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學集/04

卷三 有學集
卷四
作者:錢謙益 清
卷五

卷四编辑

絳雲餘燼集上编辑

湖上送孟君歸甘州二首编辑

刮面寒風掠鬢絲,湖幹尊酒不堪持。豈應滄海揚塵日,重話蓬萊獻賦時。玉筍班行空點鬼,金甌將相總輿屍。靈光一老頭如雪,映帶麻衣泣路岐。

才歌伐木又驪駒,執手懵騰雜涕洟。奔赴見星仍漢法,送歸臨水亦湘累。別筵忍唱甘州曲,故國誰看原廟碑?為我因風謝高掌,莫隨河曲漫遷移。

故司禮盧太監编辑

列宿由來帝座旁,星移斗轉卻輝煌。每餐絳雪朝金母,曾捧紅雲侍玉皇。西北篚筐新組織,東南杼軸舊輸將。知君補袞心千縷,並與山龍貢上方。

方庵詩為心閑長老作编辑

方庵云何方?將無與圓耦。方庵如方器,方空體非有。見方復見空,方空相雜蹂。譬如眼中花,發眚瞪視久。方庵空堂宇,方器空尊鹵。方以大小別,空有舒縮否。又如隙中人,窺日在戶牖。築牆限虛空,虛空了不受。方器規作圓,圓方不相守。空體無方隅,逐彼方圓走。方空定何方?圓空向誰取?方空與圓空,天眼豈能剖!大地浮空水,浮沉判高厚。人生玄黃中,方圓互擊掊。顛倒生分別,鼠穴銜窶藪。佛言頻伽瓶,塞空擎以手。持空餉遠國,攜取還相扣。貯空豈非愚?顛倒徒抖擻。瓶空一切空,君其問瓶口。我作方庵詩,用告方庵叟。無將大虛空,迷方貯瓶缶。

讀梅村宮詹豔詩有感書後四首(有序)编辑

(余觀楊孟載論李義山《無題詩》,以為音調清婉,雖極穠麗,皆托於臣不忘君之意,因以深悟風人之旨。若韓致堯遭唐末造,流離閩越,縱浪香奩,亦起興比物,申寫托寄,非猶夫小夫浪子沈湎流連之雲也。頃讀梅村宮詹豔體詩,見其聲律妍秀,風懷惻愴,於歌禾賦麥之時,為題柳看花之句。傍徨吟賞,竊有義山、致光之遺感焉。雨窗無侶,援筆屬和,秋蛩寒蟬,吟噪啁蠙,豈堪與間關上下之音希風說響乎?河上之歌,聽者將同病相憐。抑或以為同床各夢,而輾爾一笑也。時歲在庚寅玄冥之小春十五日。)

上林珠樹集啼烏,阿閣斜陽下碧梧。博局不成輸白帝,聘錢無藉貰黃姑。投壺玉女知天笑,竊藥姮娥為月孤。淒斷禁垣芳草地,滴殘清淚到蘼蕪。

靈瑣森沉宮扇回,屬車颭轆殷輕雷。山長水闊欺魚素,地老天荒信鴆媒。袖上唾看成紺碧,夢中泣忍化瓊瑰。可憐銀燭風添淚,留取高僧認劫灰。

撾鼓吹簫罷後庭,書幃別殿冷流螢。宮衣蛺蝶晨風舉,畫帳梅花夜月停。銜璧金缸憐旖旎,翻階紅藥笑娉婷。水天閑話天家事,傳與人間總淚零。

銀漢依然戒玉清,行宮香燼露盤傾。石碑銜口誰能語?棋局中心自不平。禊日更衣成故事,秋風紈扇是前生。寒窗擁髻悲啼夜,暮雨殘燈識此情。

京口渡江有寄编辑

春陰和雨黯孤舟,歷歷津亭抵夢遊。芳草未知為客意,暮雲偏領渡江愁。驚沙望裏蕪城賦,畫角飄來萬歲樓。寄語半山堂上客,壺觴還似舊風流。

廣陵登福緣佛閣四首编辑

危樓切太空,塵<土盍>俯冥濛。度世香燈裏,降魔應器中。上方三界在,八表一雲同。鈴鐸人天語,如聞替戾風。

黯黯經時雨,荒荒有漏天。豈能霾日月?還與滌山川。一炬幽蘭火,千門柝木煙。催歸松漠鳥,啼到相輪邊。

獨有層樓上,偏於象緯親。輪中回日月,規外撫星辰。北戶風霜急,南柯國土真。高高天眼在,憑攬析微塵。

冥晦乾坤戶,迷方何去從?禪枝迎怖鴿,缽水候眠龍。鐵浴兵前雨,銅崩劫後鍾。靈山殊未散,清夜禮金容。

辛卯春盡歌者王郎北遊告別戲題十四絕句以當折柳贈別之外雜有寄托諧談無端灊謎間出覽者可以一笑也编辑

桃李芳年冰雪身,青鞋席帽走風塵。鐵衣毳帳三千里,刀軟弓欹為玉人。

官柳新栽輦路傍,黃衫走馬映鵝黃。垂金曳縷千千樹,也學梧桐待鳳凰。

紅旗曳製倚青霄,鄴水繁華未寂寥。如意館中春萬樹,一時齊讓鄭櫻桃。

篳篥休吹蘆管喑,金尊檀板夜沉沉。莫言此地無鴝鵒,乳燕雛鶯到上林。

多情莫學野鴛央,玉勒金丸傍苑牆。十五胡姬燕趙女,何人不願嫁王昌。

壓酒吳姬墜馬妝,玉缸重碧臘醅香。山梨易栗皆凡果,上苑頻婆勸客嘗。

閣道雕梁雙燕棲,小紅花發御溝西。太常莫倚清齋禁,一曲看他醉似泥。

可是湖湘流落身,一聲紅豆也沾巾。休將天寶淒涼曲,唱與長安筵上人。

邯鄲曲罷酒人衰,燕市悲歌變柳枝。欲覓荊高舊徒侶,侯家一嫗老吹篪。

憑將紅淚裹相思,多恐冬哥沒見期。相見只煩傳一語,江南五度落花時。

江南才子杜秋詩,垂老心情故國思。金縷歌殘休悵恨,銅人淚下已多時。

灰洞溟濛朔吹哀,離魂嘿嘿繞蘇台。紅香翠暖山塘路,燕子楊花並馬回。

春風作態楝花飛,清票盈觴照別衣。我欲覆巾施梵咒,要他才去便思歸。

左右風懷老旋輕,捉花留絮漫多情。白頭歌叟金禪老,彌佛燈前詛汝行。

題金陵丁老畫像四絕句编辑

輦轂繁華雙鬢中,太平一曲舊春風。東城父老西園女,共識開元鶴髮翁。

髮短心長笑鏡絲,摩娑皤腹帽簷垂。不知人世衣冠異,只道科頭岸接●。

倚杖鍾山看落暉,人民城郭總依稀。閑揩老眼臨青鏡,可是重來丁令威。

獨坐青溪炤鬢絲,小姑何處理蛾眉。畫師要著樊通德,難寫銀燈擁髻時。

石濤上人自廬山致蕭伯玉書於其歸也漫書送之编辑

兵火勾連問訊疏,浮囊傳致比雙魚。分明已歷塵沙劫,還道人間隔歲書。

兵塵不上七條衣,刀劍輪邊錫杖飛。五老棲賢應有喜,昆明劫外一僧歸。

白社遺民剩阿誰,顛仙何處坐圍棋。天池御碣渾無恙,多謝天龍好護持。

五乳峰前舊影堂,依稀蓮漏六時香。若為化作軍持去,午夜隨師入道場。

禪榻茶煙一病身,春風時為掃凝塵。頻伽瓶裏無餘物,只合擎空餉遠人。

多生無著與天親,七日同為劫外身。飽吃殘年須努力,種民天種不多人。

國土依然兵燹叢,清齋冥對落花風。陶輪世界頻來往,只在維摩手掌中。

縹囊緗帙劫灰中,火發瞿曇報宅空。拋卻此間文字海,願隨龍樹到龍宮。

紀曆何須問義熙?桃源春盡落英知。北窗大有羲皇地,閑和陶翁甲子詩。

歌舞西園枿好春,春浮絲竹也生塵。諸天宮殿皆灰燼,帝釋何年理樂神。

松圓長老罷論詩,寂寞春暉舊履綦。記取摩娑銅狄處,雒陽東見未多時。

滄海於今果橫流,誰憑快閣覽神州。三間老屋東西住,盡著元龍在上頭。

回首東亭首重持,望衡對宇定前期。呼鷹台畔頻寒食,可憶龐家上塚時。

東海揚塵未暫停,餘杭新酒指銀瓶。蕭郎若肯攜家住,又是方平過蔡經。

(石濤開士自廬山致伯玉書,於其歸作十四絕句送之,兼簡伯玉。非詩非偈,不倫不次,聊以代滿紙之書,一夕之話。若云長歌當哭,所謂又是一重公案也。辛卯三月,蒙叟弟謙益謹上。)

贈新建喻嘉言编辑

公車不就幅巾徵,有道通儒梵行僧。習觀湛如盈室水,煉身枯比一枝藤。嘗來草別君臣藥,拈出花傳佛祖燈。莫謂石城還遁跡,千秋高獲是良朋。

送汪雲卿歸楚口占二首编辑

與君頻作別,此別最酸辛。率土無寧宇,餘年少故人。老還期見面,窮豈忘交親。萬事愁眉外,長歌莫損神。

自古荊湘地,英雄互攫拏。車徒推二廣,子弟說長沙。羊陸名何有?孫劉跡未賒。看君臏腳在,垂老不須嗟。

哭稼軒一百十韻编辑

師弟恩三紀,君臣誼百年。哀音騰粵地,老淚灑吳天。殺氣南條急,流氛北戶纏。行宮逾越嶠,留守限靈川。倉卒聞風潰,逡巡厝火然。操戈乘內間,解甲起中權。卷土心仍壯,憑城誓益堅。喧呼齊辮髪,奮擊祗張拳。刀鋸徒為爾,冠裳正儼然。歸元髯上磔,嚼齒爪中穿。荀偃含猶視,張巡起欲旋。揚揚神不亂,琅琅語爭傳。徒抱銜須痛,誰能咶血憐?傷心寢門外,為位佛燈前。一慟營魂逝,三號涕泗漣。修門歸漠漠,故國望<文冊><文冊>。虞殯歌休矣,巫陽筮與焉。吳羹淒象設,楚些愴蟬聯。魂復新遺矢,神棲舊坐氈。靈衣風肅肅,幽嘯雨濺濺。清夜前除酒,明燈近局筵。逢迎傷剪紙,送別忍燒船。黃鳥身其百,青龍歲半千。四遊餘渺莽,八翼罷騰騫。飛鐵兵輪重,為銅物冶全。庚寅徵覽揆,辛卯應災躔。劍去梧宮冷,刀投桂水煎。訓孤宵叫笑,嬰紼晝連蜷。鬬澗龍傷血,崩崖蜃吐涎。拊心看迸裂,彈指省轟闐。攀附龍門迥,追陪鶴蓋連。園林歸綠水,屋宇帶紅泉。一飯常留客,千金不問田。以忙消塊壘,及暇領芳妍。日落邀賓從,舟移沸管弦。丹青搜白石,杖履撰松圓。齒馬成吾老,童烏憶汝賢。兔園溫句讀,蛾子學丹鉛。枕膝應傳喜,登樓獨許玄。青春憑騕<上馬下衣>,白首托夔蚿。桃李西江宰,梧桐左掖員。裂麻心膽赤,恤緯鬢毛宣。北寺偕書獄,西曹互橐幹。朱遊和藥切,黃霸授經專。銅馬神州沸,金雞密網蠲。甘陵錄牒寢,元祐黨碑鐫。北闕驚傳火,東郊狎控弦。帝車俄運轉,天步久迍邅。鼇足傾三極,龍湖斷八埏。關山留北顧,宗祏寄南遷。江左朝廷小,交南節鉞偏。風雲天路逼,翼戴本支綿。宗澤回鑾表,劉琨勸進箋。嶺邊求日月,規外別坤乾。翼軫開營壁,湘漓抵澗瀍。隻身支浩劫,赤手捧虞淵。插羽鉤庸蜀,分茅餌益滇。黃儂羅部落,邕桂簇戈蠙。青犢烏仍合,紅巾蟻並緣。反王收魏豹,別將置梅褷。白象扶丹轂,烏蠻曳彩旃。廬兒宿衛直,廝養徹侯駢。書詔行營裏,除官御覽先。兩宮湯藥使,中禁洗兒錢。一旅基將肇,三分業未竣。列營昏蚌蛤,緣戍玩蠅蜒。畫地翔河鳥,嬰城墜紙鳶。執冰嘻狒狒,投縋引蠕蠕。履善窮江表,庭芝殉海耎。誓言申決絕,望拜告精虔。目裂光如炬,珣藏血化殷。花門剺面哭,藤峽枕屍還。青草迎飛,黃茅擁過耑。虛祠包箬飯,峒祭卜筵篿。故壟虞山似,新愁桂嶺牽。丹心石路折,皓魄火雲鮮。盡說南朝李,何慚東海田。鑄金身故在,刻木首非捐。烈烈羞祈死,淹淹笑祝延。葭灰陽解駁,火井焰浮煙。錯莫嘶泥馬,分明叫杜鵑。朔方唐故事,綸邑夏前編。率土誠延佇,敷天忍棄捐。雲旗翻畢口,星矢直狼肩。壁壘分行陣,雷風合弭鞭。白山厓倒側,黑水浪平填。鶉尾南回越,旄頭北指燕。誓師三後所,飲御五車邊。改葬新班劍,輿屍故馬韉。羽林分釭綬,麟閣列貂蟬。畫壁雕戈動,祠堂兕甲縣。傳芭歌遝遝,薦荔鼓鼘々。宿列還箕尾,星祠配女媊。五陵齊剪棘,雙廟並加籩。後死身餘幾,先生腹尚便。不成升屋哭,彌想對床眠。單孑留形影,淒涼度陌阡。雞窗言髣髴,蛛匣字蜿蜒。西第花猶發,東皋草欲芊。經過光景眩,識路夢魂顛。太息看梁棟,沉吟仰屋椽。移山誰負畚?蹈海可乘艑。守器紆奔問,餘皇肄溯沿。祝余雙淚涸,將伯寸心●。長夜歌將闋,窮塵恨始湔。蕩陰三士詠,蜀國八公篇。鄉夢憑溫序,哀詞屬馬汧。降神天意遠,養士國恩綿。汗竹新書史,澆花近掃阡。明明老眼在,拭目向空玄。

柬陸兆登二兄問疾编辑

清齋服散比如何?詩律書簽可折磨。庭葉喻身知幻少,窗禽說法苦空多。落花風入茶煙細,搗藥聲依棋響和。自笑衰翁但求食,中時頻欲詣維摩。

孟陽塚孫念修自松圓過訪口占送別二首编辑

松圓孫子見扶床,執手驚看似我長。有幾故人今宰木,無多世界又滄桑。何年漬酒澆丘壟?舊日題詩漫草堂。已悟前塵如影事,臨風收卻淚千行。

禪榻書窗面石城,香燈茶碗記逢迎。朝陽有客尋閑詠,落日何人看耦耕?碧血夜台應面慰,絳雲灰劫定魂驚。千愁萬恨從鉤鎖,棖觸今朝為汝行。

奉常王煙客先生見示西田園記寄題十二絕句编辑

天寶繁華噩夢長,西田茅屋擬西莊。最憐清夜禪燈畔,村犬聲如華子岡。

竹暗花明斷劫灰,夕陽多處草堂開。湘簾蕩日春風卷,依舊烏衣燕子來。

香稻庵前<禾罷>稏香,秋原天外耦耕堂。閑來判斷人間事,只有為農氣味長。

池亭花木轉清鮮,玉石從教昆火燃。可是寂光長住土,不同變壞惱諸天。

江岸縈回籬落斜,相門何異故侯家。郊原初得嘉賓會,自擷東陵子母瓜。

縹囊玉軸亞朱闌,若酒吳羹竟日歡。好事客來頻看畫,不將寒具列盤餐。

列檻虞山近可呼,野煙村火見平蕪。閑窗潑墨支頤坐,自寫秋懷落葉圖。

閟閣香燈小築幽,金函神祖御書留。吉祥雲海茅茨裏,長湧神光鎮斗牛。

滄海波如古井瀾,圯橋流水去漫漫。世人苦解人間事,家世紛紛說相韓。

尚璽東華夢斷時,軟紅塵土正迷離。藥欄大有翻階藥,留與春風印紫泥。

綠水紅蓮即鳳池,朝陽刷羽競長籬。梧桐百尺饒雞樹,要宿從他揀一枝。

標峰置嶺看參差,幻甚丹青畫裏詩。還向右丞參半偈,水窮雲起坐行時。

京口觀棋六絕句编辑

國手今觀袖手時,三山秋老鬢成絲。明燈相照渾如夢,空局悠然未有期。

八歲童牙上弈壇,白頭旗纛許誰幹?年來覆盡揪枰譜,局後方知審勢難。

烏榜青油載弈師,東山太傅許追隨。風流宰相清平世,誰識沿邊一著棋。

渭津方罫擅長安,紗帽褒衣揖漢官。今日向君談古事,也如司隸舊衣冠。

狠石千年局已陳,孫劉只合賭侵分。不過幾著粗能了,賺殺人間看弈人。

金山戰罷鼓桴停,傳酒爭誇金鳳瓶。此日江山紆白髮,一枰殘局兩函經。

寄懷嶺外四君詩•金道隱使君编辑

朔雪橫吹銅柱殘,五溪雲物淚泛瀾。法筵臘食仍周粟,壞色條衣亦漢官。畢落禪枝除鴿怖,多羅佛缽護龍蟠。菰蘆一老香燈畔,遙祝金輪共夜闌。

寄懷嶺外四君詩•劉客生詹端编辑

桑蓋重重捧日年,橫經演誥已流傳。叔皮河隴推符命,越石幽并抗表箋。蜀國有煙噓火井,秦庭無淚灑冰天。鍾山舊日追遊地,金粟堆前叫杜鵑。

寄懷嶺外四君詩•姚以式侍御编辑

論交直並紀群看,隔歲音書蠟紙殘。捧日君能依北戶,臨風我自滯南冠。三湘天轉紅雲近,八桂風回白簡寒。衰晚尚期持斗酒,屬車塵下候回鑾。

寄懷嶺外四君詩•詠東皋新竹寄留守孫翰簡编辑

筍根苞粉尚離離,裂石穿雲嶺外知。祖幹雪霜催老節,孫篁煙靄護新枝。紫泥汗簡連編綴,青社分符奕葉垂。昨夜春雷喧北戶,老夫欣賦籜龍詩。

嘉禾訪梅溪大山禪人四絕句编辑

虎落橫斜瓜豆繁,望窮竹徑始知門。若非亭午齋鍾出,錯認陶家栗裏村。

一坐依然小劫成,蓮花漏裏六時更。石林盡日看花雨,才到人間是甲兵。

殘生何意款禪扉,白犬青猿昔夢違。鄒魯冠裳凋落盡,此中還有七條衣。

青青竹色覆窗楞,相對閑看紙穴蠅。莫怪機鋒都未接,老夫原是啞羊僧。

吳巨手卍齋詩编辑

嘉禾城頭陣雲黑,宣公橋上飛霹靂。南湖春水漲綠波,骨拒骸枝血流赤。人民城郭總萋迷,華觀瓊台長蒺藜。幾家高戶無蛛網,是歲空梁少燕泥。吳生卍齋只尋丈,卍字闌干獨無恙。取次縹囊結古香,依然墨沼翻雲浪。人言兵燹旁午時,簾閣欄楯光陸離。即看雲物常虧蔽,或有天龍好護持。我聞如來妙心海,吉祥卍字雲靉靉。放光常使地獄空,閱世何憂市朝改。君觀胸中卍字無,摩醯三眼認天樞。天上應無逃劫地,人間那得辟兵符?

朱五兄藏名酒肆自號陶然余為更之曰逃禪戲作四小詩编辑

茫茫持耳翁,落落攢眉友。欲逃東鄰禪,聊止南村酒。

布袋為世界,米汁是好友。會逃彌勒禪,肯醉聲聞酒。

投壺笑玉女,采花嗔惡友。且逃天宮禪,莫釀修羅酒。

金粟是爾身,青蓮亦好友。長逃酒肆禪,誰沽夜台酒?

胥山草堂詩為徐次桓作编辑

我歎嘉禾徐亦於,書生口欲吞玄菟。蠅頭自寫治安策,牛背偏懸長白圖。一朝旅病無端死,自笑身亡合汗喜。陰符蛛篋殉泉台,秋卷牛腰付兒子。有子長貧手一編,腰鐮負米婁江邊。每循伍員耕時野,自種要離墓畔田。胥山草堂困沮洳,墨沈書簽氣軒翥。批風抹月時出遊,兒啼婦呻且歸去。胥江水接浯溪湄,每飯無忘劍渭思。莫將鼓角風雲氣,銷與香奩金粉詩。

贈盧子繇编辑

雲物關河報歲更,寒梅逼坐見平生。眉間白髮垂垂下,巾上青天故故明。老去閒行聊種菜,朋來參語似班荊。楞嚴第十應三遍,巳後東方雞後鳴。

雲將老友納妾编辑

詩人常為燕鶯忙,煖老初知燕玉良。松柏同心憐永夜,桃花結子愛春陽。含嚬只益蛾眉好,搔背何妨鳥爪長。劇喜籛翁年八百,尚飡雲母媚紅粧。

壯遊贈顧南金编辑

餘生殘刦共悽惶,彈鋏欣肰笑束裝。鐵鎖沉沙論虎鬬,船削柹認龍驤。前期客有班荊好,首路人誰贈策長。三國江山猶赤壁,扣舷為我問周郎。

東皐老僧编辑

春●花柳隱東皐,獨抱軍持護寂寥。一室香燈塵剎在,六時梵唄刦輪銷。枝頭怖鴿依林木,鉢裏妥眠龍應海潮。天眼定中常不昧,金輪時見鬼神朝。

七十答人見壽(辛卯)编辑

七十餘生底自嗟,有何鱗爪向人誇。驚聞窸窣牀頭蟻,羞見彭亨道上蛙。著眼空花多似絮,撑腸大字少於瓜。三生悔不投胎處,●飯僧坊賣餅家。

 卷三 ↑返回頂部 卷五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