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72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七十二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七十三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七十二卷目錄

 武擔山部彙考

  圖

  考

 武擔山部藝文一

  晚秋遊武擔山寺序     唐王勃

 武擔山部藝文二

  題武擔寺西臺      唐段文昌

  武擔山寺          蘇頲

  石鏡            杜甫

 武擔山部紀事

 武擔山部雜錄

 青城山部彙考

  圖

  考

 青城山部藝文一

  青城山記        唐杜光庭

  遊青城山記       明焦維章

 青城山部藝文二

  青城山丈人觀       宋文同

 青城山部紀事

 青城山部雜錄

 青城山部外編

 修覺山部彙考

  圖

  考

 修覺山部藝文一

  修覺山記         明鍾惺

 修覺山部藝文二

  新津寺寄王侍郎      唐杜甫

 岷山部彙考

  圖

  考

 岷山部藝文一

  岷山           漢黃憲

  岷山贊          晉郭璞

 岷山部藝文二

  登岷山有感       明徐之凱

 岷山部紀事

 岷山部雜錄

 岷山部外編

山川典第一百七十二卷

武擔山部彙考编辑

成都府之武擔山

武擔山,即蜀五丁擔土為塚處也,一名「武都山。」山上 有石鏡,相傳蜀王立以表塚者。

按《寰宇記》,「武擔山在府城西北,一名武都山。」

按《方輿勝覽》成都府路:成都府:「武擔山,在城北二百 步,一名武都山。蜀王妃死,遣五丁於武都山擔土為 塚,故曰武擔山。今有石照表其門焉。開明悼念不已, 為作《臾邪之歌》,《龍歸》之曲。今成都及毘橋有一折石, 長三丈,相傳是五丁擔土擔。」

按《四川總志·山川攷》:「武擔山在成都府城布政司內。」 《西蜀記》:「武都山精化為女子,蜀王開明納為妃,不習 水土而死。王遣五丁於五都山擔土為塚,蓋地數畝, 高七丈,上有一石,厚五寸,徑五尺,瑩潔,號曰石鏡,用 表其門。又傳成都內及毘橋側有一折石,長二丈,云 是五丁擔也。漢昭烈即位於武擔山之南,即此。」

武擔山部藝文一编辑

「《晚秋遊武擔山寺序     》唐」 ·王勃

若夫「武丘仙鎮,吳王殉歿之墟;驪嶠崇基,秦帝升遐 之宅。雖珠衣玉匣,下賁窮泉;而廣岫長林,終成勝境。 亦有霍將軍之大隧,迴寫祁連;樗里子之孤墳,竟開 長樂。豈如武擔靈嶽,開明故地?蜀夫人之葬跡,任文 公之死所。岡巒隱隱,化為闍崛之峰;松柏蒼蒼,即入 祗園之樹。引星垣於杏障,下布金沙;棲日觀於長崖, 傍臨石鏡。瑤臺玉甃,尚控霞宮;寶剎香壇,猶芬仙闕。 琱瓏接映,臺凝夢渚之雲;璧題相暉,殿寫長門之月。 美人虹影,下綴虯幡;少女風吟,遙喧鳳鐸。群公以玉 津豐暇,傃林壑而延情;錦署多閑,想巖泉而結興。」於 是披桂幌,歷松扉,梵筵霞屬,禪扃煙敞。雞林俊賞,蕭 蕭鷲嶺之居;鹿苑仙談,亹亹龍宮之偈。於時金方啟 序,玉律驚秋,朔風四面,寒雲千里。層軒迴霞,齊萬物 於三休;綺席乘雲,窮九垓於一息。碧雞靈宇,山川極 望;石兕長江,汀洲在目。龍鑣翠轄,駢闐上路之遊;列 榭崇闉,磊落名都之氣。渺渺焉,洋洋焉,信三蜀之奇觀也。昔者升高能賦,勝事仍存;登岳長謠,清標未遠。 敢攀盛烈,下攬幽襟。庶旌《西土》之游,遠嗣「《東平》之唱」 云爾。

武擔山部藝文二编辑

《題武擔寺西臺      》唐·段文昌

「秋天如鏡空,樓閣盡玲瓏。」水暗餘霞外,山明落照中。 鳥行看漸遠,松韻聽難窮。今日登臨意,多歡語笑同。

武擔山寺          蘇頲编辑

「武擔獨蒼然,墳山下玉泉。鱉靈時共盡,龍女事同遷。 松柏銜哀處,幡花種福田。」詎知留鏡石,長與法輪圓。

石鏡            杜甫编辑

蜀王將此鏡,送死置空山。冥寞憐香骨,提攜近玉顏。 眾妃無復歎,千騎亦虛還。獨有傷心石,埋輪玉宇間。

武擔山部紀事编辑

《華陽國志》:「武都有一丈夫,化為女子,美而艷,蓋山精 也。蜀王納為妃,不習水土,欲去,王必留之,乃為《東平》 之歌以樂之。無幾物故。蜀王哀之,乃遣五丁之武都, 擔土為妃作塚。蓋地數畝,高七丈,上有石鏡,今成都 北角武擔是也。後王悲悼,作《臾邪》之歌、《龍歸》之曲。其 親埋作塚者,皆立方石以志其墓。成都縣內有一方」 折石,圍可六尺,長三丈許。去城北六十里曰毘橋,亦 有一折石,亦如之。長老傳言「五丁擔土擔」也。

公孫述時,武擔山石折,故治中從事任文公歎曰:「噫 西方智士死,吾其應之。」歲中卒。

《路史》:「開明妃墓,今武擔山也。有二石闕、石鏡。武陵王 蕭紀掘之,得玉石棺,中美女,容貌如生,體如冰。掩之 而寺其上,鏡周三丈五尺。」

武擔山部雜錄编辑

任豫《益州記》:「江由左擔道,按圖在陰平縣北,於成都 為西,其道至險。自北來者,擔在左肩,不得度右肩也。 鄧艾束馬懸車之處。」

《四川總志》:杜子美《愁坐》詩曰:「高齋常見野,愁坐更臨 門。十月山寒重,孤城月水昏。葭萌氐種迥,左擔犬羊 存。終日憂奔走,歸期未敢論。」葭萌、左擔皆地名,葭萌 人知之,左擔人罕知也。注者或改作武擔,又改作「立 擔」,皆可笑。按《太平御覽》引《蜀記》云:「蜀山有綿谷、葭萌, 道徑險窄,北來擔負者,不容易肩,謂之左擔道。」又《益 州記》云:「陰平縣有左擔道,其路至險。自北來者,擔在 左肩,不得度右肩常璩。」《南中志》云:「自僰道至朱提,有 水步道,水道有黑水及羊官水,至險難行。步道度三 津,亦艱阻。故行者謠曰:『楢溪赤水,盤蛇九曲。盤羊烏 櫳,氣與天通。庲降賈子,左擔七里。又有牛叩頭,馬摶 頰坂,其險如此』。」據三書,是左擔有三綿谷,一也;陰平, 二也;朱提,三也。義則一而已。朱提,今之烏撒,雲、貴往 來之西路也。子羙《題忠州龍興寺所居院壁》詩云:「忠 州三峽內,井邑照雲根。」今其驛名曰雲根驛,有筆名 雲根筆。蜀江三峽中,水波圓折者,名曰盤。盤音漩。杜 詩:「盤渦鷺浴底心性。」張蠙《黃牛峽》詩:「盤渦逆入嵌崆 地,斷壁高分繚繞天。」

青城山部彙考编辑

《道書》
第五洞天之青城山
编辑

青城山,在今四川成都府灌縣西南五十里,自岷山 發脈,連峰接岫,千里不絕,青城乃其第一峰也。山有 七十二小洞,應七十二候,有八大洞,應八節。《道書》以 此山為第五洞天,乃神仙都會之府

青城山圖

青城山圖

编辑

按《華陽國志蜀志》蜀郡江原縣,「郡西渡大江,濱文井 江,去郡一百二十里,有青城山,稱江祠。安漢上下:朱 邑出好麻,黃潤細布,有羌筒盛小亭,有好稻田,東方 常氏為大姓。文井上有守捉三十里,上有天馬祠。」 按《水經江水注》,「文井水又東逕江都縣,縣濱文井江, 江上有長隄,隄跨四十里,有朱亭,亭南有青城山,山 上」有嘉穀,山下有蹲鴟,即芋也。所謂「下有蹲鴟,至老 不饑」,卓氏之所以樂遠徙也。

按《洞天福地記》:第五大洞天青城山,周迴二千里,名 寶仙九室之天,在蜀青城縣。

按《方輿勝覽》,成都府路永康軍青城山,在本縣北三 十二里,《玉匱經》:「黃帝封為五嶽丈人,乃嶽瀆之上司, 真仙之崇秩。一月之內,群嶽再朝。一名赤城,一名青 城都,亦為第五大洞寶仙九室之天。上有流泉懸澍, 一日三時洒落,謂之潮泉。天倉諸峰,屹然三十有六, 前有十八,謂之陽峰,後有十八,謂之陰峰。」

按《雲笈七籤》:「青城山,洞名寶仙九室之洞天,屬青城 丈人治之。」

按《四川總志山川攷》:「青城山在灌縣西南五十里。」唐 杜光庭記:「岷山連峰接岫,千里不絕,青城乃第一峰 也。前號青城峰,後名大面山。山有七十二小洞,應七 十二候,有八大洞,應八節。道書以此山為第五洞天, 乃神仙都會之所。」

「成都山」,乃青城山之「案山」也,前臨麻姑洞,深不可測, 與諸洞相連。

《古蹟攷》:「赤城在縣北青城山。」

牡丹坪在縣西南八十里。自青城之長平山捫蘿而 上,由鳥道三十里許,平阜數十畝,有高樹蔽天。春深, 先花後葉,狀若芙蓉。譙定夫、李浩隱其中。宋范成大 詩云:「千丈牡丹如錦蓋,人間姚魏敢爭光。」

《范長生像》:在青城山中,有孫太古畫壁,侍中范長生 舉手整《貂蟬像》,特妙。其詩云:「浮世升沉何足計,丹成 碧落珥貂蟬。」

擲筆槽在青城山。相傳天師誓鬼,擲筆於石上,以成 槽,至今草木皆有墨點於上云。

青城山部藝文一编辑

《青城山記        》唐·杜光庭

壬子歲七月十三日,青城鬼城山因滯雨崖崩,瀑水 大至,在丈人觀後,高百餘丈,殿當其下,將憂摧壞。俄 有墜石如岸,堰水向東,竟免漂陷。觀中常汲溪水,以 供日食,甚以為勞。自此瀑水出處,常有流泉,直注廚 內,其味甘香,冬夏不絕。東柱、西柱,金州之北,乾元之 南六十餘里,地名東柱、西柱,眾山連接,峰巒秀異。鄉 人云:「有山自南而來,北有巨石如柱,山穿柱過,因以 為名。」又東有數峰峭拔,一峰最高,云是蒲仙上昇之 所。蒲仙山下側延崖土及溪澗,中有石版篆文凡六 七處,人多不識,往往亦可尋見。

遊青城山記       明焦維章编辑

成都之西縣有名山水者以十數,而灌勝灌之山以 百數,而青城尤勝。時嘉靖三載季春三月,余友馮子 廷器諗於眾曰:「青城之秀,甲於益州。天倉諸峰,左右 森羅,削壁嵁巖,望之蔚然,其翠欲滴。予田於其上,故 能詳也。諸君其弗靳於遊乎?予將披石竄雲,候君於 青山白石間,亦勝事也。」予乃偕諸友刺舟渡江,行平 沙中,極目百里,漸及於山下,一時林壑之美,已覺勝 絕。取道馬橋,掠牛心山,出橫山之下,有小溪,環崖而 東,可用灌溉。以岸善崩,水輒泄。前令續溪胡公使鑿 之,因崖為岸,民至今便焉。始信循良之不負吾民如 是也,為之嘆羨。過橫山,折而西,至石佛灣,田皆膏腴, 水四時不竭。又折而西,登小丘,土地坦衍,林谷迤𨓦, 望青城山、長生觀等處,尚在翠微煙靄間。問諸路人, 始得逕。北走里許,有二衲持瓣香,道傍迎之,乃羅家庵僧也。庵之所在,中深外曲。路入幽溪,恠石扠牙,兩 股相合不可步。跳躍而進,始達。少焉,陰雨冥濛,作瀟 瀟聲矣。急發,南行一里餘,雨亦霽。比午後,憩長生觀。 觀久廢,惟頹垣敗礎「與灌莽同伍。」大抵物之興廢,自 有常數,讀東坡《桓山之記》,不足慨也。由長生觀西北 行,入山口,皆排闥擁澗,夾路蘚篁蓊鬱。凡數轉抵建 福宮,宮亦荒墟不治。其前諸山,蒙茸苕嶢,望可千仞, 惟貧僧數人,茗漿不具。而吾友周子良翰趨謁宮中, 且攜酒及肴以進。蓋吾諸友自灌縣至,凡三十里有 奇。周子自大樂至,行亦三十里有奇,且暝,不可前矣, 遂宿焉。迨晚,風雨大作,且飲且悵,以為天師洞陡絕 峛崺,而林深泥滑,扳躋尤難。吾友鮮子宗申等復決 策曰:「不可止也已,其毋首鼠兩端,以貽謝靈運之愧。」 夜分而止。厥明己酉,飯畢出宮,日光蒼涼,掩映雲際, 為之一快。行巨壑間,丹壁崚嶒,每劃然大「嘯,類有人 在空谷中酬和者。」西升崇嶺,蘿磴如立,仰首俯膺而 上,遠望有梨花一株,燦如素錦,云「即洞所在也。」復過 上數重,道甚湫隘,纔可尺許,傍皆邃谷,易於墜陷。凡 行四五里,得至洞下。洞在石壁十餘丈上,與徑迥殊。 前令胡公懸為棧道,沿入洞中,中塑道陵像,左塑唐 明皇像,或云偽主孟昶也。山之形勝奇峰,清淑,不可 殫述。右三十六峰,次第呈露,黛色如螺。左試劍石等 山,遠近朝拱,若服於洞之中山,而岌然無阿附意。浮 嵐往來,在我襟袖,以及萬彙,覽不盈掌,天下之奇觀 備矣。然丹竈徒存,白鶴不返,所謂雲路咫尺,不可以 登者歟?洞下有庵一所,有比丘者,年可近百,不御酒 肉。且云:「牡丹坪、朝陽洞去此尚遠。」乃各酌數杯,下兩 腋清風,殊覺有盪胸之勢。尋《建福宮故道》,將謀歸路, 會馮子廷器延飲其家,諸友亦醉飽連日,則爽氣方 騰,塵襟又塞矣。大抵吾曹雖鉛槧之素業未休,而江 湖之壯志尤甚,故太史公必登龍門,探禹穴,而後為 文,豪宕有奇氣。朱、張二儒遠臨衡岳,其時高邁之懷, 豈潦倒囂譁者之能與哉?此予於《青城之遊》,不可以 無記也。

青城山部藝文二编辑

青城山《丈人觀       》宋文同

群峰垂碧光,下擁岷僊家。神皇被金甲,坐領五帝衙。 威靈攝真境,俗語不敢譁。精心叩殊庭,俯首仰紫華。 願言鳳羅盟,畢世驅塵邪。循奉《蕊珠》戒,期之飛太霞。

青城山部紀事编辑

《王氏見聞》:「偽蜀青城山道士能幻術,往往入錦城施 其法,有所獲,即潛挈歸洞穴。或聞其行甚穢,官吏中 有識者頗惡之。後於成都誘引富室及勳貴子弟,皆 潛而隨之。或於僻宅院中灑掃焚香,設榻張帷,獨於 室內作法,或召西王母,或巫山神女,或麻姑、鮑姑神 仙,皆應召而至。與之杯饌寢處與生人無異,則令學」 者隙而窺之。每歡笑罷,則自簾帷之前躡跡而去。又 忽於城中化出金樓,眾皆觀之,惑眾頗甚。其民間少 年膏粱子弟,滿城如狂。少主知其妖,使人擒之,累月 不獲。後有人報云:「已出笮橋門去。」因使人逐之。乃以 豬羊血齎行,至青城路上三十餘里,及之,遂傾血沃 之,不能施其術。及下獄訊之,云「年年採民間處子住 山中,行黃帝之道,死於巖穴者不知其數。豪貴之家, 頗遭穢淫所逼,詞款詣貴達之門甚多。」少主不欲彰 其惡,潛殺之。

《酉陽雜俎》:「朱道士曾遊青城山丈人觀,至於龍橋,見 巖下有枯骨,背石平坐,按手膝上,狀如鉤鎖,附苔絡 蔓,色白如雪。云祖父已嘗見,不知年代,其或鍊形濯 魄之士乎。」

《錄異記》:「壬子歲七月十三日,青城鬼城山因滯雨崖 崩,瀑水大至,在丈人觀後,高百餘丈,殿當其下,將憂 摧壞,俄有墜石如岸,堰水向東,竟免漂陷。觀中常汲 溪水以供日食,甚以為勞。自此瀑水出處,常有流泉 直注廚內,其味甘香,冬夏不絕。」

《續博物志》:「蜀州青城丈人山,每歲春秋一時享以蔬 饌,以縣令行。」

《四川總志》:「徐畊,成都人。生二女,皆國色,教之為詩,有 藻思。王建入蜀,聞之,納於後房,生衍。及衍嗣位,尊為 太后大妃,同衍禱青城山,遊丈人觀、元都觀、金華宮、 丹景山、至德寺,各有唱和詩刻石。次至漢州三學山, 夜看燈,太后賦詩曰:『周遊靈境散幽情,千里江山暫 得行。所恨風光看未足,卻驅金翠入龜城』。太妃詩曰: 『翠驛江亭近蜀京,夢魂猶是在青城。比來出看江山 外,卻被江山見出行』。」

《宋史譙定傳》:「定字天授,涪陵人。愛青城大面之勝,棲遯其中。蜀人指其地曰譙巖,敬定而不敢名,稱之曰 『譙夫子』。」有繪像祀之者,久而不衰。定易學得之程頤, 授之胡憲、劉勉之,而馮時行、張行成則得定之餘意 者也。定後不知所終,樵夫牧童往往有見之者,世傳 其為仙云。

《隱逸傳》:「青城山道人安世通者,本西人,其父有謀策, 為武官,數以言干當路,不用,遂自沈於酒而終。世通 亦隱居青城山中不出。吳曦反,乃獻書於成都帥楊 輔,輔不能決,遂東如江陵,請吳獵舉兵以討曦。未幾, 曦敗,獵使蜀,薦士以世通為首云。」

《四川總志》:至和二年,成都費孝先遊青城,詣老人村, 坐壞其竹床。孝先欲償其值,老人曰:「子視其下書云 某年月日造,某年月日為費孝先所壞。」孝先因師事 之,名聞天下。

楊鼎夫,成都人,嘗遊青城,過江,溺而又出,有老人以 杖接引,且笑曰:「元是鹽裡人。」旋失老人所在,因作詩 紀之曰:「青城山峭江水寒,欲渡當時值急湍。一棹狂 風吹遠岸,舟逢恠石碎前灣。手扳弱杖倉皇處,命在 洪濤頃刻間。今日深恩無以報,令人羞說雀銜環。」至 成都,與知己言,竟莫曉鹽裡之義。後判鹽鐵院,忽得 疾,暴亡,以鹽裹其屍歸。

老人村,在灌縣西七十里,岷江之南,青城山之西北。 中有平阜,亦如秦人之桃源。昔人避難其中,多享年 壽,故名。或謂潛夫張不群因入山採藥,浹旬不返,見 一老叟,致敬而問之,曰:「吾族本丞相范賢之裔,范知 李雄之祚不永,挈吾輩居此,為終焉之計。」蘇子瞻云: 「蜀青城山老人村有五世孫者,道極險遠,生不識鹽」 醯,而溪中多枸杞,根盤如龍蛇,飲其水故壽。《圖經》云: 「即老澤也。」又按《夷堅丙志》云:青城老澤,東坡集中所 載不食鹽醯,年過百歲者,蓋此也。平時無人至其處, 關壽卿與同志七八人,作意往遊,未到二十里,日勢 薄晚,鳥鳴猿悲,境界凄厲。同行相顧,塵埃之念如掃, 策杖徐進。久之,山月稍出,香花撲鼻,諦視之,滿山皆 如牡丹也。幾二更,乃得一民家老人猶未睡,見客至, 欣然迎入,布葦席而坐。客謝曰:「中夜為不速之客,庖 僕尚遠,無所得食,願從翁賒一餐,明當償值矣。」翁曰: 「既不糲食見鄙,敢論直乎?」少頃,設麥飯一缽,菜羹一 盆,當席間,環以碗,揖客坐食。翁獨據榻,正中坐,俄出 一物如小兒狀,寘於前,眾莫敢下箸,獨壽卿擘食少 許,翁曰:「吾儲此味六十年,規以待老,今見重客,不敢 自愛,而皆不願,何也?」取而盡食之,此松根下人參也。 明日導往旁舍,亦皆爭相延饌,曰:「茲地無租稅,吾斸 山為隴,僅可播種,以贍伏臘。吏不到門,或經年無人 跡,諸賢何為肯臨之?」留三日,始出山,凡在彼所見百 人,其少者亦龐眉白髮無兒曹。近歲道漸通,能致五 味,而壽亦衰。今屬滋茂鄉

《居易錄》:牟康民,內江人,少遇異人,能前知,隱居青城 山中。萬曆末,上書當道曰:「辛酉九月,蜀當有變,平之 者朱方伯燮元也。」已而奢酋據重慶為亂,如所言。賊 將寇成都,朱詣青城見之,康民已候於塗,叩之曰:「奢 酋至成都乎?」曰:「至矣。十日耳。」「圍城乎?」曰:「圍有五日。可 守乎?」曰:「成都不可守,然有公在,亡慮。公二十年鎮撫」 西南,功比韋南康。其後朱總督西南,凡所遇一如康 民言。

青城山部雜錄编辑

《茅亭客話》:「青城仙人,多因蠶市至成都施藥濟人。」 《居易錄》:「青城山臨江有三十二峰,峰不甚高,而奇秀 特甚。自此入山,非累月不能窮其勝。山中常有百餘 歲人,獻賊據全蜀時,亦未深入也。」

《四川總志》:青城山在灌縣西南八十里。《玉匱經》云:「黃 帝封為五嶽丈人,乃嶽瀆上司天,下有三十六洞天, 此其第五。上有流泉懸澍,一日六時洒落,謂之朝泉。 天倉諸峰三十有六,前十八謂之陽,後十八謂之陰, 前號青城,後號大面。」又有七十二小洞應候,八大洞 應節。道書為神僊都會,五岳真形圖洞天所在,其下 別有日月分精所照。《福地記》云:「有甘露芝草天池。」《夷 堅丙志》云:「青城以二月望為道會,四遠畢至,巨室張 氏、唐氏輪主之。既集,閉門罷會乃啟。一日方齊,有道 人叩門,閽者止之,乃下茶肆,脫笠掛壁間曰:『為我視 此,隨當復來』。少頃,笠旋如輪,驚報觀中,揭之下有詩 云:『偶乘青帝出蓬萊,劍戟崢嶸遍九』」垓,綠履黃冠俱 不識,為留一笠不沉埋。眾相視悔恨。按張道陵誓鬼, 別有日月等語,茲姑不贅。

青城山有石刻「六時水」三字,旁書:「河東邊敏修、施天 漢、勾千齡書。」「住庵馮守中立石。」俱八分書,大類《岣嶁 峰禹碑》筆意非近代可及

青城山部外編编辑

《神仙傳》:「陰長生者,新野人也,漢皇后之親屬,少生富 貴之門,而不好榮貴,專務道術,聞馬鳴生得度世之 道,乃尋求之,遂得相見,便執奴僕之役,親運履之勞。 鳴生不教以度世之法,但日夕別與之高談,論當世 之事,治農田之業。如此十餘年,長生不懈。同時共事 鳴生者十二人,皆悉歸去,惟長生執禮彌肅,鳴生告」 之曰:「子真能得道矣。」乃將入青城山中,煮黃土為金 以示之,立壇西面,乃以《太清神丹經》授之。鳴生別去, 長生乃歸,合之。丹成,服半劑,不盡即昇天。乃大作黃 金十數萬斤,以布惠天下。貧乏,不問識與不識者,周 行天下,與妻子相隨,一門皆壽而不老。在民間三百 餘年,後於平都山東,白日昇天而去。著《書》九篇,云:「上 古仙者多矣,不可盡論,但漢興以來,得仙者四十五 人,連余為六矣,二十人尸解,餘并白日昇天。」

李阿者,蜀人,傳世見之不老。常乞於成都市,所得復 散賜與貧窮者,夜去朝還,市人莫知所止。或往問事, 阿無所言,但占阿顏色。「若顏色欣然則事皆吉;若容 貌慘戚則事皆凶;若阿含笑者則有大慶;微歎者則 有深憂。如此候之,未曾不審也。」有古強者,疑阿異人, 常親事之,試隨阿還,所宿乃在青城山中。強後復欲 隨阿去,然身未知道,恐有虎狼,私持其父大刀。阿見 而怒強曰:「汝隨我行,那畏虎也?」取強刀以擊石,刀折 壞。強憂刀敗,至旦隨出。阿問強曰:「汝愁刀敗也?」強言: 「實恐父怪怒。」阿則取刀,左手擊地,刀復如故。強隨阿 還成都,未至,道逢人奔車,阿以腳置其車下,轢腳皆 折,阿即死。強怖守視之。須臾阿起,以手撫腳,而復如 常。強年十八,見阿年五十許,強年八十餘,而阿猶然 不異。後語人「被崑崙山召當去」,遂不復還也。

《野人閑話》:偽蜀度支員外郎何昭翰,嘗從知於黔南, 暇日因閑步野徑,於水際見釣者,謂翰曰:「子判官乎?」 曰:「然。」曰:「我則野人張涉也。余比與子交知久矣,子今 忘我也。」翰懵然不省,因藉草坐謂翰曰:「子有數任官, 然終於青城縣令,我則住青城山也。待君官滿,與君 同歸山中,今不及到君公署也。」遂辭而去,翰深志之。 後累歷官,及出為青城縣令,有憂色。釣者亦常來往, 何甚重之。一旦大軍到城,劫賊四起,釣者與翰相攜 入山,何之骨肉,盡在城內。賊眾入縣,言殺縣令,臠而 食之。賊首之子,自號「小將軍」,其日尋覓不見,細視縣 宰之首,即「小將軍」之首也。賊於是自相殘害,莫知縣 令所之。後有人入山,見何與張同行,何因寄語妻子 曰:「吾本不死,卻歸舊山,爾等善為生計,無相追憶也。」 自此人不復見,莫知所之。

《北夢瑣言》:「青城山僧彥先嘗有隱慝,離山往蜀州,宿 於中路天王院,暴卒。被人追攝詣一官曹,未領見王, 先見判官,詰其所犯,彥先抵諱之。判官乃取一豬腳 與彥先,彥先推辭不及,勉強受之,乃是一鏡。照之見 自身在鏡中,從前愆過一切歷見。彥先慚懼,莫知所 措。判官安存,戒而遣之。洎再生,遍與人說,然不言所」 犯隱穢之事。

《逸史》:進士崔偉嘗遊青城山,乘驢攲鞍,收放無僕使, 驢走趁不及。約行二十餘里,至一洞口,已昏黑,驢復 走入。崔生畏懼兼困,遂寢。及曉,覺洞中微明,遂入去。 又十里,出洞門,望見草樹巖壑,悉非人間所有,金城 絳闕,被甲者數百。見生呵問,答曰:「塵俗賤士,願謁仙 翁。」守吏趨報,良久,召見一人居玉殿,披羽衣,身可長 丈餘,鬢髮皓素,侍女滿側,皆有所執。延生上殿,與語 甚喜。留宿酒饌,備極珍豐。明日謂生曰:「此非人世,乃 仙府也。驢走益遠,予之奉邀,某惟一女,願事君子。此 亦冥數前定,不可免也。」生拜謝,顧左右,令將青合來, 取藥兩丸,與生服訖,覺腑臟清瑩,逡巡摩搔,皮若蟬 蛻,視鏡,若嬰孩之貌。至夕,有霓旌羽蓋,仙樂步虛,與 妻相見,真人空際,皆以崔郎為戲。每朔望,仙伯乘鶴, 上朝蕊宮云:某階品尚以卑末,得在天真之列,必與 崔生別,翩翻於雲漢之內。歲餘,嬉遊佚樂無所比。因 問曰:「某血屬要與一訣,非有戀著也,請略暫回。」仙翁 曰:「不得淹留,譴罪極大。」《與符》一道,云:「恐遭禍患,此可 隱形。然慎不得遊宮」禁中。臨別,更與符一道,云甚急 即開卻令取所乘驢付之。到京都,試往人家,皆不見, 便入苑囿大內。會劍南進太真妃生日錦繡,乃竊其 尤者以翫。上曰:「晝日賊無計至此。」乃召羅公遠,作法 訖,持朱書照之寢殿戶外。後果得具本末。上不信,令 笞死。忽記仙翁臨行之符遂發,公遠與促者皆僵仆, 良久能起,即啟元宗曰:「此已居上界,殺之必不得。假 使得之,臣輩便受禍,亦非國家之福。」元宗乃釋之,親 召與語曰:「汝莫妄言。」遂令百人具兵仗,同衛士同送, 且覘其故。卻至洞口,復見金城絳闕仙伯,嚴侍衛,出 門呼曰:「崔郎不記吾言,幾至顛蹶。」崔生拜訖,將前送 者亦欲隨至。仙翁以杖畫成澗,深闊各數丈。令召崔 生妻至,擲一領巾過,作五色綵橋,遣生登,隨步即滅。 既度,崔生回首曰:「即如此,可以歸矣。」須臾,雲霧四起咫尺不見。惟聞鸞鶴笙歌之聲,半日方散。遙望惟空 山而已,不復有物也。

《原仙記》:「唐高宗顯慶中,有蜀都青城民,不得姓名,嘗 採藥於青城山下,遇一大薯藥,斸之深數丈,其根漸 大如甕。此人斸之不已,漸深五六丈,而地陷不止,至 十丈餘。此人墮中無由而出,仰視穴口,大如星焉,分 必死矣。忽傍見一穴,既入稍大,漸漸匍匐,可數十步, 前視如有明狀,尋之而行一里餘,此穴漸高,繞穴行」 可一里許,乃出一洞口,洞上有水,闊數十步,岸上見 有數十人家,村落桑柘,花物草木,如二三月中有人, 男女衣服不似今人,耕夫釣童往往相遇。一人驚問 得來之由,遂告所以,乃將小舠子渡之。民告之曰:「不 食已經三日矣。」遂食以胡麻飯、柏子湯。諸葅止可數 日,此民覺身漸輕,問其主人:「此是何」所,兼求還蜀之 路,其人相與笑曰:「汝世人不知此仙境,汝得至此,當 是合有仙分,可且留此,吾當引汝謁玉皇。」又其中相 呼云:「明日上已也,可往朝謁。」遂將此人往。其人或乘 雲氣,或駕龍鶴,此民亦在雲中徒步,須臾至一境城 皆金玉為飾,其中宮闕皆是金寶,諸人皆以次入謁, 獨留此人於宮門外。門側有一大牛,赤色,形狀甚異, 閉目吐涎沫。主人令此民禮拜其牛,求乞仙道,如牛 吐寶物,即便吞之。此民如言拜乞,少頃,此牛吐一赤 珠,大踰徑寸。民方欲捧接,忽有一赤衣童子拾之而 去。民再求得青珠,又為青衣童子所取。又有黃者白 者,皆有童子奪之。民遂急以手捧牛口,須臾得黑珠, 遂自吞之。黑衣童子至,無所見而去。主人遂引謁玉 皇,玉皇居殿,如王者之像,侍者七人,冠劍列左右,玉 女數百,侍衛殿庭,奇異花果馨香,非世所有。玉皇遂 問民,具以實對。而民貪顧左右玉女,玉皇曰:「汝既悅 此侍衛之美乎。」民俯伏請罪。玊皇曰:「汝但勤心妙道, 自有此等。但汝修行未到,須有功用,不可輕致。」敕左 右以玉盤盛仙果示民曰:「恣汝以手拱之所得之數 也。」其果紺赤,絕大如拳,狀若世之林檎,而芳香無比。 自手拱之所得之數,即玉女之數也。自度盡拱,可得 十餘,遂以手捧之,唯得三枚而已。玉皇曰:「此汝分也。」 初至未有位次,且令前主人領往彼處,敕令三女充 侍,別給一屋居之,令諸道侶導以修行。此人遂卻至 前處,諸道流傳授《真經》,服藥用氣,洗滌塵念。而三侍 女亦授以道術。後數朝謁,每見玉皇,必勉其至意。其 地草木常如三月,中無榮落寒暑之變,度如人間,可 一歲餘。民自謂仙道已成,忽中夜而嘆,左右問之曰: 「吾今雖得道,本偶來此耳。」來時妻產一女,纔數日,家 貧,不知復「如何,思往一省之。」玉女曰:「君離世已久,妻 子等已當亡,豈可復尋?蓋為塵念未祛,至此誤想。」民 曰:「今可一歲矣,妻亦當無恙,要明其事耳。」玉女遂以 告諸鄰,諸鄰共嗟嘆之,復白玉皇,玉皇命遣歸。諸仙 等於水上作歌樂飲饌以送之。三玉女又與之別,各 遺以黃金一鋌曰:「恐至人世,歸求無得,以此為費耳。」 中女曰:「君至彼,倘無所見,思歸,吾有藥在金鋌中,取 而吞之,可以歸矣。」少女謂曰:「恐君為塵念侵,不復有 仙,金中有藥,恐有誤耳。吾知君家已無處尋,唯舍東 一擣練石尚在,吾已將藥置石下,如金中無,但取此 服可矣。」言訖,見一群鴻鵠天際飛過,眾謂民曰:「汝見 此否?」但從之而去。眾捧民舉之,民遂騰身而上,便至 鵠群。鵠亦不相驚擾,與飛空中。回顧,猶見岸上人,揮 手相送,可百餘人。乃至一城,中人物甚眾,問其地,乃 臨海縣也,去蜀已甚遠矣。遂鬻其金為資糧,經歲乃 至蜀。時開元末年,問其家,無人知者,有一人年九十 餘,云:「吾祖父往年因採藥不知所之,至今九十年矣。」 乃民之孫也。相持而泣云:「姑叔父皆已亡矣。」時所生 女適人身死,其孫年五十餘矣。相尋故居,皆為瓦礫 荒榛,唯故碪尚在。民乃毀金求藥,將吞之,忽失藥所 在,遂舉石得一玉合,有金丹在焉。即吞之,而心中明 了,卻記去路。此民雖仙洞得道,而本庸人,都不能詳 言其事。時羅天師在蜀,見民說其去處,乃云是第五 洞寶仙九室之天。玉皇即天皇也,大牛乃馱龍也。所 吐珠赤者,吞之壽與天地齊;青者五萬歲,黃者三萬 歲,白者一萬歲,黑者五千歲。此民吞黑者,雖不能學 道,但於人世上亦得五千歲耳。玉皇前立七人,北斗 七星也。民得藥服,卻入山,不知所之,蓋去歸洞天矣。

修覺山部彙考编辑

唐明皇駐蹕之《修覺山》。

修覺山在今四川成都府新津縣治東南五里,唐明 皇駐蹕處也。山上有修覺寺,相傳即唐杜甫所遊之 新津寺也

修覺山圖

修覺山圖

编辑

按《華陽記》:修覺山在新津縣,神秀禪師結廬於此。唐 明皇駐蹕,為題「修覺山」三字。寺有左右二井,春夏汲 東,秋冬汲西,水斯甘洌。反之則否,名曰林泉,殆靈泉 云。

按:《方輿勝覽》。「成都府路崇慶府修覺寺在新津縣南 五里。唐杜甫遊此。」

按《四川總志山川攷》:「修覺山在成都府新津縣治東 南五里,山有修覺寺絕勝亭。」

修覺山部藝文一编辑

《修覺山記         》明·鍾惺

辛亥十月十有九日,早發新津,叔弟恬不知隔江者 為何許山也,與童騎疾驅過之。予與艾子後坐舟中, 指江干,峭壁千仞,竹樹榱桷出沒晴嵐雪浪外者,異 焉。閤之則修覺山。子美《遊修覺寺》詩曰:「野寺江天豁, 山扉花竹幽。詩應有神助,吾得及春遊。」「逕石相縈帶, 川雲自去留。禪枝宿眾鳥,飄轉暮歸愁。」《後遊》詩曰:「寺 憶曾遊處,橋憐再渡時。江山如有待,花柳更無私。野 潤煙光薄,沙暄日色遲。客愁全為減,舍此欲何之。」及 唐明皇幸蜀,大書「修覺山」三大字,嵌石壁,今猶存者, 即其處也。決策登焉。所從徑裒,山石之複者為磴,亂 整枉直,各肖其理。登者屢憇,憩處每平,平處每當竹 樹隙,隙處必從其下。左方見江,江錯磧渚,或圓或半, 或逝或返,去留心目間。土人縛竹為筏,若童子置葉 盎中以度蟻。設身處,地頗危之。從上視下,輕且駛,甚 適也。度磴去頂,可四五之一,行住坐立,更端者數矣。 其傍乃有石級,齒齒蜿蜒壁間者,往修覺寺道也,曰 「姑舍是。」尋中徑數折,上有亭翼然祠杜工部、李供奉、 蘇端明、方正學旁有石刻詩可讀。亭後數武為寶華 寺。禮佛畢,反自亭出。山門左行,竹樹純駁,夾砌數折, 即修覺寺。寺前雙井,一井置一塔,唐物也,明皇書,嵌 佛殿左側巖壁上,字方廣二三尺,一字各專一石,飛 翥沈著,且甚完好。予入蜀,所見唐碑獨此耳。出寺無 所見,欲返,寺僧指石隙一小徑,才容足。出此徑,乃有 平田大陸。復緣磴數折,上矗然頫江者,曰「雪峰」兩寺, 乃在其下。始悟所云磴去頂四五之一者,第可止修 覺耳,非此峰也。左頫稠稉山,如旅行而稍居其傍,下 憑欄視江,則已正無所不見,不若初所見江之從其 下左方也。然從下上修覺,去江趨遠。從修覺上雪峰, 視江乃反近。舟中所指江干削壁者,即今著腳處也。 降自雪峰,復遶井塔下,屈曲一二里許,不復見所由 寶華寺徑矣,乃忽得所謂石級齒齒壁間往修覺寺 道者,則今還道也,與初所從徑合。徑窮登輿,是日抵 鼓山,宿記授弟恬。

修覺山部藝文二编辑

《新津寺寄王侍郎      》唐杜甫

「何限倚山木,吟詩秋葉黃。」蟬聲集古寺,鳥影度寒塘。 風物悲遊子,登臨憶侍郎。老夫貪佛日,隨意宿僧房。

岷山部彙考编辑

《長江》、發源之岷山、

岷山一名瀆山,一名㟭山,一名汶山,一名文阜山,又 名九頂山,又名汶焦山,又名鐵豹嶺,又名「鴻蒙。」在今 四川成都府茂州城西南二十里之列鵝村,其高直 上六十里,可望成都。山有九峰,四時積雪不消,連綿 數千里。若青城、若天彭、若羊膊諸山,皆其支麓所分 也

岷山圖

岷山圖

编辑

按:《書經夏書禹貢》:「華陽黑水,惟梁州岷嶓既藝。」《地 理志》云:「岷山在西徼外,江水所出。隴西郡西。」蔡傳《地志》: 在蜀郡湔氐道西徼外,在今茂州汶山縣,江水所出 也。晁氏曰:「蜀以山近江源者,通為岷山。連峰接岫,重 疊險阻,不詳遠近。青城、天彭諸山之所環遶,皆古之 岷山,青城乃其第一峰也。」

按《山海經·中山經》:女几之山「又東北三百里曰岷山, 江水出焉,東北流注于海。其中多良龜,多鼉,其上多 金玉,其下多白珉。其木多梅棠,其獸多犀象,多夔牛, 其鳥多翰鷩。」岷山今在《汶山郡》廣陽縣西,《大江》所 出。

按:《史記封禪書》:「自華以西名山曰瀆山。」瀆山,蜀之汶 山也。《地理志》蜀郡湔氐道,崏山在西。郭璞註云:「山 在汶陽郡廣陽縣,一名瀆山也。」

按:《漢書地理志》:「蜀郡湔氐道。」《禹貢》「崏山在西徼外, 江水所出。」

按《水經》,岷山在蜀郡氐道縣,大江所出,東南過其縣 北注岷山,即瀆山也,水曰瀆水矣。又謂之汶阜山在 徼外,江水所導也。《益州記》曰:「大江泉源,即今所聞,始 發羊膊嶺下,緣崖散漫,小大百數,殆未濫觴矣。東南 下百餘里,至白馬嶺而歷天彭闕,亦謂之為天谷也。 秦昭王以李冰為蜀守,冰見氐道縣有天彭山,兩山」 相對,其形如闕,謂之天彭門,亦曰天彭闕。江水自此 已上至微弱,所謂發源濫觴者也。漢延平中,岷山崩, 壅江水三日不流。揚雄《反離騷》云:「自岷山投諸江流, 以弔屈原。」名曰《反騷》也。

江水自《天彭闕》東逕汶關,而歷《氐道縣》北。「漢武帝 元封四年,分蜀郡北部置汶山郡以統之。縣本秦始 皇置,後為昇遷縣也。」《益州記》曰:「自白馬嶺回行二千 餘里,至龍涸,又八十里至西陵縣,又南下六十里至 石鏡,又六十餘里而至北部,始百許步,又西百二十 餘里至汶山,故郡乃廣二百餘步,又西南百八十里 至濕坂,江稍大矣。故其精則井絡纏曜江漢。」昺靈。《河 圖括地象》曰:「岷山之精,上為井絡,帝以會昌,神以建 福。故《書》曰:『岷山導江,泉流深遠,盛為四瀆之首』。」 按:《地理通釋》《十道山川攷》:「劍南名山,岷山在茂州汶 山縣,俗謂之鐵豹嶺,禹導江始於此。」《河圖括地象》曰: 「岷山之地,上為并絡,帝以會昌,神以建福。」《禹貢》:「岷山 導江,東別為沱。沱水在彭州唐昌」縣,太史公西瞻蜀 之岷山。《郡縣志》:「岷山在岷州溢樂縣南一里。」

按《三才圖會岷山圖考》:岷山在茂州羌之列鵝村,一 名鴻蒙,即隴山之南首,故稱隴蜀,又名汶焦山,其跗 曰羊膊,江水所出也。山直上六十里,嶺之最高者,遇 大雪開泮,望見成都。

按《四川總志山川攷》:岷山在茂州羌中之列鵝村。 按《茂州志山川攷》:岷山,茂之鎮山也。《一統志》云:在茂 州西南列鵝村,去州二十里,其高直上六十里,可望 成都。山有九峰,四時積雪,經寒暑不消,每晨光射之, 爛若紅玉。去成都五百里,人西望之,若在戶牖,茂人 呼為九頂山。杜工部所謂「西山白雪三城戍」是也。《史 記》註云:「在隴西郡岷州溢洛南一里」,連綿至蜀二千 里,皆為岷山。連峰接岫,重疊險阻,不詳遠近。青城、天 彭諸山之所環遶,其支麓若羊膊山、鐵豹嶺、鴻蒙山、 汶嶺,皆是也

岷山部藝文一编辑

岷山           《漢黃憲》。

徵君登岷山,望汶江,思禹之績而歎曰:「浩乎汶江,岷 山鎮之,茫茫禹功,險於梁岐。」孔紹祖曰:「吾聞王國有 難,則諸侯告於山川。今漢室難矣,而諸侯不告,何以 徼福?」徵君曰:「夫諸侯修德,則告於山川社稷之靈,以 肅其民人,民人於是乎怵愳而不敢侮,可以勤事而 扞難,其山川社稷之靈亦庇焉。故旱溢之沴不侵,崩」 竭之災不虐,瘴癘之戾不淫,嘉穀豐而民人洽。故君 子入其國也,觀風於山川,而料民人之豐阜凋悴以 因革其政;觀氛於社稷,而知土壤之垔鬱昭明以節 制其宜。是以民無爭心,俗無悖志,王道成焉,然後知 先王之報勳德於社稷之神也。故生則爵祿以榮之, 車服以錫之,宴饗以親之,賞賚以勞之死則褒之以 嘉諡祀之以五鼎養之以世祿紀之以文章其耿光 懿節昭乎上下配乎山川以主其陰職而降休咎於 民也。是以駿顯之烈與江漢同流《詩》云:「荷天之禎德 音振振。垂厥景福君子神明」此之謂也。

岷山贊          晉郭璞编辑

岷山之精,上絡東井。始出一勺,終致淼冥。作紀《南夏》, 天清地靜。

岷山部藝文二编辑

《登岷山有感       》明·徐之凱

玉壺春暖共相攜,倚檻迴看百雉低。鳥道橫雲天極 北,蠻煙遶樹日平西。四愁誰共憐湘水,三笑還同類 虎溪。獨有天涯詞賦客,墨花到處燦留題。

岷山部紀事编辑

《漢書貨殖傳》:「蜀卓氏之先,趙人也,用鐵冶富。秦破趙, 遷卓氏之蜀,夫妻推輦行。諸遷虜少有餘財,爭與吏, 求近處,處葭萌,唯卓氏曰:『此地陿薄,吾聞㟭山之下 沃壄,下有踆鴟,至死不饑。民工作布,易賈。乃求遠遷, 致之臨邛犬憙,即鐵山鼓鑄,運籌算,賈滇蜀民富至 童八百人,田池射獵之樂,擬於人君』。」

《茂州志》:「漢成帝三年正月,岷山崩,壅江三日,江水竭。」

岷山部雜錄编辑

《四川總志》:蜀山之大者曰岷山,其川曰岷江。「岷」字,《說 文》作省作岷。漢人隸書作汶,多與汶上之汶相混。 《列子》:「貉不踰汶」,謂川江也,非汶上也。殷敬順已辯之。 《史記》,冉䮾為汶山郡。司馬溫公《類篇》曰:「汶音岷。」據《史 記》引《禹貢》「岷嶓既藝」,及「岷山之陽」,及岷山導江,皆作 汶,蓋古字通用也。《三國志》:蜀後主至湔,登觀坂,觀汶 水之流。王右軍《與周益州撫書》曰:「要欲一遊目汶嶺。」 《五代史》:「蜀主王建貶衛尉少卿李綱為汶川尉。」徐無 黨注:「汶讀作岷。」而今汶川縣誤呼作「問」,音蜀。焉得齊 南魯北之水乎?汶川,《考古志》作「漫川。」

岷山部外編编辑

《英烈傳》:漢樊英善圖緯,洞達幽微,永泰中見天子,因 西向南唾,詔問其故,對曰:「成都今日火。」後蜀郡上言 火災如英所道,云時有雨從東北來,故火不為大害。 英嘗忽被髮拔刀斫擊舍中,妻怪問其故,英曰:「郗生 遇賊。」郗生者名巡,是英弟子,時遠行後還,說於道中 逢賊,賴一披髮老人來相救,故得免。永建時,殿上鐘 自鳴,帝憂之,公卿莫能解。乃問英,英曰:「蜀岷山崩,母 崩子故鳴,非聖朝災也。」尋上蜀山崩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