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文獻通考/卷二百三十九

 卷二百三十八 文獻通考
卷二百三十九 經籍考六十六
卷二百四十 

別集编辑

※《空青遺文》十卷

陳氏曰:直寶文閣曾紆公袞撰。紆,布之子,有異材。建中靖國初,布在相位,奉詔為《景靈西宮碑》,紆之筆也。建炎、紹興之際,將漕江浙,人為司農少卿,知信、衢州以卒。汪彥章志其墓,孫仲益序其文。王金至性之,其壻也。
孫鴻慶序:公文章固守家法,而學詩以母夫人魯國魏氏為師,句法清麗,絕去刀尺,有古詩之風。黃魯直遷宜州,道出零陵,得公《江越書事》二小詩,書團扇上,諸詩人莫能辯也。
先公序略曰:余自誦涪翁「扶藜對蘚」之吟,曲阜「把卷臨燈」之句,固已心慕公袞才章之盛。顧前修日遠,自乾、淳諸老文字猶多遺落,況過江前後間乎?一日,西泉吳太史為言:「此吾鄉空青公也,有集藏於家。」余惟空青公子弟起家,文章繼世,潛逃於家君柄用之時,繾綣於諸賢流落之後,未幾滅跡毀廬,相隨入黨,迄天地重開,迨能以《三朝正論》暴白於世,視同時諸貴公子孫所謂繼志述事者,其為人賢不肖何如也!昔石林葉公以「親見揚雄」美其詩,以「新樣元和」評其書,以「三世風流」頌其文。近世李雁湖亦謂人惡雋異,俗疵文雅,如空青諸人雖不偶於一時,而文採爛然,垂後著世,不能掩也。今其遺文如「魯殿」、「秦碑」見者珍惜,自可孤行於南豐、曲阜之後云。

※《北山小集》四十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信安程俱致道撰。俱父、祖世科,而俱乃以外祖鄧潤甫蔭入仕。宣和中,賜上舍出身,為南宮舍人。紹興初,入西掖,徐俯為諫大夫,封還詞頭,罷去。後以次對修史,病不能赴而卒。
石林葉氏序略曰:余居吳,始識致道,見其學問風節卓然有不獨見於其文者,即為移書當路,並上其文數十篇。宰相見而驚曰:「今之韓退之也。」亟召見政事堂。其後二十四年閒,卒登侍從,為天子掌制命,文章擅一時。今觀其文,精確深遠,議論皆本仁義,而經緯錯綜之際,則左邱明、班孟堅之用意也。至於詩章,兼得唐中葉以後名士眾體。晚而在朝雖不久,遇所建明尤偉。蓋其為人剛介自信,擇於理者明,所行寧失之隘,不肯少貶以從物。是以善類皆相與推先,惟恐失之,雖有不樂之者,亦不敢秋毫加疵病。信乎直道之不終屈也。

※《陵陽集》五十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仙井韓駒子蒼撰。自幼能詩,黃太史稱其超軼絕塵,蘇文定以比儲光羲。游太學不第。政和初,獻書,召試出身,後入西掖。坐蘇氏鄉黨曲學罷。

※《丹陽集》四十二卷、《後集》四十二卷

陳氏曰:顯謨閣待制江陰葛勝仲魯卿撰。紹聖四年進士,元符三年詞科。洪慶善序其文,有所謂絕郭天信,拒朱勔,慙盛章而怒李彥者,蓋其平生出處之略也。再知湖州,後遂家焉。
孫鴻慶序略曰:公中宏詞第一,時天子輯瑞應,蒐講彌文,報禮上下,四方以符瑞來告者,不可勝數。大臣表賀,皆出公手,瓌奇英麗,獨步一時,公卿交譽。屢遷擢大司丞,遂躋法從。

※《毘陵集》五十卷

陳氏曰:參政文清毘陵張守全真撰。一字子同。崇寧進士,詞科。紹興執政,張魏公在相位,薦秦檜再用,守有力焉。一日,與魏公言,某誤公聽,今朝夕同班列,得款曲。其人似以曩者一跌為戒,有患失心,宜自劾謝上。魏公為作墓誌,著其語。

◎張章簡《華陽集》四十卷

陳氏曰:參政金壇張綱彥正撰。大觀中舍法三中首選,釋褐為承事郎、闢雍正,蓋專於新學者。紹興初,在瑣闥,忤張俊,求去;復與秦隙,遂引年。秦亡,乃召用。乾道初,年八十四而終。自號華陽老人。華陽者,茅山也。

※《非有齋類稿》五十卷

陳氏曰:給事中吳興劉一止行簡撰。宣和三年進士。居瑣闥僅百餘日,忤秦檜,罷去。閒居十餘年,以次對致仕。檜死,被召,力辭,進雜學士而終。年八十二,實紹興庚辰

※《竹西集》十卷、《西垣集》五卷

陳氏曰:兵部侍郎維揚王居正剛中撰。宣和三年進士。紹興初,入詞掖。《西垣集》者,制草及繳章也。其篇目,凡繳章皆云「封還詞頭」,蓋其子孫編次者之失也。除授則有詞頭,政刑庶事,何詞頭之有?

※《張巨山集》三十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光化張嵲巨山撰。嵲為司勛郎官,金人再取河南,秦相皇恐,上章引伊尹「善無常主」及周任「不能者止」之文以自解,嵲之筆也。秦德之,遂擢修注掌制;而其具稿倉卒,誤以伊尹告太甲為告湯,及周任之言為孔子自言。時秘書省寓傳法寺,有書其門曰:「周任為孔聖,太甲作成湯。」秦疑諸館職為之,多被逐。然嵲亦以答檜三折肱之語,謂其貳於已,無幾亦罷。

※《默成居士集》十五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潘良貴子賤撰。一字義榮。剛介之士也。朱侍講序其集,略見其出處大致。
朱子序略曰:公自宣和初為博士,則已不肯托昏富貴之家,而獨嘗論斥大臣蒙蔽之姦。及為館職,又不肯游蔡京父子門;使淮南,又不肯與中官同燕席。靖康召對,因論時宰何、唐恪不可用,恐誤國事,以是謫去。不旋踵而言果驗。建炎初,召為右司諫,首論亂臣逆黨,當用重典,以正邦法、壯國威;且及當時用事者奸邪之狀,大為汪、黃所忌,書奏三日而左遷以去。紹興入為都司,又忤時相以歸。復為左史,直前奏事,明大公至正之道。服喪還朝,又以廷叱奏事官,而忤旨以去。自是之後,秦檜擅朝,則公遂廢於家而不復起矣。然公平生廉介自持,自少至老,出入三朝,而前後在官,不過八百六十餘日。所居僅庇風雨,郭外無尺寸之田,經界法行,獨以邱墓之寄,輸帛數尺而已。其清苦貧約,蓋有人所不堪者,而處之超然,未嘗少屈於檜。其子熹,暴起鼎貴,勢傾內外,亦未嘗與通問也。嘗誦君子三戒之言,而深以志得之規痛自儆飭。至於造次之閒,一言一行,凡所以接朋友教子弟,亦未嘗不以孝弟忠敬,節儉正直,防微謹獨之意為本。其讀書磨鏡之喻,切中學者之病,當世蓋多傳之。而所論汲長孺、蓋寬饒之為人,尤足以見其志之所存也。嗚呼!若公之清明直諒,確然亡欲,其真可謂剛毅而近仁矣!夫以三代之時,聖人之世,而夫子已嘆剛者之不可見,況於百世之下,幸有如公者焉,而不得少申其志以沒!其條奏草稿,有補於時,可為後法者,又以公自焚削而不復存。其平生之言頗可見者,獨有賦詠筆札之餘數十百篇而已。後之君子,蓋將由此以論公之事,其可使之沒沒無傳而遂已乎?

※《筠溪集》二十四卷

陳氏曰:戶部侍郎連江李彌遠似之撰。大觀三年上舍第一。知冀州,能抗金賊,攝江東帥,與忠定平周德之亂。晚為從官,沮和議,坐廢而終。

※《鄱陽集》十卷

陳氏曰:徽猷閣直學士鄱陽洪皓光弼撰。皓奉使金虜,守節不屈,既歸,為秦所忌,謫英州。死之日,與秦適相先後。三子登詞科,俱顯貴。

※《東窻集》四十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鄱陽張廣彥實撰。與呂居仁為詩友。其在西掖,當紹興十一年

※《雪溪集略》八卷

陳氏曰:汝陰王金至性之撰。國初《周易》博士昭素之後也。其父萃樂道嘗從歐公學。金至為曾紆婿,嘗撰《七朝國史》。紹興初,常同子正薦之,詔視秩史官,給札奏御,會秦氏柄國,中止,書竟不傳。其子明清,著《揮麈錄》。

※《竹軒雜著》十五卷

陳氏曰:太常少卿永嘉林季仲懿成撰。以趙元鎮薦入朝,奏疏沮和議,得罪。仲熊、叔豹、季貍其弟也,皆知名。

※《北山集》三十卷

陳氏曰:端明殿學士金華鄭剛中亨仲撰。紹興二年亞魁。受知秦相,使川、陜。後忤意,貶死封州。

※《澹羌菴集》七十八卷

陳氏曰:端明殿學士忠簡廬陵胡銓邦衡撰。建炎甲科第五人。既上書乞斬秦檜,謫嶺海,秦死得歸。孝宗即位,始復官召用,又以沮再和之議得罪去。乾道中,入為丞郎,亦不容於時,奉祠至淳熙七年乃終,年七十九。
平園周氏跋曰:胡忠簡公詩有不可及者三:用事博而精,下語豪而華,一也;士子投獻,必用韻酬答,雖百韻亦然,愈多而愈工,二也;此篇《和王君行簡》,時年七十五,長歌小楷,與四五十人無異,三也。誠齋序:先生之文,肖其為人,議論閎以挺,其記序古以馴,其代言典而嚴,其書事約而悉。其為詩蓋自詆斥時宰,誕置嶺海,愁狖酸骨,饑蛟血牙,風呻雨喟,濤譎波詭,有非人閒世之所堪耐者,不介於心,而反昌其詩,視李、杜夜郎夔子之音蓋加恢奇云。至於騷詞,涵茫嶄崒,鉥劌刻屈,抉天之幽,洩神之廋,稿臒而不瘁,恫愀而不懟,自宋玉而下不論也。

※《李文簡公集》一百二十卷

敷文閣學士丹棱李燾仁父撰。水心集序曰:自有文字以來,名世數十,大抵以筆勢縱放,凌厲馳騁為極功。風霆怒而江河流,六驥調而八音和,春輝秋明而海澄嶽靜也,高者自能,餘則勉而效之矣。雖然,此韓愈所謂下逮《莊》、《騷》,其上無是也。觀公大篇詳而正,短語簡而法,初未嘗藻黼琢鏤,以媚俗為意。曾點之瑟方希,化人之酒欲清,又非以聲色臭味自怡悅也。獨於古文墜學,堂上之議,起虞造周,如挈裘領振之焉,固遺其下而獨至其上者歟!蜀自三蘇死,公父子兄弟後起,兼方合流以就家學,綜練古今名實之際,有補於世。天下傳以繼蘇氏云。

※《沈子壽文集》

水心集序曰:吳興沈子壽,少入太學,名聞四方。仕四十餘年,絀於王官。再入郡,三佐帥幕,公私憔悴而子壽老矣。然其平生業嗜文字,若性命在身,非外物也。甲乙自著累百千首。嗚呼!何其勤且多也!餘後學也,不足以識子壽之文,其不為奇險,而瑰富精切,自然新美,使讀之者如設芳醴珍殽,足飲饜食而無醉飽之失也;又能融釋眾疑,兼趨空寂,讀者不惟醉飽而已,又當消慍忘憂,心舒意閒,而自以為有得於斯文也。觀其開闔疾徐之閒,旁觀而橫陳,逸騖而高翔,蓋宗廟朝廷之文,非自娛於幽遠淡泊者也。

※《徐斯遠文集》

水心集序曰:斯遠盡平生文僅二十餘首,首輒精善,疑其親自料揀,應留者止此爾。徐觀筆墨輕重,以十一斂藏千百,雖鋪寫縱放,亦無怠惰剝落之態,迷流陡起,體勢各成,殆非精揀所能致也。詩險而肆,對面崖壑,咫尺千里,操舍自命,不限常律。慶歷、嘉祐以來,天下以杜甫為師,始黜唐人之學,而江西宗派章。焉然而格有高下,技有工拙,趣有淺深,材有大小。以夫汗漫廣莫,徒枵然從之而不足充其所求,曾不如脰鳴吻吷,出毫芒之奇,可以運轉而無極也。故近歲學者,已復稍趨於唐而獲焉。曷若斯遠淹玩眾作,凌暴偃蹇,情瘦而意潤,貌枯而神澤,既能下陋唐人,方於宗派,斯又過之。斯遠有物外不移之好,負山林沈痼之疾,而師友學問,小心抑畏,異方名聞之士,未嘗不遐嘆長想千里而同席也。初渡江,時上饒號稱賢俊所聚,義理之宅,如漢許下、晉會稽焉。風流幾泯,議論將絕,斯遠與趙昌父、韓仲止扶植遺緒,固窮一節,難合而易忤,視榮利如土梗,以文達志,為後生法。凡此皆強為善者之所宜知也。

※《相山集》二十六卷

陳氏曰:朝奉大夫濡須王之道彥猷撰。宣和六年,兄弟三人同登科。建炎寇亂,率眾保明避山,從之者皆得免,以功改京官,沮和議得罪。晚年歷麾節。其子藺,被遇阜陵,貴顯。

※《韋齋小集》十二卷

陳氏曰:吏部員外郎新安朱松喬年撰。侍講文公之父也。文公嘗言:「韋齋先生自為兒童時,出語已驚人,及去場屋,始放意為詩文。其詩初亦不事雕飾,而天然秀發,格律閒暇,超然有出塵寰之趣。」

※《關博士集》二十卷

陳氏曰:太學博士錢塘關注子東撰。紹興五年進士。嘗為湖州教授,自號香巖居士。

※《石月老人集》三十五卷

陳氏曰:朝議大夫致仕鄱陽餘安行勉仲撰。安行累舉不第。其子應求,以童子登崇寧五年進士科,為御史,歷麾節,所至迎養其父。至九十六乃終。著書號《至言》,蓋純篤之士也。

※《王著作集》四卷

陳氏曰:著作郎福清王蘋信伯撰。從程門學,以趙忠簡薦召對,賜出身。秦檜惡之,會其族子坐法,牽連文致,奪官以死。

※《屏山集》二十卷

陳氏曰:通判興化軍崇安劉子翬彥冲撰。父韐,兄子羽。子翬以蔭入仕。年甫四十八而卒。朱文公,其門人也。嘗謂朱曰:「吾少聞佛老之說,歸讀吾書,然後知吾道之大,體用之全如此。於《易》得入德之門,為作《復齋銘》、《聖傳論》,可以見吾志矣。」

※《東溪集》二十卷

陳氏曰:迪功郎漳浦高登彥先撰。考試潮州,策問忤秦相,謫死。
水心葉氏序略曰:君高遠獨出,無拘留泥滓閒意。學已成,謂當直施用,不曲步捷行以漸巧取之。論說必窮盡,欲砭時陋,扶世壞。文不為扶疏茂好,惟自根極而成者,無不具也,故不得志於科舉。至轉富入貧,本業微析,終不動心,一以溪山雲月為家宅,筆墨簡策為情性。常覃研竟日,曰:「孔、顏不如是也!」

※《繙經堂集》八卷

陳氏曰:知盱眙軍東平畢良史少董撰。文簡公士安五世孫。嘗陷虜,有從之游者,因為圖名《繙經》,寫其訪問紬繹之狀。

※《三近齋餘錄》

朝奉郎知信州王從正夫撰。從,文正公五世孫。有詩文四百八十餘篇,自題《三近齋餘錄》。楊誠齋序略曰:其詩如「落木森猶力,寒山淡欲無」,如「地迥高樓目,天寒故國心」,如「涼風回遠笛,暝色帶歸舟」,如「塵心依水凈,歸鬢與山青」,不減晚唐諸子。如「墮蕊盡應輸燕子,懶寒猶及占梨花」,如「一番風雨催寒食,千里鶯花想故園」,如「身閒更得憑陵酒,花早殊非愛惜春」,如「秋生列岫雲尤薄,泉瀨懸崖路更慳」,置之江西社中何辨!《幽蘭》云:「臨春慘不舒,蓋國空自香」。意不在蘭也。至於騷辭,如《釣臺》、《沐髮》、《乞巧》、《悼亡》等篇,出入《遠游》、《天問》之海,頡頏《幽通》、《思元》之囿矣。及上前論事之文,皆卓然近用。又如簋餐豆肉之可以求飽,笥裳篚纊之可以御冬,使其遇合,功用詎可量哉!紀之甗,鄭之瓚,櫝而不讎,瘞而不起,久則光怪四出,貫日襲月,有不可掩者,惟不求知,所以不可掩也歟。

※《藥寮叢稿》二十卷

陳氏曰:太常少卿上蔡謝伋景思撰。參政克家之子。
水心葉氏序略曰:崇、觀後,文字散壞,相矜以浮,肆於險膚無據之辭,茍以蕩心意,移耳目,取貴一時,雅道盡矣。謝公尚童子,脫丱髦,游太學,俊筆湧出,排窄老蒼,而不能不受俗學薰染,自漢魏根底,齊梁波流,上溯經訓,旁涉傳記,門樞戶鑰,庭旅陛列,撥棄組繡,考擊金石,洗削纖巧,完補太樸,其《藥園小畫記》,蓋謝靈運《山居》之約,言志潔而稱物芳,無憂憤不堪之情也。

※《巖壑老人詩文》一卷

陳氏曰:左朝請大夫洛陽朱敦儒希真撰。初以遺逸召用,嘗為館職。既掛冠,秦檜之孫塤欲學為詩,起希真為鴻臚少卿,將使教之。

※《鶴溪集》十二卷

陳氏曰:闢雍博士青田陳汝錫師予撰。紹聖四年進士。持節數路,帥越而卒。青田登科人,自汝錫始。希點子與,其孫也。

※《岳武穆集》十卷

陳氏曰:樞副鄴郡岳飛鵬舉撰。飛功業偉矣,不必以集著也。世所傳誦其《賀和議成》一表,當亦是幕客所為,而意則出於岳也。

※《漢濱集》六十卷

陳氏曰:修政襄陽王之望瞻叔撰。周益公為集序。序略曰:公生於羊、杜成功之地,慕其為人,博學能文,知略輻輳。學根於經,故有淵源;文適於用,故無枝葉。奏劄甚多,皆可行之言;內制雖少,得坦明之體。酷嗜吟詠,詞贍而理到。近世論文章事業,公實兼之,豈與夫一偏一曲之士較短量長而已!

※《玉山翰林詞草》五卷

陳氏曰:尚書玉山汪應辰聖錫撰。紹興五年進士首選。本名洋,御筆改賜。天才甚高,而不喜為文,謂不宜敝精神於無用,然每作輒過人。以天官兼翰苑近二年,所撰制誥,溫雅典實,得王言體,朱晦翁稱為近世第一。

※《太倉稊米集》七十卷

陳氏曰:樞密編修宣城周紫芝少隱撰。自號竹坡居士。

※《白蘋集》四卷

陳氏曰:右文林郎單父龐謙孺祐甫撰。莊敏公籍之曾孫也。用季父恩仕,不遂而死,韓南澗志其墓。嘗客居吳興,故集名「白蘋」。

※《南澗甲乙稿》七十卷

陳氏曰:吏部尚書穎川韓元吉無咎撰。門下侍郎維之元孫,與其從兄元龍子雲皆嘗試詞科,不利。居廣信溪南,號南澗。

※《艇齋雜著》一卷

陳氏曰:南豐曾季貍裘父撰。鞏之弟曰湘潭主簿宰,宰之孫曰大理司直晦之,季貍其子也。多從呂居仁、徐師川游。曾一試禮部,不中。乾、淳間名公多敬畏之,具見其子濰所集師友尺牘。此篇蓋其議論古今之文,辭質而義正,可以得其人之大略。

※《溪園集》十卷

陳氏曰:蘄春吳億大年撰。其父擇仁為尚書。億仕至靜江倅,居餘千,有溪園佳勝。世傳其「樓雪初消」詞,為建康帥晁謙之作。

※《于湖集》四十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歷陽張孝祥安國撰。甲戌冠多士,出思陵親擢。秦相孫塤既居其下,秦忌惡之,以他事下其父子大理獄。明年,秦亡。上既素眷,不五年登法從。阜陵尤眷之,不幸不得年,死時才四十餘。上常有用不盡之嘆,其文翰皆超逸,天才也。

※《南軒集》三十卷

陳氏曰:侍講廣漢張栻欽夫撰。魏忠獻公浚之長子。當孝宗朝,以任子不賜第入西掖者韓元吉、劉孝韙,其入經筵則栻也。

※《王司業集》三十卷

陳氏曰:國子司業宛邱王逨致君撰。建炎初,其家避狄,沿汴南下。逨年十一,偶小泊登岸,虜適至,亟解維不暇顧,遂失之。在虜十年,閒關得歸。其父工部尚書俁。既歸,入太學,登癸未科,為諫官、御史,歷麾節,終於少司成。
周平園序略曰:公志氣強,學問博,其文章贍而不失之泛,嚴而不失之拘,議論馳騁於數千百載之上,而究極利害於四方萬里之遠。其為歌詩,慷慨憂時而比興存焉。他文閎辯該貫,直欲措諸事業,所謂援古證今,黼黻其辭,特餘事耳。

※《浮山集》十六卷

陳氏曰:左朝請大夫江都仲並彌性撰。紹興壬子進士,晚丞光祿寺,得知蘄州。并嘗倅湖,籍中有所盻,為作生朝青詞,好事傳誦之,遂漏露,坐謫官。其訓詞略曰:「爾為瀆侮之詞,曾不知畏天,其知畏吾法乎?」吾鄉前輩能道其事如此。
周平園序略曰:彌性自少卓犖不群,潛心問學,力排王氏一偏之說,惟六藝、孔、孟是師,筆勢翩翩,俊聲籍甚。古律如王良、造父馭駿馬,駕輕車,有犇軼絕塵之勢。其賡險韻,如繭抽絲,印印泥,愈出愈新。《送妹》長篇,孝友慈愛,溢於言外,殆欲上規風、雅。其四六敘事,雖閎肆而關鍵甚密,對屬雖切,而非駢儷所能拘,最後《蘄州謝上表》,以古文就今體,自成一家。雜著題跋,清雅可愛,復以餘力出入釋氏,游戲歌詞,無不過人。

※《小醜集》十二卷、《續集》三卷

陳氏曰:直秘閣眉山任盡言元受撰。元符諫官伯雨之孫,紹興從臣申先之子。甲科。仕為太常寺主簿,終於閩憲。
楊誠齋序,謂其詩文孤峭而有風棱,雄健而有英骨,忠慨而有義氣。蓋將與唐之貞元、元和,本朝之慶歷、元祐諸公並轡而先,終非近世陳陳相因,累累隨行之作也。

※《拙齋集》二十二卷

陳氏曰:校書郎侯官林之奇少穎撰。之奇學於呂氏本中,而太史祖謙學於之奇。其登第當紹興辛未,年已四十。未幾,即入館,方鄉用,而得末疾。

※《霜傑集》三十卷

陳氏曰:德興董穎仲達撰。紹興初人。從汪彥章、徐師川游。章為作序。

※《妙峰集》四十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福清林遹述中撰。元符三年甲科。苗、劉之變,在西掖不失節,思陵嘉之。終龍圖直學士。

※《貿阜峰真隱漫錄》五十卷

陳氏曰:丞相文惠公四明史浩直翁撰。

※《詅癡符》二十卷

陳氏曰:御史臨海李庚子長撰「詅」之義,衒鬻也。市人鬻物於市,誇號之,曰「詅」。此三字本出《顏氏家訓》,以譏無才思而流布醜拙者。以名其集,示謙也。庚,乙丑進士,以湯鵬舉薦闢入臺,家藏書甚富。

※《梯雲集》二十五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資川趙逵莊叔撰。辛未大魁。有氣節。四十一歲卒。

※《海陵集》三十二卷

陳氏曰:同知密院海陵周麟之茂振撰。乙丑進士,戊辰詞科。既執政,被命使虜亮,辭行,得罪去。

※《胡獻簡詞垣草》四卷

陳氏曰:禮部尚書會稽胡沂周伯撰。

※《介庵集》十卷

陳氏曰:左司郎官趙彥端德莊撰。乾、淳間名士也,嘗宰餘干。趙忠定其邑人,初冠多士,德莊在朝,往謁謝,德莊語之曰:「謹勿以一魁先置焜中。」可謂名言。
 卷二百三十八 ↑返回頂部 卷二百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