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書糾謬/卷07

卷六 新唐書糾謬
卷七
吳縝 北宋
卷八

七曰世系鄉里無法编辑

嘗見前史所載,凡父祖子孫同書而别傳者,必各於其傳中略相稱引其官及名,或所仕之朝,及鄉里世系之次,以見其家世所承。善惡曉然相屬不絶,非獨使覽者易於考見,亦所以示奬勸而為風教之助也。自遷、固以來,此法未之有改,若不略加叙述,則其子孫屬不復聯,殆如路人,後世必有疑之者。故昔人嘗有以蕭望之為何之宗者,而注家深明其不然,以為史所不述,後人安從而知之?是蓋後世唯史之信,捨史則不敢以為据故也。秉史筆者,其可不重其事而忽之乎?今之《新書》,此例雖不敢廢,然而為法不一,其門亦有當書而不書者,儻後世考尋而不得其説,必不免有二蕭之疑,則其為史氏之病豈小哉!且又其間有雖旁宗别派,而猶時有叙述者,若其父祖子孫,世系相承,皆有聲迹,列于諸傳,安可不明加稱引,使後人開卷而可見乎?今略取《新書》所述父祖子孫,或旁支逺裔,雖别《傳》而互相稱引,得前史之體者,及有為法不一,當書而不書者,條列左方,以見其未有定式云。

新書稱引父祖子孫别傳例编辑

  《王方慶傳》末云:六世孫璵,别傳;《王璵傳》云:方慶六世孫。

  《李吉甫傳》末云:次子德裕,自有傳;《李德裕傳》云:元和宰相吉甫子也。

  《徐文逺傳》云:孫有功,自有傳;《徐有功傳》云:國子博士文逺孫也。

  《劉廼傳》云:子伯芻,别傳;《劉伯芻傳》云:兵部侍郎廼之子。

  《張薦傳》末云:子又新,别有傳;《張又新傳》云:工部侍郎薦之子。

  《柏良器傳》末云:子耆,别傳;《柏耆傳》云:父良器,為時威名將。

  盧懷慎子奕,奕子杞,杞子元輔。其傳各相稱引,世次歴然可見。如此者甚多,難以遍舉。今粗條數傳如右以見例。例即如是,則餘人當從一法也。

新書稱引旁支逺裔别傳例编辑

  《崔日用傳》云:滑州靈昌人;《崔元翰傳》云:父良佐,與齊國公日用從昆弟也。

  《李邕傳》云:揚州江都人;《李鄘傳》云:北海太守邕之從孫。

  《崔玄暐傳》云:博陵安平人;《崔戎傳》云:玄暐從孫也。

  《嚴震傳》云:梓州鹽亭人;《嚴礪傳》云:震從祖弟也。

  《陸贄傳》云:蘇州嘉興人;《陸扆傳》云:宰相贄族孫。

  《令狐德棻傳》云:宜州華原人;《令狐楚傳》云:德棻之裔也。

新書父祖子孫别傳以例當書而不書者编辑

  李素立李承李藩傳   《李素立傳》云「趙州高邑人。」《李承傳》云「趙州高邑人。」《李藩傳》云「其先趙州人,父承仕為湖南觀察使,有名于時。」今案素立生休烈,休烈生至逺,至逺生畬,畬生承,承生藩。自素立至藩六世皆有名迹,别為三傳,而曾無一語相叙述,以為父某、祖某、子某别有傳。雖藩傳云,父承仕為湖觀察使,有名于時,然終不明言見于别傳,必不免後人之疑也。


  孟簡傳   孟簡,德州平昌人。曾祖詵,武后時同州刺史。今案孟詵在《隱逸傳》自傳云「汝州梁人也。」然則平昌,孟氏之望,而梁則所居之地。今《簡傳》即不本汝州梁之所居,而但書其望,又不於詵字下云「見《隱逸傳》」,止云「武后時同州刺史。」則似簡與《隱逸傳》之孟詵,殊非親屬矣。

  陸長源傳   陸長源者,吳人,字泳祖。餘慶天寳中為太子詹事,有清譽。今案餘慶在《陸元方傳》後,自有傳。今《長源傳》不言其别傳,則其失與李承《孟簡傳》同也。

  李景讓為憕孫又似曾孫   《李彭傳》云:「從天子入蜀,後憕數年卒。」【彭即憕之子也】有孫景讓、景莊、景温别傳。今案《李景讓傳》云:「景讓,贈太尉,憕孫也。」然以《彭傳》言之,則似景讓等乃彭之孫,而憕之曾孫也。在《景讓傳》則云憕孫,頗為難明矣。

  張鎰為後胤五世孫又似曾孫   《張鎰傳》云:「國子祭酒後胤,五世孫也。父齊丘,朔方節度使、東都留守。」今案《張後胤傳》末云:「孫齊丘,歴監察御史、朔方節度使,終東都留守。子鎰,别有傳。」以《張後胤傳》言之,則鎰乃後胤之曾孫,非五世孫也。

袁朗鄉里编辑

   《袁朗傳》云:「其先雍州長安人。父樞,仕陳為尚書左僕射。」今案朗之先,出於後漢司徒滂,而《後漢書·靈帝紀》:「光和元年二月癸丑,光禄勲陳國袁滂為司徒。」【滂字公喜,《魏志》字公熙】此袁滂為陳國人,而初見於漢史甚明者也。至其子渙,仕魏為郎中令,本傳亦云陳郡扶樂人。至渙曾孫瓌,仕東晉,本傳亦云,陳郡陽夏人,瓌族孫湛仕宋,本傳亦云陳郡陽夏人。其後湛之一族如淑、洵、濯、顗、覬、粲、昂、彖、君正、敬、憲、樞、朗,凡累世皆仕江左,無入北為官者,至陳亡,朗始仕隋耳。故昂嘗自稱陳國賤男子。然則朗之先世,皆本諸陳國,未嘗遷徙。今新史乃云其先雍州長安人,未審自何得之,豈非失其實歟?且自後周平江陵,隋平建鄴,南朝士人過江而北,仕者衆矣。故唐初此族尚多,如殷開山、虞世南、禇亮、姚思廉、王方慶、顔師古、陸德明之徒皆是也。而《新書》皆本其先里,使後世有考焉。

崔行功鄉里编辑

   《崔行功傳》云:「恒州井陘人。兄子玄暐,别有傳。」今案《玄暐傳》,則云博陵安平人,二者不同,未知孰是。又案《宰相世系表》,崔損亦行功族也,而《損傳》亦云「系本博陵」,無乃博陵者是耶?或者系望博陵,而實則恒州耶?不可得而知。然史家止當考案,從一不可,二者皆存而無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