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始真經 (四部叢刊本)/下卷

中卷 文始真經 下卷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刊本

文始真經下卷

 七釡萹

 釡者化也    凡十三章

𨵿尹子曰道本至無以事歸道者得之一息

事本至有以道運事者周之百為得道之

尊者可以輔丗得道之獨者可以立我知

道非時之𠩄能拘者能以一日為百年能

以百年為一日知道非方之𠩄能礙者能

以一里為百里能以百里為一里知道無

 氣能運有氣者可以召風雨知道無形能

 變有形者可以易鳥獸得道之清者物莫

 䏻累身輕矣可以騎鳳鶴得道之渾者物

 莫能溺身冥矣可以席蛟鯨有即無無即

 有知此道者可以制鬼神實即虚虚即實

 知此道者可以入金石上即下下即上知

 此道者可以侍星辰古即今今即古知此

 道者可以卜龜筮人即我我即人知此道

 者可以窺他人之肺肝物即我我即物知

 此道者可以成腹中之龍乕知象由心變

 以此𮗚心可以成女嬰知炁由心生以此

 吸神可以成爐冶以此勝物乕豹可㐲以

 此同物水火可入惟有道之士䏻為之亦

 能能之而不為之

𨵿尹子曰人之力有可以奪天地造物者如

冬起雷夏起氷死屍能行枯木䏻華豆中

鬼杯中釣魚𦘕門可開土鬼可語皆純

炁𠩄為故能化萬物今之情情不停亦炁

 𠩄為而炁之為物有合有散我之𠩄以行

 炁者夲未甞合亦未甞散有合者生有撤

者死彼未甞合未甞散者無生無死客有

去来郵甞自若

𨵿尹子曰有誦呪者有事神者有墨字者有

SKchar者皆可以役神御炁變化萬物惟不

誠之人難于自信而易扵信物故假此為

 之茍知惟誠有不待彼而然者

𨵿尹子曰人之一呼一吸日行四十萬里化

 可謂速矣惟聖人不存不變

𨵿尹子曰青鸞子千𡻕而千𡻕化桃子五仕

 而心五化聖人賓事去物豈不欲建立扵

 丗㢤有形數者懼化之不可知也

𨵿尹子曰萬物變遷雖互隐見炁一而已惟

 聖人知一而不化

𨵿尹子曰爪之生髮之長榮衛之行無頃刻

 止衆人皆見之于著不能見之于㣲聖人

任化𠩄以不化

𨵿尹子曰室中有甞見聞矣既而之門之鄰

 之里之黨既而之郊之山之川見聞各異

 好惡隨之和競従之得失成之是以聖人

 動止有戒

𨵿尹子曰譬如大海變化億萬蛟魚水一而

 已我之與物蓊然蔚然在大化中性一而

 已知夫性一者無人無我無死無生

𨵿尹子曰天下之理是SKchar化為非非SKchar化為

是恩SKchar化為讎讎SKchar化為恩是以聖人居

常慮變

𨵿尹子曰人之少也當佩乎父兄之教人之

壮也當達乎朋友之箴人之老也當警乎

 少壮之説萬化雖移不能厄我

𨵿尹子曰天下之理輕者易化重者難化譬

 如風雲湏吏變㓕金玉之性厯乆不渝人

 之䡖眀者能與造化俱化而不留殆有盖

甞化者存

𨵿尹子曰二㓜相好及其壮也相遇則不相

 識二壮相好及其老也相遇則不相識如

 雀鵅鴈鳩之化無昔無今

 八籌萹

 籌者物也    凡六章

𨵿尹子曰古之善揲蓍灼龜者䏻于今中示

 古古中示今髙中示下下中示髙小中示

 大大中示小一中示多多中示一人中示

 物物中示人我中示彼彼中示我是道也

 其来無今其徃無古其髙無盖其低無載

其大無外其小無内其外無物其内無人

 其近無我其逺無彼不可析不可合不可

喻不可思惟其渾淪𠩄以為道

𨵿尹子曰水潜故藴為五精火飛故達為五

臭木茂故華為五色金堅故實為五聲土

和故滋為五味其常五其變不可計其物

五其雜不可計然則萬物在天地間不可

執謂之萬不可執謂之五不可執謂之一

不可執謂之非萬不可執謂之非五不可

執謂之非一SKchar合之SKchar離之以此必形以

此必數以此必氣徒自勞尓物不知我我

 不知物

𨵿尹子曰即吾心中可作萬物盖心有𠩄之

 則愛従之愛従之則精従之盖心有𠩄結

先凝為水心慕物涎出心悲物淚出心愧

 物汗出無暫而不乆無乆而不變水生木

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相攻相剋

 不可勝數嬰兒蘂女金樓綘宫青蛟白乕

寳𪔂紅爐皆此物有非此物存者

𨵿尹子曰鳥獸俄SKcharSKchar俄旬旬俄逃逃草木

俄茁茁俄停停俄蕭蕭天地不能留聖人

 不能繫有運者存焉爾有之在彼無之在

 此皷不桴則不鳴偶之在彼竒之在此桴

 不手則不撃

𨵿尹子曰均一物也衆人惑其名見物不見

道賢人析其理見道不見物聖人合其天

 不見道不見物一道皆道不執之即道執

之則物

𨵿尹子曰知物之偽者不必去物譬如見土

 牛木馬雖情存牛馬之名而心忘牛馬之

 實

九藥萹

 藥者雜治也   凡三十一章

𨵿尹子曰勿輕小事小𨻶沉舟勿輕小物小

蟲毒身勿輕小人小人賊國能周小事然

能成大事能積小物然後能成大物能

善小人然後能契大人天既無可必者人

人無能必者事惟去事離人則我在我帷

 可即可未有當繫蕳可當戒忍可當勤隋

 可

𨵿尹子曰智之極者知智果不足以周物故

愚辯之極者知辯果不足以喻物故訥勇

之極者知勇果不足以勝物故怯

𨵿尹子曰天地萬物無一物是吾之物物非

我物不得不應我非我我不得不養雖應

物未甞有物雖養我未甞有我勿曰外物

然後外我勿曰外形然後外心道一而已

 不可序進

𨵿尹子曰諦毫末者不見天地之大審小音

者不聞雷霆之聲見大者亦不見小見邇

者亦不見逺聞大者亦不聞小聞邇者亦

 不聞逺聖人無𠩄見故能無不見無𠩄聞

故䏻無不聞

𨵿尹子曰目之𠩄見不知其㡬何SKchar愛金SKchar

 愛玉是執一色為目也耳之𠩄聞不知其

㡬何SKchar愛鍾SKchar愛皷是執一聲為耳也惟

聖人不慕之不拒之不䖏之

𨵿尹子曰善今者可以行古善末者可以立

𨵿尹子曰狡勝賊䏻捕賊勇勝乕能捕乕能

克已乃能成已䏻勝物乃能利物能忘道

 乃䏻有道

𨵿尹子曰凾堅則物必毁之剛斯折矣刀利

 則物必摧之銳斯挫矣威鳳以難見為神

是以聖人以深為根走麝以遺香不捕是

 以聖人以約為紀

𨵿尹子曰瓶有二竅以水實之倒瀉閉一則

水不下盖不升則不降井雖千仭汲之水

 上盖不降則不升是以聖人不先物

𨵿尹子曰人之有失雖已受害扵已失之後

 乆之竊議扵未失之前惟其不恃已聦眀

 而兼人之聦眀惟其無我而兼天下之我

終身行之可以不失

𨵿尹子曰古今之俗不同東西南北之俗又

 不同至扵一家一身之善又不同吾豈執

 一豫格後丗㢤惟隨時同俗先機後事捐 --捐

忿塞慾蕳物恕人權其䡖重而為之自然

合神不測契道無方

𨵿尹子曰有道交者有徳交者有事交者道

交者父子也出于是非賢愚之外故道徳

交者則有是非賢愚矣故SKcharSKchar離事交

者合則離

閞尹子曰勿以拙陋曰道之質當樂敏捷勿

 以愚暗曰道之晦當樂輕眀勿以傲易曰

道之髙當樂和同勿以汗漫曰道之廣當

 樂急要勿以幽憂曰道之寂當樂恱豫古

 人之言學之多弊不可不救

𨵿尹子曰不可非世是已不可卑人尊已不

 可以輕忽道已不可以訕謗徳已不可以

 鄙猥才已

𨵿尹子曰困天下之智者不在智而在愚窮

 天下之辯者不在辯而在訥

𨵿尹子曰天不䏻冬蓮春菊是以聖人不違

時地不能洛橘汷貉是以聖人不違俗聖

 人不能使手歩足握是以聖人不違我𠩄

 長聖人不能使魚飛鳥馳是以聖人不違

 人𠩄長夫如是者可動可止可晦可眀惟

 不可拘𠩄以為道

𨵿尹子曰少言者不為人𠩄忌少行者不為

 人𠩄短少智者不為人𠩄勞少能者不為

 人𠩄役

𨵿尹子曰操之以誠行之以蕳待之以恕應

 之以黙吾道不窮

𨵿尹子曰謀之扵事㫁之扵理作之扵人成

 之扵天事師扵今理師扵古事同扵人道

 獨扵已

𨵿尹子曰金玉難捐 --捐土石易捨學道之士遇

 㣲言妙行慎勿執之是可為而不可執若

執之則腹心之疾無藥可療

閞尹子曰人不眀于急務而従事扵多務他

務竒務者窮困灾厄及之殊不知道無不

在不可捨此𭕒彼

𨵿尹子曰天下之理捨親𭕒踈捨夲𭕒末捨

賢𭕒愚捨近𭕒逺可暫而已乆則害生

𨵿尹子曰昔之論道者SKchar曰凝寂SKchar曰䆳𭰹

SKchar曰澄徹SKchar曰空同SKchar曰晦㝠慎勿遇此

而生怖退天下至理竟非言意茍知非言

非意在彼㣲言妙意之上乃契吾説

𨵿尹子曰聖人大言金玉小言桔梗芣苢用

之當桔梗芣苢生之不當金玉斃之

𨵿尹子曰言某事者甲言利乙言害丙言SKchar

 利SKchar害丁言俱利俱害必居一于此矣喻

道者不言

𨵿尹子曰事有在事言有理道無在道言無

 理知言無理則言言皆道不知言無理雖

執至言為梗為翳

𨵿尹子曰不信愚人易不信賢人難不信賢

 人易不信聖人難不信一聖人易不信千

聖人難夫不信千聖人者外不見人内不

見我上不見道下不見事

𨵿尹子曰聖人言𮐃𮐃𠩄以使人聾聖人言

 冥冥𠩄以使人盲聖人言沈沈𠩄以使人

瘖惟聾則不聞聲惟盲則不見色惟瘖則

 不音言不聞聲者不聞道不聞事不聞我

 不見色者不見道不見事不見我不音言

者不言道不言事不言我

𨵿尹子曰人徒知偽得之中有真失殊不知

真得之中有真失徒知偽是之中有真非

殊不知真是之中有真非

𨵿尹子曰言道者如言夢夫言夢者曰如此

金玉如此器皿如此禽獸言者能言之不

能取而與之聽者能聞之不能受而得之

惟善聽者不泥不辯

𨵿尹子曰圓尓道方尓徳平尓行銳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