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四十九 新元史
卷一百五十 列傳第四十七
卷一百五十一 

綽兒馬罕 希拉們 貝住 岱爾拔圖 也速臺兒 脫忽察兒 圖格察兒 速客圖 撒裏 成帖木兒 庫而古司 阿兒渾 尼佛魯慈

卷一百五十 列傳第四十七

綽兒馬罕 希拉們 貝住 岱爾拔圖 也速臺兒 脫忽察兒 圖格察兒 速客圖 撒裏 成帖木兒 庫而古司 阿兒渾 尼佛魯慈

綽兒馬罕,翰帖格歹氏,事太祖爲火兒赤。太宗與朮赤、察闊臺攻克西域烏爾鞬赤都城,盡戮其民,留工匠及婦女分取之,而無所獻於太祖。太祖怒,及太宗、察闊臺赴行在,不令入見。綽兒馬罕與晃孩、晃格合見諸人曲爲營救,且請討報達哈里發以迎合太祖之意。太祖怒始解,遂命綽兒馬罕任西征之事。太宗即位,復以斡豁禿兒及蒙格禿爲綽兒馬罕後援。

時札拉勒不據亦思法杭,哈里發爲波斯汗。二年,綽兒馬罕將兵三萬討之。楊拉勒丁以天寒,我師未必遽進,不設備,遣小校率十四騎往阿剌黑偵敵,至贊章及阿八哈耳,突遇前鋒從,騎盡沒,小校僅以身免返報。札拉勒丁遂由臺白利司走莫干城,糾合部衆。兵未集,而綽兒馬罕奄至。札拉動丁復走,與諸酋議,欲還亦思法杭。適阿尼式部酋遣使誘札拉勒丁西入羅馬國,徐圖恢復。且請發四千騎以衛之。札拉勒丁乃赴阿尼忒,中途夜飲,我師追主之。札拉勒丁突圍而走,至阿尼忒,閉城不納,綽兒馬罕急追之,從者盡死。札拉勒丁單騎入庫兒忒山,爲仇家所殺。

綽兒馬罕既克札拉勒丁,遂入呵尼忒、愛而西楞、梅法而定三部,破沙而來脫及忒勿沙與麻而頓,分軍入毛夕耳部,屠漠那薩。又一軍東北入必忒力斯、阿而奇斯。分軍下梅拉喀,西南至哀而陛耳而還。綽兒馬罕營於白利司,令民輸布帛以貢和林,定賦額之數。阿特耳佩佔先並於札拉勒丁,至是亦降。綽兒馬罕復取阿兒掩,屠甘札,由莫幹侵角兒只,別軍克哀而陛耳。

太宗九年,入義拉克、阿剌伯二部,報達大震。我師失利而返。十年,再入義拉克、阿剌伯,圍倪匿斤城。哈里發遣七千騎赴援,綽兒馬罕設伏兵邀之,盡殲其衆。部將分下角兒只所屬之地,嗄達罕取,達巴古城、法而沙拿速忒城,謨拉爾取商喀耳城,綽兒馬罕弟籠拉取哈程城,察格塔取羅黎城,圖格塔取蓋恆城。蓋恆守將阿拔克爲角兒只大將意萬乃之子,迎降。綽兒馬罕自取脫馬尼城、商馬素亦而臺城、帖弗利司城。十一年,商喀耳等土酋皆納款。阿拔克與商喀耳酋瓦拉馬從綽兒馬罕攻降孤尼城、喀而斯城,於是西北諸部略定。太宗命綽兒馬罕留鎮其地。

十二年,阿拔克僧呵釋阿甫妻湯姆塔入朝,湯姆塔前爲札拉勒丁妻,阿拔克之女弟也。太宗厚撫之,詔綽兒馬罕返其侵地。未幾,又詔綽兒馬罕:角兒史國及其國之屬地歲貢久,勿苛斂。綽兒馬罕獲札拉勒丁,威震西域。爲一時之名將。六皇后稱制元年,卒。以副將貝住代之。綽兒馬罕希拉門勇冠三軍,蒙古人呼爲金柱,從旭烈兀伐報達。阿八喀嗣爲汗,以希拉們領角兒只事。

貝住,別速特氏,爲綽兒馬罕副將,復代綽兒馬罕爲元帥。乃馬真皇后稱制二年,貝住伐羅馬國。別將給索倭耳分軍入西里亞。降木拉梯亞城。其阿勒波部、掩體育部、達馬期克部,俱納款輸歲賦。四年,克凱辣脫城,行太宗之命,使湯姆塔主其地。又入美索卜塔米牙克羅哈城、夕你班城。五年,與報達兵戰於牙庫拔,失利。定宗崩後一年,攻達枯克城,拔之。殺報達所置官史,以報牙庫拔之役。憲宗二年,復入美索塔米牙,大掠而還。貝住初攻羅馬,以炮毀愛而西楞城,復與羅馬酋開廊蘇戰於愛而靖佔,大破之。追至舍挖司,降其及,羅馬遂納款。小阿昧尼亞酋,聞羅馬服,亦納款於貝住。六年,從旭烈兀伐報達,爲右翼大將。涉毛夕耳河,攻報達西北諸城,克之。後卒。子阿拉爾爲諸王阿八哈將。

岱爾拔圖,又譯爲艾兒拔都,康里氏。太祖攻布哈爾,以岱爾拔圖爲前鋒,循沙漠僻路,突至努爾城,降其衆。太祖使速不臺收撫之,令如平日賦額,輸金一千五百底那。岱爾拔都復從速不台徵欽察,伐西夏,滅金,又從定宗攻阿速,皆有功。西域呼拉商長官成帖木兒不能撫其民,札拉勒丁舊部喀拉扎構亂,岱爾拔都方爲八脫吉斯城守將,太宗命會兵討之。喀拉札據山爲堡,攻圍二年始下。岱爾拔都以書告成帖木兒,呼拉商人本不從喀拉札,徒以汝貪婪,激民爲亂,今可汗命我轄呼拉商,汝宜速去。時元帥綽兒馬罕亦徵成帖木兒還,以呼拉商、馬三德蘭兩部屬於岱兒拔都部。憲宗未,從世祖伐宋,命充怯伶口阿答赤孛可孫,又從大軍渡江,攻鄂州。以疾卒。子也速臺兒。

也速臺兒,從討阿藍答兒、渾都海,又從平李璮,伐宋,累功授管軍總把。至元十四年,從攻福建興化,招吉田等處五千餘戶,以功擢武略將軍、千戶,賜金符。又招手號新軍二千五百餘人,進宣武將軍總管,賜虎符。世祖議討日本,也速臺願往,賜以弓矢,進懷遠大將軍、萬戶。二十年,授泰州達魯花赤。二十三年,遷昭勇大將軍、欽察親軍都指揮使。二十四年,從徵乃顏有功,明年,卒。贈金吾衛上將軍,追封威武郡公,諡顯敏。

脫忽察兒,佚其氏族。太祖討札拉勒丁,以者別爲前鋒,速不台爲者別後援,脫忽察兒又爲速不臺後援。時蔑而甫汗蔑裏克遣使納降。太祖命者別三人經汗蔑裏克之地,勿擾其部衆。者別、速不含皆秋豪無犯,脫忽察兒後至,獨縱兵暴掠,且徵求苛急,民不堪命。蔑而甫部衆盡叛,脫忽察兒爲其所殺。汗蔑裏克遣使言其事於太祖,且饋衣服以謝,然內不自安,卒叛附札拉勒丁。

太祖征西域諸將,以殺掠降衆,爲人所戕者,又有圖格察兒。圖格察兒,爲拖雷前鋒。至你沙不兒城,不知城已降附。縱兵大掠,城民射殺之。後拖雷攻克你沙不兒,圖格察兒之婦率萬人入城,遇人盡殺從,以報失仇。

速客圖,晃豁壇氏。事太祖,以千戶營欽膳。太祖用兵西域,分四路攻之。速客圖與阿剌黑、塔孩二人將五千人爲一路,東南攻白訥克特城。圍三日,降之,分康裏兵與民置兩地,盡殺康裏兵,取工匠從軍,忽氈城酋帖木兒瑪裏克守錫爾河中潬,與城犄角,矢石不能及,又造十二艘。裹以氈泥,御火箭。速客圖以兵力不足,請援。援兵至,驅民五萬,運石填河,爲甬道,達於中潬。瑪裏克不能守,遂遁。

撒裏,垮塔兒氏。父哈剌拔都與兄忽里,俱爲太祖忽蘭皇后所撫養。撒裏從攻西夏之託奇城,蒙哥見一壯士登城戰甚爲,問其人,則撒裏也。遂擢用之。其後從征西域,至印度斯單,大掠而回。西域屯田,多撒裏舊部。子鄂爾多諾顏,襲父職。

成帖木兒,佚其氏族,朮赤部將也。朮赤伐西域。遣使招降撒格納克城,城人殺之。進至鄭忒城,守將遁。又使成帖木兒招降,遂單騎入,諭以禍福。成帖木兒獲免,城亦下。太祖分咸海西南貨勒自彌之地,及咸海、裏海之北,封朮赤。朮赤以烏爾鞬赤爲貨勒自邇都城,使成帖木兒守之。

太宗即位,命綽兒馬罕討札拉勒丁,覆命成帖木兒自烏爾駐鞬至呼拉商,捕札拉勒丁餘黨,即以成帖木兒爲呼拉商長官,屬於綽木兒馬罕。呼拉商,西域一大都會也。兵事竣,流民復業,百貨充牣如平日。太祖諸子,各置官於呼拉商,以收賦稅。太宗遣開里拉特,拔都遣奴薩爾,察闊臺遣庫爾圖喀,睿宗子遣佟嘎,皆爲成帖木兒之佐。成帖木兒見黷貨而虐民,札拉勒下之舊將喀拉札、徒幹桑爾率康裏兵萬餘人,竄你不沙兒、徒思山中,亂民應之。於是呼拉商全部大擾。

成帖木兒自將攻喀拉札,不能克。開里拉特自薩伯子窪城赴援,力戰三晝夜,喀札拉敗遁。康裏兵三千人走海拉脫。開里拉特追殲之。時太宗又命八脫吉思守將岱爾拔都會討喀拉札,勞師二年,喀拉札始就擒。岱爾拔都移書成帖木兒言:我已受命代汝爲呼拉商長官,綽兒馬罕聞成帖木兒之召亂也,亦征之,遂以呼拉拉商、馬三德蘭兩部屬於岱爾拔都。

成帖木兒使開里拉特入覲太宗,譽其才,太宗信之,覆命成帖木兒領拉商、馬三德蘭,開里拉特副之,不便受岱爾拔都節制焉。

庫爾古司,別失八里人。幼隸朮赤帳下,從出獵,適太祖書至,倉卒無讀者,惟庫而司能讀,朮赤悅,令以畏兀文授其子。成帖木兒守烏爾鞬赤,以庫而古司治文書,復從至呼拉商,與呼拉商人射裏甫哀丁、志費尼人巴海勒丁俱爲成帖木兒所任。太宗七年,成帖木兒卒,以奴薩爾代之,耄不治事,皆取決於開里拉特。初,庫而古司與巴海動丁入覲太宗,言西域事甚悉,簿籍出入之數尤明晰,丞相鎮海才之。及奴薩爾不稱職,太過欲用庫而古司,丹尼司們則請以成帖木兒之子翁古帖木兒嗣父任。鎮海獨對,力薦庫而古司,乃命攝呼拉商長官。奴薩爾解任,開里拉特與射裏甫哀丁均失勢鞅鞅,遂使翁古帖木兒誣庫而古司以罪狀,入告。太宗命阿兒渾偕二使按其事。庫而古司亦赴訴於和林,遇諸途。命庫而古司返,不從,怒而毆之,齒斬,濺血淋漓,庫而古司使其僕裹血衣赴和林,自與使者返呼拉商。太宗見血衣,大怒,召諸人嚴鞫之。開里拉特往,至布哈爾,爲怨家所殺。翁古帖木兒坐誣告,以年少爲人詿誤,宥其罪,令庫而古司回任,以阿兒渾亦直庫而古司,俾佐之。庫而古司集屬僚,諭以上意,母溺職,毋侵官,毋骫法度,吏受賕,簿其贓入官,將士不得妄殺部人,於是民大悅,流亡盡復。初睿宗徙海拉脫氏千戶於別失八里,庫而古司以海拉脫荒殘,歸其三百戶,逾年海拉脫已增至六千戶云。

阿兒渾,西域衛拉特氏,通畏兀文。太宗使治文書。既佐庫而古司,嫌庫而古司專,乃往依察闊臺。庫而古司執射裏甫哀丁,訊以刑,盡得其構陷之事,將入告於太宗,聞太宗崩而返。射裏甫哀丁之妻訴於察闊臺妃。阿兒渾方用事,遂捕庫而古司,使諸王喀喇忽拉臺以沙塞其口斃之,而誣爲供狀以奏,乃馬真皇后即以阿兒渾代庫而古司之任。

定宗二年,命野裏知吉帶率綽斯滿兵征西域未下諸部,中分西域之地,東屬阿兒渾,西屬野裏知吉帶。初,太宗崩,諸王各以敕令征西域財賦。乃馬真皇后四年,召內外大臣會議,立定宗。阿兒渾亦往,盡取所奉諸王敕令以獻,定宗嘉之,諸王始斂戢。至是求貸者復絡繹於西域。

憲宗即位,阿兒渾再言其事,完宗命詳定條例以上,乃援牙剌窪赤計丁出賦之例,按貧富分則,一切科斂悉革之,毋聽諸王濫發號令,報可。錫阿兒渾獅首金符,充阿母等處行尚書省事,以巴海勒丁、沙拉智哀丁佐之。萬戶音杜綽克擅殺守吏,阿兒渾以詔書便宜行事,戮之。於是西域一切之政,始有條理焉。野裏知吉帶二於從失烈門謀逆,事覺,伏誅,完宗命捕野裏知吉帶,付拔都殺之。

阿兒渾丸子,知名者日尼佛魯慈,日合濟那蘭,日勒格濟,日薩德爾迷失。

尼佛魯慈,初佐阿魯渾長子合贊鎮呼拉商。及阿魯渾殺其相布哈,尼佛魯蔥恐禍及於己,陰勒所部劫合贊營,適合贊他往,遂奔突而基斯單,附於海都。阿魯渾卒,其弟蓋喀圖嗣爲汗,四年,爲貝住等所弒。合贊起兵討貝住,尼佛魯慈用其妻託紺珠公主之言,仍歸於合贊,佐平內亂。合贊嗣位,拜尼佛魯慈爲大將,位羣臣右。尼佛各慈恃功驕蹇,合贊厭之。其裨將奴爾蘭等又誣其通書埃及,請藉埃及兵力以圖合贊。遂捕尼佛魯慈家屬,悉誅之。尼佛魯慈據呼拉商以叛。大德二年,合贊遣兵討之,尼佛魯慈奔于海拉脫,海拉脫酋縛獻軍中,殺之。事具諸正傳。自阿兒渾奉命至西域,諸子多尚公主,一門鼎盛,至是族滅云。

史臣曰:「西人書載翁古帖木兒獻一帳於太宗,爲風所僕,太宗不懌。庫而古司繼獻一帳,稱太宗意,又獻寶石帶,太宗束之,腰疾頓愈。然則庫而古司之受知,亦由於賄歟,餘觀成帖木兒貪黷,射裏甫哀丁等娼嫉,其人均不足道。然如庫而古司、阿兒渾之設施,皆犖犖大政,又惡可沒耶。阿兒渾既直庫而古司,又誣而殺之,其子卒爲人構陷,至於滅族,天道神明,報施不爽,尤可畏哉!」

 卷一百四十九 ↑返回頂部 卷一百五十一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