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二 東維子文集 卷第三
元 楊維楨 撰 傅增湘 撰校勘記 景江南圖書館藏鳴野山房鈔本
卷第四

東維子文集卷之三

            會稽鐵厓楊維楨廉夫者

 序

  曹氏世譜後序

廣陵曹時復以祖父世譜來告曰復以兵變去其鄉已十

有七年幸祖宗坟域先人某水某丘尚在兵息将挈家還

鄉得先生一言敘其譜庶吾某與後之人不忘其先之所

出卒𦵏之歳月也按譜曹氏譙國人自幾世祖某徙居于

汴曽祖成之又自汴遷廣陵之蜀岡大父某浙行省儤使

妣周繼王宣使君卒王以盛年守節考某翊正司照磨贈

爵奉議汴梁路治中妣霍氏太康縣君太康君善理家考

㳺宦於外子六人皆太康君力教而有立長子時升廣師

府奏差蚤世次時泰爵奉議留守司經歴至正癸已某相

奉詔招討江淮海道相擇從者以時泰行泰奮然無讓厯

險涉海鯨浪猝作舟覆而没相閔其死忠贈某官妻鄭氏

子一次時益翰林院典書蚤有文名三淮兵梗𫯠母及孥

脫難出虎口辟地于杭以疾卒妻李氏子三次時晋海道

SKchar起漕抵京師工多其功賞官嘉禾照磨道海還呉值

風舟没萊州洋妻舅氏霍仲臯女通書史喜讀古孝義傳

時貴人有聞其才欲敚其志誓曰曹氏世稱志孝門妾敢

如庸婦人畔教茍夫兩姓以辱其門乎卒謝絶之妯氏鄭

與李聞其志節相率守嫠而忘他志李氏一子力紡績資

之出就外傳使勵學罔隊前聞人世冑諸子亦相率有成

三節氏胥有請於復曰願歸故鄉守吾舅姑坟墓且使諸

子有耕稼地吾屬死首丘無纎毫憾復之歸計逐决行舟

泊吾門霍氏持茗丘為吾老妻壽後再有啓曰某不幸三

伯氏天命而丘嫂三氏同一守節先生秉錢史筆𫝊信避

國史倘昇餘論奨重之非直三節有恩曹氏一門其有光

矣 鐵史論曰歐陽史著五代死節臣不多見得王凝氏

斷臂妻一人恃表以愧男子之不如者今曹氏一門男有

没王氏婦有守貞節非一人得於喪亂流離中皆不愧凝

妻代有歐太史其不在列傳乎萬一遺史氏則吾録之以

繫諸曹氏譜亦使亡國臣有不如三節氏者愧云

  送經理官黄侯還京序

今天子龍飛金陵奄有四海版圖歸職方者過唐越漢兵

興以來土田阡陌無定籍可稽田是五大司農堂庶土九

賦九貢又遣使行天下以經界為重務也而北庭黄侯萬

里氏在選中分披華亭履出事事畢還京邑士朱輝為繪

田間竿尺圖以見侯勤扵王事而敏有成功也持其卷來

謁東維先生於草𤣥閣求一言以重其行先生器其人品

才氣為相門之後辭不𫉬為敘其事于圖尾又採民謡為

詩一章章八句侯前朝中書右相國孫大𠫵也速公之嗣

也讓門廕子弟自起身儤直厯太和縣監濟寕行垣官勾


皆有休𧦴今以才幹履畝于松其報最于上𠩄SKchar賞爵秩

苟又分待三吳之地呉民之所望也侯尚以子言勉之詩

曰 天子龍飛定兩都山川草木盡昭蘇三呉履畝難為

籍四海均田喜有圖海市魚鹽開斥鹵泖鄉䆉稏熟膏腴

賞功行見承殊渥此地重分漢以符

  送山西省𠫵知政事陳公序

𠫵政起北魏而厯代因之我 朝經論草昧之初設天下

省署凡(⿱艹石)干𠩄各以叅相主之名 丞相而實則行丞相

事地嘻方面之𭔃重矣荼陵陳公由兵部尚書輟為松江

郡守未期月政成 天子又選陞山西𠫵知政事瀕行索

別於會稽楊某某餞之言曰唐蕭瑀𠫵相事太宗稱曰瑀

言事不以利𪫟死懼真社稷臣魏徴𠫵相爭天下米斗三

錢太宋謂羣臣曰此徵勸我行仁義之効也今公在吳元

初以鯁正諍 朝廷天事不以死懼𠫵議朝章詔令律書

糾正切劘垂一代之大典以平日聖賢之學談仁履義匡

弼帝躬務致堯舜此瑀徵之才之志也 天子簡知天下

想望風采也久矣山西剙立方面統州六十有三為南北

京腹地 天子時廵之𠩄首選重臣行丞相事公當其選

吾見其益厲忠藎以荅重𭔃勞徠流移薦進遺𨓜弓切遺

俗咸襲衣冠入朝宿衛羣元仰給至外户不閉旅不齎粮

使洪武之治出唐貞觀之上公稱社稷臣不在瑀徴之下

非某一人之望天下人之望也洪武二年九月二十六日

敘是日淞江通判方從善推官孔道原經厯石宗亨祖帳

西門外舉酒為公列而令門生朱芾録于文為贐

  送都督府指揮龔使君序

予友濠梁龔君希魯以文武才屢奉 天子命出使思播

峒蠻等絶域得其要領還報 天子天子多其功授中順

大夫京畿漕使秩未滿轉指揮大都督昉于唐行軍征討

在其本道者曰人都督大都督帶使持節者謂之節度使

外任之重無比焉今制革拒使節度使在朝立大都督府

指揮正副凡三十有六員鏚龯彫戈山元朱組視古班儀

為有加非智足以𠫵朝美勇足以總師于勲勞夙著者不

得居是選也天子耳目官有不言者指揮出使得言之指

揮之鯁正强直且為天子信近臣非侍掌嚴環衛而已也

希魯以布衣不十年處宥宻地位益崇心愈下兢兢焉無

一毫倨氣矜色君子占其人為右資之原德重器而况足

迹所厯博覧天下之民風吏𡚁他日術術論奏徐吐吾民

不平事知無不言言無不當稱 天子信近臣是在希魯

矣希魯行索言㠯贈于是乎書

  兩浙運判王侯分漕序

聖天子以南服之土地人民未復版圖不忍加兵選通經

練時事者喻威德使歸諸正於是王侯某以大司農司都

事在選忠馳傳至呉浙省大臣謂蕞爾之㓂首鼠之乆

懼辱天子信使留弗遣又明年省大臣承制授侯判兩

浙鹽運事分司海上竈萌滷挿聞侯名皆手額慶㩦提老

稚讙呼羅拜願受其條教退則更相告戒惟今之共修牢

盆積薪草維法程石益招池盪相時率化無愆隂奔湍少

一戾期則各知赴㓛以登歳課鞭笞愁苦之聲不聞猜旤

吏窟倉場者奸無𠩄宿好譁者或設誣辭汚衊侯侯行愈

厲焚香矢于神曰某行負朝廷欺民庶神不吾祐否則有

以直吾枉粤𣈆而譁者死民益駭嘻凡為天子命吏惟誠

可以格天微而至於昆蟲草木其感應(⿱艹石)影響況於逆

虜乎况於醝丁乎侯以中原世禄家為朝廷風紀臣不幸

不楊聲虜庭喻禍殉固難及司海王之賦究治本而力行

之又不幸為猜旤者所害遂矢于神神報之(⿱艹石)響嘻民可

欺也天其可誣哉吾悼世之横吏受方伯連率之𭔃者欺

公罔上鍜錬民以遂其妍天(⿱艹石)罔聞者未定故也定則寕

有遺噍乎吾嘉王侯之能以誠任諸巳又能格諸神録其

治行為他吏勸云

  送華亭縣丞盛侯秩滿序

昔西門豹為鄴令魏文侯誨以就功成名之術無他使其

取諸人以為善而巳耳鄉邑先受坐之士必敬而禮爭之

又使求其掩美揚醜者参驗之蓋以幽莠似禾驪牛似虎

白骼似象武夫似玉此物以似而亂真者取人亦然其得

不審虖廣陵盛侯彦思二尹于華亭下車之初首詢邑士

之先受坐者以師禮事之其次可友者以友義待之又必

於掩羙楊醜者覆而信其人其人之翻覆傾危者逺而去

之如避仇敵故其取諸人以為善者不可數計旁及乎方

外之士亦所不遺故其為治最績徹上府民之頌聲不歸

令長而歸之二尹一考之内二易令長如閱過客而侯安

於佐位覆如令長民恃之如慈親戀戀焉惟恐其秩滿而

去也嘻二尹之賢于令長也可知矣探其治本則聰明不

作智數不自用而為吾聰明智數者取諸人如西門豹而

已耳彼三易如過客者其道相反故其SKchar劣之判如此上

府才其䏻賢其德陞以佐大郡賓省幙又何過耶其去也

方外士自延慶而次凡十人徴吾文以餞别故吾樂書其

治為侯之贐且為他吏之𭄿云

  送團結官劉理問序

至止廿六年秋七月東藩吳主行郡縣圑結之政選便之

郡大𠫵周公躬至嘉禾諸郡而理問劉矦至淞江侯集民

高年用酒食禮推擇為泉𠩄綱者萬夫長(⿱艹石)干人下至隊

(⿱艹石)千甲夫小相維叟贈以言歸為國主告古者團結之

政蓋已見於管仲之理丘丘矣仲之軍令始於五家之軌

卒伍定十室軍政成乎郊禍福相共綆急相死此霸國團

結民兵之法也然王家之兵莫壮於臨淄蘇秦曰臨淄之

户七萬計下户亦三男丁三七可二十一

素富而實其俗鬪雞走六六轉喻鞠車聲擊而人肩摩也

故齊之國以臨淄而强天下莫䏻當世降五季則圑結禦

冠者適以長㓂民有𠩄謂白甲軍者又皆不受令於公家

者也梁真明五年吳團結民兵徙保衛鄉里今侯以文武

才畧輔國主之政為國理兵管氏之令其有不可奉行者

乎君将印侯以呉藩屬郡之民如齊臨淄者有幾哉不則

吾懼所結者大抵五季之白甲而已耳於乎後世霸國不

患世無功而患無臨淄之民也吁安得民如臨淄者無侯

論伯國團結之政也哉

  余公𠫵政序

𠫵政不見官於周起於後魏隋唐因之亦職相者或有不

及故使𠫵焉職雖下相一等而抗其職者在焉則貳台衡

燮武化蓋亦行相事矣参之位也不亦重已㢤非老成有

謨議堅疑匠勁正者弗足以居之淮行有在呉門太尉張

公實領之𠫵預其政者或出自辟而自辟者非一已好惡

之利亦公論之出也秦陵俞公希賢嘗以正諌居𠫵諮幙

府諫有不從輒求去凡上 府有大刑政大與禮必先預

其議反覆裁訂至當其可而後止府中稱骨鯁臣予聞昔

忠肅魯公𠫵大政權貴人憚其骨鯁自為魚頭𠫵政公以

𠫵諮府骨然𠫵政相垣其不為魚頭魯公乎然昔之魚頭

内忠於天子昇平之朝今公匡救於藩國及正之日其糾

撥亂邪風力𪷤𪷤焉者不又難於昔之魚頭乎於戲一邪

正之進退一國之安危繫焉惟公之系安危者至以身之

去就爭之吾見上公府之有人而淮之民蒙利利及以江

浙之民者於公是已予辱與公友樂公有操而期公之有

為故敘以言之公必有以證吾言之不人妄也

  送提控案牘李君秩滿序

府控牘官視大郡照磨官不出吏部選而二十石以實禮

禮其人者為其贊治於二   華亭以户口之庶升松

江㑹府賦稅輸四十萬自淮兵度江駐呉為方而松以近

輔雄𦂳為呉大牙地初以将官帶二千石事馬步帶法曹

邇者兵革稍戢郡府還牧守而別篤判推尚多缺焉幕言

提控案牘二其分𭔃者豈帷文案哉官民僧道及海塗土

舊之賦加舊十六户口徭役獄訟𦗟斷營造供億亦倍蓰

於曩時雖府長得人而幕佐之材長亦不能主辨故其選

也必擇才具絶人者居之其責比古長史司馬而功居半

刺其罷軟不勝任者不敢覬而處焉邗城李君實氏輟淮

東憲史居控牘千松户口徭𭛠獄訟𦗟斷營造供億加以

一時濬河築城漕饟之劇皆能相其府長了於從容談咲

之頃上不失責而下不寡恩野無怨聲府有坐嘯宜為長

𠩄賓禮異於罷軟不勝任者今秩滿去長如失其友寮如

失其師民父老如失其蓍蔡衛石其行也張子西𨵿之外

父老談道其能且賢者謁文於會稽楊某以祖之予客松

耳目其贊治者與父老之言合於是乎書九月初四日其

交承維揚秦文繹彦思求書上軸

  送張先生赴河南幕府序

昔孔門諸子言志有勇士有辨亾有聖士之分而聖士始

可為王佐才也子路願得白羽如月赤羽如火鐘鼓者震

天力槊者連理将而攻之前無敵國夫子許以勇士者其

人也子貢欲素衣縞冠使於兩國之間不持尺寸之兵升

斗之糧使兩國相親如弟兄夫子許以辨士者其人也惟

顔淵異二子之撰願相明王使城郭不治溝池不鑿陽和

調人物繁阜鑄庫之兵化為農器夫子許其聖士者此也

余為之嘅然曰聖門諸子不幸生於亂世而有可以强兵

可以排難可以宰天下而安百姓者其才無不備由賜之

强兵排難者隨才以見矣大不幸顔淵之相業不見於時

也吾嘆今世果無其人乎抑有而無國君以主之乎吾不

得而知也廼者河南省𧦴罕公以天下天将軍佐 天子

中興不逺數千里起張先生某于天台鴈宕之間先生隐

居避世學顔淵之學者也學顔淵之學則志顔淵之志今

赴河南繇之見明天子将以顔淵子之望望其王佐之

治已吾聞河南公幕府有君子營者五千人奮長戰盈三

軍如由之能者有其人矣謄辨古伐甲兵加賜之能者亦

有其人矣顧未知銷兵爲農器撥亂還王道者有其人乎

無也果無也吾扵先生屬之先生能展顔子之𠩄能使由

賜其人無以施其能則河南之業成矣先生之志行矣慎

勿曰蘭茝不與鮑魚同肆臯夔不與遂比同時

  送張憲之汴梁序

會稽張憲與奉元趙信俱游吾門二人者各負忠義之氣

經濟之才而未過大知已以施諸行事也至正甲午憲嘗

以布衣上書辨章三旦公公竒之列置三軍之上出竒料

敵言一一中表為某官非其志弗就乙未春㓂復陷常湖

又以策千苗部之總兵者不能聼輒去嗚嗚泣下釃酒祝

期偉人佐世太尉張公聞憲名辟以行人俾游説江東且

輸平干淮安來別曰憲行必見察大将也得吾師一言之

敎憲有以藉扵察公矣予聞唐相臣裴度之佐主中興也

延𭣄遺傑恢復失土入縣瓠者以愬之勇獻德棣者以耆

之辨一武一文各適其用此𠩄以成功之易也今大将人

期為唐之度也豪傑歸之唯恐後顧一得一耆愬巳乎倘

得昇㓂不足平矣信既行予以愬期之子復踵往耆之𠩄

長當厲子巳子勉之使大将之門三千客中十九人内稱

有趙張兩𭔃士豈帷光吾門也哉

  送倪進士中㑹試京師序

華亭倪中字德中予在璜溪時嘗從予游於學有異能解

行修志立一時行輩推服之至正壬寅浙省貢士三十有

二人中名上游明年㑹試以病不行今年丙午㑹試于京

SKchar其蹈海而來者即𫯠天對倫魁又不限南士天子親以

制科英子大夫詢以時政之急中以極言骨骾應之其為

漢南弟一人必矣自兵興來士氣不振将二十年朝廷貢

舉未有卓然輩出追隆延祐泰定之盛授牒以出者𩔖亡

治状至是羾牒換繻更晋取逢呼吸折節以賣其𠩄自出

若是者豈徒辱科其辱國甚矣自漢舉賢良榮以仲舒而

辱以公孫宏唐舉進士榮以陸䞇韓愈而辱于皇甫鏄王

涯之流宋舉進士榮以韓𤦺歐陽脩而辱於丁謂王介甫

之輩於乎士之出於一日場屋言辭俯仰之頃遂為天下

後世成敗毁譽之繫如此此今天子之厲精發情而親䇿

子大夫務得真材之用也甲上苐句科以之榮國以之華

者吾有屬於中矣中尚以予言勉之期無負于師無負子

明天子也

  送華亭主簿張侯明善序

天下錢粮計所百萬而吳為㝡呉州辟計𠩄百𠩄而松為

甲淞兩邑華亭上海歳亦一百五十餘萬自張氏來兵賦

繁興民力單矣重罹錢氏之禍弹萌凋喪流走者十六七

今逢聖明統有南北首立司農經理上畝慎選守今申

以農事𠩄重在乎國賦也守令于淞者往往如履陷穿則

以民 賦劇律之簿責者甚嚴而𢙢𢙢乎咎之及也郡守

林公下車未遑他事首以國賦爲第一義攸屬之官與以

期㑹申以賞罸而華亭主簿張侯明善所分堡社督力有

旨獨奏先集之功堡父老無怨言且羣謁錢史先生乞文

以送之予喜侯爲曹濮公卿之冑青年敏學有治才盍侈

之言而况重以羣公之命遂爲敘其事而以詩四章淞

租一百五十萬比似他邦十倍過不是乗除嬴縮妙傕科

下下穽人多

 白 紅鮮百萬艘張侯三法獨稱SKchar黄堂賞罰明懲勸

 綵帳旌功第一籌

 道不拾遺户不關田菜盡闢驛橋完金陵天使如相問

 此是蓱郷好宰官

 風雲有路開騏驥枳𣗥無巣宿鳯凰東閣相君為座主

 便從玉筍立朝班

  送譚知事赴河南省SKchar

濟南譚君清叔由奎章閣屬史授儒教再轉而為平江路

知事於幕員在經厯左然吏抱牘進不涉其筆長不敢先

事故府中事無鉅細得持可否君𠫵幕員以來議可贊不

咸一一當理府疑此未决輒就諮訪吏伏民隐未露雪又

能發白之同列風㦲以君振長官賓對以君肅然猶以不

得行平生志為慊慊年考未滿而河南行省辟為屬SKchar

行呉人士為祖帳西風門而乞余言以為君贈予惟今之

負才而仕者往往限資格以為進退而吏部以恒格外榮

選用之科或一  輒遷甚近者   月四三月未嘗

有及考者吁用賢法富爾也今譚君暴起身閣史不二十

年躋七品秩贊留守佐行  其才名操行足以 於時

而行丞相府又推中朝選用之利 急之務曷 是乎

夫河南為省控要㑹於四方禮樂文物海内之所贍而尚

為者也君出賛重裨政今以成行丞相方面之功亦可以

少伸𠩄用矣用彌天聲彌振 中朝急者又以選用法

拔而進之由是以佐相府者上佐 當守以大流惠于天

下豈不在譚君乎哉惟君益勉𠩄至以畣𠩄選而己耳至

正七年十月廿有二日序

  送陳汝嘉漕SKchar秩滿序

國朝入仕之門莫尚進士科然士之懐抱才藝者不能入

由科而進也轉科之業入司積吏為起身者制書亦許之

  者以司櫝更櫝勞而階于宰輔者亦往往有焉不必

其 於進士科也華亭陳汝嘉世業儒始以文學自奮躓

於場屋於是周毗陵郡侯薛公之辭為司櫝吏及考漕府

復以汝嘉之才復辟為案櫝之司今復書考又将轉之於

師閫過此則陞省垣入流品官州縣而有民社之𭔃矣吾

聞汝嘉之吏于郡也亷而克勤佐其守以行者厯厯可稱

道居漕府也屢駕風 涉洋海周之以智慮濟之以忠誠

故調栗至京如履砥道而往功捷而數 折明上所眷其

勞而賚之者甚厚嗚呼以汝嘉既往之行觀之則将來之

績蓋有可言者已汝嘉年方强而志甚速循格而進都窮

秩食厚禄可指日俟况其材實益茂聲猷益大執政者一

汲引之踰資級而上則世之   吏起身階至宰輔者

吾不敢 之期汝嘉乎惟汝嘉之母曰吾不得上賜進

士出身為儒者詬病吁彼進士出身庸詎知其踣而不得

峻躋其格極者又豈少也哉其行也呉之大夫士咸賦詩

以餞之而取余言為敘首云至正七年秋八月廿有一日

  送陳仲剛龍頭司丞序

番昜陳君仲剛由貴溪主簿遷浙之龍頭鹽司丞見余錢

唐以余嘗令於亭請曰君獨無言教我乎余曰治莫難於

亭也乆矣治農者農出租税視旱澇有所蠲置治事者異

是歳集盈數約以三伏伏計以旬旬虧則簿貴歳虧則禄

奪爵貶其著為令甲雖飢饉之年雨澇之月不得以妨工

控愬此職於亭者之難為也漕府飛符蚤夜下督責吏火

急如律零更鷹擊毛摰徴其私者甚於公而亭益憊矣亭

官出語為亭地即以格令甲坐之即坐又不得損職去𬒳

繫徽纒如胥靡之徙故職於亭者往往不得不蛟蜃其性

牛羊其民人苛誅趣辨以為竒功且可擅名聲資進取豈

弟仁厚務爲善政覆不足爲賢而重得咎旤然則鹺無善

政勢端使然也君豈弟仁厚人也善政施于貴溪之民而

移之于亭得無法乖其政𫝑格其志耶然而君子爲政與

其不得譽於上或者苛誅趣辦爲竒功不知其下之病而

上之累益甚矣故鹺病至今日而極非亟理其本雖筦桒

不能善其後也大司農方思治病之本減佑直以通民食

蠲羡𬱃以紓亭方截目更新吏專選亷良勿俾竒刻者重

病之君新吏也奉法順率與亭更始善政之行適㑹其時

矣司之令豫章胡君余所善更以余言講求其本末異日

課浙鹺最者不與龍頭第一将誰與

東維子文集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