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始真經 (四部叢刊本)/中卷

上卷 文始真經 中卷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刊本
下卷

文始真經中卷

 四符萹

  符者精神䰟𩲸也  凡十七章

𨵿尹子曰水可析可合精無人也火因膏因

薪神無我也故耳蔽前後皆可聞無人智

崇無人一竒無人冬凋秋物無人黒不可

 變無人北夀無人皆精舌即齒牙成言無

我禮卑無我二偶無我夏因春物無我赤

 可變無我南天無我皆神以精無我故米

去殻則精存以神無我故鬼憑物則神見

全精者忘是非忘得失在此者非彼𢫎神

者時晦眀時强弱在彼者非此

𨵿尹子曰精神水火也五行互生㓕之其来

無首其徃無尾則吾之精一滴無存亡尓

吾之神一欻無起㓕尔惟無我無人無

 尾𠩄以與天地冥

𨵿尹子曰精者水𩲸者金神者火䰟者木精

 主水𩲸主金金生水故精者𩲸藏之神主

 火䰟主木木生火故神者䰟藏之惟火之

 為物能鎔金而銷之䏻燔木而燒之𠩄以

 冥䰟𩲸惟精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在人為

 精神在天為𤍠在地為火在人為神𩲸在

 天為燥在地為金在人為𩲸䰟在天為風

 在地為木在人為䰟惟以我之精合天地

 萬物之精譬如萬水可合為一水以我之

 神合天地萬物之神譬如萬火可合為一

 火以我之𩲸合天地萬物之𩲸譬如金之

 為物可合異金而鎔之為一金以我之䰟

合天地萬物之䰟譬如木之為物可接異

木而生之為一木則天地萬物皆吾精吾

神吾𩲸吾䰟何者死何者生

𨵿尹子曰五行之運因精有䰟因䰟有神因

神有意因意有𩲸因𩲸有精五行囬環不

 已𠩄以我之偽心流轉造化㡬億萬𡻕未

有窮極然核芽相生不知其㡬萬株天地

雖大不能芽空中之核雌卵相生不知其

㡬萬禽隂陽雖妙不能卵無雄之雌惟其

来千我者皆攝之以一息則變物為我無

物非我𠩄謂五行者孰䏻變之

𨵿尹子曰衆人以𩲸攝䰟者金有餘則木不

 足也聖人以䰟運𩲸者木有餘則金不足

 也盖𩲸之藏䰟俱之䰟之㳺𩲸因之䰟晝

寓目𩲸夜舍肝寓目䏻見舍肝䏻夢見者

䰟無分別析之者分別析之曰天地者䰟

狃習也夢者𩲸無分别析之者分别析之

 曰彼我者𩲸狃習也土生金故意生𩲸神

 之𠩄動不名神名意意之𠩄動不名意名

 𩲸惟聖人知我無我知物無物皆因思慮

 計之而有是以萬物之来我皆對之以性

 而不對之以心性者心未⿱⺾眀也無心則無

 意矣盖無火則無土無意則無𩲸矣盖無

 土則無金一者不存五者皆廢既䏻渾天

 地萬物以為䰟斯能渾天地萬物以為𩲸

 凡造化𠩄妙皆吾䰟凡造化𠩄有皆吾𩲸

 則無有一物可役我者

𨵿尹子曰鬼云為䰟鬼白為𩲸於攵則然鬼

者人死𠩄變云者風風者木白者氣氣者

金風散故輕輕清者上天金堅故重濁

 重濁者入地輕清者𩲸従䰟升重濁者䰟

 従𩲸降有以仁升者為木星佐有以義升

者為金星佐有以禮升者為火星佐有以

智升者為水星佐有以信升者為土星佐

 有以不仁沉者木賊之不義沉者金賊之

 不禮沉者火賊之不智沉者水賊之不信

 沉者土賊之䰟𩲸半之則在人間升䰟為

 貴降𩲸為賤靈䰟為賢厲䰟為愚輕䰟為

 眀重𩲸為暗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䰟為羽鈍𩲸為毛眀䰟為

 神幽𩲸為鬼其形其居其識其好皆以五

 行契之惟五行之數參差不一𠩄以萬物

 之多盈天地間猶未已也以五事歸五行

 以五行作五蟲可勝言㢤譬猶兆龜數蓍

 至誠自契五行應之誠苟不至兆之數之

無一應者聖人假物以㳺丗五行不得不

𨵿尹子曰五者具有䰟䰟者識目者精色者

神見之者為䰟耳目口鼻心之𩔖在此生

者愛為精為彼生父夲𮗚為神為彼生母

本愛𮗚雖異識生彼生生夲在彼生者一

為父故受氣扵父氣為水二為母故受血

扵母血為火有父有母彼生生矣惟其愛

之無識如鎖之交𮗚之無識如燈之照吾

識不萌吾生何有

𨵿尹子曰如桴扣鼓鼓之形者我之有也鼓

之聲者我之感也桴已徃矣餘聲尚在終

亦不存而已矣鼓之形如我之精鼓之聲

如我之神其餘聲者猶之䰟𩲸知夫倐徃

倐来則五行之氣我何有焉

𨵿尹子曰夫菓之有核必待水火土三者具

矣然後相生不窮三者不具如大旱大潦

大塊皆不足以生物夫精水神火意土三

者夲不交惟人以根合之故能于其中横

 見有事猶如術呪者能于至無中見多有

𨵿尹子曰䰟者木也木根扵冬水而華于夏

 火故人之䰟藏于夜精而見于晝神合乎

精故𠩄見我獨盖精未甞有人合乎神故

 𠩄見人同盖神未甞有我

𨵿尹子曰知夫此身如夢中身随情𠩄見者

 可以飛神作我而㳺太清知夫此物如夢

中物随情𠩄見者可以凝精作物而駕八

荒是道也䏻見精神而乆生能忘精神而

超生吸氣以養精如金生水吸風以養神

如木生火𠩄以假外以延精神潄水以養

精精之𠩄以不窮摩火以養神神之𠩄以

 不窮𠩄以假内以延精神若夫忘精神而

超生者吾甞言之矣

𨵿尹子曰𧏙蜋轉丸丸成而精思之而有蝡

白者存丸中俄去殻而蝉彼𧏙不思彼蝡

奚白

𨵿尹子曰庖人𦎟⿱觧虫遺一足几上⿱觧虫已𦎟而

遺足尚動是生死者一氣聚散尓不生不

 死而人横計曰生死

𨵿尹子曰人勤于禮者神不外馳可以集神

 人勤于智者精不外移可以攝精仁則陽

 而眀可以輕䰟義則隂而冥可以御𩲸

𨵿尹子曰有死立者有死坐者有死臥者有

 死病者有死藥者䓁死無甲乙之殊若知

 道之士不見生故不見死

𨵿尹子曰人之厭生死超生死者皆是大患

 也譬如化人若有厭生死心超生死心止

 名為妖不名為道

𨵿尹子曰計生死者SKchar曰死已有SKchar曰死已

 無SKchar曰死已亦有亦無SKchar曰死已不有不

 無SKchar曰當𦍒者SKchar曰當懼者SKchar曰當任者

SKchar曰當超者愈變識情馳鶩不已殊不知

我之生死如馬之手如牛之翼本無有復

 無無譬如水火雖犯水火不能焼之不能

 溺之

 五鑑萹

  鑑者心也    凡二十章

𨵿尹子曰心蔽吉㓙者𤫊鬼攝之心蔽男女

者淫鬼攝之心蔽幽憂者沉鬼攝之心蔽

 放逸者狂鬼攝之心蔽⿱眀皿詛者竒鬼攝之

 心蔽藥餌者物鬼攝之如是之鬼SKchar以隂

 為身SKchar以幽為身SKchar以風為身SKchar以氣為

 身SKchar以土偶為身SKchar以彩盡為身SKchar以老

 畜為身SKchar以敗器為身彼以其精此以其

精兩精相搏則神應之為鬼𠩄攝者SKchar

竒事SKchar觧異事SKchar觧瑞事其人傲然不曰

 鬼于躬惟曰道于躬乆之SKchar死木SKchar死金

SKchar死䋲SKchar死井惟聖人能神神而不神于

神役萬物而執其機可以會之可以散之

 可以禦之日應萬物其心寂然

𨵿尹子曰無一心五識並馳心不可一無虚

 心五行皆具心不可虚無静心萬化宻移

 心不可静借能一則二偶之借能虚則實

滿之借能静則動摇之惟聖人能歛萬有

 于一息無有一物可役吾之眀徹散一息

 于萬有無有一物可間吾之云為

𨵿尹子曰火千年俄可㓕識千年俄可去

𨵿尹子曰流者舟也𠩄以流之者是水非舟

 運者車也𠩄以運之者是牛非車思者心

 也𠩄以思之者是意非心不知𠩄以然而

然惟不知𠩄以然而然故其来無従其徃

無在其来無従其徃無在故能與天地本

 原不古不今

𨵿尹子曰知心無物則知物無物知物無物

 則知道無物知道無物故不尊卓絶之行

 不驚㣲妙之言

𨵿尹子曰物我交心生兩木摩火生不可謂

 之在我不可謂之在彼不可謂之非我不

 可謂之非彼執而彼我之則愚

𨵿尹子曰無恃尓𠩄謂利害是非尔𠩄謂利

害是非者果得利害是非之乎聖人方且

 不識不知而况于尓

𨵿尹子曰夜之𠩄夢SKchar長于夜心無時生于

 齊者心之𠩄見皆齊國也既而之宋之魏

 之晋之心之𠩄存各異心無方

𨵿尹子曰善弓者師弓不師羿善舟者師舟

 不師奡善心者師心不師聖

𨵿尹子曰是非好醜成敗SKchar虚造物者運矣

皆因私識執之而有于是以無遣之猶存

 以非有非無遣之猶存無曰莫莫爾無曰

 渾渾爾猶存譬猶昔㳺再到記憶宛然此

 不可忘不可遣善去識者變識為智變識

 為智之説汝知之乎曰想如思鬼心慄思

 盗心怖曰識如認𮮐為稷認玉為石者浮

 㳺㒺象無𠩄底止譬覩竒物生竒物想生

 竒物識此想此識根不在我譬如今日今

 日而已至于来日想識殊未可卜及至来

 日紛紛想識皆緣有生曰想曰識譬犀望

 月月形入角特因識生始有月形而彼真

 月初不在角胸中之天地萬物亦然知此

 說者外不見物内不見情

𨵿尹子曰物生于土終變于土事生于意終

變于意知夫惟意則俄是之俄非之俄善

之俄𢙣之意有變心無變意有覺心無覺

惟一我心則意者塵徃来爾事者欻起㓕

 爾吾心有大常者存

𨵿尹子曰情生于心心生于性情波也心流

也性水也来于我者如石火頃以性受之

 則心不生物浮浮然

𨵿尹子曰賢愚真偽有識者有不識者彼雖

有賢愚彼雖有真偽而謂之賢愚真偽者

撃我之識知夫皆識𠩄成故雖真者亦偽

𨵿尹子曰心感物不生心生情物交心不生

物生識物尚非真何况于識識尚非真何

况于情而彼妄人子至無中執以為有扵

 至變中執以為常一情認之積為萬情萬

 情認之積為萬物物来無窮我心有際故

 我之良心受制于情我之夲情受制于物

 可使之去可使之来而彼去来初不在我

 造化役之固無休息殊不知天地雖大䏻

 役有形而不能役無形隂陽雖妙能𭛠有

 氣而不䏻役無氣心之𠩄之則氣従之氣

 之𠩄之則形應之猶如太虚于一炁中變

 成萬物而彼一炁不名太虚我之一心能

 變為氣能變為形而我之心無氣無形知

 夫我之一心無氣無形則天地隂陽不能

𭛠之

𨵿尹子曰人之平日目忽見非常之物者皆

精有𠩄結而使之然人之病日目忽見非

常之物者皆心有𠩄歉而使之然苟知吾

 心䏻于無中示有則知吾心䏻于有中示

無但不信之自然不神SKchar曰厥識既昏孰

能不信我應之曰如捕蛇師心不怖蛇彼

雖夢蛇而不怖畏故黄帝曰道無鬼神獨

徃獨来

𨵿尹子曰我之思慮日變有使之者非我也

 命也苟知惟命外不見我内不見心

𨵿尹子曰譬如兩目能見天地萬物暫時囬

 光一時不見

𨵿尹子曰目視雕琢者眀愈傷耳聞交響者

聰愈傷心思玄妙者心愈傷

𨵿尹子曰勿以我心揆彼當以彼心揆彼知

說者可以周事可以行徳可以貫道可

 以交人可以忘我

𨵿尹子曰天下之理小不制而至于大大不

 制而至于不可制故能制一情者可以成

能忘一情者可以契道

六匕萹

  匕者食也食者形也 凡十六章

𨵿尹子曰丗之人以我思異彼思彼思異我

 思分人我者殊不知夢中人亦我思異彼

 思彼思異我思孰為我孰為人丗之人以

我痛異彼痛彼痛異我痛分人我者殊不

知夢中人亦我痛異彼痛彼痛異我痛孰

 為我孰為人爪髮不痛手足不思亦我也

豈可以思痛異之丗之人以獨見者為夢

 同見者為覺殊不知精之𠩄結亦有一人

 獨見于晝者神之𠩄合亦有兩人同夢于

夜者二者皆我精神孰為夢孰為覺丗之

 人以暫見者為夢乆見者為覺殊不

 𠩄見者隂陽之炁乆之𠩄見者亦隂陽之

 炁二者皆我隂陽孰為夢孰為覺

𨵿尹子曰好仁者多夢松柏桃李好義者多

夢兵刀金鐡好禮者多夢簠簋籩豆好智

者多夢江湖川澤好信者多夢山岳原野

 𭛠于五行未有不然者然夢中SKchar聞某事

SKchar思某事夢亦随變五行不可拘聖人仰

物以心攝心以性則心同造化五行亦不

 可拘

𨵿尹子曰汝見蛇首人身者牛臂魚鱗者鬼

 形禽翼者汝勿恠此恠不及夣夣恠不及

覺有耳有目有手有臂恠尤矣大言不能

言大智不能

𨵿尹子曰有人問于我曰爾族何氏何名何

字何食何衣何友何㒒何琴何書何古何

 今我時默然不對一字SKchar人扣之不已我

 不得已而應之曰尚自不見我将何為我

 𠩄

𨵿尹子曰形可分可合可延可隐一夫一婦

可生二子形可分一夫一婦二人成一子

形可合食巨勝則夀形可延夜無月火人

不見我形可隐以一炁生萬物猶棄髮可

換𠩄以分形以一炁合萬物猶破唇可𥙷

 𠩄以合形以神存炁以炁存形𠩄以延形

 合形于神合神于無𠩄以隐形汝欲知之

乎汝欲爲之乎

𨵿尹子曰無有一物不可見則無一物非吾

 之見無有一物不可聞則無一物非吾之

 聞五物可以養形無一物非吾之形五味

 可以養氣無一物非吾之氣是故吾之形

 氣天地萬物

𨵿尹子曰耕夫習牛則獷獵夫習乕則勇漁

夫習水則沈𢧐夫習馬則健萬物可為我

我之一身内變蟯蜖外烝蝨蚤瘕則龜魚

瘻則䑕螘我可為萬物

𨵿尹子曰我之為我如灰 -- 灰 中金而不若礦砂

 之金破礦得金淘沙得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灰 -- 灰 終身無得

 金者

𨵿尹子曰一蜂至㣲亦能㳺𮗚乎天地一鰕

至㣲亦能放肆乎大海

閞尹子曰土偶之成也有貴有賤有士有女

其質土其懷土人㢤

𨵿尹子曰目自觀目無色耳自聽耳無聲舌

自嚐舌無味心自揆心無物衆人逐于外

賢人執于内聖人皆偽之

𨵿尹子曰我身五行之炁而五行之炁其性

 一物借如一𠩄可以取水可以取火可以

生木可以凝金可以變土其性含攝元無

差殊故羽蟲盛者毛蟲不育毛蟲盛者鱗

蟲不育知五行互用者可以忘我

𨵿尹子曰枯龜無我能見大知磁石無我能

 見大力鐘皷無我能見大音舟車無我能

見逺行故我一身雖有智有力有行有音

未甞有我

𨵿尹子曰蜮射影能斃我知夫無知者亦我

 則溥天之下我無不在

𨵿尹子曰心憶者猶忘飢心忿者猶忘寒心

養者猶忘病心激者猶忘痛苟吸炁以養

其和孰䏻飢之存神以滋其暖孰能寒之

養五藏以五行則無傷也孰能病之歸五

藏于五行則無知也孰則痛之

𨵿尹子曰人無以無知無為者為無我雖有

 知有為不害其為無我譬如火也躁動不

 停未甞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