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25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二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二十五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二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二十五卷目錄

 天台山部藝文三

  登天台山篇       梁李巨仁

  送司馬道士歸天台     唐元宗

  送司馬道士遊天台     宋之問

  寄天台司馬道士       前人

  前題            張說

  山居洗心        司馬承禎

  越中逢天合太乙子     孟浩然

  舟中曉望天台        前人

  尋天台山          前人

  天台曉望          李白

  同友人舟行遊台越作     前人

  送楊道士往天台      張九齡

  送司馬承禎歸天台      李嶠

  寄天台司馬先生       崔湜

  龍窟泛舟寄天台學道者    常建

  石橋           皇甫曾

  憶天台山         劉禹錫

  桃源洞二首         元稹

  早發天台          許渾

  發靈溪館          前人

  宿東橫山          前人

  題赤城中巖寺        前人

  遊天台           張祜

  送蘇倩遊天台       張子容

  送僧歸天台         賈島

  華頂           僧靈徹

  天台道中         宋夏竦

  瓊臺西路         高似孫

  天台思古          趙湘

  天台道中          洪适

  石梁            前人

  贈杜介遊赤城        蘇軾

  石橋           王十朋

  桃源            前人

  石梁           王亞夫

  前題           葉清臣

  前題           宋之瑞

  前題           趙清源

  秋日夢登天台山絕頂    明潘禎

  天台懷古         胡纘宗

  過天台           黃約

  石橋            楊澤

  憩天台山寺        黃孔昭

  題畫天台景         范吉

  赤城避暑          許爵

  石橋            許載

  題石橋          彭夢祖

  石梁觀瀑          楊鶴

  自石梁東上華頂歌     洪若皋

  遊桃源          王士性

  同休遠文心上人度石梁   王立程

  石梁觀瀑         何GJfont

 天台山部紀事

 天台山部雜錄

 天台山部外編

山川典第一百二十五卷

天台山部藝文三编辑

登天台山篇       梁李巨仁编辑

天台稱地鎮千仞,上凌霄雲開金闕。迥霧暗石梁遙 翠,微橫鳥道珠澗入。星橋風急青溪晚,霞起赤城朝 寓目。幽棲地駕言逸綺,季避世桃源士忘。情漆園吏 抽簪傲,九辟脫屣輕千駟。沉冥負俗心瀟灑,凌雲意 蒼蒼聳極。天伏眺盡山川疊,峰如積浪分崖若。斷煙 淺深聞過渡,輕重聽飛泉採藥。逢三島尋真值九,仙 藏書凡幾代看。博已經年逝將追,羽客千載一來旋。

送司馬道士歸天台     唐元宗编辑

紫府求賢士,青溪祖逸人。江湖與城闕,異跡且殊倫。 間有幽棲者,居然厭俗塵。林泉先適性,芝桂欲調神。 地道踰稽嶺,天台接海瀕。音徽從此間,萬古一芳春。

送司馬道士遊天台     宋之問编辑

羽客笙歌此地違,離筵數處白雲飛。蓬萊闕下長相 憶,桐柏山頭去不歸。

===寄天台司馬道士       前人===臥來生白髮,覽鏡忽成絲。遠媿餐霞子,童顏且自持。 舊遊惜疏曠,微尚日磷緇。不寄西山藥,何由東海期。

《前題》
張說
编辑

世上求真客,天台去不還。傳聞有仙藥,夢寐在茲山。 朱闕青霞斷,瑤臺紫月閒。何時枉飛鶴,笙吹接人間。

山居洗心        司馬承禎编辑

不踐名利道,始覺塵土腥。不味稻粱食,始覺神骨清。 羅浮奔走外,日月無晦明。山瘦松亦勁,鶴老飛更輕。 逍遙此中客,翠髮皆長青。草木多古色,雞犬無新聲。 若有出俗志,不貪英雄名。傲然脫冠綬,改換人間情。 去矣丹霄上,向晚雲冥冥。

越中逢天台太乙子     孟浩然编辑

仙穴逢羽人,停艫向前拜。問余涉風水,何處遠行邁。 登陸尋天台,順流下吳會。茲山夙所尚,安得問靈怪。 上逼青天高,俯臨滄海大。雞鳴見日出,常覿仙人GJfont。 往來赤城中,逍遙白雲外。莓苔異人間,瀑布當空界。 福庭長自然,華頂舊稱最。永此從之遊,何當濟所屆。

舟中曉望天台        前人编辑

掛席東南望,青山水國遙。舳艫爭利涉,來往任風潮。 問我今何適,天台訪石橋。坐看霞色曉,疑是赤城標。

尋天台山          前人编辑

吾愛太乙子,餐霞臥赤城。欲尋華頂去,不憚惡榮名。 歇馬憑雲宿,揚帆截海行。高高翠微裡,遙見石梁橫。

天台曉望          李白编辑

天台鄰四明,華頂高百越。門標赤城霞,樓棲滄島月。 憑高一登覽,直下見溟渤。雲垂大鵬翻,波動巨鼇沒。 風濤常洶湧,神怪何GJfont忽。怡情觀斯境,好道心不歇。 攀條摘珠實,服藥鍊真骨。安得生羽毛,千秋臥蓬闕。

同友人舟行遊台越作     前人编辑

楚臣傷江楓,謝客拾海月。懷沙去瀟湘,掛席汎溟渤。 蹇予訪前跡,獨往造窮髮。古人不可攀,去若浮雲沒。 願言弄倒景,從此鍊真骨。華頂窺絕溟,蓬壺望超忽。 不知青春度,但見綠芳歇。空持釣鼇心,從此謝魏闕。

送楊道士往天台      張九齡编辑

鬼谷還成道,天台去學仙。行應松子化,留與世人傳。 此地煙波遠,何時羽駕旋。當須一把袂,城郭共依然。

送司馬承禎歸天台      李嶠编辑

蓬閣桃源兩處分,人間海上不相聞。一朝琴裡悲黃 鶴,何日山頭望白雲。

寄天台司馬先生       崔湜编辑

聞有三元客,祈仙九轉成。人間白雲返,天上赤龍迎。 尚惜金芝晚,仍攀琪樹榮。何年緱嶺上,一謝洛陽城。

龍窟泛舟寄天台學道者    常建编辑

夕翠映山深,餘輝在龍窟。扁舟滄浪意,澹澹花影沒。 西浮入天邑,南望對雲闕。因憶莓苔峰,初陽濯元髮。 泉蘿兩幽映,松鶴聞清越。碧海瑩子神,玉膏澤人骨。 忽然為枯木,微興遂如兀。應寂中有天,明心外無物。 環迴從所沒,夜靜猶不歇。

石橋           皇甫曾编辑

石梁人不到,獨往更迢迢。乞食山家少,尋鐘野寺遙。 松門風自掃,瀑布雪難消。秋夜聞清梵,餘音逐海潮。

憶天台山         劉禹錫编辑

常憶遊靈境,道人情不低。巖房容偃息,天路許相攜。 霞散曙峰外,虹生涼瀑西。何當謝塵役,重去聽猿啼。

桃源洞二首         元稹编辑

芙蓉脂肉綠雲鬟,罨畫樓臺青黛山。千樹桃花萬年 藥,不知何事憶人間。

其二

仙洞千年一度開,等閒偷入又偷回。桃花飛盡秋風 起,何處消沉去不來。

早發天台          許渾编辑

來往天台天姥間,欲求真訣駐衰顏。星河半落巖前 寺,雲霧初開嶺上關。丹壑樹多風浩浩,碧溪苔淺水 潺潺。可知劉阮逢人處,行盡深山又是山。

發靈溪館          前人编辑

山多水不窮,一葉似漁翁。鳥浴寒潭雨,猿吟暮嶺風。 雜英垂錦繡,眾籟合絲桐。應有曹溪路,千巖萬壑中。

宿東橫山          前人编辑

孤舟路漸賒,時見碧桃花。溪雨灘聲急,巖花樹勢斜。 獼猿垂弱蔓,鸛鶴宿橫槎。謾向仙林宿,無人識阮家。

題赤城中巖寺        前人编辑

蒼蒼松檜陰,曉日露西岑。素壁秋燈暗,紅爐夜火深。 廚開山鼠散,鐘靜隴猿吟。行役方如此,逢師懶話心。

遊天台           張祜编辑

崔嵬海西鎮,靈跡傳萬古。群峰日來朝,纍纍孫侍祖。 三茅即拳石,二室猶塊土。旁洞窟神仙,中巖宅龍虎。 名從乾取象,位與坤作輔。鸞鶴自相群,前人空若瞽。 巉巖到秋碧,媧女徒巧補。視聽出塵埃,處高心漸苦。 纔登招手石,肘底笑天姥。仰看華蓋尖,赤日雲上午。 奔雷撼深谷,下見山腳雨。回首望四明,矗矗若城堵。 昏晨邈千態,恐動非自主。控鵠大夢中,坐覺身詡詡。東溟子時月,卻孕元化母。彭蠡不盈杯,浙江微辨縷。 石梁屹橫架,萬仞千壁豎。卻瞰赤城巔,勢來如刀努。 盤松國清道,九里天莫睹。穹崇上GJfont三,突屼傍聳五。 空崖絕凡路,癡立麋與塵。邈峻極天門,GJfont海窮地戶。 金庭路非遠,徒步欲將舉。身樂道家流,敦儒者一矩。 行尋白雲叟,禮象登峻宇。佛窟了杉柟,仙壇半榛楛。 懸崖與飛瀑,險噴難足俯。海眼三井通,羽門雙闕柱。 瓊臺下昏側,手足前採乳。但造不死鄉,前勞何足數。

送蘇倩遊天台       張子容编辑

靈異尋滄海,笙歌訪翠微。水鷗迎共狎,雲鶴待將飛。 琪樹嘗仙果,瓊樓試羽衣。遙知神女問,獨怪阮郎歸。

送僧歸天台         賈島编辑

辭秦經越國,歸寺海西峰。石澗雙流水,山門九里松。 曾聞清禁漏,卻憶赤城鐘。妙字研磨講,應齊智者蹤。

華頂            靈徹编辑

天台眾峰外,華頂當其空。有時半不見,崔巍在雲中。

天台道中         宋夏竦编辑

驅馬天台路,悠悠漸向晨。雲間忽見寺,山盡偶逢人。 細雨疏篁長,微煙古木春。行行逢驛道,落吹起輕塵。

瓊臺西路         高似孫编辑

一夜天台雨,青鞋踏遍砂。添將清爆水,濕盡碧桃花。 涉澗鉏山朮,和雲嚼野茶。縱無仙骨分,不敢更思家。

天台思古          趙湘编辑

遊人行盡天台路,仙家杳杳知何處。惟有山前一派 溪,落花依舊留春暮。

天台道中          洪适编辑

灘聲因雨急,山勢向雲斜。橘綠誰能畫,楓丹近似花。 春鋤懷淺水,郭索上寒沙。漸聽鳴梭近,林中三數家。

石梁            前人编辑

懸磴跨幽崖,奔流漱深壑。宛然臥蒼龍,天巧謝深鑿。 萬木斬前山,笙竽真籟作。長嘯斥猩猿,高巢布鳥鵲。 莓苔助危梁,下瞰膽欲落。橫前阻翠屏,峭立旁如削。 于此判塵凡,咫尺遂綿邈。飛錫凌空虛,樓臺夜林薄。 寶輝覿華鐙,金翰過神雀。二年佐銅虎,渠能解羈絡。 來烹紫雲腴,寒甌散葩萼。奇事訂前聞,詩成謝層閣。

贈杜介遊赤城        蘇軾编辑

我夢遊天台,橫空石橋小。松風吹茵露,翠濕香嫋嫋。 應真飛錫過,絕澗度雲鳥。舉意欲從之,翛然已松杪。 微言燦珠玉,未說意先了。覺來如墮空,耿耿窗戶曉。 群生陷迷網,獨達從古少。杜叟子何人,長GJfont萬物表。 妻子空四壁,振策念輕矯。遂為赤城遊,飛步陵縹緲。 問禪不歸舍,屢為瓠壺繞。何人識此志,佛眼自照燎。 我夢君見之,卓爾非魔嬈。仙葩發茗碗,煎刻分葵蓼。 從今更不出,閉戶閒騕褭。時從佛頂巖,馳下雙蓮沼。

石橋           王十朋编辑

石橋未到已先知,入眼端如入夢時。僧喚我為巖首 座,前身曾寫石橋碑。

桃源            前人编辑

澗水桃花路易迷,不同人世不同蹊。自從重入山中 去,煙雨深深鎖舊溪。

石梁           王亞夫编辑

天巧何年路,千峰亂入雲。瀑飛雙澗合,崖斷一橋分。 樹色春猶凍,猿聲夜或聞。靈蹤如可見,煮茗共爐薰。

《前題》
葉清臣
编辑

一徑涼飆響萬松,青霞紫霧祕爐峰。寒生別洞前溪 雨,聲到諸天午夜鐘。仙境月高猶駕鶴,陰潭雲起舊 降龍。出塵境界無多地,已上金庭第七重。

《前題》
宋·之瑞
编辑

石梁橫亙不知春,閱盡幢幢幾許人。正使更無蒸餅 礙,可能前路絕荊榛。

《前題》
趙清源
编辑

何處覓靈蹤,天台第一峰。雲深惟見寺,夜靜忽聞鐘。 卓錫隨飛鶴,談元起蟄龍。石橋如有約,跨月坐從容。

秋日夢登天台山絕頂    明潘禎编辑

華峰四萬八千丈,鶴背秋風夢一登。坐使群山臥平 地,笑看杯水瀉東溟。此心本是同寥廓,大塊真能載 我形。擬過赤城尋隱處,倚霞結構老吾生。

天台懷古         胡纘宗编辑

懸崖掛石梁,縹緲隔仙子。不見採藥人,桃花自流水。

過天台           黃約编辑

杖策天台路,松杉萬壑陰。仙人不可見,花落正春深。

石橋            楊澤编辑

乘興探奇到石橋,古碑拂蘚認先朝。八峰羅擁晴虹 臥,雙澗飛流凍雪飄。方廣寺鐘聞縹緲,曇花亭路望 岧嶢。振衣便覺輕塵世,直上洞天不憚遙。

憩天台山寺        黃孔昭编辑

偶憩招提境,行穿松柏林。鐘聲出樹遠,塔影到池深。 掃葉移僧石,聽猿坐竹陰。回頭無限意,索寞向誰吟。

題畫天台景         范吉编辑

萬丈華峰倚碧空,松篁臺殿白雲封。石梁咫尺桃源 洞,遊遍名山興未窮。

赤城避暑          許爵编辑

海上仙人宅,重重幔彩霞。絳宮迷草樹,丹GJfont護龍蛇。 寒溜通雲竇,晴空散雨花。石床無些暑,清夢遶天涯。

石橋            許載编辑

笑指千山小,吟穿一徑微。野花迎畫戟,嵐翠濕緋衣。 橋險無人渡,林深有路歸。去尋方廣寺,次第問元機。

題石橋          彭夢祖编辑

石磴盤空別島開,深林蒼翠拂衣來。曇花映日千峰 繞,飛瀑凌風萬壑哀。野寺無人猿自嘯,危梁駭客鶴 頻回。桃源洞杳知何處,翠髻雲房亦浪猜。

石梁觀瀑          楊鶴编辑

千尺鼉梁噴水輪,水光如練復如銀。金繩放溜蒼龍 峽,雪浪翻車白馬津。鬼斧斲雲開磴道,山精肅樹泣 波旬。應真五百降魔出,夜夜蓮花現法身。

自石梁東上華頂歌     洪若皋编辑

濤聲震盪白日杳。陰氣溟濛風悄悄。攜杖探幽過橋 東。蛇盤鳥道山路小,危峰劍戟兩邊來。急水中流一 澗開,沓石橫磯兀相倚。奔騰澎湃撼怒雷,幽潭旁窟 深百丈。狂松怪木雜蒼莽,霹靂崩摧水轟轟。熊咆龍 吟泣魍魎,神光靈譎悸心魂。昏迷浩蕩失乾坤,攀蘿 穿險磈礧偃。奇形詭狀虎兕蹲,十里岧嶢百里迥。遙 遙漸望蓮峰頂,白雲黮霮連青天。一嶺一峰峰愈挺, 梯巖踏磴步步登。回首千山萬馬騰,長鼉巨鼇駕疊 浪,海闊天空積萬層,草樹茫茫煙無數。足底飄飄起 雲霧。遠壑遙岑青冥端。惝恍靈蹤隱凝沍,躡屐直到 峰上頭,蓮花蓮葉滿眼愁,霞光飆爽天咫尺。星長歷 歷手可扐。宛委峰頭日西昃。滄海東流何訊亟,人生 百年在頃刻,呼智公招太白。羽旗鸞車遠難即,安得 乘天長羽翼,四顧茫茫暮雲色。洞天福地誰測識。萬 古高山無終極。

遊桃源          王士性编辑

劉阮相將出洞天,洞門轉盼埋蒼煙。花開花落誰為 主,寥落壺天幾歲年。我亦天台採芝客,來往青山訪 陳跡。萬樹夭桃隔綵霞,髣GJfont仙娥落空碧。記得迷津 採藥郎,桃花流水偶相望。隱隱胡麻來石髓,雙雙玉 女下天香。雲鬟翠黛流蘇帳,伉儷不殊人世狀。仙家 雞犬日日增,七日滄桑何漭蕩。塵心忽自憶人間,一 別仙源遂不還。白日蒼蒼翳舊路,瓊樓玉宇掩重關。 狐兔為家莽荊棘,煙霧茫茫招不得。鑿石誅茆發隱 淪,我與山川生氣色。古陌無津不計春,敢希邂逅望 仙塵。但將指點漁郎道,勿被桃源解笑人。

同休遠文心上人度石梁   王立程编辑

平生愜幽賞,山水有餘癖。躋攀陟穹崖,杖屨迷昕夕。 遙愛萬峰攢,悠然暮雲白。一徑轉松蘿,縈迴盤蹬窄。 怪石駕飛梁,橫空巨靈劈。瀑布自天來,波濤翻四壁。 噴沫建瓴下,懸崖幾千尺。足底走轟雷,崩騰疑地坼。 中有一線通,莓苔覆其脊。猿鳥不敢窺,狡兔猶辟易。 時與山僧來,躊躇中復卻。觀止即康莊,虔心輕一擲。 舉足已忘身,生死不容隙。嗜專遂忘險,陡然任所適。 闊步神飛揚,往來憑兩屐。觀者色沮喪,相顧徒咋唶。 親朋四五人,驚定還慰責。千金戒垂堂,髮膚寧不惜。 吁嗟謝世情,嶔巇羊腸迫。浮沉投網羅,安危何所擇。 為我解天弢,逍遙舒六翮。遺生等鴻毛,胡為效臧獲。

石梁觀瀑         何GJfont编辑

靈虹渴飲跨丹丘,玉館金庭異跡留。地轉星河能不 夜,天開霜雪欲長秋。半空花散三千界,一片瓊飛十 二樓。揮手風塵邈城市,人間何處更滄洲。

天台山部紀事编辑

《天台縣志》:南齊顧歡,字景怡,鹽官人。年二十隱居天 台山,開館受徒。台人病疫,歡曰:汝家有書否。答曰:止 有《孝經》三章。歡曰:此益善,可取仲尼章置枕上。如其 言,果瘥。人問其故,曰:善禳惡,正勝邪,此所以瘥。高帝 累詔,不起,終於台。

梁庾肩吾,字子真,新野人。隱天台,故。其子信所著《哀 江南賦》題曰:少微真人,天台逸民。

陳僧智顗,潁川人,陳姓,字德安。太建七年,至天台山, 卜居佛壟。後宣帝創修禪寺,割始豐縣租以充其粟。 至隋煬帝時,請授戒,號智者大師,居天台山二十二 年,建道場十二所。國清,其一也。又按《舊圖經》:師年十 歲,誓佛前願,荷正法,遊佛壟,感定光之夢,即建寺。後 寂滅,其徒輿葬佛壟。嘗著《正觀》十卷,緇流宗為天台 教。

僧灌頂,章安人,吳姓,字法雲。聆智顗所說法,了無遺 忘。嘗入都講演義疏,晉王遣使送之,還山,為造國清 寺。《高僧傳》:僧普明,會稽人,朱姓,初止國清寺半巖,難于 得水。一日,以杖叩石,泉湧出,今錫杖泉是也。

《隋書·徐則傳》:則,東海剡人也。幼沈靜,寡嗜欲,受業于 周弘正,善精于議論,聲擅都邑。則嘆曰:名者,實之賓。 吾其為賓乎。遂懷棲隱之操。杖策入縉雲山,後學數 百人,苦請教授,則謝而遣之。不娶妻,常服巾褐。陳大 建時,應召來,憩于至真觀。期月又辭,入天台山,因絕 榖養性,所資惟松水而已。雖隆冬沍寒,不服綿絮。太 傅徐陵,為之刊石立頌。

《天台縣志》:司馬承禎,字子微,洛州溫人也。居天台山, 曾至洞霄宮事潘體元,傳辟穀導引術,無不通。後與 陳子昂、盧藏用、宋之問、王維、孟浩然、王適、畢構、李白、 賀知章為方外十友。睿宗召之,延問其術。對曰:為道 日損,損之又損,以至于無為。夫心目所知見,每損之, 尚不能已,況攻乎異端,而增知慮哉。帝曰:治身則爾, 治國奈何。對曰:國猶身也。故游心于淡,合氣于漠,順 物自然,而無私焉。則天下治矣。帝嗟嘆久之。乞還山, 賜寶琴霞帔,公卿賦詩送之,時盧藏用隱終南山,後 登朝見禎將還,指終南山曰:此中有大佳處,何必天 台。對曰:以僕觀之,仕宦之捷徑耳。藏用有慚色。 《唐書·隱逸傳》:吳筠,華陰人,字正節。天寶初,遊天台,觀 滄海,與名士相娛樂。文辭傳京師,元宗召見,獻《元綱 論》。

《天台縣志》:甘泉先生,不知何許人,隱華頂峰,頻詔不 起。開元十八年,明皇遣官于王屋山,置臺觀以居之。 《唐高道傳》:田虛應;齊人,字良逸。得大洞法,每水旱請 禱,敝衣岸幘而坐,應不旋踵。元和中,入天台,屢詔不 起。

馮惟良,相州人,字雲翼,修道衡嶽,元和中入天台,廉 使元稹嘗造請,問方外事。後以三洞法行于江表,憲 宗屢詔不起。

陳寡言,越人,字太初。隱玉霄峰,號曰華琳。嘗以詩詠 自娛。將尸解,謂徒劉介曰:當盛我以布囊,置室中,勿 木為也。

《天台縣志》:徐靈府,錢塘人,號默希子,居天台雲蓋峰 石室中,以修煉自樂。會昌初,頻詔,不起,絕粒十餘年, 凝實而化。嘗著《天台山小錄》、《山洞要略》、《寒山子集序》、 《真經》十二篇。

項斯,字子遷,江東人。會昌中進士,為丹徒尉,工于詩。 楊敬之雅愛之,贈詩云:幾度見詩詩總好,及觀標格 勝于詩。平生不解藏人善,到處逢人說項斯。後遊天 台,因寓焉。

曹唐,字堯賓,嘗寓天台山,以能詩名于時,後為荊湘 從事。

周朴,福州人,寓天台山。時黃巢亂,欲用之,不屈而死。 《續仙傳》:許碏,高陽人,少為進士,累舉不第。晚學道于 王屋山,周遊五嶽,自荊湘抵天台。

《仙傳拾遺》:夏侯隱,不知何許人。大中末,遊天台,獨止 一室,或露宿草樹間,每登山渡水,則閉目而睡,比至 則覺。人呼睡仙。

《李畹該聞錄》:杜光庭,字聖賓,括蒼人,號東瀛子,為時 巨儒。嘗居天台山,至懿宗朝,與鄭雲叟賦萬言,不第, 遂入道。初從僖宗入蜀,有文集百卷,終上都大清宮 內供奉。

《舊圖經》:劉處靜,自號天台山耕人。會昌中,與葉藏質、 應夷節為林泉友。

《天台縣志》:僧豐干,居天台國清寺,形貌寢惡,被髮布 裘,或時唱歌。人問之,第云:隨我騎虎遊松門。與寒山、 拾得相親,三人每邂逅,則長吟大笑,人莫測也。後太 守閭丘引,嘗問豐干曰:天台有何聖賢。答云:國清有 寒山、拾得,狀貌類風狂,歌笑不常,蓋普賢、文殊後身 也。公至,宜謁之。至,則二人方據火談笑,閭丘遽作禮, 二人云:豐干饒舌耶。遂搖手出門而去。豐干後于天 台示寂。

《傳燈錄》:寒山子,本無氏族,以其于寒石山中居止得 名。容貌枯悴,布襦零落,以樺皮為冠,曳大木屐,時來 國清寺就拾得,取眾僧殘食、菜滓食之,或廊下隨行, 或時叫噪,望空謾罵。寺僧以杖逼逐,翻身撫掌,大笑 而去。雖出言如狂,而有意趣。嘗得詩輒題石間,好事 者隨錄之,得三百餘首,多述山林幽隱之興,或譏諷 時態,警勵流俗,徐靈府序而傳之,終隱寒山石中。 拾得,不言名氏,因豐干於山中經行,至赤城道,數聞 兒啼聲,遂尋見一子,可數歲,因名拾得。在國清廚內 滌器,常日齋畢,澄濾食滓,以筒盛之。寒山來,即負之 去。後隱祥雲峰,時僧道翹纂寒山詩,以拾得偈附焉。 溈山佑禪師,初作沙彌,自福唐至國清受戒時,寒山、 拾得掃松迎迓。臨行,寒山送之云:遇潭即止。後于洪 州泐潭山得道。

《天台縣志》:僧遺則,京兆人,長孫,其姓也。隱瀑布之西 巖。元和中,法席漸盛,自名其巖為佛窟,居四十年而 終。僧普岸,漢東人,姓蔡。太和初,止水磑西峰。翌日,有虎 引至中田,遂創平田禪院,今萬年寺是也。

僧幼璋,夏侯,其姓也。遊天台山創福田院,今慧峰是 也。中和四年,人死于飢,璋聚骸以葬,錢武肅王嘗夢 一僧,儀貌甚偉,寤求不獲,後圖形至天台山,得之,乃 璋也。賜號至德大師。

宋許仁,字性初,山東鉅野人。從楊龜山遊,建炎初,以 右朝請大夫集英殿修撰,知臨安府,疏劾黃潛善、汪 伯彥,直道不容于朝,因偕修武郎趙士佇遊台山,卜 居于邑之墨湖。建思敬堂,金波亭,所著有《靈溪新紀 編》及奏疏若干卷。

范宗尹,襄陽人,高宗時,累官右僕射,出知溫州,退居 天台山。

季思可,龍泉人,寶佑四年進士。權貴忌之,退居天台 山,作書堂于雷馬山。

張無夢,鳳翔人,字靈隱,號鴻濛子。遊天台山,廬于瓊 臺。真宗召問令講《易》,即說謙卦,曰:方大有之時,宜守 以謙。上喜,除著作佐郎,不受。復召講《還元篇》,答曰:國 猶身也,心無為則氣和,氣和則萬寶結。有為則氣亂, 氣亂則英華散,此還元大旨也。賜處士先生號,亦不 受。上以長歌贈行,朝士咸賦詩送之。

杜本,字伯,原隱居天台山,學者稱為清碧先生。至正 三年,丞相脫脫以隱士薦召,為國史編修,稱疾固辭。 致書丞相,略云:以萬事合為一理,以萬民合為一心, 以千載合為一日,以四海合為一家。則可言制禮作 樂,而躋五帝三王之盛矣。

潘和道,天台之橋亭人,性穎悟行,剛直恣意,吟詠有 少陵風。喜談兵事,劉誠意過天台,邀論相合,曰:方今 必有真主,渾一天下,壺漿之迎,不在茲歟。潘曰:唐虞 之世,下有巢由,富貴非所期也。劉力勸之仕,猶豫久 之,曰:僕勇劣鷹揚,忠讓叩馬,不過為頑民歸計耳。遂 隱于華頂,築雲山一覽亭,自號竹坡隱者。

天台山部雜錄编辑

《異苑》:會稽之天台山,雖非遐遠,自非忽生,忘形則不 能躋也。赤城阻其徑瀑布激其衝,石有莓苔之險,淵 有不測之深。

《居易錄》:天台山慧明寺,有陳智者大師手書《陀羅尼 經》四卷,前三卷內有缺。宋僧元通倣大師書補完之。 別書後一卷,以備亡失。明嘉靖中,有譚守取去大師 手書一卷,今存者,皆元通書。吳江潘簡次耕遊天台, 見之,云:第四卷筆法精勁,神采奕奕,知譚所取,乃元 通書耳。大師手蹟故在也。

潘次耕云:從天封上華頂,惟善興寺,有眾三十,號叢 林,然亦編茅代瓦,其餘小茅蓬散處,巖谷中單棲偶 隱一瓢一衲,齋缽不繼,而巖阿澗曲閒,值團瓢獨木 為橋,老樹縛屋,落花不掃,經聲朗朗為聖,為凡,不可 知也。予謂風穴沼禪師單丁七年日乞村落,夜然松 脂倚遇禪師,住法昌無僧徒開爐日,撾鼓上堂為泥 塑十八羅漢,說法偈云:法昌,今日開爐,行腳僧無一 箇,只有十八高賢,緘口。圍爐打坐,諸方傳之固知真 善,知識未必開。堂領眾千百為群,如吳越間習氣也。 寒山子有二,皆載天台山志,其一即寒山拾得文殊 化身,其一道士李褐遇,貧士去數日復乘白馬來,謂 褐曰:頗知寒山子乎,即吾是也。

王立程《天台山記》:天台山,去郡治一百五十里,《志》稱 華頂高萬八千丈,複嶂重列,如張帆翠濤中。上參台 宿,故名如桐柏、赤城,皆即所向而分氏之爾。愬皋祖, 起自大盆,遊天姥,開峽支甚繁,東為天封寺,一名靈 墟突峰,曰摘星分二,榦一至緱城,勾章諸山,屆海一 于覆盆,山迤入大固毓臨海,郡西為萬年寺,亙通元 峰為韶國師道場,南支繇葛閬峰始結,國清寺演為 桐柏,其左駢化佛壟,孕天台,縣從縣北陟二里,名萬 松徑,尚顏左壁彷彿聞濤聲,旁植二浮屠,高數丈,衣 蘿薜如繡,柱此造國清初門也。抵GJfont口復列石幢二 鐫金剛,密跡為解脫門,前屹立一峰,如覆釜名孤嶼。 隱隱見虯松,載道稍入,臨萬工池,池上標七佛塔,匯 雙澗水,東麓湧大,浮屠影挂霄漢為寺之大觀。每偕 沖公坐迴瀾橋,溪聲雲濤如凌空天樂。入三門班菩 提樹數本由雨花亭登大雄殿,輝煌奪目,環以五峰 雙澗粼粼巉巉,怪石中嵌九節,菖蒲可采為餌。殿左 聳,危樓貯。今上所為,御函金誥洎紫袈裟,即沖公奏 頒者。右配普門殿,殿後無畏法堂,家比部公,諱士崧 新之堂。左石竇為飛錫泉,色如乳,右曹源為宋譙國 曹勛書銘,東南隅三隱堂為三聖藏修處。茂樹修陰 如在祗陀林矣。華頂矗萬山門獨表于諸峰他山,如 蓮花瓣附之。亦云上應華蓋當雲斂空霽,晨起看旭 日于溟渤中,忽涌金丸大可十餘頃,西顧錢塘微茫一線四隅,集亂石如卵塔,昔智顗禪師入定。天魔以 業力運巨石恐之,竟不能動。咸稽首退,今稱降魔塔。 一泉極甘洌,名卓錫,甚寒多嵐霧,或雲濤陡作千巖 萬壑化為兜羅錦界,稍下為右軍墨池,舊有太白讀 書堂,隤敗家中丞公新以居僧。再下為華頂寺大雄 殿,洎廊廡皆茅蔽,用陶則冰脆之。前有池,輒產異花。 人鮮識者。宋無見禪師就澗築放生池,亢霖無涸溢。 池魚聞木魚聲,即仰受飼。南轉為天柱峰,乃永明壽 禪師習靜處。下嶺則天封寺,有十六尊者像,神氣如 生。寺前多巨檜,年來為俗吏斬之,以償逋稅。國清萬 年以聖藏僅免,東征加餉,惟闡法罹殃殊慘未幾,吏 為神殛可鑑也。

石梁,去縣治五十里,應真五百所棲也。山自華頂至 蓮花峰瓜分為三。中支先止為上方廣南,舒象鼻植 曇華亭,北狀獅蹲石梁亙之,一水從蓮花峰界上方 廣之前,一由香爐峰出,方廣之後去橋數十步,合遊 梁下,即化為白虹千尋,飛流出剡。僧指梁下為龍窟, 余並坐下,方廣仰視石梁,倚天松翠蘿陰,漸入几案, 飛鳥依人,幽香填壑。僧徒傴僂,扶杖戴笠,戢戢渡石 橋狀,雖僧繇不能曲盡其妙,崇岡峻嶺朝嵐夕暉星 螺玉蜆翔為奇峰,伏為邃谷,婉委兩山中而一亭翔 于峭壁之末,蕩雲摩漢鈴鐸,自奏天花飄落簾籠間, 非復人世矣。

斷橋,由石梁左澗,渡雙溪矼,沿澗行數里,澗石平鋪 如砌,蒼松夾之,幽蘭異草香風襲人。稍下,數石錯列 如施床,几湍流起伏慴惑觀,聽于喁似人語。曲折若 羊腸,漲時枉道方可渡,而兩巖相距不接者數尺。望 之如闕,因名斷橋。橋下巨石縱橫,可數百尺。疊級為 三,各有穴,瑩潤天成,極深無際。從上泓旁泐一線溢 于中坎下窪方,池開廣半畝,乃盡三級。相傳神龍都 之頫窺,則足心酸澀,左小澗長丈許為龍孫炙鱗處。 俗呼龍拖石,池下為珠簾,水沿崖石溜激飛躍如雲 飄空中,崖半迸珠萬斛,晴雪濺人,沁心寒骨,簾下一 石如掌,可GJfont趺二十人,逶迤入慈聖寺,漸界南明之 沃洲矣。

桃源洞,在護國寺東北二里許,斜行山谷,榛莽充塞, 沿澗繡壁岝崿,綠波漣漪,如鏘環珮,即漢永平中劉 晨阮肇遇仙處。澗之東塢,有桃數畦。春時,花光射日, 紅雨點綴芳草,如踏錦裀。塢以北,行里許,攢峰回擁, 如堂皇扃戶,行跡杳然。遊人附杖從之,及水窮道盡, 一潭清激,可鑒毛髮。中有洞泉,通山底,是為金橋潭。 宋景祐中,僧明照見金橋跨水,如睹永平故事,即此 潭也。潭之南滸有磐石三,僅出水四寸,可坐挹流。杯 俯而啜之,如在几案。元祐間,鄭至道結亭其上,榜曰 浮杯,而記之,即其趾也。據石仰望三峰,盡如罨畫,惟 東峰特秀如綰髻,名雙女峰。或謂雙鬟戲水,非其精 靈所化耶。少頃白雲隨杖笑語,應谷翛然發天際,真 人想家中丞公于離別,巖下構亭榜曰儷仙,蓋紀劉 阮事,有詩載集中峰,左循麓至紫凝山,有瀑布懸流 千尺,則陸羽所品第十七泉也。

赤城山,出國清寺,循靈芝峰西轉,僅三里餘,林陰披 拂,若穿雲嶂,抵曹莊,望中巖寺,霞彩閒微露金屋。晉 義熙初,僧曇猷開創巖,極深廣,居之。可忘寒暑,由中 巖右轉躡石、磴里許,為玉京洞。巖溜不輟,晴空飛霰 如淡雲薄霧。洞前蔽修竹磬聲,隱隱度林杪。《仙史》載 茅司命所治第六洞天也。洞右有巖,曰結集、曰釋籤, 乃隋僧灌頂湛然釋教觀處。越人許陽常修真于此。 又西為洗腸井,昔曇猷禮石橋應真怪其腹中韭氣, 猷出腸洗之,至今韭尚叢生焉。絕頂表以浮屠,即興 公所稱,霞起建標處。山趾為清溪匯大盤,國清桃源 三水跨石橋,長數百武。東汰十里餘,數石劖削刺,中 流不利舟楫。土人謂大小惡,即李白所稱惡溪溪由 靈江入海。

萬年寺,出國清東轉,沿澗水數里,為龍潭崖。水底隱 隱見石窟,廣數丈,貫索垂石,未竟其奧,再上金地嶺, 入大慈寺,即顗師所建修禪院。兩厄火龍,餘敗屋殘。 僧又蹇于東征額外之餉,廢可立待也。其後即大師 塔院,稍下為高明寺,今講師燈公振其廢,再上為寒 風闕,山頂棲毒龍,故風雨特甚。又十里為羅漢嶺,云 應真炙日遊行于茲。下嶺五里許,即纓絡葳蕤,濤聲 振壑,列古檜千餘榦,大數圍,掩映雲日,八峰雙澗環 衛左右,山門構叢檜,中殿後為法堂,奉慈聖所賜全 藏莊嚴,倍他剎,蘊空禪師開飯僧堂,而秀公繼壯之, 土僧戴髮事耕樵,尤可笑也。

桐柏觀,居華頂迤西,由白沙出寒峰口,歷鳥道十里 餘,牽蘿下白公界,若霣虛然。稍近洞天,兩石對峙,啟 玉霄宮,今廢。而香茅猶生,直抵方瀛即徐靈府修真 處。緣澗行自地距洞門數十里,始至觀西。壁聳立如 塹,中有瀑水飛流,四時巖浩垂若天紳,實為葛洪司 馬子微遺跡,而雲壇寂寞,惟山翠沾衣,悵惘殊極。有 二石像,叩之銅鳴。黃冠指為夷齊像,余謂二賢未東,恐後人諱劉阮而襲其名耳。越西北二里許,經龍潭 仰望瓊臺,雙闕皆峭壁萬仞,突起大壑之心參雲摩 霄,真奇觀也。再出即慈雲懺主道場,今講師惺公居 之,經年不聞足音,其幽僻尤為耽隱者所慕。

《天台縣志》:天台山,在縣北三里,自神蹟石起。按陶弘 景《真誥》云:高一萬八千丈,週迴八百里,山有八重,四 面如一,《十道志》謂之頂戴三辰,或曰當牛女之分,上 應台宿,故曰:天台。顧野王《輿地志》云:天台山,一名桐 柏,眾嶽之最秀者也。《徐靈府記》云:天台山與桐柏接 而少異。《神邕山圖》又採浮屠氏說,以為閻浮震旦國 極東處。或又號靈越,孫綽賦所謂託靈越以正基是 也。按諸書名稱不同,惟天台乃其正號,餘亦各有所 據,獨上應台宿之語,雖本道書,邈不可考爾。

天台山者,山之總名也。自神蹟石起桐柏赤城瀑布 佛壟香爐華頂東蒼皆是支遁。《天台山銘序》云:往天 台當由赤城為道,而《神邕山圖》亦以赤城為南門,石 城為西門,《徐靈府小錄》又以剡縣金庭觀為北門,蓋 皆指山之所至言之。蜀樊建《天台山行記》云:自桐柏 至華頂台山,八重,蓋其延袤有如此者。近盧守仁修 《台州郡志》,力辨天台山,專指《華頂志》,未成書,其說特 見于《赤城集》。而藏教所載《羅漢靈蹟記》有云:赤城巖 與天台瀑布、靈溪、四明相連,而天台懸崖峻特,峰頂 切天下有石橋跨澗,則又以石橋為天台。晉束GJfont《啟 蒙記》云:天台去人不遠,路自福溪水淺,而清福溪在 縣北四十里,與華頂石橋相近,大抵其說各有所本, 而今無所考矣。范侍郎《志要》云:華頂為台山,絕頂特 秀,其原遠未可窮,昔人謂發脈紹興,故孫賦以為託 靈越以正基。又謂海瀕起伏三百六十餘峰,而融結 于此。自此又分為五支,其最東一支為天封歡嶴,諸 山至邑東橫山而止,稍南一支為大慈佛壟縈紆至 神蹟石以及縣治。中一支則為國清寺迤西,一支為 桐柏玉霄諸山,又西一支則衍為石橋諸峰,而天台 乃其總稱,其說頗為近理。

《天台山賦》云:濟楢溪而直進,落五界而迅征。呂向註 云:五界峻道名濟,此險阻經峻道而疾行也。李善註 云:五界五縣之界,援《徐靈府會稽記》曰:此山舊名五 縣之餘地,謂餘姚、句章、鄞、剡、始寧,此說是也。然《登真 隱訣》謂大小台處五縣中央,又以餘姚、句章、臨海、天 台、剡縣為五界矣。

孫賦又云:蔭牛宿以曜峰,託靈越以正基。蓋言天台 山據越地之靈,以正基址爾。非專以靈越為天台山 也。江總《修心賦》曰:喜南斗之分次,肇東越之靈祕,又 晏元《獻石氏山齋詩》云:書仙十闋壯儒宮,靈越山川 寶勢雄。以是考之,則會稽本名靈越,非止台也。 陶弘景《真誥》云:越有桐柏之金庭,按《剡縣金庭館記》 曰:沈約定居桐柏嶺,建館曰金庭,則是剡之金庭,亦 桐柏也。天台縣洞宮以桐柏名,始于唐景雲二年。司 馬承禎所置,而寧海之西南,亦有桐柏山,連天台山, 故《神邕山記》力辨云,從極東至寧海界,有桐柏山,其 狀高峻。《道經》云:越有金庭、桐柏,與四明、天台相連,豈 其山之綿亙如此耶。

《真誥》又云:天台山高一萬八千丈,李白《夢遊天姥吟》 乃云:天台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不知何據 而云然。

《名山福地記》:玉京洞在赤城右脅,蓋十八洞天之第 六,周三百里。《會稽志》載:越之諸暨,亦有玉京洞,及考 《徐靈府小錄》云:其下別有洞臺,方二百里。南馳縉雲, 北接四明,東距溟渤,西通剡川。其說亦誕而難信。 《會稽志》載:司馬悔橋,在新昌縣東南四十里。舊傳司 馬承禎被召,至此而悔,因以為名。後人重建此橋,錯 書悔字為晦,其義益舛。按《雲笈七籤》載:司馬悔山在 天台山北係第十六福地,李明仙人所治之處。山在 天台新昌二境間,橋以山得名,非為司馬承禎設也。 昔人有題云:《道書》司馬悔福地,在天台茲山,秀盤古 億載青崔巍。如何《越中志記》載殊,未該浪云。唐子微 曾過茲橋,來奉詔,悔輕出,欲勒俗駕回觀,此益見。 白雲先生者,晉之仙人也。《洞天福地記》云:靈墟乃白 雲先生隱處。世說載王右軍得筆法于白雲先生。又 按《野史辨才》云:右軍作《蘭亭記》三百七十五字,始夢 天台了貞傳授筆訣,以永字為法,其後司馬子微亦 號白雲子。

青溪,在縣北五里,按宋謝靈運《登臨海詩》云:旦發青 溪陰,又唐元宗送司馬承禎云:青溪祖逸人,皆作青 字,俗呼為清者誤。

《明一統志》載:天姥峰,在天台縣西北,與天台山相對。 李太白《天姥吟》云: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 城。蓋此山舊屬天台,自五代間錢氏分台割剡,置新 昌縣,今屬新昌,故不載。

黃振嶺,在縣東四十里,即天台山麓。與臨海分界,范 志作王進嶺,謂宋高宗嘗從此嶺,進幸周氏宅,題詩 于壁,云:秋入幽巖桂影團,芳心日夕照林丹。應知月窟天香種,染得朝霞下廣寒。後人因以名嶺,稍東十 五里為王愛山,亦以高宗坐玩得名,舊志以高宗止 至章安鎮而回,未嘗至天台。

天台古蹟甚盛,舊志多逸而不載。今考《赤城志》所書 有班春亭,在縣治東,宣詔亭在縣治西,靜治堂上有 標霞閣,丁大榮建,平心堂在宅堂西,薛洪建,瑞粟堂 在觀政堂北,舊名瑞萱,嘉泰間令丁大榮以得瑞粟 一莖六穗,更是名。觀政堂在縣圃內,令劉孝常建,松 風亭在宅堂後,有大松如偃蓋,故名。後更問松臺。多 錦亭在縣圃內,令邵繼元建。此外多不勝紀,聊存其 名,以備覽古之萬一耳。

天台山部外編编辑

《神異經》:餘姚人虞洪,入山採茗,遇一道士,牽三青羊, 引洪至天台瀑布泉,曰:我,丹丘子也。聞子善飲,常思 見。惠山中有天茗,可以相給。祈子他日有甌犧之餘, 不相遺也。言訖忽不見。後洪入山,果獲天茗焉。 《臨海圖經》:漢茅盈,字叔申,景帝時咸陽人。其高祖濛, 字初成,秦時至華山飛昇。盈年十八,詣南嶽,上真西 城王老君受道。道成,命為太元真人。哀帝元壽間,乘 雲駕龍,至大霍赤城玉洞之府。

《幽明錄》:漢明帝永平五年,剡縣劉晨、阮肇,共入天台 取穀皮,迷不得返,經十餘日,糧乏食盡,飢餒殆死。遙 望山上有一桃樹,大有子實,而絕巖邃澗,了無登路, 攀葛乃得。至噉數枚,而飢止,體充復,下山持盃取水, 欲盥漱,見蕪菁葉從山腹流出,甚鮮新。又出有胡麻 糝。相謂曰:此之去人境不遠。度山,出一大溪,溪邊有 二女子,姿質妙絕。見二人至,女遂持盃出,便笑曰:劉、 阮二郎來。晨、肇既不識之,二女便呼其姓,如似有舊 相見,忻喜問來何晚,即因要還家,家多瓦屋,南壁及 東壁下各有一大床,皆施絳羅幃,角懸鈴上金銀交 錯,床頭各十侍婢,使敕云劉阮二郎經陟山阻,向雖 得瓊實,猶尚虛,敝可速作食,有胡麻飯,山羊脯,甚美。 食畢行酒,有群女來,各持三五桃子,笑而言賀,汝GJfont 來,酒酣作樂,劉阮忻怖交并,至暮令各就一帳宿,女 往就之,言聲清婉,令人忘憂。至十日後,欲求還去。女 云:君已來,是宿福所牽,何復欲還耶。遂留半年,氣候 草木是春時,百鳥鳴呼,更懷歸甚。女無如何,遂呼三 四十人集會奏樂,共送劉、阮,指示還路。既出,親舊零 落,邑屋全異,無相識者。問得七世孫,傳聞上世入山, 迷不得歸。

《高道傳》:吳葛元,丹陽人,字孝先,洪之從祖,嘗入赤城 山學道,後尸解而去,為太極左仙翁。

《搜神記》:晉袁根柏,碩剡縣人,因驅羊度赤城山,忽有 石門豁然,見二女方笄,遂為室家。後謝歸,女以香囊 遺之。根後羽化,碩年九十餘。

《葛洪神仙傳》:羊愔兄忻,為台州樂安令,遊阮郎亭,崖 上有字,世傳劉阮題愔醉亭畔,七日方醒,夢入洞遇 靈英,食青靈芝,頓覺百節俱輕,自括蒼至天台,一日 可到,日行三四百里。

班孟,不知何許人。能飛行,或終日坐空中,與人語,或 入地中,或舍墨噴紙成字,各有意義。或飲酒餌丹,年 四百餘歲,童顏鶴髮。後入天台,不知其終。

《集仙錄》:魏華存,字賢安,司徒文康公舒之女,幼而好 道,志慕神仙。年八十三,托劍化形而去。後太微黃老 帝君授以玉劄金文,位為紫虛元君,使治天台。 《天台縣志》:東晉曇猷,燉煌人,興寧中至天台。舊傳赤 城有五百大神居之,言輒降禍。猷至,遇一嫗,問途,忽 有負而投諸淵者,猷飛錫救之,水立涸。今乾溪是也。 住赤城,方誦經,有猛獸巨蟒交見。猷不動,有神詣,猷 遜謝,願他徙。于是鼓角凌虛而去。詳《羅漢聖蹟記》。宋 景德中,縣令陳佐賢造猷像鎮巖下,今不存。又按《稽 古略》云:沙門竺道猷,即白道猷也。初止剡之石城山, 太和二年,又移台州始豐赤城山。于武帝太元八年 入寂。

《高僧傳》:曇蘭,青州人,支姓。日誦經三十萬言。太元中, 憩赤城。一日,有神,長數丈,屈膝自言,願推室相奉。世 傳韋卿仙神云。

《天台縣志》:唐王遠知,天台道士也。其母夢靈鳳,有娠。 《僧寶誌》曰:生子當為神仙,宗伯年七歲,目覽萬言。十 五,入華陽,事陶貞白,善易,知人生死禍福,作《易總》十 五卷。一日,雷雨雲霧中,來一老人,謂之曰:汝所著書 何在。上帝命吾,攝六丁雷霆追取。遠知方懼。旁有青 衣人,已捧書立矣。老人責曰:上方禁文,自有飛仙保 衛,汝何敢輒藏緗帙。遠知對曰:青丘之老傳授。年二百二十六歲,後于東海,借迅風與人飛渡登州。 《續仙傳》:謝自然,華陽女,冠幼,入道,慕南嶽魏夫人操, 至天台,從司馬子微學道,後白日飛昇去。

《聞奇錄》:徐侍郎知業,少時遊天台山,歇于大樹陰巖 上,石磐欲陊,空中語曰:巖下有人。石屹然架樹,回身 乃落。

《高道傳》:應夷節,汝南人,字適中。生時,母夢流星入牖。 後遊天台,與葉藏質、劉處靜為林泉友。會昌中,于桐 柏觀建壇以居,年八十五歲,卒。及窆止空棺,羅隱為 之贊。

《錄異記》:天台僧,乾符中,自台山之東臨海縣界,得一 洞穴,同志僧相將尋之。初一二十里路,徑低狹,率多 泥塗,自外稍平闊,漸有山。十里許,見市肆居人與 世無異,此僧素習嚥氣,不覺飢渴,其同行之僧飢甚, 詣食肆乞食。人或謂曰:若能忍飢渴,速還無苦,或餐 噉此地之食,必難出矣。飢甚,固求食焉。食畢,相與行 十餘里,路漸隘小,得一小穴而出,餐物之僧,立化為 石矣。天台僧出山,逢人問其所管,已在牟平海濱矣。 《北夢瑣言》:光化中,有文士劉道濟,止于天台山國清 寺。嘗夢見一女子,引生入窗下,有側柏樹葵花,遂為 伉儷。後頻于夢中相遇,自不曉其故。無何,于明州奉 化縣古寺內,見有一窗,側柏葵花宛若夢中所遊。有 一客官人寄寓于此,室女有美才,貧而未聘,近中心 疾,而生所遇,乃女之魂也。

《天台縣志》:閭丘方遠,字大方,舒州人。初學出世術,受 籙于天台玉霄道士葉藏質。篤好群書,每披卷,一覽 不忘。自言:葛稚川、陶貞白,吾師友也。詮《太平經》十三 篇。昭宗屢召不起,降詔褒異。大德六年,沐浴端坐而 逝。舉棺,但空衣,而尸已解矣。後人嘗于仙都及廬山 見之。

《總仙錄》:左元澤,永嘉人。性介不隨俗,居玉霄峰三年, 不食不語。嘗遊山,經旬不返。樵者見與三虎坐。後尸 解去。

《續仙傳》:王可交,蘇州人,嘗棹舟入松江中流,見畫舫, 有道士七人,皆玉冠霞披。一人呼可交與,以二栗命 一黃衣送上岸,且令合眼。洎開目,已失黃衣,但見峰 巒中松柏參天。問之,乃天台山瀑布寺前也。自是不 粒食。後挈妻子入四明山,不復出。

《總仙傳》:陳世安,京兆人。好道,遇仙,白日昇天,治小台 山。

《巨鼇記》:有人誤入嵩高山,見南東天岩下石孔中有 大宮闕,自然明燭,與日月無異。有六仙人,云:此與天 台通,月光童子在天台往來,此中非有道不得見。 呂洞賓遊天台,居福聖觀,靈應事跡甚多。嘗題一絕 于壁云:青蛇遶地月徘徊,夜靜雲閒鶴未回。欲度有 緣人換骨,暫留蹤跡在天台。宋紹興間,一丐者負其 母歌於市,但云只兩口。既久,詢素丐所聚,則無是人。 一日,到台州,出崇和門,至泉井岸,擲其母於水,乃一 巨瓢。跨而昇空,人方思兩口乃呂字。

《天台縣志》:沈仙翁,邕人。歲旱,謂人曰:請我以瓜酒,必 雨。果如其言。子小仙翁,靈異如父,併塑於尖山廟。 僧惟靜,吳門人也。年十三許,入寧國寺,於天台受具 戒,嘗侵晨赴禪林寺晨粥,而多虎豹隨到寺門。虎踞 地相伺候,靜出復隨,遲明巨跡極多。靜恐人知,以鋤 滅虎跡。

明裘和,尚邑人。幼歲出家為僧,住國清寺。後又遊外, 二十年而歸。訪親周氏,周有婢,適在採桑,遭師遽擁 抱之,以手執其頸,類解縛狀。婢驚怒,告其主,主曰:出 家人何輕薄如此耶。師曰:七日後,當自知之。主訝其 語。至日,置婢於室,以人守之。夜分,守者少睡。醒視,婢 已經死矣。問師,師曰:昔見鬼以十索鎖其頸,吾斷之, 恨尚留其一耳。華頂寺僧請師預道場,師曰:明午有 火殃,到寺正日必有火,我不預也。明午,一婦人從轎 馬婢僕投寺中,施齋至晚。寺中人問曰:火殃何在。師 曰:施齋婦人,非火殃耶。忽火從中起,一寺為墟。楊千 戶妻施師屨,師亟穿走泥濘中。楊妻心悔。師知之,遂 還其屨。視之,如未嘗著土者。嘗攜一小孫出遊,途遇 虎,則伏于側。孫歸,語家人,師摩其首,曰:莫說,莫說。兒 遂失音。師化後,乃能語。世傳伏虎禪師後身也。其變 幻事跡甚多,父老猶能言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