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202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二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三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二百二卷目錄

 桑乾水部彙考

  考

 桑乾水部藝文一

  加封桑乾河神廣濟王制   元成宗

 桑乾水部藝文二

  渡桑乾河         唐雍陶

  前題            賈島

  前題           馮海粟

  前題           宋蘇轍

  桑乾秋漲         明晏璧

  過桑乾河入雲中       蔡靉

 桑乾水部紀事

山川典第二百二卷

桑乾水部彙考编辑

古桑乾縣之《桑乾水》。

蘆溝橋渾河古之桑乾水,源出山西太原府之天池, 伏流至大同府馬邑縣洪濤山之下,七泉湧出為灅 水,即《水經》之濕水,又曰冶水,又曰溹涫水,在古代郡 桑乾縣之南,故謂之桑乾水。此水受太原、代州、大同 渾源、應州山陰、朔州、廣靈諸水,流入直隸界內,受宣 化及順天之永清、房山諸水,俗呼為渾河,入宛平縣 蘆溝橋下,東南流至看丹口分為二支:一流通州之 高麗莊,入白河,一南經固安縣至武清縣之小直沽, 合衛河入於海。

按:《漢書地理志》:「代郡平舒。」《祁夷》水,北至桑乾入沽。

此以縣言尚未以水言兩漢志皆未言桑乾水

按《水經》,「濕水出鴈門陰館縣,東北過代郡桑乾縣南。」 濕水,出於累頭山。累力追反一曰治水泉,發於山側,沿 坡歷澗,東北流出山逕陰館縣故城西,縣故樓煩鄉 也。漢景帝後元三年置,王莽更名富臧矣。魏天安三 年,齊平,徙其民於縣,立平齊郡。濕水又東北流,左會 桑乾水,縣西北上平,洪源七輪,謂之桑乾泉,即溹涫 水者也。耆老云,其水潛承太原汾陽縣北燕京山之 大池,池在山原之上,世謂之「天池。」方里餘,其水澄渟, 鏡淨而不流。按御覽引此作潭而不流若安定朝那之湫淵也。清 水流潭。皎焉沖照。池中嘗無斥草及其風澤御覽引此作池 中曾無片草及其風籜《有淪》輒有小鳥翠色,投淵銜出,若會稽 之私鳥也。當作耘鳥其水陽焊,李云當作旱不耗。陰霖不濫。無 能測其淵深也。古老相傳。言嘗有人乘車於池側。忽 過當作過大風飄之於水,有人獲其輪於「《桑乾》泉」,故知 二水潛流通注矣。池東隔阜,又有一石池,方可五六 十步,清深鏡潔,不異大池。宋本作天池桑乾水自源東南 流,右會馬邑川水。水出馬邑西川,俗謂之磨川矣。蓋 狄語言譌,馬磨聲相近故爾。其水東逕馬邑縣故城 南。干寶《搜神記》曰:「昔秦人築城於武周塞內以備胡, 城將成而崩數矣。有馬走一地,周旋反覆,父老異之, 因依以築城,城乃不崩,遂名馬邑」,或以為代之馬城 也。諸記紛競,未識所是。漢以斯邑封韓王信,後為匈 奴所圍,信遂降之。王莽更名之曰「章昭。」其水東流李云 流下當有注字《桑乾水》桑乾水又東南流,水南有故城南。宋本 作東北臨河,又東南,右合濕水,亂流枝之。當作津南分桑 乾水,又東,左合《武周塞水》。孫云地理志作武州水出故城東南 流出《山逕》,日沒城南,蓋夕陽西頹,戎車所薄之故城。 舊本作城故也。《榮》當作東有日中城。城東又有早起城,亦曰 食時城,在黃瓜阜北曲中。其水又東流,右注桑乾水。 桑乾水又東南,逕黃瓜阜曲西,又屈逕其堆南。徐廣 曰:「猗盧廢嫡子曰利孫于黃瓜堆」者也。又東,右合枝 津。枝津上承桑乾河,東南流逕桑郡北。孫云當作桑乾郡大 魏因水以立郡,受厥稱焉。又東北,左合夏屋山水,水 南出夏屋山之東溪,西北流逕故城北,所未詳也。又 西北入桑乾枝水。桑乾枝水又東流,津委浪,通結兩 湖,東湖西浦,淵潭相接,水至清深,晨鳧夕鴈,泛濫其 上,黛甲素鱗,潛躍其下。俯仰池潭意深,魚鳥所寡,唯 良木耳。俗謂之「南池」,池北對。陶縣之故城南,故曰 南池也。池水又東北,注桑乾水,為濕水並受通稱矣。 濕水又東北,逕魏亭西,蓋皇魏天賜三年之所經建 也。濕水又東北,逕白狼堆南,魏烈祖道武皇帝於是 遇白狼之瑞,故斯阜納稱焉。阜上有故宮廟,樓榭基 雉尚崇,每至鷹隼之秋,羽獵之日,肆閱清野,為昇眺 之逸地矣。濕水又東流四十九里,東逕巨魏亭北,又 東,崞川注之。水南出崞山縣故城南,王莽之崞張也。 縣南面元嶽,右背崞山,處三山之中,故以崞張為名 矣。其水又西出山,謂之崞口。北流逕繁畤故城東,王 莽之當要也。又北逕巨魏亭,又北逕劇陽縣故城西王莽之善陽也。善一作鄯按《十三州志》曰:「在陰館縣東北 一百三里。其水又東注於濕水。濕水又東逕班氏縣 南,如渾水注之。水出涼城旋鴻縣。」後魏地形志恆州梁城郡有祇鴻縣 一本作裋鴻縣西南五十餘里,東流逕故城南北,俗謂之「獨 谷孤城水」亦即名焉。東合旋鴻池水。孫云後魏書曰代都有旋鴻池 水出旋鴻縣東山下,水即成池,北引魚水,水出魚谿, 南流注池。池水吐納川流,以成巨沼。東西二里,南北 四里,北對涼州池之南池,池方五十里,俗名乞伏袁 河。雖隔越山阜,鳥道不遠,雲霞之間常有。疑下有脫字西 南流,逕旋鴻縣南,又宋本作右合如渾水。是總二水之名 矣。如渾水又東南流。逕水固縣。縣以太和中。因山堂 之目以氏縣也。水固疑是永固之譌㙔考魏書地形志並無此名右《會年水》。 孫云當作羊水水出平城縣之西苑外武周塞,北出東轉逕 燕昌城南。按《燕書》,「建興十年,慕容寶自河而還,軍敗 於參合,死者六萬人。十一年,垂眾北至參合,見積骸 如山,設策弔之。」十六國春秋云設祭弔之禮死者,父兄皆號泣哀 慟,垂慚憤嘔血,因而寢疾焉。轝過平城北四十里,疾 篤,築燕昌城而還,即此城也,故北俗謂之老公城也。 羊水又東注於如,渾水亂流逕方嶺,上有文明太皇 太后陵。陵之東北有高祖陵。二陵之南有冰固堂。堂 之四周,隅雉列榭,階欄檻及扉戶梁壁椽瓦,悉文石 也。檐前四柱,採洛陽之八風谷黑石為之,雕鏤隱起, 以金銀間雲雉,有若錦焉。堂之內外四側結兩石扶 疑作趺帳。孫云疑作張青石屏風,以文石為緣,並隱起忠孝 之容,題刻「貞順」之名。廟前鐫石為碑,《獸碑》石在冢。宋本 作碑石至佳左右列柏四周,迷禽闇日。院外西側有《思遠 靈圖》,圖之西有齋堂。南門表二石闕,闕下斬山,累結 御路,下望靈泉宮池,皎若圓鏡矣。羊水又東注如渾 水。又南至靈泉池枝津東南注池,池東西一百步,南 北二百步,池渚舊名白楊泉,泉上出白楊樹,因以名 焉,其猶「長楊」、「五柞」之流稱矣。南面舊京,北背方嶺,左 右山源,亭觀繡峙,方湖反景,若三山之倒。水下如渾 水。又南逕北宮下,舊宮人作薄所在,如渾水。又南分 為二水,一水西出,南屈入北苑中,歷諸池沼。又南逕 虎圈東,魏太平真君五年成之,以牢虎也。季秋之月, 聖上觀宋本作親《御圈》。上敕虎士效力於其下。事同奔戎, 生制猛獸。按穆天子傳云有虎在乎葭中七萃之士高奔戎請生捕虎必至之即《詩》所 謂「袒裼暴虎,獻于公所」也。故魏有《捍虎圖》也。又逕平 城西郭內,魏太當當作平七年所成也。城周西郭外,有 郊天壇,壇之東側有郊天碑,建興四年立。其水南又 屈逕平城縣故城南。《史記》曰:「高帝先至平城。」《史記音 義》曰:「在鴈門」,即此縣矣。王莽之平順也。魏天興二年, 遷都於此。太和十六年,破太華、安昌諸殿,造太極殿 東、西堂及朝堂,夾建象魏乾先。當作元中陽、端門,東西 二掖門,雲龍、神虎、中華諸門,皆飾以觀閣。東堂東接 太和殿,殿之東階下有一碑,「太和中立」,是洛陽八風 谷之《石緇》石也。殿之東北接紫宮寺,南對承賢門,門 南即皇信堂,堂之四周,圖古聖忠臣烈士之容,刊題 其側,是辯章郎彭城張僧達、樂安蔣少遊,於堂南對 白臺,臺甚高廣,臺基四周,列壁閣路,自內而升,國之 圖籙祕籍,悉積其下。臺西即朱明閣,直侍之官出入 所由。其水夾御路南流,逕蓬臺西。魏神瑞三年,又毀 建白樓。樓甚高竦,加觀榭於其上,表裏飾以石粉,暠 曜建素,赭白綺分。宋本作粉故世謂之「白樓」也。後置大鼓 於其上,晨昏伐以千椎,為城里諸門啟閉之候,謂之 「戒晨鼓」也。又南逕皇舅寺西,是太師黎昌憑晉國所 造。憑當作馮按後魏書馮熙字晉國文明太后兄也官定州刺史進爵昌黎王在諸州鎮建佛圖精舍 合七十二處孝文即位為侍中太師有「五層浮圖,其神圖像皆合青石 為之,加以金銀火齊,眾綵之上,煒煒有精光。」又南逕 水當作永寧《七級浮圖》,西制甚妙。西宋本作其工在《寡雙又 南遠》。一作遶《出郊郭》「弱柳蔭街,絲楊被浦」,公私引裂用 周園挽宋本作圍繞長塘曲池,所在布濩,故不可得而論 也。一水南逕白登山西。服虔曰:「白登,臺名也,去平城 七里。」如淳曰:「平城傍之高城,若丘陵矣。」今平城東十 七里有臺,即白登臺也。臺南對罡阜,即白登山也。故 《漢書》稱「上遂至平城」,上白登者也,為匈奴所圍處。孫 暢之《述畫》曰:「漢高祖被圍七日,陳平使能畫作美女, 送與冒頓,閼氏恐冒頓勝漢,其寵必衰。」說冒頓解圍 於此矣。其水又逕寧先宮東,獻文帝之為太上皇也, 所居故宮矣。宮之東次下有兩石柱,是石虎,鄴城東 門石橋柱也。按《柱勒》,趙建武中造,以其石作工玅,徙 之於此。余為尚書祠部,與宜都王穆罷同拜北郊,親 所逕見。罷當作羆逕當作經按後魏書穆羆襲兄爵為宜都王柱側悉鏤雲炬。 古本作矩上作蟠螭,甚有形勢,信為工巧,去《子丹碑》側遠 矣。其水又南,逕平城縣故城東,司州代尹治皇都洛 陽,以為恆州。水左有大道壇廟,始光二年少室道士 寇謙之所議建也。兼諸《嶽廟碑》,亦多所署立。其廟階 五成。宋本作三成四周欄檻上階之土,以木為員基,令干 相枝梧。《以板》切。宗本作砌其上欄陛承阿上員,制如明堂, 而專室四戶。室內有神坐,坐右列玉磬。皇輿親降,受 籙靈壇,號曰「天師。」宣揚道式,暫重當時。壇之東北,舊有靜輪宮,魏神麚四年造,抑亦《柏梁》之流也。漢書武帝元鼎 二年春起柏梁臺服虔注云用百頭梁作臺因名焉「臺高廣,超出雲間,欲令上 延霄客,下絕囂浮。《太平真君》十一年又毀之,物不停 固,白登亦繼褫矣。水右有三層浮圖,真容鷲架,悉結 石也,裝制麗質,亦盡美善也。東郭外,太和中閹人宕 昌公鉗耳處,時立祗洹舍於東睪,椽瓦梁棟,臺壁櫺 陛,尊容聖像,及床坐軒帳,悉青石也,圖制可觀,所恨 唯列壁合石,疏而不密。庭中有《祇洹碑》,碑題大篆」,非 佳耳。然京邑帝里,佛法豐盛,神圖妙塔,桀跱相望,法 輪東轉,茲為上矣。其水自北苑南出,歷京城內、河干 兩湄,太和十年,累石結岸,夾塘之上,雜樹交蔭。郭南 結兩石橋,橫水為梁。又南逕藉田及藥圃、西明堂。東 明堂上圓下方,四周十二戶九堂,而不為重隅也。室 外柱內,綺井之下,施機輪飾縹,仰象天狀,畫北通之 宿鳥,蓋天也。此處錯簡已正尚有訛誤當云畫北辰列宿象蓋天也每月隨斗 所建之辰,轉應天道,此之異古也。加靈臺於其上下, 則引水為辟雍,水側結石為塘,事準古制,是魏太和 中之所經建也。如渾水又南,與武周川水會,水出縣 西南山下,二源翼導,俱發一山,東北流,合成一川,北 流逕武周縣故城西,王莽之「桓周」也。孫云武周桓周字漢志皆作州 又東北,右合黃山水,西出黃阜下,《重》孫云疑作東北流,聖 山之水注焉。水出西山,東流注於黃水。黃水又東,注 武周川,又東歷故亭北,右合火山西谿水,水導源火 山西北流,山上有火井,南北六十七步,廣減尺許,源 深不見底,炎勢上升,常若微雷發響,以草爨之,則煙 騰火發。東方朔《神異傳》云:「南方有火山焉,長四十里, 廣四五里,其中皆生不燼之木,晝夜火然,鼠雨猛風 不滅。」古本作得雨猛風不滅考之神異經云得暴風不猛猛雨不滅吳本改作鼠雨誤矣火中 有鼠重百斤,毛長二尺餘,細如絲,色白,時時出火。神異 經作時時出外以水逐而沃之則死。取其毛績以為布,謂之 「火浣布。」是山亦其類也。但卉物則不能然,其山以火 從地中出,故亦名「榮臺」矣。榮當作熒郡國志云連渾府遙火山西有火井炎氣 上升常若微電以草爨之煙騰火發故名熒臺火井東五六尺,又東有湯井, 廣輪與火井相狀,勢熱又同以草內之則不然,皆沾 濡露結,故俗以「湯井」為目。井東有文井祠,以時祀祭 焉。謝云文井祠當作火井祠孫云三卷圁陽縣注中鴻門縣亦有火井祠井北百餘步, 有東西谷,廣十許步。南岸下有風穴,厥大容人,其深 不測,而穴中肅肅,常有微風,雖三伏盛暑,猶須襲裘, 寒吹陵人,不可暫停。而其山出雛烏,形類雅烏,純黑 而姣好,音與之同,繢采紺發,觜若丹砂。性馴良而易 附。丱童幼子捕而執之,曰赤觜烏,亦曰阿雛烏。按《爾 雅》,「純黑反哺,謂之慈烏。小而腹下白,不」反哺者,謂之 雅烏。白頭而群飛者,謂之燕烏。大而白頭者,謂之蒼 烏。《爾雅》曰:「鷽斯,卑居也。」孫爻當作炎曰「卑居。」楚烏犍為 舍人,以為壁屋。當作卑居《說文》謂之雅。雅,楚烏。《莊子》曰:「雅, 賈矣。」馬融亦曰賈烏者。宋本無者字也。又按《瑞應圖》,有三 足烏、赤烏、白烏之名,而無記於此烏,故書其異耳。自 恆山以北,並有此矣。其水又東北流,注武周川水。武 周川水又東南流,水側有石祇洹舍,并諸窟室,比丘 尼所居也。其水又東,轉逕靈巖南,鑿石開山,因崖結 構,其容宋本作真容巨壯,世法所締。山堂水殿,煙寺相望。 林淵錦鏡,綴目新眺。川水又東南流出山,《魏土地記》 曰:「平城宮西三十里,武周塞口者也。自山口枝渠東 出入苑,溉諸園池。」苑囿,洛陽殿。囿宋本作有殿北有宮館 一,水自枝渠南流,東南出,《火山水》注之。水發火山東 谿,東北流出山。山有石炭,火之熱,間樵炭也。間宋本作同 又東注武周川,逕平城縣東南流,注如渾水。又南流, 逕班氏縣故城東,王莽之「班副也。」闞駰《十三州志》曰: 「班氏縣在郡西南百里北,俗謂之去留城也,如渾水。」 又東南流,注於濕水。濕水又東,逕北平邑縣故城南, 趙獻侯十三年,城平邑。《地理志》曰:「屬代。王莽所謂平 胡也。」《十三州志》曰:「城在高柳南八十里北,俗謂之醜 寅城。」濕水又東逕沙陵南,魏金田之地也。事同曹武, 鄴中定矣。濕水又東,逕狋氏縣故城北。漢書孟康注云狋氏字音 權精「王莽更名之曰狋聚也。」《十三州志》曰:「縣在高柳南 百三十里,俗為之苦力干城矣。」濕水又東,逕道人縣 故城南。《地理志》曰:「王莽之道仁也。」《地理風俗記》曰:「初 築此城,有仙人遊其地,故因以為城名矣。今城北有 淵潭而不注,故俗謂之為平湖也。」《十三州志》曰:「道人 城在高柳東北八十里,所未詳也。」濕水又東,逕陽原 縣故城南。《地理志》曰:「代郡之屬縣也,北俗謂之北郍 州城。」濕水又東流,又東宋本無流又東三字陽水注之。水出縣 東北澤中,北俗謂之太拔迴水,水自源東南流,注於 濕水。又東逕東安陽縣故城北。趙惠文王三年,封長 子章為代安陽君,此即章封邑,王莽之「競安」也。《地理 風俗記》曰:「五原有西安陽」,故此加東也。濕水東逕昌 平縣,溫水注之。水出南墳下,三源俱導,合而南流,東 北逕濕水。濕水又東逕昌平縣故城北,王莽之長昌 也。昔牽招為魏鮮卑校尉,屯此。濕水又東北,逕桑乾 縣故城西,又屈逕其城北,王莽更名之曰安德也。《魏 土地記》曰:「代城北九十里有桑乾城,城西渡桑乾水去城十里,有溫湯,療疾有驗。《經》言出南,非也」,蓋誤證 矣。魏任城王彰,以建安二十三年伐烏丸,入涿郡,遂 北逐至。宋本作逐北遂至《桑乾》。止於此也。水入。宋本作又東流,《祁 夷》水注之。周禮嘔夷之川鄭注云嘔夷即祁夷而酈注滱水云即嘔夷水出平舒 縣東,逕平舒縣之故城南澤中。《史記》:「趙孝成王十九 年,以汾門予燕,易平舒。」徐廣曰:「平舒在代,王莽更名 之曰平葆。」後漢世祖建武七年,封揚武將軍馬成為 侯國。其水控引眾泉,以成一川。《魏土地記》曰:代城西 九十里,有平舒城。舊本作有城平舒西南五里,代水所出。東 北流言代水,非也。祁夷水又東北,逕蘭亭南,又東北, 逕石門關北,舊道出中山故關也。又東北流,水側有 故池。按《魏土地記》曰:「代城西南三十里有代王魚池, 池西北有代王臺,東去代城四十里。」祁夷水又東北, 得飛狐谷,即廣野君所謂杜飛狐之口也。蘇林據酈 公之說,言在上黨,其實非也。如淳言在代,是矣。晉建 興中,劉琨自代出飛狐口,奔於安次,即於此道也。《魏 土地記》曰:代城南四十里有飛狐門,門二門字宋本俱作關水 西北流,逕南舍亭西,又逕句璅亭西,西北注祁夷水。 祁夷水又東北流,逕代城西。盧植言:初築此城,板榦 一夜自移於此。故代西南五十里大澤中,營城自護, 結葦為九門,於是就以為治。城圓匝而不方,周四十 七里,開九門,更名其故城曰東城。趙滅代,漢封孝文 為代王。梅福《上事》曰:「代谷者,恆山在其南,北塞在其 北,谷中之地,上谷在東,代郡在西,是其地也。王莽更 之曰厭狄亭。」《魏土地記》曰:「城內有二泉,一源流出城 西門,一源流出城北門,二源皆北注代水。祁夷水又 東北,熱水注之,水出綾羅澤,澤際有熱水亭。其水東 北流,注祁夷水。又東北,谷水注之,出昌平縣故城南。 又東北,入祁夷。祁夷右會逆水,水」導源將城東,西北 流逕將城北,在代城東北一十五里,疑即東代矣,而 尚傳將城之名。盧植曰:「此城方就而板榦自移。」應劭 曰:「城徙西南,去故代五十里,故名代曰東城。」或傳書 倒錯,情用疑焉,而無以辨之。逆水又西,注於祁夷之 水,逆之為名,以西流故也。祁夷水東北逕青牛淵,水 自淵東注之。《耆諺》云:「有潛龍出於茲浦,形類青牛焉。」 故淵潭受名矣。潭深不測,而水周多蓮藕生焉。祁夷 水又北,逕一故城西,西去代城五十里,又疑是代之 東城,而非所詳也。又逕昌平郡,東魏太和中置,西南 去故城六十里,又北,連水入焉。水出雊瞀縣東,西北 流,逕雊瞀縣故城南,又西逕廣昌城南。《魏土地記》曰: 代「南二百里有廣昌城,南通大嶺。」即此。非也。《十三州 記》曰:「平舒城東九十里有廣平城。」疑是城也。尋其名 狀,忖理為非。又西逕玉莽城南,又西,到剌山水注之。 水出到剌山西,山甚層峻,未有升其巔者。《魏土地記》 曰:「代城東五十里有到剌山,山上有佳大黃也。其水 北流,逕一故亭東。城北有石人,故世謂」之石人城。西 北注連水,又北逕當城縣故城西。高祖十二年,周勃 定代,斬陳豨於當城,即此處也。應劭曰:「當桓都山作 城,故曰當城也。」又逕故代東,而西北流注祁夷水。祁 夷水西有隨山,山上有神廟,謂之女郎祠,方俗所祠 也。祁夷水又北逕桑乾故城東,而北流注於濕水。《地 理志》曰:「祁夷水出平舒」縣北,至桑乾入濕,是也。濕水 又東北,逕石山水口,水出南山,北流逕空侯城東。《魏 土地記》曰:「代城東北九十里,有空侯城也。」其水又東 北流,注濕水。濕水又東,逕潘城縣北,東合協陽關水, 水出協溪。《魏土地記》曰:「下洛城西南九十里有協陽 關,關道西通代郡。」其水東北流,歷笄頭山。闞駰曰:「笄 頭山在潘城南」,即是山也。又北逕潘縣故城,左會潘 泉故瀆,瀆舊上承潘泉於潘城中,或云舜所都也。《魏 土地記》曰:「下洛城西南四十里有潘城,城西北三里 有歷山,山上有虞舜廟。」《十三州記》曰:「廣平城東北一 百一十里,有潘縣。」《地理志》曰:「王莽更名樹武。其泉從 廣十數步,東出城,注協陽關,水雨盛則通注」陽旱則 不流,唯洴泉而已。關水又東北流,注於濕水。又東逕 雍洛城南。《魏土地記》曰:「下洛城西,西」當作而西二十里有 雍洛城,桑乾水在城南東流者也。濕水又東,逕下洛 縣故城南,王莽之下忠也。魏燕州廣甯縣,廣甯郡治。 《魏土地記》曰:「去平城五十里,城南二百步有堯廟。」濕 水又東,逕三臺北。濕水又東,逕無鄉城北,《地理風俗 記》曰:「《燕語》呼亡為無,今改宜鄉也。」濕水又東,逕溫泉 水注之,水上承溫泉於橋山下。《魏土地記》曰:「下洛城 東南四十里,有橋山,下有溫泉,泉上有祭堂,雕簷華 宇,被於浦上。石池吐泉,湯湯其下,炎涼代序,是水灼 焉無改,能治百疾,是使赴者若流。」池水北流,入於濕 水。濕水又東,左得于延水口,水出塞外子元鎮西,長 川城南小山。《山海經》曰:「梁渠之山,無草木,多金玉」,脩 水出焉。東南流,逕且如縣故城南。應劭曰:「當城西北 四十里,有且如城,故縣也。代稱不拘名號變改挍其 城郭相去遠矣。」《地理志》曰:「中部都尉治于延水,出縣 北塞外,即脩水也。」脩水又東南,逕馬城縣故城北。《地

理志》曰:「東部都尉治。」《十三州志》曰:馬城在高柳東二
考證.svg
百四十里,俗謂是水為河頭,河頭出戎方,土俗變名

耳。又東,逕零丁城南,右合延鄉水,水出縣西山,東逕 延陵縣故城北。《地理風俗記》曰:「當城西北有延陵鄉, 故縣也。俗指謂之琦城川。」又東逕羅亭,又東逕馬城 北,又東注脩水。又東南於宋本作流大甯郡北。右注鴈門 水。《山海經》曰:「鴈門之水,出于鴈門之山,鴈出其間,在 高柳北。高柳在代中,其山重巒疊巘,霞舉雲高,連山 隱隱」,東出遼塞。其水東南流,逕高柳縣故城北,舊代 郡治。秦始皇二十三年虜趙王,遷國以為郡。當作以國為郡 王莽之所謂「厭狄」也。建武十九年,世祖封代相堪為 侯國。昔牽招斬韓忠於此處。城在平城東南六七十 里,於代為西北也。鴈門水又東南流,屈逕一故城,背 山面澤北,俗謂之叱嶮城。鴈門水又東南流,屈而東 北,積而為潭,其陂斜長而不方,東北可二十餘里,廣 一十五里。《蒹葭蘭》一作叢生焉,敦水注之導當作其水導 源西北少咸之山南麓,東流逕參合縣故城南。《地理 風俗記》曰:「道人城北五十里有參合鄉,故縣也。」敦水 東又水注之,出東阜下,西北流逕故城北,俗謂之 和堆城。又北合敦水,亂流東北注鴈門水。故《山海經》 曰:「少咸之山,敦水出焉,東流注于鴈門之水。」郭景純 曰:「水出鴈門山,謂斯水也。」鴈門水又東北入陽門山, 謂之陽門水,與神泉水出葦壁北,水有靈焉。及其密 雲不雨,陽旱愆期,多禱請焉。水有二流,世謂之比連 泉。一水東北逕一故城東,世謂之「石虎城。」而東北流 注陽門水。又東逕三會亭北,又東逕西伺道城北,又 東,託台谷水注之。水上承神泉於葦壁北,東逕陽門 山南託台谷,謂之託台水,汲引泉谿,《澤澤》濤東注,行 者間一十餘渡。東逕三會城南,又東逕託台亭北,又 東北逕馬頭亭北,東北注鴈門水。鴈門水又東逕大 甯郡北,魏太和中置,有脩水注之,即《山海經》所謂「脩 水東流注於鴈門水」也。《地理志》曰:疑衍有于延水,而無 鴈門脩水之名。《山海經》有「鴈門之目而燕。」當作無說于 延河,自下亦通謂之于延水矣。水側有桑林,故時人 亦謂是水為藂桑河也。斯乃北土寡桑,至此見之,因 以名焉。于延水又東,逕罡城南。按《史記》,「蔡澤,燕人也, 謝病歸相秦,號罡成君。」疑即澤所邑也。世名武罡城。 疑脫一于字延水又東,左與寧川水合,水出西北,東南流, 逕小甯縣故城南。《地理志》:寧,縣也。西部都尉治,王莽 之博康也。《魏土地記》曰:「大甯城西二十里有小甯城, 昔邑人班丘仲居水側,賣藥於甯百餘年,人以為壽。 後地動宅壞,仲與里中數十家皆死,民人取仲尸棄 于延水中,收其藥賣之。仲被裘,從而詰之北。」疑作此人 失怖,叩頭求哀。仲曰:「不恨汝,故使人知我耳。」去矣。後 為大餘王。謝云一作夫餘王驛使,永甯。永當作來北方人謂之「謫 仙也。」于延水又東,黑城川水注之。水有三源,出黑土 城西北,奇源合注,總為一川。東南逕黑土城西,又東 南流,逕大甯縣西,而南入延河。延河又東,逕大甯縣 故城南。《地理志》云:「廣寧也。王莽曰廣康矣。」《魏土地記》 曰:「下洛西北百三十里,有大甯城。」于延水又東南,逕 茹縣故城北,王莽之穀武也。世謂之如口城。《魏土地 記》曰:「城在鳴雞山西十里。南通大道,西達寧川。于延 水又東南,逕鳴雞山西。」《魏土地記》曰:「下洛城東北三 十里,有延河東流,北有鳴雞山。」《史記》曰:「趙襄子殺代 王於夏屋,而并其土。襄子迎其姊於代,其姊,代之夫 人也。至此曰:『代已亡矣,吾將何歸乎』?遂磨笄於山而 自殺。代人憐之,為立」祠焉。因名其疑脫一地字為磨笄山。 孫云磨笄山在今保安州漢涿鹿縣秦上谷郡治每夜有野雞群鳴於祠屋 上,故亦謂之為鳴雞山。《魏土地記》云:「代城東南二十 五里有馬頭山,其側有鍾乳穴。趙襄子既害代王,迎 姊姊代夫人。夫人曰:『以弟慢夫,非仁也;以夫怨弟,非 義也』。磨笄自刺而死,使者自殺。民憐之,為立神屋於 山側,因名之為磨笄之山。」未詳孰是。于延水又南逕 且居縣故城南,王莽之久居也。舊本作王莽之所謂文居也其水 東南流,注於濕水。《地理志》曰:「于延水東至廣寧入治」, 非矣。

又東過涿鹿縣北。涿水出涿鹿山,世謂之「張公泉。」 東北流,逕涿鹿縣故城南,王莽所謂「褫陸」也。黃帝與 蚩尤戰於涿鹿之野,留其民於涿鹿之河,即於是處 也。其水又東北與陂。一作阪下同泉合其水,導源縣之東 泉。《魏土地記》曰:「下洛城東南六十里有涿鹿城,城東 一里有陂泉,泉上有黃帝祠。」《晉太康地理記》曰:「陂泉, 亦地名也。泉水東北流,與蚩尤泉會,水出蚩尤城,城 無南。」古本作東面。《魏土地記》稱,「涿鹿城東南六里有蚩尤 城,泉水淵而不流,霖雨併則流注陂泉,亂流東北入 涿水。」涿水又東,逕平原郡南,魏徙平原之民置此,故 立僑郡,以統流離。涿水又東北,逕祚亭北,而東北入 濕水,亦云「涿水枝分入匈奴者,謂之涿耶。」地理潛顯, 難以究昭,非所知也。濕水又東南,左會清夷水,亦謂 之滄河也。水出長亭南,西逕北城村故城北。又西北, 平鄉川水注之。水出平鄉亭西,西北流注清夷水。清 夷水又西北,逕陰莫亭,在居庸縣南十里。清夷水又西,會牧牛山。《魏土地記》曰:沮陽城東八十里有牧牛 山,下有九十九泉,即滄河之上源也。山在縣東北三 十里,山上有道武皇帝廟。耆舊云,「山下亦有百泉競 發,有一神牛駮身自山而降,下飲泉竭,故山得其名。」 今山下導九十九泉,積以成川,西南流國。宋本作谷水與 浮圖溝水注之,出夷輿縣故城西南,王莽以為朔調 亭也。其水俱西南注於滄水。又西南,右合地裂溝。古 老云:「晉世地裂,分此界間成溝壑」,有小水,俗謂之分 界水南流入滄河。又西逕居庸縣故城南,魏上谷郡 治。昔劉虞攻公孫瓚不剋,北保此城,為瓚所擒,有粟 水入焉。水出縣下城西枕水,又屈逕其縣南,南注滄 河。又西與右陽溝水合,水出縣東北,西南流逕居庸 縣城北,西逕大翮小翮山南。高巒截雲,層陵斷霧,雙 阜共秀,競舉群峰之上。郡人王次仲,少有異志,年及 弱冠,變《蒼頡》舊文為今隸書。秦始皇時,官務煩多,以 次仲所易文簡,便於事要,奇而召之,三徵而輒不至。 次仲履真懷道,窮數術之美,始皇怒其不恭,令檻車 送之。次仲首發於道。古本作首發於邁化為大烏。御覽引作大鳥「出 在車外,翻飛而去,落二翮於斯山,故其峰巒有大翮 小翮之名矣。」《魏土地記》曰:「沮陽城東北六十里,有大 翮小翮山,山上神名大翮神。山屋東有溫湯水口,其 山在縣西北二十里,峰舉四十里,上廟則次仲廟也。」 右出溫湯,療治萬病。泉所發之麓,俗謂之土亭山。此 水炎熱倍甚,諸湯下足,便爛人體。療疾者要須別引 消息用之耳,不得言。孫云謂不得聲言其熱耳言之則更灼熱矣次《翮山》。 宋本作大翮山東。其水東南流,左會陽溝水,亂流南注滄河。 滄河又左,得清夷水口,《魏土地記》曰:「牧牛泉西流與 清夷水合者也。」自下二水互受通稱矣。清夷水又西, 靈亭城水注之。水出馬蘭西澤中,眾泉瀉流。宋本作溜歸 於澤。澤水所鍾,以成溝瀆。瀆水又左,與馬蘭谿水會, 水導馬蘭城,城北負山勢,因阿仍谿,民居所給,唯仗 此水。水南流出城東南入澤水。澤水又南逕靈亭北, 又屈逕靈亭東,落次仲鳥翮於此,故是亭有「靈亭」之 稱矣。其水又南流,注於清水。清水並當作清夷水又西得泉 溝水,會水導源川南平地,北注清夷水。清夷水又西 南,得桓公泉。蓋齊桓公霸世,北伐山戎,過孤竹,西征 束馬,縣車上卑耳之西極,故水受斯名也。水源出沮 陽縣東《西而》謝云當作而西北流入清夷水。清夷水又西逕 沮陽縣故城北,秦始皇上谷郡治此。王莽改郡曰朔 調,縣曰沮陰。闞駰曰:「涿鹿。」東北至李云疑脫一上字谷城六 十里。《魏土地記》曰:「城北有清夷水,西流也。」其水又屈 逕其城西南流注於濕水。濕水南至馬陘山,謂之「落 馬河。」

又東南出山。濕水又南入山,瀑布飛梁縣河注壑, 漰湍十許丈,謂之「落馬洪」,抑亦孟門之流也。濕水自 南出山,謂之清泉河,俗亦謂之曰「干水」,非也。濕水又 東南逕良鄉縣之北界,歷梁山南,高梁水出焉, 過廣陽薊縣北。孫云廣陽今京師薊縣今大興 注濕水又東,逕廣陽 縣故城北。謝承《漢書》曰:世祖與銚期出薊,至廣陽,欲 南行,即此城也。謂之小廣陽。濕水又東北,逕薊縣故 城南。魏氏《土地記》曰:「薊城南七里有清泉河,而不逕 其北」,蓋《經》誤證矣。昔周武王封堯後於薊,今城內西 北隅有薊丘,因丘以名邑也,猶魯之曲阜,齊之營丘 矣。武王封召公之故國也。秦始皇二十三年滅燕,以 為廣陽郡。漢高帝以封盧綰為燕王,更燕國。城有萬 載宮、光明殿。王莽改曰廣公,縣曰代成。東掖門下,舊 慕容雋立銅馬像處。昔慕容廆有駿馬,赭白有奇相 逸力。至雋光壽元年,四十九矣,而駿逸不虧雋奇之 比。鮑氏驄命鑄銅以圖其像,親為銘讚,鐫頌其傍,像 成而馬死矣。大城東門內道左。有魏征南將軍《建城 鄉景侯劉靖碑》。晉司隸故尉。當作校尉《王密表》:「功加於民, 宜在祀典。」以元嘉四年九月二十日刊石建碑,揚于 後葉矣。濕水又東,與洗馬溝水合。水上承薊水,西注 大湖,湖有二源,水俱出縣西北平地,道泉流結西湖, 湖東西二里,南北三里,蓋燕之舊池也。淥水澄澹,川 亭望遠,亦為遊矚之勝所也。湖水東流為洗馬溝,側 城南東門注昔銚期啟戟處也。後漢書銚期從光武徇薊時薊中起兵應 王郎之檄光武趣駕出百姓聚觀滿道不得行期騎馬奮戟瞋目大呼曰䟆眾皆披靡及至城門已閉攻 之得出其水又東入濕水。濕水又東逕燕王陵南。陵有 伏道,西北出薊城中。景明中,造浮圖建利。當作剎窮泉。 掘得此道,王府所禁,莫有尋者。通城西北大陵,而是 二基趾盤疑作磐固猶自高壯,竟不知何王陵。濕水又 東南,高梁之水注焉。水出薊城西北平地泉,東注,逕 燕王陵北,又東逕薊城北,又東南流。《魏氏土地記》曰: 薊東一十里有高梁之水者,其水又東南入濕水也。 又東至漁陽雍奴縣西,入笥溝。漢光武建武二年, 封潁川太守寇恂為雍奴侯,魏遣張郃樂進圍雍奴, 即此城矣。笥溝,水之別名也。《魏氏土地記》曰:「清泉河, 上承桑乾河東流,與潞河合濕水東入漁陽,所在枝 分,故俗諺云:『高梁無上源,清泉無下尾』。」蓋以高梁微

涓淺薄,裁足津通,憑藉涓流,方成川甽。清泉至潞,所
考證.svg
在枝分,更為微津,散漫難尋故也。

按:《魏書地形志》,「平原郡博平。」二漢屬東郡,晉屬。有 博平城、桑葉城、濕水。

《澄城郡》「五泉。」真君七年置。有五泉水、濕水。按此只言濕水 亦未有桑乾名

按:《隋書地理志》馬邑郡「雲內。」有濕水。

馬邑郡神武。後魏置神武郡,後齊改曰「太平」,後周 罷郡。有桑乾水。諸史志至此始有桑乾水之名 按《遼史地理志》,「南京析津府有桑乾河。」

弘州博寧軍。有「桑乾河。」

奉聖州武定軍永興縣有桑乾河,在州南六十里。 按《金史地理志》,朔州鄯陽晉故縣。有「桑乾、河 馬邑。」晉故縣。有洪濤山、《灅水》又有桑乾河。

應州「金城。」晉故縣。有桑乾河、渾河。按此以桑乾渾河為二河 山陰。本名「河陰。」有桑乾河。

蔚州:北有桑乾河。

定安。晉縣有「桑乾河。」

按:《明一統志》:「保安州桑乾河在州城西南四十里,舊 州城南一里,一名漯水,自渾源州流至州境,土田賴 以灌溉。與溫河、洋河合流,東南入宛平縣界,為蘆溝 河。」

「按《明會典》,蘆溝河出太原之天池,伏流至朔州馬邑, 從雷山發為渾泉,會桑乾河及雲中諸水,經太行山 入宛平縣界,東南至看丹口,分為二派。一東流至通 州高麗莊入白河,一南流至霸州合易水,又南至丁 字沽入運河東岸自龐村回龍等廟處,至蘆溝橋堤 岸,長二十五里,宣德以後,時決時修。正統元年,決狼」 窩口。弘治二年決楊木廠。正德元年又決狼窩口。俱 敕大臣督修。嘉靖三十五年題准共修東岸狼窩口 等決口一十八處,凡築堤二千三百九十二丈,甃以 條石。四十一年,水決西岸,復命修築。東西兩岸,各分 八區,每區約五十丈,凡為石堤九百六十丈。

按《畿輔通志》:「順天府,蘆溝河在府西南二十五里,本 桑乾水,又名漯水,俗曰渾河,黃河別源也。源出山西 大同府桑乾山下,經太行山入宛平縣界。出蘆溝橋 下,東南至看丹口,分二支,一流至通州高麗莊入白 河,一南經固安縣至武清縣小直沽,與衛河合流入 海。」

按《山西通志》:太原府代州鴈門廢縣西北六十里,有 累頭山,七峰如斗形,又名北斗山,一名牛斗山。山之 神能興雲雨,宋金俱有封號。《水經》:「濕水出鴈門陰館 縣,東北過代郡桑乾縣南。」注云:濕水出累頭山,又東 北會桑乾水,上下洪源七輪,謂之桑乾泉,即溹涫水 者也。

按《馬邑縣志》,「縣北十五里有洪濤山,一名累頭山,灅 水出焉。周圍里許,有七泉湧出,俗名洪濤泉,即桑乾 之源也。山下有桑乾河神廟,碑刻猶存。《漢書》謂之冶 水,《水經》謂之溹涫水,下與金龍水合流,經山陰應州 大同縣界,東南入蘆溝河。」又按《水經》,「其河源自太原 汾陽燕京山天池,伏流至朔州馬邑雷山之陽,匯為」 七泉:曰上源,曰玉泉,曰「三泉」,曰「司馬洪濤」,曰「金龍池」, 曰「小蘆」,曰「小浦。」七泉合而為一,是謂「桑乾河。」由縣治 之西,東南流朔州北有七里河。西北下峪有臘河,南 山有灰河及鴈門關、太和嶺,凡水自南而北者悉歸 之。過應州,則渾源水自東來。又沿泓州之襄山至順 聖,則葫蘆河水注之。經廣靈、靈仙、定安而西,以至灅 陽之楊河、懷來之溈河。又滑石之水自東北來者,及 山西之水皆合,是為「合河。」至宛平縣境分而為二:一 從葫蘆溝東南入海,一從金口絡都城東合白河入 海。

按《朔州志》:「灰河在州南三里,源出寧武軍山口,流至 馬邑北洪濤村,伏流十五里湧出,經州城南至馬邑 注桑乾河。」

臘河,在州北二十里,洪濤山之陽,水連桑乾。

趵突泉,在鴈門關西門外,平地突出,若猛獸然,故名。 北流出塞口,入桑乾河。

按《山陰縣志》,「桑乾河在縣北十里。」

黃水河,源出朔州之三泉,流經辛村,至元英村,稍散 亂,復聚於黑屹塔村,經流縣城南,至東辛寨入於桑 乾河。

按《應州志》:「桑乾水,在州西二十里。」

渾河在州東二十里。源出渾源州神頭村,西流至安 邊鎮,折而北流,合於桑乾河。

黃水河在州西南八里,至山陰縣城南入桑乾河。 按《大同府志》:大同縣如渾水,一名街河,在城東北四 十里,開山口,兩源合為一,歷城東而南流,與武州川 水合,注於桑乾河。

按《渾源州志》:「渾源河在州東南十里,源出嘆土峪,繞 城西北匯為大澤,名渾源川。西流入神谿,至應州龍 首山折而北,入桑乾河。」

崞川,源出州東北二十里,流經州西南十五里古崞縣麻家莊,合渾河至應州西安鎮,折而北流,注桑乾 河。

按《廣靈縣志》,「壺流河在縣南關外,源出莎泉,其形如 壺,經蔚州入桑乾河。」

按《太原府志》:「天池在靜樂縣北一百四十里管涔山 谷,名祁連泊池,潛通桑乾泉,旱不涸,霖不濫。隋開皇 間,建寺池上。今禱雨有應。」

按《宣府鎮志》:「渾河在保安衛西南二十五里。」今媯川 洋河交流至蘆溝入海,即桑乾河。

燕尾河在保安衛南二十里。桑乾洋河合流,如燕尾 然。

龍灣河在永寧衛西北一十里。源自縉陽山下,西流 入桑乾河。

桑乾河在順聖西城南二十里,源出馬邑洪濤山下, 與金龍池合流,東南入蘆溝河。

媯川,在延慶州界。流至懷來城東南,又西流合桑乾 水。

溪河在儒州。今考之,源自永寧縣界團山,流經隆慶, 南合沽河,西至懷河,入桑乾水。

萬全左衛洋河在城北五里。自西河口流入境內城 北,與東河合,至保安與桑乾河合,達於蘆溝。

按《保定府志》,「渾河在新城縣東二十五里,即桑乾河, 源出代郡,經宣府宛平、固安、新城,達直沽入於海。」 按《房山縣志》,「廣陽水出縣北公邨,經良鄉東廣陽,與 鹽溝水合,入桑乾河。」

按《宛平縣志》,「蘆溝河在縣西南二十五里,本桑乾水, 俗曰渾河。」

蘆溝橋在縣西南二十五里渾河上。

按《良鄉縣志》:「廣陽河自房山北公村至本縣境,南流 至桑乾河。土人呼渾河。發源自山西,經宛平縣,過蘆 溝橋至本境,流入固安縣三岔口,與湖良河合,達霸 州,入於直沽。」

按《涿州志》:「渾河在州東三十里,桑乾下流。」

按《固安縣志》:「渾河發源於山西大同府馬邑縣東北 桑乾山,東經宣府鎮,過順聖州及蔚州北鎮,至黑龍 潭,懸流數尺,勢如瀑布,聲如隱雷。東過土木驛,始折 而南,入太行山宛平縣境。出蘆溝橋下流入縣境。明 嘉靖初,徙縣北十餘里。每歲秋霖水漲,巨浪滔天,然 且帶沙擁泥,滄桑屢易,故道難尋。萬曆中,又徙縣西」 十餘里。無何,又徙縣城堤下。至萬曆四十一年,水勢 泛漲,竟與堤平,湮沒村居廬舍過平。其近村居民,或 巢居,或結草依堤岸而居,困敝極矣。邑侯禹城孫公, 與邑紳郭光復,率合城士民,荷鍤從事,日夜修築,始 得保全。後又徙縣北虞岱店,又徙龐家莊,至今則由 官村與清水交流矣。

按《東安縣志》:渾河自西北濬流,下抵瀛海,中經縣西, 地僅七里餘,甚為民害。究河之自,其源出山西雲中 口外,名曰桑乾河,賈浪仙所謂「無端更渡桑乾水」,遼 天祚遺傳國玉璽於桑乾河,即此是也。入我中國,經 馬邑縣入蘆溝橋,至東安州過耿就橋,一分東至界 河,入土樓東南,一分西至界河,入左奕西南。今自蘆 溝橋下流,從固安縣經永清縣北,東注自孫家垡,一 分流永清之南,一分流東安之西。至隆慶末年,分派 於東安者,又分為二股,「一股經東橫流,由韓村至管 家屯迤東,離縣城二十餘里;一股從韓村往東南,下 歷衡亭、左奕、朱村、馬子莊等處,下至挑河頭,民甚苦 之。」至萬曆二十三年春,水復奔潰,至七月朔四日,始 徙於霸州。

按《永清縣志》:「桑乾河即古漯河,又名小黃河,遷徙無 常,土人稱為渾河,原在固安。明嘉靖間,水溢至縣境, 漂沒廬舍。至萬曆初,中丞王一鶚築堤,延袤五十餘 里障之。又至二十二年,復抵永清界,且逼城垣。至三 十五年,復大溢,城垣堤岸俱崩。又至後數十年,始遷 固安迤西幾七十里,合白溝河南流,下注於海,而其 患遂息」云。

桑乾水部藝文一编辑

《加封桑乾河神廣濟王制   》元成宗

朔州桑乾河,源會鴈門,流通馬邑,目擊靈貺,脗合前 聞。名久著於朔方,神舉登於王爵,令著不刊之典,祭 符咸秩之文,有感必通,無德不報。執法有褒崇之請,

奉常㨿禮制而言,廣濟王可加封《協應廣濟王
考證.svg

桑乾水部藝文二编辑

《渡桑乾河         》唐·雍陶

南客豈曾諳塞北,年年唯見鴈飛回。今朝忽渡桑乾 水,不似身來似夢來。

渡桑乾河          賈島编辑

客舍并州已十霜,歸心日夜憶《咸陽》。無端更渡桑乾 水,卻望并州是故鄉。

《前題》
馮海粟
编辑

幾年朔客渡桑乾,野水潺潺滴瀝寒。回首燕南煙雨 外,西風沙鴈報平安。

《前題》
宋·蘇轍
编辑

「《北渡桑乾》冰欲結,心畏穹廬三尺雪。」南渡桑乾風始 和,冰開《易》水應玉波。

桑乾秋漲         明晏璧编辑

八月桑乾秋序平,狂瀾百折浪濤驚。天兵移海水欲 立,河伯取山宮未成。蛟蜃群趨疑故穴,鶤鵬騫舉任 前程。幾回待渡思舟楫,亂石穿江無限情。

過桑乾河入雲中       蔡靉编辑

白草黃沙漢使稀,桑乾渡馬駐斜暉。孤城雉堞依危 障,古戍狼煙起翠微。入夜角聲驚客夢,凌風霜氣裂 征衣。《雲州》一望天連水,惟見山頭朔鴈飛。

桑乾水部紀事编辑

《北史》:「魏孝文帝以金珠穿七魚於天池濱,後於桑乾 得所穿之魚。又以金縷笴箭射池中鯨,亦於桑乾獲 之。」

《辨疑志》:幽州石老者,賣藥為業,年八十,忽然腹大,十 餘日全不下食,飲水而已。其夕猶扶持而行。比明,其 子號泣叫四鄰云:「適來有兩白鶴入我父室中,吾父 亦化為白鶴,同飛去。」遂指雲中白鶴擗地號叫。頃之, 人異而觀之,皆焚香跪拜。節度使李懷仙及兵馬使 朱希采驗見室中有穿紙格出入處。遍問邑人,四鄰 皆言石老化為白鶴飛去,翔翥雲間。移時,節度使賜 石老子米一百石,絹一百匹,遠近傳石老得仙。太清 宮道士段常著《續仙傳》,備載石老得升仙事。月餘,其 子與鄰人爭鬥,官中推鞫,乃為絹不平,云:「石老病久」, 其夕奄然將終。其子以木貫大石,縛父屍,沉於桑乾 河水,妄指雲中白鶴是父。州縣復差人檢,兼於所沉 處撈漉得屍。懷仙怒,遂杖殺其子。里伍節級科次瘞 其「《石老》死屍。」

《山西通志》:「宋太宗淳化三年七月,桑乾河溢,漂禾壞 屋,溺人甚眾。」

《宣府鎮志》:「淳化四年秋七月,契丹桑乾河洋溢,漂禾 稼,壞屋廬,殺人甚眾。」

《宋史孔守正傳》:「守正,開封浚儀人。累遷日騎東西班 指揮使,從征范陽,至金臺驛。時契丹兵在涿州東,守 正與傅潛率御前東西班,分兩陣馳擊之,逐北二十 餘里,降其羽林兵數百人。繼與高懷德、劉廷翰合兵 追之,至桑乾河,契丹自是不敢近塞。以勞再遷日騎 都指揮使。」

《遼史聖宗本紀》:「統和七年五月辛卯,獵桑乾河。 十一年秋七月己丑,桑乾河洋溢居庸關西,害禾稼 殆盡。奉聖、南京居民廬舍多墊溺者。」

二十三年十一月辛亥觀漁桑乾河。

《天祚本紀》:保大二年春正月,余睹引金人逼行宮,上 率衛兵五千餘騎幸雲中,遺傳國璽於桑乾河。 《金史·河渠志》:蘆溝河,大定十年,議決蘆溝以通京師 漕運。上忻然曰:「如此則諸路之物可徑達京師,利孰 大焉!」命計之,當役千里內民夫。上命免被災之地,以 百官從人助役。已而敕宰臣曰:「山東歲饑,工役興則 妨農作,能無怨乎?開河本欲利民,而反取怨,不可,其 姑罷之。」

十一年十二月,省臣奏復開之。自金口疏導,至京城 北入壕,而東至通州之北入潞水,計工可八十日。 十二年三月,上令人覆按,還奏止可五十日。上召宰 臣責曰:「所餘三十日,徒妨農費工,卿等何為慮不及 此?」及渠成,以地勢高峻,水性渾濁,峻則奔流漩洄,齧 岸善崩;濁則泥淖淤塞,積滓成淺,不能勝舟。其後,上 謂宰臣曰:「分蘆溝為漕渠,竟未見功。若果能行,南路 諸貨皆至京師而價賤矣。」平章政事駙馬元忠曰:「請 求識河道者按視其地。」竟不能行而罷。

二十五年五月,蘆溝決於上陽村。先是,決顯通寨,詔 發中都三百里內民夫塞之。至是復決。朝廷恐枉費 工物,遂令且勿治。

二十七年三月,宰臣以「孟家山金口閘下視都城,高 一百四十餘尺,止以射糧軍守之,恐不足恃,儻遇暴漲,人或為姦,其害非細。若固塞之,則所灌稻田,俱為 陸地,種植禾麥,亦非曠土。不然,則更立重閘,仍於岸 上置埽官廨署及埽兵之室,庶幾可以無虞也。」上是 其言,遣使塞之。夏四月丙子,詔封蘆溝水神為安平 侯。

二十八年五月,詔:「蘆溝河使旅往來之津要,令建石 橋。」未行而世宗崩。

章宗大定二十九年六月,復以涉者病河流湍急,詔 命造舟,既而更命建石橋。明昌三年三月成,敕命名 曰廣利。有司謂車駕之所經行,使客商旅之要路,請 官建東西廊,令人居之。上曰:「何必然,民間自應為爾。」 左丞守貞言:「但恐為豪右所占,况罔利之人多止東 岸,若官築則東西兩岸俱稱,亦便於觀望也。」遂從之。 六月,蘆溝隄決,詔速遏塞之,無令泛溢為害。右拾遺 路鐸上疏言:當從水勢分流以行,不必補修元同口 以下丁村以上舊堤。上命宰臣議之,遂命工部尚書 胥持國及路鐸同檢視其隄道。

《元史·河渠志》:「蘆溝河,其源出於代地,名曰小黃河,以 流濁故也。自奉聖州界流入宛平縣境,至都城四十 里東麻谷,分為二派。」太宗七年歲乙未八月敕:「近劉 沖祿言,率水工二百餘人,已依期築閉蘆溝河元破 牙梳口,若不修隄固護,恐不時漲水衝壞,或貪利之 人盜決溉灌,請令禁之。劉沖祿可就主領,毋致衝塌」 盜決。犯者以違制論,徒二年,決杖七十。如遇修築時, 所用丁夫器具應差處調發之。其舊有水手人夫內 五十人差官存留不妨。已委管領常切巡視體究,歲 一交番。所司有不應副者,罪之。

《世祖本紀》,「至元十六年六月丙子,進封桑乾河洪濟 公為顯應洪濟公。」

《河渠志》:「渾河本蘆溝水,從大興縣流至東安州武清 縣,入漷州界。至大二年十月,渾河水決左都威衛營 西大隄,泛溢南流,沒左右二翊及後衛屯田麥。由是 左都威衛言,十月五日,水決武清縣王甫村隄,闊五 十餘步,深五尺許。水西南漫平地,流環圓營倉局,水 不沒者無幾。恐來春冰消,夏雨水作,衝決成渠,軍民」 被害,或遷置營司,或多差軍民修塞,庶免墊溺。三年 二月十二日,省準,下左右翊及後衛、大都路委官督 工修治,至五月二十日工畢。

仁宗皇慶元年二月十七日,東安州言,渾河水溢,決 黃堝隄一十七所。都水監計工物移文工部。二十七 日,樞密知院塔失帖木兒奏:「左衛言渾河決隄口二 處,屯田浸不耕種,已發軍五百修治。臣等議,治水有 司職耳,宜令中書戒所屬用心修治。」從之。七月,省委 工部員外郎張彬言巡視渾河,六月三十日霖雨,水 「漲及丈餘,決隄口二百餘步,漂民廬,沒禾稼。乞委官 修治,發民丁刈雜草興築。」

延祐元年六月十七日,左衛言:「六月十四日,渾河決 武清縣劉家莊隄口,差軍七百,與東安州民夫協力 同修之。」

延祐三年三月,省議「渾河決隄。」「沒田禾,軍民蒙害。 既已奏聞,差官相視,上自石徑山金口,下至武清縣 界,舊隄長計三百四十八里,中間因舊修築者,大小 四十七處,漲水所害合修補者一十九處,無隄刱修 者八處,宜疏通者二處,計工三十八萬一百,役軍夫 三萬五千,九十六日可畢。如通築則役大難成,就令 分作三年為之。」省院差官,先發軍民夫匠萬人,興工 以修其要處。是月二十日,樞府奏:「撥軍三千,委中衛 僉事督修治之。」

延祐七年五月,營田提舉司言:「去歲十二月二十一 日,屯戶巡視廣賦屯北渾河隄二百餘步將崩,恐春 首土解水漲,浸沒為患,乞修治。」都水監委濠寨,會營 田提舉司官、武清縣官督夫修完廣武屯北陷薄隄 一處,計二千五百工;永興屯北隄低薄一處,計四千 一百六十六工落。村西衝圮一處,計三千七百三 十三工。永興屯北崩圮一處,計六千五百十八工。北 王村莊西河東岸至白墳兒,南至韓村西道口,計六 千九十三工。劉邢莊西河東岸,北至寶僧百戶屯,南 至白墳兒,計三萬七百十二工。總用工五萬三千七 百二十二。

泰定四年四月,省議:「三年六月內霖雨,山水暴漲,泛 沒大興縣諸鄉桑棗田園。」移文樞府,於七衛屯田及 見有軍內,差三千人修治。

《許有壬傳》:有壬轉中書左丞。二年,囊加慶善八及孛 羅帖木兒獻議,開西山金口,導渾河,踰京城達通州, 以通漕運。丞相脫脫主之甚力。有壬曰:「渾河之水,湍 悍易決而足以為害,淤淺易塞而不可行舟,况地勢 高下,甚有不同,徒勞民費財耳。」不聽。後卒如有壬言。 《畿輔通志》:涿州舊塔,立桑乾河中,名填河塔。嘉靖中, 塔崩,內古錢飛空如蝶,爾後河水時溢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