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學集/05

 卷四 有學集
卷五
卷六 

卷五编辑

絳雲餘燼集下编辑

和墨香秋興卷二首编辑

(成化中,嘉興姚侍御公綬為許進士廷冕題墨菊卷,周桐村鼎、沈石田周、張給事寧皆有詩屬和。呂太常褷二律尤佳。太常諸孫天遺從市人購得,寄字索題。敬次諸公韻二首,以識仰止,追盛世,懷君子,采苓風雨,良有感托云爾。)

白石銅村舊作家,叢殘香墨似飛花。流連文酒風心在,想像承平劫夢賒。南國詞人矜麗藻,東城父老說繁華。百年天地留詩卷,極目雲煙過晚鴉。

綈幾奚囊賞鑒家,橫窗卷軸對黃花。即看殘夢爭言好,自詫千金未許賒。先友成弘同石表,秋容籬落異年華。奉常佳句君能詠,一看南山色似鴉。

天遺家籬菊盛開邀諸名士作黃花社奉常公墨菊卷適歸幾上諸子倚原韻賦詩題曰東籬秋興而屬余和之编辑

占斷秋光是汝家,清尊雅奏為籬花。佳賓自至何煩約,笑口常開不用賒。酒盞潤如分露液,墨池燥即起雲華。吟成卻指疏桐樹,不宿黃昏接翅鴉。

版屋衡門故相家,義熙時節種陶花。東籬視昔依然好,白髮於今沒處賒。小築楯欄香國土,平分月令晚芳華。劇憐半樹梧桐影,池上離褷噪晚鴉。

題僧卷编辑

雪被冰床雲水隈,死關生斷不曾開。驀然豆子爐中爆,笑撥星星一點灰。

壽丁繼之七十四首编辑

左右風懷寄暮年,花枝酒海鏡台前。每憑青鳥傳書信,不欠黃姑下聘錢。無事皺眉常自慰,有人擁髻正相憐。笑他丁令千年後,化鶴歸來勸學仙。

龍漢分明劫外年,清淮流水赤闌前。琴尊自可為三友,花月何曾費一錢。留客恰宜邀笛步,當歌最愛想夫憐。案頭老蠹休相笑,食字春蠶豈是仙。

曲踴橫奔敵少年,金丸玉勒萬人前。淳於正合傾三斗,程尉何曾值一錢。望眼刀頭青鏡在,吞聲江曲白頭憐。知君不羨還丹訣,俠骨飛騰即劍仙。

白下藏名七十年,博場酒肆笛床前。傳來建業三台曲,留得開元半字錢。蔭藉金張那可問,經過趙李總堪憐。係腰莫笑吾衰甚,雲母餐來共作仙。

甲午春日觀吳園次懷人詩卷愴然有感次韻二首编辑

誰憑龍漢問編年,轉眼分明浩劫前。無藉每思邀帝博,長貧只合貰天錢。石言晉國寧非濫,鶴語堯年劇可憐。渡海逾河都未了,不如拔宅去登仙。

銅人流淚自何年,歷歷開元在眼前。海上浪傳千歲藥,民間猶使五銖錢。繰絲有繭春蠶老,曲樹無條尺蠖憐。脈望只應幹死盡,莫將食字學神仙。

次韻贈趙友沂四首编辑

楚史三墳博,胡威再世廉。文心呈浩蕩,詩律闡精嚴。道以祇為紀,交將素比縑。看君躍馬意,寂寞笑郎潛。

長懷天育馬,肯坐騎奴韉。籌策紆三歎,論詩只數篇。連城歸白璧,清廟葉朱弦。信宿猶為客,休嗟入雒年。

擇木偏宜讓,名泉亦取廉。斷金資臭味,沉水證香嚴。世變謀衷甲,天寒惜被縑。滄江嗟歲晚,一任老夫潛。

峻堞飛鳶紙,崇山積馬韉。乾坤三壤劫,詞賦七哀篇。才老精金冶,心危促柱弦。壯遊人所羨,冠劍是丁年。

次韻贈別友沂编辑

餘生老無徒,彳亍困行旅。髡鉗疑薙削,壞服覓儔侶。昔遊謝王貢,末契結嵇呂。夙心薄因依,溫涼越書敘。未遑撫塵跡,先期扞牧圉。元龍豪湖海,子光喑河渚。即事不相為,遙集互矜許。小劫混器界,大圜易端緒。志士惜雲雷,古義敦贈處。一翁輕少陽,男子重文舉。中和葉神聽,孤孑倚天與。吾子視後鞭,老夫識退茹。愧無繞朝策,投筆返村墅。

為友沂題楊龍友畫冊编辑

楊生倜儻權奇者,萬里驍騰渥窪馬。雙耳朝批貴築雲,四蹄夕刷金支野。空坑師潰縉雲山,流星飛兔不可還。即看汗血歸天上,肯餘翰墨汙人間。人間翰墨已星散,十幅流傳六丁歎。披圖澗岫幾重掩,過眼煙嵐尚淩亂。楊生作畫師巨然,隱囊紗帽如列仙。大兒聰明添樹石,侍女窈窕皴雲煙。憶昔龍蛇起平陸,奮身拚施烏鳶肉。已無丹磷並黃土,況乃牙簽與玉軸。趙郎藏弆緗帙新,摩娑看畫如寫真。每於剩粉殘縑裏,想見刳肝化碧人。趙郎趙郎快收取,長將石壓並手撫。莫令匣近親身劍,夜半相將作風雨。

武陵觀棋六絕句示福先侄孫编辑

簾閣蕭閑看弈時,初桐清露又前期。且看試手思新著,莫對殘燈悔舊棋。

滿盤局面若為真,賭賽乾坤一番新。有客旁觀須著眼,不衫不履定何人。

黑白分明下子時,局中兩兔已雄雌。世間國手知誰是?鎮日看棋莫下棋。

一著先人更不疑,侵邊飛角欲何之?鴻溝赤壁多前局,從古原無自在棋。

水榭賓朋珠履多,後堂棋局應笙歌。可知今日鵝籠裏,定有樵人爛斧柯。

太白芒寒秋氣澄,楸枰剝啄閃殘燈。袖中老手還拿撇,只合秋原去臂鷹。

寄湖州官使君兼簡聖野编辑

白蘋洲水淨琉璃,正是亭皋葉下時。午夜使君能對客,癸亭才子共題詩。清苕風物宜茶事,下若戈蠙似酒旗。擬傍玄真青箬笠,鷗波先與托微詞。

伏波弄璋歌六首编辑

天上張星照海東,扶桑新湧日車紅。尋常弧矢那堪掛,自有天山百石弓。

釃酒椎牛壁壘開,三軍大嚼殷如雷。百年父老爭歡笑,曾吃誰家湯餅來。

汗血名駒蹴踏行,白眉他日笑書生。虎龍變化誰能料?玉雪家兒似北平。

開天金榜豁鴻濛,越國旌旗在眼中。百萬婺民齊合掌,玉皇香案與金童。

龍旗交曳矢頻懸,繡褓金盆笑脅駢。百福千祥銘漢字,浴兒仍用五銖錢。

充閭佳氣溢長筵,孔釋分明抱送年。授記不須尋寶誌,老夫摩頂是彭篯。

壽馮雲將八十编辑

湖山安隱鹿麋群,映雪堂前夜壑分。耆舊仍推鄉祭酒,風流猶說小馮君。笙歌北裏尊前月,松柏西陵夢裏雲。灰劫相存嬴得在,白頭只合醉紅裙。八十長筵燕笑時,烏紗巾下剩須眉。平生心跡為雲將,老去風懷倚雪兒。紅藥鬥雞金距在,青樓拊馬玉鉤知。投竿大有飛熊想,莫訝斯幹吉夢遲。

題孟陽畫扇编辑

相逢馬上人,眉間帶晉楚。勒馬指前林,欲共班荊語。

送吳興公遊下邳兼簡李條侯编辑

落花飛雨攪邗溝,襆被奚囊感薄遊。寶劍千金吳季子,長城半壁漢條侯。高榆耕壘連滄海,深柳書堂枕碧流。共語老夫應失笑,春深冒絮尚蒙頭。

寄贈下邳李條侯二首编辑

青箱白袷道衣閑,滿月雕弓手自彎。蠟屐遠尋婁敬洞,開窗近對子房山。白連滄海雲千疊,碧漫圯橋水一灣。書劍溪堂鞍馬客,夜深燈火射潮還。

下邳橋水漫黃沙,授履傳書跡未賒。按部風聲餘草木,雜耕心血長桑麻。畢箕夜雨悲烏屋,閶闔春風恥燕家。衰老不堪床下臥,為君西笑向天涯。

李太公壽编辑

甲子題詩歲月長,遺民杖屨道人裝。雞豚近約東西社,湖海平分上下床。酌酒開顏看梓漆,停杯蒿目歎滄桑。赤松黃石皆仙侶,進履橋邊問子房。

為戒香小師題扇编辑

蕭寺僧雛髮初剪,風味惺忪意婉孌。未曾燈火課法華,乍向書窗讀文選。文選中多月露詞,何當嬈亂小沙彌!休耽宋玉《江南賦》,且記頭陀古寺碑。

吳期生金吾生日詩二首编辑

繞膝才稱八十觴,長筵羅列又成行。先朝第宅尚書塢,小弟班聯御史床。甲子趨庭隨絳縣,庚申侍寢直丹房。樵陽屢趣登真會,定在蘭亭禹廟旁。

錦衣闕下請行時,秘策家傳玉帳奇。馬沃市場餘苜蓿,婢膏胡婦剩燕支。劍花芒吐耶溪曉,箭竹風生射的知。春酒酌來成一笑,黃龍曾約醉深卮。

陳子永母曹氏壽詩编辑

玉雪蘭風轉畫屏,彩衣回薄柘枝停。斗南共指賢人聚,芒翼都依婺女星。

玉山金母樹槐新,花月亭前遠戰塵。身坐寂光安隱土,十年劫火不知聞。

長筵繞膝話熙朝,晚院花磚光景遙。最是日華仙掌露,萬年枝上不曾消。

鴛湖水淨月波清,映望江天河鼓明。拜罷壽筵朝太乙,五雲多處祝昇平。

龔孝升四十初度附詩燕喜凡二十二韻编辑

一氣乘箕裏,三辰戴斗邊。上卿占月省,執法麗星躔。獨坐中台肅,雙藤闔戶懸。黑頭三事少,白筆四聰占。報曉雞人罷,成陰鶴蓋聯。遊河五緯並,降昴一神偏。天姥論塵數,靈椿記小千。上尊挏馬湩,御席列駝筵。地餅光常照,天廚器自然。小紅花破臘,重碧酒如泉。洞府徵嘉會,靈簫倚宿緣。眉傳京兆嫵,曲奏相夫憐。鳥命頻伽共,花心雜苑駢。珠林香馥鬱,玉樹月嬋娟。閣道紅牆近,天街碧落連。霜生焚草筆,春發夢刀篇。鳳為棲鸞好,蟾於顧兔圓。耳榼嗔放日,壺矢笑連天。婉孌將雛母,參差上樹仙。即看金作礪,還似玉為田。燕駕紆迢遞,嚶鳴附祝筵。終期饗斟雉,甲子度堯年。

郭河陽溪山行旅圖為芹城館丈題编辑

曾厓鐵樹暗江關,破墨沉沙尺幅間。記得承平有嘉話,玉堂深處看春山。

題柳枝春鳥圖编辑

婀娜黃金縷,春風上苑西。靈禽能笑侶,先揀一枝棲。

甲午十月二十夜宿假我堂夢謁吳相伍君延坐前席享以魚羹感而有述编辑

天荒地老夢鴟夷,故國精靈信在茲。青史不刊亡郢誌,白頭猶記退耕時。簫吹江上商飆發,潮湧胥門朔氣移。鄭重吳宮魚膾饗,寒燈一穗閃朱旗。

聖野攜妓夜飲淥水園戲題四絕句编辑

銀燭明眉斗夜光,喧喧笑語坐生香。春風十月花叢裏,閑殺烏啼半夜霜。

糾酒頻將羅袖揮,觥船薌澤指橫飛。主人大有留髡意,若個瞢瞪不醉歸。

百罰觥籌敢訴遲,只憑眉語判深卮。吳宮我欲重教戰,要領吳娃作隊師。

喚作梨雲夢不真,折花傾酒對窮塵。道人自向諸天笑,還有橫陳執手人。

冬夜假我堂文宴詩(有序)编辑

(嗟夫!地老天荒,吾其衰矣;山崩鍾應,國有人焉。於是淥水名園,明燈宵集;金閨諸彥,秉燭夜譚。相與惻愴,窮塵留連。永夕珠囊。金鏡攬衰,謝於斯文。紅藥朱櫻,感昇平之故事。杜陵箋注,刊削豕魚;晉室陽秋,鐫除島索。三爵既醉,四座勿喧。良夜漸闌,佳詠繼作。悲涼甲帳,似拜通天;沾灑銅盤,如臨渭水。言之不足,慨當以慷。夜烏咽而不啼,荒雞喔其相舞。美哉吳詠!諸君既斐然成章,和以楚聲。賤子亦慨然而賦,無以老耄而舍我。他人有心悉索敝賦以致師,則吾豈敢?客為吳江朱鶴齡長孺、昆山歸莊玄恭、嘉定侯泓研德、長洲金俊明孝章、葉襄聖野、徐晟禎起、陳三島鶴客,堂之主人張奕綏子。拈韻徵詩者袁駿重。其餘則虞山錢謙益也。甲午陽月二十八日。)

分得魚字编辑

奇服高冠競起餘,論文說劍漏將除。雄風正喜鷹摶兔,雌霓應憐獺祭魚。故壘三分荒澤國,前潮半夜打姑胥。古時北郭多才子,結隱相將帶月鋤。

歲晚顛毛共惜餘,明燈促席坐前除。風煙極目無金虎,霜露關心有玉魚。草殺綠蕪悲故國,花殘紅燭感靈胥。退耕自昔能求士,慚愧荒郊自荷鋤。

和金孝章(用來韻)编辑

故國過從意倍親,天涯北郭昔時人。文章溝壑存洪筆,戎馬江山剩角巾。四壁霜風如浩劫,一窗燈火話窮塵。寒梅破墨欣相贈,笛裏南枝蚤放春。

和朱長孺编辑

天寶論詩誌豈誣,蠱魚箋注笑侏儒。西郊尚記麻鞋往,南國猶聞石馬趨。事去金甌悲鑄鐵,恩深玉匣感鱗珠。寒風颯拉霜林暮,愁絕延秋頭白烏。

和歸玄恭编辑

樗櫟餘生倚不材,老顛風景只堪哀。已<扌弃>身是溝中斷,未省心同劫後灰。何處青蛾供乞食,幾多紅袖解憐才。後堂絲竹知無分,絳帳還應為爾開。

和葉聖野编辑

躍馬聞雞心事違,相期晼晚定因依。五湖蝦菜春來好,三月鶯花亂後稀。語沸綠尊波作浪,談深紅燭淚沾衣。包山即是仙源路,莫漫緣溪悵怏歸。

和徐禎起编辑

老學依然炳燭時,杜詩韓筆古人師。昆岡玉石吾何有?東海滄桑某在斯。草野不忘油素約,蕉園終見汗青期。請看典午陽秋例,載記分明琬琰垂。

簡侯研德並示記原(用歌字)编辑

當饗休聽暇豫歌,破巢完卵為銅駝。國殤何意存三戶?家祭無忘告兩河。擊築淚從天北至,吹簫聲向日南多。知君恥讀王裒傳,但使生徒廢蓼莪。

贈陳鶴客兼懷朱朗詣(用真字韻)编辑

雀喧鳩鬧笑通津,橫木為門學隱淪。名許詩家齊下拜,姓同孺子亦長貧。風前剪燭尊無酒,雪後班荊道少人。卻憶西陵有羈客,荒雞何處警霜晨?

贈張綏子(前韻)编辑

名園綠水履綦新,取次盤飧笑語真。戴笠經過看老客,荷衣出拜記留賓。十年宿草猶今雨,半壁殘燈似故人。莫訝心期托年少,通家孔李更誰親?

仲冬六日吳門舟中夜飲飲罷放歌為朱生維章六十稱壽(甲午)编辑

吳門朱生朱亥儔,行年六十猶敝裘。生來長不滿六尺,胸中老氣橫九州。朝虀暮鹽心不省,春花秋月身自由。席門縣薄有車轍,臂鷹盤馬多俠遊。是時金閶全盛日,鶯花夾道連虎丘。柳市金盤耀白日,蘭房銀燭明朱樓。時時排場縱調笑,往往借面裝俳優。觀者如牆敢發口,梨園子弟歸相尤。就中張叟最肮髒,橫襟奮袖髯戟抽。鄰翁掃松痛長夜,相國寄子哀清秋。金陵丁老誇矍鑠,偷桃竊藥筋力遒。月夜劉唐尺八腿,扠衣闊步風颼颼。王倩張五並婀娜,迎風拜月相綢繆。玉樹交加青眼眩,鸞篦奪得紅妝愁。朱生奡兀作狡獪,黔面髽髻衣臂鞲。健媼行媒喧剝啄,小婢角口含咿嘔。矮郎背弓擔賣餅,牧豎口笛尋蹊牛。鬢絲頰毛各弄態,搖頭掉舌誰能侔?籲嗟十載遭喪亂,寄命朝夕同蜉蝣。天地翻覆戲場在,干戈剝換顛毛留。老顛風景仍欲裂,對酒歌哭庸何郵?瞥眼會過千歲劫,當筵翻笑隔夜憂。何妨使君呼八騶,跨坊綠幘戴紅兜。下馬忽漫開口笑,解貂參預秉燭遊。吳姬錦瑟許共醉,鄂君翠被邀同舟。雜坐何當禁執手,一笑豈惜傾纏頭。商女歌殘燭花冷,仙人淚下鉛水稠。夜烏拉拉散列炬,村雞荒荒催酒籌。午夜前期問櫪馬,明朝樂事歸爽鳩。朱生朱生且罷休,為爾酌酒仍長謳。張叟丁老齊七十,老夫稍長亦輩流。兔烏天上不相待,雞蟲人世難與謀。且褕王倩長舞袖,更囀張五清歌喉。熨斗眉頭展舊皺,漉囊甕面開新篘。清商一部娛燕幕,紅粉兩隊分鴻溝。急須伴我醉鄉醉,安用笑彼囚山囚。

(次日篝燈泊舟吳塔,嗬凍漫稿。)

贈盛子久编辑

鏡裏顛毛笑汗青,浮雲心事鶴身形。金光共室常清淨,玉斧尋真未杳冥。白鷲僧分竹杖,絳紗鹿女問蓮經。家山只在柴門外,梵罷香銷看翠屏。

燈屏詞十二首编辑

天河橫轉酒旗斜,月駕青銀駐絳紗。歌闋落梅人未醉,碧桃何事旋開花。

神索風傳台柏枝,天街星傍火城移。袖中籠得朝天筆,盡日歸來便畫眉。

御席駝羹宣賜稀,金盤行酒著珠衣。笑他寒餓東方朔,自拔鸞刀割肉歸。

換徵移宮樂句多,玉簫風急渡銀河。星娥月姊驚相詰,天上何人竊《九歌》。

絡角星河不夜天,花開花合不知眠。小紅一片才飛卻,卻怪人間又一年。

油壁青驄莫浪猜,飆輪倒景坐徘徊。香風卻載紅雲下,忉利新看香市回。

潑墨崇蘭泛曉霞,石城玉雪漾平沙。騷人香草休題品,此是西天稱意花。

青瑣丹梯詰曲回,燈花交處見樓台。仙禽梵鳥紛如織,不湧身雲不入來。

陽翟新聲換竹枝,秋風紅豆又離披。囀喉車子當筵唱,恰似儂家絕妙詞。

壁月珠簾共一堂,繁星列宿正低昂。只嫌舞袖弓腰鬧,尚是人間百戲場。

醉鄉曲部總華胥,唱月催花建鼓旗。贏得夜珠簾幕外,諸天春雨細如絲。

三月煙花玉蕊遙,文章江左倚靈簫。不知誰度燈屏曲?唱遍揚州廿四橋。

次韻贈張燕築编辑

碧雲紅樹夢迢遙,那有閑情付卻腰。曾向天家偷擫笛,親從嬴女教吹簫。一生花月張三影,兩鬢滄桑郭四朝。多謝東風扶素髮,春來吹動樹頭飄。曲江野老復何為?調笑排場顧影時。地上白毛如短髮,天邊青鏡與長眉。秦淮明月金波在,靈谷梅花玉笛知。繡嶺宮前歌一曲,春風鶴髮太平期。

芥閣詩次中峰蒼老原韻四首编辑

讀書何似識拳頭?老宿當機背觸幽。一粒須彌應著眼,百城煙水好維舟。拂衣石盡憑誰數?彈指門開不用謀。剩欲披襟談此事,明燈落月正遲留。

人世喧豗鏡裏頭,閑園小閣貯深幽。翻風跋浪分千海,暖日香雲隱一舟。於野鶴鳴將子和,定巢燕乳為孫謀。笑他世上長年者,白晝攤錢自滯留。

舫齋平係子城頭,穴壁穿欞架構幽。返照閃紅翻雉堞,垂楊槎綠影漁舟。蕩雲決鳥從吾好,駐月紆風與目謀。騁望即應同快閣,奔星飛約任勾留。

公車不肯赴綃頭,簾閣疏窗事事幽。清曉卷書如系纜,當風放筆似行舟。遺民共作悲秋語,禪侶長為結夏謀。衰老不忘求末契,憑闌真欲為君留。

題鄒臣虎畫扇编辑

大癡吹笛度秦關,鄒子仙游又不還。破墨煙巒餘黯淡,夕陽粉本在關山。

浮嵐暖翠失連城,漂墮今為糞土英。一角雲山留數點,為君懷袖伴孤清。

乙未秋日許更生扶侍太公邀侯月鷺翁於止路安卿登高莫釐峰頂口占二首编辑

盪胸雲氣挾波濤,彈指層湖萬頃逢。卻訝人間還有地,信知今日是登高。點空晴嶼開眉目,銜岫陽烏見羽毛。眼底三吳塵土界,滿城風雨定蕭騷。

五十流年昔夢中,登高錯莫御秋風。整冠那得雙蓬鬢,吹帽休嗟兩禿翁。九日茱萸殘劫火,百年藜杖倚晴空。夕陽橘社龍歸處,笑指紅雲接海東。

游東山雨花台次許起文韻编辑

拂石登台坐白雲,重湖浦漵似回文。夕陽多處暮山好,秋水波時木葉聞。玄墓煙輕一點出,吳江靄重片帆分。高空卻指南來雁,知是衡陽第幾群。

路易公安卿置酒包山官舍即席有作二首编辑

綠酒紅燈簇紙屏,臨觴三嘆話晨星。刊章一老餘頭白,抗疏千秋托汗青。龍起蒼梧懷羽翼,鶴歸華表貯儀型。撐腸磈疊須申寫,放箸捫胸拉汝聽。

霜鬢飄蕭念舊恩,郎君東閣重相存。飢來羹饌偏忘勸,亂去清歌記斷魂。故國湖山禾黍日,秋風賓客孟嘗門。燈前戰壘經吳越,范蠡船頭好共論。

朱內翰開宴二首编辑

飛樓縹緲面湖光,罨畫青山枕畫廊。內史舊分丹漆筆,嫖姚新試綠沉槍。聽殘金鑰談因夢,焚卻銀魚入戲場。四者難並君自惜,肯辭絲竹出中堂。

十眉環列飲秋光,未了寒暄趣命觴。拍岸湖波翻綠醑,銜山日影逗紅妝。看花禁奪翻經眼,徵燭防賒惱客腸。惜別且攜殘夢去,瞪瞢歸路若為長。

送吳梅村宮諭赴召编辑

清和黃葉滿平蕪,月駕星軺肅首途。病起恰逢吳八月,賦成還比漢三都。香爐煙合朱衣在,宮扇雲開玉佩趨。花院槐廳多故事,早傳音信到菰蘆。

虎丘舟中戲為張五稚昭題扇得絕句八首稚昭少年未娶不肯席帽北游故詩及之编辑

便面風流柳市知,春心顧影問腰肢。綠沉漆管餘蛾綠,漫與東家畫十眉。

蕙質蘭心桃李年,夾衣迎臘未裝綿。儂家舊住天河上,不比牽牛會貰錢。

歐骨虞筋寫硬黃,白團紈扇墨衣香。笑他弱腕奴書子,簇簇簪花學女郎。

輕紅攬袴拂廬眠,蘆酒朝醺夜數錢。紙帳梅花檀板月,夢魂不到黑山邊。

紅袖青衫匼匝時,鶯揎花妥燕差池。人中張五看誰是,玉樹臨風只一枝。

霜風午夜靜寒林,何處柔和轉妙音。五百仙人齊省記,多生於此失禪心。

暱枕羅衣袖許長,餘甘傳得口脂香。從君暖老思燕玉,只合溫柔是此鄉。

一剪金刀滿鏡愁,青春和發水東流。明年娶得桃花女,十五盈盈並上頭。

贈張坦公编辑

中書行省古杭都,曾有尚書曳履無。暫借願廳居左轄,且拋手版領西湖。懷中日月韜龍節,匣裏風雷閟虎符。攜得岱宗雲滿袖,好將膚寸雨菰蘆。

中朝九伐勒殊勛,父老牽車拜使君。藉草定追蘇白詠,澆花應酹岳於墳。西陵古驛連殘燒,南渡行宮入亂雲。註罷金經臥簾閣,諸天春雨自繽紛。

題京口避風館詩為淮南李小有作编辑

橫江樓館面金山,白浪粘天如等閒。恰是四禪清淨地,毗嵐風起不相關。

天吳颶母互爭雄,萬斛千帆簸蕩中。魚鱉吐涎還失笑,何因平地起龍宮。

吹浪江豚向晚多,夕陽酤酒聽漁歌。長年共指檣竿笑,少日鯨魚口裡過。

未便江風彈指開,浮囊謹護且徘徊。老僧省記多生事,曾叱河神小婢來。

咫尺橫江濁浪腥,新添水檻限青冥。臨流莫唱公無渡,恐有人從魚腹聽。

朔風吹動九天昏,四壁明燈笑語溫。可嘆爰居無屋止,避風常向魯東門。

佛火經聲出浪堆,蝦須水母莫相催。齋時得食江神喜,約束龍魚受戒回。

三界風輪蕩不旋,避風小築倚江天。知君突兀千間屋,未是經營斷手年。

 卷四 ↑返回頂部 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