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萱錄

编辑

敢同對棗之辨文,粗比樹萱之攄思。(《類說》卷一三)

野鵲灘西一棹孤编辑

《湘川記》云:「朱陵之靈壇,太虛之寶洞,當翼軫之宿,度應機衡,故曰衡山。」山有五峰,曰紫蓋,曰雲密,曰祝融,曰天柱,曰石廩。山多詞人,樵夫舟子,往往能詩。嘗有廣州從事,舟行聞人諷詠曰:「野鵲灘西一棹孤,月光遙接洞庭湖。堪憎回雁峰前過,望斷家山一字無。」(《類說》卷一三)

四叟俱化猿编辑

王縉少在嵩陽觀肄業。一日,有四叟攜榼來訪,往往說玄黃未判之事。征其名氏,一曰木巢南,二曰林大節,三曰孫文蔚,四曰石媚虯。高談雄飲,既醉,俱化為猿,升木而去。(《類說》卷一三、《海錄碎事》卷一三)

瓶隱编辑

申徒有涯,方外之士,放曠雲泉。嘗攜一白瓷瓶,自陽羨遊吳中。大風雪中,脫衣賃舟。沽酒斗餘,飲畢大吐。同載者惡之,榜舟者逐之。有涯挈壺瓶登岸,倚樹高吟曰:「仲尼非不賢,為世所不容。嗤嗤同舟子,不識人中龍。溪雪戴落梅,寒聲激長松。往來但清嘯,一壺隱塵蹤。」吟訖,跳身入瓶,悄然無跡。榜舟者大駭,舉瓶碎之,無見也。它日,同濟者見有涯攜杖於虎丘劍池側,箕踞而坐。知其異,人不敢逼問。時號瓶隱。(《吳郡志》卷四六、《類說》卷一三)

碧衣女子詠詩编辑

張確嘗遊霅上白蘋溪,見二碧衣女子,攜手吟詠,一篇云:「碧水色堪染,白蓮香正濃。分飛俱有恨,此別幾時逢。藕隱玲瓏玉,花藏緲縹容。何當假雙翼,聲影暫相從。」確逐之,化為翡翠飛去。(《類說》卷一三)

神女遺龍髯匹素编辑

唐大曆初,處士李籯,秋夕於震澤舍艫野步。望中見煙火,意為漁家。漸近,即朱門粉雉,嘉木修竹,畫舟倚白蓮中。生異其境,徘徊未敢前入。俄有青衣出曰:「君非李處士乎?願得少進。」籯隨步而入,瑣窗洞戶。中有女郎,狹體瑰質,衣如雲霓。揖生曰:「延佇嘉德,積有年矣。今夕何夕?邂逅相逢。」命青衣捧方丈,酌酒珊瑚鍾以勸。侍兒數輩執樂,女郎倚曲歌《玉波冷雙蓮》之曲。曰:「此傷吳宮二隊長之辭。某非人也,生於龍宮。好楚詞,君能受我一篇,傳於世人乎?」乃以水晶簪,扣盤而誦芷秀藥華之詞。俄聞鍾聲,隔水女郎曰:「此非清虛之士不得遊。」持素綃送生出門,云:「蛟室所織。」閉扉悄然。生徐步清潯,朝日已上。廣陵胡人識其綃,以三百萬易之,曰:「龍頷小髯所緝也,三十小劫方斷一綜。」(《吳郡志》卷四五、《類說》卷一三)

取琴鼓霸西戎编辑

韋璠者,咸通初遊涇上。至一廢館,遇書生,自稱曰知白,留璠宿曰:「五十刻之綺譚,可釋千餘年之疑史。」夜深,取琴而鼓曰:「秦穆公修德武,諸侯畢賀,故作此譜,號《霸西戎》。世罕聞,惟某受之於烏稠伯。」俄頃人琴俱不見,室中惟一塚。(《類說》卷一三)

夜遇女子誦詩编辑

番禺鄭僕射嘗遊湘中,宿於驛樓,夜遇女子誦詩云:「紅樹送秋色,碧溪彈夜弦。佳期不可再,風雨杳如年。」頃刻不見。(《類說》卷一三)

吳神樂部编辑

金陵進士姓黃,夢遇台城故妓,賦詩云:「歌罷玉樓月,舞殘金縷衣。勻鈿收進筋,斂黛別重闈。網斷蛛猶織,梁空燕不歸。那堪回首處,江步野棠飛。」(同前)

檀越結願香编辑

有郎官,夢謁老僧於松林中,前有爐,香煙甚微。僧曰:「此是檀越結願香。香煙尚存,檀越已二生三榮朱紫矣。」(同前)

二叟化白鷺编辑

剡人賈傳於鏡湖泊舟,夜月縱步,於清水芳荷中見二叟立語,一呼碧繼翁,一呼篁棲叟,相與吟詩。賈遽叱之,化為白鷺飛去。(同前)

朝榮觀主编辑

李涼公鎮朔方,有氓園樹下產菌一本,其大數尺,上有樓台,中有二叟對博,刻成三字曰「朝榮觀」。公令氓掘地數尺,有巨蟒,目光如鏡,吐沫成菌。是夜,公夢黃衣人致命曰:「黃盧公昨與朝榮觀主博,為愚人持獻公。」(同前)

李邕見徐敬業编辑

南嶽天柱寺,僧道相居。寺之西嶺枯木中,其徒常數百人。李邕見之,曰:「昔徐敬業敗走入海,李逸使別將追之不得,乃斬類敬業者,獻其首,和尚識此人否?」師曰:「始以足下為洞悟物理,今乃暗於事機如是。」師將終,召門弟子曰:「予本姓徐,國初有大功,逃難至此。」言訖而終,乃敬業也。沈拾遺為作碑,不敢正言,乃云徐敬業昆弟。(同前)

山鳥銜石编辑

嘗見數鳥銜山間碎石,登於樹杪,俄復入水,又銜石登樹者數四。處士楊存素曰:「是鸛伏卵多入水,其體冷濕,還取礜石耳。」(《山谷詩注》卷一)

杜詩療疾编辑

杜子美自負其詩。鄭虔妻病瘧,過之,云:「當誦予詩,虐鬼自避。初云『日月低秦樹,乾坤繞漢宮』;不愈,則誦『子章髑髏血模糊,手提擲還崔大夫』;又不愈,則誦『虯鬚似太宗,色映塞外春』;若又不愈,則盧扁無如之何。」(《西清詩話》卷上)

豐狐毫枯木管编辑

番禺諸郡多以青羊毛為筆,或用山雉、豐狐之毫、鼠鬚、麝毛、狸毛。董仲舒嘗答牛亨之問曰:「蒙恬以枯木為管,鹿毛為柱,羊毛為被,以成筆。」(《錦繡萬花谷前集》卷二二)

四管為床编辑

南朝呼筆管為床,梁簡文帝《答徐攡書》:「特設書幌,下置筆床。」四管為一床。(同前)

蟹奴编辑

海上有蟹大如錢,腹下又有十蟹附之,名曰蟹奴。(《錦繡萬花谷前集》卷三六)

劉商遇仙编辑

劉商少遊湘中,秋月方皎,忽見一盡水輿中,有七八女子,環麗容止,若為呼盧戲,其具俱布希世之寶,前有紅蠟枝,擎以金盤。商駭訝未絕,聞舟中語曰:「紫陽真人昨給劉商黃精二斤,乃玉帝所餌之餘,食之者為地仙。」一女子曰:「此人不遠,可邀致之。」忽聞人呼,商遂即舟邊拜。一女子命侍兒楊孟珠斟一杯雲母槳,商取飲。一女子笑曰:「此人不固者,無丹元氣耳。」因曰:「慎自精修,去爾貪忍,靈餌漸近,天爵宜修。」復送之岸。商覘之,直至舜妃廟前落帆。入廟黎明,廟中得巴箋詩句,後果得至人遺精服餌,後不知所在。(《侍兒小名錄拾遺》)

詩句编辑

江聲兼小雨,暝色入啼猿。(《墨莊漫錄》卷八)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