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26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十六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二十六卷目錄

 水部總論

  管子水地篇 度地篇

  淮南子原道訓

  韓詩外傳論水

  大戴禮勸學篇

  天淵發微天一生水

  朱子全書地理

  近思雜問

 水部藝文一

  涪漚賦         晉左貴嬪

  前題            郭璞

  水贊            戴逵

  水賦           王彪之

  水贊           顧愷之

  前題           殷仲堪

  前題           庾肅之

  前題           孔甯子

  聚沫泡合贊       宋謝靈運

  敕光祿大夫江蒨      梁武帝

  浮漚賦          唐楊炯

  前題            崔根

  前題           鄭太昊

  空水共澄鮮賦       張嘉貞

  水鏡賦           前人

  止水賦           劉清

  前題           王冷然

  水德賦           梁洽

  水彰五色賦         前人

  鑒止水賦         王季友

  潢汙賦           錢起

  尺波賦           前人

  鑒止水賦          呂溫

  前題           張仲素

  水鏡賦           賈曾

  水城賦           王棨

坤輿典第二十六卷

水部總論编辑

管子编辑

《水地篇》
编辑

地者,萬物之本原,諸生之根菀也,美惡賢不肖愚俊 之所生也。水者,地之血氣,如筋脈之通流者也。故曰 「水具材也。」何以知其然也?曰:「夫水,淖弱以清而好灑, 人之惡,仁也;視之黑而白,精也;量之不可使概,至滿 而止,正也;唯無不流,至平而止,義也。人皆赴高,己獨 赴下,卑也。卑也者,道之室,王者之器也,而水以為都」 居。準也者,五量之宗也。素也者,五色之質也;淡也者, 五味之中也。是以水者,萬物之準也,諸生之淡也,違 非得失之質也。是以無不滿,無不居也。集於天地,而 藏於萬物,產於金石,集於諸生,故曰「水神。」集於草木, 根得其度,華得其數,實得其量,鳥獸得之,形體肥大, 羽毛豐茂,文理明著。萬物莫不盡其幾。反其常者,冰 之內度適也。夫玉之所貴者,《九德》出焉。夫玉溫潤以 澤,仁也;鄰以理者,知也;堅而不蹙,義也;廉而不劌,行 也;鮮而不垢,潔也;折而不撓,勇也;瑕適皆見,精也;茂 華光澤,並通而不相陵容也;叩之其音,清搏徹遠,純 而不殺,辭也。是以人主貴之。藏以為寶,剖以為符瑞, 《九德出》焉。人,水也,男女精氣合而水流。形三月如咀 咀者何?曰:五味。「五味者何?」曰:「五藏,酸主脾,鹹主肺,辛 主腎,苦主肝,甘主心。五藏已具而後生肉,脾生膈,肺 生骨,腎生腦,肝生革,心生肉,五肉已具而後發為九 竅。脾發為鼻,肝發為目,腎發為耳,肺發為竅。五月而 成,十月而生,生而目視,耳聽心慮。」目之所以視,非特 山陵「之見也。察於荒忽。耳之所聽,非特雷鼓之聞也; 察於淑湫;心之所慮,非特知於麤麤也;察於微眇。故 脩要之精,是以水集於玉,而九德出焉;凝蹇而為人, 而九竅五慮出焉,此乃其精也。精麤濁蹇,能存而不 能亡者也。伏闇能存而能亡者,蓍龜與龍是也。」龜生 於水,發之於火,於是為萬物先為禍福。正龍生於水, 被五色而游,故神欲小則化如蠶蠋,欲大則藏於天, 下欲上則凌於雲,氣欲下則入於深泉。變化無日,上 下無時,謂之神。龜。與龍伏闇,能存而能亡者也。或世見,或世不見者,生蟡與慶忌。故涸澤數百歲,谷之不 徙,水之不絕者,生慶忌。《慶忌》者,其狀若人,其長四寸, 衣黃衣,冠黃冠,戴黃蓋,乘「小馬,好疾馳,以其名呼之, 可使千里外,一日反報。」此涸澤之精也。「涸川之精者, 生於蟡。蟡者,一頭而兩身,其形若蛇,其長八尺,以其 名呼之,可以取魚鱉。」此涸川水之精也。是以水之精 麤濁蹇,能存而不能亡者生。人與玉伏闇,能存而亡 者蓍。龜與龍,或世見或不見者蟡與慶忌。故人皆服 之,而《管子》則之;人皆有之,而《管子》以之。是故具者何 也?水是也。萬物莫不以生,唯知其託者能為之正。具 者水是也。故曰:「水者何也?萬物之本原也,諸生之宗 室也,美惡賢不肖愚俊之所產也。何以知其然也?夫 齊之水道,躁而復,故其民貪麤而好勇;楚之水淖弱 而清,故其民輕果而賊;越之水濁重而洎,故其民愚 疾而垢。秦之水泔最而稽。」滯而雜,故其民貪戾,罔 而好事。齊晉之水,枯旱而運。滯而雜,故其民謟諛 葆詐,巧佞而好利。燕之水萃下而弱,沉滯而雜,故其 民愚戅而好貞,輕疾而易死。宋之水輕勁而清,故其 民閒易而好正。是以聖人之化世也,其解在水。故水 一則人心正,水清則民心易。一則欲不污,民心易則 行無邪。是以聖人之治於世也,不人告也,不戶說也, 其樞在水。

《度地篇》
编辑

「善為國者,必先除其五害,人乃終身無患害而孝慈 焉。」桓公曰:「願聞五害之說。」管仲對曰:「水一害也;旱一 害也,風霧雹霜一害也;厲一害也,蟲一害也。此謂五 害。五害之屬,水最為大,五害已除,人乃可治。」桓公曰: 「願聞水害。」管仲對曰:「水有大小,又有遠近,水之出於 山而流入於海者,命曰《經水》;水別於他水,入於大水 及海者,命曰枝水;山之溝,一有水,一毋水者,命曰谷 水;水之出於他水溝,流於大水及海者,命曰川水;出 地而不流者,命曰淵水。此五水者,因其利而往之可 也,因而扼之可也,而不久,常有危殆矣。」桓公曰:「水可 扼,而使東西南北及高乎?」管仲對曰:「可。夫水之性,以 高走下,則疾至於」石而下向高即留而不行,故高 其上。領瓴之尺有十分之三,里滿四十九者,水可走 也,乃迂其道而遠之,以勢行之。水之性行,至曲必留 退,滿則後推前,地下則平行地高即控杜,曲則擣毀 杜曲,激則躍,躍則倚,倚則環,環則中,中則涵,涵則塞, 塞則移,移則控,控則水妄行,水妄行則傷人,傷人則 困,困則輕法,輕法則「難治,難治則不孝,不孝則不臣 矣。故五害之屬,傷殺之類,禍福同矣。知備此五者,人 君天地矣。」桓公曰:「請問備五害之道?」管子對曰:「請除 五害之說,以水為始。請為置水官,令習水者為吏大 夫,大夫佐各一人,率部校長官,佐各財足,乃取水左 右各一人,使為都匠水工,令之行水道。城郭、隄川、溝 池、官府、寺舍,及州中當繕治者,給卒財足。」《令》曰:「常以 秋歲末之時,閱其民,案家人比地定什伍口數,別男 女大小,其不為用者輒免之。有錮疾不可作者疾之, 可省作者半。事之并行」,以定甲士當被兵之數。上其 都,都以臨下,視有餘不足之處輒下水官,水官亦以 甲士當被兵之數。與三老、里有司伍長行里,因父母 案行閱,具備水之器,以冬無事之時,籠板築各什 六,上車什一,雨輂什二,食器雨具,人有之,鋼藏里中, 以給喪器。後常令水官吏與都匠,因三老里有司伍 長案行之,常以朔日始出,具閱之,取完堅補弊,久去 苦惡。常以冬少事之時,令甲士以更次益薪,積之水 旁,州大夫將之,唯毋後時。其積薪也,以事之已;其作 土也,以事未起。天地和調,日有長久。以此觀之,其利 百倍。故常以毋事具,器有事用之,水常可制而使毋 敗,此謂素有備而豫具者也。桓公曰:「當何時作之?」《管 子》曰:「春三月,天地乾燥,水糾列之時也,山川涸落,天 氣下,地氣上,萬物交通。故事已新,事未起,草木荑生, 可食,寒暑調,日夜分。分之後,夜日益短,晝日益長,利 以作土功之事。土乃益剛」,令甲士作隄,大水之旁,大 其下,小其上,隨水而行。地有不生草者,必為之囊,大 者為之隄,小者為之防,夾水四道,禾稼不傷。歲埤增 之,樹以荊棘,以固其地;雜之以柏楊,以備決水,民得 其饒,是謂流膏。令下貧守之往,往而為界,可以毋敗。 當夏三月,天地氣壯,大暑至,萬物榮華,利以疾薅,殺 草薉,使令不欲擾,命曰「不長」,不利作土功之事。放農 焉。利皆耗十分之五,土功不成,當秋三月,山川百泉 踊降,雨下,山水出,海路距雨露,屬天地湊汐,利以疾 作,收斂毋留,一日把,百日餔,民毋男女,皆行於野,不 利作土功之事。濡濕日生,土弱難成,利耗什分之六, 土功之事亦不立,當冬三月,天地閉藏,暑雨止,「大寒 起,萬物實熟。利以填塞空郄,繕邊城,塗郭術,平度量, 正權衡,虛牢獄,實廥倉,君脩樂,與神明相望,凡一年 之事畢矣。舉有功,賞賢,罰有罪,遷有司之吏而第之。 不利作土功之事,利耗什分之七;土剛不立,晝日益 短而夜日益長;利以作室,不利以作堂。四時以得,四害皆服。」桓公曰:「寡人悖,不知四害之服柰何?」管仲對 曰:「冬作土功,發地藏,則夏多暴雨。秋霖不止,春不收 枯骨朽脊。伐枯木而去之,則夏旱至矣。夏有大露,原 煙噎下百草,人采食之,傷人,人多疾病而不止,民乃 恐殆。君令五官之吏與三老、里有司、伍長,行里順之, 令之家起火為溫。其田及宮中皆蓋井,毋令毒下及 食器將飲傷人。」有下蟲傷禾稼,凡天菑害之下也,君 子謹避之,故不八九死也。大寒大暑、大風大雨,其至 不時者,此謂四刑。或遇以死,或遇以生,君子避之,是 亦傷人。故吏者所以教順也,三老、里有司、伍長者,所 以為率也,五者已具,民無願者,願其畢也。故常以冬 日,順三老、里有司、伍長以冬賞罰,使各應其賞而服 「其罰。五者不可害,則君之法犯矣。此示民而易見,故 民不比也。」桓公曰:「凡一年之中,十二月作土功,有時 則為之,非其時而敗,將何以待之?」管仲對曰:「常令水 官之吏,冬時行隄防可治者,章而上之都,都以春少 事作之。已作之後,常案行。隄有毀作大雨,各葆其所 可治者,趣治以徒隸給大雨隄防可衣者衣之,衝水 可据者据之,終歲以毋敗為固,此謂備之常時,禍何 從來?所以然者,獨水蒙壤,自塞而行者,江河之謂也, 歲高其隄所以不沒也。春冬取土於中,秋夏取土於 外,濁水入之,不能為敗。」桓公曰:「善!仲父之語寡人畢 矣。然則寡人何事乎哉?亟為寡人教側臣。」

淮南子编辑

《原道訓》
编辑

「天下之物,莫柔弱於水,然而大不可極,深不可測,脩 極於無窮,遠渝於無涯,息耗減益,通於不訾。上天則 為雨露,下地則為潤澤,萬物弗得不生,百事不得不 成,大包群生而無所私,澤及蚑蟯而不求報,富贍天 下而不既,德施百姓而不費」,行而不可得窮極也,微 而不可得把握也。擊之無創,刺之不傷,斬之不斷,焚 之不然,淖溺流遁,錯繆相紛,而不可靡散。利貫金石, 強濟天下。動溶無形之域,而翱翔忽區之上;邅回川 谷之間,而滔騰大荒之野。有餘不足任天下取與,稟 受萬物而無所前後。是故無所私而無所公,靡濫振 蕩,與天地鴻洞,無所左而無所右,蟠委錯紾,與萬物 始終,是謂「至德。」夫水所以能成其至德於天下者,以 其淖溺潤滑也。故老聃之言曰:「天下至柔,馳騁天下 之至堅,出於無有,入於無間。」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 夫無形者,物之大祖也;無音者,聲之大宗也。其子為 光,其孫為水,皆生於無形乎?夫光可見而不可握,水 可循而不可毀。故有像之類,莫尊於水。出生入死,自 無蹠有。自有蹠無,而以衰賤矣。是故清淨者,德之至 也;柔弱者,道之要也。虛無恬愉者,萬物之用也。肅然 應感,殷然反本,則淪於無形矣。

韓詩外傳编辑

《論水》
编辑

問者曰:「夫智者何以樂於水也?」曰:「夫水者,緣理而行, 不遺小間,似有智者;動而下之,似有禮者;蹈深不疑, 似有勇者;漳汸而清,似知命者;歷險致遠,卒成不毀, 似有德者。天地以成,群物以生,國家以寧,萬事以平, 品物以正。此智者所以樂於水也。《詩》曰:『思樂泮水,薄 采其茆。魯侯戾止,在泮飲酒』。樂水之謂也。」

大戴禮编辑

《勸學篇》
编辑

子貢曰:「君子見大川必觀,何也?」孔子曰:「夫水者,君子 比德焉:『遍與之而無私似德;所及者生,所不及者死 似仁;其流行庳下倨句皆循其理』似義;其《赴百仞之 谿》不疑似勇;『淺者流行,深淵不測』」似智;「弱約危通」似 察;「受惡不讓」似貞;「苞裹不清以入,鮮潔以出」似善;「化 必出,量必平」似正;「盈不求概」似厲;「折必以東西」似意。 是以見大川必觀焉。

天淵發微编辑

《天一生水》
编辑

魯齋鮑氏曰:「物之初生,其形皆水,水者萬物之一原, 皆根于天一之造化。夫金石之產,其初亦乳。一陽之 氣,一日之時,一年十二月冬至,皆肇於子。子者水位 也。夫水生於陽而成於陰,氣始動而陽生,氣聚而靜 則成水,觀呵氣可見。蓋生水之初屬一,故微,至成水 時則六矣。」或問曰:「天一生水,亦有物可驗乎?」曰:「人之 一身可驗矣。貪心動則津生,哀心動則淚生,愧心動 則汗生,慾心動則精生。方人心寂然不動之時,則太 極也。此心之動,則太極動而生陽也。所以心一動而 水生,即可以為天一生水之證。神為氣主,神動則氣 隨,氣為水母,氣聚則水生也。」

朱子全書编辑

《地理》
编辑

問:「先生前日言水隨山行,何以驗之?」曰:「外面底水在 山下,中間底水在脊上行。因以指為喻,曰:『外面底水 在指縫中行,中間底水在指頭上行』。又曰:『山下有水, 今浚井底,人亦看山脈

近思雜問编辑

《太極圖》如何言「水而木,木而火,火而土,土而金,金又水。」

「水得氣」之初,陽氣一動,便蒸潤便生,水既蒸潤,便萌 達便生;木既萌達,便盛勢便生火;火既盛,便剝落,便 生土;土既剝落,便堅硬,便生金;金既生,依舊又能生 水。到春來萌蘗發生,到夏來都長茂,秋冬都收藏而 堅勁,又至一陽來,依舊又生水。蓋非歸根則不能發 達,乃「生生不窮」之理也。

水部藝文一编辑

《涪漚賦》
晉·左貴嬪
编辑

覽庶類之肇化,何涪漚之獨靈。稟陰精以運景,因落 雨而結形。不係根於獨立,故假物以資生。體珠光之 皎皎,若凝霜之初成。色鮮熠以熒熒,似融露之將渟。 亡不長消,存不久寄。其成不欲難,其敗亦以易也。

《前題》
郭璞
编辑

川瀆綺錯,渙瀾流帶。潛潤旁通,經縈華外。殊出同歸, 混之東會。

《水贊》
戴逵
编辑

水德淡中,泉元內鏡。至柔好卑,和協道性。止鑒標貴, 上善興詠。爰有幽人,擁輪來映。

《水賦》
王彪之
编辑

「寂閒居以遠詠,託上善以寄言。誠有無而大觀,鑒希 微於清泉。」泉清恬以夷淡,體居有而用元,渾無心以 動寂,不凝滯於方圓。湛幽邃以納汙,泯虛柔以勝堅。 或浤浪於無外,或纎入於無間。故能委輸而作四海, 決導而流百川,承液而生雲雨,涌凝而為甘泉。

《水贊》
顧愷之
编辑

湛湛若凝,開神以質。乘風擅瀾,妙齊得一。

《前題》
殷仲堪
编辑

大象無形。氣以分麤。澹澹中津。質有雖虛。清瀾可瀨。 明激弗渝。孰能懷之。汎然靡拘。

《前題》
庾肅之
编辑

湛湛涵淥,清瀾澄濬。妙質柔明,雲深液潤。

《前題》
孔甯子
编辑

澄鑒無虛,積之成川。湍飛瑩谷,激石泠然。

《聚沬泡合贊》
宋·謝靈運
编辑

水性本無泡,激流遂聚沫。即異成貌狀,消散歸虛壑。 君子識根本,安事勞與奪。愚俗駭變化,橫復生欣怛。

《敕光祿大夫江蒨》
梁·武帝
编辑

《蒨子》。幼有孝性,父患眼紑,夢一僧云:「飲慧眼水必差。」及覺,莫能解者。草堂寺智者法師曰:「《無量壽經》云:『慧眼見真,能渡彼岸』。」蒨乃啟舍同夏縣界牛屯里舍為寺,乞賜嘉名。敕答云云。及就創造泄故井,井水清冽。依夢取水洗眼及煮藥,遂差。時人謂之孝感。

純臣孝子,往往感應。晉世顏含,遂見冥中送藥。近見 智者,知卿第二息感夢云「慧眼水。」慧眼則是五眼之 一號,若欲造寺,可以慧眼為名。

《浮漚賦》
唐·楊炯
编辑

「在霖霪之可翫,唯浮漚而已矣。」況曲澗兮增波,復坳 塘兮漲水。霤滴瀝兮行注,階潺湲而浪起。寸步百川, 咫尺千里。於是乍明乍滅,時行時止。排雨足而分規, 擘波心而對峙。輕盈徘徊,容與庭隈。狀若初蓮出浦, 映清波而未開。又似繁星落曙,耿斜漢而將迴。合散 消息,安有常則。倏來忽往,不可為象。雨密稠生,風牽 「亂上。若乃空濛采褰,浩汗浮天。流平舊沼,派溢新泉。 分容對出,吐映均鮮。觸流萍而欲散,礙浮芥而還連。 光凌虛而半動,影倒水而分圓。始參差而別趣,終宛 轉以同沿。歷亂踟躕,漂沸縈紆。細而察之,若美人臨 鏡開寶靨;大而望也,若馮夷剖蚌列明珠。逐風波而 淡泊,乃變化而須臾。」跡均顯晦,妙合「虛無。同至人之 體道,亦隨時而不拘。」夫其「得坻則止,乘風則逝。處上 下而無窮,任推移而不繫。似君子之從容,常卷舒而 不滯。故其在陽則隱,在陰則出。泄泄悠悠,匪徐匪疾。 固自然以見體,託行潦以凝質。類達人之修身,故不 欺於暗室。」蕩薄畎澮,鼓舞洲渚。其生兮若浮,其居兮 若旅。雲消雨霽,寂無「處所。唯斯物之靡依,獨含情而 應機。暫假有而示潔,終淪空而匿暉。苟無心以自累, 夫何適而有違。」

《前題》
崔根
编辑

「仰參造化之理,俯察宇宙之功,既希微而不測,亦要 妙而無窮。至如殷雷發谷,激電流空,石燕飛而迎雨, 銅鳥振而驚風。已而懸溜不止,空庭積水,對滂沱而 歷覽,見浮漚之邐迤。瑩映澄澈,內明外美;倏往忽來, 乍滅乍起。含卷舒之度,得行藏之軌。其柔也,則隨波 以為心;其剛也,乃觸物而忘己。諒潛運之恍惚,孰能 察其終始。」《浮漚》之義大矣哉!俯而觀之,錯落煌煜,若 明珠之出合浦;遠而望之,的皪和羅,若眾星之列長 河。爾其因水發色,以空成相。懷清潤之秀氣,負圓通 之雅量。信天澤以成姿,豈人圖而為狀。且夫勢有萬端,形無定質。或繁小而爭涌,或希大而間出。從下流 而守謙,託上善而非溢。冀輝彩於當年,故韜光於晴 日。

《前題》
鄭太昊
编辑

粵若雲橫於斗,月離於畢。石燕初化,泥牛未失。重陰 潤礎,看澍雨而交飛;行潦浸階,見浮漚之亂出。爾其 合散無常,漂蕩自然。形色虛潔,表裏澄鮮。似珠胎之 出漢,若星象之浮川。拂還風而獨轉,偶倒影而雙圓。 夫其仁也,不輕蛙黽之穴;夫其勇也,不怯蛟龍之泉。 觸奔槎而遽碎,近浮藻而還連。觀夫遶砌潢汙,迴塘 綠水,長檐連屬,通溝表裏,排亂滴而攢生,逼潀流而 細起。乘川則逝,遇坎則止,雖有近於泥沙,信無累於 囂滓。既生既滅,如幻如夢,體象明媚,上下沖融,徘徊 未息,展轉何窮?識盈虛之不定,知造化之皆空,則知 生也若浮,滎兮如寄。秉陰守不競之德,就下保撝謙 之義。清虛自若,有高尚之風;隱顯無恒,有行藏之智。 別有縉紳公子,思浮思沉。乘時趨勢,佩玉鏘金。見淨 漚之形象,息徂詐之機心。況乎失路書生,懷憤胸臆。 規術恬淨,節行孤直。覺萬化之俄頃,知千齡之瞬息。 能不操紙殫毫,敘浮漚之德?

《空水共澄鮮賦》
張嘉貞
编辑

「空之為象也本乎天,水之為德也本乎泉。」上善之人 方其性,真化之客愛其元。清虛而隱性,含受而無偏, 因高下而臨照,故能共於澄鮮,誠大明而盡善,實和 光如可憐爾。其皎潔清泚,空色懸於水底;分明昭曠, 水光積於空上。玲玲瓏瓏,晶晶液液。託九霄如染翠, 澈千里而含碧。微風共息,含晴影而湛然;兩日俱生, 弔長輝而相射。表裏如一,容象難尋;涵泳游鱗,若迴 陵而上出;聯翩度鳥,疑戲沙之下沉。為當物將類於 迴覆,為是人自惑於闚臨,竟未能縷列於疑似,分別 於空水。元之又元,美之逾美。

《水鏡賦》
前人
编辑

「利濟者水,涵虛者鏡。懷朗鑑遇物無心,處下流通而 不競,對清流則汎濫長游,開寶匣則蟠螭孤映。」汾澮 所及,泯眾惡而無私,銓衡不遺,鑒群才而必正。清汋 其味,堅貞其質,六氣咸用,彼得於終亨;五材不𠎝,乃 取其初吉。深則不竭,貞能象物,浮錦纜而花生,映瑤 臺而月出。若然者,體不自有,故受之於金,功不自居, 「乃推之於坎。昭昭神遇,必盡其妍蚩;泛泛隨流,豈懷 於舒慘。清必見底,明恆照膽。壅之則止,寧有謝於屯 蒙;用之則行,竟無情於窺鑒。臨萬象而皆見,總百川 而俱會。隱瑞鵲於光中,泛靈查於天外。混之不濁,含 靜質而終潔;覆之則昏,用明道而若昧。功雖一致,理 或殊調。乘桴浮海,從我者豈測其深」;賦蒙求徵,無欲 者以觀其妙。納晴天而兩日交麗,因紅粉而雙容俱 笑。既不憚於惠風,亦何疲於屢照。加以向日冰靜,澄 流玉潔。聲名未著,覽鶴髮而魂驚;功業後時,仰龍門 而心絕。幸君子之惠鑒,庶流同而派別。

《止水賦》
劉清
编辑

觀乎太古之初,乾坤定列。有坎方一德之大,成,江河 四瀆之別。「注仙海以環流,度星橋而靡竭。立體清靜, 舒光朗澈。觀五行以獨舉,潤萬物而齊悅。豈惟以善 下之故,長應流行;抑亦能遇坎則止,以竭為平。居荒 野而不動,合寒虛而自清。」晝則煙雲亂出,夜則星象 羅生。若乃湖稱青草,澤若雲夢。淺深濴渟,表裏寒洞。 當朱陽之夏晚,遇白露之秋仲。紫關之鴻鴈飛來,綠 浦之蓮舟風送。既能止而利物,所以歸之者眾。亦有 鳳凰之沼,明月之潭,每澄流於庭院,常不注於東南。 蒙寮寀之玩洽,渾琴酌而相參。以游以賞,如液如涵。 若英賢之取則,類貞咸之是湛。屆夫玉宇初晴,風飆 載寢。籠碧天而似鏡,展紅霞而若錦;納眾影而不遺, 比群情而特甚。用使至人觀之而心察,智者樂之而 情審。達士愛而欲臨,高節聞而願飲。復乃養龜鶴,藏 魚龍,怪石積明珠。重虛以受物,謙而克從。有一人兮 充賦,每咨嘆於澗松,飾清顏而自肅,希止水而今逢。 則知無美惡以畢鑒,豈徒取乎矯容。

《前題》
王冷然
编辑

嘗聞神心保正,天道害盈,漏巵添而復出,欹器備而 還傾。豈若茲水,居然可名,既混之而不濁,又澄之而 不清。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峻隄防則其源見塞,開汲 引則其道能亨。安波不動,與物無爭,如方圓之得性, 何寵辱之能驚。故為國者取象於止水,使其政公平; 為身者亦同於止水,使其心至明至察,可尚柔謙何 「稟?思遠道則一葦能航,守貧居則一瓢可飲。接下流 則卑以自牧,鑒群物則寬而能審。誠用之而捨之,在 去泰而去甚。」水之為德也長,水之為功也眾。散成雲 雨,畜作潭洞。浮芥則傲吏措杯,種瓜則幽人抱甕。無 朝夕之出納,有飛沉之狎弄。徒觀其深虛見底,咫尺 宜探,千流並入,萬象皆涵。搖樹影於「青岸,落山光於 碧潭。其仁可以濟物,其義可以激貪。既而壅之不流, 蒙則未決。照春物而畫屏相似,映晴空而明鏡無別雨來而圓點亂生,風靜而長波自滅。任天時以開閉, 隨王澤而盈絕。受涓滴而逾深,處冰壺而更澈。」《書》云: 「視水責影,能見形容;視人行事,能知吉凶。政煩則人 擾,水濁則魚喁。夫子」欲精神而不惑,俾榮利無繫於 心胸。比浮雲之於我,觀止水而為容。兀兮若枯木坐 忘,澹兮若虛舟見逢。正道未遠,斯言可從。儻不遺於 《射鮒》,希有便於登龍。

《水德賦》
梁·洽
编辑

大哉乎茲水獨靈長以利貞。分位象於八卦,得柔謙 於五行。混之不濁,流之不盈。蓄恬澹以凝潤,含虛無 而洞清。其近窺也,若冰鮮與玉潔,映曙空而內澈;其 遙視也,如雨罷而日晶。澄遠氣於初晴。德之深,與上 善而均美;讓之大,居下流而不爭。處地為泉源,則江 漢朝宗之義立;在天為霧露,則陰陽燮理之功成。辨 涇渭於九流,雖眾不雜;察蚩妍於萬象,在隱皆明。亦 何異翹翹邦彥,濟濟朝英。作我吏部,為周亞卿。昔掌 地官,其守土也能審;今來會府,其應物也以精。迴廣 照之能,比其妙識;以無偏之志,喻此持衡。故得自陝 以東,更仰知人之鑒;普天之下,皆稱如準之平。則有 登舟未涉,處轍未停。遊子隴頭,嗚咽斷腸之奏。知音 席上傳聞盈耳之聲。儻為廣由中之德流潤下之情。 則所謂清通之一過可以濯吾纓。

《水彰五色賦》
前人
编辑

「善利無方,莫先乎水識。當潤色之際,必取務滋之旨。」 黑黃蒼赤,皆類其激物;黼黻文章,咸本而資始。德既 洽於濟物,色且葉於通理。自得元之「又元,何謝美之 為美。於以增曄曄,於以散煌煌。」浴飛翬於陳寶,浸社 土於徐方。染氏繄而眾彩繁糅,繢人因而品彙咸彰。 博我以文,不獨專於潤下;用而不竭,將以效其靈長。 原夫被物如濡,霑顏載渥;狀暮山而翠疊,法朝景而 霞駮。遠同墨氏,類素絲之屢遷;尚想蜀江,嘉貝錦之 斯濯。飾袞衣而煥爛,成繡服之葳蕤。何采章之不昧, 由浸潤之所資;漸以化成,能令素以為絢;期於敷演, 孰謂涅而不淄?既得色斯舉矣,亦可狎而翫之。不假 濯於滄浪,寧同資於碧海。凝瑞霞之炫燿,發慶雲之 光彩,寫補天之績,鍊石之資,必該圖應聖之祥,威鳳 之儀咸在,佐益丹而惟其深矣。當後素而不曰,白乎 流濕之光,允若受采之時,是須且比成人之美,實同 因物有孚,助其言而載隨,炳其用而無必,乍成藻火 之文,幾變素紈之匹。榮光可愛,初謂出河之符;備色 咸宣,更入夢江之筆。先王所以因而立旨,諭以相成。 含章而其輝未著,發澤而其道彌精。儻不苟於體用, 庶可致於文明。

《鑒止水賦》
王季友
编辑

「鑒於水者,不在於廣大,而在於澄渟。」奔流則崇山莫 辨,靜息則纎芥必形。故能任人倫之巨細,隨物色之 丹青。皆一鑒而洞達,若三光之出冥。因見底之清,成 照膽之朗。以無心而應物,皆潔己而呈象。如白日之 輝輝,無孤蓬之振盪。憑虛之狀,信有妍而有蚩;閱實 之明,固無偏而無黨。若乃仙井舊渫,華池既瀦。中無 「浴鳥,下絕游魚,疑金鏡之湛寂,若琉璃之至虛。當其 來,見威儀之酷似;及其去,無朕跡於淪胥。向使潺湲 不息,噴薄長住,將沃日而騰虹,或因山而瀑布。遭駭 飈之欻起,值潛虯之交騖。雖有清明之本質,豈能使 形影之相遇?」是知專而靜可以居要,明而動亦不能 照。斯《大道》之指歸,豈常情之感召?得懲躁之為誡,知 飾容之惟肖。人觀於水,既定而後詳;水鑒於人,當止 而為妙。照其美也非所愛;照其惡也非所憎。不分明 於有位,不掩映於無朋。諒可移性,俾居於正直;豈懷 鑒貌,獨貴於清澄。想夫煙雨初霽,泥沙不雜,明看皎 練,止若冰合。忽形來而影見,類聲往而響答。在良賢 而暫窺,宜陋軀之愧納。今者貞清特異,穎燿前聞。雖 萬形之森列,終一鑒而區分。

《潢汙賦》并序
錢起
编辑

「潢汙,水之微也。汲引之際,人皆捨諸,唯有德者知之。薦鬼神以昭忠信,則百川雖廣,莫逮其用焉。」 喻士先沉後伸於知己也。《辭》云:

潢汙之水,天實降之,雲散雨絕,淵然在茲。胡稟柔而 成性,能處下以任時?善乎濁而徐清,貯之將綠。棄捐 池沼之外,隱翳林皋之曲。接九派而何勞,方一勺之 自足。至若雲霽地表,霞開水陰,乾天可鑒,物象是臨。 山曉映而色近,雲高淨而影深。險阻不行,芬舟寧覆? 盈滿知節,鴻毛匪沉。產蘋蘩同南澗之有藻,聚飛動 異舊井之無禽。斯其善利也,乃至人之用心。且夫出 山者泉,歸海者川,汲引無絕,隄防在焉。彼包蕭屢浸, 束楚不傳。唯潢汙也,獨此晏然。其明若昧,其壅若退, 竭而自中,盈不侵外。天資其潔,德維貫神明。人棄爾 微,道不行畎。澮夫事有小而可廣,運有塞而必通。當 休明之聖代徵。《酌之古風》「彼湛然以虛淨,盍薦之 於王公。俾爾忠信,昭明有融。俾爾嘗祀,景福延洪。斯

則椒漿與桂酒,可以比美而同功
考證.svg

《尺波賦》
前人
编辑

瀲灩,駭水𣽂淪始波。引分寸之餘,風從一勺;激尋常 之內,無爽盈科。勢將盆涌,跡異「盤渦。蹙跬步以無數, 蕩分陰而自多。觀其日色遙臨,風生未已。圓規可驗, 疑沉璧之舊痕;前後相侔,若浮書而競起。跡疊相近, 萍縈有餘。促漣漪之散漫,擁跳沫以虛徐。流脈中移, 類蠖影求伸之際;浮光上透,若雪華呈瑞之初。湧以」 回回,馳乎澹澹。始群分而下瀨,將積少以習坎。生而 有準,動必若浮。如投石以花散,等覆杯而跡幽。影不 過於布指,光遽溢乎寸眸。洶洶安翔,似欲將乎斗注。 沺沺增繞,如潛運以環周。無驚川后,未發陽侯。當淡 以成之,寧同瀑怒。謂小為貴也,爰進涓流。淺漾風光, 輕蟠水力。寸長所及,知文在其中方「折是為見動,不 過則散。」或往之浮彩轉,初盈之淨色。將潛。甯戚之鯉, 半未能容若流;張協之薪,重而纔得。汾濕若沖,溶滴 相通。未合流於油岸,方鼎沸於汾風。礜石愈蹙,淪池 不融。是將寬其泓量,誠有重於泉蒙。濩也如委,淪然 可視。茲延袤以上騰,匪徒旋於中沚。翠瀲交映,璿源 共紀。將不退於大成,固在乎有便於《風水》。

《鑒止水賦》
呂溫
编辑

「水止矣,靜之其徐」;物鑒矣,久而益虛。既無情於美惡, 又奚議夫親疏。委質由來,所期乎上善同利;忘筌已 悟,寧患乎至清無魚。若乃迴塘月皎,高岸環合。泥滓 湛而自沉,金沙炯其不雜。同道德以虛而受,異川澤 唯汙是納。有斐君子,此焉明徵。氣隨浪息,心與源澄。 端形赴影,如木從繩。其表微也,挂金鏡而當晝;其索 「隱也,隔玉壺而見冰。」爾其色必洞澈,光無滉瀁,不蒸 蓊鬱之氣,不激潺湲之響。百丈在目,千仞指掌。惡每 自乎中見,美實非乎外獎。鑒形之始,方似以身觀身; 得意之間,乃同求象忘象。觀其下倒星漢,上披煙雲。 守其常而性將道合,居其所而物以群分。君鑒之以 平心,臨下必簡;臣鑒之以勵節,在邦必聞。妍蚩無形 兮惟人所召,物我兼進兮水無不照。廉士以之洗心, 至人以之觀妙。豈比夫流若激矢,波如建瓴,不舍晝 夜,爭輪滄溟,徒乖躁靜之理,莫辨真偽之形者哉。邦 家以道為止水,鑒有餘裕,群形鱗集,萬景雲附。濫巾 竊吹者,十手所指;妍精摭實者,千載一遇。夫如是,姑 自攝其威儀,亦何憂而何懼?

《前題》
張仲素
编辑

「水可取,鑒,人能就諸。」將審已以徵實,必含形而內虛。 其止也靜,其清也徐。方湛兮而皎鏡,異沔彼而淪胥。 符上善之心,自多弘納;見無私之狀,臨或躊躇。資坎 德之深矣,諧至人之淡如。當其曉日增鮮,光風未度。 既清冷以爰止,持炯戒以為喻。等濫觴之猶蓄,何一 杯之是措?諒善惡之咸觀,必形影之自遇。豈獨無當? 「五色空涵眾文,伊吉凶之肇起,如動靜之潛分。俯而 窺似神交之淡泊;默而察若靈化之絪縕。」且義葉養 蒙,道深觀竅,洞虛無以責有,在清明而惟肖。心不同 也,常稱厚貌之疑;鑑之精兮,未若重泉之照。辨妍蚩 而無失,固潔著而為妙。斯所以田巴覽之而獨悲,陸 雲觀之而自笑。若乃芳塘始啟,白水初澄。有美人焉 方覿,坐曲岸而情凝;毫髮已分,想沉姿而映藻;清華 不動,見浮彩之生靈。是知聲有往而必復者,謂其響 答;水以止而能鑒者,謂之冥合。方取則於川渟,孰混 歸於海納?此亦紀人事,垂正經,庶在觀身而責影,豈 徒品物而流形。今則萬頃方臨,群容在掌,隨方圓以 見意,在清通而賦象。苟明鑒之不遺,願飾躬而是往。

《水鏡賦》
賈曾
编辑

原夫「水能利物,鏡以含虛,泛鷁攸往,盤龍是居。蘊靈 長而遠蓄,懸洞鑒而藏諸。其止水也,體靜而舒,惠風 拂而逾益,明月來而不如。清則徹底,蒙紛濯洗;朗亦 難雜,逢昏可合。則有分流學海,挂影仙臺。映冰壺而 洞徹,連錦帳以徘徊。是用益澄流品,取鑒群材。涸鮒 思躍,飛雞自猜。挹餘波而得潤,雖屢照而常開。惟茲」 道也可允孚,惟茲務也可長守。所以息僥倖之心,杜 讒慝之口。將《座銘》之不若,雖《撲滿》而何有。士或湮淪, 時多苦辛。願《濯纓》而未暇,思照膽而無因。空匪材而 濫挹,願將此以書紳。

《水城賦》
王棨
编辑

呂公子兮誰與營,魚為庶兮水為城。雖處至柔之地, 還深作固之情。不假人徒,構神功而日就;寧勞版築, 壘素浪以雲平。帝始封之於河,爵之為伯。既奄有其 涯涘,遂恢張於基墌。因上善以中抱,若崇墉之外隔。 赤魴掉尾,非經阿利之勞;紅鯉暴鰓,似困蒙恬之役。 豈不以還玆淼淼,象彼言言。高標貝闕,洞設龍門。於 「以示神祇之化,於以昭鱗介之尊。霞影晴臨,四面之 旌旗火烈;湍聲霧急,一樓之擊鼓雷喧。彼則險阻可 依,此則靈長是託。周圍而一帶斯繞,控引而百川皆 作。曉遇撇波之子,稍類登陴。夜聞鼓枻之音,終疑擊 柝。莫不外羅蜃蛤,中集黿鼉。蕩蕩而欲吞江漢,沉沉 而自恃山河。似慮交侵,益廣容刀之」所,如虞勁敵;長流急箭之波,乃與川后為鄰。陽侯共守,奚鮫室之能 匹,信龍宮而是偶。沙留聚沬,豈粉堞之云無;岸轉盤 渦,實湯池而自有。況乎左負滄海,前臨孟津。樂毅將 攻而莫可,魯連欲下以無因。測彼淺深,豈有不沉之 版?司其啟閉,誰為堅守之人。偉夫勢壓重泉,功齊百 雉。咽喉苟有於九曲,襟帶詎雄乎千里。雖則都于坎, 據于水,吾唐之聖君,四郊清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