聖人能自事是以聖人不有道不有

 徳不有事

𨵿尹子曰聖人知我無我故同之以仁知事

 無我故權之以義知心無我故戒之以禮

 知識無我故照之以智知言無我故守之

 以信

𨵿尹子曰聖人之道SKchar以仁為仁SKchar以義為

 仁SKchar以禮以智以信為仁仁義禮智信各

 兼五者聖人一之不膠天下名之不得

𨵿尹子曰勿以行𮗚聖人道無蹟勿以言𮗚

 聖人道無言勿以䏻𮗚聖人道無為勿以

 貌𮗚聖人道無形

𨵿尹子曰行雖至卓不離髙下言雖至公不

離是非能雖至神不離巧拙貌雖至殊不

離妍醜聖人假此以示天下天下冥此乃

 見聖人

𨵿尹子曰聖人師蜂立君臣師蜘蛛立網𦊙

 師拱䑕制禮師𢧐蟻置兵衆人師賢人賢

 人師聖人聖人師萬物惟聖人同物𠩄以

 無我

𨵿尹子曰聖人曰道𮗚天地人物皆吾道倡

 和之始終之青黄之卵翼之不愛道不棄

 物不尊君子不賤小人賢人曰物物物不

 同旦旦去之旦旦與之短之長之直之方

 之是為物易也殊不知聖人鄙雜厠别分

 居𠩄以為人不以此為已

𨵿尹子曰聖人之于衆人飲食衣服同也屋

 室舟車同也富貴貧賤同也衆人每同聖

 人聖人每同衆人彼仰其髙侈其大者其

 然乎其不然乎

𨵿尹子曰魚欲異羣魚捨水躍㟁即死乕欲

異羣乕捨山入市即擒聖人不異衆人特

物不能拘爾

𨵿尹子曰道無作以道應丗者是事非道道

無方以道寓物者是物非道聖人竟不能

出道以示人

𨵿尹子曰如鐘鐘然如鐘皷然聖人之言則

然如車車然如車舟然聖人之行則然惟

能名𠩄以退天下之言惟莫能知𠩄以

奪天下之智

𨵿尹子曰蝍蛆食蛇蛇食哇哇食蝍蛆互相

食也聖人之言亦然言有無之弊又言非

有非無之弊又言去非有非無之弊言之

 如引鋸然惟善聖者不留一言

𨵿尹子曰若龍若蛟若蛇若龜若魚若蛤龍

能之蛟蛟而已不能為龍亦不能為蛇

 為龜為魚為蛤聖人龍之賢人蛟之

𨵿尹子曰在已無居形物自著其動若水其

静若鏡其應若響芒乎若亡寂乎若清同

焉者和得焉者失未甞先人而甞随人

𨵿尹子曰渾乎洋乎㳺太初乎時金已時玉

已時糞已時土已時翔物時逐物時山物

時淵物端乎權乎狂乎愚乎

𨵿尹子曰人之善琴者有悲心則聲悽悽然

有思心則聲遲遲然有怨心則心囬囬然

有慕心則聲裴裴然𠩄以悲思怨慕者非

 手非竹非絲非桐得之心苻之手得之手

苻之物人之有道者莫不中道

𨵿尹子曰聖人以有言有為有思者𠩄以同

 乎人未甞言未甞為未甞思者𠩄以異乎

 人

𨵿尹子曰利害心愈眀則親不睦賢愚心愈

 眀則友不交是非心愈眀則事不成好醜

 心愈眀則物不契是以聖人渾之

𨵿尹子曰丗之愚拙者妄援聖人之愚拙自

觧殊不知聖人時愚時眀時拙時巧

𨵿尹子曰以聖師聖者賢人以賢師聖者聖

 人盖以聖師聖者狥跡而忘道以賢師聖

者反跡而合道

𨵿尹子曰賢人趨上而不見下衆人趨下而

 不見上聖人通乎上下惟其宜之豈曰離

 賢人衆人別有聖人㢤

𨵿尹子曰天下之理夫者倡婦者随牡者馳

 牝者逐雄者鳴雌者應是以聖人制言行

 而賢人拘之

𨵿尹子曰聖人道雖乕變事則鼈行道雖絲

紛事則棊布

𨵿尹子曰𠩄謂聖人之道者胡然孑孑爾胡

 然徹徹爾胡然唐唐爾胡然臧臧爾惟其

能偏偶萬物而無一物能偶之故能貴萬

 物

𨵿尹子曰雲之卷舒禽之飛翔皆在虚空中

 𠩄以變化不窮聖人之道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