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259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五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五十九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六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二百五十九卷《目錄》。

 《渭水部·彙考》

 考:

《山川典》第二百五十九卷。

渭水部彙考编辑

《禹貢》
雍州之渭水
编辑

渭水源出今陝西臨洮府渭源縣之南谷山,東南流 過鳥鼠同穴山,又東過鞏昌府,通渭、寧遠、隴西數縣 界。又東入鳳翔府境,過寶雞郿、扶風、岐山數縣界。又 東入西安府境,逕盭厔、興平數縣。東至咸陽縣界,與 灃水合流。又東過涇陽縣界,至高陵縣與涇水合流。 又東至朝邑縣,過漆水、沮水。又東過臨潼、渭南、華州, 至華陰縣入於河。

按:《書經夏書禹貢》:「涇屬渭汭。」蔡傳渭水《地志》出隴西郡 首陽縣西南,今渭州渭源縣鳥鼠山西北南谷山也。 東至京兆船司空縣入河,今華州華陰縣也。渭水自 鳥鼠而東,灃水南注之,涇水北注之,漆沮東北注之。 曰「屬」,曰「從」,曰「同」,皆主渭而言。

《導渭》自鳥鼠同穴,東會于灃;又東會于涇;又東過漆、 沮,入于河。孔傳鳥鼠共為雌雄,同穴處此山,遂名山曰 《鳥鼠》,《渭水》出焉。《地理志》云,「隴西首陽西南有鳥鼠 同穴山,渭水所出,至京兆北船司空縣入河,過郡四, 行千八百七十里。」又《地理志》云,漆水出扶風漆縣。依 《十三州記》,漆水在岐山東,入渭,則與漆沮不同矣。此 云「會于涇,又東過漆沮」,是漆沮在涇水之東,故孔以 為洛水一名漆沮。《水經》:「沮水出北地直路縣東入洛 水。」又云:「鄭渠在太」上皇陵東南,濯水入焉,俗謂之漆 水,又謂之漆沮,其水東流注于洛水。《志》云:「馮翊懷德 縣東南入渭。」以水土驗之,與《毛詩》古公「自土沮漆」者 別也。彼漆即扶風漆水也,彼沮則未聞。蔡傳同穴,山名。 《地志》云:「鳥鼠山,同穴之枝山也。」孔氏曰:「鳥鼠共為雌 雄,同穴而處。」其說怪誕不經,不足信也。酈道元云:「渭 水出南谷山,在鳥鼠山西北,禹只自鳥鼠同穴導之 耳。」

按:《詩經邶風》:「涇以渭濁,湜湜其沚。」朱註「涇濁渭清」,然涇 未屬渭之時,雖濁而未甚見,由二水既合,而清濁益 分。

按《周禮夏官職方氏》:「正西曰雍州,其浸渭洛。」訂義易氏 曰:《漢志》「隴西郡首陽縣,鳥鼠同穴,山在西南,渭水所 出。唐省首陽入渭源,後省。」今置渭源堡,屬熙州。鳥鼠 山在縣西。「渭水有三源,正東微南流至本州之襄武 縣,又東流五十里至鞏州之隴西縣。又東流至秦州 上邽縣,又東流至隴州南田縣。今省入吳山。又東流 至鳳翔府岐山縣,又東流至京兆府萬年縣,又」東流 至華州華陰縣,東北入於河,謂之渭口,《禹貢》所謂汭 是也。

按《春秋說題辭》:「渭之為言布也,渭渭,流行貌。」

按《山海經。西山經》:「鳥鼠同穴之山,渭水出焉,而東流 注於河,其中多」魚其狀如鱣魚,動則其邑有大兵。 山在隴西首陽縣西南。渭水出山東,至弘農華陰 縣入河。

按:《漢書地理志》,「隴西郡首陽。」《禹貢》「鳥鼠同穴。山在 西南,渭水所出,東至船司空入河。」

按:《淮南子地形訓》:「渭水多力而宜黍。」

按:《後漢書郡國志》:「京兆尹鎬,在上林苑,中有蘭池。」 《史記》曰:「秦始皇微行,夜出逢盜。」蘭池,《三秦記》曰:「始皇 引渭水為長池,東西二百里,南北三十里,刻石為黥 魚二百丈。」

按《河圖》:「鳥鼠同穴。山地之幹也,渭水出其中。」

按《水經》,「渭水出隴西首陽縣渭谷亭南鳥鼠山。」渭 水出首陽縣首陽山渭首亭南谷山在鳥鼠山西北, 此縣有高城嶺,嶺上有城,號「渭源城」,渭水出焉。《三川》。 宋本作源合注。東北流逕首陽縣西,與別源合。水出南鳥 鼠山,渭水出谷,《尚書禹貢》所謂「渭出鳥鼠」者也。他說 曰:鳥鼠山,同穴之枝幹也。渭水出其中,東北過。疑作流 「過同穴枝間」,既言其過,明非一水也,又東北流而會 于殊源也。渭水東南流逕首陽縣南,右得封湲水,次 南得廣相溪水,次東得其谷水,左則天馬溪水,次南 則伯陽谷水,並參差翼注,亂流東南出矣。

又北過襄武縣北。廣陽水出西山,二源合注成一 川,東北流注于渭。渭水又東南,逕襄武縣東北,荊頭 川水入焉。水出襄武西南鳥鼠山荊谷,東北逕襄武 縣故城北,王莽更名「相桓。」漢護羌校尉溫序行部,為

隗囂部將荀宇所拘,銜鬚自刎處也。其水東北流注
考證.svg
于渭。渭水常若東南,不東北也。又東,枲水注之。水出

西南雀富谷,東北逕襄武縣南,東北流入于渭。《魏志》 稱咸熙二年,襄武上言,「大人見,身長三丈餘,跡長三 尺一寸,白髮,著黃單衣巾,拄杖,呼民王始語云:『今當 太平十二月,天祿永終,曆數在晉』。」遂遷魏而事晉。 又東過獂道縣南。右則岑溪水,次則同水俱左則 過水右注之源。一作渭水東南逕獂道故城西。昔秦孝 公西斬戎之獂王于此。應劭曰:「獂,戎邑也。漢靈帝五 年別為南安郡。」赤亭水出東山赤谷,西流逕城北,南 入渭水。渭水又逕城南,得粟水,水出西南安都谷,東 北流注于渭。渭水又東,新興川水出西南鳥鼠山,二 源合舍。宋本作注東北流與彰川合,水出西南溪下,東北 至彰縣南。本屬故道候尉治。漢地理志晉地志武都郡有故道縣後漢 縣之。永元元年,帝封耿秉為侯國也。萬年川水出南 山,東北流注之。又東北注新興川。又東北逕新興縣 北。《晉書·地道記》:「南安之屬縣也。」其水又東北,與南川 水合,出西南山下,東北合北水,又東北,注于渭水。渭 水又東逕武城縣西,武城川水入焉。津源所道,出鹿 部西山,兩源合注,東北流逕鹿部南,亦謂之鹿「部水。」 又東北,昌丘水出西南丘下,東北注武城水,亂流東 北注渭水。渭水又東入武陽川。又有關城川水出南, 安城谷水出北丘川,參差注渭水。渭水又東,與落門 西山東流,三府谷水注之,三川統一。東北流注于渭 水。有落門聚。昔馮異攻落門,未拔而薨,建武十年,來 歙又攻之,擒隗囂子純,隴右平。《渭水》自落門東至黑 水峽,左右六水夾注。左則武陽溪水,東門得土門谷 水,俱出北山,南流入渭。右則有溫谷,次東有故城溪 水,次東有閭里溪水,亦名習溪水,次東有黑水,並出 南山,北流入渭水。又東出黑水,歷冀州。

又東過冀縣北。渭水,至黑水峽,至岑峽,南北一十 水注之,北則溫谷水注之。其水道平襄縣南山溫溪, 東北流逕平襄縣南城,故襄戎邑也,王莽之謂「平襄 縣」矣。其水東南流,歷三堆南,又東流而南屈,入黃槐 川,梗津渠。冬則輟流,春夏水盛,則通川注渭。次則午 谷水,南入渭水。南有長塹谷水,次東有安蒲溪水,次 東有衣谷水,並南出朱圉山。山在梧中,聚有石鼓,不 擊自鳴,鳴則兵起。漢成帝鴻嘉三年,天水冀南山有 大石自鳴,聲隱隱如雷,有頃止,聞于平襄二百四十 里。野雞自鳴,石長丈三尺,廣厚略等,在崖脅,去地百 餘丈,民俗名曰「石鼓。」石鼓鳴則有兵。是歲,廣漢鉗子 攻死囚,盜庫兵,略吏民衣繡衣,自號為仙君,黨與漫 廣。前漢五行志云廣漢鉗子自號山君黨與浸廣明年冬,伏誅,自歸者三千 餘人,信而有徵。其水北逕冀縣城北。秦武公十年,伐 冀戎,縣之故天水郡治。王莽更名鎮戎,縣曰冀治。漢 明帝永平十七年,改曰漢陽郡城,即隗囂稱西伯所 居也。後馬超之圍冀也,涼州別駕閻伯儉潛出水中, 將告急。夏侯淵為超所擒,令告城無救。伯儉曰:「大軍 方至。」咸稱萬歲。超怒,數之,伯儉曰:「卿欲令長者出不 利之言乎?」遂殺之。渭水又東合冀水,水出冀谷,次東 濁谷水,次東有當里溪水,次東有託里水,次東有渠 谷水,次東黃土川水,俱出南山,北逕冀城東,而北流 于渭。渭水又東出岑峽。古作岑吳改崟與前異誤入新陽川。逕新 陽下城南溪谷,赤蒿二水並出南山,東北入渭水。渭 水又東與新陽崖水合,即隴水也。東北出隴山,其水 西流隴右,逕瓦亭南,隗囂聞略陽陷,使牛邯守瓦亭, 即此亭也。其水亦出隴山,東南流歷瓦亭北,又西南 合為一水,謂之瓦亭川。西南流逕清賓溪北,又西南 與黑水合。水出黑城北,西南逕黑城西,西南流,莫吾 南川水注之。水東北出隴垂,西南流,歷黑城南注黑 水。黑水西南出懸鏡峽,又西南入瓦亭川,又濏水自 西來會,世謂之「鹿角口。」又南逕阿陽縣故城東。中平 元年,北地羌胡與邊章侵隴右,漢陽長吏蓋勳屯阿 陽以拒賊,即此城也。其水又南與燕無水合,水源延 發東山,西注瓦亭水。瓦亭水又南,左會方城川,西注 瓦亭水。瓦亭水又南逕成紀縣東,歷長離川,謂之長 離水。右與成紀水合源,導西北當亭川,東流出破石 峽,津流遂斷。故瀆東逕成紀縣,故帝太皞庖犧所生 之處也,漢氏以為天水縣,王莽之阿陽郡治也。又東, 潛源隱發通之。成紀水東南入瓦亭川。川水又東南, 與受渠水相會。水東出大隴山西,逕受渠亭北,又西 南入瓦亭川。川水又西南流,歷僵人峽,路側巖上有 死人僵尸巒穴,故岫,壑取名焉。釋鞍就穴,直上可百 餘仞,石路逶迤,劣通單步,僵尸倚窟,枯骨尚全,唯無 膚髮而已。訪其川居之士,云「其鄉中父老作兒童時 已聞其長,舊傳此當是數百年骸矣。」其水又西南,與 略陽川水合,水出隴山香谷西,西流,右則單溪西注, 左則閣水入焉。其水又西歷蒲池郊,石魯水出東南, 石魯溪西北注之。其水又西歷略陽川,西得破社谷 水,次西得平相谷水,又西得金里谷水,又西得南室 水,又西得蹄谷水,並出南山,北流于略陽城東,揚波 北注。川水又西南,逕略陽道故城北。渥渠水出南山北逕埿峽北,入城。建武八年,中郎將來歙與祭遵所 部護軍王忠、右輔將軍朱寵將二千人,皆持鹵刀斧, 自安民縣之楊城。永始二年,成帝罷安定呼他苑,以 為安民縣,起官寺市里。來歙從番須回中,伐樹木,開 山道,至略陽,夜襲擊囂,拒守將軍金梁城等皆殺之, 因保其城。隗囂聞略陽陷,悉眾以攻歙,激水灌城,光 武親將囂走西城。世祖與來歙會于此,其水自城北 注川,一水二川,蓋囂所堨,以灌略陽也。川水西得白 楊泉,又西得蒲谷水,西得蒲谷西川,又西得龍尾溪 水,與渭谷水合,俱出南山飛清,北入川水。水又西南, 得水洛口,水源東導隴山西逕水洛亭,西南流,又得 犢奴水口。水出隴山西,逕犢奴川,又西逕水洛亭南, 西北注之。亂流西南逕石門峽,謂之「石門水」,西南注 略陽川。略陽川水又西北流,入瓦亭水。瓦亭水又西 南,出顯親峽,石巖水注之。「水出北山,山上有女媧祠, 庖羲之後有帝女媧焉,與神農為三皇矣。」其水南流, 注瓦亭水。瓦亭水又西南,逕顯親縣故城東南,漢封 大鴻臚竇固為侯國。自石宕次得蝦蟆溪水,得金黑 水,又得宜都溪水,咸出,左右參差相入。瓦亭水又東 南,合安夷川口,水源東出更胡谷,西北流歷夷水川, 與東陽川水會,謂之「取陽交。」又西得何宕川水,又西 得羅漢水,並自東北,西南注夷水。夷水又西逕顯親 縣南,西注瓦亭水。瓦亭水又東南得大華谷水,又東 南得折里溪水,又東得六合水,皆出近溪湍峽,注瓦 亭水。又東南出新陽峽,崖岫壁立,水出其間,謂之「新 陽崖水。」又東南流于渭是也。

又東過上邽縣。渭水東歷縣北邽山之陰逕固嶺 北,東南流,蘭渠川水出自北山,帶佩眾溪,南流注于 渭。渭水東南與神澗水合,《開山圖》所謂「靈泉池」也。俗 名之為「萬石灣」,淵深不測,實為靈異,先後漫遊者多 離。宋本作罹其斃渭水又東南,得歷泉水,北歷泉溪,東南 流注于渭。渭水又東南,出橋西亭西,又南得藉水口, 水出西山,百澗聲流,總成一川。東歷當亭川,即當亭 縣治也。左則當亭水注之,右則曾席水,又東與大弁 州水出西山。謝云此有脫誤當云又東與大弁川水合水出西山二源合注,東 歷大弁川,東南流注于藉水。藉水又東南流,與竹嶺 水合,水出南山竹嶺,二源同瀉,東北入藉水。藉水又 次東北入上邽縣。左佩五水東會占溪水,次東有大 魯溪水,次東得小魯谷水,次東有楊反谷水,咸自北 山注藉水。藉水又帶五水,竹嶺東得亂石溪水,次東 得水門谷水,次東得羅城溪水,次東得山谷水,皆導 源南山,北流入藉水。藉水又東,黃瓜水注之。其水發 源黃瓜西谷,東流逕黃瓜縣北。又東,清溪、白水左右 夾注。又東北,大旱谷水南出旱溪,歷澗北流,泉溪委 漾,同注黃瓜水。黃瓜水又東北,歷赤谷,咸歸于藉。藉 水又東,合毛泉谷水。又東,逕上邽城南,又得覈泉水, 並出南山,北流注于藉。藉水即洋水也,北有濛水注 焉。水出縣西北邽山,翼帶眾流,積以成溪,東流南屈, 逕上邽縣故城西,側城南出。上邽,故邽戎國也。秦武 公十年伐邽,縣之舊天水郡治,五城相接。北城中有 湖水,有白龍出是湖,風雨隨之,故漢武帝元鼎二年, 改為天水郡。其鄉居悉以板蓋屋,《詩》所謂「西戎板屋」 也。濛水又南注藉水。《山海經》曰:「邽山,濛水出焉,而南 流注于洋」,謂是水也。藉水又東,得其陽谷水,又得宕 水,谷水並自南山北入于藉。藉水又東,合段溪,水出 西南馬門溪,東北流合藉水。藉水又東入于渭。渭水 又歷橋亭南而入綿諸縣東,與東亭水合,亦謂之為 橋水也。清水又或為通稱矣。水源東發小隴「山,眾川 瀉浪。」一本作瀉注統成一水,西入東亭川,為東亭水,與小 祗、大祗二水合,又西北得南神谷水,三川並出,東南 差池瀉注。又有埋蒲水,翼帶二川,與延水並西南注 東亭水。東亭水又西,右則暵。古本作嘆溝水次西得麯谷 水,水側出東南二溪,西北流注東亭川。東亭川水右 則溫谷水出小隴山。又西谷水出南北。溪,西南 注「東亭川水。」東亭川水又西得清水口,清水導源東 北隴山,二源俱發西南出龍谷。古本作口合成一水。西南 流,磨細野峽,逕清池谷,又逕清水縣故城東,王莽之 識睦縣矣。其水西南合東亭川,謂之清水。又逕清水 城南,又西與秦水合。水出東北大隴山秦谷,二源雙 導,歷三泉合成一水而歷秦川。川有育故亭,秦仲所 封也。秦之為號,始自是矣。秦水西逕降隴縣故城南, 又西南自亥松多二水出隴山,合而西南流,逕降隴 城北,又西南注秦水。秦水又西南,歷隴川,逕六槃口, 過清水城西南注清水。清水上下咸謂之「秦川。」又西, 羌水注焉。水北出羌谷,引納眾流,合以成溪。水星 會,謂之「小羌水。」西南流,左長谷水西南注之,右則東 部水東南入焉。羌水南入清水。清水又西南,得綿諸 水口,其道源西北諸溪,東南與長思水水下疑有合字北出 思溪,南入綿諸水。又東南歷綿諸故道北,東南入清 水。清水東南注渭。渭水又東南,合涇谷水,水出西南

涇谷之山,東北流與橫水合。水出東南橫谷,西北逕
考證.svg
橫水,壙入西北涇谷水亂流,西北出涇谷峽。又西北,

軒轅谷水注之,水出南山軒轅溪,南安姚瞻以為黃 帝生于天水,在上邽城東七十里軒轅谷,皇甫謐云: 「生壽丘」,丘在魯東門北,未知孰是也。其水北流注涇, 涇谷水又西北,自城谷溪東北流,白娥泉水出其西, 東注白城水。白城水又東北,入涇谷水。谷水又東北, 歷董亭下,楊難當使兄子保宗鎮董亭,即是亭也。其 水東北流,注于渭。《山海經》曰:「涇谷之山,涇水出焉,東 南流注于渭。」是也。渭水又東,伯陽谷水入焉。水出刑 馬之山,伯陽谷北流,白水出東南,白溪水西北注伯 陽水。伯陽水又西北,歷谷,引控群流,北注渭水。又東 歷大利,又東南流,苗谷水注之。水出南刑馬山,北歷 平作,西北逕苗谷,屈而東,逕伯陽城南,謂之「伯陽川」, 蓋李耳西入往逕所由,故山原畎谷,往往播其名焉。 渭水東南流,眾水瀉浪邊。次鳴注,左則伯陽東谿水 注之,次東得望松水,次東得毛六谿水,次東得皮周 谷水,次東得黃杜東溪水,出北山,南入渭水。其右則 胡谷水,次東丘谷水,次東得丘谷東谿水,次東有銅 巖谷水,並出南山,東北注渭。渭水又東南出石門,度 小隴山,逕南田縣南,東與楚水合,世所謂「長蛇水。」水 出汧縣之數歷山也。南流逕長蛇戍東。魏和平三年 築,徙諸流民以遏隴寇。楚水又南流,注于渭。闞駰以 是水為沂水焉。又東,汧、汙二水入焉。余按:《渭》宋本作諸疑當 作漢《地志》:「汧水出汧縣西北。」闞駰《十三州志》曰:「與此同。」 復以汧水為龍魚水,蓋以其津流逕通,而更攝其通 稱矣。水東入散關。《抱朴子神仙傳》曰:「老子西出關,關 令尹喜候氣,知真人將有西遊者,遇老子彊,令之著 書耳。不得已為著《道》《德》二經,謂之《老子書》也,有老子 廟。」干寶《搜神記》云:「老子將西入關,關令尹喜好道之 士」,睹真人當西,乃要之途也。皇甫士安《高士傳》云:「老 子為周柱下史,及周衰,乃以官隱為周守藏室史,積 八十餘年,好無名接。」按高士傳云老子好養精氣貴接而不施而世莫知 其真人也。至周景王十年,孔子年十七,遂適周,見老 聃。然幽王失其道,平王東遷,關以捍移,人以職徙,尹 喜候氣,非此明矣。而往逕所由茲焉或可。渭水又東 逕西武功北,俗以散關名,非也。褚先生乃曰:武功,扶 風西界小邑也。蜀口棧道近山無他豪,易高者是也。 渭水又與其捍水合水疑脫出字周道谷北,逕武都故道 縣之故城西,王莽更名曰善治也。故道縣有怒特祠。 《列異傳》曰:武都故道縣有怒特祠,云神本南山大梓 也。昔秦文公二十七年伐之,樹瘡隨合。秦文公乃遣 四十人持斧斫之,猶不斷。疲士一人,傷足不能去,臥 樹下,聞鬼相與言曰:「勞攻戰乎?」其一曰:「『足為勞矣』。又 曰:『秦公必特』。」一作持不休答曰:「其如我何?」又曰:「赤灰跋 于子何如?」乃默無言。臥者以告,令士皆赤衣,隨所斫 以灰跋,樹斷,化為牛,入水,故秦為立祠。其水又東北, 歷大散關而入渭水也。渭水又東,而右合南山五谿 水,諸宋本作夾澗流注之也。

又東過陳倉縣西。縣有陳倉山,山上有寶雞鳴祠。 昔秦文公感伯道之言,遊獵于陳倉,遇之于此坂,得 若石焉,其色如肝,城如城如一作歸而寶祠之,故曰陳寶。其 來也,自東南,輝煌,聲若雷,野雞皆鳴,故曰「雞鳴神也。」 《地理志》曰:「有上公明星,黃帝孫舜妻,盲蒙有羽隱宮。」 漢志陳倉有秦羽陽宮秦武王起。應劭曰:縣氏陳山。姚睦曰:「黃 帝都陳,言在此營。」一作榮氏《開山圖注》曰:「伏犧生成紀, 紀徙治陳倉也,非陳國所建也。」魏明帝遣將軍太原 郝昭營宋本作築陳倉城成,諸葛亮圍之。亮使昭鄉人靳 祥說之,不下。亮以數萬攻昭千餘人,以雲梯、衝車、地 道逼射昭,昭以火射連石拒之,亮不利而還。今灄水 對亮城,是與昭相禦處也。陳倉水出于陳倉山下,東 南流注于渭水。渭水又東與陽谿合,其水上承斜水, 水自斜谷分注綏陽谿,北屆陳倉入渭。故諸葛亮《與 兄瑾書》曰:「有綏陽小谷,雖山崖絕重,谿水縱橫,難用。 行軍者邏候往來,要道通人。今使前軍斫治此道,以 向陳倉,足以扳連賊勢,使不得分兵東行者也。」渭水 又東,逕郁夷縣故城南。《地理志》曰:「有汧水祠,王莽更 之曰郁平也。」《東觀漢書》曰:「隗囂圍來歙于略陽,世祖 詔曰:『桃花水出船槃,皆至郁夷、陳倉,分部而進者』」也。 汧水入焉。水出汧縣之蒲谷鄉,《弦》舊本作維《中谷決》為弦。 舊本作弦蒲藪《爾雅》曰:「水決之澤為汧。」汧之為名,實兼斯 舉。水有二源,一水出縣西山,世謂之小隴山。舊本作小龍山 巖嶂高嶮,不通軌轍。故張衡《四愁詩》曰:「我所思兮在 漢陽,欲往從之隴坂長。」其水東北流,歷澗注以成淵, 潭漲孫云漲當作深「不測。」出《五色魚》,俗以為靈,而莫敢操。宋本 作採捕,因謂是水為龍魚水,自下亦通謂之龍魚川。川 水東逕汧縣故城北,《史記》:「秦文公東獵汧田,因遂都 其地」是也。又東歷澤,亂為一,右曰龍泉。泉逕五尺源 流奮古本作舊通,淪漪四泄,東北流注于汧。汧水又東會 一水發南山西側,俗以此山為「吳山」,三峰霞舉,疊秀 雲天,崩巒傾返,一作仄山頂相捍,望之恆有落勢。《地理 志》曰:吳山在縣西,古之汧山也。《國語》所謂虞矣。山下石穴,廣四尺,高七尺,水溢石空。宋本作穴懸波側注,漰《渀 盪》發,源穴成川,北流注于汧。自水會,上下咸謂之「龍 魚川。」汧水又東南,以宋本作成川逕隃糜縣故城南,王莽 之扶亭也。昔郭歙恥王莽之徵而遯跡于斯。建武四 年,光武封耿況為侯國矣。汧水東南歷慈山,東南逕 郁夷縣,逕平陽故城南。《史記》:秦寧公二年,徙平陽。徐 廣曰:「故郁之平陽亭也。」城北有漢《邠州刺史趙融碑》, 靈帝建安元年立。汧水又東流于渭水。渭水之右,磻 谿水注之。水出南山茲谷,乘高激流,注于谿中。谿中 有泉,謂之茲泉,泉水潭積,自成淵渚,即《呂氏春秋》所 謂「太公釣茲泉」也。今人謂之几谷。石壁深高,幽隍邃 密,林障秀阻,人跡罕交。東南隅有石室,蓋太公所居 也。水流次平石,釣處即太公垂釣之所也。其投竿跽 餌兩膝遺跡猶存,是有磻谿之稱也。其水清泠神異, 北流十二里,注于渭,北去維堆城七十里。渭水又東 逕石源,即北源也。青龍二年,諸葛亮出斜谷,與司馬 懿屯渭南。雍州郭淮策亮必爭北原而屯,遂先據之。 亮至渭水,又逕五丈原北。《魏春秋》曰:「諸葛亮據渭水 南原。司馬懿謂諸將曰:『亮若出武功,依山東轉者,是 其勇也。若西止五丈原,諸君無事矣』。」亮果屯此原,與 懿相禦。渭水又東,逕郿縣故城南。《地理志》曰:右輔都 尉治魏。《春秋》諸葛亮寇郿,司馬懿據郿拒亮,即此縣 也。

又東逕武功縣北。渭水於縣,斜水自南注之。水出 縣西南衙嶺山,北歷斜谷,逕五丈原東。諸葛亮《與步 騭書》曰:「僕前軍在五丈原」,原在武功西十里餘,水出 武功縣,故亦謂之武功水也。是以諸葛亮表云:「臣遣 虎步監孟琰據武功水東。」司馬懿因水長攻琰營。臣 作竹橋,越水射之,橋成馳去。其水北流注於渭。《地理 志》曰:斜水出衙嶺,北至郿注渭水。又東逕馬冢北。諸 葛亮《與步騭書》曰:「馬冢在武功東十餘里,有高勢,攻 之不便,是以留耳。」渭水又逕武功縣故城北,王莽之 新光也。《地理志》曰:縣有太一山,古文以為終南,杜預 以為中南也。亦曰:太白山,在武功縣南,去長安二百 里,不知其高幾何,俗云:武功太白,去天三百。山下軍 行不「得鼓角,鼓角則疾風雨至。」杜彥達曰:「太白山南 連武功山,於諸山最為秀傑,冬夏積雪,望之皓然。山 上有谷,春祠春。櫟陽人。成帝時病死而尸不寒,後忽 出櫟南門及光門上,而入太白山,民為立祠於山嶺, 春秋來祠中,上宿焉。山下有太白祠,民所祀也。」劉曜 之世,是山崩,長安人劉終於崩。此下文理不屬蓋脫簡也忘也。惠 公、孝公立,是穆公之後繼世之君矣,子孫無由起宮 於祖宗之墳陵矣。以是推之,知二證之非實也。自忘也至 此文不相續疑俱有脫誤左會左陽水,世名之「西水。」北出左陽谿, 南流逕岐州城西,魏置岐州刺史,治左陽水。又南流 注于雍水。雍水又與東水合,俗名也。北出河。宋本作俗名之 水出河桃谷,南流,右會南源,世謂之返眼泉。亂流南逕 岐州城東,而南合雍水。州居二水之中,南則兩川之 交會也,世亦名之為淬空水。東流,鄧公泉注之。水出 鄧艾祠北,故名曰鄧公泉。數源俱發于雍縣城南,縣 故秦德公所居也。《晉書地道記》以為西虢地也。《漢書 地理志》以為西虢縣。《太康記》曰:「虢叔之國矣,有虢」宮。 平王東遷,叔自此之上陽,為南虢矣。雍有五畤祠,以 上祠祀五帝。昔秦文公田于汧渭之間,夢黃蛇自天 屬地,其口止于鄜衍,以為上帝之神,于是作鄜畤,祠 白帝。秦宣公作密畤于陳倉北坂,祀青帝焉。靈公又 于吳陽作上畤,祀炎帝焉。獻公作畦畤,祀赤帝焉。漢 高帝問曰:「天有五帝,今何四也?」博士莫知其故,帝曰: 「我知之矣,待我而五。」遂立北畤,祀黑帝焉。應劭曰:「四 面積高曰雍。」闞駰曰:「宜為神明之隩,故立群祠焉。」又 有鳳臺、鳳女祠,秦穆公時,有簫史者,善吹簫,能致白 鵠孔雀。穆公女弄玉好之,公為作鳳臺以居之,積數 十年,一旦隨鳳去,云雍宮世有簫管之聲焉。今臺傾 祠毀,不復然矣。鄧泉東流注于雍,自下雖會他津,猶 得通稱,故《禹貢》有「雍沮會同」之文矣。雍水又東逕邰 古本作邵下同南,世謂之樹亭川,蓋「邰」、「樹」聲相近誤耳。亭故 邰公之采邑也。京相璠曰:「亭在周城南五十里。」《後漢 郡國志》曰:「郿縣有邰亭」,謂此也。雍水又東南流,與杜 水合,水出杜陽山,其水南流,謂之杜陽川。東南流,左 會漆水,水出杜陽縣之漆谿,謂之漆渠。故徐廣曰:「漆 水出杜陽之岐山者」是也。漆水水字疑衍渠水南流,大欒 水注之,出西北大道川,東南流入漆,即故岐水也。《淮 南子》曰:「岐水出石橋山,東南流。」相如《封禪書》曰:「牧龜 於岐。」史記作收龜漢書作放龜文穎注云周放畜餘龜于池沼之中至漢得之于岐山之旁《漢 書音義》曰:「岐,水名也。」謂斯水矣。二川洋逝,俱為一水, 南與杜水合,俗謂之「小黃水。」孫云當作小橫水亦或名之米 流。川逕岐山,而又屈逕周城南,城在岐山之陽而近 西,所謂居岐之陽也。非直因山致名,亦指水取稱矣。 又歷周原下,北則中水鄉成周聚,故曰「有周」也。水北 即岐山矣,昔秦盜食穆公馬處也。呂氏春秋秦繆公失其乘馬見埜人

方將食于岐山之陽公曰食駿馬之肉而不還飲酒者恐傷女也于是遍飲而去岐山又東
考證.svg
逕姜氏城南,為姜水。按《世本》,「炎帝,姜姓。」《帝王世紀》曰:

「炎帝神農氏,姜母安登。」據世紀當作神農氏姜姓母安登遊華陽,感 神而生炎帝。長于姜水,水合而東,逕美陽縣之中亭 川水也。水發杜陽縣大嶺側,世謂之「赤泥峴。」沿波歷 澗,俗名「大橫水」也,疑即杜水矣。其水東南流,東逕杜 陽故城,東西三百步,南北二百步,世謂之「故縣川。」又 故谷縣有杜陽山,山北有杜陽谷,有地穴,北入亦不 知所極,在大柱山南,故縣取名焉。亦指是水而攝目 矣。剪漢地理志右扶風有杜陽縣杜水南入渭注云公劉避狄而來居杜與漆沮之地即王莽 之通杜也。故《地理志》曰:縣自杜水東,二坑水注之。水 有二源,一水出西北瀆魋水,二合而東,歷五將山,又 合鄉谷水。水出鄉谿,東南流入杜,謂之鄉谷川。又南, 莢水注之。水出好畤縣梁山大嶺泉,南逕梁山宮西, 故《地理志》曰:「好畤有梁山宮,秦始皇起。」水東有好畤 縣故城,王莽之好邑也。世祖建武二年,封建威大將 軍耿弇為侯國。又南逕美陽縣之中亭川,注雍水,謂 之中亭水。又南逕美陽縣西。永元二年,更封鄣雍侯 耿秉為侯國。其水又南流,注于渭。渭水又東,逕郿塢 南,《漢·獻帝傳》曰:「董卓發卒築郿塢,高與長安城等,積 穀為三十年儲。自云:事成,雄據天下。不成,守此足以 畢老。」其愚如此。渭水之東,洛谷之水,出其南山。洛谷 北流,逕長城西。魏甘露三年,「蜀遣姜維出洛谷,圍長 城」,即斯地也。

又東,芒水從南來流注之。芒水出南芒谷,北流逕 玉女房水側,山際有石室,世謂之玉女房。芒水又北 逕盭厔縣之竹圃中,分為二水。漢沖帝詔曰:「翟義作 亂于東,霍鴻負倚盭厔芒竹。」即此也。其水分為二流, 一水之東北為枝流,一水北流注于渭也。舊本吳本俱缺此注 謝耳伯據宋本補

《渭水》又東,過槐里縣南,又東,澇水從南來注之。渭 水逕縣之故城南,《漢書集註》「李奇謂之小槐里之西 城也。」又東與芒水枝流合,水受芒水于竹圃,東北流, 又屈而入于渭。宋本作又屈西北入于渭

《渭水》又東北,逕黃山宮南。即《地理志》所謂縣有黃 山宮,惠帝三年起者也。《東方朔傳》曰:「武帝微行,西至 黃山宮,故世謂之遊城」,非也。

就水注之。水出南山就谷,北逕大陵西,世謂之老 子陵。昔李耳為周柱史,以世衰入戎,于此有冢,事非 經證。然莊周著書云:「老聃死,秦失弔之。」三號而出,是 非不死之言。人稟五行之精氣,陰陽有終變,亦無不 化之理。以是推之,或復如傳。古人許以傳疑,故兩存 耳。就水歷圃北,與黑水合。孫云圃字疑誤或是陵字上承三泉,就 水之右,三泉奇發,言歸一瀆。北流左逕就水,就水又 北流注于渭。

渭水又東合田谿水。水出南山田谷,北流長楊宮 西,又北逕盩厔縣故城西。又東北與一水合。水上承 盩厔南南泉,北逕其縣東。又北,逕思鄉城西,又北注 田谿。田谿水又北流,注于渭水也。縣苑。謝云當作縣北有蒙 蘢源,上承渭水于郿縣東。逕武功縣,為成林源。東逕 縣苑,亦曰靈軹源。河渠以引堵水,《徐廣》曰:「一作諸水」, 是也。

渭水又東,逕槐里縣故城南。縣古犬丘邑也。周赧 王都之,秦以為「廢丘。」帝王世紀及世本並云懿王自鎬徙都犬丘宋衷注云犬丘一 名廢丘今槐里是也亦曰舒丘。和平元年,桓帝封左中郎將皇 甫嵩為侯國。縣南對渭水,北背通渠。《史記·秦本紀》云: 「秦武王三年,渭水赤三日。秦昭王三十四年,渭水又 大赤三日。」《洪範五行傳》云:「赤者,火色也。水盡赤,以火 沴水也。渭水,秦大川也。陰陽亂,秦用嚴刑,敗亂之象。」 後項羽入秦,封司馬欣為塞王,都櫟陽;董翳為翟王, 都高奴;章邯為雍王。都廢丘,居槐里。謝云居槐里三字疑衍為 三秦。漢祖北定三秦,引水灌城,遂滅。章邯三年,改曰 槐里。王莽更名槐治也,世謂之為大槐里。晉太康中, 始平郡治也。其城遞帶防陸,舊渠尚存,即《漢書》所謂 「槐里環隄」者也。東有涌水。宋本作漏水出南山赤谷,東北 流逕長楊宮東,宮有長楊樹,因以為名。《渭水》。宋本作漏水 又北逕葦圍西,亦謂之仙澤。又北逕望仙宮。又東北, 耿谷水注之。水發南山耿谷,北流,與柳泉合。東北逕 五柞宮,相去八里,並以樹名宮,亦由陶氏以五柳立 稱故。張晏曰:「宮有五柞樹,在盩厔縣西。」一作矣其水北 逕仙澤東北,又逕望仙宮東,又北與赤水會。又北逕 思鄉城東,又北注渭水。

渭水又東合《甘水》。水出南山甘谷,北逕秦文王萯 陽宮西,又北逕五柞宮東,又北逕甘亭西,在水東鄠 縣。昔夏啟伐有扈,作誓于是亭。故馬融曰:「有扈,甘南。」 一作西「郊」,地名也。甘水又東,得澇水口,水出南山澇谷, 北逕漢宜春觀,又東北逕鄠縣故城西,澇水際城北, 出合渼。古本作美陂水,水出宜春觀北,東北流注澇水,北 流入于渭,即上林故地也。東方朔稱武帝建元中微 行,北至池陽,西至黃山,南獵長楊,東遊宜春,夜漏十 刻,乃出于外。于外宋本作與侍中常侍、武騎待詔及隴西、北 地良家子能騎射者,期諸殿下,故有「期門」之號。旦明入山下馳射鹿豕狐兔,手格熊羆。上《大驩》樂之。上仍 使太中大夫虞丘壽王虞即吾古字通與待詔能用笇者舉 措。漢書作舉籍謂舉計其數而為簿籍也阿城以南,盩厔以東,宜春以 西,提封頃畝,及其賈宜。漢書作賈直屬之南山,以為上林 苑。東方朔諫「秦起阿房而天下亂。」因陳《泰階六符》之 事。上乃拜太中大夫、給事中,賜黃金百斤,卒起上林 苑。故相如請為《天子遊獵之賦》,稱「烏有先生亡是公 而奏上林」也。

又東,豐水從南來注之。他說云:渭水又東與豐水 會于短陰山內。水會無他,高山異巒所有,唯原阜石 激而已。水上舊有便門橋,與便門對直,武帝建武三 年造。張昌曰:「橋在長安西北,茂陵東。」如淳曰:「去長安 四十里。」渭水又逕太公廟北,前有《太公碑》,文字褫缺, 今無可尋。

渭水又東北,與鎬水合。水,上承鎬池于昆明池北, 周武王之所都也。故《詩》云:「考卜維王,宅是鎬京。維龜 正之,武王成之。」自漢帝穿昆明池,于是地基搆淪褫, 今無可究。《春秋後傳》曰:「『使者鄭容入柏谷關,至平舒 置,見華山,有素車白馬,問鄭容安之』?答曰:『之咸陽,過 鎬池。曰:『吾華山君使,願託書致鎬池。君子之咸陽,過 鎬池,見大梓下有文石,取以款扣梓當有應者,以書 與之,勿妄發,致之得所欲』』。」鄭容行至鄗池,見一梓下 果有文石,取以款梓,應曰:「諾。」鄭容如睡覺而見宮闕, 若王者之居焉。謁者出受書,入又見。頃聞語聲,言祖 龍死,神道茫昧,理難辨測,故無以精其幽致矣。鄗水 又北流,西北注與滮池合。水出鄗池西,而北流入于 鄗。《毛詩》云:「滮,流浪也。」而世傳以為水名矣。鄭元曰:「豐 鎬之間,水北流也。」鎬水北逕漢靈臺西,又逕磁石門 西。門在阿房前,悉以磁石為之,故專其目合。疑作令四 夷朝者,有隱甲懷刃,入門而脅之以示神,故亦曰「卻 胡門」也。鎬水又北逕于渭,渭水北有杜郵亭,去咸陽 十七里,今名孝里亭,中有白起祠。嗟乎!有制勝之功, 慚尹、商之仁,是地即其伏劍處也。

渭水又東北,逕渭城南。文穎以為,故咸陽矣。秦孝 公之所居離宮也。獻公都櫟陽,天雨金,周太史儋見 獻公曰:「周故與秦國合而別,別五百歲復合,合七十 歲而霸王出。」至孝公作咸陽,築冀闕而徙都之。故《西 京賦》曰:「秦里其霸,實為咸陽。」西京賦作秦里其朔薛綜注云里居也朔北也 秦地居其北是曰咸陽《太史公》曰:「長安,故咸陽也。漢高帝更名 新城,武帝元鼎三年,別為渭城,在長安西北渭水之 陽,王莽之京城也。始隸扶風,後并長安。」

而沈水注之。其水上承皇子陂于樊川,其地即杜 之樊鄉也。漢祖至櫟陽,以將軍樊噲灌廢丘最,賜邑 于此鄉也。其水西北流,注杜縣之杜京西,西北流逕 杜伯冢南。杜伯與其友左儒仕宣王,儒無罪見害,杜 伯死之,終能報恨于宣王,故成公子安《五言詩》曰:「誰 謂鬼無知,杜伯射宣王。」沈水又西北,逕下杜城,即杜 伯國也。沈水又西北,支合故渠,渠有二流,上承交水, 合于高陽原,而北逕河池陂東,而北注沈水。沈水又 北,與昆明故池會。又北逕秦通六基東,又北,逕堨水 陂東,又北得陂,承其陂東北流入于沈水。沈水又北 逕長安城西,與昆明池水合。水上承池于昆明臺,故 王仲都所居也。桓譚《新論》稱,「元帝被病,廣求方士,漢」 中送道士王仲都。詔問所能,對曰:「能忍寒暑。」乃以昆 明池上環冰而馳。御者厚衣狐裘寒戰,而仲都獨無 變色,臥于池臺上,曛然自若。夏大暑日使曝坐,環以 十爐火,不言熱,又身不汗。池水北逕鎬京東,秦阿房 宮西。《史記》曰:「秦始皇三十五年,以咸陽之人多,先王 之宮小,乃作朝宮于渭南,亦曰阿城」也。始皇先作「前 殿阿房。」宋本有上字「可坐萬人,下可建五丈旗,周馳為閣 道,自殿直抵城南山表山巔為闕,為複道,自阿房度 渭,屬之咸陽,象天極閣道經漢抵營室也。」《關中記》曰: 「阿房殿在長安西南二十里,殿東西千步,南北三百 步,庭中受十萬人。」其水又屈而逕其北,東北流注堨 水陂,陂水北出,逕漢武帝建章宮東,于鳳闕南,東注 沈水,又北逕鳳闕東。《三輔黃圖》曰:「建章宮,漢武帝造, 周二十餘里,千門萬戶,其東鳳闕,高七丈五尺,俗言 貞女樓,非也。」《漢武帝故事》云:「闕高二十丈。」《關中記》曰: 「建章宮圓闕,臨北道,有金鳳在闕上,高丈餘,故號鳳 闕也。」宋本有故字繁欽《建章鳳樓闕賦》曰:「秦漢規模,廓然 毀泯,唯建章鳳闕,巍然獨存,雖非象魏之制,亦一代 之巨觀也。」沈水又北,分為二水,一水東北流,一水北 逕神明臺東,傳子宮室曰:「上于建章中作神明臺,井 𠏉樓咸高五十餘丈,皆作懸閣,輦道相屬焉。」《三輔黃 圖》曰:「神明臺在建章宮中,上有九室,今人謂之九子 臺」,而寔非也。沈水又逕漸臺。《東漢武故事》曰:「建章宮 北有太液池,池中有漸臺三十丈。」漸,浸也,為池水所 漸。一說星名也。晉天文志漸臺四星在織女東南臨水之臺也南有壁門三 層,高三十餘丈。中殿十二間,階陛咸以玉為之,鑄銅 鳳五丈,飾以黃金,樓屋上椽首薄以玉璧,因曰璧玉 門也。沈水又北流注渭,亦謂是水為潏水也。故呂忱曰:「潏水出杜陵縣。」《漢書音義》曰:「潏,水聲而非水也。」亦 曰高都水。前漢之末,五侯王氏大治池沼,引它水。宋本 作引高都水入長安城,故百姓歌之曰:「五侯初起,曲陽最 怒;壞決高都,竟連五杜上山。」漢書作土山「《漸臺》,像西白虎」, 即是水也。

又東過長安縣北。渭水又東,分為二水。《廣雅》曰:「水 自渭出為澩」,其由河之有雍也。此瀆東北流,逕魏《雍 州刺史郭淮碑》南。又東南合一水,逕兩石人北。秦始 皇造橋,鐵鐓重不勝,故刻石作力士、孟賁等像以祭 之,鐓乃可移動也。又東逕陽侯祠,北漲輒祠之。此神 能為大波,故配食河伯也。後人以為鄧艾祠。悲哉!讒 勝道消,專忠受害矣。渭水又東汪此水,水上有梁,謂 之渭橋,秦制也。亦曰便門橋。秦始皇作離宮于渭水 南北,以象天宮。故《三輔黃圖》曰:「渭水貫都,以象天漢。 橫橋南度,以法牽牛。」橋廣六丈,南北二百八十步,六 十八間,七百五十柱,一百二十二梁。橋之南北有隄, 激立石柱。柱南京兆立之,柱北馮翊立之。有令丞,各 領徒一千五百人。橋之北首,壘石水中,故謂之石柱 橋也。舊有《忖留神像》,此神嘗與魯班語,班令其人。宋本 作神出忖留曰:「我貌獰醜。」古本作狠醜「卿善圖物,容我不能 出班。」于是拱手與言曰:「出頭見我。」忖留乃出首班。于 是以腳畫地,忖留覺之,便還沒水,故置其像于水,唯 背以上立水上。後董卓入關,遂焚此橋。魏武帝遂更 修之,橋三丈六尺,《忖留》之像,曹公乘馬見之驚,又命 下之。《燕丹子》曰:燕太子丹質于秦,秦王遇之無禮,乃 求歸。秦王為機發之橋,欲以陷丹。丹過之橋不為發。 又一說,交龍捧轝而機不發。但言疑有脫誤今不知其故 處也。

《渭水》又東,與沈水枝津合。水上承沈水,東北流逕 鄧艾祠南,又東分為二水,一水東入逍遙園,注藕池, 池中有臺觀,蓮荷被浦,秀實可翫。其一水北流于渭。 渭水又逕長安城北。漢惠帝元年築,六年成,即咸 陽也。秦離宮無城,故城之,王莽更名長安。十二門,東 出北頭,第一門本名宣平門,王莽更名春王門,正月 亭亦曰東城門,其郭門亦曰東都門,即逄萌挂冠處 也。第二門本名清明門,一曰凱門,王莽更曰宣德門。 布恩亭內有藉田倉,亦曰藉田門。第三門本名霸城 門,王莽更名仁壽門,無疆亭民見門色青,又名青城 門,或曰青綺門,亦曰青門。門外舊出《佳瓜》。一作好瓜昔廣 陵人卲平為秦東陵侯,秦破,為布衣,種瓜此門瓜美, 故世謂之東陵瓜。是以阮籍《詠懷詩》云:「昔聞東陵瓜, 近在青門外。連畛拒阡陌,子母相鉤帶。」指謂此門也。 南出東頭第一門,本名覆盎門,王莽更名永清門長 茂亭。其南有下杜城,應劭曰:故杜陵之下聚落也,故 曰下杜門,又曰端門。北對長樂宮。第二門本名「安門」, 亦曰「鼎路門」,王莽更名「光禮門」;顯樂亭即西安亭,北 對未央宮。第三門本名「平門」,王莽更名「信平門。」城正 亭西出南頭第一門本名「章門」,王莽更名「萬秋門」;億 年亭亦曰「光畢門」也。宋本作故光畢又曰:便門。第二門本名 直門,王莽更名直道門。端路亭,故龍樓門也。張晏曰: 「門樓有銅龍。」《三輔黃圖》曰:「長安西出第二門」,即此門 也。第三門本名西城門,亦曰雍門,王莽更名章義門, 著誼亭。其水北入有函里氏,名曰函里門。又曰光門, 亦曰突門。北出西頭第一門,本名橫門,王莽更名霸 都門。左幽亭,如淳曰:「音光,故」曰光門。其外郭有都門, 有棘門。徐廣曰:「棘門在渭北。」孟康曰:「在長安北,秦時 宮門也。」如淳曰:「《三輔黃圖》曰:棘門在橫門外。按《漢書》, 徐厲軍于此備匈奴。」又有通門,亥門也。其第二門本 名洛門,又曰朝門,王莽更名建子門;廣世亭一曰高 門。蘇林曰:「高門,長安城北門也。」按此間敘長安十二門故洛門之後繼以 廚門杜門舊本脫誤以鄭縣注續此一曰廚門,其內有長安廚官在事, 故城曰「廚門」也。如淳曰:「今名廣門也。」第三門本名杜 門,亦曰利城門,王莽更名進和門。臨水亭,其水有客 舍,故名曰客舍門,又曰洛門也。凡此諸門,皆通逵九 達,三途洞開,隱以金椎,周以林木,左出右入,為徒之 經。一作為往來之徑行者,升降有上下之別。漢成帝之為太 子,元帝嘗急召之,太子出龍樓門,不敢絕馳道,西至 直城門,方乃得度。上怪遲,問其故,以狀對。上悅,乃著 令,令太子得絕馳道也。渭水東合昆明故渠,渠上承 昆明池東口,東逕河池北,亦曰「女觀陂。」又東合沈水, 亦曰漕渠。又東逕長安縣南,東逕明堂南,舊引水為 辟雍處在縣宋本無縣字鼎路門東南七里。其制上圓下 方,九宮十二室,四嚮五色。堂北三百步有靈臺,是漢 平帝元始四年立。渠南有漢故圓丘。成帝建始二年, 罷雍五畤,始祀皇天上帝于長安南郊。應劭曰:「天郊 在長安南」,即此也。故渠之北有曰亭博望苑。漢武帝 為太子,立使通賓客,從所好也。太子巫蠱事發,斫杜 門東出。史良娣死,葬于苑北,宣帝以為戾圍,以倡優 千人樂思后園廟,故亦曰千鄉。故渠又東而北,屈逕 青門外,與沈水枝渠會。渠上承沈水于章門西,飛渠 引水入城,東為倉池,池在未央宮西,池中有漸臺,漢兵起,王莽死于此臺。又東逕未央宮北。高祖在關東, 令蕭何成未央宮,何斬龍首山而營之,山長六十餘 里,頭于渭,尾達樊川。頭高二十丈,尾漸下,高五六丈。 土色赤而堅,云「昔有黑龍從南山出,飲渭水,其行道 因山成跡。」山即基闕,不假築,高出長安城。北有元武 闕,即北闕也。東有蒼龍闕,闕內有閶闔、公車諸門。公車 古本作正車玉海引此作止車未央殿東有宣室、玉堂、麒麟、含章、白 虎、鳳凰、朱雀、鵷鸞、昭陽諸殿,天祿、石渠、麒麟三閣。未 央宮此。玉海作北即桂宮也。周十餘里,內有明光殿、走狗 臺、柏梁臺,舊乘複道,用相逕通。故張衡《西京賦》曰:「鉤 陳之外,閣有」一本作道《穹窿》。玉海有屬字長樂,與明光逕北通 于桂宮,故渠出二宮之間,謂之明渠也。又東歷武庫 北,舊樗里子葬于此。樗里子名疾,秦惠王異母弟也。 滑稽多智,秦人號曰智囊。葬于昭王廟西渭南陰鄉 樗里,故俗謂之樗里子云:「我百歲後,是有天子之宮, 夾我墓穴。」以昭王七年卒,葬于渭南章臺東,至漢,長 樂宮在其東,未央宮在其西,武庫直其墓。秦人諺曰: 「力則任鄙,智則樗里子也。」子疑作是宋本無子字明渠又東逕 漢高祖長樂宮北,本秦之長樂宮也。周二十里,殿前 列銅人,殿西有長信、長秋、永壽、永昌諸殿,殿東北有 池,池北有層臺。俗謂是池為酒池,非也。故渠北有樓, 漢《京兆尹司馬文預碑》。故渠又東出城,分為二渠,即 《漢書》所謂王渠者也。蘇林曰:「王宮家渠也,猶今御溝 矣。」晉灼曰:「渠名也,在城東霸門外。一水」逕楊橋下,即 青門橋也。側城北逕鄧艾祠西,而北注渭,今無水。其 一渠東逕奉明縣廣城鄉之廣明苑南。《史》:「王孫及王 夫人葬于郭北,宣帝遷苑南。」《史》:「王孫及王夫人卜以 為悼園,益園民千六百家,立奉明縣以奉二園,園在 東都門,昌邑王賀自霸御法駕,郎中令龔遂驂乘至 廣明東都門」是也。故渠東北逕漢太尉夏侯嬰冢西。 葬日,柩馬悲鳴,輕車罔進,下得石槨,銘云「吁嗟滕公 居此室。」故遂葬焉。冢在城東八里,飲馬橋南四里,故 時人謂之馬冢。

又東過鄭縣北。渭水又東,逕巒都城北,故蕃邑,殷 契之所居。《世本》曰:「契居蕃。」闞駰曰:「蕃在鄭西。」然則今 巒城是矣。俗名之赤城水,曰赤水,非也。苻健入秦,據 此城以亢杜洪。小赤水即《山海經》之灌水也。水出石 脆之山,北逕蕭加谷,於孤相原西,東北流與愚水合, 出英山,北流與招水。愚山海經作禺招音韶《相得》水亂流,西北 注于灌。灌水又北注于渭。又逕觀愚之山,北流入于 渭。觀愚山海經作符禺渭水又東,西石橋,水南出馬嶺山,積石 據其東,麗山距其西,源泉上通,懸流數十丈,與華岳 同體。其水北逕鄭城西,水上有橋,橋雖崩褫,舊跡猶 存。東去鄭城十里,故世以「橋」名水也,而北流注于渭。 闞駰謂之新鄭水。渭水又東逕鄭縣故城北。《史記》「秦 武公十年,縣之桓公」宋本作鄭桓公友之故邑也。《漢書薛瓚 注》言「周自穆王已下,都于西鄭,不得以封桓公也。」幽 王既敗虢、儈,國語作鄶又滅,遷居其地,國于鄭父之丘,是 為鄭桓公,無封京兆之文。余按遷,《史記》,考《春秋》《國語》 《世本》言,周宣王二十二年,封庶弟友于鄭。又《春秋》《國 語》並言,桓公為周司徒,以王室將亂,謀于史伯,而寄 帑與賄於虢、儈之間。幽王卒,於戲!鄭桓公死之,平王 東遷,鄭武公輔王室,滅虢、儈而兼其土。故周桓公言 于王曰:「我周之東遷,晉、鄭是依,及遷封于彼。」《左傳》隱 公十一年:鄭伯使公孫獲使一作謂曰:「吾先君新邑于此, 其能與許爭乎?」是其指新鄭為言矣。然班固、應劭、鄭 元、皇甫謐、裴頠、王隱、闞駰及諸述作者,咸以西鄭為 友之始封也,賢于薛瓚之單說也。無宜違正經而從 《逸錄》矣。赤眉樊崇于鄭北設壇,祀城陽景王,而尊右 校卒史劉俠卿、牧牛兒盆子為帝。年十五,被髮徒跣 為具,絳單衣,半頭赤幘,直綦履,顧見眾人拜,恐畏欲 啼號。年建世後月餘,乘白蓋小車,與崇及尚書一人 相隨向鄭,北渡渭水,即此處也。城南山北有五部神 廟,東南向華岳。廟前有碑,「後漢光和四年,鄭縣令河 東裴畢,字君先立。」蘇林曰:「戲,邑名,在新豐東南。」宋本云在 鄭東南三十里。孟康曰:乃,水名也,今戲亭是也。昔周幽 王悅褒姒,姒不笑,王乃擊鼓舉烽以徵諸侯,至無寇, 褒姒乃笑,王甚悅之。及犬戎至,王又舉烽以徵諸侯, 諸侯不至,遂敗幽王于戲水之上,身死于麗山之北, 故《國語》曰:「幽滅」者也。漢成帝建始二年,造延陵為初 陵,以為非霸曲亭南,更營之。鴻嘉元年,於新豐戲鄉 為昌「陵縣,以奉初陵。永始元年,詔以昌陵卑下,客土 疏惡,不可為萬歲居,其罷陵作,令吏民反,故徙將作 大匠。」解延年《燉煌關中記》曰:「昌陵在霸城東二十里, 取土東山,與粟同價,所費巨萬,積年無成」,即此處也。 戲水又北,分為二水,並注渭水。渭水又東,泠水入焉。 水南出肺浮山,蓋麗山連麓而異名也。北會三川,統 歸三壑,歷陰槃、新豐兩原之間,北流注于渭。渭水又 東首,水南倒虎山南一作西總五水,單流注逕秦步高 宮東,世名立市城。歷新豐原東而北,逕步壽宮西,又 北入渭。渭水又東得西陽水,又東得東陽水,並南出廣鄉原北垂,俱北入渭。渭水又東,與石橋水會,故沈 水也。水南出馬嶺山,北流逕武平城東。按《地理志》,左 馮翊有武城縣,王莽之桓城也。石橋水又逕鄭城東, 水有故石梁。《述征記》曰:「鄭城東十四里,各有石梁者 也。又北逕沈城北。《漢書·地理志》左馮翊有沈陽縣,王 莽更之曰制昌也。蓋藉水以取稱矣。渭水又東,敷水 注之。水南出石山之敷谷,北逕告平城東,耆舊所傳 言,武王伐紂告太平于此,故城得厥名,非所詳也。敷 水又北,逕集靈宮西。《地理志》曰:華陰縣有集靈宮,武 帝起。故張昶《華嶽碑》稱『漢武慕其靈』」,築宮在其後,而 北流注于渭。渭水又東,餘水餘上疑脫良字注之。水南出良 餘山之陰,北流入于渭,俗謂之宣水也。渭水又東,合 黃酸之水,世名之為于渠水。水南出升山,北流注于 渭。渭水又東逕平舒城北,城側枕渭濱,半破淪水,南 面通衢。昔秦始皇之將亡也,江神素車白馬,道華山 下,返璧于華陰平舒道曰:「為遺鎬池君」,使者致之,乃 二十八年渡江所沈璧也,即江神返璧處也。渭水之 陽,即懷德縣界也,城在渭水之北池宋本作沙苑之南,即 懷德縣故城也,世謂之高陽城,非矣。《地理志》曰:「《禹貢》 北條荊山在南,山下有荊渠,即夏后鑄九鼎處也。」王 莽更縣曰德驩。渭水又東逕長城北,長澗水注之。水 南出太華之山側長城東,而北流注于渭水。《史記》秦 孝公元年,楚、魏與秦接界,魏築長城,自鄭濱洛者也。 又東過華陰縣北。洛水入焉。闞駰以為漆沮之水 焉。《曹瞞傳》曰:「操與馬超隔渭水,每渡渭,輒為超騎所 衝突。地多沙,不可築城。」婁子伯說:「今寒,可起沙為城, 以水灌之,一宿而成。」操乃多作縑囊以堙水,夜汲作 城,立于是水之次也。渭水逕縣故城北,春秋之陰晉 也。秦惠文王五年,改曰寧秦。漢高帝八年,更名華陰, 王莽之華疆也。縣有華山。《山海經》曰:「其高五千仞,削 成而四方,遠而望之,又若華狀,西南有小華山也。」《韓 子》曰:「秦昭王令工施鉤梯,上華山以節」一作松柏之心 為博,箭長八尺,棋長八寸,而勒之曰:「昭王常與天神 博。」于是《神仙傳》曰:「中山衛叔卿常乘雲車駕白鹿,見 漢武帝,帝將臣之,叔卿不言而去。武帝悔,求得其子 度世,令追其父。度世登華,見父與數人博于石上,敕 度世令還山。山層雲秀,故能懷靈抱異耳。」山上有二 泉,東西分流,至若山雨滂湃,洪津泛灑,挂溜「騰虛。」直 瀉山下有漢魏文帝,三宋本作二廟「廟有石闕數碑,一碑 是建安中立,漢《鎮遠將軍段煨更修祠堂碑》文,漢給 事中黃門侍郎張昶造,昶自書之,元帝又刊」其二十 餘字,二書存。宋本作有「重名于海內。」又刊侍中司隸校尉 鍾繇、弘農太守毋丘儉姓名廣六行,鬱然循平。是太 康八年弘農太守河東衛叔始為華陰令,河東裴仲 恂役其逸力,修立壇廟,夾道樹柏,迄于山陰。事見永 興元年華百石所造碑。渭水又東,沙渠水注之,水出 南山,北流西北入長安城,城自華山北逕于河。《華嶽 銘》曰:「秦晉爭其祠,立城建其左者也。」郭著《述征記》指 證魏之立長城,長城在後,不得言在,斯為非矣。渠水 又北,注入渭。渭水又東,逕定城北。《西征記》曰:「城因原 土。」《述征記》曰:「定城去潼關三十里,夾道各一城。」渭水 又東,泥泉水注之,水出南山靈谷,而泉北流注于渭 水也。渭水又東,合沙溝水,水即符愚之水也。南出符 石,逕新豐縣故城北,東與魚池水會。水出麗山東也。 水本導源東一作北流,後秦始皇葬于山北,水過而曲 行,東注北轉。始皇造陵取土,其地汙深,水積成池,謂 之「魚池。」池在秦皇陵東北五里,周圍四里。池水西北 流,逕始皇冢北。秦始皇大興厚葬,營建冢壙于麗戎 之山,一名藍田。其陰多金,其陽多玉。始皇貪其美名, 因而葬焉。斬山鑿石,下涸三泉,以銅為槨,旁行周圍 三十餘里,上畫天「文星宿之象,下以水銀為四瀆百 川,五嶽九州,具地理之勢,宮觀百官,奇器珍寶,充滿 其中。令匠作機弩,有所穿近輒射之,以人魚膏為燈 燭,取其不滅者。」久之,後宮無子者,皆使殉葬甚眾。墳 高五丈,周圍五里餘,作者七十萬人,積年方成,而周 章百萬之師已至其下。乃使章邯領作者以禦難,弗 能禁。項羽入關,以三十萬人,三十日運物不能窮。關 東盜賊銷槨取銅,牧人尋羊燒之,火延九十日不能 滅。北對鴻門十里,池水又西北流,水之西南有溫泉, 世以療疾。《三秦記》曰:「麗山西北有溫水,祭則得入,不 祭則爛人肉。俗云:始皇與神女唾之生瘡,始皇謝之, 神女為出溫水,後人因以澆洗瘡。」張衡《溫泉賦序》曰: 余出麗山,觀溫泉浴神,并嘉洪澤之普施,乃為之賦 云:「此湯也,不使灼人形體矣。」池水又逕鴻門西,又逕 新豐縣故城東,故麗戎地也。高祖王關中,太上皇思 東歸故象舊里,制茲新邑,立城社,樹枌榆,令街庭若 一,分置豐民,以實茲邑,故名之為新豐也。漢靈帝建 寧三年,改為都鄉,封段熲為侯國。後立陰槃城,其水 際北城,世謂是水為陰槃水。又北絕漕槃溝,注于渭。 渭水又東逕鴻門北,舊大道北下坂,下坂名也。古有 鴻寧。《漢書》:高祖將見項羽。《楚漢春秋》曰:「項王在鴻門亞父曰:『吾使人望沛公,其氣衝天,五色相繆,或似龍, 或似雲。非人臣之相,可誅之』。」漢高祖會項羽,范增目 羽,羽不應。樊噲杖盾撞人,入食,豕肩于此,羽壯之。《郡 國志》曰:「新豐縣東有鴻門亭者也。」郭緣生或云,「霸城 南門曰鴻門也。」項羽將因會高祖。宋本無高祖二字危高祖。 羽仁而弗斷,范增謀而不納,項伯終護高祖以獲免。 既抵霸上,遂封漢王。按《漢書》注:鴻門在新豐東十七 里,則霸上應百里。按《史記》,項伯夜馳告張良,良與俱 見高祖,仍使夜返。考其道里,不容得爾。今父老傳在 霸城南門數十里,于理為得。按緣生此記,雖歷覽史 漢,述行涂經見,可謂學而不思矣。今新豐縣故城東 三里有坂,長二里餘,塹原通道,南北洞開,有同門狀, 謂之鴻門。孟康言在新豐東十七里,無之,蓋指縣治 而言,非謂地也。自新豐故城西至霸城五十里,霸城 西十里則霸水,西二十里則長安城。應劭曰:霸水上 地名,在長安東二十里,即霸城是也。高祖舊停軍處, 東去新豐既遠,何由?項伯夜「與張良共見高祖乎?」推 此言之,知緣生此記乖矣。渭水又東,石川水南注焉。 渭水又東,戲水注之。水出麗山馮公谷,東北流,又北 逕麗戎城東。《春秋?晉獻公五年》,伐之,獲麗姬,于是邑。 麗戎,男國也。姬姓,秦之麗邑矣。又北,右總三川,逕鴻 門東,又北逕戲亭東。應劭曰:「戲,弘農湖縣西界也。地 隔諸縣,不得」為湖。湖西而北一里,即李夫人冢。冢形 三成,世謂之「莢陵。」一作萊陵夫人兄延年,知音,尤善歌舞, 帝愛之,每為新聲變曲,聞者莫不感動。常侍上起舞, 歌曰:「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 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上曰:「世豈有 此人乎?」平陽主曰:「延年女弟。」上召見之,妖麗善歌舞, 得幸早卒。上憫念之,以厚禮葬,悲思不已,賦詩悼傷 故渠。箋注謂此故渠篇內不見張本疑有脫誤然觀前渭水又逕長安城北注中歷舉故渠疑此至 分尊卑之名者也當續前注馬塚之後又東逕茂陵縣故城南,武帝建 元二年置。《地理志》曰:「宣帝縣焉,王莽之宣成也。」故渠 又東,逕龍泉北,今人謂之溫泉,非也。渠北故坂,此即 龍淵廟。如淳曰:「《三輔黃圖》有龍淵宮,今長安城西有 其處,黃蓋宮之遺也。」宋本處上有廟字黃字衍故渠又東逕姜原 北,渠北有漢昭帝平陵,東南去長安七十里。又東逕 平陵縣故城南。《地理志》曰:「昭帝置,王莽之廣利也。」故 渠之南有竇氏泉,北有徘徊廟。又東逕漢大將軍魏 其侯竇嬰冢南,又成帝延陵南。陵之東北五里,即平 帝康陵坂也。故渠又東逕渭陵,元帝永元四年,以渭 城壽陵亭原上為初陵,詔不立縣「邑。又東逕哀帝義 陵南,又逕惠帝安陵南,陵北有安陵縣故城也。」《地理 志》曰:「惠帝置,王莽之嘉平也。渠側有杜郵亭。」又東逕 渭城北。《地理志》曰:「縣有蘭池宮,秦始皇微行,逢盜于 蘭池,今不知所在也。」又東逕長陵南,亦曰長山也。《三 秦記》曰:「長安城北有平原,廣數百里,民井汲巢居,井 深五十丈。秦名天」子冢曰山,漢曰陵,故通曰山陵矣。 《風俗通》曰:「陵者,天生自然者也。今王公墳壟稱陵。」《春 秋左傳》曰:「南陵,夏后皋之墓也。」《春秋說題辭》曰:「丘者, 墓也。冢者,種也,種墓也。羅倚于山,分卑尊之名者也。」 渭水又東逕下邽縣故城南。秦伐邽,置邽戎于此,有 上邽,故加下也。渭水又東與竹水合,南出竹山,北逕 郿加谷,歷廣鄉原東,俗謂之大赤水。北流注于渭。渭 水又東,得白渠口。大始二年,趙國中大夫白公奏穿 渠,引涇水口,起谷口,出于鄭渠南,名曰白渠。民歌之 曰:「田于何所?池陽谷口。」鄭國在前,白渠在後,即水所 治也。東逕宜春城南,又東南逕池陽城北,枝瀆出焉。 東南逕藕原,下,逕鄣縣故城北,東南入渭。今無水。白 渠又東,枝渠出焉。東南逕高陵縣故城北。《地理志》曰: 左輔都尉治,王莽之千春也。《太康地記》謂之曰高陸 也。車頻《秦書》曰:「苻堅建元十二年,高陸縣民穿井得 龜,大二尺六寸,背文負八卦,古字。堅以石為池,養之 十六年而死,取其骨以問吉凶,名為客龜。」大卜佐高 夢客龜言「我將歸江南不遇死于秦曾。」宋本作高于夢中 自解曰:「龜三萬六千歲而終,終必亡國之徵也。」為謝 元破于淮肥,自縊新城浮圖中,秦祚因即淪矣。又東 逕櫟陽城北。《史記》:秦獻公二年,城櫟陽,自雍徙居之。 十八年雨金于是處也。項羽以封司馬欣為塞王。按 《漢書》,高帝關中始都之,王莽之師高也。後漢建武二 年,封驃騎大將軍景丹為侯國,丹讓世祖曰:「富貴不 還故鄉,如衣錦夜行,故以封卿。」曰:「渠又東逕秦孝公 陵北,又東南逕居陵城北,蓮芍城南,又東注金氏陂, 又東南注于渭。故《漢書溝洫志》曰:『渠首起谷口,尾入 櫟陽』。」是也。今無水。故渠又東逕漢丞相周勃冢南,北 有弱夫冢。弱夫當作亞夫故渠東南,謂之「周氏曲。」又東南逕 漢景帝陵南,又東南注于渭,今無水。渭水又東逕霸 縣北,與高陵分水。水南有定陶恭王廟、傅太后陵。元 帝崩,傅昭儀隨王歸國,稱定陶太后。後十年,恭王薨, 子代為王,徵為太子。太子即帝位,立恭王寢廟于京 師,比宣帝父悼皇故事。元壽元年,傅后崩,合葬渭陵。

潘岳《關中記》:漢帝后同塋,則為合葬,不共陵也。諸侯
考證.svg
皆如之。恭王廟在霸城西北,廟西北即傅太后陵,不

與元帝同塋。渭陵,非謂元帝陵也,蓋在渭水之南,故 曰渭陵也。陵與元帝齊者,謂同十二丈也。王莽奏毀 傅太后冢,冢崩,壓殺數百人,開棺臰聞。數月,公卿在 位皆阿莽旨,入錢帛,遣子弟及諸生四夷凡十餘萬 人,操持作具,助將作。掘傅后冢,二旬皆平,周棘其處, 以為世戒。今其處積土猶高,世謂之「增墀」,又亦謂之 「增阜」,俗亦謂之「成帝初陵」,處所未詳也。渭水又逕平 阿侯王譚墓北,冢次有碑,左則涇水注之。渭水又東 逕鄣縣西,蓋隴西郡之鄣徙也。渭水又東,得白渠枝 口,又東與五丈渠合,水出雲陽縣石門山,謂之「清水。」 東南流逕黃嶔山西,又南入祋祤縣,歷原南出,謂之 清水口。東南流絕鄭渠,又東南入高陵縣,逕黃白城 西,本曲梁宮也。南絕白渠,屈而東流,謂之曲梁水。又 東南逕高陵縣故城北,東南絕白渠瀆,又東南入萬 年縣,謂之「五丈渠。」又逕藕原東,東南流注于渭水。 又東過霸陵縣北,霸水從縣西北流注之。霸水者, 上地名也,古曰滋水矣。秦穆公霸世,更名滋水為霸 水,以顯霸功。水出藍田縣藍田谷,所謂多玉者也。西 北有銅公水,次東有輕谷水,二水合而西注之,又西 流入渥水。渥水又西逕嶢關,北歷柳嶢城,東西有二 城,魏置清渥軍于城內,世亦謂之清渥城也。秦二世 三年,漢祖入自武關攻秦,趙高遣將距于嶢關者也。 《土地記》曰:藍田縣南有嶢關,地名嶢柳,道通荊州。《晉 地道記》曰:關當上洛縣西北,渥水出焉,北流入霸。霸 水又北歷藍田川,逕藍田縣也。《竹書紀年》:梁惠王三 年,秦子向命為藍君,蓋子向之故邑也。川有漢臨江 王榮冢。景帝以罪徵之,將行,祖于江陵北門,車軸折, 父老泣曰:「吾王不返矣。」榮至,中尉郅都急切責王,王 年少,恐而自殺。葬于是川。有燕數萬,銜土置冢上,百 姓矜之。霸水又左合滻水,歷白鹿原東,即霸川之西, 故芷陽矣。《史記》:秦襄王葬芷陽者也,是謂之霸上。漢 文帝葬其上,謂之霸陵。上有四出道以瀉水,在長安 東南三十里。故王仲宣賦詩云:「南登霸陵岸,迴首望 長安。」漢文帝嘗欲從霸西馳下峻坂,袁盎攬轡于此 處。上曰:「將軍怯也。」盎曰:「臣聞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 金之子,立不倚衡。聖人不乘危。今馳不測,如馬驚車 敗,奈高廟何?」上乃止。霸水又北,《長水》注之。水出杜縣 白鹿原,其水西北流,謂之荊谿。疑脫一荊字谿水又西北, 左合狗枷川水,水有二源,西川上承磈山之斫槃谷, 次東有苦谷,二水合而東北流,逕風涼原西。《關中圖》 曰:「麗山之西,川中有阜,名曰風涼原,在磈山之陰,雍 州之福地,即是原。」其水傍谿北注,原上有漢武帝祠。 其水右合東川水,出南山之石門谷孟谷,次東有大 谷,次東有雀谷,東有土門谷。五水。北谷西北歷風涼 原東,又北與西川會。原為二水之會,亂流北逕宣帝 許后陵東,而北去杜陵十里,斯川於是有狗枷之名。 川東亦曰白鹿原也,上有狗枷堡。《三秦記》曰:「麗山西 有白鹿原,原上有狗枷堡。秦襄公時,有大狗來下,有 賊則狗吠之,故一堡無患,故川得厥目焉。」川水又北 逕杜陵東。元帝初元元年,葬宣帝杜陵,北去長安五 十里。陵之西北有杜縣故城,秦武公十一年縣之。漢 宣帝元康元年,以杜東原上為初陵,更名杜縣為杜 陵也,王莽之饒安也。其水又北注荊谿。《荊谿》水又北 入霸縣。孫云疑作霸水又有溫泉入焉。水發自原,下入荊谿 水,亂流注于霸,俗謂之滻水,非也。《史記音義》文帝出 安門注云:「在霸陵縣,有故亭」,即《郡國志》所謂長門亭 也。《史記》云:「霸滻,長水也。」雖不在祠典,以近咸陽,秦漢 都,涇渭長水,盡得比大川之禮。昔文帝居霸陵北臨 廁,指新豐路示慎夫人曰:「此走邯鄲道也。」因使慎夫 人鼓瑟,上自倚瑟而歌,悽愴悲懷,顧謂群臣曰:「以北 山石為槨,用紵絮斮陳漆其間,豈可動哉?」《釋之》曰:「使 其中有可欲,雖錮南山猶有隙;使無可欲,雖無石槨, 又何戚焉。」文帝曰:「善。」拜廷尉韋昭曰:「高岸夾水為廁, 今斯原夾二水也。」此後皆敘霸水事舊本錯誤以廚門續此今移正霸水又 北,會兩川又北,故源左出焉。霸水又北,逕王莽九廟 南。王莽地皇元年,博徵天下工匠,壞撤西苑建章諸 宮館十餘所,取材瓦以起九廟笇,及吏民,以義入錢 穀助成九廟。廟殿皆重屋,太初祖廟東西南北各四 十丈,高十七丈,餘廟半之,為銅薄櫨,飾以金銀雕文, 窮極百工之巧,褫高增下,功費數百巨萬,卒死者萬 數。霸水又北逕枳道,在長安縣東十三里,王莽九廟 在其南。漢世有白鶖群飛,自東都門過于枳道,呂后 祓除于霸上,還見倉狗戟脅,于斯道也。水上有橋,謂 之霸橋。地皇三年,霸橋木災,自東起,卒數千,以水汎 沃救不滅,晨燌夕盡。王莽惡之,下書曰:「甲午火橋,乙 未立春之日也。」予以神明三年終冬,絕滅霸駁之橋, 欲以興成新室,統一長存之道。其名霸為「長存橋」,《霸 水》之宋本作又北,左納漕渠,絕霸右出焉。東逕霸城北,又 東逕子楚陵北。皇甫謐曰:「秦莊王葬于芒蕩之麗山, 京兆東南霸陵山。」劉向曰:「莊王大其名立墳者也。」《戰國策》曰:「莊王字異人,更名子楚,故世人猶以子楚名 陵。」又東逕新豐縣,右會故渠,上承霸水,東北逕霸縣 故城南。漢文帝之霸陵,漢縣也,王莽更之曰水章。魏 文帝黃初元年徙長安,金狄重,不可致,因留霸城南。 人有見薊子訓與父老共摩銅人,曰:「正見鑄此時」,計 其日,似近五百年矣。故渠又東北,逕劉更始冢西。更 始二年為赤眉所殺,故侍中劉恭夜往取。一作收而埋 之。光武使司徒鄧禹收葬于霸陵縣。更始尚書僕射 行大將軍事鮑永,持節安集河東,聞更始死,歸世祖, 累遷司隸校尉,行縣逕更始墓,遂下拜哭,盡哀而去。 帝問公卿,太中大夫張湛曰:「仁不遺舊,忠不忘君,行 之高者。」帝乃釋之。又東北逕新豐縣,又合漕渠,漢大 司農鄭當時所開也。以渭難漕,命齊水工徐伯乃發 卒穿渠引渭。今源自昆明池,南傍山原,東至于河,且 田且漕,大以為便。今霸水又北,逕秦虎圈東,《列士傳》 曰:「秦昭王會魏王,魏王不行,使朱亥奉璧一雙。秦王 大怒,置朱亥虎圈中。亥瞋目視虎,眥裂血出濺。」舊本作踐 虎,虎不敢動,即是處也。霸水又北,入于渭水。渭水又 東,會成國故渠,渠魏尚書左僕射衛臻征蜀所開也, 號成國渠,引以澆故田。其瀆上承汧水于陳倉東,東 逕郿及武功槐里縣北。渠左有安定梁嚴冢,碑碣尚 存。逕漢武帝茂陵南,故槐里之茂鄉也。應劭曰:「武帝 自為陵,在長安西北八十餘里。」《漢武帝故事》曰:「帝崩 後見形,謂陵令薛平曰:『吾雖失勢,猶為汝君,奈何令 吏卒上吾陵磨刀劍乎?自今以後可禁之』。」平頓首謝, 因不見。推問陵傍,果有方石,可以為礪,吏卒常盜磨 刀劍,霍光欲斬之。張安世曰:「神道茫昧,不宜為法。」乃 止。故阮公《詠懷詩》曰:「失勢在須臾,帶劍上吾丘。」陵之 南故渠又北分為二渠,東由虎圈南而東入霸。一水 北合渭,今無水。

東入於河。《春秋》之渭汭也。《左傳閔公三年》:「虢公敗 犬戎於渭隊。」左傳作二年服虔曰:隊謂汭也。杜預曰:「水之 隈曲曰汭。」王肅云:「汭,入也。」呂忱云:「汭者,水相入也。水 會,即船司空所在矣。」《地理志》曰:渭水東至船司空入 河。服虔曰:縣名都官。《三輔黃圖》有船庫官,後改為縣, 王莽之船利者也。

按:《隋書地理志》「隴西郡渭源。」有鳥鼠山。有渭水。 巴陵郡羅開皇九年廢吳昌、湘濱二縣入。有渭水。 按:《唐書地理志》,京兆府京兆郡長安總章元年析 置乾封縣,長安二年省。有子午關,天寶二年,尹韓朝 宗引渭水入金光門,置潭於西市,以貯材木。

武功。「有太乙山。南十八里有慶善宮,臨渭水。」 《華州華陰郡》華陰有漕渠,自苑西引渭水,因石渠 會灞、滻,經廣運潭,至縣入渭。

鳳翔府,「扶風郡,寶雞」次畿。本陳倉,至德二載更名。 東有渠,引渭水入昇原渠,通長安故城。

按:《金史地理志》:「京兆府:長安。」有渭水。

興平。有渭水。

《高陵》:有涇、渭、白渠。

櫟陽。有渭水。

《鄠》。有渭水。

乾州《武亭》。有渭水。

同州:馮翊。有渭水。

朝邑。有渭水。

華州。《鄭》。有渭水。

華陰。有渭水。

下邽。有渭水。

《渭南》:有渭水。

鳳翔府「寶雞。」有渭水。

虢。有渭水。

《郿》。有渭水。

《盩,厔》。有渭水。

扶風。國初,作扶興。有渭水。

《岐山》。有渭水。

秦州「清水。」有渭水。

隴州,「隴安。」有渭水。

按圖書編《渭水考》:「渭水出渭源縣南谷山,東至咸陽 縣會于灃,又東至高陵縣會于涇,又東至朝邑縣,過 漆沮,至司空縣入于河。」《水經注》:渭水出隴西郡首陽 縣首陽山,即今臨洮府渭源縣南谷山也,去鳥鼠山 五里司空縣即今西安府華陰縣也。

按:《續文獻通考》:陜西西安府:「渭河在府城北五十里, 出臨洮府渭源縣鳥鼠山西北谷,東流至盩厔、興平、 咸陽、渭南至華陰界入黃河。」

按《陝西通志》:「渭水自臨洮府渭源縣南谷山出,經鞏 昌府通渭縣隴西縣,歷鳳翔府寶雞、扶風、岐山,入西 安府盩厔、興平、咸陽、臨潼、渭南、華州,至華陰縣入于 河。」

按《臨洮府志》:「渭河在渭源縣北二里,源出南谷,至鳥 鼠山轉而東流。」

按《渭源縣志》:「縣城西二十五里有南谷山,與鳥鼠同穴相聯,渭水之源出此。」

縣西二十里,有鳥鼠同穴山,一名「青雀山」,渭水出焉。 禹導渭自此始。

渭河,在縣西北,去縣一里二百步。

分水嶺在縣西十五里。其山水東流入渭,西流入洮。 清源水,在縣南十步,源出五竹山,東流入渭。

西河,源出縣西四十里山谷間,遶城西北入渭。 南河,源出縣南十里荊谷,環遶郡城東南,北流入渭。 按《鞏昌府志》,「渭水源出臨洮府渭源縣,過府城北五 里。」

按《通渭縣志》:「中川在縣東十五里,兩山環抱,川平如 掌,南流入渭。」

按《漳縣志》:「漳水,在縣南三里,自立寨坡發源,西北會 西傾山水,西南會西谷水,合流入渭。」

按《寧遠縣志》:渭水在縣城北,傍有通渠,可資灌溉。 山丹水在縣西十五里,自岷州界來,入渭

廣吳水,在縣西二十五里。自漳縣界來,經廣吳坡北 入渭。

南峪河在縣東三十里。來自禮縣大樹關,會楊家河, 經落門鎮北入渭。

按《伏羌縣志》,「渭河在縣北一里,自西而東。」

鼉山,在縣東二十里。居渭水口。

麥垛山,在縣南二十里。山連朱圉,若麥垛,渭水經其 下。

永寧河在縣西三十里。發源南山,至永寧鎮北流入 于渭。

散渡水在縣東北五里。自十八盤麓來,流入渭。 按《秦安縣志》,「隴河在縣西五十步,其源出新陽崖,會 西北山谷諸水,經邑東西南入于渭。」

按《秦州志》:「渭水,逕州北三十里。其水自伏羌連園川 入州之三陽川,南河峽口,受藉水,至社樹坪清水注 之,經胡店至寶雞縣界。」

卦山,在州西南三十里。渭水流其下。

秦水出小隴山,東流入渭。

三陽川,在州北三十里,東流入渭。

按《鳳翔府志》:「渭河,源出渭源縣南谷山,流至寶雞縣 城南,又東過扶風岐山縣入西安府界。」

按《隴西縣志》:「渭河在縣治北一里,源出鳥鼠山,東過 渭源,納南山諸流至郡北,遂大,自隴愬寧伏至秦清 資澆溉,轉磑磨者四百里,民賴之。」

南河水,在縣治南三十里荊谷,北流烽火臺入渭。 赤山,在郡東十里,渭水過其下。

《河浦坡山》在渭之陽,安會蘭靜,河西之通衢。

按《隴州志》:「渭水在州境內。」

一「水河」,發源于望輦峰,左旋遶廟前入于渭。

金門山在州南一百里,兩山如門,渭水經其下。 按《麟遊縣志》,「杜水在縣南城下,源出縣西招賢里杜 山之陰,東入于渭。」

澄水在縣東城下。源出縣北澄名里,合杜水入渭。 按《寶雞縣志》,渭水在縣城南一里。

汧水在縣東三十里。源出隴州山下,東南流入渭。 金陵水,在縣東五里,源出五峰山,南流入渭。

清澗水在縣南六里。源出煎茶坪,東北流入渭。 洛谷水,在縣東六十里,源出南山,北流入渭。

箕谷水,在縣東南。源出箕谷,北流入渭。

磻溪,在縣東南八十里,北流注渭。

流玉澗在縣西南二里,其源出陵原之下,入渭。 按《鳳翔縣志》,雍水在縣治西,源出雍山,一名返眼泉, 平地東流,至湋川,同漆水入于渭。

橫水,在縣治東三十里,自杜陽南流入渭。

鄧水在縣治北十里,合塔寺水入渭。

按《岐山縣志》,「渭水在縣城南三十五里,即渭之南北 岸水泉灌溉,地頗肥饒。」

濉河,在縣南十里。東流,一名「後河」,合漢河,經茂陵山 入渭。

白玉溝水,出五丈原西涼廬山下,北流入渭。

按《扶風縣志》,「湋水在縣南門外,東流入于渭。」

按《郿縣志》:「渭水在縣城北三里,東流入河。」

斜谷水,在縣西南三十里。源出衙嶺,經斜谷,由縣西 境北流入渭。

清湫水,在縣東二十五里。源出太白山,北流入渭。 清水,出斜谷,北流入渭。

韋谷水,源出掃箒嶺,北合大振谷入渭。 「教坊河」,源出太白山,北流入渭。

陽谷河,源出太白山,北流入渭。

乾溝河,源出桐峪,北流入渭。

按《西安府志》:「渭水自臨洮鳳翔來,至府境過府城北, 東至華陰縣入于河。」

按《興平縣志》:「渭水在縣城南二十五里。」

按《鄠縣志》,甘水出南山甘谷,與耿谷水俱北注于渭。 按《藍田縣志》,藍峪水發源秦嶺,北經藍關藍橋,西北流入于渭。

按《長安縣志》,「渭水在縣治北三十里。」

灞水:在縣治東二十里。本名「滋水」,源出秦嶺,會滻水 入渭。

滻水在縣治東十五里。源出田谷,至灞陵入渭。 漕渠:在縣治西十五里。漢武帝元光六年春,穿渠通 渭。

清渠,在縣治西五十里,自鄠縣界來,經縣界一十里 入渭。

按《咸陽縣志》:「渭水在縣治南。」

灃水,源出終南山,合太平高觀谷水,東至咸陽縣入 渭。

潏水:在縣治南十里。一名「沈水。」發源南山石壁谷,北 流注于渭。

蘭池陂在縣治東二十五里。秦始皇引渭水為長池, 築為蓬萊山,刻石為鯨魚。亦名「蘭池。」

按《盩厔縣志》,「渭水在縣城北五里。漢武帝元光中,大 農鄭當時建言,引渭起長安,東至河三百餘里,可灌 渠,汙民田萬餘頃。及渠成,民頗得其利。」

韋谷渠在縣城西南三十五里。自南山流經清化店 溉田,北入于渭。

按《涇陽縣志》,「冶谷水,在縣城西北五十里,自淳化縣 來,合清水入于渭。」

按《臨潼縣志》,「渭水在縣城北十五里。」

戲水,在縣城東三十里。源出驪山鴻谷,東北流入于 渭。

按《高陵縣志》,渭河在縣城南十里,發源鳥鼠山五泉, 冬夏人可躍涉,歷岍、隴、岐、邰、寶雞、咸陽,北受湋汭,南 受灃、澇、滻、灞諸水,至高陵而益大,每遇泛漲,瀰漫十 餘里,然皆南徙不崩。北岸雖且崩,數年不過一二丈, 故縣曰高陵云。東至潼關入于河。

渭北溝在奉正原上。或曰:「亦先正引渭水以溉田者。」 涇河發源平涼府界岍頭山,經邠州醴泉、涇陽,至高 陵縣入于渭。

按《三原縣志》,「清水自耀州來,西南與冶水合,貫縣而 東入渭。」

清谷河,在縣北十五里。出谷口,西南與冶谷水合,經 縣北門外,東流至臨潼縣界,入于渭。

按《渭南縣志》,渭水在縣北門外。

湭水在縣西門外。源出石鼓山,北流入渭。 按《富平縣志》:「富平堰,後周賀蘭祥拜大將軍,太祖以 涇渭灌溉之處,渠堰久廢,乃命祥修造富平堰,引水 東注于洛,用溉民田,甚獲其利。」

按《同州志》:「渭水在州城南境。」

按《朝邑縣志》「漆水,源出普潤廢縣東南漆溪,東流至 縣境入于渭。」

沮河,西北來,自延安府宜君縣,至耀州富平縣,合漆 河,至同州入縣境,又東南流入渭。

按《華州志》:「渭水,在州城北十二里。」

按:《華陰縣志》,「渭水在縣城北十里,東流入黃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