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00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卷目錄

 北固山部彙考

  圖

  考

 北固山部藝文一

  北固山賦         明盛恩

  前題           潘一桂

  遊北固山記         都穆

  前題           王思任

  京口三山志序        顧清

  三山志序          屠隆

  狠石亭記         龐時雍

 北固山部藝文二詩詞

  從遊京口北固應詔    宋謝靈運

  幸京口登北顧       梁武帝

  奉和登北顧樓       簡文帝

  登北固          唐李白

  登北固望海         吳筠

  次北固山下         王灣

  甘露寺望江         曹松

  夏日再登北固        竇常

  北固亭東望寄默師      羅隱

  題狠石           前人

  甘露寺火後         前人

  將到金陵登北固亭      李紳

  過北固有懷         許渾

  登北固           李涉

  登北固樓        宋范仲淹

  甘露寺          歐陽修

  登北固山          王存

  北固樓           米芾

  多景樓呈某使君       前人

  登北固樓          沈括

  登北固樓有懷        梁棟

  登北固山        元薩都剌

  春日遊北固         前人

  登多景樓懷古二首      前人

  登多景樓        明姚廣孝

  甘露寺           王鏊

  荊侍御邀登北固      王世貞

  和人遊北固        盛時泰

  春霽登北固        鄔佐卿

  冬日登北固山        前人

  劉潤州邀遊甘露       王野

  北固山江望         丘柳

  北固夜歸          鍾惺

  秋日偕友人集北固山房分賦二首

               陳永年

  北固山訪汪真長以上詩  章詔

  南鄉子登北固    宋辛棄疾

  永遇樂北固懷古     前人

  祝英臺近北固山     岳珂

  前調前題以上詞     前人

 北固山部紀事

 北固山部雜錄

山川典第一百卷

北固山部彙考编辑

梁武帝所登之「北固山。」

北固山在今江南鎮江府城北,下臨長江,其勢險固, 故名。梁武帝嘗登此山北望,又名「北顧山

北固山圖

北固山圖

编辑

按《南徐州記》:城西北有別嶺入江,三面臨水,號云「北 固。」

按《京口記》,北固山迴嶺入江,懸水峻壁。舊「北固」作「固」 字。梁高祖云:「作鎮作固」,誠有其語。然北望海口,實為 壯觀。以理而推,宜改「固」為「顧望」之顧。《輿地志》云:「天景 清明,登之,望見廣陵城,如在青霄中。」

按《方輿勝覽》,浙西路鎮江府北固山,在州北一里迴 嶺,下臨長江,其勢險固,即府治所據及甘露寺基。《建 康實錄》:「梁武帝幸京口,登北固樓,遂改名北顧。」 按《三才圖會》《北固山圖考》:「北固山在京口城北,下臨 長江。《元和郡縣志》謂其勢險固,故名。梁大同十年,武 帝嘗幸此山,易名北顧。山之岡有甘露寺,門內稍右 有鐵」浮圖十級。山上又有觀音殿,殿前長江在目。殿 側巖下有秋月潭,潭之右為馬澗,庭下有鐵鑊。二山 之巔為多景樓。金、焦兩山東西相峙,北下山足石室 深可丈餘,名觀音洞。山之半為真武祠,鞠場有狠石, 蘇文忠公謂寺有石如羊,相傳諸葛孔明坐其上,與 孫仲謀論曹公兵事。鞠場之左有小水,渟泓深碧,名 「鳳凰池」,山南有天津泉。

按《潛確類書區宇部》,北固山,在鎮江府。《京口記》云:「在 潤州郡北一里,下臨揚子江。」

按《鎮江府志山川攷》:「北固山在郡城一里郡治後。郡 南有長山者,發自天目、屏風、三茅,至銅坑東卸而來, 勢高,延袤數里,東行為馬鞍、迴龍諸山,又迤邐而北, 至于釜鼎京峴,京峴中抽而右折為郡治。郡之北特 起此山,三面臨江,迴嶺斗絕,勢最險固,故名北固。《水 經注》所謂別嶺入江者也。其內鞏一枝,南向為土山」, 嶪然隆起,狀甚尊嚴。晉唐以來,郡治蒞焉,則北固實 郡城之後屏也。晉謝安、蔡謨皆于山上作庫,以儲軍 資,是後頹壞。山上猶有小亭,登降甚狹。梁武帝幸朱 方,樂平侯正義為南徐州刺史,乃廣其路,旁施闌楯。 武帝悅,登望久之,改曰「北顧」山上有寺,曰「甘露。」 西有五聖巖、秋月潭。宋嘉定中,郡守史彌堅因山趾 陂澤,疏為是潭以藏舟。巖石間有舊刻「秋月潭」三字, 明太祖擒偽吳戴院判,迴臨幸焉。潭側有蝦蟆池,石 似蝦蟆形。走馬澗,傳云劉備溜馬處此。中一小徑直 達山巔,兩壁夾峙,中通一線石,峭立險澀。明崇禎十 二年,知府程峋少甃治之。澗東有海涵河,其流俱入 于江。澗之上有橋,曰柳溪。

西南有鳳凰池,上有宋淮海書院趾。明太祖嘗臨此 池,召見耆儒丁熙拱等,有守法、守業、守誡之諭。時有 僧守型獻詩,盧陵王臣詩云:「山雲欲到龍初起,池水 空清鳳未還。」又有鰻井、天津泉、試劍石、狠石。

山後石壁,廣數十丈,峻峭險峙,下臨江潭。最高者名 鐵柱峰,一名石帆。觀音洞在石帆下石上題曰:「雲房 風窟雨。」傍有甘露門、跨鰲門,俱史彌堅立。甘露在北 固亭之北,跨鰲在南。又有鐵塔、雙麟塚、甘露港、甘露 渡、北固浦。

北固山部藝文一编辑

《北固山賦         》明盛恩。

公子之與處士,辨囿既闢,辭鋒迺厲,各相誇詡,倦而 就憩北固山。主人於是揖而進曰:「二君之談樂乎?蒙 之竊聽久矣。嘗聞齊楚競利,而漢得以信其威;吳蜀 爭長,而魏得以成其功。敢申小子之末議,以廁大人 之高風。公子固云失矣,處士其亦未為得乎?夫太極 肇判,陰降陽升,游氣紛擾,有萬不同。凝而為山峙,流 而為川融。長江大河,天限南北,非以相蹙也。喬嶽疊阜,界畫邦圻,非以相欺也。辨方正位者,以中土為尊; 體國經野者,以夷曠為德。今公子列為西藩,而佻夭 以乘人;處士命之東土,而露才以揚己。皆不可以垂 訓作則,而適足以貽譏致辟也。金焦之事,又焉足道? 獨不聞北固之名山乎?吾將語二子」以主客之勢,偏 正之區,江城之要會,澤國之樞機。邃古之初,上帝命 都,錫之潤土,以界楚吳,塹以長江,亙以喬嶽,誰其尸 之?實惟天作。西峙金山,東偃焦峰,左紓吾臂,右引吾 肱,巍然北固,雄跨在中。水陸之所輻輳,四方之所具 瞻,陰陽之所委順,風雨之所周旋,日月之所毓秀,雲 霧之所蒸液,珍怪之「所化產,瑰奇之所窟宅。金精瑱 其裡,玉英琗其表,驪蚌樛其趾,梢雲冠其㟽。據坤靈 之寶勢,承蒼昊之殷純,萃五德之變化,含元氣之氤 氳,元醴湧騰於其麓,甘露被宇而屢臻。南臨鐵甕之 郭,北倚揚子之江,西控龍蟠虎踞之都,東引海門天 蕩之鄉。」且其郡治,直延黌宮,傍翼神祠梵宇,左起右 伏,關梁隆跨,廛市絡繹,河隍委蛇,閘堰交植,城堞百 雉而連雲,煙火萬井而在目者,則星羅于其前也。其 浺瀜沆瀁,渺瀰湠漫,波如連山,乍合乍散,浟㴒瀲灔, 浮天無畔,濤吼成雷,湍蹙為林,崩雲屑雨,詭色殊音。 舟人漁子,徂險極深,汨沒於黿鼉之窟,挂𦊰於嶕嶅 之岑者,則帶紆於其後也。其崇島巨壑,峌𡸣孤峰。俯 劈洪波,仰指太清。柳溪鰻井,汨汨泠泠。秋月之潭,纖 塵不凝。「鳳凰之池,九苞英英。曲徑幽崖,海嶽爭勝。樓 挹多景,巖藏五聖。走馬澗泓,海涵河映。偃孫吳之狠 石,紀梁武之別名。」則古今勝跡,往往而在。其朱闕穹 窿,梵宮高聳。負陰抱陽,前翼後擁。高閣齊雲,百級懸 磴,謻門曲樹。斜阻原洫,修廊廣廡,頫連城堞。彤雲斐 亹以翼欞,皦日炯晃而耀室,則勝院名菴,不可殫述。 其稜稜劍氣,蔌蔌鋒威,弧矢聲轟,驚塵橫飛;牝牡驪 黃,騰連風逸,旌旗蔽野,閃雲爍日,「鉦鼓發而聞雷,《凱 歌》旋而震谷」,則演武之場,闢於其趾者也。其銅鏞鐵 鑊,蘚蝕苔侵,容優百斛,重踰千鈞。浮圖鎔冶,挂日撐 雲。方竹之「杖,泥蠟之金,古鐵擊之而清越,斷碑疊之 而嶇崟」,則瑰奇名物藏于其中者也。其靈草冬秀,神 木叢榮,巖峻崒,金石崢嶸,珊瑚碧樹,周阿而生,希 萋萋之纖卉,挺落落之長松,蔓樛木之修蘿,延葛藟 之飛莖,朱桂黝儵于南北,紫芝阿那于西東,楩楠蕙 芷,鬱鬱蓊蓊,則林麓之饒,于何不有?其長楊映沼,芳 枳編籬,植以柜柳,防以金隄,梅杏郁棣,蔥韭薑芋,朱 櫻碧蓼,芹薺萊蕪,諸葛之菜,張公之梨,周文之棗,房 陵之李,磊落繁英于其林,負霜含露于其畦,則園圃 之毓,實繁有叢。其猨蜼晝吟,鼯鼠夜叫,寒熊振頷,特 麚昏髟,山禽晨鳴,野雉朝雊,虎豹豺兕,鵬鶚鷹鷂,飛 揚躍竄而邁馳,翩翻駓騃而駭跳,則毛羽之群,草伏 而木棲也。其魴鯉鮋鰋,海若鯨魚,元牛紫貝,水豹耆 龜,叔鮪王鱣,江豚海豨,交躍縱橫,振鱗奮翼,洩洩淫 淫,駭神奪目,中流噴薄而閃屍,滄瀨蹉跎而失足,則 鱗介之族,晨游而夕泳也。其皇輿帝蹕,霸主道君,卿 相之輻,刺史之輪,翰苑詞林之玉趾,幽人空谷之足 音,旅子瑣尾而落魄,估客失岐而問津,則延頸繼踵, 其從如雲。其宸翰綸音,雄文妙墨,雜煥斗星,錯置金 玉,或榜之楣,或鏤之石,秀章熠爚於碧丹,鳥篆虯蟠 於朱綠,則雨蝕塵蒙,不可盡識。若乃冬不淒寒,夏無 煇炎,均調中適,四序便便,法鼓琅以振響,晨香馥以 揚煙。琴高之所靈矯,王喬之所留連。釋子盤石而誦 法,方士餐朮以延年。丈人抱甕而灌畦,農父負壟以 耕田。蒙草塞谿,人跡罕至;風月無邊,丹青失技。望之 者遄臨,至止者忘去。「言有大而非誇,事足徵而可據, 豈若孟浪之遊談,無端之虛譽也。」主人之言未卒,金、 焦二客乃然相顧,瞁然失色,再拜致恭,同聲而謝 曰:「聞《韶濩》者,然後知鄭、衛之淫汙;睹無窮者,然後悟 井天之咫尺。僕黨疏狂,進退維谷。而今而後,庶幾有 識。」主人亦莞爾而笑,油然以懌。乃相與啜中泠之茗, 酌甘露之醴,飯新畬之禾,烹長江之鯉,歡然相得,擊 壤而各為之歌。《公子歌》曰:望帝都兮葳蕤,屹中流兮 巍巍。駕金鼇「兮騤騤,鎮朱方兮無隤。」《處士歌》曰:「吸滄 溟兮湯湯,聳具瞻兮東方,棲高士兮焦光,名萬世兮 洋洋。」《主人歌》曰:「江浩浩兮山峨峨,鞏朔域兮潤之阿, 振鴻濛兮撼鯨波。」

北固山賦         潘一桂编辑

粵若稽天地之奇跡,蒐流峙之靈區;采登陟之近玩, 尋煙霞之靚墟。維北固之明雋,軼宇宙而稱殊。爾其 欱兩儀以俶基,參二嶼而分鼎;扆朱方以佾障,殿潤 浦而旉屏。吐丹嶂于懸霄,樹華闕于青冥。絕儔黨以 孤出,軋浮吹而遙騁。干雲霄以秀上,負日月而虧景。 嶨厜㕒以韞勢險固而延亙。爰自鶴山拓脈,龍嶺 騫樊。橤巒族巘,雲驤翠奔。賓立于南,抽而右旋。傱傱 儦儦,騤騤蜒蜒。如郛如廓,為輔為藩。駊騀離奇,散而 不尊。茲山鞏之,崔嵬靜存。乃若岷嶓,長波荊揚。瀁 百川匯流,沃沃蕩蕩,颶風秋揚,桃汛春漲,凶瀾暴雪煙瀧駭浪,泱泱既湊,滔滔斯壯。馮夷理轡,靈胥乘王, 茫茫禹功,弱不能相。茲山砥之,殺其潢漾。故其苞吳 孕越,奠湘控漢,則神皋之上扈焉。隍江墉河,蟠墮劼 嶠,則天塹之嚴阻焉。其前則峻堞百雉,危甍萬井,長 防曲蜿,采閣雄整,戶衍人溢,煙蒸霧涬,山氣相鮮,昕 夕殊景。嵐結如波,雲成似嶺。又有長揚列陣,細柳開 營。尺籍伍符,彉弩抗旌懸「植鎩,用戢長鯨。」其後則 重波浩淵,與空蒼然。寂寞東邁,逝而不遷。浮觀蜀岡, 出霧人煙。灝渺無際,群象鏡懸。乃有黿鼉來嬉,魚龍 所都。鮫人卷綃,淵客弄珠。海狶夜拜,水豹宵呼。漁父 榜人,垂綸汰艫。其左則焦巖圌岫,協靈通氣。控馬為 門,披山作礪。抗清引濁,爭奇貢媚。螺黛可拾,鰲極如 蔕。其間遐阡矢界,近陌臚分。開竇引流,溝塍互輪。桔 槔不事,潢潦爰臻。遺秉滯穗,滌場維勤。其右則芙蓉 貽佩,浮玉標圖。通川互經,五土交輸。脈絡雄勝,膏衍 儲胥。凌陸跨津,環塗委紆。乃有風鳴濤答,鏗鍧漰鞳。 海舶江舠,楚檣越艓。隨潮櫂槳,追霞命楫。分風共駛, 交引逆折。蛟蜃並流,爭馳競捷。簰靈之險,千古所懾。 乃若稽其上巖,則有梵宇星臚,瓊雲構蔓,飛梁垂景, 香臺切漢。危亭簪乎木末,巨門抗乎霞半。廊鱗次以 旋翼,磴緣空而梯棧,樓絕鄰而多景,閣懸居而駕岸。 揭軒廡之窈窕,締簷栱之璀璨。煥金碧而光煜,謝濁 氣而塵斷。于是降覽壑背,俯循巖陰,鮮飆激響,凄煙 出林,怒石昌目,空寒殷心。爾其嵬崖桀壁,負天奇出, 神明所扶,削成屹立,競勢交峭,苔駁霜剔,奮若相勞, 齴若相愓。濤文翠蒸,冰裂斧劈,幽洞泬㵳,空飆遙集, 與俗分氣,營魄載戢。若夫榜懸梁日,寺記吳年,筇遺 方竹,鑊引青蓮,浮圖范鐵,天津吐泉,鳳池濯月,麟塚 橫煙,贊皇捨宅,海岳名巔,皆茲山之遺事,妙可得而 稱言也。若夫登薄躬以升降,閱陳「跡之所留,殘地脈 于赭衣,嗤秦政之東游,耽斯高之近禍,為山川之深 仇,覽策馬之餘塵,尋狠石之舊趾,奠漢鼎于談笑,寄 雄心于鞭弭,棲劍氣于礧磈,儼伯跡之未徙,慚晉元 之一隅,繭予幅以自隘,恃地險于長江,置中原于度 外,雖灑《新亭》之泣,莫軫橫流之嘅,拾遺音以延賞,樂 梁武之宣游,駕翠」翳以鱗萃,紛象奇而闡幽。詠賡和 之奇藻,蕩妍韻于千秋。戲青霓之盤姍,參畫板之龍 象。披研山之靈阜,忻裔流之可仰。雖筆墨之欲盡,垂 典型而在望。嗟乎噫哉!煙壑長封,徽音遐逝。徙倚高 風,凄涼伯氣。廣武興悲,牛山結涕。傷廢興之倏忽,惄 波瀾之崎嶇,若風露之停草。曾不能以須臾,諒金石 之非固,焉榮名之可愉。凋《春秋》於哀樂,積雲岫之唏 噓。曷若睨蓬壺以褰裳,披方丈以濡足。極浮觀之杳 眇,抗危梯以遐矚。駐白日之豐暉,連榮光于若木。存 元化之端倪,愬鴻濛之杼軸。原千變于微瞬,齊高深 於一掬。流日月於巃嵷,蜚駿賞於茲谷。

遊北固山記         都穆编辑

北固山在京口城北,下臨長江。《元和郡縣志》謂其勢 險固,故名。《梁史》大同十年,武帝嘗幸此山,易名北顧。 予舊讀謝靈運《遊山詩》及《世說》所載荀令則《登山望 海》云:「雖未睹三山,使人有凌雲之意。」未嘗不嘆賞其 勝。癸丑之歲,獲一遊焉。同遊者讙呼飲酒,不能遍覽 窮搜,竊用悔恨。丁丑夏五月,復至京口,錢逸人德孚 慫臾予遊,而坐雨數日,庚子雨止。時尚寶卿劉君克 柔適至。劉君,予進士同年也,聞予欲遊,欣然治具,遂 與劉君及庠士唐和卿出城,自山之岡而登里許,至 甘露寺。寺之得名,以創于吳甘露元年。門榜曰:「天下 第一江山」,宋延陵吳琚書。蓋梁武帝舊嘗書此不存, 琚補之也。門內稍右,有鐵浮圖十級,迺唐李德裕觀 察浙西時所鑄,奉舍利以資穆宗冥福,後燬于火。今 之浮圖,宋元豐間鑄,非復唐之舊矣。劉君以所攜酒, 酌于觀音殿前,長江在目,茫無畔岸。殿側崖下有秋 月潭,潭之右為馬澗,其水已涸。午寺僧飯客方丈庭 下有鐵鑊二,僧云:「梁武帝植蓮其中,以供佛者。」登山 之巔多景樓,僅存其址。予癸丑之遊,樓猶未燬,嘗記 「把酒倚闌,雲影墮江。」金、焦兩山,東西對峙,如青螺列 銀盤中,最為奇觀。今樓雖廢,景猶昨也。慨歎久之。多 景北下,山足有石室,深可丈餘,名觀音洞,崖峻草滑, 人鮮得至。和卿復要飲于真武祠,祠在山之半,飲畢, 予欲觀狠石,僧識其處,命之前導,下山至演武場,而 石在焉。蘇文忠公《詩序》謂:寺有石如羊,相傳諸葛孔 明坐其上,與孫仲謀論曹公兵事。今此石絕不類羊, 而亦不在寺中。予疑移于後人,撼以數人不動。視其 下,則石之生土中者,豈蘇公作詩時未之見耶?演武 之左有小水,渟泓深碧,名鳳凰池。其上山石壁立可 玩,惜不移席于此。隨行僧言:「天津泉在山」南麓,鄰于 僧室,以下山不及觀。聞洪武初高廟駐蹕山中,見僧 汲于江,賦詩,有「甘露生泉天降津」之句。僧後掘地得 泉,因以天語名之。予惟斯遊之樂,固昔之所無,而況 有同年同志如劉君和卿,則又非偶然者。京口之山, 以金焦、北固為首,人稱三山,其勝概誠天下之最也金焦予向遊其間,皆為作記,而復記斯遊,幸亦大矣。 神僊渺茫,又何必舍此以求所謂「三山」者哉?

遊北固山記        王思任编辑

江南人,北還入京口即有家慶,出則茫茫交集,其興 亡逝水之感,每許困衡者知之,而盱揚氣往之人不 與焉。則北固者,登臨噫慨古今南北之所也。金焦勝 絕終有濤心北固枕鐵甕城,如在茵几。而豆瞰諸山, 予每讀盧肇詩「海日生殘夜江春發舊年」輒為此山 悲壯半晌。庚戌十月量移由拳買櫻脯走眺三山閣, 劉伯純適至,飛觥流覽,不覺燈火照揚州矣。下上橫 斜,星斗俱醉。乃捉伯純之臂,呵而問之:「銅坑東卸,京 峴抽中,何以撐突厥山,改元甘露,吳皓何以不固?六 化人何居,行僧何往?獅何獰?豈僧繇輩之神物,而為 鬼風蝕盡?贊皇手柏,何以干之?天監寶書,何以漫之? 胡石既狠,而騎之如羱?謀瞞何語,寄奴何闠?四十九 枚,鱸魚何穴?二十六峰,研山安歸?蘇仲恭之群木,何 以今不顛據?褐衣黃狗,駕肩何出?朱裳霜簡,鐘鳴何 走?仙人咫尺,一鶴可通,豈秦漢之君,而必當褰濡萬 年?何德何魚,作人語而免其咎?張祜摹勢,山河盡來」, 何徐凝惡詩,而亦愕然得解?伯純啞啞,曰「子無他,不 過渫憤舒憊之套。吾」安能變詐鋒出,天問而地答之 也?予亦啞啞彷彿記有僧字慎獨者,以白茗作供,而 予復至披雲軒,寫舊時阿育王寺詩藏之。此僧半室, 以江為鏡,古樹老箐,撐持數萬,得讀書坐臥此中,即 痿蹶不下山足矣。予兄自天氏曰:「子見山即癡去,隨 處捨身」,亦伯純所謂套也。因命記之。同遊者兩姪,曰 吉三,曰「緘三。」

京口三山志序        顧清编辑

山之有志,本《禹貢》《山海經》《周禮職方氏》而廣之,宋范 至能之桂山,近代之石鍾,皆是也。北固、金焦,為京口 三名山,其形勢之雄,風物之美,文人墨客之品題,皆 足以勝於天下,而未有為之志。如桂與石鍾者,山之 僧以是為闕典也。稍裒集其事,各為一編,志於此濫 觴矣。然統紀未一,篇帙舛訛,間或失之蕃蕪,溺於神 怪而遺其大者亦有之。平陽史宗道以名進士來為 其郡推官,聽斷之暇,覽而興焉。乃謀諸郡人張君廷 心,彙而輯之,合為一書,曰《京口三山志》既成,不遠數 百里走書雲間,屬為是正,而後乃付之梓人。廷心舉 於鄉,與余為同年。史君博雅好古,又余所習知也,意 不可以虛辱。而「三山」者,近在吾鄉邑間舟航南北。今 老矣。追維平生,非局於程期,則累於憂患。雖褰篷引 領,神爽飛越,而巖蘿磴蘚之側,猶未有一跡焉。每披 圖按牒,未嘗不悵然興懷,意奇觀勝賞,亦必造物者 有以予之。而昔人所謂《意行》、所謂《臥遊》者,特巧於自 遣,而終非其本情也。乃今因是編而得以盡窮其勝。 龍宮塔廟之外,至於「林谷之沓邃,泉石之幽奇,崖鐫 木刻之瓌瑋譎怪之跡,莫不羅列並進,舉集於目前, 而無一隱遯。異時肩與徑造,不問主人,而所至皆為 熟境頭陀元老諸公亦不以予為生客也。則二君之 惠不既多矣乎?」乃為《略詮》次其後先,考訂其疑闕,定 為若干卷,而述其大意以歸之。史君名魯,張君名萊, 宗道廷心其字。余所從考實者,北固山僧存景、焦山 僧智鉉。始來致史君意者,余同年友王君國儀;終志 事者,新守羅君遵善也。

三山志序          屠隆编辑

「余登三山,然後悟天地靈秀瑰異跌宕之觀無盡,而 六合內外之變幻杳渺而莫可究詰者,何量也!夫茫 茫元氣,谽谺翕張而出之,聚而成象,名之曰天;聚而 成塊,名之曰地。又天地之氣,結而為山,融而為川。川 之大者是為江海。而江海之中,又復有山,東方朔《神 異經》所傳蓬萊、方丈、瀛洲三山,在大海中,多珍禽異」 獸、靈藥瑤草,往往為高情勝氣者所豔慕。又相傳以 為巨鰲戴之。橫波乘漲,世罕得登,幾於恍惚汗漫。而 所謂北固、金焦三山者,在潤州靈奇空闊,庶幾大海 三山之亞。北固峙潤州北,頫臨長江,沙岸若崩,海門 若畫,業稱南徐巨觀。而金、焦兩山,則屹然大江中流, 琳宮金剎矗其上,而黿鼉蛟蜃走其「下,極煙雲之吞 吐,洪波之磢擊,古今之遰遷,朝市之互更,人物之銷 沉,而了莫之易也。振衣崇岡,濯足長流,頫仰之間,何 其適也。美哉斯觀!」標韻者可以濟勝,抱奇者可以宣 藻,立功者可以扼險,知道者可以觀化。曠朗之士,棲 跡清曠島嶼中,起洪波四周,畫大江而居之,纖埃不 到,自為一丘,與市廛隔絕,每當煙銷霞散,潮生月出, 海天萬里,一碧無滓,灑然樂之,超若羽化,蜉蝣塵𡏖, 如古焦光者流穆乎清風,直出六合之外。故曰:「標韻 者可以濟勝。」文人名流登而捫焉,覽其幽勝,收其巨 麗,而吐為瑤華,文采照乎江山,而名字留於千古。如 張處士、孫宗正,名章秀句,至今與此山爭雄。故曰:「抱 奇者可以宣藻」英雄經略之才,乃心王室,憑高眺遠, 顧瞻形勢,澤國設險,海門雄踞,扼咽喉而守要害,則 萬夫莫能濟,姦人不敢窺,而大江南北高枕而臥。故曰:「立功者可以扼險。」江胡然而流,山胡然而峙?其翕 蕩而不泐也,孰為之宰?其浮空而不墜也,孰為之根? 是天地之至妙也,故曰:「知道者可以觀化」,而又在東 南內地,與三神山之遠浮海中,恍惚汗漫而不可究 詰者異矣。其地勝,其形奇,故足賞也。萬曆辛巳冬日, 余陪都憲零陵呂公登三山,公言於督學使者蘄水 李公,李公欣然命二博士治《三山志》,而以前序見屬。 夫天下名山,其高且巨者無如五嶽,其神秀而幽邃 者無如三十六洞天;其奇峭而險絕者,無如峨眉、武 夷。今三山高巨不及「五嶽」,神秀幽邃不及三十六洞 天,奇峭險絕不及峨眉、武夷,而空曠有之,又兼茲四 美,庸可無紀乎?都憲、督學兩公咸當代名賢鉅儒,一 時咸以觀風而來,覽物紀勝,行垂不朽。而余得以職 事廁名其間,則厚幸矣。山靈有知,又寧不愉快此舉 也耶?

狠石亭記         龐時雍编辑

「漢諸葛孔明與孫仲謀共議破曹瞞計,曾據此石,後 人因名狠石。」唐羅隱、宋蘇文忠俱有詩。迄今時異勢 殊,物改,而石隨湮沒。尋幽弔古者,止按空籍而興遐 想。余令此覓古跡,得石於北固西隅蔬圃積土中,其 狀如羊者,固宛然在也。睹其石,猶足動忠臣義士誅 奸屏邪之思焉。於是因白之郡守龍溪王公,併滕公 《碑記》,移之演武場側,建亭置扁,曰「武侯遺石」,用以鼓 三軍之氣云。

北固山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從遊京口北固應詔    》宋·謝靈運

玉璽戒誠信,黃屋示崇高。事為名教用,道以神理超。 昔聞汾水遊,今見塵外鑣。鳴笳發春渚,稅鑾登山椒。 張組眺倒景,列筵矚歸潮。遠巖映蘭薄,白日麗江皋。 原隰荑綠柳,墟囿散紅桃。皇心美陽澤,萬象咸光昭。 顧己枉維縶,撫志慚場苗。工拙各所宜,終以返林巢。 曾是縈舊想,覽物奏《長謠》。

幸京口登北顧       梁武帝编辑

歇駕止行警,迴與蹔遊識。清道尋丘壑,緩步肆登陟。 雁行上參差,羊腸轉相逼。歷覽窮天步,矖矚盡地域。 南城連地險,北顧臨水側。深潭下無底,高岸長不測。 舊嶼石若構,新洲花似織。

奉和登北顧樓       簡文帝编辑

「舂陵佳麗地,濟水鳳凰宮。況此徐方域,川岳邁周灃。 皇情愛歷覽,遊陟擬《崆峒》。聊驅式道候,無勞襄野童。」 霧崖開早日,晴天歇晚虹。去帆入雲裡,遙星出海中。

登北固          唐李白编辑

丹陽北固是吳關,畫出樓臺雲水間。千巖烽火連滄 海,兩岸旌旗遶碧山。

登北固望海         吳筠编辑

此山鎮京口,迥出滄海湄。躋覽何所見,茫茫潮汐馳。 雲生蓬萊島,日出扶桑枝。萬里混一色,焉能分兩儀。 願言策煙駕,縹緲尋安期。揮手謝人境,吾將從此辭。

次北固山下         王灣编辑

客路青山外,行舟綠水前。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 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鄉書何處達,歸雁洛陽邊。

甘露寺望江         曹松编辑

香門接巨壘,畫角間清鐘。北固一何峭,西僧多此逢。 天垂無際海,雲出久晴峰。旦暮燃燈外,潮頭振蟄龍。

夏日再登北固        竇常编辑

「水國芒種後,梅天風雨涼。」露蠶開晚簇,江燕語危檣。 山址北來固,潮頭西去長。年年此登眺,人事幾消亡。

北固亭東望寄默師      羅隱编辑

高亭暮色中,往事更誰同。水漫矜天闊,山陰到此窮。 病憐京口酒,老怯海門風。唯有言堪解,何由見遠公。

題狠石           前人编辑

紫髯桑蓋此沉吟,狠石猶存事可尋。漢鼎未安聊把 手,楚醪雖美肯同心。英雄已往時難問,苔蘚何知日 漸深。還有市廛沽酒客,雀喧鳩聚話蹄涔。

甘露寺火後         前人编辑

六朝勝事巳塵埃,猶有閒人悵望來。只道鬼神能護 物,不知龍象自成灰。犀燃水府渾非怪,燕入吳宮未 是災。還識平泉故侯否,一生蹤跡此樓臺。

將到金陵登北固亭      李紳编辑

龍形江影隔雲深。虎勢山光入浪沉。潮蹙海風驅萬 里。月浮天塹洞千尋。眾峰作限橫空碧。一柱中維徹 底金。還叱楫師看五兩。莫令辜負《濟川》心。

過北固有懷         許渾编辑

雲蔽長安路更賒,獨隨漁艇老天涯。青山盡日尋黃 絹,滄海經年夢絳紗。《雪憤》有期心自壯,報恩無處髮 先華。東堂舊侶勤書劎,同出膺門是一家。

登北固          李涉编辑

海繞重山江抱城,隋家宮院此分明。居人不學《三吳恨,卻笑關山又戰爭。

登北固樓        宋范仲淹编辑

北固高樓海氣寒,使君應此憑闌干。春山雨後青無 數,借與《淮南》仔細看。

甘露寺          歐陽修编辑

曾非遠城郭。寂爾隔囂氛。尚有南朝樹。能留北固雲。 川濤觀海若。霜磬入江濆。衛國丹青在。孤堂綠桂薰。

登北固山          王存编辑

《晚登北固頂》,俛視南徐城。廢壘何茫茫,山川迥縱橫。 千載競誰有,六朝空戰爭。豪氣不可問,古墳人正耕。

北固樓           米芾编辑

欲雨氣不透,庭梧有棲煙。回首望北固,雲藏淨名天。 呼童速具輿,憑高覽山川。隱見豈不好,開霽景固全。 須臾江風起,湛湛清露圓。歸途知有伴,華月上丹淵。

多景樓呈某使君       前人编辑

六代蕭蕭木葉稀,樓高北固落殘暉。兩州城郭青煙 起,千里江山白鷺飛。海近雲濤驚夜夢,天低月露濕 秋衣。使君豈負清時樂,長倒金尊盡醉歸。

登北固樓          沈括编辑

丞相高齋半草萊,舊時風雨滿亭臺。地從日月生時 見,天到江心盡處回。三國是非春夢斷,六朝城闕野 花開。心隨潮水漫漫去,流遍煙村半日來。

登北固樓有懷        梁棟编辑

思歸不覺歲華侵,倦撫旌旗感慨深。舊日家鄉今日 客,一年時序百年心。城疑亂後俱非鐵,山以時貧盡 願金。雨過何堪尋戰壘,沙中遺戟綠沉沉。

登北固山        元薩都剌编辑

《北固招提寺》,「春風拄杖過。亂苔封狠石,老樹帶煙蘿。 地險星河近,天低雨露多。澄江淨如練,佛閣倚山阿。」

春日遊北固         前人编辑

甕城春寂寂,石磴草斑斑。倚杖高低月,登樓遠近山。 六朝詩句裡,三國酒杯間。自笑黃塵客,來消半日閒。

登多景樓懷古二首      前人编辑

笑拍闌干起白鷗,長江不盡古今愁。六朝人物空流 水,三國江山獨倚樓。禿鬢涼風吹木葉,高城落日下 簾鉤。海門不管興亡事,只送春潮打石頭。

其二

東風吹樹散晴嵐,獨上層樓酒半酣。拍岸潮聲來海 外,滿江山色過淮南。當時霸主三分國,此日吳禪老 一龕。唯有樓前舊時柳,年年三月色如藍。

登多景樓        明姚廣孝编辑

欲上唐朝寺,先登北固山。天涯青嶂遠,樹杪白雲閒。 煙磬兼潮響,風帆趁鳥還。只因多景致,過客自開顏。

甘露寺           王鏊编辑

頗疑登臨勝,拏舟復此過。嬴劖傷斷壟,梁刻認餘波。 海霧晴噓蜃,江風夜吼鼉。孫劉何處問,狠石臥荒坡。

荊侍御邀登北固      王世貞编辑

京口昔名鎮,茲遊良壯哉。六朝天北顧,萬里水西來。 潮壓金鼇小,雲低鐵甕開。亦知饒感慨,吾豈大夫才。

和人遊北固        盛時泰编辑

「歲莫將何適,三山煙水邊。」月明知海氣,雲盡識江天。 古樹開僧寺,寒潮蕩客船。登臨殊有意,濡足祇堪憐。

春霽登北固        鄔佐卿编辑

不厭登臨數,杯前霽色寬。鳥啼林漸午,花落地纔乾。 海日隨潮白,春山過雨寒。禪扉閑自掩,清磬遶江干。

冬日登北固山        前人编辑

百折江聲遠,雙林樹色荒。凍雲封雉堞,絕嶂見僧房。 疏磬遲寒雁,遙帆下夕陽。無生應可學,何處問支郎。

劉潤州邀遊甘露       王野编辑

曲阿偏雨露,北固繞煙霞。碧石臨江險,青山背郭斜。 六朝空燕麥,三月自鶯花。回首俱愁思,孤雲萬里家。

北固山江望         丘柳编辑

偶來結束成登眺,獨立蒼茫散暮愁。地入秦淮千嶂 出,天分南北一江流。潮隨返照衝長島,鳥入深雲是 故丘。自信久無蕉鹿夢,浮名應愧釣魚舟。

北固夜歸          鍾惺编辑

「遊遲畏天晚,晚際反凄妍。」好月下山路,順風歸浦船。 雲濤孤棹外,市塢半燈邊。回首蒼蒼處,金焦在亂煙。

秋日偕友人集北固山房分賦二首编辑

陳永年

蠟屐裁成老桂叢,翠微城北翠微宮。黃花命酒留秋 色,綠字分題借遠峰。鴻雁一天星斗逼,芙蓉雙嶼水 雲通。不知珠玉為陵谷,清淺移來《賦草中》。

其二

白鷺洲橫鷲嶺斜。漢臣高步似乘槎。吟邊落葉秋成 雨。筆底飛香字有花。入手深杯浮日月,到江寒硯洗 雲霞。蓬萊何苦《褰裳》去,城滿青山謝脁家。

北固山訪汪真長       章詔编辑

竹林幽事愜,夏日訪真長。不睹花間屐,猶聞座上香。

琴書淹客久,蜂蝶過鄰忙。直欲連僧榻,然燈詠《海棠
考證.svg

南鄉子登北固    宋辛棄疾编辑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煙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 悠。不盡長江滾滾流。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 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永遇樂北固懷古     前人编辑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 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 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元嘉草禪,封狼居 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 矣,尚能飯否。

祝英臺近北固山     岳珂编辑

甕城高,盤徑近,十里筍輿穩。欲駕還休,風雨苦無準。 古來多少英雄,平沙遺恨,又總被、長江流盡。倩誰 問,甚衣帶中分,吾家自畦畛。落日潮頭,漫寫鐲鏤,慣 斷腸煙樹揚州,興亡休論,正愁盡、河山雙鬢。

前調前題        前人编辑

澹煙橫,層霧斂。勝概分雄占。月下鳴榔,風急怒濤轉。 關河無限清愁,不堪臨鑑,正雙鬢、秋風塵染。漫登 覽。極目萬里沙場,事業頻看劎。古往今來,南北限天 塹。倚樓誰弄新聲,重城正掩,歷歷數、西州更點。

北固山部紀事编辑

《鎮江府志》:「梁到藎幼聰慧,官太子洗馬、尚書殿中郎。 嘗從高祖幸京口,登北固樓賦詩,受詔便就。」

《丹徒縣志》:「梁王勱為南徐別駕從事史。大同末,武帝 謁園陵,道出朱方,勱從輦側。所經山川,莫不顧問,隨 事應對,咸有故實。從登北固賦詩,帝甚嘉之。」

唐上元中,劉展叛,潤州刺史韋儇,同江淮都統李烜、 浙西節度使石令儀屯京口,展引兵入廣陵。烜闢北 固為兵場,插木以塞江口。展軍于白沙,設疑兵瓜洲, 張火鼓譟,若將趨北固者,如是累日。烜悉銳兵守京 口待之。展乃自上流濟,襲下蜀,犯昇。上元二年正月, 田神功使范知新等將四千人自白沙濟西趨下蜀, 自將三千人軍于瓜洲濟江。展將步騎萬餘陳于蒜 山,神功以舟載兵趨金山,會大風,不得渡,還軍瓜洲, 而知新等兵已至下蜀,展遂敗。初,展陷潤州,以其將 許澤為潤州刺史,展敗走,澤死。

明太祖擒偽吳戴院判,時幸拱真菴,僧無二獻詩。其 日移蹕北固山鳳凰池,諭以守誡、守法、守業之訓。 徐文貞登北固峰,有超出六合之想,忽大風吹幾墮 巖下,退飲佛殿,《觀人皮鼓》,蓋以沂東所戮海寇王艮 皮鞔之也。

北固有蜂甚巨,冠色赤,鳥撲之墮地,群蜂數萬,結聚 不去,一二日皆死。楊文襄取而瘞之,作《義蜂塚記》。

北固山部雜錄编辑

《丹徒縣志》:謝元與兄書云:「居家大都無所為,止以垂 綸為事,足以永日。北固山下大有鱸魚,一手釣得四 十九枚。」

荀令則嘗《登北固望海》云:「雖未睹三山,便使人有凌 雲之意。若秦漢之君,必當褰裳濡足。」

唐王灣《題北固》詩:「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張燕公 居相府,手題于政事堂,每示能文家,令為楷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